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lusivity Training: 4 Ways Teachers Can Hurt Students with Language


https://www.yogajournal.com/teach/inclusivity-training-4-ways-teachers-hurt-students-language

Inclusivity Training: 4 Ways Teachers Can Hurt Students with Language

You may quickly pick up on outdated alignment cues, but what about common words and phrases that inherently single out gender, ability, race, socioeconomic status, or age? Learn how to realign your language in yoga class.
chelsea jackson teaching

Sign up now for Yoga Journal’s new online course Inclusivity Training for Yoga: Building Community with Compassionfor an introduction to the skills and tools you need as a teacher and as a student. In this class, you’ll learn how to better identify student needs, make compassionate and inclusive language choices, gracefully offer pose alternatives, give appropriate assists, reach out to neighboring communities, and expand and diversify your classes.

As yoga teachers and students, we quickly pick up on alignment cues that make no sense or promote misconceptions about anatomy (think about doing Triangle Pose “between two panes of glass”), but we may not be as fast to catch common words and phrases that inherently single out, or exclude, gender, ability, race, socioeconomic status, or age. Here are four ways teachers may be inadvertently hurting their students and suggestions for how to realign language in class. Make yoga synonymous with ahimsa, or non-harming, so all students feel welcomed and included.

4 Common Language Misalignments in Yoga

#1: Pose value assumptions: “Now to move into the full pose…” and “The full expression of this posture is…”

Suggestion: Instead of placing more value on some versions of a posture over others, try using language like, “Another variation of this posture can be…,” or, “If you want to try another version…”

A great way to reveal the unintentional and hidden biases we bring with us to our yoga classes is to reflect on our personal relationship to the practice. Notice if you place a hierarchy on certain poses. Are some “better” than others? Do you use language that describes a posture as the full expression? If so, what message does this send to the practitioner who may never achieve that form? The more we reflect on our own practice, the more we will become aware of the language and lenses we use with our students.

#2: Body image assumptions: “This posture is a great way to get rid of your belly fat.” and “Let’s shed those holiday pounds.”

Suggestion: Be conscious of the language you use when talking about yoga and the body. Notice if you tend to project your relationship with body image and yoga onto your students. Stay focused on what the posture is doing in the moment with the bodies you have in front of you. Try language that does not focus on losing weight or altering the bodies of your students. Our relationships with our bodies can be deeply personal, and as teachers it is our responsibility to not make decisions about how our students’ bodies should look. Also, always be aware of who is in your class. Notice if you place more value on certain body types when talking about physical yoga postures.

#3: Gender assumptions: “Men typically have tighter hips than women in this pose.” and “Men have stronger upper bodies than women.”

Suggestion: Stay away from making body and gender generalizations, especially if you are not certain about the gender identity of your students. For example, do you assume someone can’t get into a hip-opening pose based on the way they look? Or do you talk in terms of just two genders? Also, notice if your assumptions privilege a certain gender over others. An easy way to become more aware about the gender identity of your students is by including a question about preferred pronouns on your student information sheet.

#4: I’ll never get it right

Have you ever caught yourself thinking: “It seems like no matter what, I am going to get it wrong.” Or if you are a yoga teacher, “I have too many students to be able to cater to each individual need.” Or “This is yoga. I don’t have to be concerned about inclusivity and diversity because we are all one.”?

Suggestion: Just like your yoga practice probably did not happen overnight, the ways in which you teach and the language you use won’t evolve instantly either. This takes practice, too! You are not expected to get it right the first time, but you are expected to move from a place of compassion and love yourself throughout the process.

The definition of yoga is simply to join, to yoke, and to unite. If yoga teachers truly believe in the sacred teachings of yoga, then they should be open to reflecting on ways to be more inclusive through our practice, words, and teachings, uniting students with language that builds trust and safety within our yoga classes. Above all, be mindful of your assumptions and get to know your students—why they are there; where they come from; and what practices are best for them.

Eager to learn more? Sign up now for Inclusivity Training for Yoga: Building Community with Compassion

 

Renovation of Field Way Bach House in Waikanae, New Zealand designed by Parsonson Architects


https://www.caandesign.com/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

Renovation of Field Way Bach House in Waikanae, New Zealand designed by Parsonson Architects

Architects: Parsonson Architects
Location: Waikanae, New Zealand
Year: 2014
Area: ft²/ m²
Photo courtesy: Paul McCredie
Description:

“This small holiday bach looks over the dune tops to the Esplanade Reserve in Waikanae, New Zealand. It was designed for a family who have owned the property for more than 30 years. An uninsulated 2 storey cabin was altered, insulated, reclad and extended.

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01

We were keen not to add to the collection of existing suburban houses in this location, but to build closer to the spirit of a bach, to create a dwelling that is playful, low key, relaxed and that deals practically with the unique conditions of the locality. A holiday home to enjoy all year round.”

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02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03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04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05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06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07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08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09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10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11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12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13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14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15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16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17renovation-field-way-bach-house-waikanae-new-zealand-designed-parsonson-architects-18

Thank you for reading this article!

 

從一張「無法放大的試卷」,看盡官僚主義的荒謬


申請「身心障礙特考」的特殊照護措施,國家應「依身心障礙應考人個別需求,提供多元適性協助,保障其應考機會 」,但小D(化名)卻一點奮鬥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迫放棄?
關於原則、身心障礙族群的正當權益,以及對抗僵化陳腐的官僚系統,小D絕對會堅持到底,努力為先天性不平等與障礙境遇所苦的人發聲!
#考選部 #身心障礙特考 #多元適性協助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941

從一張「無法放大的試卷」,看盡官僚主義的荒謬

友善列印版本

小D(化名)在拿到試卷的那一刻愣住了,他沒有想到,事前已如此「完整」的溝通與交涉,最後換來的卻是張完全無法作答的試卷;而他更未曾預料、甚至無法接受的是:接下來這整場烏龍事件中,所突顯出散漫、僵化、推諉、不負責任,甚至只想「私了」的官僚主義心態。

那是個4月的炎熱上午,地點在考試院考選部所舉辦的「身心障礙特考」考場。就讀法律系、患有先天性白內障的小D,特地幾天前就查好了搭乘公車與路線規劃;也因為對試卷有特殊的需求,早在報名時,小D便已在報名系統的「特殊照護措施」中註明「試卷字體需放大至20號字」。幾天後,考選部以電話方式詢問小D「技術上無法提供20號之字體,然得提供18號字體,是否可行」。小D表示可以,進而又收到了考選部的回覆:「特殊照護措施已審核完畢,請至報名系統查詢」。

來源:Pixabay

至此,小D覺得終於溝通完畢,開始專心準備考試。殊不知,考試當天,小D從監考人員手上接過的,卻是份僅從A4「放大」為A3大小的試卷,別說18號字了,其至多也只有14號字左右。從未預料過此種狀況的小D當下愣住了,他拿到的根本只是張「比較大張」的試卷,對他的視力而言根本毫無辦法辨識,遑論作答了。小D立即向監考人員反應,但心裡也已預料到了結果:國家考試何其正式與「嚴謹」,又哪裡能幫小D再生出一份試卷呢?現場的工作人員完全是愛莫能助,但更無奈的則是小D;完全無法作答的他,只得被迫在第一節考試終了便放棄離開,這當然也意味著:數月以來的努力盡都付諸流水——別人最多是以「失敗」收場,小D卻連奮鬥一場的機會都沒有⋯⋯

小D回家後,左思右想著是哪個環節自己沒有表達清楚。他重新看了一次自己當時的報名資料,以及所有中間與考選部往來的溝通內容——他發現自己寫的再清楚不過,而對方顯然也不只一次地收到和確認了。於是,小D向考選部部長信箱寄了封信,詳述了他所遭遇的事情與過程;比起事件本身的影響,以及當時考試現場的無奈與徬徨,小D內心更在乎的,其實是想知道「到底哪個環節出了錯?」或「我是做錯了什麼嗎?」。

小D幾天後收到了回覆——但不是從信箱,而是大清早意識還模模糊糊之中,考選部打來的一通電話。語調溫和,但內容卻顯得空洞,比起釐清事件本身或檢討,對方似乎更在乎要小D能不能「就此作罷」。儘管小D還沒完全清醒,但也足以意識到對方想要大事化小,稍微安撫後就要說服小D「私了」。小D不想在這種情況下,就給了對方什麼承諾。他把問題重述了一遍,並堅持,要對方還是以書面形式回覆給他。對方有點不願,但還是在小D的堅持下作罷,決定「依法行事」。

又過了幾天,小D終於收到了考選部的正式回函。內文從開頭便開始詳述:「按本部製備之放大試題,囿於紙張規格,放大試題皆以A3規格紙張印製,其版面、字體及字型經放大後,僅能放大至約14號字體。⋯⋯」等內容,若不是其標題就註明了是「考選部部長信箱回復」,小D還以為這是印刷廠的道歉文。

而除了通篇強調「技術問題」,令小D更傻眼的,是考選部直接告訴他:你雖然申請將字體放大至20號,但我們認為的結果是試題「僅可放大至A3版面、約為14號字體,併同申請之視障燈(具放大鏡功能)」,且已「經審議通過」。嗯,所以⋯⋯?小D滿頭問號:所以之前那些特殊申請、簡訊往來,甚至還有「提供18號字」的承諾,都是假的嗎?還是,換了個承辦人或行政單位,就等於之前的決定都不算數了嗎?

來源:Pixabay

茲因放大試題之製作受限於紙張規格、版面等,實難以因應個別需要作不同的處理,請見諒。」考選部在文末又強調了一次這種所謂「技術問題」,而這大概就是考選部對這件事情的唯一答覆。而更令小D困惑的,並不是「放大字體」(並重新排版)這件事到底對一個擁有240名公務員、每年總預算超過3.4億的政府部門來說到底有多難;也不是感嘆自己多月的苦讀與心血就這麼莫名其妙地在一張「受限於紙張規格與版面」的試卷面前被迫放棄與投降——

他更不解的是:如果「身心障礙特考」與《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等的設立目的,不就是為了保障《憲法》上的「平等」之落實,進一步保障身心障礙者「自主與平等參與社會及獲得平等機會」;甚至也註明了國家應「依身心障礙應考人個別需求,提供多元適性協助,保障其應考機會 」——但這個國家卻連替視覺障礙的考生,準備一份字體足夠大的試卷都做不到;且事先承諾後突然有所「變更」,卻完全沒有通知考生讓他能先有準備;事後,卻仍以印刷廠的工讀生都會嗤之以鼻的理由回覆——別說體現「平等」原則或考量「個別需求」了,連最基本的「同理心」,都無法讓人感受到。

「官僚心態對身障者的偏見常常都是這樣!」聽到小D的遭遇後,同是持有身心障礙手冊的同學們亦紛紛打抱不平:「他們只會想說:啊,你眼睛不好,那給你支放大鏡這樣就可以了吧?——他們根本沒看過障礙者需要『遷就』考場環境的窘況:長時間要那樣子地低頭、抬手,或是盯著閃爍的電影螢幕,對脖子、脊椎、頸肩,手臂甚至眼睛的負荷真的非常重!強迫人在這種情況下作答,哪來的『平等』可言?!」

這也是另一個令小D無法如考選部希望的那般輕易作罷的原因:身心障礙者在生活與職場上所遭遇的種種不便,很多時候都是會互相聯動與影響的——就像小D一樣,當視覺有障礙的時候,連帶著會讓他在閱讀一般正常大小的文字時,實際上都在壓迫著他上半身的許多肌肉與關節。這不僅讓閱讀的速度變慢、強迫著他中途就要休息,甚至需要定期接受物理治療以緩解疼痛——但這些,在政府部門的記錄裡不會寫,在他們的認知中,小D也永遠只是個有視覺障礙的公民;這也讓官僚系統在「處理」這些個案時,往往以最簡便省事的方法來「解決」他們看到的表層問題。如同考選部所提供給小D的「解決方案」:視障燈、放大鏡,和電腦螢幕等等一樣;對小D而言,這些輔助只是最低限度地在讓他勉強能夠閱讀,但他卻又要付出更多其他身體與精神上的負擔與成本。

小D仍等待著考選部的下一步處置與回覆,但他開始覺得:對這個公家機關來說,這件事情已經「結案」。考選部絕口不提曾經有過的承諾,甚至,連敷衍式的「謝謝指教,下次改進」都省了。考選部僅建議小D「為期順利參加國家考試,建請您下次報考各項考試時,除申請放大試題及視障燈外,如有需要可另申請擴視機輔助作答。⋯⋯」對小D,以及更多的視覺障礙考生來說,這不過考選部從他們那輛堆滿了既有商品的老舊推車上,又重新展示了一遍:「我們就只有這些東西,你們就將就挑一個吧!」所以,說好的「依個別需求」提供的「多元適性協助」,到底去了哪裡呢?

看來,一份放大至合理字體的試卷,對小D來說注定是個「永遠的夢想」了。儘管那場「身障特考」的成績是永不可逆了,而且,顯然考選部的官僚體系也無意做出任何的認錯或改善。但小D還沒放棄,對他來說,這是場關於原則、身心障礙族群的正當權益,以及對抗僵化陳腐的官僚系統的小小戰爭。

因此,他仍在持續努力質疑與爭取——雖然,這整件事情最弔詭之處就在此:應該要替他們全力協助與爭取,讓他們能免於這一切肇因於先天性不平等與障礙境遇所苦的,不正是「考選部」這個公務機關,與這個「政府」嗎?

 

10 Creative Ways to Use Props in Your Practice


https://www.yogajournal.com/practice-section/10-creative-ways-use-yoga-props-practice

10 Creative Ways to Use Props in Your Practice

Not only do props help you find more space, freedom and stability in your poses, they’re also great teaching tools with endless uses if you get creative. Dedicate some time to playing with props.

I’m a huge advocate of props. Not only do they help you find more space and stability in your poses, they’re also great teaching tools with endless uses if you get creative. I love taking workshops and discovering new ways to use blocks, blankets, walls and straps, and incorporating them into my classes. I find the more time we dedicate to playing with props, the more likely my students are to continue using them.

10 New Ways to Use Yoga Props

 

Kirkland Right Residence by Chris Pardo Design: Elemental Architecture Location: Kirkland, Washington, USA


https://www.caandesign.com/kirkland-right-residence-by-chris-pardo-design-elemental-architecture/

Kirkland Right Residence by Chris Pardo Design: Elemental Architecture

Location: Kirkland, WashingtonUSA
Area: 3,300 sqft
Photo courtesy: Dale Tu

Kirkland-Right-Residence-01Kirkland-Right-Residence-02Kirkland-Right-Residence-03Kirkland-Right-Residence-04Kirkland-Right-Residence-05Kirkland-Right-Residence-06Kirkland-Right-Residence-07Kirkland-Right-Residence-08Kirkland-Right-Residence-09Kirkland-Right-Residence-10Kirkland-Right-Residence-11Kirkland-Right-Residence-12Kirkland-Right-Residence-13Kirkland-Right-Residence-14Kirkland-Right-Residence-15Kirkland-Right-Residence-16Kirkland-Right-Residence-17Kirkland-Right-Residence-18Kirkland-Right-Residence-19Kirkland-Right-Residence-20Kirkland-Right-Residence-21Kirkland-Right-Residence-22Kirkland-Right-Residence-23Kirkland-Right-Residence-24

Thank you for reading this article!

 

《 Devil Blues – Living For The City (05:36) 》


《 Devil Blues – Living For The City (05:36) 》

核廢料處置需多重效益分析


哪種核廢政策才是長久解決之道?經濟和環境成本的龐大不可避免,但如何同時達到降低環境不正義,並減少社會抗爭所付出的代價,衡量其中的利弊得失,都是當今執政者面對核廢時必須思考的課題。
#核廢料 #廢料處置 #成本效益 #多重效益分析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node/6940/

核廢料處置需多重效益分析

友善列印版本

最近原能會預告《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場址設置條例修正草案》,放在國發會的公共政策網路連署平台徵求各界意見,修正內容將直轄市納入選址範圍,而引發社會反彈,認為核廢料不應該放在人口稠密的直轄市。然而,核廢料處置的爭議不斷,無論如何放置皆不免引起民眾疑慮,究竟我們應該如何看到核廢料的政策難題?

來源:Pixabay

在台灣核廢料政策制定的場域下,過去長期以科學家、技術官僚的專業意見為重;這樣的決策模式同時也忽略了當代環境和永續問題所具備的特點,而這些特點在核廢料的問題上可能又更加嚴重;包括許多時候具有科學不確定、與社會具有高利害關係、具有決策迫切性、各種科學論述互相矛盾衝突。許多學者提出,在遇到上述環境政策制定的難題時,更應該著重於公民參與及民眾溝通,避免科學至上的本位主義觀點。這也是為何許多面臨核廢料爭議的國家,經歷過社會對核廢料的抗爭所付出的巨大社會成本,儘管這些金額難以用數字估算,仍都已經提出正視和解決社會爭端的重要性。比如OECD核能署認為,公眾接受度和政治決定大大關乎處置成本;德國和瑞士的經驗就在在顯示社會政治因素會大幅增加處置規劃和設施建造的成本。

制定政策時常用的傳統成本效益分析(cost-benefit analysis),在核廢料上是否適用,也引起許多學界的討論。不難想像,核廢料處理的經濟成本很可能是天文數字,專家學者難免會希望能算出數字來解釋究竟需要花費多少錢。瑞典學者Hansson等人便指出,在瑞典計算核廢料最終處置成本時,可能需考慮的時間超過3000年,但是我們不可能在計算時納入這3000年中發生核輻射外洩的機率是多少。另外,即便今天計算時考量最小的折現率,也就是將未來3000年所需的成本折算成當今的貨幣價值,仍然會延伸不小的問題;他們認為,這樣的計算方式因為需折現的期間太長,將出現今天一個人因為核輻射嚴重外洩造成死亡的成本,遠大於4620年100億人因為核輻射嚴重外洩造成死亡的成本。

又以核廢料處理過程將包括的核電廠除役後的廢料來看,曾經來台訪問國際獨立能源與核電政策專家,同時為《世界核能產業現況報告》主筆的施耐德(Mycle Schneider)表示,除役的費用具有非常高的不確定性;除役可能需要150年以上,用10億美金和3%的利率計算,現階段除役的責任就會只縮小為1200萬美金。這也是為什麼瑞典學者Hansson主張,計算核廢料處理成本時,應該把折現率直接歸零。

討論核廢料政策時,除了應避免僅以傳統的成本效益和折現率分析計算核廢料成本外,還應考量社會正義的觀點。比如上述所提及的民眾溝通和參與,其程度所彰顯的社會正義程度也會有所不同。這包括專家提供給民眾的資訊完整度和透明度的情形、民眾的意見可以影響政策決定的程度情形、是否有具獨立性的專家等等。且社會正義也會包括其他面向,比方是否偏鄉的地區、經濟發展程度較差的地區就必然是放置場址(如同先前擬定最終處置場址在烏坵、達仁,或是過去低放射性核廢料放在蘭嶼),都會引發環境不正義的爭議。

有關強化民眾參與方式,知名政策分析機構RAND在2012年為美國能源部所準備的報告便建議,必須成立一個新的具獨立性的單位來處理民眾參與的課題,這個單位需要來來回回地和在地民眾溝通他們對於核廢料處置的想法,且溝通機制必須具備高度彈性,和社區及政府中的利害關係人討論包括處置地點的規模、放置時間、擴大的可能性、政府的責任義務等等。

因此,討論核廢料處置的政策時,多重效益分析(multi-criteria analysis)或許可以提供一個新的方向,考量包括經濟、社會、環境等面向,建構相關指標以綜合評斷哪種核廢政策才是長久解決之道?經濟和環境成本的龐大不可避免,但如何同時達到降低環境不正義,並減少社會抗爭所付出的代價,衡量其中的利弊得失,都是當今執政者面對核廢時必須思考的課題。

 

《 Devil Blues – Lucky In Love (04:50) 》


《 Devil Blues – Lucky In Love (04:50) 》

新豐毒集塵灰年底清除 台灣鋼聯諾處理


http://e-info.org.tw/node/211563?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dddff463ee-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dddff463ee-84956681

新豐毒集塵灰年底清除 台灣鋼聯諾處理

2018年05月15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賴品瑀報導

環保署15日審查指出,台灣鋼聯將新增兩處集塵灰收受來源,一為中龍鋼鐵的集塵灰,每年1.2至1.5萬噸,另一則是新竹新豐海岸遭非法棄置的集塵灰5000公噸,此案一次過關。

新豐鋼鐵廢棄物預計今年年底完成清除,而彰化縣府提出在伸港海岸有規模大過新豐10倍的非法棄置要求併入此案,雖然依法無法併入,不過也得到台灣鋼聯承諾協助,有望比照新豐模式處理,解決已經棄置當地約30年的鋼鐵業廢棄物。

DSC04495
環保署15日審查台灣鋼聯變更內容對照表案。攝影:賴品瑀。

台灣鋼聯為全台12家電弧爐、煉鋼業共同設立的資源再生處理廠。在這次的審查中,台灣鋼聯表示目前還有約7.8萬噸的處理餘裕量,因此申請收受中龍鋼鐵的集塵灰,每年1.2至1.5萬噸。並將協助處理新竹新豐非法棄置的集塵灰約5000噸。由於環評總量不變、不影響製程運作、不增加污染設置負,此案無太大爭議即通過。

新竹縣府表示,新豐那批非法棄置預定今年底處理完成。位在新竹鳳鼻隧道旁的新豐掩埋場西側,沿海2到3公里綿延著爐碴與太空包,電弧爐煉鋼業集塵灰內容大多為電弧爐煉鋼業集塵灰,2017年遭立委林淑芬與環團踢爆慘淪「最毒海岸線」。台灣鋼聯董事長林明儒當時立刻承諾,願意出面免費處理。

出現在新竹鳳鼻隧道旁海岸線的集塵灰。晁瑞光攝。

新豐集塵灰推估在1992至2003年間遭到非法棄置,當時竹縣環保局調查結果指出,新豐海岸非法棄置的廢棄物,散布約2公里長,粗估量體總計約3萬5629立方公尺,其中集塵灰數量約1380立方公尺,占總量約4%;爐碴數量約4268立方公尺,占總量約12%;營建廢棄物約3931立方公尺,占總量約11%;家戶垃圾約2萬6050立方公尺,占總量約73%。

在竹縣向環署提交清除計畫後,這一批廢棄物終於要在今年完成處理。這個前例讓彰化縣府打算比照辦理,處理位在伸港海岸的廢棄物,彰縣府指出,規模約是新豐的10倍。

伸港該批廢棄物目前尚有約12000立方公尺尚未清除。彰縣府指出,應是1980至1990年間遭到棄置,但長年未獲清除。過去彰縣府與第三河川局(簡稱三河局)還曾為此纏訟多年,因為棄置發生在三河局成立之前,三河局一度出面清除了0.99公頃、1685公噸,卻反遭監察院糾舉,認為並非三河局的責任,反而多年來無法清理。直到看到新豐案獲處理,彰縣府才提出要循此例比照辦理,甚至要求直接納入這次變更內容對照表的審查中。

雖然台灣鋼聯承諾協助處理伸港的鋼鐵廢棄物,不過環保署表示,依環評法無法在審查中直接併案,建議後續台灣鋼聯再送件受審。而彰縣府表示,正在調查該批廢棄物的量與性質、成分,近期就會向環保署提出清除計畫,竹縣府則表示相當樂意分享經驗,協助彰化縣。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Devil Blues – I Don’t Want (09:30) 》


《 Devil Blues – I Don’t Want (09:30) 》

李應元解決澎湖垃圾問題 環團提醒:離島寶特瓶「撿也撿不完」


http://e-info.org.tw/node/211568?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dddff463ee-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dddff463ee-84956681

李應元解決澎湖垃圾問題 環團提醒:離島寶特瓶「撿也撿不完」

2018年05月15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賴品瑀 澎湖報導

澎湖花火節、夏季觀光季即將來臨,卻發生垃圾堆置島上無處可去的窘境,環保署長李應元15日前往澎湖,與縣長陳光復宣布,眼前將積極協調其他縣市代焚化,未來則將優先輔導澎湖縣,添購設備將生活垃圾處理為衍生燃料,成為當地能源。而環團提醒,目前澎湖離島海岸滿是寶特瓶,建議澎湖的垃圾減量,就從少用瓶裝水開始。

攝影:陳姿蓉。
環保署承諾將全力協助澎湖縣處理垃圾。攝影:陳姿蓉。

過去澎湖縣每年清運量約1萬8000公噸家戶垃圾,跨海送到本島高雄市等外縣市協助處理。不過近期因高雄市焚化廠意外火警、其他縣市焚化廠適逢焚化設施歲修,能協助處理量能的銳減,也導致澎湖縣的垃圾無法順利轉運,目前暫時堆置在合法掩埋場,經過協商,目前約有1/3的垃圾已獲其他縣市承諾代為焚化。

李應元表示,環保署將全力協助澎湖縣處理垃圾,環署將分三階段,包括短期持續積極協調本島其他縣市協助焚化、改善暫時堆置空間的環境衛生;中期垃圾減量,並展開廢棄物轉化為廢棄物衍生燃料的計畫;長期則是將澎湖縣納入「多元化垃圾處理計畫」優先輔導,將興設MBT、氣化等在地自主性生質廢棄物能源設施,將廢棄物轉換為燃料並應用於能源發電等,並與產業結盟,提供作為替代鍋爐所需燃料。

1070515新聞相片-李應元署長視察龍尖碼頭垃圾船運情形
李應元署長視察龍尖碼頭垃圾船運情形。圖片來源:環保署。

「垃圾是被錯置的資源。」李應元表示,開闢資源與垃圾處理一體兩面,需要民眾與政府一起努力。政府以垃圾分選與生質能源化設備來將垃圾轉型生質能源產品,民眾也應該一起做好垃圾減量與分類。

長期關注海洋廢棄物問題的海湧工作室執行長陳人平建議,解決垃圾問題,還是要從源頭減量才是治本,以澎湖的狀況來說,陳人平建議優先處理瓶裝水的問題。

陳人平指出,先前他們在澎湖的花嶼、東吉等離島研究海廢問題,發現狀況相當誇張,已幾乎是「看不到海岸」的狀況,他們光是要撿走海岸上寶特瓶,就撿也撿不完,他們自費將這些寶特瓶運回馬公,卻遇到現在澎湖垃圾無法清運,因此寶特瓶也無法回收的狀況。

環團認為離島應優先處理寶特瓶問題。攝影:陳姿蓉。

陳人平表示,他觀察到澎湖的公家機關、飯店大多沒有提供公用的飲水機,如此一來,即便觀光客願意自帶水壺,也面臨最後還是只能喝瓶裝水的結果。「政府可以鼓勵或是獎勵民眾少用瓶裝水」,陳人平認為澎湖要加強垃圾減量,這是目前能最先開始作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Devil Blues – Tell Me (05:05) 》


《 Devil Blues – Tell Me (05:05) 》

解決垃圾問題 雲縣生活垃圾將轉燃料 六輕鍋爐助燒


http://e-info.org.tw/node/211561?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dddff463ee-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dddff463ee-84956681

解決垃圾問題 雲縣生活垃圾將轉燃料 六輕鍋爐助燒

2018年05月16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賴品瑀報導

為了解決垃圾問題,雲林縣政府與六輕合作,要將生活垃圾轉做輔助燃料(RDF)。此計畫可同時解決雲林垃圾處理問題,對六輕則是有減少用煤、產生可運用的蒸氣及電力的雙贏,不過,生活垃圾中含有PVC等各種塑膠的特性,也恐怕造成戴奧辛、重金屬、氯化氫等有毒物質排放量提高的問題。

DSC04494
15日環保署進行六輕四期輕油廠變更內容對照表初審,為的是協助雲縣生活垃圾處理。賴品瑀攝。

雲林縣預計在7月產出第一批輔助燃料,並展開此計畫的試燒。15日環保署進行六輕四期輕油廠循環式流體化床鍋爐(CFB)增加固體回收燃料選項的變更內容對照表初審。

雖然雲縣府、環署督察總隊與初審小組是一片「樂觀其成」,但面對空污排放問題,仍要求六輕再補充說明,包括了空污防制設備的期程、操作模式,及說明產出的飛灰、底灰性質與處置方式,與確保此案的戴奧辛、重金屬、氯化氫等排放,符合空污排放標準。

面對雲林垃圾問題,環保署協助雲林設置機械處理系統(MT)、機械生物處理系統(MBT),排除了有機物之後,這些以塑膠與紙類為主的生活垃圾,將成為固體回收燃料。雲縣府與六輕打算在六輕的循環式流體化床鍋爐(CFB)使用,以取代減少燃煤用量及溫室氣體排放量。

六輕送件的變更內容,是要增加固體回收燃料的選項,兩套鍋爐合計每年將使用最多4萬9932噸,佔煤炭重量比5%,並新增活性炭噴注射,用來減少空污排放。六輕將分兩階段進行,2020年2月才會滿載運作。

六輕表示,鍋爐設計產能不變,也不會增加原環評核定的污染排放濃度與總量,不過,雖然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與硫氧化物排放,但可能增加戴奧辛、重金屬、氯化氫的排放,也受到小組關注,環委吳義林更批六輕的資料對此的評估不夠完整。

生活垃圾轉燃料尚無成功前例 其他工廠觀望此案

但目前全台尚無生活垃圾轉做輔助燃料的成功前例可循,環委李公哲更直言,全球成功的案例也並不多。要知道可能造成的排放,還需此案實際試燒,其他工廠也在等打頭陣的六輕成果,再評估是否跟進。雲縣府表示,日前議會才有共識,議員認為此舉不但解決雲縣自身的垃圾問題,也將幫助其他縣市。

環署督察總隊副隊長林左祥表示,目前國內使用輔助燃料較為成功的案例多為紙廠,但材質多為其紙類回收處理後的紙類與塑膠,成分較為單純。

雲縣府表示,之前曾邀請使用輔助燃料的紙廠進行研討會分享經驗,紙廠建議混燒比最好不超過30%,而六輕此案從5%開始嘗試。雲縣強調,除了環評程序,未來還有空污操作、廢清法等相關規範會把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Devil Blues – Dream (10:39) 》


《 Devil Blues – Dream (10:39) 》

Campaigners slam £1m incentive to store nuclear waste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8/may/12/incentive-compensation-nuclear-waste-boreholes-communities

Campaigners slam £1m incentive to store nuclear waste

Compensation offered to encourage local communities to allow test boreholes is described as ‘completely inadequate’

A banner protesting against a proposed nuclear storage facility in the Lake District
 A banner protesting against a proposed nuclear storage facility in the Lake District. The government wants a permanent underground geological disposal facility for Britain’s nuclear waste. Photograph: Alamy

MPs from both major parties have attacked the government’s latest incentive to entice communities into volunteering to host Britain’s first deep underground store for nuclear waste as “completely inadequate”.

Ministers have offered up to £1m per community for areas that constructively engage in offering to take part in the scheme, and a further sum of up to £2.5m where deep borehole investigations take place.

The aim is to find a permanent underground geological disposal facility (GDF) that could store for thousands of years the waste from Britain’s nuclear energy and bomb-making programmes. The scheme could involve building stores under the seabed to house highly radioactive material. It is predicted that the UK is likely to have produced 4.9m tonnes of nuclear waste by 2125.

But critics say the inducements offered by the government – part of the consultations it launched this year – to ensure local cooperation are “simply not good enough”, and point to the example of France, which has a similar amount of nuclear waste. It offers around €30m (£26.5m) a year as local support for districts neighbouring the site at Bure, in north-east France, and has also offered €60m in community projects.

Shadow business secretary Rebecca Long-Bailey.
 ‘Communities should be properly recompensed’: shadow business secretary Rebecca Long-Bailey. Photograph: Richard Gardner/Rex

“The government’s offer in its consultation is simply not good enough. These communities are being asked to perform an important public service and should be properly recompensed,” said Rebecca Long-Bailey, the shadow business secretary.

In 2012 the government’s attempt to encourage local areas to host nuclear waste facilities ended in failure when councils in Cumbria and Kent rejected proposals for underground stores to be built within their boundaries. These were the only communities to show significant interest at the time and remain the main candidates for sites now that the government has relaunched its nuclear store programme.

However, local campaigners fear that a waste site could affect tourism, on which Cumbria is heavily reliant. “For the sake of a few hundred jobs and a few million pounds, we risk thousands of jobs in the tourism sector, which contributes £2.7bn a year to Cumbria’s economy,” said Geoff Betsworth, chairman of the Cumbria Trust. “Even a 10% dent in tourism would cost £270m a year. The offer of £1m in community benefits, rising to £2.5m when boreholes begin, is absurdly low.”

The government is seeking to dispose of the UK’s nuclear waste underground because current storage facilities are both ineffective and expensive to maintain. A GDF would involve sealing the waste in rock for as long as it remains a hazard.

Advertisement

The plan was also criticised by the Conservative MP Zac Goldsmith, who said the UK should stop making nuclear waste and stop building new reactors.

“We are still pouring untold billions of taxpayer money into propping up an industry that the free market would have killed off years ago,” he said. “In return, we will be compounding the catastrophe of a nuclear waste build-up, which we are no closer to solving than we were when the industry was born.”

Nina Schrank, energy campaigner at Greenpeace UK, added: “The lack of seriousness with which the UK government treats nuclear legacy issues makes it predictable that their quest for a suitable site has been so unsuccessful that they are looking again at the Irish Sea, which Sellafield turned into one of the most radioactively contaminated seas in the world.”

A government spokesperson said: “The GDF will be a multibillion-pound project that can provide substantial benefits to host communities. This includes skilled employment for hundreds of people for decades to come, spin-off benefits such as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as well as positive impacts on local service industries that support the facility and its workforce.”

 

核廢料換旅遊業 英政府提1億補償挨批「低得荒謬」


http://e-info.org.tw/node/21156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dddff463ee-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dddff463ee-84956681

核廢料換旅遊業 英政府提1億補償挨批「低得荒謬」

2018年05月16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英國衛報報導,英政府祭出最高100萬英鎊(約新台幣4000萬元)的積極參與津貼給自願參與英國第一個核廢料掩埋計畫的社區,再加上深鑽勘探津貼,最高總金額可達250萬英鎊(約新台幣1億元),但卻慘遭兩大黨國會議員批評,這個數字完全不夠。

這個計畫的目的是尋找一個永久性的「地質處置設施」(GDF),要能存放英國核能和製造炸彈產生的廢料長達數千年之久,可能得在海底打造存放設備以容納高放射性物質。根據預測,到了2125年,英國的核廢料可能高達490萬噸。

英國核廢料地下貯存場(GDF)示意圖。圖片來源:英國政府
英國核廢料地下貯存場(GDF)示意圖。圖片來源:英國政府。

但批評人士說,政府提供給地方的誘因(今年啟動的公眾諮詢內容之一)「不夠優」,並指出核廢料量與英國差不多的法國,每年提供約3000萬歐元(約新台幣10億元)給處置地點——法國東北部比爾鎮附近社區,還提供了6000萬歐元(約新台幣21億元)的社區計畫經費。

2012年,坎布里亞郡和肯特郡議會拒絕在其境內蓋地下核廢料存放設備,政府鼓勵地方支持核廢料存放的嘗試以失敗告終。這兩個社區是當時少數表現出濃厚興趣的社區,現在政府重啟核廢料存儲計劃,這些社區仍然是主要的候選地點。

然而地方行動人士擔心,核廢料存放當地可能影響坎布里亞郡賴以維生的旅遊業。「為了幾百個就業機會和幾百萬英鎊,我們拿能創造幾千個就業機會、每年27億英鎊的旅遊業來賭。旅遊業若出現10%的負增長,每年就會損失2.7億英鎊。100萬英鎊的社區福利,就算鑽井開始時增加到250萬英鎊,仍是低得荒謬。」坎布里亞信託主席貝茲沃斯(Geoff Betsworth)説。

政府正在尋找處置英國核廢料的方式,因為目前的儲存設施效率差且維護費用昂貴。GDF可以長期將核廢料密封在岩石中,直到失去危險性。

該計劃也受到保守黨議員戈德史密斯(Zac Goldsmith)的批評,他認為英國應停止製造核廢料並停止建造新反應爐。

戈德史密斯說:「我們仍在把不知道多少億的稅金投入自由市場幾年前就該淘汰的產業。相反地,我們持續累積核廢料帶來的問題,這個問題從這個產業誕生時就存在,到現在仍然無解。」

英國綠色和平能源專案主任史朗克(Nina Schrank)補充說:「英國政府對核廢問題態度不認真,難怪選址失敗,他們再度考慮愛爾蘭海,但塞拉菲爾德已經是世界上放射性污染最嚴重的海域之一。」

政府發言人說:「GDF計畫價值數十億英鎊,可以幫自願社區帶來實質利益,包括為數百人提供未來幾十年的技術性就業機會跟基礎設施投資等附帶利益,也對支援儲存設施的當地產業和勞工帶來正面影響。」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 Devil Blues – Dream Come Back To Me (11:22) 》


《 Devil Blues – Dream Come Back To Me (11:22) 》

響應動物福利! 家樂福首創設置非籠飼雞蛋專賣區,以通路消費支持蛋農轉型


http://e-info.org.tw/node/211578?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dddff463ee-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dddff463ee-84956681

響應動物福利! 家樂福首創設置非籠飼雞蛋專賣區,以通路消費支持蛋農轉型

2018年05月16日
轉載自農傳媒;文、攝影:郭琇真

近年來廢除傳統格子籠蛋雞飼養,朝向轉型符合動物福利的畜禽生產已是國際趨勢。格子籠飼養將3、4隻蛋雞關在A4大小籠子裡產蛋,不但涉及動物福利的倫理爭議,環境衛生管理不佳也容易間接引發食安問題。家樂福基於企業社會責任響應動物福利趨勢,率全台大型通路之先,今年底前將於全國各個門市設置「非籠飼友善雞蛋專區」進行銷售,希望透過通路力量帶動蛋雞產業轉型和消費轉向。

家樂福該項承諾獲得國內動保團體、雞農的贊同,有雞農更呼籲,政府應藉此積極推動國內蛋雞產業轉型,鼓勵更多蛋農從事友善雞蛋的生產。對此,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表示,通路業者加入推廣動福蛋的行列,農委會樂觀其成。

傳統格子籠雞飼養模式,動物福利爭議多

目前國內約有90%以上的蛋雞以傳統的格子籠方式進行飼養。所謂「格子籠雞」是指將3、4隻蛋雞養在A4紙張大小的籠子裡,狹窄的空間讓雞隻不僅無法洗澡,還會互相踩踏,終其一生可能連翅膀都無法好好張開梳理。

當蛋雞生活過於擁擠,除了引發動物福利爭議,若飼養環境衛生不良,導致蛋雞容易出現健康問題,使蛋農變相投入更多藥劑處理疾病,引發食品安全的風險也提升。去年中爆發的芬普尼藥殘留雞蛋事件,出問題的蛋雞舍都屬於格子籠飼養,調查人員懷疑農民為去除蛋雞身上的羽蝨,而可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使用到含有芬普尼的藥品。

「如果我們重視雞隻的動物福利,讓牠的生活空間足夠,可以自己抓蟲、做砂浴(洗澡),就能減少、甚至避免用藥,」飼養蛋雞已有14年的全佑牧場負責人張建豐說道。

雞農張建豐
蛋農張建豐從事格子籠蛋雞飼養有十年經驗,四年前大刀闊斧轉向友善飼養。

家樂福推非籠飼蛋,期望創造多贏

歐洲可說是全球推廣動物福利理念最積極的區域國家,經過12年努力,包含法國、德國等歐盟會員國在2012年正式禁止境內農民採用格子籠方式飼養蛋雞,而不少國家政府部門和企業也都研擬相關政策響應,包含澳洲、紐西蘭、美國加州、英國麥當勞等。

台灣則在2014年跟進,行政院農委會公布「雞蛋友善生產系統定義與指南」,明確規範放牧、平飼、豐富化籠飼等三種友善飼養方式的基本設施、管理要項和標示方式,這四年來,全台生產動物福利雞蛋比例已逐步從1%提升至7%。

20180515-7_0
「自然放牧」系統,除有室內禽舍讓雞產蛋、休息、躲避威脅外,更提供室外活動空間,讓雞可自由進出,到果園或農地覓食、洗砂浴、奔跑,滿足自然行為與需求。圖片來源: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

雖然這樣的比例在產業界仍是少數,但為了進一步推動產業轉型和消費者支持響應,具有法商背景的家樂福率全台大型通路之先,推出「食品轉型,從蛋開始」的計畫,預計今年底全台灣家樂福門市將設置「非籠飼友善雞蛋專區」,明年並將推出一款自有品牌平飼雞蛋,2020年家樂福嚴選認證系統(Carrefour Quality Line,CQL)能採購放牧雞蛋進行銷售,直到2025年,台灣家樂福能呼應其集團在歐洲的承諾,自有品牌全面採用非籠飼雞蛋。

「我們希望透過自有品牌號召,帶動消費者關注動物福利蛋品背後的價值,」家樂福企業社會責任總監蘇小真解釋,這些年台灣越來越多蛋農投入轉型行列,但一般消費者的動物福利意識沒那麼高,她認為關鍵在辨識,目前消費者很難透過商品包裝辨識傳統格子籠和平飼、放牧的差異,宣傳力道不夠,很難藉消費市場鼓勵蛋農投入更多轉型。

蘇小真表示,這幾年有機、產銷履歷的蔬果越賣越好,從這些趨勢可發現消費者對食品品質要求已不再只考量價格,而是希望能買到安心商品。「現在已不是WIN、WIN,而是WIN、WIN、WIN、WIN的多贏時代,」所以非籠飼友善飼養雞蛋若能擴大規模,不但讓農民過得更好、蛋雞更健康,消費者也能買到安心蛋品,而通路在販賣上也能避免未來可能的食安風險,整個台灣將會邁向較永續的環境,這是未來家樂福希望推動的方向。

DSCF0421
家樂福預計今年底在全國門市設置「非籠飼友善雞蛋專區」。

動保團體、雞農支持 呼籲政府加把勁

長年在國內倡議動物福利的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說,食品轉型最主要兩大概念是食物民主和食物倫理,而食物民主是指民眾在了解真相後,透過消費做出選擇,以蛋品為例,就是消費者在了解格子籠蛋的生產過程中歷經的非人道、安全等問題後,改以支持平飼或放牧蛋。如今家樂福帶頭透過採購行為影響消費者很值得鼓勵。

去年甫獲模範農民的蛋農張建豐也說,家樂福能率先響應支持動物福利雞蛋,勢必能吸引其他通路跟進,這對有意轉型的蛋農來說是正面的。像他今年才剛蓋新的蛋雞場、擴充至3萬隻飼養規模。

「目前我的動物福利蛋一顆約賣7至10元,雖然價格略高傳統格子籠蛋,但當更多通路打開後,動物福利蛋的價格會更加親民,農民也比較不用擔心銷路問題,」張建豐說。

張建豐進一步表示,這幾年動物福利雞蛋需求逐年提升,有意響應加入轉型行列的蛋農,反倒要更重視飼養技術的提升,因為不管從事平飼或放牧等友善飼養模式,都有技術門檻跟難度,他至今都還在學習除了硬體結構設計如何讓蛋雞過得健康,軟體上的雞隻照顧更是關鍵,包括員工教育、牧場主人對雞隻飼養的態度等。

他舉例,就像狗被打過後,很容易透過眼神看出牠的畏懼,雞隻飼養也是。如何讓雞免於恐懼,飼主如何避免將個人情緒發洩在雞身上,都是動物福利精神的一環。

在家樂福率先響應之後,張建豐認為,蛋雞產業轉型也有待政府和民間NGO持續推進,像農委會應該化被動為主動,透過政策工具鼓勵更多蛋農加入動物福利生產行列。

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對此表示,通路業者加入推廣動物福利雞蛋的行列,農委會樂觀其成,但雞蛋是民生必需品,會牽涉物價波動。目前市售動物福利蛋和一般盒裝蛋有兩倍以上的價差,關鍵在農民投入友善蛋雞飼養,相關機具都得從國外原裝進口,價格高昂,導致平均一隻雞的設施費用攤提至少要1300元。若未來台灣能研發屬於本土的飼養機具,將有機會弭平中間的成本落差,農委會會朝此邁進,但在這之前還是以現行鼓勵方式進行推廣。

※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農傳媒》,不適用CC共創授權條款。

家樂福友善雞蛋四大承諾:
1、2018年底家樂福全國門市設置「非籠飼友善雞蛋專區」。
2、2019年家樂福推出一款自有品牌雞蛋,採「非籠飼-平飼飼養」。
3、2020年家樂福嚴選採「自由放牧」雞蛋。
4、2025年家樂福品牌雞蛋全面採「非籠飼養」為家樂福集團於歐洲的承諾,並希望針對非家樂福品牌雞蛋亦能朝「非籠飼養」努力。台灣家樂福亦將與全國蛋農與雞蛋供應商及消費者、NGO合作,邁向相同目標。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農傳媒

農傳媒是由財團法人豐年社所成立,以「與農共聲、與食俱進、與環境共享」為宗旨,關注農業各個面向的專業網路資訊平台。

 

 

《 Devil Blues – Come Fly With Me (07:15) 》


《 Devil Blues – Come Fly With Me (07:15) 》

「與水共生」代表作 成龍溼地「高腳屋」落成 十年轉型路遙迢


http://e-info.org.tw/node/21156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dddff463ee-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dddff463ee-84956681

「與水共生」代表作 成龍溼地「高腳屋」落成 十年轉型路遙迢

2018年05月16日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廖靜蕙 雲林報導

雲林縣口湖鄉成龍村從原本典型的農村,因地層下陷、海水倒灌淹沒農地無法耕種。看似劣勢、悲情,只能領補貼的成龍村,因林務局承辦人員不同的解讀,而具有不凡的視野。在引入觀樹基金會陪伴村落後,開啟地層下陷地區契機。歷經9年陪伴,成龍村民早已習慣與外界積極互動,並以地方為榮。

成龍溼地以及藝術作品。攝影:廖靜蕙

林務局長林華慶回顧這段歷史時鼓勵林務局同仁,審視計畫能勇於突破框架,並願意蹲好馬步、不求速成,讓社區的力量發揮出來。

11日晚上,「第9屆成龍溼地國際環境藝術計畫」論壇前,近百名來自全台各地,關注藝術創作以及成龍村改變的與會者聚集在觀樹教育基金會新落成的「樂咖厝」(高腳屋台語諧音),聆聽林華慶以及觀樹駐成龍村主任王昭湄細數這段過程。

林務局長林華慶再度造訪成龍溼地,細數十年點滴。攝影:廖靜蕙

林華慶回顧這段歷史,並以此鼓勵林務局同仁,審視計畫能勇於突破框架,並願意蹲好馬步、不求速成,讓社區的力量發揮出來。

遇見觀樹

觀樹主任王昭湄還記得第一次到成龍村時,風大得讓人站不住腳,他心裡想著:這就是我未來要工作的場域嗎?內心的掙扎可想而知。在此之前,他在苗栗苑裡的有機場推動有機農業,那是個相對穩定、舒適的環境。之所以有這麼大的改變始於有機稻場。

他印象很深刻,曾有這麼一個人到有機稻場,很認真的閱讀每塊展板,一直到眾人都散去,還是仔細地閱讀著。當忍不住問他,有什麼需要協助之處?這個人提出了不可思議的要求:能不能到雲林口湖成龍村蹲點?他是剛到林務局保育組擔任技正的林華慶。

2009年1月,林華慶到林務局服務之前,是台北市立動物園的研究人員,當時他十分關心台灣農地狀況,其中水田是他最關注的議題,包含生態、水源、涵養地下水資源的議題。有一次他偶然到了觀樹經營的苑裡有機稻場,從現場的展板提到台灣的農地以及遭遇的危機,讓他非常驚訝台灣有這麼關注農地議題的團體。

不僅如此,有一次到苗栗參觀「鴨箱寶」,這是家台灣早期人工便宜時,製作木鴨外銷美國的公司,曾盛極一時,後因工資上漲,被中國取代而面臨倒閉,因觀樹輔導轉型,得以起死回生。觀樹對外形象低調,這些事蹟卻讓林華慶對觀樹留下深刻的印象。

多走一里路

林華慶初到林務局就接手成龍村生態補貼計畫。這項計畫在農民四處陳情、農委會認定是濕地與保育有關而交給林務局,從2005年開始。內部氛圍認為就是每年給錢、單純的計畫。雖說給錢,還是有些生態監測調查。他翻閱前4年計劃調查,發現調查資料中居然出現青鱂(音同昌)魚。這種魚大概只剩下宜蘭雙連埤還有很少數的地方,而且都是水梯田、沒有外來種大肚魚競爭得乾淨水源。他大感驚訝,決定到現場一探究竟。

一到此地就知道不可能有。雖然感覺受騙,這一趟路卻仍有些意外收獲。眼目所及,濕地沿岸廢置彈簧墊、為防淹水加高房舍之後的廢建材,還有和台灣其他沿海濕地相同宿命的大量垃圾。

但是走在環村路上,卻有為數不少的水鳥低頭覓食,從鳥的角度看來似乎是不錯的棲地,這使得賞鳥可及性高;另外,一些特色產業,如烏魚子產量,在全台數一數二。雖然地層下陷帶給居民無限傷感,但這景觀在台灣非常獨特。

台17線邊坡護岸,在泥灘地上可見零星的東方環頸鴴身影。圖片來源:林務局提供。
成龍村具有獨特又滿有活力的地方產業。攝影:廖靜蕙

到這裡,農地被淹沒無從生產的悲情早就一掃而空,他看到的是無限的可能,有如一顆「還沒有擦亮的珍珠」。他心裡惦記著,得邀請外部的團體長期駐村陪伴協力才行!於是當有機稻場的工作人員問他需要什麼時,他提出成龍村的召喚,工作人員也沒令他失望:這一定得找王昭湄!

為了說服基金會來成龍村,林華慶有一次特定帶小孩參加有機稻場活動。那天下著大雨,王昭湄本來以為,插秧活動會取消,沒想到林華慶仍從基隆帶著小孩參加活動,使他不得不從台中趕來相陪。

林華慶兩個學齡小孩光著腳丫,一個下田玩得不亦樂乎,另一個不願意下田在一旁蹓達,他形容當時的林華慶就像個爸爸,很傷腦筋不知該如何處理。兩個孩子如今都已是大學生,而觀樹也因為這些累積的印象,以及林華慶殷勤地拜訪、勸說,半年後點頭進駐成龍村。2009年6月啟動的這項計畫,逐漸翻轉成龍村。

「邀觀樹真的是三顧茅廬!」林華慶感概的說。

「從台中行政辦公室開車到成龍村要1小時40分鐘。」這幾年往返於台中辦公室和成龍村,王昭湄已能精確估算交通時間。

三代班上課了

9年前的成龍村,年輕人少、濕地狀況也不同。觀樹一進來,就從三代班做起。三代班指得是村裡常見的三代同堂,一起來認識學習溼地是什麼,不同的是,讓孩子帶動長輩。當時三代班的孩子,有些已經上大學。「回顧這項作法,證明從三代班做起是對的,也看到未來接棒的機會。」林華慶說。

2009年計畫目標除了成龍溼地生態環境地復育,也朝向輔導產業轉型為友善環境的養殖方式,三代班發揮了極大的學習功能,王昭湄成了孩子們口中的「QQ湄」。

其次,王昭湄到此地不久,評估當地困境,就建議林務局在此地舉辦國際藝術活動,並稱為「下猛藥」,引入外界的注視,擾動村落氣氛。林華慶一口說好。

「當地老人家並不喜歡外人稱此地為濕地,他們會說這裡不是濕地,都是農田。」林華慶說,但是透過藝術活動引入的人群,讓村民重新檢視成龍溼地另一方面的價值,因為生態豐富啟發藝術創作,並引發外界關心地方發展。

蚶仔寮路的魚塭收成後,可見大群小白鷺、高蹺鴴,及少量但多種類的鷸科在此覓食。圖片來源:林務局提供。

林華慶說,身在其中,很難察覺改變,2013年他離開林務局,反而給了他拉開距離的機會。2015年成龍村反火葬場事件中,過去不受重視的濕地,讓不少成龍村的年輕人挺身相護,他們以成龍村已有重要濕地,質疑蓋火葬場的適切性,不惜上街頭抗議。看到村民以自己的村落為榮,他深感邀請觀樹入駐的決定是對的。

改變思維詮釋劣勢

提到為何林務局願意長期投入資源,陪伴一般人視為劣勢的社區?林務局長林華慶接採訪時表示,從成龍村這個案例,林務局關切的是西南沿海地層下陷區發展的契機,一般人眼裡充滿劣勢,其實隱含生機,改變思維就可能成為優勢。

就以成龍溼地而言,60公頃長期海水淹沒的農地,經過長時間休養生息,已經有非常豐富的水域、水鳥生態,從賞鳥遊憩角度而言,具有親和性、可及性,獨特、無可替代。再加上特色產業、特殊的人文歷史,這些資源和元素重新串聯、包裝,再加上村民意識的翻轉,是林務局評估改變嚴重地層下陷的契機。

林務局過去在成龍村的耕耘,一開始是著眼於溼地生態,這十年跟著觀樹、村民一路摸索,讓村落發展的輪廓越來越清楚。豐富的生態、特殊的景觀之外,引入專家增加產業轉型,以不抽地下水以純海水養殖的方式,減緩地層下陷的速度;另外,觀樹以高腳屋(樂咖厝)的規劃示範,證明此地與水共生的智慧。

為方便救災而填高的道路,呈顯出視覺上的地層下陷。攝影:廖靜蕙
高腳屋示範與水共生的智慧。圖片來源:林務局提供。

這些努力非讓其他單位、團體複製,而是做為其他地層下陷區構思、重建生活、生產的參考,如何挖掘在地,無論是生態、產業或人文歷史方面的特色。「每個地方都有其獨特性,無法照章複製。」

同樣的概念也表現於林務局推動水梯田保全計畫上,水梯田因生產力較低,最容易被放棄,卻是重要的農業生產地景。但是從其生態或特殊的文化地景紋理著眼,是有可能結合社區居民形塑另外發展方式。

突破窠臼蹲好馬步持之以恆

原本只是給經費補助的計畫,因為他多走一里路,而重新詮釋、充實了計畫的意涵。他說,公務人員雖依法行政,仍要積極而非因循,認為之前怎麼做就怎麼做;而是願意多一點想像力、多花一點心思,找出新的可能。

「要勇於突破窠臼,不要受限於既有的框架。」除此之外,林華慶以過來人的經驗,鼓勵同仁,要有耐心,不要急著看見成效,寧可多花點時間,把基礎打好、馬步蹲穩,與社區聚落一起突破逆境,重新詮釋劣勢。

第9屆成龍溼地國際環境藝術計畫作品賞析「溼地上的羽翼」
「這9年來,成龍溼地已成為越來越多候鳥的家!」2010年曾來過藝術季的法國藝術家Myriam du Manoir,是成龍溼地藝術計畫第一屆的藝術家。今年,他重返成龍溼地,以竹子作出框架結構,再以蘆葦和回收布料編織物作局部覆蓋,
提到這9年最大的不同,就是感受到村民態度人的改變。他記得第一次來的時候,這裡的居民都很害羞;今年他發現居民都很熱情,從開幕到現在,居民都願意、主動的提供幫助,他這次的作品其中有部部分需要織布,很多村民都會主動幫忙他一起織布,還會送飲料;這回他發現居民為這片土地感到驕傲,樂於參與公共事務。
這些改變也影響他的創作。他這趟來之前,就曾透過影像了解成龍村的改變,構思作品如何與現況結合,因此決定以織布的行為,讓居民參與。此次他的創作理念是讓成龍村的居民感受到,他們的參與如何帶來改變。
溼地上的羽翼作品。圖片來源:林務局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

 

Previous Older Entries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