【歐洲生態影展巡禮】與鷹飛翔——匈牙利格德勒生態影展(下)


http://e-info.org.tw/node/208354?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a0ce79fb71-EPAPER201712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a0ce79fb71-84956681

【歐洲生態影展巡禮】與鷹飛翔——匈牙利格德勒生態影展(下)

建立於 2017/12/16
作者:李若韻(Joyun LEE)​

(系列專欄,承接上篇

匈牙利的執著與渴望——上山下海的影展大使

影展大使是建立正面想像的好方法,匈牙利格德勒生態影展有兩位非常特殊的來賓——「單車冒險王」與「獨木舟冒險王」,他們的專長與職業與電影無關,但他們選擇走上冒險的原因,皆是重回自然的渴望。

巴拉茲與女友騎著單車,從匈牙利橫越中亞抵達新加坡,完成13000公里的壯舉。
巴拉茲與女友騎著單車,從匈牙利橫越中亞抵達新加坡,完成1萬3000公里的壯舉。攝影:李若韻。

「哇!如果我女朋友在這邊的話,她一定會非常想認識你,我們很喜歡亞洲!」高大的巴拉茲在影展空檔一個箭步衝向我,眼睛裡盡是想念亞洲朋友的投射。

巴拉茲與安妮寇在2015年的春天,帶著簡單行囊與帳篷,騎著單車從匈牙利一路南下伊朗、再繼續往東跨越新疆、穿越中國、鑽進寮國、路過柬埔寨與泰國、最終到達新加坡聖淘沙島,整整一年,完成一場1萬3000公里的壯舉。

「走過的路(Magunk útján)」是他們官方網站的名字,代表這一路上所發生的冒險軌跡。

「現代社會的步調太快,我們想家、想念大自然,渴望一種緩慢的寧靜生活。」像是典型的都會故事,各自從鄉鎮來到布達佩斯打拼的兩個人,決定攜手一生,喜愛小孩的他們,卻沒有信心能教導下一代面對世界的勇氣,反覆思考後,他們決定先放下一切,選擇最低量「環境足跡(Environmental Footprint)」的單車做為工具,在還沒有小孩前,試著走出自己的路!

2015年3月至2016年5月,從匈牙利到新加坡,巴拉茲與安妮寇的1萬3000公里單車旅行

「匈牙利人是喜歡戶外運動的,但是像我們這樣單車長征的並不多,當時的決定很需要勇氣,我們互相調適,慢慢來,彼此給對方很多的力量!」除了身體力行的旅程外,「生態意識(eco-conscious)」更是他們亟欲推廣的,像是選擇單車或是大眾運輸的旅行、購買在地產品、減少能源消耗、與善用二手物品。

幫巴拉茲拍照前,他正在影展草地上吃自己做的便當。

「等一下就要騎單車回家了,大概四五個小時,慢慢騎,因為週一還要上班呢!」對重回都會的巴拉茲而言,單車是一場不會結束的冒險。

影片0分00秒至1分44秒的片段是諾貝亞當與夥伴使用自製獨木舟橫跨大西洋的實況

相對陽光單車大男孩,另一位「獨木舟冒險王」諾貝亞當就內斂許多,畢竟是能耐著寂寞與不安全感的「划行者」,很難相信眼前的他,居然跟夥伴僅使用兩只單槳,從西班牙加納利群島一路划向加勒比海旁的安提瓜小島,從南歐到中美,6500公里,64天橫越大西洋的世界紀錄保持者。

諾貝亞當在2017年出版《全心全意》(Teljes Szívvel),記下心路歷程,鼓勵想冒險但缺乏信心的民眾,和推廣這座自製的雙人獨木舟。

「我舉辦講座,我分享我的堅持,鼓勵別人,這就是我目前在忙的事情。」諾貝亞當跟我聊天時非常低調,沒有大肆介紹他的豐功偉業,而是轉往心靈開發的層面。成為一個冒險家其實是結果論的,若沒有完成旅程,冒險便不存在。

自2011年起,諾貝亞當和夥伴勒文特成立FB粉絲團「好遠好遠(FarFarAway)」,許下用獨木舟橫越大西洋的心願,他們募資、出發、失敗、不被企業信任、不被媒體寵愛、重新再出發、用新的方式籌資、繼續嘗試冒險,多年過去,直到2016年才成功。

「你必須要相信自己,接下來的每一天就努力完成便是了!」與夥伴一天12小時不間斷的划行,置身在一艘僅有6.5公尺長、80公分寬、1.5公尺高的獨木舟裡,或置身在遙遙汪洋的大西洋之中,抵抗太陽、鹽分、傷口,無法預期的海況,比起規律的大都市更令他心神嚮往。

諾貝亞當與巴拉茲這些年輕的冒險家們,在格德勒影展展現不說自明的匈牙利生命力,但同時也透露了首都布達佩斯無以名狀的都會壓力。

匈牙利的熱情與雄心——總統級招待串起國際人脈

《交響藝術第七章(Symphonic Arts part VII)》,作曲者Rüdiger Gleisberg,2012年,收錄在交響藝術音樂專輯,德國製作

「嗨你好,如果你願意的話,歡迎來跟我們一起享用早餐。」德國電影配樂家胡地嘉.格萊斯伯(Rüdiger Gleisberg),也同是本屆格德勒影展的評審,在飯店的餐廳裡,很大方地走過來邀請我,那時的我剛拿好麵包和火腿,正在尷尬到底要自己一個人坐在角落,還是要加入陌生人的行列。

喜愛大自然,和妻小住在德國森林裡的胡地嘉,不常旅行,對世界的想像在他手中的書裡,與在林間漫步時的體會。我們一邊吃早餐,一邊從他當本次影展評審的心得談起,漸漸聊到他對音樂創作方式、他的家庭觀、和他對佛教信仰中的「因果循環(karma)」的濃厚興趣。

那是一場非常短暫卻非常深層的晨間談話,個性溫和沈穩的胡地嘉,低調的準備了一小袋的CD作品跟名片,送給在影展裡投緣的朋友。

漸漸的,匈牙利導演佐達,與德國導演克勞斯,也睡眼惺忪的拿著咖啡坐到我們旁邊,大家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說著今天想看誰的電影、想聽什麼論壇、與互相提醒不要忘記入圍導演見面會的時間。

格德勒影展為了吸引入圍導演們共襄盛舉,不僅支付來回機票,招待入住當地歷史悠久的老飯店,並全程包辦匈牙利美食,好客之道不僅贏得面子,更是聰明的外交策略,因為當大家總是在同樣的地方用餐時,便是國際交流的開始,一日三餐,三日便有九餐,總能遇到志同道合的夥伴。

格德勒影展招待入住的老飯店,典雅舒適,配上大書桌激發工作效率,對影展本身和對記者而言都是雙贏的策略。
格德勒影展招待入住的老飯店,典雅舒適,配上大書桌激發工作效率,對影展本身和對記者而言都是雙贏的策略。攝影:李若韻。
格德勒影展提供許多當地文史資料
格德勒影展提供許多當地文史資料。攝影:李若韻。

由大型白色帳篷所搭建起來的公共空間,是格德勒影展的營本部,位在中央樞紐位置,無論是去放映廳看電影,或是去參觀攤位都非常方便,更重要的是,所有與會影人都會在此參加業界座談、用餐、休息、和激發未來合作商機。

匈牙利格德勒影展的不做作直率作風,在入圍導演見面會時完全展現。

通常在介紹嘉賓的影展會議上,無論哪一國,總是有話說也說不完的大官在輪番致詞,但真正入圍的嘉賓與真正忙碌的幕後人員,往往都以不到三秒的方式,被蜻蜓點水帶過,和通常大家都還沒找到說的是誰,就已經換到下一位了。

但格德勒影展的入圍導演見面會,則完全沒有這樣!

影展主辦人托馬斯與即席英文翻譯,兩個非常幽默的在台上一搭一唱,逐一點名本次與會的來賓,然後下一秒,便把時間交給那位導演,請他自己跟所有人自我介紹。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設計,因為看到一個人,和聽到一個人正在說話,是完全不一樣的認識,像是釋放了某種發聲權,在影展中實踐紀錄片的價值。

格德勒影展營本部帳篷。這裡是除了早餐之外,所有影人最常待的地方,業界論壇、用餐、聊天休息都在這裡,當然,也是開發商機的地方。
格德勒影展營本部帳篷。這裡是除了早餐之外,所有影人最常待的地方,業界論壇、用餐、聊天休息都在這裡,當然,也是開發商機的地方。攝影:李若韻。
入圍導演見面會現場,看似一般的官方主持,但下一秒就會把所有嘉賓叫起來說話!
入圍導演見面會現場,看似一般的官方主持,但下一秒就會把所有嘉賓叫起來說話!攝影:李若韻。
俄國女導演尤金尼亞(Evgenia Killikh)以《在切克的人(Man of Chokh)》煩請在底線名詞置入此超連結https://youtu.be/qFWn7xS3w8A入圍,切克是位在俄國邊界山上的荒涼小鎮,本片紀錄一位力圖恢復傳統的當地青年,以個人微薄之力在荒涼山區修復廢墟,夢想發展觀光事業,是一個非常平靜且韻味深厚的作品。
俄國女導演尤金尼亞(Evgenia Killikh)以《在切克的人(Man of Chokh)》入圍,切克是位在俄國邊界山上的荒涼小鎮,本片紀錄一位力圖恢復傳統的當地青年,以個人微薄之力在荒涼山區修復廢墟,夢想發展觀光事業,是一個非常平靜且韻味深厚的作品。攝影:李若韻。
德國導演克勞斯(Klaus Scheurich)是歐洲生態電影界龍頭導演,和太太  安奈特(Annette Scheurich)組成「馬可波羅影像工作室」煩請在底線名詞置入此超連結http://www.marco-polo-film.de/en/多年,以雙導演之姿產出大量野生動物電影,在本屆格德勒影展便有五部作品入圍,克勞斯爽朗的大哥性格,也讓他在歐洲生態影視市場備受矚目。
德國導演克勞斯(Klaus Scheurich)是歐洲生態電影界龍頭導演,和太太安奈特(Annette Scheurich)組成「馬可波羅影像工作室」,以雙導演之姿產出大量野生動物電影,在本屆格德勒影展便有五部作品入圍,克勞斯爽朗的大哥性格,也讓他在歐洲生態影視市場備受矚目。攝影:李若韻。
日本導演人見剛史(Tsuyoshi Hitomi)以《春子,最後的夏天(The Life and Journey of Haruko)》煩請在底線名詞置入此超連結https://youtu.be/r7BLxZ5aM3U入圍。本片紀錄在大阪天王寺動物園裡的一頭年邁老象春子,與他的飼育員最後的時光。人見剛史導演的職業是日本電視新聞的組長,工作非常的忙碌,僅告假抽空一個週末,利用四天的時間來回奔波日本與匈牙利,在影展開幕前,他還特別拜訪位於布達佩斯動物園的大象與飼育員。
日本導演人見剛史(Tsuyoshi Hitomi)以《春子,最後的夏天(The Life and Journey of Haruko)》入圍。本片紀錄在大阪天王寺動物園裡的一頭年邁老象春子,與他的飼育員最後的時光。人見剛史導演的職業是日本電視新聞的組長,工作非常的忙碌,僅告假抽空一個週末,利用四天的時間來回奔波日本與匈牙利,在影展開幕前,他還特別拜訪位於布達佩斯動物園的大象與飼育員。攝影:李若韻。
寇凡曲代表比利時「運輸與環境NGO(T&E, Transport & Environment )」煩請在底線名詞置入此超連結https://www.transportenvironment.org出席影展,該組織製作了一部以棕櫚油為題的環境紀錄片《隱形國界(Invisible Frontier)》煩請在底線名詞置入此超連結https://youtu.be/s-yxQo5dtFI,探討哥倫比亞為服務歐美市場對於「綠能」棕櫚油的需求,而付出極大的生態代價,本片風格冷靜銳利,絕不討好政治正確之餘,更具有當代攝影藝術的美感,很美很殘酷!
寇凡曲代表比利時「運輸與環境NGO(T&E, Transport & Environment )」出席影展,該組織製作了一部以棕櫚油為題的環境紀錄片《隱形國界(Invisible Frontier)》,探討哥倫比亞為服務歐美市場對於「綠能」棕櫚油的需求,而付出極大的生態代價,本片風格冷靜銳利,絕不討好政治正確之餘,更具有當代攝影藝術的美感,很美很殘酷!攝影:李若韻。

本次出席的入圍導演來自世界各地,除了地主國匈牙利之外,還有來自俄國、德國、日本、美國的導演們。當我正忙著拍照,又忙著記筆記了解來者何人的同時,突然聽到了自己的名字,一抬頭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著我,只好硬著頭皮介紹自己,和說明自己歐洲生態影展採訪的計畫,歡迎大家來找我聊天,很想知道大家的故事。

拜主持人托瑪斯的神來一筆,幫我打開了語言和國籍的隔閡,匈牙利格德勒影展是我與最多人聊天、和交到很多好朋友的影展。

記得在那幾天在影展裡,大家幾乎都是進行著以下的對話:

「請問你的電影是什麼時候放映?」「你電影裡面那一段我很喜歡。」「你昨天說的那個新劇本是什麼?再多跟我講一點?」「我上次投的那個影展也不錯,你可以試試看!」「我好餓,看電影看到現在,美食吧還有食物嗎?」「這個匈牙利燉牛肉很好吃,快點再去拿一盤!」「欸!還有啤酒嗎?」「影展結束後你要去布達佩斯逛逛嗎?」

僅舉辦第三屆的格德勒影展雖然所費不貲,但每一項投資都在刀口上,沒有鋪張浪費的排場,也沒有隨即丟棄的印刷紀念品物,它成功的行銷了匈牙利文化,也成功的串起國際人脈。

較令人驚訝的發現是,在影展的某日午後,格德勒影展突然警備森嚴,並且出現大量記者,原來是匈牙利總統阿戴爾・亞諾什(János Áder)親臨業界論壇的現場,不過總統只有站在營本部的帳篷旁喝喝啤酒,並和影展內部人員說話,並沒有公開上台發表與致詞,要不是我的匈牙利朋友伊娃提醒我:「總統來了,趕快出來看!」,我應該還繼續帶著翻譯耳機在業界論壇裡聽分享,而錯過這個低調而快閃的視察事件。

當知道匈牙利總統何許人也之後,再次翻開影展手冊,才驚見格德勒影展的影展總召集人便是總統本人,跟朋友伊娃吐吐舌頭說:「天啊我真失禮,我之前還一直想訪問這個人,影展內部人員都沒有正面拒絕我,原來他是你們的總統。」身為作家與在大學教國際關係的伊娃,毫無所謂的回道:「有什麼好失禮,我也不知道你們的總統是誰啊?他們有好好做事才是重點吧!你趕快去問他要怎麼處理多瑙河的污染,快點!」。

在眾人包圍之下,我無緣採訪到匈牙利總統,但第一次在生態影展看到該國總統,不僅是我,連其他各國導演都覺得很驚訝!匈牙利將影展化為國際外交手段,以小國之姿力拼國際市場的策略雄心,是格德勒生態影展的潛在價值。

格德勒影展在介紹完所有入圍導演後,竟然也點名我介紹給大家認識,讓我在採訪過程中更加順利。(照片為格德勒影展提供)
格德勒影展在介紹完所有入圍導演後,竟然也點名我介紹給大家認識,讓我在採訪過程中更加順利。(照片為格德勒影展提供)
影展的最後一晚,彼此不再陌生,大家以朋友的默契,一起擁有最後的啤酒與月光。
影展的最後一晚,彼此不再陌生,大家以朋友的默契,一起擁有最後的啤酒與月光。攝影:李若韻。
匈牙利總統也同是格德勒影展總召集人,親臨東歐業界論壇的現場
匈牙利總統也同是格德勒影展總召集人,親臨東歐業界論壇的現場。攝影:李若韻。

匈牙利的歌聲與雙數聯想——唱首影展主題曲給你聽

從來沒有看過一個影展是這麼愛唱歌的,甚至舉辦了音樂比賽:自然果醬音樂大賽(Jam for Nature),分成個人組與團體組,邀請樂團音樂人擔任評審。

自然果醬音樂大賽在影展期間輪番上台,並在影展結束前頒發最佳樂團、最佳個人、最佳歌詞、最佳演奏等個別獎項。對於參賽者而言,這是場慎重且專業的競賽,得獎後影展單位會同步宣傳,是很好的業界露出機會;對觀眾而言,待在暗室看電影久了,到陽光正好的青草地上欣賞音樂,喝喝啤酒、吃吃點心,再愜意也不過。

自然果醬音樂大賽在草地上舉辦,所有參賽樂團輪番上場,永不間斷的音樂聲,吸引無意路過的民眾,也守住影展觀眾的腳步。
自然果醬音樂大賽在草地上舉辦,所有參賽樂團輪番上場,永不間斷的音樂聲,吸引無意路過的民眾,也守住影展觀眾的腳步。攝影:李若韻。
參賽者多來自布達佩斯的獨立樂團,此為Platon Karataev樂團煩請在底線名詞加入超連結https://youtu.be/qAfbvivdYLU,曲風輕快自然,在本屆拿下最佳作詞獎。
參賽者多來自布達佩斯的獨立樂團,此為Platon Karataev樂團,曲風輕快自然,在本屆拿下最佳作詞獎。攝影:李若韻。

除此之外,格德勒影展關於音樂的最高潮,莫過於最後一晚的團體大合唱。

在影展的頒獎典禮過後,所有人來到戶外大草坪參加最後的晚會,一組又一組的小朋友湧上表演舞台、演奏家坐定、指揮家站定、影展的拍攝團隊也釋放了空拍攝影機,不可思議的愛國情懷突然包圍整個小鎮,專屬於格德勒影展的主題曲,在小朋友高昂的歌聲中達到最高點。

第三屆格德勒影展主題曲演唱實況,格德勒影展製作,2017年。

匈牙利人高大的外型,直來直往的個性,決定目標便使命必達的決心,是我在拜訪格德勒影展的個人心得,此外,一直出現的「雙數巧合」,也讓我重新思考什麼是歐洲,與什麼是國際。

在格德勒影展所舉辦的場地,是當年奧匈帝國成立時,奧地利皇后茜茜公主最喜歡的離宮,茜茜公主不僅造訪當地數次,更在此離宮鑽研匈牙利語與文化,這對當年奧匈帝國是否能和平共處,是其一重要的元素。

但格德勒宮的浪漫情懷,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開打後,便已消失殆盡,美麗的莊園瞬間沒落,成為戰時臨時醫院與戰後的養老中心,格德勒宮直到近二十年才重建修葺,直到目前只修建主要正廂房與其左右建築體,除了美麗的草坪外,還有絕大部分的宮殿處於荒涼廢墟的狀態。

在歐洲歷史上,當一戰開打後,奧匈帝國所建構的兩廂互惠崩毀,匈牙利回到小國主體,在二戰結束之前,匈牙利陷入了雙重政權的選邊威脅,一邊是德國的納粹政權、一邊是俄國的共產政權,輪番凌虐,每當詢問匈牙利人過往歷史時,大家總露出很慘的表情;每當在跟匈牙利人聊天時,他們總愛用「幸運的是…(fortunately)」與「不幸的是…(unfortunately)」,作為每個議題討論前的開場。

在格德勒生態影展的競賽項目中,也特別分做「國際競賽類」與「喀爾巴阡盆地類」徵件,美其名是鼓勵自己國家的文化,但難道不是重要的市場考量?與兼顧自我與不失去國際的外交策略?

台灣人對歐洲的想像,多半投射在西歐強國的豐碩成果,以我自己的歐洲生態影展採訪計畫為例,我直覺選擇參訪的國家的順序,也是從德、法、義開始,直到我拜訪東歐,才知道整體歐洲政權的複雜與環環相扣,是歐洲?還是歐盟?是使用歐元?還是不使用歐元?這些都是絕對影響影視結構,當然也是影響生態現況的重要因素。

匈牙利格德勒生態影展所展現的生存策略,值得台灣小國深深思考。

在格德勒影展開幕前一天,我散步到格德勒宮的偏僻角落,是宮殿後方尚未修建的部分,兩條路跡,相映成趣,荒靜美麗。
在格德勒影展開幕前一天,我散步到格德勒宮的偏僻角落,是宮殿後方尚未修建的部分,兩條路跡,相映成趣,荒靜美麗。攝影:李若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 本專欄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廣告

【歐洲生態影展巡禮】與鷹飛翔——匈牙利格德勒生態影展(中)


http://e-info.org.tw/node/20834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a0ce79fb71-EPAPER201712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a0ce79fb71-84956681

【歐洲生態影展巡禮】與鷹飛翔——匈牙利格德勒生態影展(中)

建立於 2017/12/16
作者:李若韻(Joyun LEE)​

(系列專欄,承接上篇)匈牙利格德勒生態影展能在三天兩夜之內,締造上萬的參觀人數,有賴於將觀眾分群的聰明設計!

從小朋友、青少年、大專學生、社會新鮮人、甚至連青壯成人都一網打盡,並且不將這些分群當作「觀眾」看待,而是邀請他們成為「參與者」,藉由「藝術競賽」和「業界機密分享」,吸引各年齡層的需求者前往,參與其中,得到切身相關的訊息。

誰是垃圾藝術家?十四座來自河底垃圾的雕像

以營造會場氣氛為例,格德勒影展舉辦在擁有大片空曠草原的市區公園內,在過去兩屆僅搭設帳棚,邀請生態保育單位入駐,執行典型園遊會式的狀態,但是在今年第三屆之後,他們開創了一個獨立計畫:「垃圾藝術家(Trash Artist)」!讓影展會場多出14座巨型雕塑,不僅遠看醒目,近看竟是各式各樣的垃圾!但是,很美麗。

這14座雕塑品來自14個學生團體,他們都是在匈牙利從事藝術創作的年輕大學生。作品材料皆為廢棄物,由主辦單位先與環境保育團體合作,從清理匈牙利第二大河:蒂薩河(Tisza)部分河段中而來。《垃圾藝術家》的活動並不只是將垃圾化腐朽為神奇,而是藉著重新觀看這些「產品」成為「垃圾」的過程,思考它們的生命週期有多長?藉由藝術創作,是否能將產品擺脫成為垃圾的命運,再度利用,製造一種新的「循環經濟」。

回到古文明,以生鏽的鋼鐵廢料、保特瓶重建諷刺的埃及文化。  所屬學校:EGER – ESTERHÁZY KÁROLY EGYETEM
回到古文明,以生鏽的鋼鐵廢料、保特瓶重建諷刺的埃及文化(所屬學校:EGER – ESTERHÁZY KÁROLY EGYETEM)。攝影:李若韻。
塑料垃圾人走出一條八公尺的泥土地毯,象徵是人類的生態足跡,泥土中藏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廢棄物,等待觀眾發現。 所屬學校:KAPOSVÁR - KAPOSVÁRI EGYETEM
塑料垃圾人走出一條八公尺的泥土地毯,象徵是人類的生態足跡,泥土中藏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廢棄物,等待觀眾發現(所屬學校:KAPOSVÁR – KAPOSVÁRI EGYETEM)。攝影:李若韻。
純粹的水,從天空到海洋,該屬於哪一種色階?  將保特瓶灌入不同色階的藍色液體,成為一片晶瑩的水牆,在太陽下十分耀眼。  所屬學校:SZEGED – SZEGEDI TUDOMÁNYEGYETEM JGYPK
純粹的水,從天空到海洋,該屬於哪一種色階?將保特瓶灌入不同色階的藍色液體,成為一片晶瑩的水牆,在太陽下十分耀眼(所屬學校:SZEGED – SZEGEDI TUDOMÁNYEGYETEM JGYPK)。攝影:李若韻。
一場無聲的時代音樂會,由800個專輯塑膠盒與900片音樂光碟片,建構一個新沈默定義的三角錐。  所屬學校:GÖDÖLLŐ – SZENT ISTVÁN EGYETEM YBL MIKLÓS ÉPÍTÉSTUDOMÁNYI KAR
一場無聲的時代音樂會,由800個專輯塑膠盒與900片音樂光碟片,建構一個新沈默定義的三角錐。(所屬學校:GÖDÖLLŐ – SZENT ISTVÁN EGYETEM YBL MIKLÓS ÉPÍTÉSTUDOMÁNYI KAR)攝影:李若韻。

垃圾藝術家除了是一場競賽,勝出者將會有優勝獎金外,14座雕塑作品像是環境大使,在影展結束會移往另一個音樂節展出,將生態議題走出舒適圈,不再專屬於生態人的場域,讓這些藝術作品持續感染不同的群眾。

本屆垃圾藝術家優勝為《兒童遊戲》(Gyerekjáték),獲得一百萬福林獎金(約11萬台幣)。

該雕塑製造了一個海邊場景,遠看是一位小男孩,默默的在沙灘上玩沙,近看卻發現沙灘其實建立在一個巨大的玻璃櫃的上方,玻璃櫃中充滿垃圾,而小男孩的形狀本身,也是由無數個廢棄的兒童小玩具構成。

《兒童遊戲》獲得本屆垃圾藝術家優勝!  所屬學校:PÉCS – PÉCSI TUDOMÁNYEGYETEM
《兒童遊戲》獲得本屆垃圾藝術家優勝!(所屬學校:PÉCS – PÉCSI TUDOMÁNYEGYETEM)攝影:李若韻。
兒童雕塑本身就是由無數個廢棄兒童玩具構成,當觀眾在現場走動,環繞著看此作品,每一個角度都非常精彩!
兒童雕塑本身就是由無數個廢棄兒童玩具構成,當觀眾在現場走動,環繞著看此作品,每一個角度都非常精彩!攝影:李若韻。

《兒童遊戲》像是一幅恬靜的田園畫,近看卻發現充滿諷刺,在現場引起許多民眾圍觀,該作品的每一面皆有巧思,圍繞在其中,或進或遠的觀察,極富寓意。

我在影展開始的前兩天就已到達會場,看著會場的設備一點一滴的被建立起來,真的能夠體會大型藝術雕塑的有或是沒有,在視覺感受上真的差很多,尤其是以生態影展為名的活動,擺上以垃圾為材料的創作,真的是再適合也不過了!

不過,這樣的藝術活動其實對影展單位有一點冒險,因為直到開幕前一週,所有的藝術團體仍在緊鑼密鼓地製作中,沒有人能保證到了當天會不會開天窗,到影展當天,所有的藝術作品終於陸續進駐、設置完畢,芭芭拉跟我做了一個非常好笑的鬼臉,意思是謝天謝地,他們真的做完了,而且,還做得比工作照漂亮!「說真的,之前有些團體傳給我的工作照的時候,我都在想這是作品還是垃圾?」芭芭拉真愛開玩笑。

誰是小小攝影家?《人與自然》生態攝影競賽

靜態攝影展對觀眾而言是一件直接而快速的活動,對創作者而言也比較容易入門,尤其是以對「創作」與「生態議題」有興趣的青少年,兩者合一,格德勒影展舉辦「人與自然」生態攝影競賽,鼓勵在格德勒小鎮就讀的學生,藉由攝影之美,拍出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藉此說明這層關係的美好、價值、或是令人遺憾的錯誤。

該獎項分成依照年齡分成兩組,一組是10-14歲、一組則是15-18歲。

通常影展的開幕典禮是充滿大人的嚴肅見面會,也是一種制度展現,但格德勒影展卻選擇頒獎給這些小攝影家作為開幕。

那天午後,主要帳篷才剛剛裝修好,所有的入圍者便迫不及待地湧進會場,大概有20幾位青少年與他們的家長,不管致詞的長官講的多簡短,所有人就是扭來扭去,無法安分地坐著,現場散發出強力的氣場,彷彿說著:「不想等啊!好想知道是不是我得獎!」相較於成年人的強裝鎮定,青少年真是誠實有趣!

充滿年輕氣息的攝影頒獎典禮,倒數時刻現場躁動不安。
充滿年輕氣息的攝影頒獎典禮,倒數時刻現場躁動不安。攝影:李若韻。

坐在我前方的是一組母女檔,她們從一開始就很緊張,正襟危坐,交頭接耳。

頒獎現場備有很多小點心與飲料,大家都愉快的享用,連來採訪的攝影記者也一邊大嚼一邊拍,感受到匈牙利人的豪爽,但是這對母女檔一口都吃不下,隨著典禮的進行,終於!頒獎了!終於!頒到她了!

正等待頒獎人說出得獎名單的入圍者母女檔。
正等待頒獎人說出得獎名單的入圍者母女檔。攝影:李若韻。

獎品是一張比A4還小的簡單獎狀,與兩本生態攝影家的書,實際不虛華,得獎的小朋友馬上展開獎品,看得津津有味,心中也有了更新的目標!

在眾人前得獎,與在國際場合展示作品,是一件極重要的成就感。在格德勒影展最重要的放映廳內,特別在相對於銀幕的正後方,打上不影響放映電影的微光,展示本屆的青少年得獎作品,讓所有來參加影展的當地人、匈牙利人、甚至是來自各國的影人,都可以看到當前匈牙利青少年眼中所詮釋的「人與自然」

獲獎的青少年與陪伴的家人
獲獎的青少年與陪伴的家人。攝影:李若韻。
《人與自然》得獎作品於格德勒影展期間展出。
《人與自然》得獎作品於格德勒影展期間展出。攝影:李若韻。

誰能突破匈牙利小國限制?東歐影視不能輸!

除了周邊的藝術競賽外,回到影展的主要戰場,格德勒影展獨有的喀爾巴阡盆地主題競賽,不僅鞏固了匈牙利自然與文化被訴說的價值,更鼓勵匈牙利與鄰近國家的創作者團結起來,在這場沒有富爸爸的東歐影視產業中,一起奮鬥。

在格德勒影展的業界座談中有一個特殊現象,那就是「東歐要自強,不能輸」!

相較於舉辦在西歐的生態影展,西歐影像工作者總是侃侃而談自己在長達兩三年的拍片過程中,是如何辛苦、努力、堅持到完成影片,卻很少提到他們為何能如此容易的得到案子,不必為五斗米折腰拍一些無趣又費時的工商服務?在歐洲,或是在全世界都一樣,每個國家影視產業的完整與否,將帶給影像工作者完全不同的命運。

已在西歐影視闖出一片天的匈牙利導演佐達,回到自己國家分享自己的奮鬥歷程。
已在西歐影視闖出一片天的匈牙利導演佐達,回到自己國家分享自己的奮鬥歷程。攝影:李若韻。

「匈牙利又小、又沒人在乎,不像奧地利有這麼多資源,過得那麼爽,他們可曾和我們想過一樣的問題:好吧!我終於拍完我的影片了,接下來我該怎麼賣出去呢?」形象健美,說話非常直爽的匈牙利導演佐達.塔羅可(Török Zoltán),正在格德勒影展的業界座談上,拿著麥克風,毫不保留的分享自己前進西歐影視的經驗談。

「你必須要不停地去國際創投場合(pitching),像是德國的生態影展或是其他,一次又一次的告訴坐在下面看著你的企業主,你想拍什麼故事,你已經場勘過了,來!這個是前導的預告片,大概能拍起來的感覺像是這樣,說服別人拿出資金給你。」

以導演佐達的例子來說,他最新的紀錄片《北方小巨人——挪威旅鼠》(Lemming- The Little Giant Of The North)是由德國公共電視出資,拍攝位在挪威斯堪地那維亞山脈(Scandinavian mountains)的嬌小旅鼠。合作對象尚有挪威單位與自身的匈牙利單位,三國合作除了能集合更多資金外,在拍攝完畢也有較多管道曝光。

《北方小巨人—挪威旅鼠》得到本屆格德勒國際影像類最佳自然電影大獎,獲得500歐的獎金。導演佐達回到自己的家鄉領獎,上台時還興奮的轉身跟全場來賓自拍,並發布在自己的官方網站,注重國際合作的佐達,在網路平台上都以英文與匈牙利文並陳,即便是拍片心得與近期活動。

《北方小巨人——挪威旅鼠》,50分鐘,導演Török Zoltán,2017年,匈牙利/德國/瑞典共同製作

歐洲生態影視產業多是由英國、德國、法國強力主導,已建立的產業結構的西歐國家,能提供源源不絕的資金給該國的創作者申請使用;已設下的全球市場經濟鏈的西歐,也能換回源源不絕的銷售金利潤,錢滾錢,無限壯大。

相較於西歐,東歐影視發展就顯得劣勢,以匈牙利為例,在影展訪問期間,我幾乎聽到所有匈牙利人跟我說:「我們匈牙利是一個小國」,又或是「我們被各個國家包圍,必須保護自己」。夾雜在東歐內陸的匈牙利,使用不同於德國語系、南斯拉夫語系、羅馬尼亞語系,只有不到一千萬人口才懂的匈牙利語;匈牙利雖是歐盟國家之一,卻沒有使用歐元,使用自己的錢幣福林(Forient)。

與匈牙利命運相同的,還有波蘭與捷克,在格德勒影展的業界會議上,特別有兩個時段讓來自波蘭羅茲自然影展、與來自捷克奧洛穆克自然與科學影展的來賓,除了藉此場合宣傳自己的影展,也努力認識新朋友,共同商討東歐市場的困境。

來自波蘭羅茲生態影展的負責人,正在台上介紹波蘭生態影視的狀況。
來自波蘭羅茲生態影展的負責人,正在台上介紹波蘭生態影視的狀況。攝影:李若韻。
來自捷克自然與科學影展的活動總企劃,正在台上介紹該影展43年的歷史與特色。
來自捷克自然與科學影展的活動總企劃,正在台上介紹該影展43年的歷史與特色。攝影:李若韻。

誰是匈牙利的明日之星?匈牙利年輕導演的生態夢

離開國際論壇,回到匈牙利本國的生態影視狀況,看到的是再熟悉也不過的小國經歷,與年輕影像工作者在求生存之際仍不放棄的小希望。

「在匈牙利你很難拍到自己想要的電影,多半是以電視節目的方式製作,如果真的夠幸運申請到政府經費拍攝(匈牙利的電影工作者有80%~90%是得到政府補助而得以繼續,而金額至多約4萬歐元),也必須在一年結案,很難將議題講得很深。」僅30出頭,年輕的匈牙利女導演瑞塔.泰卡(Takác Rita)坐在大樹下神情緊張,還不是太有自信的透過翻譯告訴我。

《賀立康五年計畫》,52分鐘,導演Takác Rita,2016年,匈牙利製作

《賀立康五年計畫》(A Helicon Life Project 2012-2016)說的是人與鷹之間的種種衝突,尤其是追查大型鷹類陸續被毒害的原因,主要復育對象為白肩鵰(Eastern Imperial Eagle),身長近80公分,展翅後約有200公分,主要分布於匈牙利與斯洛伐克交界的山區,是瀕臨絕種的猛禽,主要原因是成熟個體大量死亡、育種失敗、和棲息地喪失。

自1970年開始,匈牙利是歐洲國家中猛禽直接中毒死亡的第一位,根據猛禽協會的調查顯示,由於白肩鵰的棲息地多屬於農地,造成人與鷹之間的衝突。一波又一波的非法毒藥,造成大量成鷹死亡;滅鼠藥的濫用,讓誤食有毒鼠類的成鷹們變得虛弱、不育、或將體內累積的毒素影響到下一代,造成幼體骨骼變形。

猛禽協會為了追查真相與復育白肩鵰,策劃了一個五年期的保育計畫「賀利康五年計劃(Helicon Life Project 2012-2016)」,不僅架設官方網站進行宣導,更邀請導演瑞塔在計劃快結束的最後一年半加入團隊,整理已累積三年多的影像材料裡(尤其有許多巢內的監視器畫面)、訪問出有趣刺激的故事線、製作動畫,成為一部與計畫同名的生態紀錄片。

在觀看《賀立康五年計畫》時,我能明白這是一個低成本的宣導型紀錄片,必須讓觀眾快速了解內容,進而達到議題傳播的效果,該影片能在網路上直接觀賞,有英文與匈牙利文兩種版本。目前該計畫已經進行到下一個五年,將生態議題從國界拓展開來,成為喀爾巴阡鷹類復育計畫(PannonEagle2017-2022),結合匈牙利、斯洛伐克、奧地利、捷克、賽爾維亞的猛禽研究單位,共同關心喀爾巴阡山脈的鷹類生態。

匈牙利年輕影像工作者的生活跟台灣很像,必須在同時間兼職許多案子,以瑞塔為例,在格德勒影展期間的這個月裡,她正在剪接一部羅馬尼亞的生態影像、忙自己的創作、還有拍攝格德勒影展的幕後花絮!是的,就是此時在影展裡,她不僅以入圍者的身份在參加影展,但同時也是以幕後花絮影片的導演身份在工作著。

 《2017格德勒影展幕後精華》,1’43,2017年,匈牙利格德勒影展製作

「我一直很希望花上一年的時間,好好專心的只做一個題目!樹吧!我對原始林最有興趣,我想好好地訴說樹、森林之間的細節,談棲地和生態系之間的關係,喔~雖然這個題目好像很大……。」

那天我問瑞塔如果有足夠的資金與時間,她會想說什麼故事呢?本來採訪時很害羞,一直惜字如金的她,突然越講越快,甚至是翻譯還在跟我解釋時,她還忍不住插話,眼神中突然綻放的光,讓我印象很深刻。

瑞塔雖然在格德勒影展是一個旁觀的紀錄者,所有風光的官方介紹都沒有她發言的位置,但是在最後一天的頒獎典禮上,瑞塔總共上台三次,《賀立康五年計畫》得到喀爾巴阡盆地類的紀錄片優選、《漫遊城市》(Safari in the city)得到喀爾巴阡盆地類的生態影片的優選、而她自己得到2017年最佳年輕電影工作者獎!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 本專欄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歐洲生態影展巡禮】與鷹飛翔——匈牙利格德勒生態影展(上)


http://e-info.org.tw/node/20834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a0ce79fb71-EPAPER201712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a0ce79fb71-84956681

【歐洲生態影展巡禮】與鷹飛翔——匈牙利格德勒生態影展(上)

建立於 2017/12/16
作者:李若韻(Joyun LEE)​
編按:生態影展,一條認識自然的捷徑,一場大地兒女的聚會,串聯創作與激發討論。在台灣,生態影展並非主流、定期舉行的更屈指可數。為此我們與影像工作者李若韻連線合作,她將親臨歐洲數個生態影展,分享它們如何成功地運作,又帶給人們何種影響。透過本系列文章,一趟精彩的歐洲生態影展巡禮即將啟程,邀您一同遍覽各處案例,在他山之石中激盪與醞釀出屬台灣特色的生態影展。

喀爾巴阡盆地的羊沒有護照──身處東歐內陸的匈牙利

《牧羊人之歌》,50分鐘,導演Sáfrány József,匈牙利製作

牧羊人與他的羊群們,順著水源,逐草而居,跨越一座座喀爾巴阡山脈群,在空曠的高地上,放聲唱著傳統歌謠,迴音順著薩爾河(Száva River),從匈牙利語開始、接著是賽爾維亞語、斯洛伐克語、俄語、與羅馬尼亞語,一條河流過的土地有多長,就跨過多少國家的語言,站在國家交界的草與羊沒有說話,他們只是大自然國度裡的子民。

這是匈牙利導演爵夫・沙法紐(Sáfrány József)所拍攝的《牧羊人之歌(Pastorale)》,像一首融合視覺與聽覺的朗誦長詩,以匈牙利牧羊者的生活為題,講述此傳統行業所面臨的環境衝擊,以溫厚的人文氣息,將自然地理與人文地理相互對照。

這是我在第三屆匈牙利格德勒影展印象最深刻的一部電影,每當想到匈牙利的風景時,耳朵裡總傳來片中民謠歌手安德烈.貝雷茲(Berecz Andràs)迴盪在山谷裡的歌聲,喀爾巴阡盆地開闊的風景也深深的印在腦海裡。該片得到喀爾巴阡盆地類競賽中的最佳文化價值獎,獎金50萬福林(約5萬7千台幣)。

身處內陸,面積約9萬3千平方公里的匈牙利,是台灣面積的三倍,但總人口數不到1千萬人,半數人口以農維生,國土有60%是已開發的耕地,20%則是草地牧場,雖然適合發展農業,但是匈牙利和台灣或全世界非強權國家一樣,國產製品都受到國際經濟貿易政策的影響,在影展負責國際聯繫工作的芭芭拉說:「我真的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我們超市的鮮奶是從巴伐利亞進口的,我們的肉是從德國來的,明明我學的是有機農業規劃,但我和我的同學們都不知道畢業後能不能找到工作。」

格德勒生態影展位在格德勒小鎮(Gödöllő),是距離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東北方約三十公里的郊區,在現在是一座幽靜的大學城,有著匈牙利著名的農業專業大學;在過去以格德勒宮(Gödöllői Királyi Kastély)著名,曾是19世紀奧匈帝國茜茜皇后最愛的行宮,只要她拜訪匈牙利,都會在格德勒宮的莊園裡騎馬,直至今日,格德勒小鎮的周邊郊區,依然有許多馬場與傳統馬術表演,算是匈牙利重要的文化遺產,問到芭芭拉和其他幫忙影展的同學們,格德勒的假日生活都怎麼安排時,他們也是回答我「騎馬、看馬」。「我只要這樣遠遠的看著牠們,就覺得很幸福呀!」熱愛自然,天真的芭芭拉說得滿臉喜悅。

格德勒宮由18世紀一貴族所建立,採用當時最時髦的巴洛克建築風格,19世紀奧匈帝國成立後,成為茜茜皇后最愛的行宮。
格德勒宮由18世紀一貴族所建立,採用當時最時髦的巴洛克建築風格,19世紀奧匈帝國成立後,成為茜茜皇后最愛的行宮。攝影:李若韻。
茜茜皇后出生於斯洛伐克,生性自由崇尚自然熱愛馬術,雖然是奧地利的皇后,但是在奧匈帝國共治期間努力學習匈牙利文,並力圖使匈牙利與奧地利地位平等,因此深受匈牙利民族喜愛,由於她前衛不羈的風格,在當時地位有如現代的黛安娜王妃,同樣身處於傳統皇室的禁錮,茜茜皇后是個悲劇角色。
茜茜皇后出生於斯洛伐克,生性自由崇尚自然熱愛馬術,雖然是奧地利的皇后,但是在奧匈帝國共治期間努力學習匈牙利文,並力圖使匈牙利與奧地利地位平等,因此深受匈牙利民族喜愛,由於她前衛不羈的風格,在當時地位有如現代的黛安娜王妃,同樣身處於傳統皇室的禁錮,茜茜皇后是個悲劇角色。攝影:李若韻。

為自己的土地感到驕傲——匈牙利格德勒生態影展

格德勒生態影展僅舉辦三天兩夜,但充分的利用時間與場地,在四座播放廳裡,從早到晚同步播放來自58個國家的300部電影,提供近20座獎項,除此之外,在格德勒小鎮最大的公園草坪裡,架設了近20座帳篷、牧場攤位、遊樂攤位,最重要的是不間斷的音樂表演舞台,有吃有喝又有得玩,而且完全免費,短短三天便吸引了近4萬名的觀賞人次。

實事求是的格德勒影展重視績效,在國際會議廳之前有專人替參觀人次計數
(左)實事求是的格德勒影展重視績效,在國際會議廳之前有專人替參觀人次計數;(右)第三屆格德勒生態影展在三天內吸引近4萬名的觀賞人次。攝影:李若韻。

格德勒影展的片單特色,是將入圍影片分成兩大類收件:一類為基本的「國際影像類」,有自然生態獎、環境保育獎、短片獎等;另一類則是「喀爾巴阡盆地類」,參加此獎的影片們必須在喀爾巴阡盆地境內拍攝,有自然影像獎、紀錄片獎、文化價值獎三種。

格德勒影展以地主國優勢,囊括了許多優秀的匈牙利電影,讓觀眾除了一飽匈牙利草原的曠野風情外,還能一探匈牙利的地底世界—在洞穴裡潛水!

《潛進洞穴布達佩斯》,50分鐘,導演Lerner Balázs,2017年,匈牙利製作

《前進洞穴布達佩斯》(Budapest Inferno-A Molnár János-barlang)將鏡頭朝向一個永無天日的神秘新世界——摩拿列諾水洞穴(Molnár János),它的某部分是乾燥的,就和一般的洞穴沒兩樣,直到1950年才被科學家發現,此洞穴尚有未開發的延伸區域,就在首都多瑙河的附近,被約攝氏20~28度的溫泉注滿,是歐洲目前最大因溫泉熱融現象而產生的水洞穴!

導演波萊奇.列內(Lerner Balázs)本身就是一個洞穴潛水迷,常常造訪位於布達佩斯的各種洞穴,求學背景為生物學與考古學的他,在本片與許多科學家合作,紀錄了許多美景之外的研究畫面。本片在第三屆格德勒影展不僅得到最佳科學紀錄片的優選,更得到該屆最大獎2017年歐洲藍緞帶(European Blue Ribbon)的殊榮,獎金為一百萬福林(約11萬台幣)。

烈酒與繡花——迷人的匈牙利文化

格德勒影展的風格實事求是,非常講求與會資料的完整,主辦單位甚至製作了一本約A4大小,多達148頁的影展手冊,供觀眾和影像工作者參考,內容匈牙利文與英文並陳,詳細介紹入圍影片與入圍導演,是選片時很好的參考資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入圍的匈牙利影片們幾乎都沒有英文字幕,實在是很可惜,在和非匈牙利籍的導演們聊天時,大家都說畫面很美,但內容都用猜的。

影展手冊有一頁「絕對主觀的影片推薦」很有趣,可以感受到影展單位極欲將生態電影同等於一般影視的地位宣傳,他們請到匈牙利國寶級導演沙寶・伊斯特凡(István Szabó)透露自己對該屆片單的喜好,導演沙寶曾拿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並以「陽光情人(Sunshine)」一片走紅國際,該片描述一戶猶太家族在歷經奧匈帝國的衰退、二戰時期顛簸,使得三代人生在不同政治取向上纏鬥的家族史,由雷夫范恩斯(Ralph Fiennes)主演。

沙寶的電影幾乎都自己編劇或擔任原創故事,因此在絕對主觀的評論中,他談到電影故事對他而言有三大要素:「原創故事技巧、情緒鋪陳、戲劇化的訴說手法」,他認爲這些基本要件能放諸在各類型的影像故事裡,即便是生態電影。

推薦名單裡他點名了一些也同被評審青睞的得獎影片,尤其一部來自年輕導演的誠實之作《我的希克洛小鎮》(Siklód for me),沙寶認為這個故事已經開始挖掘自我內心。

《我的希克洛小鎮》,45分鐘,導演Rácz Géza,2014年,匈牙利/羅馬尼亞製作

希克洛小鎮位於羅馬尼亞,是塊人口凋零的寒冷偏鄉,導演傑禾・瑞可斯(Rácz Géza)拍攝了平凡的小鎮日常:雪地、私釀烈酒、大塊肉。在故事中他將受訪者分作兩類人,一類是從未離開過家鄉的人,一類是在外地闖蕩後決定返鄉的人,他比較兩類雖然對人生有不同的看法與價值觀,但對家鄉所給予傳統文化,卻是抱持著同樣的情懷。

採訪格德勒影展的期間,我品嚐了匈牙利的名產:15cc的帕林卡(Pálinka),它是一種自桃、梨子、櫻桃等蒸餾出來的果釀烈酒,濃度約50%,顏色透明,有點像台灣的高粱酒,但多了濃郁的水果香氣,慢慢喝,很順很溫暖。私釀家傳的帕林卡,是喀爾巴阡盆地周圍的國家的傳統文化,也常出現在《希克洛小鎮》片中,該片獲得該屆喀爾巴阡盆地主題的最佳創意獎,獎金50萬福林(約5萬7千台幣)。

《瑞默可民族服飾誌》,13分鐘,導演Balázs Béla,2016年,匈牙利製作

格德勒影展像是一場匈牙利的生態文化展示,除了看盡自然風光外,我也在《瑞默可民族服飾誌》(Living Folk Costumes Rimóc- The Mannequin Museum)看到軟性的匈牙利美學—刺繡!

旅行過布達佩斯的人可能會知道,匈牙利風情的刺繡花布紀念品幾乎滿街都是。但這項將植物型態完全應用在傳統服飾上的技藝,其實有節日與身份限定。在《瑞默可民族服飾誌》中,導演碧蘿・柏拉許(Balázs Béla)製作了一系列共十集的短片,介紹瑞默可地區的女性傳統服飾,除了紀錄從無到有的衣服製作,也訪問了製衣師傅面臨現代文化衝擊的心情。

四種觀影場地、四種觀影心情

格德勒影展佔地面積廣大,主要舉辦在格德勒宮的會議廳中,有著巴洛克裝飾美學的瑰力,只要是需要聲光效果的生態大片,都會在這個能容納500人的會議廳中播放;頒獎晚會與典禮也選於此,在國際宣傳的曝光上得體大器,並附有即時英文口譯。

格德勒影展最大型的放映廳,辦在格德勒宮的國際會議廳,能容納500人。天花板是裝飾華麗的吊燈,牆上佈滿了茜茜皇后與奧匈帝國皇帝的肖像,說明匈牙利過去的輝煌歲月。
格德勒影展最大型的放映廳,辦在格德勒宮的國際會議廳,能容納500人。天花板是裝飾華麗的吊燈,牆上佈滿了茜茜皇后與奧匈帝國皇帝的肖像,說明匈牙利過去的輝煌歲月。攝影:李若韻。

如果是比較議題性的環境紀錄片,或是比較實驗性的短片,則在格德勒宮的地下視聽室播放,共有兩間,每間僅能容納20人,雖然空間不大,但觀眾卻能直接與影像工作者面對面討論。

除此之外,格德勒影展最吸睛的場地,是位在格德勒宮正對面的索公園(Alsópark)的廣大草坪,和大多數的生態影展一樣,格德勒影展也邀請了許多保育協會進駐設攤,搭起了許多棚子,但最有趣的是一個中型帳篷,裡面竟然是一個放映場地,主要播放「喀爾巴阡盆地類別」的競賽影片,我在這個帳篷裡看到了很多的老鷹、綿羊、還有繡花。在帳篷裡看電影,坐在簡單的長凳上,腳踩著公園草地,別有一番滋味。

地下室放映廳袖珍,僅能容納20人,觀眾能直接與影像工作者交流。
地下室放映廳袖珍,僅能容納20人,觀眾能直接與影像工作者交流。攝影:李若韻。
帳篷放映廳位在公園草坪上,專門播放喀爾巴阡文化類影片
帳篷放映廳位在公園草坪上,專門播放喀爾巴阡文化類影片。攝影:李若韻。

格德勒影展的競賽影片眾多,而且多含有一種人文氣質的故事感,一整天看片下來非常充實,也非常疲憊,像是壓縮時空虛擬的環遊世界!格德勒影展很體貼的提供一個夜間看片的選擇,利用夏季八點夕陽西下後,趁著黑夜,在大草地上架起銀幕,瞬間成為戶外電影院。

在台灣我們可能稱呼這種為蚊子電影院,不過夏初的匈牙利到了晚上只有10幾度的低溫,蚊子們應該沒辦法來,只有多如螞蟻的觀眾們,或坐或臥的在大草地上一起看電影。

影展單位很聰明的選擇非影展競賽內的劇情片,除了有明星演員較能停下腳步外,少了叨叨不絮的紀錄片旁白解釋,真的也讓大家鬆一口氣!

戶外草地在白天是音樂表演舞台,在天黑後便化身為電影放映廳
戶外草地在白天是音樂表演舞台,在天黑後便化身為電影放映廳。攝影:李若韻。

像是第一天晚上我忙到九點多才有空坐下來看片,影展播放尚雷諾(Jean Reno)主演的《鷹之路》(Brothers of the Wind),利用一老鷹家族與一人類家族相互對照的溫馨故事:老鷹家族的媽媽產下了一對兄弟,但因生存條件她只能照顧一隻幼鷹,幼鷹弟弟因此被踢下懸崖自求多福;人類家族的孤獨男孩撿起了幼鷹弟弟,彼此相互陪伴成長,多年後的他們變得強壯,但內心對於自身家族的傷痛未解,在困惑中已迎向未知人生。本片利用大自然依存與競爭的關係,做情感上的寓意。

《鷹之路》,98分鐘,導演Gerardo Olivares, Otmar Penker,2016年,法國製作

我在影展期間認識一位來自莫斯科的女導演,她興奮的跟我分享這是一部太美的作品,那麼的隱喻、深透人心。對於我而言,我真的是太累了,我只記得在看片的同時,我向飲食攤位點了一大碗匈牙利傳統魚湯(Halászlé),滿滿的紅椒與魚塊當前,又紅又鹹又熱,趁著冷颼颼的晚風,搭配電影中老鷹俯瞰山谷時的落山風,大口大口的喝下,嗯!我很喜歡這樣的收工回憶!不知道坐在我旁邊,依偎在一起看電影的父子們是怎麼想的?

格德勒影展雖然對匈牙利來說是重要的國際事件,但同時也是一個很好的地方性活動,它讓生態保育議題情感化、生活化,讓人消化起來沒有負擔,並且覺得溫暖。

參加影展像是一場看片馬拉松,到達晚上的最後一部片時,搭配著匈牙利傳統魚湯,倍感溫馨。
參加影展像是一場看片馬拉松,到達晚上的最後一部片時,搭配著匈牙利傳統魚湯,倍感溫馨。攝影:李若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 本專欄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看見真實的北極:不老探險家帶你與北極熊相遇


http://e-info.org.tw/node/209043?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a0ce79fb71-EPAPER201712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a0ce79fb71-84956681

看見真實的北極:不老探險家帶你與北極熊相遇

建立於 2017/12/16
作者:陳維滄

剎那是永恆 夢幻極光旅行

那年,我參加世界旅遊攝影會的北國之旅,先往魁北克飽覽滿山滿谷楓紅的壯美,再赴多倫多接受尼加拉瓜飛瀑的洗禮。楓紅飽滿的色彩,對比北極的藍與白;瀑布澎湃洶湧的動感,對比北極海與冰的寧靜,彷彿是北出極關前,一縷人間的留連和淨化。

揮一揮衣袖,隨即遠征北極,降落在加拿大最北端的海港小鎮邱吉爾市(Churchill),期待入夜後與極光的第一次約會。從晚上9點半到半夜12點半最有機會欣賞極光,那一夜攝氏零下20度,晴空萬里星斗滿天,儘管疲憊,在凜冽寒意中,我架起了三腳架和相機守候著,直到夜裡11點半才看到天際一線幽微魅光,興奮的準備要拍了,它卻俏皮的消失,隔一會兒又游絲一亮,存心逗弄我們這些南國來的仰慕者。

幾番飄忽不定,幽幽渺渺,逗得人心癢。受不了寒凍的團員,紛紛收起裝備回客棧,只剩我和領隊吳文欽獨守夜空。寧靜中,月亮在地平線上移動,如此的近,我與月亮相對互視,像是他鄉遇故知。約莫凌晨一點半,前方建築物上飄出一縷光絲,擴散,再擴散,夜的蒼穹逐漸染滿了綠色,極光彷彿不負癡等,悠悠婉婉地出現了!

兩個人突然心臟狂跳,我更是激動得連手電筒也找不著,不小心快門線又掉落下來,一陣手忙腳亂,恐怕極光也在偷笑了。折騰一番後終於鎮定下來,捕捉極光無垠的空間,極光也不吝嗇,膨脹到廣角鏡都收納不了。

極光,像夜空飛降一縷霓裳羽衣,又像仙女輕揮彩帶,半透明如紗的青光自在起舞,輕盈曼妙,難怪愛斯基摩人認為,極光是天空中的聖靈之舞。古代,地處北極圈內的芬蘭人卻稱極光為「狐火」,因為那裡是北極狐的故鄉,當人們看到漫天的流光溢彩,就認為那是一隻隻皮毛閃閃發亮的北極狐在芬蘭北部山區四處奔跑嬉鬧著。而從古希臘直到羅馬帝國,人們都相信極光是戰神手執盾牌上射出來的光,每當地球上發生一次戰爭,戰神就持著盾牌,帶領天兵天將把戰死在沙場上的亡魂護送到奧林匹斯山上的英靈殿中。

傳說美的讓人無法想像,北極光這來自地球之外的訊息,竟是太陽風無數的帶電粒子流,與地球磁層壯烈的衝撞。在這當下,突然可以領會物理學家嘖嘖稱奇的物理之美了。

作者與眾攝影師於極地拍照,擷取自《看見真實的北極》,時報出版提供
作者與眾攝影師於極地拍照,擷取自《看見真實的北極》。圖片來源:時報出版。

此外,第五次北極之旅我也曾在瓦挈小屋附近拍到極光奇景。

每年3月,太陽重回極地,北極光也開始在黑暗的天際舞動。加拿大靠近北極的地區,是全世界觀賞北極光的最佳去處(行家評為the best of the best)。太陽活動以11年為一個周期,反覆出現極大期和極小期,今年適逢周期的最高峰,北極光的活躍達到頂點,有幸來到這裡,豈能錯過!

我計畫得「很好」,帶了二組相機,準備一面錄影,同時加上拍照。當那令人目眩神馳的光彩景象出現時,室友好心招呼我:「陳老!出來了!」我抓起三腳架就衝過去,一陣眼花撩亂,手忙腳亂,光圈、ISO值、速度全都亂了套。這臨場的慌亂已夠教人沮喪了,回頭竟然找不到錄影機!茫茫黑夜裡來回找尋,根本看不到錄影機,無奈之下也只能放棄,沒想到當初招呼我的北京室友寧永峰,居然鍥而不捨的幫我找了回來。回到寢室,北京首鋼胡斌總經理見我一臉的沮喪,拍拍肩膀安慰我說:「放心!我拍的照片會拷貝一份送給你。」北方男兒豪爽大方的氣概表露無遺!

然而世間一切事物就像極光般,夢幻生滅,變化無常;心念,也是如此的生滅、無常。回顧自己的一生,從小到大歷經的種種變遷,過去的種種如今又如何?全如一場夢幻,剎那生滅。

不負眾望 雪地裡冒出熊寶寶

高潮迭起的追蹤攝影過程,造就了終生難忘的賞熊經驗。

2012年3月11日14點10分,驚天動地,令人刻骨銘心的瞬間,一張胖胖的小毛臉兒終於出現了!小熊從雪洞裡探出頭,大家忍不住「哇」了起來,相機的咔嚓聲接二連三,不絕於耳,人見人愛的小熊使勁想爬出來卻力不從心,著急地討救兵喊媽媽。

熊媽媽從疏林間走了過來,散發著小熊熟悉的氣味。小熊從出生到此刻,從未離開雪洞,媽媽堅實而溫暖的毛毛腿輕輕貼靠小熊,給牠無聲的支持,也讓小熊有個安全牢靠的著力點。小熊與這個世界初次相見,顯然牠是同胞手足中最勇於探索的一位,媽媽給牠一個親親!

在熊媽媽的鼓勵下和小熊老大的注目下,老二也接著出洞了。原本大家以為這部難得一見的紀錄片會在此打上「劇終」兩個字了,沒想跌破眾人眼鏡的是熊老三也出來了!北極熊每三年孕育一胎,每胎生產一到兩隻幼熊,像這樣健康的三胞胎,實在相當珍奇,大家喜出望外,溢於言表!

北極熊帶三隻小熊,擷取自《看見真實的北極》。圖片來源:時報出版。
北極熊媽媽帶三隻小熊,擷取自《看見真實的北極》。圖片來源:時報出版。

母熊似乎也額善解人意,帶著三隻小熊亮相,擺POSE,儘量滿足大家的期待,讓大家拍牠們的「全家福」。

媽媽領著三隻小熊認識環境,這是前往哈德遜灣的行前訓練,也是小熊們的第一場生命教育。將來,在前往哈德遜灣岸的旅途中,小熊將一路接受媽媽的機會教育,學習種種生存技能,加拿大原住民依內特族(Inuit),把這段小熊初步學習的重要過程稱為Atiqtug,也就是「熊兒走向大海」的意思。

動物對幼兒的教育概念幾乎是與生俱來的,母熊訓練小熊也很見規劃性,她先讓初出茅廬的小熊遊走平地,學步兼熟悉自然環境,接著藉由上下坡,辛苦的魔鬼訓練,鍛練腿力。三隻小熊上氣不接下氣緊追著媽媽,有時陷在媽媽的腳印裡,幾乎跪倒雪地,踉蹌一下,又趕緊爬起直追。媽媽優雅的跨過雪堆,小熊攀不上去,順勢滑了下來,但牠並不氣餒,邁開肥肥短短的小腳,掙扎著翻過雪堆去追媽媽。

天色開始暗下來,兩隻小熊體力不濟,漸漸落後,那隻緊跟在媽媽後頭的小熊,停下來等著,有時甚至跑回去帶他們歸隊,頗有大哥的風範。媽媽雖然扮演魔鬼教練的角色,但也時時駐足回顧,留意小熊們的動態。

北極熊帶小熊,擷取自《看見真實的北極》,時報出版提供。
北極熊帶小熊,擷取自《看見真實的北極》。圖片來源:時報出版。

熊家族的隊伍拖拖拉拉,終於抵達甜蜜的家,媽媽先進入洞穴,乖寶寶跟著進洞,另外兩隻還遲遲不肯進去,媽媽探身催促,又一隻小熊黏上去,媽媽趁勢將牠叼住。那隻帶隊的小熊「老大」賴皮不肯進洞,繞著洞穴口遊走,時不時低下頭扒扒土,晃悠了五分鐘之久,熊媽媽不高興了,張口將牠叼進熊洞。

 

小熊全家回到洞穴,我們亢奮了一天的心情也才平復下來。在賞熊攝影畫下完美休止符的當下,驀然發現一整天竟然沒人上廁所!由於過程太精彩、隊友們太專注了,緊繃的神經頓時放鬆之後,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幾乎癱軟下來,勉強自己提起精神收拾攝影器材。

心滿意足上了車,隊友們眉飛色舞,深覺不虛此行。晚餐後的氣氛顯得很詭異,再也無人高談闊論,都靜悄悄的回寢室,或者留在交誼廳裡,各自檢視自己的攝影作品,面露成果輝煌的笑容!溫暖洋溢的營地交誼廳,靜靜流淌著滿足與喜悅的氛圍。國家地裡雜誌過去12年來,曾多次專題報導北極熊,還發行月曆,將熊的英姿公諸於世。在我看來,我們這群業餘攝影者,此番所捕捉到的精彩鏡頭,較諸專業攝影幸運多了!

明天是否依然有機會遇到小熊母子?相信大家都是懷著美夢入睡的。


看見真實的北極:不老探險家帶你與北極熊相遇

看見真實的北極:不老探險家帶你與北極熊相遇

作者: 陳維滄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7/11/28

冰山晶瑩剔透,極光絢麗幻變……
北極,一個地球盡頭,與世隔絕的場域,
乍看杳無人煙,其實生氣盎然;
白熊皇后在此雪浴,
三隻小熊出洞闖蕩,
幾度魂牽夢縈,一再破冰遠征,
極地的故事,仍在上演……

地球上的三極:北極、南極、中極(西藏),一直是攝影者的嚮往。陳維滄初探南極時,被純淨的大地深深震撼,從此種下了極地相思的種子,他自嘲彷彿得了「極地遠征症候群」,先後曾10多次探訪南極和北極,就是想一解極地相思之苦。

這一回,他將6次前往北極的珍貴鏡頭集結成書,像是北極皇后雪浴、3隻小熊冒出洞,還有母熊帶領小熊走向哈德遜海灣的畫面,連BBC都失之交臂!此外還有國內難得一見的雷鳥、雪雁、雪鴞等極地動物,絕對精采。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環團催提出減煤電明確規劃 更該納入節能、抑制用電


http://e-info.org.tw/node/209041?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599c3c7786-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599c3c7786-84956681

環團催提出減煤電明確規劃 更該納入節能、抑制用電

建立於 2017/12/15
本報2017年12月15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週末反空污遊行就要上陣,民間團體要求政府提出明確的燃煤電廠退場規劃,15日立委陳曼麗、吳焜裕、蘇治芬等,為此舉行公聽會。

面對2025年煤電佔比,要從現在的45%降至30%的目標,台電提出了從今年到2025年的新增與除役機組規劃,並強調,在以大幅增加燃氣作為暫時性的供電安全保障之外,未來還是會以綠能作為主要的電力來源。但環團要求繼續排出2025年之後老舊燃煤機組的退場規劃,並提醒,「節能」也應該要是減碳的一部份,從改善用電大戶來抑制電力需求的成長,是直接減少發電量、排放量。

目前台灣的溫室氣體排放,電業排放了116.39百萬公噸的二氧化碳,貢獻了50.85%,其中更有62.8%來自燃煤發電,排碳的同時更排出PM2.5、硫氧化物、氮氧化物等空污物,近年引發民眾關注。台大公衛學院院長詹長權指出,改善燃煤電廠,同時減碳也能減空污,這是台電、中油的「由黑轉綠」的時機。

DSC02675
15日立委陳曼麗、吳焜裕、蘇治芬等舉行公聽會。賴品瑀攝。

雖然政府能源政策已經定調2025年要將燃煤降至30%、再生提高到20%,其他的50%就交給天然氣。對於減煤要怎麼做到,近期環團不斷要求政府明確提出燃煤電廠的退場規劃與機制,認為說清楚這些,才能證明減煤的目標有可能達成。

能源辦公室副執秘林子倫表示,雖然目前逐步淘汰燃煤發電已是世界趨勢,不過,要全面脫煤可能需要1、20年甚至更久的時間,因為還有很多基礎設施都還需要到位。

能源局副局長李君禮則表示,目前的再生能源,主要都還是大水力,需要快速提升佔比。雖然目前正在大規模的興建燃氣電廠,但是若是集中在一種來源上,其實是面對著能源安全問題,尤其目前台灣儲氣目前只能有九天的量,更是身處獨立電網,未來還是應該以多元、自產的再生能源為主。

除了要求政府提出更明確、可行的燃煤電廠退場規劃,環團如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綠色和平等,指出目前的能源政策只排到2025年,但減煤機制應該繼續往後排下去,對老舊燃煤機組的未來提出明確規劃。

綠盟研究員吳澄澄更指出,台電目前還在準備燃煤的深澳電廠,但按照期程,上路時已經是2025年以後,明顯不符能源規劃。綠色和平專案主任蔡佩芸更要求,應該把2020年的燃煤發電裝置容量就訂為上限,未來不能再新增燃煤電廠,也表態反對深澳電廠的興建。

減碳路徑缺節能 仍估用電需求不斷成長

地球公民基金會蔡卉荀更指出,目前的減碳路徑上,都沒有把節能納入目標,且仍是預估用電成長將不斷提高。

蔡卉荀指出,目前政府一邊談減煤,卻一邊還是讓高耗能高污染繼續擴張,例如環團認為不應該繼續的中油新四輕計畫,而台積電、華邦電等高科技產業也還是高耗水用電,雖然環團不是全面反對他們設廠,但應該要求他們負起企業責任。

蔡卉荀更提醒,即便是綠能,也可能有衝擊環境的問題,例如天然氣需要的中油第三接收站衝擊藻礁、興達天然氣電廠衝擊永安濕地,離岸風電也與鳥類、白海豚、漁業衝突,太陽能也影響了埤塘、農地等。更顯得減煤除了發展綠能,也應該從節能下手,抑制不斷提高的電力需求。「節能也是減煤的一部份!」立委蘇治芬表示認同環團的意見,認為節能、儲能技術,也應該提出路徑與時間表。

能源局表示,一個月內就將公布最新版的「全國長期負載預測與電源開發規劃」,並公開燃煤發電資訊,作為源頭減量與末端管制的依據。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2018綠電躉購費定案 回應民團訴求 小容量太陽屋頂降幅減


http://e-info.org.tw/node/209040?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599c3c7786-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599c3c7786-84956681

2018綠電躉購費定案 回應民團訴求 小容量太陽屋頂降幅減

建立於 2017/12/15
本報2017年12月15日台北訊,陳文姿整理報導

能源局15日公告2018年度的再生能源躉購費率。其中爭議最大的1至20瓩太陽光電躉購費率已做修正。跟聽證會中的試算費率相比,明年上半年從每度5.3848元增加為5.8744元,下半年從5.2827元增加至5.7493元,調幅分別為9.09%與8.83%,但仍較2017年費率低。

參與行政院11月提出的「綠能屋頂全民參與行動方案」者,除了使用高效率模組可加成6%外,這次躉購費率也再額外獎勵加成3%。另外,離岸風力與地熱發電的階梯費率也均較聽證會試算費率高。

1215-1

鼓勵民眾設置太陽光電  小容量太陽屋頂降幅減少

政府為鼓勵用戶設置再生能源發展,以固定的優惠躉購費率向用戶保證收購綠電20年。隨著設備成本年年降,躉購價格也年年降。不過,9月預告的費率卻大幅調降20瓩以下的小容量屋頂型太陽光電達11.77%~13.45%,被民間團體重批不利公民投入太陽光電

2018年躉購費率今正式出爐,20瓩以下的屋頂型太陽光電上半年從每度5.3848元增加為5.8744元,下半年從5.2827元增加至5.7493元。

20171018 太陽能補助降低不利公民電廠
公民團體抗議2017年太陽能補助降低,將不利公民電廠。攝影:陳文姿

此外,行政院11月提出「綠能屋頂 全民參與」計畫,確認「政府零補助、住戶零出資」。對於綠電的收購費率,除了使用高效能模組太陽光電高效能模組躉購費率加成6%及北部地區(含北北基、桃竹苗及宜花)加成15%外,參加此方案將再加成3%。

離岸風電成本重新估算   衝刺地熱發展費率提高

離岸風力部分,能源局表示,經審定會重新檢視國際離岸風力成本結構、重新調整期初設置成本估算後,費率較聽證會公布數值提高0.61%。地熱發電也再提高前期費率水準達6.1710元,以全力加速地熱發電發展。

1215-2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陳文姿

理工科系畢業的打字人~

 

【南洋味】粽子與Ketupat,東南亞地區的節慶飲食


http://e-info.org.tw/node/209031?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0dae6112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0dae61123-84956681

【南洋味】粽子與Ketupat,東南亞地區的節慶飲食

建立於 2017/12/15
作者:楊慧梅

隨著時節變換,台灣傳統民俗節慶也隨之輪番展演,從農曆正月的鹽水蜂炮、炸寒單爺,到3月的大甲媽祖遶境等,數百年來,因著時代變化而匯入的多元族群文化與宗教信仰,交融出台灣特有的風土與民情。而今,隨著東南亞通婚移民與移工日多,原屬於泰國、緬甸、柬埔寨、寮國,以及中國雲南傣族的重要年節活動——潑水節,也開始在每年4月間,為台灣的節慶活動,增添濃濃的南洋風情。

緬甸潑水節。圖片來源:EAJ(CC BY-NC 2.0)。
緬甸潑水節。圖片來源:EAJ(CC BY-NC 2.0)。

每年4月13日開始,進行為期三天到四天的潑水節,也稱宋干節,是佛教節日,有浴佛、祈雨、迎春耕、祝願人畜興旺和五穀豐收之意。在篤信佛教的泰國,人們晨起先前往寺廟沐浴禮佛,堆沙造塔,插彩旗獻花,並以純淨的清水互相潑灑祈福,藉以消災除病,送舊迎新。而在歡愉的年節氣氛中,除了依照傳統習俗,食用一餐空心麵條,期待新的一年健康長壽之外,配合著寺廟禮佛及各式祈福活動,魚、肉、甜點則屬必備。熱鬧了街頭巷尾的年節好滋味,不僅有檸檬蝦湯、咖哩雞及辣牛肉沙拉等,外形小巧精緻,多以芭蕉葉包裹的泰國甜粽,也屬節慶美食,以煮過椰漿的糯米與黑豆加上芭蕉或泥作為餡料的甜粽,綿密黏牙的口感,配搭著椰子的香甜,體現了十足的熱帶風情。

然而,在東南亞地區,因為受到不同自然環境、在地既有傳統,以及外來文化的影響,國與國之間也已發展出稍有差異的多元飲食樣貌,以粽子來說,就可略見端倪。

透過漢朝的絲綢、瓷器貿易外銷,以及明朝的鄭和下西洋,在經濟文化與政治力的延伸和交流之下,隨著商業活動與人口遷徙,中國端午節的粽子文化,也轉而成為東南亞地區的節慶飲食。在泰國,除了在潑水節吃甜粽,端午節也有吃粽子的習俗,不過,傳承自廣東潮州的好味道,到了曼谷,則改採浸泡了椰汁的糯米來製作,多了一份椰味清香。而深受中國影響的越南,則在過年期間吃年粽,粽子採用芭蕉葉包裹,造型有方有圓,口味則有甜有鹹。鹹粽近似閩南風味的大肉粽,內餡放入瘦肉、鮮蝦、鹹蛋黃等;甜粽則是以糯米粉捏成糰子,塞入椰絲、紅豆綠豆,蒸熟之後再沾蜜汁或砂糖。此外,別具特色的還有馬來西亞的娘惹粽。以蘭花汁染色的紫藍色糯米,包入以芫荽子、花椒、黃南薑香茅等辛香料植物調配的醬料,以及豬肉、蝦米等餡料,再將具有香氣的七葉蘭,裁嫩葉段放入粽葉內,取厚葉段隨粽子蒸煮。色彩與香氣兼具的娘惹粽,展現的正是南洋滋味的多樣性。

麻六甲娘惹粽的做法

不同文化、不同慶典、不同意涵、不同美食

除了中國文化,包括印度文化、伊斯蘭文化,以及自16世紀起,將政治勢力延伸至東南亞的西方文化,也先後在語文、風俗習慣以及宗教信仰等多個面向,對東南亞區域產生不同的影響力。在一年裡的各式節慶活動中,即呈現了人們身處不同文化碰撞與交融後,因應在地風土文化,所演繹出的獨特。

對同屬伊斯蘭文化圈的印尼與汶萊來說,每年回教曆法9月的伊斯蘭齋戒月(Ramadan),是伊斯蘭教徒最重要的日子,在為期30天的齋戒期間,從日出後到日落前,不進食、不飲水,在施行自我克制的同時,更重要的是透過自我反思與奉獻,實踐自我內心的淨化。在穆斯林嚴格謹守一個月飲食戒律的最後一晚,親朋好友會團聚享用開齋飯,以慶祝一個月的封齋圓滿,並在齋戒結束後,舉行開齋捐相關儀式,之後人們開始為期三天的宴飲互訪,稱為「開齋節」。

牛肉做的Rendang。圖片來源:Su-Lin(CC BY-NC-ND 2.0)。
牛肉做的Rendang。圖片來源:Su-Lin(CC BY-NC-ND 2.0)。

在印尼,人們會製作Ketupat這項傳統食物互相分贈,象徵彼此勉勵反省與友好之意。Ketupat的作法是取新鮮椰子葉編成菱形後,裝入白米,接著置於水中煮熟。過程中,嫩葉所包裹的白米會逐漸膨脹擠壓,最後緊密相黏,食用時取出切成塊,搭配沙嗲、咖哩或其他湯類食用。而在汶萊,開齋節期間也會做特別的食物,除了有類似飯糰的Ketupat之外,還有以薑黃、咖哩、孜然、辣椒等多種辛香料製成醬料,醃製牛肉、雞肉或羊肉,再行燒烤的沙嗲烤肉(Satay)、或用香蕉葉等包裹的米糕Lontong,以及加入紅頭、薑黃、香茅、肉桂、八角、孜然等製作的辣滷汁,以慢火燉煮牛肉的Rendang。

Ketupat的製作方式

位於馬來半島的新加坡,是個多元文化種族的移民國家,也是相當國際化的一座城市,多民族的特色,也充分反應在各式慶典活動中。從華人的農曆新年、中元節與中秋節、伊斯蘭教的哈芝節和開齋節,到為了慶祝Krishna國王戰勝惡魔Narakasura的印度教傳統慶典屠妖節等,人們在燈火燦爛的亮燈慶典中,欣賞印度傳統歌舞表演及品嘗美味佳餚。離鄉背井的移民者,將各自的傳統文化帶入新加坡,透過彼此的交融,創造出現今新加坡多元化的文化特色。

而今日的台灣也如同新加坡,已有愈來愈多東南亞移工、新住民姊妹,或因工作或因婚嫁,或短暫或永久,都持續加入台灣這個大家族中,現在透過年年在台灣各地所舉辦的潑水節、開齋節等原鄉節慶,他們除了與台灣的家人、朋友,分享著屬於他們的生活文化、與記憶中的情感連結,更藉由熱鬧的慶典和飲食內涵,豐富台灣的飲食面貌與人文風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參考資料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南北捷運大車拚! 決定軌道節能的因素竟是這個


http://e-info.org.tw/node/209035?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0dae6112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0dae61123-84956681

南北捷運大車拚! 決定軌道節能的因素竟是這個

「低碳交通」系列九
建立於 2017/12/15
作者:鄭羽哲(台灣鐵道暨國土規劃學會理事)

軌道系統是屬於密集運輸的載具,不只財務效益上要達到一定運量才能損益平衡,其實就環境指標而言,也須達到一定輸量才能真正節能減碳。但各位是否有想過?軌道系統的興建方式,也會決定它的減碳程度嗎?

節能關鍵,「場站」更勝「行車」

儘管載送旅客的是「列車」,但為了提供服務,軌道系統還包含「車站」與其他設施的能源使用,也會成為評估軌道耗能狀況的一環。

目前全球通用的觀測指標是以「車廂公里」為單位,意即每一節車廂每行駛一公里所消耗的能源多寡。筆者參考台北捷運與高雄捷運的CSR(企業社會責任)報告,加上研究機構對於北捷高運量、中運量的耗電量占比,彙整出以下表格:

高捷與北捷各項用電比較。圖片來源:低碳生活部落格。
高捷與北捷各項用電比較。圖片來源:低碳生活部落格。

先看北捷,高運量軌道因車站「地下化」的比例高(2013年約80%車站屬地下化車站),必須考慮空調、隧道通風等設施,因此耗電量比一般列車更多;相對於中運量(文湖線)路線,僅有松山機場、大直兩站是地下化車站,系統相對節能,觀察兩者的「場站用電」數據,即可看出明顯差異。

有趣的是,中運量每節車廂載客量僅為高運量1/3,但兩者的「行車用電」卻相差無幾。儘管中運量系統的膠輪混凝土枕相對摩擦力較大,行走時比較耗能,但中運量列車的轉彎及爬坡能力,仍比高運量的鋼輪鋼軌強,加上沿線車站多為高架配置,因此整體來說仍較高運量系統節能。

相較之下,高捷的節能表現略遜一籌。不單行車用電比同為鋼輪鋼軌的北捷(高運量路線)多出15%,場站用電更是北捷的1.75倍!

炎熱的氣候加上多為地下化場站,增加了高雄捷運的耗能負荷。
炎熱的氣候加上多為地下化場站,增加了高雄捷運的耗能負荷。

明明是更晚(2008年啟用)上路的高捷,為何反而更加耗能?這個問題可從兩個層面切入。首先是氣候影響,高雄當地氣溫較台北高,軌道服務對於空調系統的需求自然更大;另一因素來自較低的發車頻率,使得高捷在計算單位車廂公里時吃虧許多。

場站形式,決定日後耗能多寡

為什麽地下化軌道比高架式更為耗能?除了前面提過的空調需求,從捷運列車、車站用的燈光、到電梯、手扶梯等,都是會發熱的機電設備,不僅如此,地下車站還要保持室內空氣品質,須配備幫助空氣循環、散熱等換氣裝備,整個盤點下來,就比高架車站多出一堆耗能來源。

再以台北捷運的地下化軌道為例,有些人或許曾經發現,北捷一期路網(淡水、板南、中和、新店線)的月台只做「半月台門」;但到了二期路網(信義、新蘆、松山、文湖線地下段)就做到「全月台門」。因為按照一期路網的原始設計,隧道內積存的熱能是靠車站空調進行散熱,這種方式對車站空調系統負很大,所以二期路網便改採車站與隧道隔離環控的散熱方法,有辦法做到全月台門。

臺北捷運不同階段的場站設計概念,決定了日後的耗能表現。
台北捷運不同階段的場站設計概念,決定了日後的耗能表現。

儘管軌道運輸僅占全台電力需求不到2%,但用電成本和減碳效益仍是從業者重要的經營指標。最後要強調的是,當我們關注軌道運輸系統的投資效益和社會影響時,往後產生的節能效益和交通碳足跡,也應列入考慮。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 本文轉載自低碳生活部落格

 

聲援反空污遊行 環團籲經部優先改善中火、興達中南部燃煤電廠


http://e-info.org.tw/node/20902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0dae6112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0dae61123-84956681

聲援反空污遊行 環團籲經部優先改善中火、興達中南部燃煤電廠

建立於 2017/12/14
本報2017年12月14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本週日17日台中、高雄將舉辦反空污大遊行,14日上午北部環團也前往經濟部門前,除了表態將會包車、發動民眾南下參與,更喊話要求經濟部明確提出,台中火力發電廠、興達電廠為首的中南部燃煤電廠具體減煤路徑。他們認為,要改善中南部的空污問題,應該優先改善中南部的電廠,減煤降幅要大於全國。

「不能讓中南部居民獨自面對!」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地球公民基金會、主婦聯盟、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綠色和平、環境權保障基金會、350.org等團體出面,指出目前北部空品優於中南部的現象,來自於過去區域發展,把工廠移向中南部等策略所致,甚至目前依然有許多總部在台北繳稅、空污排在中南部的不公平狀況。

DSC02645
14日上午北部環團表態將會包車、發動民眾南下參與反空污遊行,並要求經濟部明確提出中南部燃煤電廠具體減煤路徑。賴品瑀攝影。

居於相對優勢的北部民眾,有義務改善能源使用效率、減少用電浪費,更要權利支持中南部要求減煤、改善空污的訴求。

綠盟副秘書長洪申翰指出,雖然蔡政府提出2025年燃煤配比將降到30%,但他們要求經濟部要更明確的拿出減煤路徑,而他們更期待看到的是優先處理中南部燃煤電廠的政策,再者,工業排放大戶需要大幅減排,尤其使用重油的鍋爐應該儘速改換燃氣燃料。

而中火、興達等老舊燃煤機組的退場時程也受到關注,環團要求要提早進行。

目前台電規劃中火將在2022、2025年分別除役兩個燃輕柴油機組,並在2025年新設兩個燃氣機組,興達則是在2023、2024年各除役兩個燃煤機組、2025年除役三個,並在2023、2024、2026年年各新增一個機組。不過,在既有機組的改善規劃上,中火有興建煤倉、也正在評估對5至10號進行空污改善,但興達電廠目前卻沒有改善計畫。

台電改善
台電的電廠改善計畫,取自台電資料。

「我們不要煤也不要核電」主婦聯盟周于萱表示,環團要的就是乾淨空氣,但他們不認為一定要在兩者中二選一,逼民眾弱弱相殘,煤核就是應該一起減。而政府應該以回歸合理電價來促工業、交通等領域也一起節能,減少用電需求。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中科三期二階環評初審過關 調用農水前先作環調


http://e-info.org.tw/node/209024?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0dae6112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0dae61123-84956681

中科三期二階環評初審過關 調用農水前先作環調

建立於 2017/12/14
本報2017年12月14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歷經訴訟、和解重回二階環評審查的中科三期,從2006年環說書送審開始,至今已與后里當地老農纏鬥近12年。14日環署舉行第三次二階環評初審,調用農業用水的疑慮仍是爭論的焦點。不過在老農反對調用農業用水狀況下,此案仍獲小組建議通過。

小組要求,中科三期內的高科技產業需達到製程用水回收85%、全區用水回收達75%。用水量依經濟部水利署意見核減為4.3萬CMD,但在用水量超過自來水能提供的2.5CMD後、且必須調動農業用水前,必須提出環境影響調查報告送審。

DSC02651
環署舉行中科三期第三次二階環評初審。賴品瑀攝。

在第二次初審時,小組要求中科要求檢討用水量調降、回收再利用的可能;與補充健康風險評估的資料,包括化學品、VOCs的暴露途徑模擬、與增加公館里居民的健康調查。

中科三期七星園區位於台中市后里區,面積112公頃。引進產業包括光電、精密機械、生物科技、綠能等工業,屬於綜合型科學園區。由於搶用農水、污染排放的疑慮,本案12年來歷經通過環評、動工、訴訟、再環評、訴訟、和解的漫長抗爭,最後進入二階環評。不過在過程中,整地與公共工程卻早就接近完成,友達更早已進駐,因此也造成「停工不停產」的爭議狀況。

用水量討價還價 老農堅持「任何情況都不該調撥農水」

后里農民王婉盈、許金水、陳欽全等人重申,當地水源不足,目前農地都已是四到五天輪灌一次的狀況,幾乎已經是極限,要再調水給中科的話,恐怕就不能耕作了,中科應該下修用水量,並設法做回收水、收集雨水等自籌。

中科原先提出用水量6.3萬CMD的需求,王婉盈指出,在2010年已協調下修為4.3萬CMD,但目前在報告資料中,仍是寫6.3CMD。王婉盈質疑,中科三期全區72.59公頃,目前友達36公頃營運中,幾年下來用水量最高也不過2CMD,現況桑緹雅暫無營運、未來將轉型生科業,只剩下8.8公頃尚未出租,為何還需要提出這麼高的用水需求?難道之後將會引進什麼高耗能、高耗水的產業進入這8.8公頃裡?

中科則澄清說,4.3萬CMD是承諾「暫時管控」,在大台中地區水源還沒有增加的狀況下,將維持用水量為4.3萬CMD,但6.3萬CMD的核定仍在,因此環評書件上仍是寫6.3萬CMD。

中科表示,目前平均用水量是1.1萬CMD,不過這是總面積只用了1/3,且沒有滿載的狀況。如果不限制產業別,可能要6.3萬CMD的需求,但如果只有4.3萬CMD可以用,那他們將會管控產業別。會議中一度討論,是否要將用水量訂在2.5萬CMD,若有不足時,再以資訊公開或協商等機制向農民調用,最後,小組決定以送審「環境影響調查報告」來處理。

2.5萬CMD這個數字,是自來水公司承諾能提供給中科2.5萬噸的水,等於超出這個數字,就不是自來水公司可以負擔,就有可能動用到農業用水了。

農民則堅守「任何情況下都不該調撥農業用水給工業使用」的態度,王婉盈認為,目前廠商還沒有進駐,中科還可以挑選,不要引進高耗水產業就是。

后里農業與環境保護協會會長廖明田認為,當地農田的水權量應該要確保內埔圳3萬CMD、后里圳7萬圳。蠻野心足協會律師蔡雅瀅則提醒,依照水利法,用水的順序本來就是一民生、二農業、三水利、四工業、五水運、六其他,農業用水的順位明顯先於工業,這個原則應該保障。環境法律人協會專員楊品妏提醒,中科至今都沒有提出「用水平衡圖」,也就是沒有提出七星園區的實際用水狀況。

不過小組在閉門會議討論後,仍決議通過此案。除了用水,小組也要求,尚未出租的8.8公頃部分,在廠商進駐前需確認有害廢棄物減量、替代、再利用、清除與用水量的確認。健康風險的部分,則以2019年增辦一次流行病學調查,且維持每五年進行一次。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政院版空污法出爐 環署主導權又沒了 管制措施仍須「會同」經濟部


http://e-info.org.tw/node/20903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0dae6112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0dae61123-84956681

政院版空污法出爐 環署主導權又沒了 管制措施仍須「會同」經濟部

建立於 2017/12/14
本報2017年12月14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14日行政院院會通過《空氣污染防制法》修正草案,但遭立委評論根本是「經濟部的大勝利」。原因是現行條文中,必須「會同」、「會商」經濟部門才能制定的辦法,在8月間的環保署預告版中,相關字眼已刪除,也獲得環團正面肯定;然而,如今這些字眼都重新回到政院版條文。未來各方對空污法草案的任何意見,都將交由立法院去審查與角力。

行政院另表示,除了送出政院版草案,將在21日宣布對抗空污的具體行動方案。

法條大修  加重違法罰則與刑責

這次空污法大修,環署不但祭出多項重罰,包括提高罰鍰上下限、最低刑罰、建立不法利益追繳與罰鍰併行機制、增訂檢舉獎金、吹哨者機制等,工廠若排放超量污染物且影響重大,從行為人擴大到負責人與監督策劃人,將都面臨刑責、上限從100萬元提高到2000萬元,提高了20倍的罰鍰,且追繳不當利得。

環署8月推出草案時,當時提出10大修法要點,包括了統一許可申請審查原則、加強生煤管制力道、總量管理制度檢討、落實有害空氣污染物管理、落實移動污染源管理、增加揮發性有機物化學製品管理、調整裁罰額度提高罰金、健全吹哨者機制、提供檢舉獎金鼓勵檢舉不法,及資訊全面公開擴大公民參與。

「會同」、「會商」都回來了!

不過,環保署原打算取消關於第12條總量管制、第14條緊急防制、空污費分配等原需「會商」如經濟部等有關部會的部分,把管制權回到環署手上。不料,經過政委張景森的協調後,出爐的政院版與環保署預告版相比,多個遭刪除的會同、會商,都重新回到草案上。

例如在第14條關於空氣品質嚴重惡化的「緊急防制辦法」,從原條文的環保署「會同有關機關」定之,在8月環保署預告版已取消「會同」,現今政院版又再改變:不但需要會同,且燃氣電廠可不受許可證與環評的排放限制。

這也是先前政院的協調中,經濟部與環保署一直僵持不下的部分。

此外,總量管制區的抵換來源、製程等資訊是否要公開、操作許可證的核發是否從地方收回中央、許可證的有效期限是否要設下限、罰則大幅提高但非故意的過失是否可免刑責等也都曾是攻防重點。

加速淘汰老舊汽機車、空汙防制計畫新增「好鄰居條款」

在移動污染源的部分,過去長期遭質疑到底還要補助二行程、柴油車多久?如今在第36條,新增了出廠10年以上的交通工具,要適用當下的排放標準,而非繼續使用出廠時的排放標準。環保署長李應元認為,這是從獎勵走向罰則,預料此舉將加快老舊汽機車的淘汰速度。

在空污基金的分配,政院版如先前定調的,在第17條,在移動污染源將隨油徵收空污費中,20%交給地方,不過,固定污染源的部分,雖然有不少立委要求提高,甚至喊到全數撥給地方,但最後仍維持地方60、中央40的分配比。

先前公聽會中,環團建議在第7條「空氣污染防制計畫」的規範中增加一條「好鄰居條款」,讓空污防制計畫、許可證的審核,鄰近縣市的權益都能獲得考量,獲得環保署參採,目前在政院版也可見到他的存在。

這兩年包括台化、六輕等操作許可證展延爭議,環署在草案第30條,將展延期限改為3到5年間,且審查完成前,業者可據舊許可證內容繼續運作,面臨環團砲轟,認為限縮了地方縣市以更短的年限迫使業者改善的權力;日前李應元一度表示將再改為3年為限,但如今政院版出爐,仍是3到5年。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國產材台灣館」展現實力 以林產振興山村經濟、兼顧社會環境永續


http://e-info.org.tw/node/209034?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0dae6112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0dae61123-84956681

「國產材台灣館」展現實力 以林產振興山村經濟、兼顧社會環境永續

建立於 2017/12/15
本報2017年12月15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桂竹製作的地板柔軟有彈性,有如漫步雲端;一體成形、純「相思」木的烏克麗麗,熠熠生輝;醋漬冇骨消葉搭雞胸肉令人口齒留香。這些生產自台灣森林的產品,逐漸聚攏於我們生活的周遭,有待民眾釋放五官感受。

農委會為了推廣國產材永續利用,首度參與國際建築大展,除了與台大實驗林管理處共同主辦,更邀集8家國產材業者合力打造「台灣館」;將台灣森林資本軟實力完整呈現,邀請民眾感受台灣森林的豐盛。

國際建材大展中,由農委會主辦的台灣館。圖片來源:林務局

以口品嘗食物之森 善用國產材支撐永續社會

國際建材大展昨(14)日在南港展覽館登場,吸引國內外建築設計專家取經。農委會也首度以國家館名義,設立「國產材台灣館」參展。透過各種管道,展現台灣森林的可能。如果以為台灣森林只能取木頭,那就太輕估森林的可能性。

國產山羊乳酪,搭載玉米鬚做成的鳥巢,再配上爆米花,口感不輸肉類;野菇米丸子以冷飯依然飄香的台南16號米,內餡蘋果酒炒野菇,在於表皮撒上蒸熟後炸脆的麥做成;水煮雞胸肉上放上一片醋漬冇骨消葉,帶著異香;裹上咖啡粉、竹炭粉炸出來的甜甜圈,猛一看有如木炭,咬一口嚼勁十足;糯小米做成的甜筒、羅氏鹽膚木調製的樹枝餅乾,獨特的風味帶著濃濃的台灣森林味。

創意料理師手中拿著的是羅氏鹽膚木餅乾。攝影:廖靜蕙

一同參展的業者,包括台大實驗林管理處木材利用實習工廠、昆晉實業、昆儀實業、正昌製材、德豐木業、大藏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旺亮木地板、竹籟文創等,現場可見每家業者特色強項,展場空間的每一片板、每一處構工、每一幢木屋,完全使用本土木竹材建構,展現台灣木竹材精巧工藝。

「昆儀實業」旗下的「根源TWBwood®」木創品牌以「熱以及高壓蒸氣」技術,為國產相思木材加值,製作古典吉他、烏克麗麗、木箱鼓、二胡、音響箱等,成為品牌特色。現場展示的酒桶,除了空桶,還有與宜蘭當地茶酒廠合作的款式,提供道地台灣風味的酒品。

根源木創總經理郭培杰表示,製琴的相思木是取自私有林50年以上通直、徑圓的相思木,與西班牙製琴師傅合作,完整呈現其紋路,用於古典吉他的側板及背板,音色、造型俱佳,打造價值20萬元的名琴。還有一體成形「純相思木製」的烏克麗麗,都是熱賣產品。

以台灣相思木製成背板的古典吉他。攝影:廖靜蕙

台灣林業 定調:善用里山資本 以循環經濟兼顧保育

20多年來低迷的台灣林業,近幾年來在農委會新農業政策推動下,結合永續山村、國際里山倡議重新起步;農委會也首度參與國際建材大展。

林務局長林華慶表示,這不但是林務局的第一次,也是台灣的第一次,林務局在新農業政策下,永續山村、里山倡議是兩項重要的施政主軸,國際間也不斷重申提升依賴森林生活者的生計;台灣13萬公頃私有林主,有望在活化人工林、森林資源永續利用的山村經濟中受惠。

林華慶表示,除了鼓勵生產端,同時也將致力與廣大消費大眾溝通,因此,此次集結國內8家認同永續林業的木材業者,共同展示台灣木、竹材,讓國內外買家、專業的室內設計師、建築師,看見台灣木竹材的優點進而支持。

「雖然價格比國外木材貴,但國產材具備的社會環境永續的價值,值得台灣社會支持、愛用。」他邀請消費者認明「台灣木材」標章,支持國產木竹材製品。

林務局長林華慶致詞。攝影:廖靜蕙

農委會主委林聰賢致詞說,台灣每年木材需求為600萬立方公尺左右,但自給率約略0.8%,顯示原物料短缺。自從國家政策禁伐原始林之後,整座森林都只有保護。「但是森林不是都不能動(利用),而是要能循環,才能達到永續。」

至於林產業如何搭接循環經濟的概念,以兼顧生態永續與生物多樣性?林聰賢認為,原始森林禁伐達到水土保持、生態維繫外,與平原接壤的林地,如何兼顧生計、達到循環利用是重點。

他接著說,目前台灣過度依賴進口木材,有一天其他國家也豎起林木的保護圍牆,台灣將遭遇原料取得不易的困境。因此,林務局推里山倡議、混農林業,將來配合農村再生,讓所有產業獲得好的資源;消費主流也需認同,使用兼具環保的國產材、優質產品是地球公民責任。

林聰賢最後更指出,希望木材自給率從0.8%倍增,重視這項可永續的產業,以及每增加1%林木自給率所帶來的在地就業機會和產值。

產業意見:國產材處理成本過高制度應修改

木材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黃文龍致詞時指出,國產材自給率之所以如此低迷,一部分與取得過程門檻過高有關。他詳述,雖然國有林疏伐木標售價格看似比進口低,但是標售過程常因底價為公開、投標價錢過低,屢次流標,往往歷經數次標案才能獲得,過程往往歷經1~2年,原本好好的木材,壞了大半;再加上材數計算的差異、運費成本等,往往高於進口木材,希望再提升林木自給率時,也能同時改善制度。

對此,林務局稍後以新聞稿回應,為推廣國產木材、竹材之應用,現已公開決標底價、修正相關法規,未來放寬參與投標人資格、簡化處分與查驗程序及納入國產木竹材產銷履歷溯源管理制度,改變以往國有林林產物標售處分方式。

「台灣確實競爭不過中國這類市場以及木材資源都很大的國家,可是台灣木材卻有其他國家木材不可替代的特質。」考試委員(前台大實驗林管處長)王亞男接受採訪時表示,台灣木竹業的機會不在傳統的以量取勝,而是發揮台灣森林才有的特色,例如木材精油之類的商品設計、研發,或藝術文化創作等管道。「用量比拚是比不過,但以質取勝則大有可為。」

明(16日)林務局將舉行「國產材相對論壇」,邀來渡邊邦夫、郭英釗等國內外多位建築及林業界重量級講師,從「國產木竹材與土地的關係」、「產業與城市的美好牽絆」、「屬於土地的設計」及「我的國產木竹材經驗」等四個面向探討,民眾可報名參加。

2017「第29屆台北國際建築建材暨產品展」展覽及論壇資訊:
【國產材台灣館】
(一)地點:台北南港展覽館4樓(台北市南港區經貿二路1號)
(二)時間:106年12月14日(四)至17日(日),每日上午10時至下午6時(14、15日禁止12歲以下兒童入場)。
(三)憑名片或填寫問卷免費入場
【相對論壇】
(一)時間:107年12月16日(六)
(二)地點:南港展覽館504會議室
(三)主題:四個相對論——土地給予的(國產材與土地的關係)、共生關係(產業與城市的美好牽絆)、屬於土地的設計、我的國產材經驗。
(四)索票網址(名額220人):請憑報名成功信件入席
上午場 9:00-12:00   https://goo.gl/forms/wKZT43zMwCoxyKNI3
下午場 14:00-17:00  https://goo.gl/forms/Qo4i2SFJBucAQJaz1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

 

The common insecticide poisoning our rivers and wetlands


https://phys.org/news/2017-06-common-insecticide-poisoning-rivers-wetlands.html

The common insecticide poisoning our rivers and wetlands

June 28, 2017 by Vincent Pettigrove
The common insecticide poisoning our rivers and wetlands
Credit: Nimish Jha/Flickr

Urban streams and wetlands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proper functioning of our cities. They protect our houses from floods, provide green spaces for recreation, trap and breakdown pollutants and provide valuable habitats for many native plants, insects, reptiles, amphibians and birds.

In Melbourne, like in many cities across the world, much of our native wetland has been drained for housing and other infrastructure, and our creeks and rivers turned into concrete channels. But in recent decades, as the value of these habitats has become clear, there has been a concerted effort to reverse this trend, and hundreds of ‘constructed’ wetlands have been built.

Protecting these wetlands and the life they support is vital, but our research has uncovered a nearly four-fold rise in the last five years in the presence of a particularly toxic chemical in wetland sediments. Moreover it would seem the chemical, bifenthrin, an insecticide, is killing our .

My colleagues in the Centre for Aquatic Pollution Identification and Management (CAPIM) at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recently conducted a survey of 99 urban wetlands around Melbourne to determine the most prevalent pollutants and which ones were having the most detrimental impact on aquatic life. This research was supported by our partners at Melbourne Water, the Victoria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uthority and the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Land, Water and Planning (DELWP).

Our focus was not on the pollutants in the water itself, but on those that had accumulated in the sediment at the bottom of these wetlands. We tested what chemicals were present, and how toxic these were to bugs that live in and around the sediment.

The common insecticide poisoning our rivers and wetlands
A view of Melbourne from Cheetham Wetlands near Point Cook. Credit: Rexness/Flickr

As expected, we identified a range of pollutants, but what surprised us is that bifenthrin was clearly causing more ecological damage than the rest.

Bifenthrin is a synthetic insecticide. It is found in many common household surface sprays that are advertised as providing safe, long-term protection against infestation from insects. It is cheap and effective.

It is toxic to insects, spiders, mites and fish, but believed to be relatively safe to humans and other mammals. Because of its purpose as a persistent insect barrier, bifenthrin lingers in the environment, so if it ends up in a local wetland, it will stick around and cause long-term damage.

In 2012, we found bifenthrin in about 20 per cent of Melbourne’s wetlands, but in our most recent survey, that had risen to 75 per cent of wetlands with potentially toxic concentrations. When we tested this sediment using a small native waterbug called an amphipod, 40 of the 99 wetlands we surveyed had sediments toxic enough to kill the animal.

Our partners are concerned about environmental concentrations of bifenthrin too. EPA Victoria have received reports of deaths of aquatic life and their testing has shown bifenthrin was the most likely culprit.

The common insecticide poisoning our rivers and wetlands

What is most surprising about this is that bifenthrin shouldn’t be in these sediments at all. Bifenthrin does not dissolve in water, so it shouldn’t wash into stormwater drains when it rains, although some inevitably will if attached to particles like dust and soil. But even then, these particles should be blocked before reaching our wetlands.

Melbourne is a world leader in water-sensitive urban design and our stormwater goes through a number of barriers – such as gravel pits and vegetation – before it reaches a wetland. These barriers are designed to trap the kinds of particles that bifenthrin attaches to.

Where then is all of this bifenthrin coming from? The short answer is we don’t really know, and DELWP is convening a new committee to deal with this mystery. However from our study we can glean a few hints.

We would expect high concentrations of bifenthrin in areas with termite infestations, but we found the highest concentrations of bifenthrin in peri-urban areas, especially in new housing estates. This suggests that the main source of bifenthrin is from pests, especially termite, control applications.

And rather than working its way through the stormwater system, bifenthrin may instead bypass this and be carried through the air on dust particles. Bifenthrin is applied in several different ways, including as a layer beneath the concrete slab, or in a drip irrigation system around new houses to protect them from insect infestations, particularly termites.

The common insecticide poisoning our rivers and wetlands
Wetlands in the Melbourne suburb of North Croydon. Credit: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Understanding what ultimately happens to bifenthrin treatments will allow us to make recommendations on ways to protect new houses without causing undue ecological damage.

We don’t think Melbourne is in any way unusual in having high concentrations of this insecticide in its urban . California has also recognised the risk from bifenthrin and is trying to implement changes to the way it is used. However, in other Australian cities it is not clear whether this issue is being considered.

To address this emerging ecological threat, CAPIM, EPA Victoria, DELWP and Melbourne Water will be working with residential urban developers to identify sources of bifenthrin and further assess its environmental impact.

Collaboration with pesticides regulators at the state and federal level, including the Australian Pesticide and Veterinary Medicines Authority (APVMA) will also be necessary to adequately manage insecticide pollution in urban waterways in the long term.

 Explore further: Some bed bugs show early signs of resistance to two common insecticides

More information: Katherine J. Jeppe et al. Bifenthrin Causes Toxicity in Urban Stormwater Wetlands: Field and Laboratory Assessment Using Austrochiltonia (Amphipoda),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17). DOI: 10.1021/acs.est.7b01472

Read more at: https://phys.org/news/2017-06-common-insecticide-poisoning-rivers-wetlands.html#jCp

 

殺死蟲蟲也殺了生態 澳洲濕地底泥驗出常見殺蟲劑


http://e-info.org.tw/node/209011?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0dae6112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0dae61123-84956681

殺死蟲蟲也殺了生態 澳洲濕地底泥驗出常見殺蟲劑

建立於 2017/12/15
本報2017年12月15日綜合外電報導,鍾友珊編譯;蘇瑋佳審校

正如世界許多城市,澳洲墨爾本曾有多塊濕地遭排乾成為建地,也有多條溪流被水泥化。但近幾十年來,這些棲地的價值已廣為人知,社會凝聚共識,要逆轉之前的作法。於是,數百座人工濕地就這樣被營造出來。

保護這些人工濕地以及其中所棲息的生物至關重要。然而,墨爾本大學的一項研究卻顯示,過去五年間,一種有毒物質在濕地底泥的含量暴增了四倍。更糟糕的是,此種名叫畢芬寧(bifenthrin)的殺蟲劑正在殺死當地的水中生物。

Rexness(CC BY-SA 2.0)
Cheetham Wetlands濕地公園可以遠眺墨爾本。圖片來源:Rexness(CC BY-SA 2.0)

研究團隊對的並非水中的污染物,而是那些積聚在濕地底泥中的污染物。研究方式是檢驗沉積物中有哪些化學物質,以及對棲息在底泥裡面及附近的生物有多大的毒害。

畢芬寧造成持久危害

令他們意外的是,畢芬寧是所有檢出污染物質中對生態的破壞性最大的。畢芬寧是一種合成殺蟲劑,存在於許多家用防蟲噴劑,廣告說它安全、持久,對付蟲害便宜又有效。

畢芬寧對於昆蟲、蜘蛛、蟎類及魚類是有毒的,但一般認為它對人畜較無害。由於製造畢芬寧的目的是持續性地控制蟲害,它可以長時間在環境中發揮作用。因此,要是它跑到濕地去,也會在那滯留,造成長期的傷害。

2012年的時候,研究團隊發現墨爾本有1/5的濕地含畢芬寧,但近期的研究卻在高達75%的濕地找到它,且濃度高到可能產生毒害的地步。團隊用當地一種端足目 (amphipod)的甲殼動物測試底泥毒性,結果發現所調查的99座濕地當中有40座,底泥所含畢芬寧濃度高度足以殺死這種昆蟲。

「毒」從何來?

然而,畢芬寧照理說不該出現在底泥中;畢芬寧不溶於水,因此不會隨雨水沖入下水道。儘管它可能附著在塵土等粒子上,但墨爾本在水資源敏感性城市設計(water-sensitive urban design)方面堪稱世界一流,雨水得經過層層關卡——像是礫石坑及植被——才能流入濕地,設置這些關卡的目的是要擋下這些粒子,也就是畢芬寧可能依附的對象。

儘管畢芬寧的確切來源仍不得而知,但墨爾本大學的團隊發現,畢芬寧濃度在都市周邊地區最高,尤其是新蓋的房子裡。這代表畢芬寧可能是來自於害蟲——尤其是白蟻——防治藥劑的噴灑,也能透過空氣裡的塵粒傳播。

研究人員認為,畢芬寧在都會濕地中的濃度特別高的現象,應非墨爾本獨有;美國加州也意識到了這種藥劑帶來的危機,並試著要改變藥劑施作的方式。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參考資料

 

不用學德國 綠色和平執行長的建言:讓台灣成為能源轉型典範


http://e-info.org.tw/node/208948?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0dae6112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0dae61123-84956681

不用學德國 綠色和平執行長的建言:讓台灣成為能源轉型典範

建立於 2017/12/14
本報2017年12月14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說到「能源轉型」,許多人第一個想到的是借鏡德國。不過,對台灣目前面臨的困境,國際環保團體綠色和平全球執行長摩根(Jennifer Morgan)建議,歐洲給人「就是愛環保」的刻板印象,加上德國電價高昂,德國經驗對台灣人可能沒有說服力。不如借鏡美國、澳洲、甚至南美等國的經驗,甚至打造台灣成為能源轉型的典範。

摩根擁有許多國際氣候談判經驗,熟知各國的再生能源發展歷程。她日前抵台宣導無塑海洋,並與環團進行交流。她認為,台灣有獨特的環境與挑戰,又是亞洲第一個發表廢核減煤宣言的國家,要找到相近且可學習的成功案例並不容易,她鼓勵台灣找出自己的路,為社會創造新的能源轉型典範。

8
綠色和平全球執行長摩根(Jennifer Morgan)列舉各國能源轉型的案例與進程。攝影:陳文姿

低電價、愛經濟也可以能源轉型? 美國案例很實際

台灣的能源轉型長久以來都是借鏡德國。但台德之間有太多差距。民間反核團體開始認為,台灣需要新的經驗。

差距之一是電價,德國電價大約是台灣的三倍。台灣電價低,導致推動再生能源與節能的誘因也低。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計畫主任高宜凡問,國際上是否也有能源價格偏低,卻能推動能源轉型的案例?

摩根指出,美國也是電價相對便宜的地方。有趣的是,民主黨向來是對再生能源友善的政黨,但再生能源發展較好的洲,反而都是共和黨帶入的。對共和黨而言,發展再生能源不是為了環境、不是為了減緩氣候變遷,而是看到有聯邦租稅優惠、看到有錢可賺。

摩根曾擔任德國總理理事會擔任永續發展計劃成員,也是德國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所科學顧問委員會成員,但她實事求是地指出,歐洲一向給人「就是愛環保」的刻板印象,大家認為他們是因為環保才推動能源轉型。共和黨沒這樣的刻板印象,反而更具說服力。

減煤與產業轉型下的勞動權益  摩根建議:參考國際工會

摩根近年積極推動公正轉型(Just Transition),強調政府廢煤的過程中要顧及勞工權益與生計。台大社科院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林木興指出,台灣雖然不產煤,但在電業法開放電業的修法過程中,遭遇台電員工的反彈。台化公司也因燃煤問題,導致工廠關廠。這些都是勞工出來站在第一線,台灣未來可能也要面對勞工權益與環境間的問題。

摩根重申,雖然不容易,但環團要試著直接跟工會接觸。兩者要站在同一邊,才能為工人爭取更好的權益。

她也直言,德國做得不夠好,身為產煤國,德國在褐煤退場時程表現得不夠積極。國際工會聯盟(International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 ITUC)的公正轉型中心有蒐集澳洲等多國案例,她建議台灣可以從中尋找合適的案例。

走自己的路  成為他人學習的典範

5
綠色和平全球執行長摩根(Jennifer Morgan)與國內民間團體進行意見交流。攝影:陳文姿

台灣的「能源轉型」、「非核家園」口號看似堅定,其實面臨很多挑戰。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指出, 815全台大停電與空污議題中,擁核言論再度興起,這些言論傳到韓國後,被解讀為台灣做不到廢核,連帶質疑新總統文在寅的非核政策。

綠主張綠電合作社理事主席黃淑德認為,台灣是個熱帶島國,電網獨立,加上人口密集、土地侷限,卻常向溫帶國家取經,是否有更合適亞洲、熱帶的範例?

摩根列舉海島與南美的案例,但她認為這些案例規模太小,跟台灣不盡相同。她反而建議台灣應找出「台灣模式」,把自身的經驗傳給其他國家,為國際、社會創造新的能源轉型典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陳文姿

理工科系畢業的打字人~

 

Jennifer Morgan 給您的專屬訊息(二)


http://www.greenpeace.org/taiwan/zh/news/stories/food-agriculture/2017/Chef-Daniel-Bravo/?utm_campaign=2017-openboat&utm_source=enews-20171214&utm_medium=email&utm_content=btn

【彩虹勇士系列】Chef Bravo 十道純素風味

「彩虹勇士號」結束了在基隆、安平與您與所有支持者的會面,接著,在高雄與小琉球一帶進行微塑膠採樣調查!來自墨西哥的綠色和平駐船廚師 Chef Bravo,這次雖沒有一起來到臺灣,也想與您分享在茫茫大海如何烹調美味素食,以及您的口腹之欲如何改變環境。

Vegan 廚師 10 件事

 

Jennifer Morgan 給您的專屬訊息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親愛的夥伴:

謝謝您的支持,「彩虹勇士號」公眾參觀日已經圓滿結束。它已踏上下一段旅程,在海上進行微塑膠採樣調查。隨後,也將前往澎湖望安,與在地居民一同淨灘。

綠色和平全球執行長 Jennifer Morgan 謹代表綠色和平全體,跟您說:「謝謝!」這次她來到臺灣,面對一張張熱情的臉孔,接受一場場訪談、參與活動,邀請更多人一同挺身而出守護環境。感謝您一直以來的支持,凝聚公眾力量,是推動改變最重要的一步!

今年,臺灣辦公室七歲了。七年來,有您一起守護海洋、捍衛北極與雨林,在日常生活中改變服飾產業的化學物質污染。展望2018年,面對全球氣候變遷的挑戰,便利生活對海洋的衝擊,如何推動臺灣能源轉型與實踐減塑,是迫切的目標。

新的一年,仍有許多挑戰。您我都不是獨自一人在努力,守護家園的使命,有您就能一起完成。

 

環境律師張兢兢:中國亟需監管海外投資的環境和社會影響


http://e-info.org.tw/node/20894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c47de40ba9-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c47de40ba9-84956681

環境律師張兢兢:中國亟需監管海外投資的環境和社會影響

建立於 2017/12/14
作者:張春(中外對話高級研究員)

相比指引和鼓勵,環境律師張兢兢認為中國政府和立法機關更應該做好監管和追責,為海外投資設置堅固的法律底線。

伴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中國連年增長的海外經濟活動更加引人關注。僅在拉丁美洲,中國直接投資就已超過1100億美元,在巴西等國的外商直接投資額,中國已經和美國、西班牙不相上下。

隨著哥倫比亞結束長達半個世紀的內戰迎來和平,這座南美第三大產油國亦有可能躋身巴西、秘魯、墨西哥、阿根廷之列,成為中國油氣企業追逐的新目標。

越來越多的評論家認為,礦產等大宗產品為主導的貿易合作無法幫助拉丁美洲實現永續發展。而由於環境和社會意識的薄弱,中國企業與地主國社區的互動屢屢遭遇挫折。儘管近年來,中國不同政府部門先後發佈多個關於提升海外經濟活動環境社會表現的指導性政策文件,中國企業的國際形象並未有改變。

中國環境公益律師張兢兢。

環境律師,華盛頓環境法研究所(Environmental Law Institute)訪問學者張兢兢從2010年開始關注中國海外投資項目引發的環境社會風險。過去一年,她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的多個國家進行調查,到訪了多個有中資參與、產生社區環境衝突的礦產項目,去瞭解企業和當地產生衝突的文化、政治、法律背景,中資企業與社區交流的方式,以及解決衝突的方法等。

我們在北京與她進行了一次深入的訪談。在採訪中她坦言,相比種種最佳實踐的指引,中國政府和立法機關更應該做好監管和追責,為海外投資設置堅固的法律底線。

中外對話(下文簡稱「中」):您一直在做中國海外投資環境風險的調查,過去這一年的調查有什麼特別感觸?當地居民怎麼看待您這個來自中國的公益律師?

張兢兢(下文簡稱「張」):中國海外的投資確實引發不少環境和權利損害的問題;而且中國公司在海外非常不善於處理社區關係。

這一年在非洲、南美和東南亞的調查研究中,我聽到最多的是來自中國海外投資所在國受影響的社區、本地NGO對中國公司不透明、難以溝通的抱怨。很多大型採掘類項目、基礎設施項目是多國企業聯合投資,但出現問題時,輿論首先指向中國公司,因為中國公司在環境表現上的形象不佳,又不善於溝通交流。經常聽到他們解決當地投訴的方式和在國內是一樣的,就是告訴投訴者:你們去找你們的政府去,我們這個項目是你們的政府招商引來的。

我在獅子山共和國北部調研的中國國企投資的一個鐵礦,是由於合伙的英國上市公司申請破產,中國公司不得已買了對方在該項目的份額,成為了該鐵礦項目的唯一所有者。

我和在地NGO一起去調查的時候,村子裡孩子們特別興奮,不斷用當地語言重復著一個詞,我問同行的NGO同事,她說孩子們是在說「白的白的!」。我是他們見到的第一個中國人,所以被孩子們當成了「白人」。

很顯然,中國公司的中方員工從來沒有到過和礦區比鄰的這些村子;在我之前,山區裡的村民們沒有見過中國人。在隨後和當地NGO一起與當地行政長官(district chief)見面時,他也表達,從鐵礦勘探到開採,他只見過中國公司委託的兩位本國管理人員,但是從沒見過中方管理人員。

鐵礦的開採毫無疑問地影響到當地村民的生活,臨近礦區的三個村落被搬遷,未搬遷的村莊則面臨著飲用、灌溉水的污染和露天開採帶來的噪音污染。我去的村莊附近的河流呈現鐵鏽色,而礦區位於河流上游,污染情形顯而易見。當地行政長官代表轄區內的民眾向企業反映污染和土地問題,但公司的回覆是這個項目是國家政府引進的項目,如有問題,他只能向首都的政府部門反映。中國公司迴避和疏於交流的狀態在這個礦區的土地和污染爭議裡充分體現。

此外,獅子山共和國2002年結束長達十年的內戰,社會重建的過程還在持續中;土地的所有權也沒有完成。中國公司礦區涉及到的土地問題,基本是以口頭約定的方式確定的,包括村民的拆遷,如何徵地,怎麼建房,全部是口頭的;沒有文書來確認土地的歸屬,這也留下了公司礦區和社區矛盾的隱患。

因為伊波拉爆發的原因,這個礦場實際運行時間不算長,造成水和土壤污染的程度還不嚴重。但是因為礦區是露天開採,加上熱帶地區雨量充沛,露天礦區的重金屬成分很容易在雨水衝刷下進入河流、滲透到土壤裡。如果公司不採取合理的防範和治理措施,可以預見今後污染問題會越來越嚴重,並影響村民的生活和身體健康,公司和相鄰村莊的衝突在所難免。

中:在革命軍(FARC)和政府簽訂了和平協議之後,哥倫比亞可能是一個新的投資去向,但是礦產等投資區域往往比較偏僻,而且可能在革命軍的控制之下。就您的調研瞭解來說,有什麼好的經驗可以幫助緩解企業和當地社區的衝突的麼?

張:我沒有聽到特別好的案例。中國五礦化工進出口商會(五礦商會)發佈的公司社會責任指引,可以作為一個參考,只不過它是一個很高的標準。另外,它是對礦業的,不適用基礎設施等項目。或許可以將一些原則分解出來進行使用。更可行的是進行中國和哥倫比亞在環境法、勞動法方面的交流,將比較先進的中國立法和執法經驗,比如中國的環保法第五章註1「信息公開和公眾參與」介紹到哥倫比亞,供他們的立法者和行政機關參考。這是中國已經在操作實行的。中國有很多的NGO依此獲取環境訊息、組織聽證會、發起公益訴訟,中國的社區和公民也借此來維護自己的權利。這個是更務實的,中國公司也更容易理解。

中國投資建設的位於厄瓜多的Coca-codo Sinclair水電站工人們。圖片來源:Agencia de Noticias Andes
中國投資建設的位於厄瓜多的Coca-codo Sinclair水電站工人們。圖片來源:Agencia de Noticias Andes

中:您對考慮在哥倫比亞投資的中國企業有什麼建議?

張:我覺得,首先是需要有一個開放的心態,和當地受影響的社區和個人,以及當地NGO去進行溝通和交流,不能只和政府交流。企業需保持開放的姿態。很多問題是可以協商解決的,比如多賠一點地(或是錢),或者幫助社區把住房改善一些,修一條好點的路,這些都是非常實際、有效的。有些時候甚至只是需要減少粉塵污染這麼簡單的工作。

我調查的兩個礦業開採引發衝突的案子,其實村民抱怨的是一個簡單的問題,就是裝載礦石的貨車載重很大,然而公司為此修的路品質不好,粉塵很大,噪音也很大,村民日常生活受到了往來礦區車輛的嚴重影響。這麼簡單的事情,本是可以去討論協商的,完全沒必要到發生衝突、動用警力甚至產生人身傷亡的程度。但在秘魯的礦區出現了村民在和礦區的衝突中傷亡

這類問題,只有有意願,公司也是有能力去解決的。我覺得中國公司經營者應該意識到,需要打交道的不僅是當地政府,也有當地公眾,環保組織,甚至是工會。不能去迴避問題。

中:中國綠色金融委員會最近剛和幾個與投資相關的全國性行業協會聯合發起了一份海外投資的環境風險管理倡議。您怎麼看這個倡議?您走訪過的海外投資地主國人士又是怎麼看待這種政策文件的?

張:我看到了倡議的英文版,雖然起草制定的主體不同,但是目標和效果上來說,它和2015年五礦商會頒布的《中國對外礦業投資行業社會責任指引》和《中國負責任礦產供應鏈盡責管理指南》(2017年7月修訂)是類似的,都是表達良好願望的。真正落實到怎麼去實施,目前還沒有透過法律形式具體化和保障。

而事實上,更值得注意的問題是,中國海外公司、中國投資所在國的環保組織、社區、個人對與中國海外投資的法律、政策的性質往往有誤解。

經常被海外的環保組織、社區討論、援引使用的是這幾個文件:2012年銀監會頒布的《綠色信貸指南》;2012年中國對外承包工程商會頒布的《中國對外承包工程行業社會責任指引》;2013年商務部和環保部頒布《對外投資合作環境保護指南》;以及前述2015年中國五礦進出口商會發佈的兩個指引文件。這些都是行政機關、行業商會、公司自行制定頒布的指南、指引,不是法律。我國現在並沒有規範中國公司海外投資環境和社會影響的統一法律,只有零星散見於行政法規、部門規章裡的相關規定。

我在今年的調研過程中發現,中國海外投資地主國的NGO、社區對這些文件有很模糊的認識,無法清楚區分這些文件和中國法律法規的區別。

五礦商會的《中國對外礦業投資行業社會責任指引》,吸收了《聯合國工商企業和人權指南》的原則和其它一些國際實踐,比如「自主的和事先的共識」(free and prior consent),是非常高標準的指南。如果中國礦業公司在進行海外投資時能夠自願使用這個指引,將會大為減少和社區的矛盾、控制環境風險、減少對勞工權利等的影響。

但是從現狀看,這個立意良好的高標準指引,大部分中國公司目前是無法做到的。雖然我國在環境領域的訊息公開和公眾參與在過去十多年取得了長足的進步,《環保法》將這種進步以立法的形式確定了下來,但如果將《環境保護法》第五章《信息公開和公眾參與》與這個指引中關於項目訊息公開和公眾參與的規定相比,我們會發現兩者之間有著一個不小的差距。把這個指引和中國投資所在的發展中國家環境法的內容相比,也不出意外地會是一樣的情形。

無論是中國法還是地主國的法律,設定的是公司必須遵守的底線;而《指引》代表的是底線之上的、公司可以採取的最好做法;它具有指引性、導向性,不是馬上可以實現的,而是中國公司應該努力的方向。

此外,理論上,行業商會制定的規則,只適用於加入商會的會員。加入五礦進出口商會的中國母公司是會員,但是它們在海外運營的、以合資、參股或收購形式在地主國註冊的法律實體,它們並非五礦商會的會員。這是會員制的行業商會指南的局限性。

對這類的指南,一些海外NGO在解讀時,將它們和中國的法律放在一起分析,認為可以拿來作為在對中國海外公司進行倡導活動的壓力點(pressure point)。雖然它們會提及這些指南的非強制性,但是,因為沒有明確地分析出法律和這類非法律的指南的區別,會給不瞭解中國政治法律制度的、地主國受到中國海外投資影響的社區和個人一種印象:這是中國公司「應當」遵守的標準;若沒有遵守,就應當受到譴責和承擔責任。

還有些海外NGO呼籲要給這類的指南加上「牙齒」。這類關於企業社會責任的指南,是對公司「社會責任」標準的設置;如果給它加上強制執行的「牙齒」,這將不再是「社會責任」,而是法律責任。公司的社會責任,是公司遵守法律基本底線後的更高自我約束和要求。

中:所以倡議、指南本身是沒有約束力的,還得靠法律來約束。您剛才提到,針對中國企業的海外環境和社會影響,中國現在只有零星散見於行政法規、部門規章裡的相關規定,沒有專門的法律,能否具體談談,目前中國海外投資都受到哪些監管?

張:對中國公司來說,在國內的行為是中國的法律來約束他們,國外就要受中國投資地主國法律的約束。此外,就要看雙邊的投資貿易協定。

中國海外投資商務活動在國內階段是有一定程度的監管的,體現在對資金輸出的行政審批環節:公司要拿到商務部的許可之後才能到國家外匯管理局去轉款。而中國海外投資地主國的法律,在規範有中國資本參與項目的環境和社會風險上有主要的作用。

但是對這些投資的海外環境和社會影響,現在的中國政府是持指導而非監管的態度。前面提到的《對外投資合作環境保護指南》等政策文件,大多數條款都使用「鼓勵」的字樣,即使使用了「應當」的條款,也不對不作為的後果設置法律責任。

中國作為資本輸出國,是否就能迴避監管責任呢?必須了解到,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公司的經濟活動已經不再局限於一個國家的政治法律疆界之內。《聯合國工商企業和人權指南》的起草者、哈佛甘迺迪學院教授John Ruggie 今年發表的一篇文章認為,在全球化的今天,許多跨國公司有著比一些小國家有更強大的經濟影響,如Apple、阿里巴巴。但對於環境治理而言,全球沒有一個統一的法律制度來規範這類經濟體。你可以看到,這些公司有最好的律師和會計師,可以幫它使用法律的灰色空間。不同國家在同一問題上的法律尺度不同,它就可以利用這種差距來實現公司的利益最大化。母公司在中國的跨國公司,和BP、Shell等總部在歐美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在追逐利潤的本質上並無實質區別。

但歐美跨國公司在自己國家被比較完備的法律監管、被環保組織和公民起訴,逐漸被逼發展出一套處理環境風險和社區關係的做法。反觀中國公司,在國內環境表現名聲不佳,在海外投資造成環境問題後又迴避與當地社區、NGO的溝通,很容易稱為眾矢之的。

一個負責任的經濟大國,要對源自自己國家的經濟實體在其他地區的經濟行為進行一定程度的監管,這個責任,中國應該勇於去承擔。這個確實是一個很高的標準。我們需要說服我們國家的政府去負起這個責任,因為這符合中國的利益,作為一個大國需要這個形象;也因為符合中國公司的利益,會減少環境風險和衝突引發的對中國公司資產的危害。

中國是《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的締約方,承擔著公約下的義務。經社文公約委員會今年七月在一條對公約的解釋中呼籲簽約方,當一國的商業主體行為產生了對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影響時,該成員國的公約責任不受國界的限制。

中國也有對控制氣候變遷的全球行動的承諾。我在肯亞和蒙古瞭解到中國資金支持的、中國公司承建並將運營的煤電項目受到當地居民和NGO的激烈反對,當地環保組織已經針對這些煤電項目提起一系列的法律行動。如果中國政府對這些中國公司的海外商務行為不加以監管的話那對世界的承諾就有一半成了空頭支票。

從上世紀的改革開放之後,政府推動「走出去」的政策,到現在作為國策「一帶一路」更大規模地推動中國公司在全球範圍活動,如果政府不承擔監管的義務,中國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對國際社會的承諾就會落空。

不過,政府已經表現出了對中國企業境外投資環境影響進行一定程度監管的意願。國家發改委正在對《企業投資管理辦法》草案徵集公眾意見,並且正在制定一份敏感行業清單,這些行業的海外項目將需要接受額外的核准程序。

中:有觀察人士認為,拉美國家在環境執法上似乎對中國公司壓低了門檻,應該加強自己的環境執法力度。這一點您怎麼看?

張:我覺得不能說這些國家只是對中國公司放鬆了監管,而可能是對所有外來資本都如此。原因不難想象,是當地希望引來更多投資。但中國公司採用中國國內經營的慣例,特別明顯地力爭和當地政府建立起比較好的關係,以期在出現社區和公司的糾紛時,政府會傾向於保護公司的權益。

我交流過的一些非洲和拉美的環保、人權NGO表示,中國公司在他們國家的商業運作中,對當地官員行賄受賄行為是之後產生土地、環境、勞工糾紛的根源;雖然他們並沒有提供非常明確的證據來支持他們的說法,但這樣的表達經常可以聽到。

跨國公司商務活動的腐敗問題是普遍存在的問題,特別是當它們在法治本來就比較薄弱的發展中國家營運時,情況尤為明顯。美國是透過「海外反腐敗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 Act)來監管和美國有關聯的公司的腐敗行為,控制他們利用腐敗達成交易的可能性。中國目前沒有這樣的專項法律,只有在《刑法》第164條有一個罪名的規定(「對外國公職人員、國際公共組織官員行賄罪」),而且目前沒有看到根據這一條定罪量刑的案例。

中國海外投資地主國法律的監管程度,很大程度決定了中國公司在環境、勞工、透明度等方面的表現。在加拿大、美國、澳洲、南非,中國公司通常表現出遵守法律的狀況,因為當地的法律完備、環保人權組織對於污染者提起法律行動已經有了多年的經驗積累。事實上,中國公司也願意去那樣的國家,風險小。

中:您對關注中國投資項目的海外當地NGO又有什麼樣的建議?

張:去瞭解更多中國公民運動的特點。非洲和拉美國家是民主選舉制的國家,他們的NGO習慣了在這樣的政治環境裡工作。但中國有著非常不同的政治結構和環境,中國的環境運動是一個從上到下和從下至上並行的進程,並借助了行政力量。例如在環評風暴中,其實就有很多NGO和環保局配合的行動。海外NGO瞭解這些之後,再選擇合適的倡導手段,以及選擇合適的中國合作夥伴。當然現在沒有太多中國環保、勞工權益NGO可供選擇。中國本土NGO本身也在夾縫中生存,有視野有能力去關注中國國境之外的議題的,還不多。

註1:《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五章,是關於信息公開和公眾參與的規定,其中第五十五條和五十六條,規定了重點排污企業應當依法向社會公開污染物排放的相關情況,應編制環境影響評價書的項目在編制環評時要充分徵求公眾意見;而第五十七和五十八條規定,任何公民和組織發現破壞環境行為可以向環境相關主管部門舉報,社會組織在一定條件下可以提起公益訴訟。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公民科學家】狂犬病爆發意外喚起關注 「路殺2.0」推系統化調查


http://e-info.org.tw/node/209010?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c47de40ba9-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c47de40ba9-84956681

【公民科學家】狂犬病爆發意外喚起關注 「路殺2.0」推系統化調查

建立於 2017/12/14
作者:林德恩(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助理研究員)
編按:本文接續上篇,介紹公民科學計畫「臺灣野生動物路死觀察網」與為此計畫創建的臉書社團「路殺社」的發展歷程與未來展望。

臉書社群平台的開放、便利、與人連結與即時回應的功能與特性,為路殺社開啟一扇大門,得以找到為數不多、對此議題有興趣的「社會邊緣人」成為基本社員,在成立的第一週即迅速超過250人,一年後來到800人,且其中有271人上傳回報了2078筆記錄,這著實讓人看到了希望。

但這似乎也是以生態保育、關心野生動物為號召所能達到的極限,此後社員成長的速度變的很緩慢,回報的資料量也不出色,在2013年7月、開站將滿2年時,社員緩慢累計達2300位,其中546人回報253種物種、共6630筆記錄。雖然這比起先前推行路殺調查志工的失敗經驗已好上許多,但仍不盡讓人滿意,獲得的資料不足以科學分析和做為改善之依據。讓人更擔心的是隨後在2013年7月17日爆發的鼬獾驗出狂犬病陽性反應的事情。

鼬獾狂犬病爆發的危機,引起大眾關注的轉機

早在路殺社在開始記錄路上死亡動物事件的不久,即發現每到10月就會有不尋常的鼬獾大量死亡事件,且地點遍及全台,為此開始一連串的可能死因討論,推測中包含可能是中毒或致死率高的犬瘟熱造成。為了解答此一疑問,路殺社尋求同在特生中心工作野生動物急救站的獸醫師協助,並因而開始了撿拾採集標本送驗的工作。只萬萬沒想到的是,最後檢驗出的結果,竟然是人畜共通、一旦發病致死率達100%的狂犬病。狂犬病疫情在台灣意外再次被發現,不只造成了國人一度的恐慌,因對疫情的不了解,接觸而感染及撿拾採集的安全無法確定下,持續的公民科學記錄與撿拾採集,具有極高之感染風險。基於所有參與者的人身安全是第一也是唯一考量下,路殺社不得不暫時中止一切的記錄與標本撿拾採集活動。也令人擔心,路殺社好不容易才尋得的公民科學家團隊會否因此再次沉寂呢?

雖然路殺社以安全為考量,暫時停止了公民科學活動,但我們很清楚在那兵荒馬亂、所有人搞不清楚狀況的當下,路殺社能做的一件事,就是整理過往蒐集的所有鼬獾路死時空點位資料及採集的所有標本,公諸於大眾並提供防疫單位分析和檢驗。而危機真的就是轉機。因為狂犬病此一重大事件,不但沒有讓路殺社關門大吉,反而讓原本對野生動物不甚關心的許多國人,開始注意到路殺社,並意識到和我們共同生存在台灣的野生動物的重要性,特別是其所孕含的「死亡警訊」。

在此之後,路殺社從原本的關懷動物車禍和交通安全事件訴求,跨及到與每個人都習習相關的疾病健康事件,並成為國內狂犬病疫情監控的重要一環。因此,路殺社的成員組成第一次突破了同溫層,社員人數在2014年7月大量成長為6000人,獲得的資料量也成長到15000筆,上傳的資料也不再局限於長期關懷生態的人會特別著重、關注的保育類或珍稀動物,而是與台灣野生動物分布狀態較相符合、跨及各類群與物種的路殺事件。

此後,路殺社更與動植物防檢疫局、屏東科技大學鳥類生態研究室及藥物毒物試驗研究所等多方合作,以路殺社所建立之龐大「撿屍集團」,推動公民參與農地用藥毒害調查計畫,協助採集以猛禽為主、疑似中毒死亡的鳥類屍體,採樣後送驗毒物反應, 找出被濫用且造成重大危害的農藥和環境用藥,讓權責單位得以有所科學依據做出正確且符合實況的有用政策。因為這兩項重大應用,讓路殺社在成立6年後的2017年7月,成為1萬4千人的大型社團,並擁有傲人的3320位資料貢獻者及超過550種6萬筆的高品質的完整資料。

20121012及20121022路殺社有關鼬獾死因討論串截圖
2012/10/12及2012/10/22路殺社有關鼬獾死因討論串截圖。圖片來源:林德恩。

公民科學再進化,路殺也能系統化調查

為了降低參與門檻並提高民眾參與意願及調查範圍的廣度,路殺社第一階段並未有嚴格規範調查路線與頻度,而是由參與者隨興回報資料,這樣的調查方式雖然因門檻低而成功突破困境、並獲得很好的成果,卻也因為努力量(指調查方法與投入調查的資源,如人力、時間等)的不同,蒐集而來的資料難以進行完整的統計分析,不易找出真正的路殺熱點、評估物種的路殺嚴重性及變化,更難以據此估算究竟台灣每年有多少動物因為車禍、疾病或中毒死亡,當然也就無從得知動物面臨那些生存困境、該如何幫起,也難以知悉是否有對我們造成威脅。

為改善資料先天上的嚴重缺陷,路殺社下一階段的重要工作,即是推動路殺公民科學家2.0計畫。先以方格法的方式將台灣畫分成1440個5×5公里的方格,再以影響路殺的主要因子:道路密度、道路型態(上述兩項因子會影響交通流量)及生態氣候分區(影響動物的分布及族群量)做為路殺調查樣區選取依據,以分層逢機取樣的方式選取420個具有代表性的樣區方格,再廣邀當地民眾、主動尋求在地居民、學校師生或相關保育團體認養樣區,於每年的1、4、7及10月中任選一天各進行一次相同路線、相同努力量的「系統化路殺同步調查」,藉此獲得完整且可統計分析的結構化科學資料。

路殺系統化調查的420個樣區方格
路殺系統化調查的420個樣區方格。圖片擷取自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

2.0計畫取得的資料將用於估算每年路殺總量的變化、找出真正路殺熱點,並藉由群眾參與調查的過程,培養當地參與者成為未來路殺改善設施現場意見提供、施作後設施的基本維護與改善成效之監控主力。換句話說,路殺社下一階段的願景,就是讓蒐集來的資料可以實際被應用於減緩國內的路殺,讓國內的道路逐步成為生態友善道路,對駕駛人、也對所有生存於台灣的生物友善。我們相信此願景已相去不遠,因為繼國道高速公路之後,公路總局、國家公園、林務局、金門縣政府及新北市政府等單位,都已相繼尋求路殺社的協助,正一同朝向此目標邁進。

將貓狗也納入調查對象,同步監測流浪動物問題

再者,國內犬貓零安樂政策在2017年正式上路後,因各地公私立收容所不足、民眾領養流浪犬貓意願低落,再加上寵物登記及繁殖管理不佳等多重因素影響,可預期未來幾年在外遊蕩犬貓數量將急劇上升。在現今台灣每平方公里道路密度與交通流量越來越高的情形下,若不加以改善或預防,可預見其所導致的交通事故也將會逐年攀高。而更讓人憂心的是國內鼬獾型狂犬病疫情已不可能完全消滅,這些廣佈全台低海拔山區的鼬獾,一旦與未來數量即將大增的遊蕩犬貓接觸,將大幅提升重大傳染病的互相感染風險,狂犬病病毒會否再次突變並感染至貓狗身上而導致疫情再次大爆發?這是不得不加以重視、嚴加預防的議題。

因此自2017年7月起,路殺社將犬貓路殺事件也納入記錄範圍,並推動參與者在路死動物系統化調查時,同時記錄發現之遊蕩犬貓數量,用以估算遊蕩犬貓的相對數量與分佈,希望可以做為未來狂犬病防疫、交通安全改善及管理政策制定的依據,預防各種人犬與野生動物及畜牧農業之衝突。

(系列完結)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彰化近岸風機 兩業者通過環評大會 環團憂白海豚滅絕倒數


http://e-info.org.tw/node/20901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c47de40ba9-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c47de40ba9-84956681

彰化近岸風機 兩業者通過環評大會 環團憂白海豚滅絕倒數

建立於 2017/12/13
本報2017年12月13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環保署13日下午進行第321次環評大會,審查的六案全是風機案。其中彰化西島、彰芳、福芳與海峽離岸27、28號風場,皆是位在彰化外海航道內。環團擔憂,在沒有經過謹慎評估下,白海豚將因此走向滅絕,要求暫緩這五個案子,不過這五案仍照小組建議的全數通過了。

在彰化外海27、28號風場同場較勁的兩家業者,分別是丹麥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與彰化在地產業力麗集團與台汽電公司合作。丹麥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除了芳苑、大城外海的27、28號風機的彰芳、福芳兩案外,外加一個芳苑外海的西島案;本土業者則是以海峽27、海峽28來命名。

DSC02638
環保署13日通過彰化外海近岸風機案環評,環團憂衝擊白海豚。賴品瑀攝

環團主張,近岸是白海豚仰賴的棲地,應該先做好海域敏感區塊的生態調查,再談離岸風機的開發,環保署不該現在就幫忙背書。

雖然能源局表示27、28風場避開了漁港、濕地、保護礁區、漁業資源保育區、重要鳥類棲地、中華白海豚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禁限建區域等限制區,不過環團對可能影響鳥類、魚類與鯨豚,強調兩風場位在航道內,並不符合先開發航道外風場的原則。

他們認為,政策環評提出「先遠後近」的原則,就是為了要讓敏感區域的場址能有足夠的時間調查,若是環評大會現在就通過這些航道內的風機,就是違反了政策環評。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研究員孫瑋孜指出,雖然政府打算花三年、6億,要建構海域公開資料庫,但是按照期程,2020年完成調查後,風機早就已經開始建置了,「那時才發現不適合怎麼辦?」孫瑋孜反問,批評能源局對離岸風電的開發實在是急就章。

雖然環保署為了施工水下噪音不影響鯨豚而提出規範,要比照德國採「StUK4」的噪音值160dB。不過,這個160dB能做到不影響聽力喪失,但能不能不改變鯨豚行為,環團質疑還沒有得到證實。

再者,孫瑋孜指出,德國除了訂出噪音的限值,也規範事前要有持續兩年的調查,更著重物種在施工期間離開棲地的調查,但目前這些規範,台灣就沒有採用。彰化環盟總幹事施月英也指出,這些還只是按照國外的經驗來假設,都還沒有對台灣自己的地形、風場變化、累加效應等等評估,恐怕嚴重低估了影響。施月英更指出,目前水下施工噪音的因應都只聚焦在白海豚,卻沒有為了魚類提出規範。但如果底棲魚類受到衝擊,也是影響了白海豚的覓食。

民間認為這五案離岸實在太近,尤其根本不在潛力場址內的「西島」,至少應該要否決掉。不過最後五案仍都獲得通過。其中海峽案提出將在施工時監測石首魚的求偶叫聲,承諾發現時就停止打樁。實際上是否能落實,環評委員也相當好奇。

此次接受審查的兩個業者,與其他近岸的業者,都陸續承諾要留設鳥類通行廊道,至於實際的規劃,則是等待2017年秋季至2018年春季的鳥類環境影響調查報告完成後,再定案,後續將由能源局出面統籌與協調。

環評大會也對經濟部能源局提出共通性質的幾項要求,包括了,協助建立後續開發行為第三方監測及觀測機制;協調、確認離岸風機工作碼頭相容性及施工負量;協助與台灣中油股份有限公司確認海域天然氣管線與風場範圍關聯;協助與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漁業署協商確認風場內的漁業類型限制及後續控管查處、觀測機制,也要對不只僅限於漁會的資源永續利用公共利害關係者後續溝通及補償機制;統籌彰化外海離岸風力發電案件的鳥類調查,共同提出環境影響調查報告送審;同時也要協助水下文化資產考古、科技部蝙蝠遷徙調查研究。

此外,也要求能源局要與漁業署共同建立營運前風場範圍漁業資源背景資料調查,作為營運後影響比較依據及漁業活動管制參考,並研析因應生態衝擊觀測及共同降載機制。

環保署長詹順貴表示,這些潛力場址的離岸風機開發案,近期就會陸續完成環評大會的最後確認,接下來環保署就要把「棒子交出去」,但老實說他對能源局實在沒有信心,還需要能源局拿出作為證明,讓各界放心。

另,雲林四湖、口湖低區的陸域風機開發案,遭民眾質疑今年西海岸文蛤大規模死亡可能與風機有關,擔憂衝擊當地養殖漁業,但在兩者的因果關係沒有辦法證實的狀況下,小組以通過、進二階兩案併陳送進大會,經匿名投票後,以6比5的些微差距,確認以通過作結。此案共有23座風機,合計總裝置容量為46至82.8MW。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Previous Older Entries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