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核平台:面對錢坑核四弊端歷史,處置核四是停損不是浪費!


http://e-info.org.tw/node/212013?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f8fe1288fe-EMAIL_CAMPAIGN_2018_06_01_09_54_COPY_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f8fe1288fe-84956681

廢核平台:面對錢坑核四弊端歷史,處置核四是停損不是浪費!

2018年06月05日
文: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核四廠歷經30年的爭議不休,今年因燃料棒即將外運,又再度成為媒體焦點,在有心人士的政治炒作下,輿論似乎都選擇性地忘記了核四過往弊案連連、品質堪憂的不良紀錄,好像洗白成一個又新又好的電廠,事實真的是如此嗎?回顧2014年馬政府下令核四廠封存停工三年,不僅僅是因為民意反對這麼簡單,當時國民黨掌控府院多數,如果堅持要繼續蓋下去誰也拿他沒法,核四真正蓋不下去的原因,是因為電廠的工程品質出了大問題!

從2001年立院決議核四復工後,隨著工程逐步進行,種種弊端開始密集浮現,如系統拼裝不良、泡水、未按圖施工、工程品質拙劣、貪腐弊案不斷,大眾不敢置信一個安全性無比重要的核電廠竟蓋得如此之爛?馬政府無法回答為何核四變成一個宣稱施工進度90%,卻連試運轉程序都過不了的電廠?也無法說服民眾為何還要繼續買單,支付這個蓋了近20年仍無法完工的工程?因此,2014年被高達七成的民意反對,最後政府既不敢硬蓋下去,也不敢有魄力地選擇停建,只好順應民意宣布封存停工,留著這個破爛包袱給下一任的總統決定,迴避了該負的政治責任。

核四工安事故統計資訊圖
核四工安事故統計資訊圖

不良核四的黑歷史 工安事故不斷

核四廠並不如核電工程包商與已退休的前廠長所宣稱,是一個已經蓋好的新廠,更不是什麼新科技,而是一個在1995年招標,1999年動工,在業界早已老舊的設計與技術,施工與驗收過程問題重重未解,至今尚未完工,在全球核電業界是工程延宕超過十多年的不良案例,經費也嚴重超支,從1697億元到現在花掉的2838億,共追加了三次預算還不夠,台電在2013年也預估,如要完工至少要再追加預算500多億以上,讓總預算超過3300億元,現在說隨時可啟封運轉實在是個笑話,要談核四存廢,絕對不能不提這些黑歷史。

核四自動工以來弊端頻傳,在監察院歷年對核四的調查案件資料中(參考附件一),因偷工減料、施工品質不佳、輕忽核安、經費暴增乃至官員收賄等問題,共被監院糾正六次、彈劾兩次,舉部分嚴重情節如下:民國2007年至2010年,台電逕自違規核准變更設計1500多件,且辦理1號機電纜線敷設作業,未依設計圖說或相關規範確實監督承包商,造成儀控信號易遭干擾,影響測試運轉後續期程,還增加營運成本;核四廠興建期間,發生採購的可撓性金屬導線管,不符採購規範,台電竟驗收付款;台電員工涉嫌利用混凝土製造供應採購案,收取廠商賄賂及不正當利益等違法情事;核四興建未能採統包模式,也未能慎選律師、保全證據下,致執行效能不彰,一再延宕工期,大幅增加興建成本等,監察院都已依法分別提出糾正或函送檢調機關,以上是監察院對核四追弊有成案的,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監察院相關核四糾正案整理表 by teia on Scribd

https://www.scribd.com/embeds/381027747/content?start_page=1&view_mode=scroll&access_key=key-l7XNh6zSQPw4RhflAZ3b&show_recommendations=true

其他大大小小的工程問題,在原能會歷年的違規事件中都有記錄(參考附件二),核四工程共有17件重大違規事件,總計被開出2290萬的罰款,另外還有一般違規事件46件,注意改進事件449件。為了提醒大家已經遺忘的核四新聞事件,特別提出其中被媒體大幅報導,最嚴重的三大工安事故:

一、自2008年起,台電違規自行變更原廠設計達395處,其中反應爐緊急冷卻水道支架焊接工程未照原設計,若爐心漏水、冷卻水又故障無法補充,恐令大台北地區民眾暴露於輻射死亡。原廠奇異公司表示:「台電自行變更相關材料與施工規範,會導致安全可靠度出問題,須由台電負責。」2011年審計部、原能會調查再度發現,台電刻意隱瞞、規避原能會定期檢查,擅自違法自行變更核四與安全有關設計高達七百多項,包括奇異公司設計權限、攸關運轉核心的「核四廠核島區」設計;未來核四廠運轉後一旦發生問題,奇異公司將不用予以理會與協助處理。同年因此違法變更事件,被監察院提出糾正。

二、2010、2011、2012年連續發生三次核電廠變泡水車的淹水事件,引發當時輿論譁然,外界方才明瞭這已經不是個別疏失可以解釋的,而是整個系統與工程品保出了問題。

三、測試期間發生全黑事故長達28小時,2010年7月9日,因為一連串的施工錯誤,核四自廠外向廠區輸配送電的電路系統高溫燒燬,造成整個廠區長達28小時的大停電,也就是所謂的全黑事故,超過全世界核電廠最長停電可應變時間的八小時三倍有餘。若這是在正式運轉時發生,將使電廠失去控制反應爐冷卻系統的能力,導致爐心融毀引發核災。

2008-2013核四工安事故 by teia on Scribd

https://www.scribd.com/embeds/381027762/content?start_page=1&view_mode=scroll&access_key=key-fm0xVaHzavsIPEHDpaS3&show_recommendations=true

決斷處置核四爛帳   是停損不是浪費

不要忘了,這些荒謬、嚴重的工程事件,如今看來仍是非常不可思議,因此當年反核四的民怨沸騰,更何況福島核災後大眾對安全的要求只有更高,不可能接受這樣品質的核四廠。這並非只有反核團體才這樣判斷,如今已退休的前原能會核能管制處處長陳宜彬,當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一度表示「核四違規和開罰至今從未間斷,totally failure,可以停工了!」「停工是現在最有利的決定,如果三年前就作這決定,不知道可以替國家省下多少錢。」2012年核工專家林宗堯不惜辭掉安全監督委員,也要上書直言:「核四再繼續蓋下去,絕對不可能安全運轉!」核四工程太多出包導致公信力破產,即使不斷安檢也無法讓民眾相信,馬政府也沒有信心可以違背民意再繼續追加預算硬蓋下去,這才是當年核四封存停工的背景與全貌。

核四廠近年興建過程重大違規事件表 by teia on Scribd

https://www.scribd.com/embeds/381027694/content?start_page=1&view_mode=scroll&access_key=key-M1CUczzjFGZvJnm5xMkh&show_recommendations=true

從歷年來一長串的核四弊端記錄來看,許多相關工程人士都判斷核四是無可能安全運轉的,因此這筆核四工程爛帳早就該做個了結,原本就是在當時執政者與核工業界不負責任的要求延長加賽下,才讓錯誤的巨額投資不斷擴張,越賠越多難以自拔,面對一個各界都認為不可能安全,而且完工不知還要投入幾百億、千億的核電廠,政府本該做一個負責任的停損與處置,並追究過去的弊端責任。

建廠失敗不用負責?核四不該再成為提款機

當今日政府終於願意從燃料棒開始停損處置時,核工利益集團卻在近日跳出來荒唐地以「浪費」為名,力圖為破爛核四保留生機,想繼續循過去不負責任的操作模式,讓核四錢坑黑洞持續擴張,難道要讓台灣社會繼續付出更大的代價?甚至荒唐地以「新車」為名做美化包裝,試問有誰願意購買一輛出廠前曾經發生過這麼多離譜弊端與事故的泡水「新車」?更何況這是一座若發生失控的意外就將導致無法逆轉核災的核電廠!

核工利益集團的呼籲不僅充滿扭曲,且刻意不提過去核四的黑歷史,也從不檢討自身,不要忘了正是在這一群人的「專業設計」、「專業施工」、「專業監管」下,蓋出這麼糟糕的工程品質,難道我們還要重蹈覆轍?連當年的馬政府都沒有信心可以在不追加預算、不增加工期的情況下繼續蓋下去,核工界竟能不顧全台人民身家安全,希望在下次政黨輪替可以重啟核四,讓民眾繼續為蓋不好的核四錢坑繼續買單?

熟知建廠歷史的人都會知道,長期以來核四都被當成政治鬥爭的工具、無限追加預算的政商提款機,即使是短短封存停工期間,都還要增加編列十幾億預算,如今終於結束封存,開始進行核四的資產處置,燃料棒運出國外轉賣,雖然付出了代價,但糾纏台灣多年的核四夢魘,終於可以期望有停損的一天。如果還有人認為認賠殺出是不划算、浪費錢,企圖讓已經停建的核四廠復活,必須先回答的是,還有誰願意成為錢坑核四要繼續投入百億千億的提款機?還有誰願意成為拼裝核四的核災犧牲品?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看見路殺背後的疾病議題 完整石虎保育圖像


http://e-info.org.tw/node/21201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f8fe1288fe-EMAIL_CAMPAIGN_2018_06_01_09_54_COPY_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f8fe1288fe-84956681

看見路殺背後的疾病議題 完整石虎保育圖像

健康的里山、健康的人與動物——被忽略的石虎族群系列之二
2018年06月06日
作者:陳貞志(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助理教授)

地型多丘稜,經濟以農業及周邊森林資源利用為主,台灣苗栗縣與日本對馬島等里山倡議案例有許多相似之處,也因此,苗栗縣堪稱台灣典型的里山地景,也是台灣石虎族群主要的分布地區。

石虎,由於棲息地與人類活動範圍高度重疊,正面臨慣行農業帶來的毒害問題、道路開發造成的棲地破碎化與路殺問題,以及本文將著重討論的,小病毒感染所造成的健康威脅。

台灣石虎一家活動於苗栗縣銅鑼鄉水稻田周邊環境。圖片來源:野聲環境生態顧問有限公司姜博仁博士

毒鼠藥 毒害台灣的里山與石虎生態

近年來,基於石虎保育及里山地景的保存,許多政府或非政府組織與當地農民合作,致力於有機農業的發展,以保護棲地環境及野生動植物,並透過如田鱉米、石虎米的訴求,期盼增加農民收入,提高有機耕作意願。然而,或許是過去政府在政策上的鼓勵以及傳統習慣使然,當地居民及農夫仍慣用毒鼠藥來控制老鼠族群,而忘了維繫一個健康的棲地環境,才有足夠的天敵來抑制老鼠的族群數量。

結果使得毒鼠藥廣泛分布於自然環境之中,更讓許多野生動物遭受二次毒害或長期慢性的毒鼠藥累積效應,尤有甚者,部份當地住民更刻意以農藥來毒殺侵入禽舍的石虎,使得這塊土地逐漸失去環境、動物與人的活力與健康。

過去我們研究團隊曾對苗栗的七隻野生石虎,進行體內毒鼠藥及農藥殘留濃度檢測,結果顯示,許多石虎體內都有多重毒鼠藥或殺蟲劑的殘留,表示野外的石虎個體嚴重曝露在毒鼠藥與殺蟲劑的環境當中。毒鼠藥除了可能造成急性的毒害導致動物死亡之外,長期曝露於毒鼠藥環境中,也可能產生易出血傾向及胎兒的先天異常及增加惡性腫癌的風險。

針對七隻野外石虎個體進行毒鼠藥及殺蟲劑體內殘留分析,結果顯示多數石虎個體均有多重種類的毒鼠藥或殺蟲劑的體內殘留。圖表來源:陳貞志

路殺的背後 犬貓與病原傳播

除了農藥與毒物的威脅之外,在石虎僅存的縣市中,每年總會發生好幾起的石虎路殺事件,也因為路殺對於石虎族群的影響明顯,特別引起保育主管機關及民眾的關切,大筆的經費因而投入道路改善工程,但是石虎路殺案例卻未因此而顯著下降。

台灣每年均有數起石虎路殺案件,引起民眾及野生動物保育主管機關之關注。圖片來源:台灣石虎保育協會陳美汀博士

在生態環境之中所表現的現象,常是許多生物性與非生物性因子之間的交互作用所導致,然而許多重要的因子可能因不容易觀察而遭到忽略,使得如路殺、天敵獵捕等顯而易見的因子,容易被誤認為是主因。在石虎路殺的這個場景中,我想再加入自由活動犬貓以及病原這兩個角色,並試圖討論加入這兩個角色之後,對石虎路殺這個簡單故事的影響。

台灣郊山環境中常見到自由活動的犬貓,除了直接獵捕野生動物以及競爭空間及食物之外,病原的傳播常是被忽略的一環。

小病毒感染 間接導致路殺的可能因子

犬貓帶原的病原可能在野生食肉目動物族群之間傳播,進而導致野生食肉目動物之疾病及死亡。急性死亡的個體在野外環境中很快就因為腐爛或食腐動物的取食而消失於自然環境中,因此難以讓人查覺;但如果是逐漸消耗所造成的虛弱或因為病原攻擊腦部造成腦炎,這樣的個體則可能因為對於危險的警覺性和應變能力降低,進而提高了車禍及天敵攻擊的致死率。

我們研究團隊曾針對死亡的石虎個體,篩檢對貓科動物可能具高致病性或高致死率的病原,結果發現在17隻路殺石虎個體中,高達14隻個體感染了食肉目動物小病毒(parvovirus),其感染率高達82.4%,而這些路殺個體的組織病理切片中,更發現腸道黏膜發炎壞死及淋巴球降低等典型小病毒感染的病理學變化,這個結果讓我們警覺到小病毒感染可能是間接導致石虎路殺的原因。

感染小病毒之石虎個體脾臟組織,於此脾臟組織中呈現出淋巴球嚴重減少而顯得淋巴濾泡空洞化之病理組織學病變。圖片來源:陳貞志

為了釐清小病毒感染在石虎路殺中所扮演的角色,我們進一步比較了無線電追蹤的石虎個體小病毒感染情形,結果在9隻個體中,僅有3隻個體為小病毒陽性,其感染率顯著低於前述的路殺研究結果。而其中2隻感染小病毒的無線電追蹤石虎個體,經追蹤一段時間後,發現牠們死於棲息地中,解剖結果也出現小病毒感染的典型病變。這個結果支持了小病毒感染間接導致石虎路殺的假說,而且就算個體未遭遇路殺,因感染小病毒而致死的風險仍然很高。因此,石虎保育工作的圖像,就不應僅僅只停留在顯見的道路或通道改善,而應同時對背後的小病毒感染問題進行管理。

小病毒的來源 自由活動犬貓

問題是,小病毒的來源為何?小病毒有可能不斷在石虎族群內傳播嗎?有其他動物在小病毒傳播上也扮演重要的角色?

宿主的族群密度是影響病原是否持續在族群中傳播的一項重要因子,對瀕臨絕種的石虎而言,因為其族群量極低,在沒有其他保毒宿主存在的狀況之下,小病毒可能逐漸消失於棲地環境中。因此我們研究團隊再次針對最可能是保毒宿主的物種,自由活動犬貓,進行小病毒的篩檢。

結果令人訝異,至今檢測的30隻自由活動犬貓個體中,高達29隻個體的檢測結果為小病毒抗原陽性,而且犬貓病毒株的基因序列分別與對應的石虎病毒株相同。感染率的差異以及基因序列的分析,讓我們確信自由活動犬貓就是小病毒的主要保毒宿主,而且由犬貓所帶原的小病毒可以傳染給棲地環境中的石虎。

石虎及犬貓來源之小病毒親緣關係樹。由親緣關係樹中可見石虎個體分別感染食肉目動物之不同小病毒株,包含犬小病毒2a、2b及2c型病毒株以及貓泛白小血減少症病毒(FPV),且石虎與犬貓來源之各病毒株,基因序列沒有差異,顯示其互相傳播之可能性。圖表來源:陳貞志

我們的研究結果提供一個未來石虎保育及小病毒管理防疫的重要方向,即犬貓之健康與族群管理。

犬貓健康管理應先行建立自由活動犬貓的小病毒免疫緩衝帶,來防止石虎感染小病毒及避免病毒從其他區域傳入,此免疫緩衝帶可應用口服疫苗或經由捕捉、疫苗注射及釋放的程序來建立。

族群管理部份,可應用避孕疫苗、節育手術等方式來逐步降低自由活動犬貓的族群量,此外,政府及民眾更應加強及配合寵物的管理措施,如飼養登記、活動控制、節育及傳染病預防注射等,來防止新個體加入自由活動或流浪犬貓族群,進而減少病原傳播的機會。自由活動犬貓雖然不像多數家養犬貓,完全依賴飼主的照顧餵食,但仍然依賴著人類活動所產生的資源,因此其分布與人類主要活動範圍高度重疊。

道路開發 造成棲地破碎化並加劇病原傳播

基於研究結果,我們認為許多石虎路殺案例的潛在原因為小病毒感染,而路殺僅是表面上看到的現象,但此結果並不表示道路開發與石虎小病毒感染沒有關係。

人類的活動程度與道路開發相互影響,因為需求而開發道路,也因道路的建構而加強人類的活動強度,道路開發的結果也會增加自由活動犬貓的棲地範圍,並且提高與石虎接觸(指活動範圍重疊)的機會。

道路開發造成的棲地破碎化更可能降低石虎族群的基因岐異度,並增加疾病對於石虎族群的衝擊。此外,棲地遭破壞後,族群內的個體聚集於僅存可利用的窄小棲地環境中,導致在短時間內,總族群量不變的狀況下,棲地內之族群密度增加,更提高疾病傳播的風險。

總而言之,道路開發的結果不僅與疾病傳播相關,更可能增加病原的傳播與疾病對於野生石虎族群的衝擊,而現階段各項針對石虎路殺的預防措施如增設廊道與警告標識,明顯不足以降低道路開發對於石虎族群的威脅。此外,我們對於各項風險因子間的關係,了解有限,仍需要更多的科學研究證據,始能進行有效的管理。

回到心中的里山

待在日本對馬島幾天的時間中,我享受著自然與人共存的氛圍,不管在那個角落往上抬頭,總能看到黑鳶盤旋,我也感受到當地住民對於生活環境及經濟收入的滿意。此行雖然沒能如願看到野外環境中悠遊的對馬山貓,但是我看到當地為了僅存的對馬山貓,而努力維持的健康的里山。

這個場景讓我回憶起幼年時在故鄉滿天飛舞的黑鳶與下課時溪流裡摸蜆、釣青蛙的樂趣。雖然困難重重,但仍希望能夠透過更多的調查研究,一步步完善淺山的保育方針,重回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里山。

→本文為系列第二篇,閱讀上一篇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 Vincent Ingala – Just Imagine (04:31) 》


《 Vincent Ingala – Just Imagine (04:31) 》

營造健康的里山地景 日本對馬山貓的保育策略


http://e-info.org.tw/node/211997?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f8fe1288fe-EMAIL_CAMPAIGN_2018_06_01_09_54_COPY_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f8fe1288fe-84956681

營造健康的里山地景 日本對馬山貓的保育策略

健康的里山、健康的人與動物——被忽略的石虎族群系列之一
2018年06月06日
作者:陳貞志(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助理教授)
編按:石虎,台灣唯一的野生貓科動物,因為棲息地與人類活動範圍高度重疊,如今正面臨生存危機,要如何兼及人類生活與石虎保育,成為重要課題。近日,苗栗縣議會因「擔心開發受限」而退回《石虎保育自治條例》,再次帶出淺山地區保育與開發之間的拉扯[1]。借鏡鄰國,同樣擁有珍貴野生貓科動物的日本西表島與對馬島,前者將西表山貓視作當地特色,並據以發展觀光及文創產業;後者,則是以有機水稻種植和家貓族群健康管理計畫,維繫里山生態和生產地景。屏科大野保所的陳貞志老師,特別以日本對馬山貓的保育策略為題,撰文供台灣石虎保育借鏡。

2017年12月,我參加了由亞洲保育醫學學會(Asian Society of Conservation Medicine)在日本對馬島所舉辦的第一屆亞洲野生貓科動物保育工作坊。工作坊舉辦的主要目的,是結合眾人的知識與經驗,並且以對馬山貓(分布於日本對馬島的石虎亞種)的保育工作經驗為案例,討論未來亞洲野生貓科物種保育方案及重要目標。連續五天的工作坊,除了從許多專家學者的報告及討論過程中獲得貓科動物保育知識之外,我也深刻地感受到日本郊山環境的里山地景(Satoyama landscape)變化對於當地住民及野生動物族群的影響。

日本對馬島 郊山地景變化對人與動物的影響

日本人口老化的社會現象,在以農、漁業為主要經濟收入的偏遠離島,如對馬島,更為明顯。

對馬島的農業以種植水為主,水稻田分布在山區環境的平緩谷地中,除了農耕經濟之外,周圍山區的伐木、造林以及森林資源利用,也是當地住民的重要生活資源;但隨著人口日益老化,過去維持當地地景組成與分布的人為活動因子也逐漸降低其影響力。

舉例來說,許多水稻田廢耕後,原本的田原地景逐漸被演替中的向陽性木本植物所取代,而隨著地景改變,原本的野生動物族群也間接受到影響。

當地耆老提到,水稻耕作的環境具有較高的嚙齒類動物族群,因此常能看到石虎在水稻田周圍捕獵嚙齒類動物。水稻田環境的維繫管理增加了石虎的食物量,預計也間接提高了石虎的族群量。

許多研究已證實,像石虎這類位於食物鏈頂層的物種,其族群的穩定性可抑制許多如嚙齒類動物的小型哺乳動物族群量,增進生物多樣性;此外,也有助於抑制透過嚙齒類動物所傳播的人畜共通傳染病,如:萊姆病、漢他病毒等。

因此,水稻田的例行農作以及友善環境的管理工作,不只可以提高石虎族群量,也能降低由食物鏈底層優勢物種傳播疾病的風險;反之,若農業型態為慣行農法,囓齒類動物及石虎都將曝露於農藥環境中,容易增加毒殺及間接毒殺(當石虎誤食遭毒殺之囓齒類動物)的風險。

有機水稻田管理計畫 維護山貓棲地也改善農村凋零狀況

對馬島逐漸凋零的傳統里山地景,近年來已出現轉機。由一群年輕人所組成的NGO組織(佐護ヤマネコ稲作研究会)結合當地農夫,開始以推展對馬島當地有機稻米、保存傳統地景以及保育對馬山貓為志業,應用有機農法進行水稻田的管理。

該NGO組織更以維護對馬山貓棲地為號召,召募志工協助恢復舊有的水田地景以及接下來的水田管理與收成,以實際行動協助解決對馬島勞動力老化的問題,並結合生態學與農業專家,以科學化的方法,協助農夫進行水稻田管理、有機認證以及進行環境周邊的物種監測等。

日本對馬島佐護地區之水稻田地景。攝影:陳貞志

此舉不但增加了當地農民的收入、補足農村勞動力,並重建及確保了許多野生動物賴以生存的水田地景。計畫執行後,根據物種監測結果,鳥類和兩棲爬蟲類的數量都有增長,且據當地農民及NGO志工表示,他們也更加頻繁地看到對馬山貓出沒在農田附近。

對馬山貓活動於有機農法管理下之水稻田周邊。攝影:佐護ヤマネコ稲作研究会Hajime Yoshino,經拍攝者同意使用於本文。

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s)中所提倡的社會、經濟及生態的共存、永續及健康等概念,在對馬島佐護地區的有機水稻種植計畫中展現無遺。

避免家貓帶原病毒影響對馬山貓族群 日推家貓節育與疫苗注射

分布於里山地景中的動物,我們可以將其簡單的分類成家畜禽與野生動物,其中,家畜又可再細分成自由活動(或流浪)及限制活動個體。

與台灣郊區環境不同的是,待在對馬島一周期間,我未發現任何自由活動的犬隻。詢問對馬山貓保護暨收容站以及對馬巿的工作人員,他們也表示當地沒有流浪犬隻;然而自由活動的家貓個體卻常見於農村與森林的邊緣環境中。

近幾年來,對馬島家貓所感染的病原受到極大的重視,因為研究顯示野外對馬山貓個體感染了由當地家貓所帶原的貓後天免疫缺乏病毒(Feline immunodeficiency virus),後續的研究更顯示自由活動家貓與對馬山貓的活動範圍高度重疊,而且貓後天免疫缺乏病毒廣泛感染了對馬島的家貓族群。此外,於家貓族群也發現了高比例的貓白血病病毒(Feline Leukemia virus)感染,這兩種在家貓族群中所發現的病毒,都可能對於對馬山貓族群造成巨大的衝擊。

因此日本政府、學術機構與對馬島當地民眾互相合作進行家貓族群與健康管理計畫,除了進行節育手術以降低家貓族群量,也進行疫苗注射以防止家貓帶原的病原持續溢散到對馬山貓族群。此計畫不但促進了家貓的健康,同時也可降低或避免病原由家貓溢散至對馬山貓族群,以及避免家貓所帶原的人畜共通傳染病(如弓蟲症)感染農村環境中的居民。

健康的生態 永續的里山

里山倡議中所強調的生態健康,除了追求生態功能完整外,更與當地居民健康、當地物種健康以及生物多樣性密切相關。由上述有機水稻田管理計畫及家貓族群暨健康管理計畫,便可發現其中的相互關係以及對環境中的人與生物的重要性。

里山地景中各組成因子之相互關係圖以及對環境、住民及動物健康之影響(以對馬山貓棲地環境為例)。圖表來源:陳貞志

→本文為系列第一篇,繼續閱讀下篇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 Vincent Ingala – Making The Journey (04:39) 》


《 Vincent Ingala – Making The Journey (04:39) 》

台日公民團體合組聯盟 建民間輻射檢測實驗室


http://e-info.org.tw/node/212015?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f8fe1288fe-EMAIL_CAMPAIGN_2018_06_01_09_54_COPY_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f8fe1288fe-84956681

台日公民團體合組聯盟 建民間輻射檢測實驗室

2018年06月05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賴品瑀報導

核災後對環境與食物的影響究竟為何?台灣與日本公民成立「輻射防護聯盟」,5日在台北舉行記者會,宣示將引進國際先進、客觀、公開透明的輻射檢測技術,建立民間輻射檢測實驗室,並監督政府輻射檢測與防護工作。

聯盟提出要求,各國政府應公開透明揭露所有的輻射偵測、檢測資訊,以及產證明與輻射檢測證明(雙證)並能夠溯源,所有雙證資訊必須全部公開,消費者在貨架上能夠識別;販售商品應公布輻射檢測劑量,讓消費者有所選擇。

DSC_0977
台日民間團體合組聯盟,將建立民間輻射檢測實驗室,並監督政府輻射檢測與防護工作。賴品瑀攝。

綠色消費者基金會秘書長方儉更對台灣的核食管制,指出應該「決戰境外」,與國際食品輻射檢測一致,不應「獨樹一格、標新立異」,應與日本民間具公信力的檢測機構互認合作,減少重複檢測與浪費。方儉批,原能會核研所的檢測已無公信力,應將檢測轉移至原能會輻射偵測中心,以保護國人健康安全。

方儉日前與蘋果日報合作,拋出抽檢13件日本食品結果,結果雖未超標,但有二件靜岡茶葉中驗出銫-137。方儉批,台灣雖然「假裝」管制核食的「動作」,但他這一次的抽驗,就戳破了台灣核食管制失控的真相,根本都在「打假球」,早就破功。

方儉指出,日本靜岡茶葉含有福島核災核種,不只是他這次的抽查,過去220件被衛福部查獲輻射超標的食品中,靜岡茶葉佔了最多數。但這本來在政府承諾下,是不應出現的,這代表只禁止福島、千葉、櫪木、群馬、茨城五縣輸入食品根本不夠,應立即禁止靜岡茶葉輸入台灣。

「寧可錯殺一萬,不可放過一個。」方儉認為,依照輻射防護基本理論,輻射並沒有「最低」安全劑量,任何不必要的輻射都有致癌、突變風險。日本輻射檢測團體副理事長青本一政提醒台灣民眾,如果盲目消費日本核災區食品,那麼也將是縱容釀成核災的人,因為這使得日本政府與核電業者可以不用負擔賠償責任,更使災民沒有選擇,被迫回到污染的災區。

青本一政更指出,台灣的非核政策遠優於日本,可為日本表率,希望台灣非核成功。而目前在台灣成為爭議的空污問題,青本一政認為是電廠管理問題,因為即便日本在311之後全面立即廢核,也不見空氣污染議題,顯然並不是廢核造成空污。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Vincent Ingala – In Deep (04:01) 》


《 Vincent Ingala – In Deep (04:01) 》

核四燃料將送出 核能學會批浪費84億 反核團體掀弊端黑歷史


http://e-info.org.tw/node/212017?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f8fe1288fe-EMAIL_CAMPAIGN_2018_06_01_09_54_COPY_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f8fe1288fe-84956681

核四燃料將送出 核能學會批浪費84億 反核團體掀弊端黑歷史

2018年06月05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賴品瑀報導

台電公司7月初開始將核四廠尚未使用的燃料送到美國,引發國內民間團體論戰,中華民國核能學會5日上午在記者會呼籲「勿將核四燃料運出台灣」,燃料外送所造成的直接損失超過84億,核四廠也因此無法商轉,建廠投資3000億將是全民負擔與浪費;全國廢核行動平台則聲明反擊,強調核四歷年弊端連連,處置核四是停損而非浪費。

2016年反核遊行,圖片來源:本報資料照片。

經濟部已經表態,核四燃料棒將要運出,是依立院決議辦理,核四則因為非核家園政策與已入《電業法》確定不會重啟。核能學會認為,「核四停建」須經立法院專案討論通過,台電、經濟部、甚至行政院都無權決策,而目前送出核四燃料就會造成核四停建的結果。

台灣能源部落格董事長陳立誠指出,核四燃料的帳面價值81.6億,運費為6.97億元。如果將來要進行拆解,還要再花28億元。拆解回收後的鈾預估售價為32.4億,比運費與拆解花費還少,等於燃料外送所造成的直接損失超過84億,核四也因此不可能運轉,經濟部必須負責任的告訴人民核四興建的2838億最後由誰買單?

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黃士修指出,目前「公共政策餐與平台」提案「暫緩將核四燃料棒送出國,並請台電為全國人民舉辦公聽會說明為何需要將燃料棒急著送出國」,獲得近6000人的連署。依法台電要在8月1日前正式回應,但是燃料7月就已經上船,8月才要回應是否要辦公聽會,黃士修批政府誠意何在?黃士修表示,他領銜提出「以核養綠」公投,也正待中選會審查通過後,將進入第二階段連署,期待能於年底大選時公投,讓全民以選票決定,因此他主張核四燃料是否要送到國外,至少等到公投後再做決定。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發言人崔愫欣反駁,核四廠歷經30年的爭議不休,怎能選擇性地忘記了核四過往弊案連連、品質堪憂的不良紀錄,好像洗白成一個又新又好的電廠。但崔愫欣批,核四的封存不只是因為民意,真正蓋不下去的原因,是因為電廠的工程品質低劣的問題。

崔愫欣提醒,核四過去曾有系統拼裝不良、泡水、未按圖施工、工程品質拙劣,且貪腐弊案不斷,遭監院糾正六次、彈劾二次。民眾又為何還要繼續買單,支付這個蓋了近20年仍無法完工的工程?

崔愫欣指出,核四在1995年招標、1999年動工,在業界早已老舊的設計與技術,至今沒有完工,在全球核工業界已是不良案例,經費也嚴重超支,共追加了三次預算,從1697億元到現在花掉2838億,台電在2013年還預估,要完工還要再追加500多億以上,總預算上看至少超過3300億元。

更有大大小小的工程問題,在原能會違規事件紀錄中,核四工程共有17件重大違規事件,總計被開出2290萬的罰款,另外還有一般違規事件46件,注意改進事件449件。包括自2008年起,台電違規自行變更原廠設計達395處,連原廠奇異公司都撇清表「台電自行變更相關材料與施工規範,會導致安全可靠度出問題,須由台電負責。」;2010、2011、2012年連續發生三次核電廠變泡水車的淹水事件;2010年7月更測試期間發生全黑事故長達28小時。

核四有多起重大違規紀錄。圖片來源:全國廢核行動平台提供。

「決斷處置核四爛帳是停損不是浪費。」崔愫欣強調,核四這些荒謬、嚴重的工程事件,堪稱不可思議,當年反核四運動才會民怨沸騰,大眾不可能接受這樣品質的核四廠。前原能會核能管制處處長陳宜彬,當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一度表示「核四違規和開罰至今從未間斷,totally failure,可以停工了!」「停工是現在最有利的決定,如果三年前就作這決定,不知道可以替國家省下多少錢。」,2012年核工專家林宗堯更直言「核四再繼續蓋下去,絕對不可能安全運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Vincent Ingala – Read Between The Lines (04:24) 》


《 Vincent Ingala – Read Between The Lines (04:24) 》

史上最強昆蟲相調查 浸水營2620種紀錄16%來自業餘觀察者


http://e-info.org.tw/node/212025?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f8fe1288fe-EMAIL_CAMPAIGN_2018_06_01_09_54_COPY_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f8fe1288fe-84956681

史上最強昆蟲相調查 浸水營2620種紀錄16%來自業餘觀察者

2018年06月06日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廖靜蕙報導

許多業餘的昆蟲愛好者,觀察之餘隨手拍攝留下紀錄,這個動作也能為科學貢獻一份心力!最近,一項浸水營地區昆蟲相調查,即透過與昆蟲愛好者合作,盤點出高達2620種昆蟲,得以了解當地昆蟲多樣性,更創下台灣保護區昆蟲調查的新記錄。

浸水營地區的昆蟲調查記錄2620種,16%來自昆蟲愛好者貢獻。攝影:姚錫宇、范皓鈞,屏東林管處提供

「與不定期進行自然觀察的昆蟲愛好者合作,才能補足學術單位的不足。」計畫主持人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教授顏聖紘說。浸水營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位於中央山脈南部延脈末端,從日治時代以來,就因高比例的特有木本植物以及其雲霧繚繞的森林環境,而被植物學者視為在森林生物多樣性與自然資源保育方面的重要地區。

雖然浸水營的動物資源相當豐富,然而近一世紀以來相關研究卻相當稀少,且大多以陸域脊椎動物為主。2005年雖曾因規劃國家步道系統,而有簡單的昆蟲調查,在這項調查中也記載了88種蝴蝶,可惜在其它昆蟲整合性調查研究近乎空白。

浸水營野生動物棲息環境的森林生態豐富。攝影:廖士睿

「進行全面性的昆蟲資源普查是極為困難的。」顏聖紘指出,由於昆蟲的物種多樣性遠高於脊椎動物,且絕大多數的昆蟲鑑定相當困難,而國內這方面的專家不足;此外,昆蟲採集極容易受天候與森林植物生長而影響成效。

另一方面,一般研究團隊人力與研究能量,只能支持一個月約2~3天的調查,再加上許多研究計畫,因為經費限制難以長期進行,更使研究成果難以凸顯在科學研究與政策決策上的價值。

今年計畫中,特別與許多長年在浸水營地區進行攝影觀察的昆蟲愛好者合作,擷取他們歷年在該地區所有的昆蟲觀察記錄,並進行分類鑑定的認證工作。

這項合作不但成果豐碩,也證明業餘觀察者的重要性。由業餘觀察者拍攝過、但研究團隊未能發現的昆蟲,高達418種,約占16%。顏聖紘認為,政府與學術單位在生物多樣性調查研究上,有必要與業餘愛好者合作,才能促進生物多樣性研究工作的效能,並促進知識的溝通與發展。

這項研究發現的昆蟲標本,經過數位化後,已建置於「浸水營野生動物重要棲地昆蟲資訊網」,供公眾參考;部份資訊也將匯入「台灣生命大百科」,使資料庫間的合作更為緊密。

調查所得大多數昆蟲標本,都公開於網站上供公眾查詢。攝影:姚錫宇、范皓鈞,屏東林管處提供

「這些研究都是以納稅人的錢支持,因此公眾應能公開檢驗與獲得這些資訊。」顏聖紘指出,如此也能促進公眾對科學研究、保育政策,與科普知識的興趣與瞭解。

這個研究還精準標示,從大漢山林道至浸水營古道兩側,一些深具重要性樹木位置,以免道路與電力設施的養護誤傷了這些樹木。「許多樹木在開花時會吸引大量昆蟲前來訪花,一旦這些樹木不慎遭砍,對許多昆蟲來說就是非常龐大的損失。」

林務局屏東林管處為了提升保護區生態環境的管理並建立科學知識基礎,自2017年起委託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教授顏聖紘研究室這項昆蟲相普查計畫,歷經兩年的調查,完成這項調查。

屏東林管處呼籲登山與露營的民眾,盡可能降低對大漢山林道與浸水營古道兩側植物的干擾,以維護珍貴的生態環境。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

 

《 Vincent Ingala – Wish I Was There (04:17) 》


《 Vincent Ingala – Wish I Was There (04:17) 》

Avoiding meat and dairy is ‘single biggest way’ to reduce your impact on Earth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8/may/31/avoiding-meat-and-dairy-is-single-biggest-way-to-reduce-your-impact-on-earth

Avoiding meat and dairy is ‘single biggest way’ to reduce your impact on Earth

Biggest analysis to date reveals huge footprint of livestock – it provides just 18% of calories but takes up 83% of farmland

 Cattle at an illegal settlement in the Jamanxim National Forest, state of Para, northern Brazil, November 29, 2009. With 1,3 million hectares, the Jamanxim National Forest is today a microsm that replicates what happens in the Amazon, where thousands of hectares of land are prey of illegal woodcutters, stock breeders and gold miners. Photograph: Antonio Scorza/AFP/Getty Images

Avoiding meat and dairy products is the single biggest way to reduce your environmental impact on the planet, according to the scientists behind the most comprehensive analysis to date of the damage farming does to the planet.

The new research shows that without meat and dairy consumption, global farmland use could be reduced by more than 75% – an area equivalent to the US, China, European Union and Australia combined – and still feed the world. Loss of wild areas to agriculture is the leading cause of the current mass extinction of wildlife.

The new analysis shows that while meat and dairy provide just 18% of calories and 37% of protein, it uses the vast majority – 83% – of farmland and produces 60% of agriculture’s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Other recent research shows 86% of all land mammals are now livestock or humans. The scientists also found that even the very lowest impact meat and dairy products still cause much more environmental harm than the least sustainable vegetable and cereal growing.

https://interactive.guim.co.uk/charts/embed/jun/2018-06-01T12:19:37/embed.html

The study, published in the journal Science, created a huge dataset based on almost 40,000 farms in 119 countries and covering 40 food products that represent 90% of all that is eaten. It assessed the full impact of these foods, from farm to fork, on land use, climate change emissions, freshwater use and water pollution (eutrophication) and air pollution (acidification).

Advertisement

“A vegan diet is probably the single biggest way to reduce your impact on planet Earth, not just greenhouse gases, but global acidification, eutrophication, land use and water use,” said Joseph Poore, at the University of Oxford, UK, who led the research. “It is far bigger than cutting down on your flights or buying an electric car,” he said, as these only cut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Agriculture is a sector that spans all the multitude of environmental problems,” he said. “Really it is animal products that are responsible for so much of this. Avoiding consumption of animal products delivers far better environmental benefits than trying to purchase sustainable meat and dairy.”

The analysis also revealed a huge variability between different ways of producing the same food. For example, beef cattle raised on deforested land result in 12 times more greenhouse gases and use 50 times more land than those grazing rich natural pasture. But the comparison of beef with plant protein such as peas is stark, with even the lowest impact beef responsible for six times more greenhouse gases and 36 times more land.

https://interactive.guim.co.uk/charts/embed/may/2018-05-31T10:56:47/embed.html

The large variability in environmental impact from different farms does present an opportunity for reducing the harm, Poore said, without needing the global population to become vegan. If the most harmful half of meat and dairy production was replaced by plant-based food, this still delivers about two-thirds of the benefits of getting rid of all meat and dairy production.

Advertisement

Cutting the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farming is not easy, Poore warned: “There are over 570m farms all of which need slightly different ways to reduce their impact. It is an [environmental] challenge like no other sector of the economy.” But he said at least $500bn is spent every year on agricultural subsidies, and probably much more: “There is a lot of money there to do something really good with.”

Labels that reveal the impact of products would be a good start, so consumers could choose the least damaging options, he said, but subsidies for sustainable and healthy foods and taxes on meat and dairy will probably also be necessary.

One surprise from the work was the large impact of freshwater fish farming, which provides two-thirds of such fish in Asia and 96% in Europe, and was thought to be relatively environmentally friendly. “You get all these fish depositing excreta and unconsumed feed down to the bottom of the pond, where there is barely any oxygen, making it the perfect environment for methane production,” a potent greenhouse gas, Poore said.

The research also found grass-fed beef, thought to be relatively low impact, was still responsible for much higher impacts than plant-based food. “Converting grass into [meat] is like converting coal to energy. It comes with an immense cost in emissions,” Poore said.

The new research has received strong praise from other food experts. Prof Gidon Eshel, at Bard College, US, said: “I was awestruck. It is really important, sound, ambitious, revealing and beautifully done.”

He said previous work on quantifying farming’s impacts, including his own, had taken a top-down approach using national level data, but the new work used a bottom-up approach, with farm-by-farm data. “It is very reassuring to see they yield essentially the same results. But the new work has very many important details that are profoundly revealing.”

Prof Tim Benton, at the University of Leeds, UK, said: “This is an immensely useful study. It brings together a huge amount of data and that makes its conclusions much more robust. The way we produce food, consume and waste food is unsustainable from a planetary perspective. Given the global obesity crisis, changing diets – eating less livestock produce and more vegetables and fruit – has the potential to make both us and the planet healthier.”

Dr Peter Alexander, at the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UK, was also impressed but noted: “There may be environmental benefits, eg for biodiversity, from sustainably managed grazing and increasing animal product consumption may improve nutrition for some of the poorest globally. My personal opinion is we should interpret these results not as the need to become vegan overnight, but rather to moderate our [meat] consumption.”

Poore said: “The reason I started this project was to understand if there were sustainable animal producers out there. But I have stopped consuming animal products over the last four years of this project. These impacts are not necessary to sustain our current way of life. The question is how much can we reduce them and the answer is a lot.”

 

「以草養肉就像燒煤」 救地球最佳實踐 研究建議少吃肉和奶製品


http://e-info.org.tw/node/21199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f8fe1288fe-EMAIL_CAMPAIGN_2018_06_01_09_54_COPY_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f8fe1288fe-84956681

「以草養肉就像燒煤」 救地球最佳實踐 研究建議少吃肉和奶製品

2018年06月06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一般民眾若想在生活中做些改變來減輕地球負擔,從哪裡開始最有效,換電動車?少搭一趟飛機?根據一份刊登在《科學》(Science)期刊的研究指出,減少肉類和奶製品的攝取,是減少環境衝擊的最佳方法。

這是學術界目前為止最全面的一份農業環境影響研究。根據研究結果,如果停止消費肉類和乳製品,全球農地使用量可減少75%以上,相當於美國、中國、歐盟和澳洲國土面積的總和,而且還能餵飽全世界人口。農業擴張使原野地消失是目前野生動物大量滅絕的主要原因。

CAFNR(CC BY-NC 2.0)
根據研究結果,如果停止消費肉類和乳製品,全球農地使用量可減少75%以上。圖片來源:CAFNR(CC BY-NC 2.0)

肉和奶製品:占用大面積農地 供應少少熱量

英國衛報報導,雖然肉類和奶製品只提供18%的卡路里和37%的蛋白質,卻佔用83%的農地,並產生60%的農業溫室氣體排放。

其他近期研究顯示,所有陸域哺乳動物的生物量(biomass)中有86%是牲畜或人類。科學家還發現,肉類和乳製品中環境影響最低的,其造成的環境危害比最不永續的蔬菜和穀類作物還多。

這份研究根據119個國家、近4萬個農場的資料建立起龐大的資料集,涵蓋40種食品,總食用量佔所有食品的90%。研究評估了這些食品從農場到餐桌對土地利用、溫室氣體排放、淡水利用和水污染(優養化)和空氣污染(酸化)的全面影響。

不只是碳排放  盤點環境衝擊  研究作者呼籲純素飲食

英國牛津大學教授普爾(Joseph Poore)說:「純素飲食很可能是減少人類對環境衝擊的最佳單一途徑,不僅減少溫室氣體,還能改善全球酸化、優養化、土地利用和水資源利用。比少搭飛機或購買電動汽車要大得多,因為這兩個行為只能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

「農業能產生各式各樣的環境危害,真的就是動物產品會造成這麼多的問題。避免使用動物產品比嘗試購買永續肉品和乳製品,能夠帶來更好的環境效益。」普爾說。

研究也揭露了生產相同食物不同方式之間的巨大差異。例如,在毀林後的土地上養殖的肉牛導致溫室氣體排放量增加12倍,使用的土地面積比自然放牧牧場多50倍。但牛肉與植物性蛋白質如豌豆的差異之巨大,即使是環境衝擊最小的牛肉,溫室氣體排放還是高達豌豆的六倍,使用土地面積高達36倍。

圖片來源:Joseph Poore
圖片來源:Joseph Poore。

農業的嚴峻挑戰 全球數億農場有改善空間

普爾說,部分農場的環境衝擊可以遠低於其他農場,顯示農業的環境影響確實可以被縮小,也不一定要全球人口都吃純素。如果環境影響最大的那一半肉乳製品可以被植物性食品所取代,效果等同於全球2/3人口吃純素。

普爾警告,削減農業對環境的影響並不容易,「全球有超過5.7億座農場,全都或多或少需要改善,農業的環境挑戰可說是所有產業中最嚴峻的。」但他認為,每年全球農業補貼至少5000億美元,「這些錢大可有更好的用途。」

用產品標籤載明環境影響就是一個好的開始,消費者可以選擇危害最小的產品,此外普爾也表示,有必要改補貼永續和健康食品,甚至抽肉類和奶製品稅。

淡水養殖不那麼永續  成甲烷排放溫床

這份研究另一個令人驚訝的發現是,一向被認為相對永續的淡水養殖漁業,其環境影響不容小覷。亞洲的魚產品2/3來自淡水養殖,歐洲比例更高達96%。 普爾說:「所有淡水養殖魚的排泄物和沒吃完的飼料會落在池塘的底部,那裡幾乎沒有氧氣,是產生甲烷的理想環境,而甲烷是強效的溫室氣體。」

研究還發現,被認為環境影響相對較低的草飼牛肉仍然比植物性食品的環境影響要大得多。「用草養肉就像燃燒煤炭,碳排超高。」普爾說。

研究方法獲同儕青睞  認同研究結論

其他食品專家強烈讚賞這份研究。美國巴德學院教授許爾(Gidon Eshel)說,過去量化農業影響的研究,包括他自己的研究,都採用由上而下的研究方法,使用國家層級資料,但新研究採用由下而上的研究方法,使用農場資料。「這兩種研究方法獲得大致相同的結果,令人感到安心,而新研究揭露了很多重要的細節。」

英國里茲大學教授班頓(Tim Benton)說:「這份研究非常有用。它彙整了大量的資料,讓結論更顯有力,從一顆星球的角度來看,我們生產食物、消費和浪費食物的方式是非永續的。再考慮到全球的肥胖危機,改變飲食習慣,少吃畜產品,多吃蔬菜和水果,可以使人類和地球更健康。」

英國愛丁堡大學的亞歷山大(Peter Alexander)博士指出:「永續管理的放牧也可以帶來環境效益,像是改善生物多樣性,而增加動物產品消費可改善全球最貧窮人口的營養狀況。我個人認為應將研究結果解釋成調節肉類消費,而不是要一夜之間成為素食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 Vincent Ingala – Can’t Stop Now (04:12) 》


《 Vincent Ingala – Can’t Stop Now (04:12) 》

石虎保育研習 達人齊聚漫談石虎經


http://e-info.org.tw/node/212011?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f8fe1288fe-EMAIL_CAMPAIGN_2018_06_01_09_54_COPY_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f8fe1288fe-84956681

石虎保育研習 達人齊聚漫談石虎經

2018年06月06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言月青報導

為了讓民眾更了解石虎這個稀有而神秘的淺山動物,台中市農業局及國立科學博物館,於5月29日委託台灣石虎保育協會及野聲環境生態公司舉辦石虎保育研習活動。課程從石虎族群現況、保育議題概況,到保育案例的分享,並邀請生態紀錄片導演獻上熱騰騰的石虎影像紀錄,

5月29日石虎保育研習活動。攝影:言月青。

課程首先由石虎保育協會陳美汀博士,就石虎棲地分布現況進行分享,她指出石虎是典型的邊緣物種(edge species),需要樹林、農田、草叢間雜的淺山丘陵環境、加上食性廣,其實可以在人類低度活動的環境生存。

圖片來源:台灣石虎保育協會提供。
石虎保育協會陳美汀博士。圖片來源:台灣石虎保育協會提供。

也因為石虎的棲地需求特性與人類活動範圍高度重疊、且多位於私有地上,使得石虎棲地在近年來受到嚴重威脅,思考淺山地帶的石虎保育議題,不得不考慮生活其中的人們,陳美汀指出:「最能保育石虎的是農民。」

自稱「聞屎工作者」的生態學家、野生生態顧問公司負責人姜博仁,則透過歷史文獻告訴聽眾,過去石虎遍布全台,從日據時代的高砂族調查書可知,半年內被獵捕的山貓(石虎)超過1000隻。而今,由於棲地的開發壓力,石虎的已知分布範圍日漸縮小,只剩苗栗、台中、南投淺山區。

石虎除了面對棲地破壞及貓犬傳染病毒的壓力外,每年大約有20-60隻石虎,因為威脅到農民蓄養的雞群,而遭到人為獵捕,對於目前僅存400-500隻、岌岌可危的族群數量,是很大的威脅,保育團隊近來積極思考如何在不破壞石虎生態的前提下,保障養雞戶的利益、減少人「虎」對立的保育困境,因此發展出與雞農合作防治及監測的策略。

野聲公司與林務局生態綠網計畫合作,補貼養雞戶損失的同時,透過籠舍補強、聲光驅趕等方式、並藉影像紀錄監測防治效果,同時更了解石虎的捕食行為,期許當雞農的利益受到保障同時,減少石虎面對的獵捕壓力。

友善農耕也是石虎能否在淺山地上安居的助力。新竹林管處從2014年起,在通霄楓樹輔導「石虎米」,並透過農耕體驗活動讓消費者與產地直接連結、特生中心在南投等地推動的友善石虎農作標章,都是保育工作者嘗試將影響石虎命運的利害關係人串連起來的各種努力。

拍攝《蜂台灣》、《和禾歲記》等作品的生態紀錄片導演李偉傑,也受邀與聽眾分享過去三年多來記錄到的珍貴石虎影像,目前影片已到後製階段。導演日以繼夜,從上萬個片段中,篩選、剪輯石虎的身影,期待透過影像,讓更多人了解如此活動範圍靠近人類、卻又如此神秘的淺山精靈。

近年石虎保育議題屢屢躍上媒體版面,石虎棲地所在的縣市,對於是否推出保育自治條例,也有不同角度的討論。如同姜博仁指出:「石虎可以適應輕度的人類活動,所以有可能找到共存之道。」期待透過各方合作、落實淺山生態保育,能讓台灣最後野生貓科動物的身影,繼續穿梭於野地與農田之間。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 Vincent Ingala – It Is What It is (04:38) 》


《 Vincent Ingala – It Is What It is (04:38) 》

10 ways the world of sport is tackling plastic pollution


http://worldenvironmentday.global/en/news/10-ways-world-sport-tackling-plastic-pollution
MONDAY, MAY 7, 2018

10 ways the world of sport is tackling plastic pollution

From divers collecting waste from the seabed to joggers picking up rubbish as they run, athletes, sports enthusiasts and clubs are joining forces to tackle the tidal wave of plastic pollution that is poisoning the wor

STORIES

From divers collecting waste from the seabed to joggers picking up rubbish as they run, athletes, sports enthusiasts and clubs are joining forces to tackle the tidal wave of plastic pollution that is poisoning the world’s oceans.

UN Environment worked closely with the UK government to organize a sports breakfast at the Commonwealth summit in April, where British Environment Secretary Michael Gove met leaders, including executives from the Premier League, to urge them to search for innovative solutions and agree on actions to tackle plastic pollution.

Major sporting events can generate up to 750,000 plastic bottles apiece, so the pressure is on to clean up the industry and use sport’s global reach to raise awareness among fans.

Here are 10 examples of sports and athletes that have risen to the challenge.

1) Sailing: Turning the tide on plastic

Volvo Ocean Race
(Volvo Ocean Race)

It’s the race of a lifetime and the cause of a generation. The Volvo Ocean Race sees seven teams race 45,000 nautical miles around the world over eight months in a gruelling competition that aims to raise awareness of sustainability issues, including the threat posed by marine plastic pollution. This year, the Turn the Tide on Plasticyacht is competing to highlight UN Environment’s Clean Seas campaign.

Skippered by Briton Dee Caffari, Turn the Tide on Plastic is gathering data on microplastics as part of the Volvo Race’s Science Programme.

“With the science experiments we’re carrying out on board the boat, we are able to get raw data on the microplastics,” Caffari said. “We are collecting reference data that people can’t ignore so, hopefully, in the future, we’ll see a change in the amount of microplastics in the water.”

2) Cricket: Going green in India and striking out straws in the UK

Kia Oval Cricket Grounds
(Reuters)

In Bengaluru and Indore cities in India, a new “green protocol” is being put into play. In Bengaluru, Chinnaswamy stadium has adopted a zero-waste policy, using an army of green-clad volunteers to sort waste and educate spectators during Indian Premier League matches. Around 40,000 fans attend each match in the stadium, generating 3-4 tonnes of mixed waste each time. Because the waste is not separated, it has to be sent to the landfill.

Under a new “green protocol”, separate bins will be kept for dry and wet waste and volunteers will make sure rubbish ends up in the right place. Wet waste will be sent to the biogas or composting plant while dry waste will be recycled. Food vendors have been asked to use areca leaf or corn starch plates.

In Indore, an exhaustive Green Protocol details 72 ways to reduce, reuse and recycle of garbage, including plastic items, in the stadium. The stadium aims to be plastic-free by 2019. A number of partners, including the district and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s, cricket teams and UN Environment, have contributed to this strategy.

In the UK last year, London’s Kia Oval cricket grounds said it aimed to become completely plastic-free by 2020. The venue has banned the use of plastic straws this season, introduced compostable coffee cups, and is phasing out the use of plastic bags in the club shop. Last year, Kia Oval introduced eco-friendly cups to replace its plastic pint glasses. It also installed 20 free water fountains and taps and provided 20,000 limited edition refillable bottles.

3) Football: Spurring others to act

Tottenham
(Reuters)

Tottenham Hotspur may not win the Premier League this year, but the English club is top of the table in tackling plastic waste. In April it said it would phase out single-use plastics in its new stadium, due to open next season. The aim is to eliminate plastic straws, stirrers, cutlery and all plastic disposable packaging for these items.

In the United States, Adidas and Major League Soccer released special kits, made out of Parley Ocean Plastic, for matches played during the weekend of Earth Day. All 23 clubs wore the Adidas Parley 2018 MLS shirts, which are made from technical yarns created from plastic waste found on beaches and in coastal communities.

4) Rugby: Twickenham converts disposable cups to souvenirs

Twickenham
(Wikimedia)

Twickenham, the home of the English rugby team, has introduced a reusable Fan Cup to replace the flimsy, disposable cups that were previously used during games.

When customers buy their first drink, they are charged an additional £1 refundable deposit. When they return to the bar with the cup, the price reverts to the advertised cost. At the end of the day, fans can keep the cup as a souvenir or return it and get their deposit back.

Previously, around 140,000 pints of beer could be served during an international match meaning 140,000 cups were likely to be thrown away.

5) Athletics: London seeks answers to marathon plastic bottle conundrum

London marathon
(Reuters)

This year’s London marathon was the hottest on record but it was also unique because organizers trialled the use of compostable cups to reduce the number of plastic bottles that typically litter the streets after the event. Around 90,000 cups were placed at three drink stations along the route, as well as 760,000 plastic bottles for runners. The bottles were all to be recycled after the race, and the use of the cups will be reviewed.

6) Commonwealth Games 2018: Australia’s Gold Coast bursts plastic balloon

Gold coast
(Wikimedia)

The Commonwealth Games were held on Australia’s Gold Coast in April and organizers were determined to do everything they could to protect this beautiful region and the surrounding waterways and oceans. Helium balloons were banned from the event and spectators were encouraged to bring their own transparent bottle to refill at water points around the grounds.

7) Baseball: White Sox step up to the plate to ban straws

White Sox
(Flickr/Ken Lund)

In April, Chicago’s White Sox became the first Major League Baseball team to serve drinks without single-use plastic straws as part of Shedd Aquarium’s “Shedd the Straw” initiative.

The team said the move would take more than 215,000 straws out of play over the season.

8) Swimming: Taking on the Pacific in the name of science

Ben Lecomte
(Ben Lecomte)

At 8,900 km, it’s no wonder it’s being called the Longest Swim. Adventurer and activist Ben Lecomte will set off in late May to swim from Tokyo to San Francisco and all in the name of science and sustainability. Lecomte’s odyssey will take him through the Great Pacific Garbage Patch, a raft-like mass of waste three times the size of France.

Lecomte and his support crew will contribute to eight research programmes during the swim, covering everything from plastic pollution to currents and radiation. Using a neuston net and water samples, the crew will make daily collections of marine microplastics to help researchers learn more about these tiny pollutants that are finding their way into our food chain.

9) Diving: UAE diving enthusiasts go deep to clean sea bed

Scuba
(Pixabay)

In the United Arab Emirates, a group of deep-sea divers has been collecting tonnes of rubbish from the floor of the Arabian Sea to raise awareness of the damage caused by plastic waste while also documenting marine life in the area. Mohammad Falasi, a marine biologist, set up the team after he found the sea floor was covered with trash. Now he and his friends conduct clean-ups at the weekend, collecting plastic, metal, glass, ceramics, rubber, wood and charcoal.

10) Plogging: The new plastic-battling fitness craze

Trash
(Pixabay)

You don’t have to be an elite athlete to join the battle against plastics. You could try “plogging”. The Swedish trend, which involves picking up litter while you jog, is catching on and there will be plogging events across the globe on World Environment Day on June 5. The name comes from combining the Swedish word “plocka”, to pick with “jogga”, to jog.

The Clean Seas campaign is keen to help collaborate with any sport looking to make a difference on plastic pollution. Do get in touch by emailing CleanSeas@un.org

 

體壇掀起環保熱 十個綠色行動方案帶你看


http://e-info.org.tw/node/212014?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f8fe1288fe-EMAIL_CAMPAIGN_2018_06_01_09_54_COPY_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f8fe1288fe-84956681

體壇掀起環保熱 十個綠色行動方案帶你看

2018年06月06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吳宜靜 編譯;彭瑞祥 審校

重大體育賽事每一賽季都會產生高達75萬個塑膠瓶罐,有鑑於此,綠化體育行業,透過全球體育賽事平台來加強體育迷的環保意識,勢在必行。

不只是潛水員深入海底收集垃圾、慢跑者沿路撿拾廢物,一群運動員、體育愛好者和體育社群,正聯手對抗毒害海洋的塑膠污染問題。

6月5日世界環境日,聯合國發起「塑戰速決」(beat plastic pollution)行動倡議,全球體壇也不落人後。早在4月,聯合國環境署便與英國政府合作,在4月的大英國協政府領袖會議期間組織了一次「體育主題」早餐會。期間,英國環境大臣邁克爾·戈夫(Michael Gove)會見了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等體育組織領導人,敦促他們積極尋找創新解決方案,商定對抗塑膠污染的相關行動方案。

1、帆船賽:「清潔海洋」保衛戰  航行4.5萬海里收集微塑膠資料

Volvo Ocean Race環球帆船賽是世界上最漫長和艱苦的體育比賽(照片來源:Volvo Ocean Race)

Volvo Ocean Race環球帆船賽是世界上最漫長和艱苦的體育競賽,為了公眾對環境永續和海洋塑膠污染的意識,參賽的七支船隊要耗時八個月,環球航行4.5萬海里,途經全球環境最惡劣的海域,挑戰最凶險的自然環境。

今年,「塑戰號」( Turn the Tide on Plastic)代表聯合國環境署「清潔海洋」的計畫出戰。在船長迪·卡夫瑞(Dee Caffari)的帶領下,「塑戰號」參與了環球帆船賽的科學計畫,在航程中收集塑膠微粒相關資料。

卡夫瑞表示:「我們正在收集人類不容忽視的資訊,透過在船上進行的科學試驗,我們能獲得塑膠微粒的原始數據。希望將來我們會看到水中微塑膠的數量發生改變。」

2、板球:印度和英國朝向零廢棄、淘汰塑膠吸管

印度班加羅爾和印多爾的板球賽事,正朝零塑膠邁進。路透社照片,取自聯合國環境署網站

印度班加羅爾(Bengaluru)和印多爾( Indore)兩座城市的體育賽事,正實施「環保協議」──班加羅爾的欽奈斯瓦米(Chinnaswamy)體育場實施了零廢棄政策,在印度超級聯賽期間,身穿綠衣的志工負責分類垃圾,並透過教育來提高觀眾的環保意識。一場賽事大約會有4萬名觀眾,每場比賽下來,會產生3~4公噸垃圾。一直以來,這些垃圾都不經分類,直接送到垃圾掩埋場。

根據這項剛起步的「綠色協議」,體育場會設置不同的垃圾箱,分別收集乾、濕垃圾,志工必須確保垃圾丟到正確的箱子。濕垃圾將送到沼氣或堆肥廠,而乾垃圾將回收再利用。販售食物的攤商也必須使用由檳榔葉或玉米澱粉製作的餐盤。

印多爾賽事的「環保協議」詳列了72種減量、重複使用以及回收體育場垃圾的方法。該體育場宣布要在2019年實踐零塑膠。包括區域和市府機關、板球隊和聯合國環境署,都是這項政策的協力機構。

去年,英國倫敦的橢圓板球場( Kia Oval cricket grounds)也發出聲明:要在2020年全面實現「零塑膠」的標。該球場以環保杯取代之前銷售的塑膠杯,並安裝了20個免費的飲水機和水龍頭,同時提供2萬個限量版、可重複使用飲料瓶。從本賽季起,橢圓板球場已經開始禁用塑膠吸管,並推出了可用作堆肥(混合肥料)的咖啡杯,場內的商店也逐步止使用塑膠袋。

3、足球:禁用一次性塑膠製品  採用海洋廢棄物球衣

英國托特納熱刺隊宣布,下一賽季啟用的新體育場將實施一次性塑膠製品禁令。照片取自維基百科。

英格蘭的托特納熱刺隊(Tottenham Hotspur)儘管恐怕與今年的英超聯賽冠軍無緣,但他們在塑膠垃圾問題上始終是冠軍角色。今年4月,該隊宣布下一賽季啟用的新體育場將實施一次性塑膠製品禁令,其中包括禁用塑膠吸管、塑膠攪拌棒、塑膠餐具以及包在這些用品上的一次性塑膠包裝。

在美國,愛迪達(Adidas )和美國職業足球大聯盟(Major League Soccer)推出了Parley Ocean Plastic布料(由海洋塑膠垃圾回收製成的纖維布料)織成的系列運動服裝,在世界地球日那個週末的比賽中,23個球隊的全體球員都穿起了的Parley 2018特別版球衣。

4、橄欖球:英國推出球迷杯  可當紀念品或退押金

特維克納姆體育場。照片取自維基百科。

特維克納姆體育場(Twickenham)是英格蘭國家橄欖球隊的主場球場,它推出了一款可重複使用的球迷杯,取代容易破損的一次性杯子。

當顧客購買第一杯飲品時,他們需要額外支付1英鎊押金。在一天賽事結束後,球迷可留下杯子當紀念品,或選擇退還給吧台、取回押金。

在此之前,一場國際性比賽大約供應6萬6244公升啤酒,這也意味著會有14萬個一次性塑膠杯被丟棄。

5、田徑:倫敦馬拉松  挑戰塑膠瓶罐垃圾

倫敦馬拉松今年採取採用可堆肥回收的杯子,以減少塑膠廢棄物。路透社照片,取自聯合國環境署網站

今年的倫敦馬拉松賽是有史以來最火熱,也是最獨一無二的,因為舉辦方嘗試推行可堆肥的杯子來減少一次性塑膠瓶罐使用,以杜絕往年賽後塑膠瓶罐散落滿地的現象。

大會在沿線的三個飲水站放置了約9萬個杯子,此外,大會也為選手準備了76萬個可回收的塑膠瓶,比賽結束後,這些瓶罐將被回收利用,並追蹤杯子的使用情況。

6、黃金海岸:2018大英國協運動會  禁用氣球

澳洲黃金海岸。圖片來源:Wikimedia。

2018大英國協運動會(Commonwealth Games)4月間在澳洲黃金海岸舉行。為了保護當地環境以及周邊河川和海洋。大會禁止使用塑膠製成、填充氦氣的氣球,同時也鼓勵觀眾帶著自己的杯子,在場地周圍的飲水區加水飲用。

7、棒球:沒吸管也能喝飲料  白襪隊向塑膠吸管出擊

芝加哥白襪隊,第一支拒用塑膠吸管的大聯盟球隊。照片:Ken Lund via Flickr,取自聯合國環境署網站

2018年4月,芝加哥白襪隊響應芝加哥水族館「拒絕塑膠吸管」(Shedd the Straw)倡議,成為第一支拒絕使用一次性塑膠吸管的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球隊。

白襪隊表示,實施這一項行動後,本賽季即減少了21.5萬支塑膠吸管。

8、游泳:從東京到舊金山  冒險家團隊泳入太平洋垃圾帶

勒孔特從東京游到舊金山,將游經太洋垃圾帶協助科學研究。(照片來源:Ben Lecomte)

8900公里的泳程無疑是世界最長距離的游泳。冒險家勒孔特(Ben Lecomte)以科學和永續為名,於2018年5月下旬出發,預計從日本東京游到美國舊金山。旅途中,他將穿越太平洋垃圾帶──這個世界上最大、最知名漂浮垃圾帶,它的面積相當於法國國土的3倍。

在長泳期間,他和後勤團隊將進行八項研究,內容涵蓋了塑膠污染、洋流和輻射等。團隊運用特製網(neuston net)和水體樣本,每天採集海洋微塑膠,幫助研究人員更加了解這些正在進入我們食物鏈的微小污染物。

9、潛水:阿聯潛水愛好者  深入海底清潔海床

一群深海潛水員在阿拉伯海的海床上收集大量垃圾。照片取自Pixabay。

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一群深海潛水員在阿拉伯海的海床上收集大量垃圾,藉此行動來提升大眾對塑膠廢棄物危害的認識,同時,潛水員也追踪記錄該地區的海洋生物。

此計畫發起者為海洋生物學家穆罕默德(Mohammad Falasi),他因為看到海床垃圾覆蓋問題日益惡化,而成立了此潛水小組。每個週末他都和隊友持續進行清理工作,在海床上收集塑膠、金屬、玻璃、陶瓷、橡膠、木材和木炭等廢棄物。

10、邊跑步邊撿塑膠垃圾:瑞典興起Plogging環保健身潮流

Plogging鼓勵跑友「邊跑步邊撿塑膠垃圾」。圖片來源:Several seconds via Flickr.  (CC BY-SA 2.0)

看完以上九項體壇減塑行動,其實,你不需要成為專業運動員,就可以響應運動減塑的行列。瑞典興起一項名為「Plogging」的行動潮流,鼓勵跑友「邊跑步邊撿塑膠垃圾」,目前正在全球掀起浪潮,並於6月5日世界環境日進一步推廣。Plogging一詞取自瑞典語詞彙「plocka」和「jogga」,plocka是撿拾(pick)的意思,jogga則是慢跑(jog)的意思。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妖言惑眾】愛與憎恨


【妖言惑眾】

人,

必須要承認,

有些命運,

確實是可以運用金錢來改變的。

但是,

另一方面,

即使父母是有錢的,

兒女也未必會孝順的。

有很多的子女,

根本就不會感激父母為他們所付出的心血,

所以,

父母也沒有必要將財產留給那種子女的。

我們知道,

愛是可以救人的。

而憎恨,

也是一樣可以救人的。

能有這種感悟的思維,

也是只有在上了年紀才會有的。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