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Your Diaphragm Could Be the Core Strength Game Changer You’ve Overlooked


https://www.yogajournal.com/teach/why-your-diaphragm-could-be-core-strength-game-changer

Why Your Diaphragm Could Be the Core Strength Game Changer You’ve Overlooked

Most yogis are familiar with their diaphragm in the context of pranayama practice, but core work? Not so much. Yoga Medicine teacher Gry Bech-Hanssen explains.
block-diaphram

Lise Witt Hansen

As a yogi, you know how important good breathing is for your overall health and wellbeing. Your breath affects all of your vital systems, right down to the cellular level. It impacts your sleep, memory, energy level, and concentration. But in a busy life, even for yogis, breathing well can be easier said than done. Poor posture (all those hours hunched over a keyboard or steering wheel), emotional stress, mental pressure, conscious or unconscious movement patterns, and lack of movement can all contribute to restricted, shallow breathing and tension in the diaphragm, your primary breathing muscle. Though you may not be aware of poor respiratory mechanics throughout your day, the effects can be profound. Did you know that the way you breathe (or don’t) also influences how effectively your muscles work?

See also The Science of Breathing

How Your Diaphragm Can Affect Core Strength

The diaphragm isn’t typically talked about in the context of your core. But located right at the center of the abdomen, it connects to many of your body’s stabilizers. Working in close relationship with the deep abdominalsthe pelvic floor, and the multifidus muscles in the lower back, the diaphragm is part of your intrinsic core. You can think of these muscles as forming the sides of a pressurized container: the pelvic floor is the bottom, the deep abdominal and back muscles form the sides, and the diaphragm is the lid on top. If any of these muscles don’t perform their important tasks perfectly, the container will start to lose pressure, weakening the stable base you need to move effectively. The result is a decrease in overall strength due to the lack of support from your core, which can cause all kinds of compensation patterns.

The brain organizes how all the muscles work together to make your movements fluid and effective. If one muscle is stuck or not working properly, something else will have to step up to create stability and make movement happen. So if your diaphragm is tense and less flexible—in turn causing the other core muscles to weaken—other nearby muscles, like in the hips or the more superficial parts of the trunk may be recruited to compensate for the lack of core stability.

An overactive diaphragm may also cause strained breathing and even cause neck tension. Neck muscles are secondary breathing muscles, helping with inspiration, and thus also frequently get involved in issues with the diaphragm and core. Ever felt your neck tighten up during ab work? It may be compensating for missing core strength.

Additionally, the diaphragm connects to and affects the thoracic and lumbar erectors, quadratus lumborums in the low back, and the psoas muscle that crosses the rim of the pelvis to connect the legs to the spine. These are all important muscles in moving and stabilizing the spine, and any one of them not working properly can have system-wide effects in the body. So as you can see, the proper functioning of the diaphragm is essential for a body that moves effectively and effortlessly.

Lucky for yogis, the practice offers many wonderful tools to unravel the negative effects of modern lifestyle. Simple diaphragmatic breathingrestorative posturesmeditation, mindful movement through yoga poses, the coordination of breath and movement, and a focus on alignment can all help relieve tension in the diaphragm and deepen the breath. When the diaphragm is less tense, your core muscles have a better chance of stepping up to their primary task. As you optimize your breathing, you might see all kinds of other changes happening you didn’t expect.

See also Anatomy 101: How to Tap the Real Power of Your Breath

3 Ways to Relax the Diaphragm and Connect to Your Core

About Our Expert
Gry Bech-Hanssen is currently working toward her 500-hour yoga teacher training with Tiffany Cruikshank. Based in Oslo, Norway, she has a background in contemporary dance and has been teaching movement for well over 10 years. She teaches yoga and pilates in groups and therapeutic private sessions, and is also trained in Structural Bodywork, massage, and Neurokinetic Therapy. Gry is passionate about using yoga in combination with all the other tools in her tool box to help people make lasting changes in their bodies and lives. You can find more about her at www.somawork.no.

 

Martel House by PPA architectures


https://www.caandesign.com/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

Martel House by PPA architectures

Architects: PPA architectures
Location: ToulouseFrance
Year: 2014
Area: 2,153 sqft / 200 sqm
Photo courtesy: Philippe Ruault
Description:

The plot is situated in the old mainstream neighborhood of « Amidonniers », between the Garonne and the Canal du Midi. This package of area is for the most part possessed by a shed, the last component of a previous foundry now changed over into houses. The shed is a blend of stone work segments and a workshop like exterior confronting the road, both of which join to bolster a slanting steel rooftop structure. The mechanical building is quite harmed. It mirrors the historical backdrop of the site has an exceptional feel, and constitutes an unlimited void space offering fascinating potential.

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01

The Martel family comprises of three characters with solid identities: Cécile, Philippe and Camille. The desires of each were obviously expressed toward the start of the work program. The Martel family coordinated extremely well with the need to submit unequivocally to the venture and effectively tuned in the origination process. The exactness and exigency included in investigating a particular usefulness offered ascend to a brief that upgraded trades and dialogs.

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02

Translating so as to outline a «custom-made» venture the identities of the inhabitants and boosting the capability of the site. Building a «house-tool» committed to the working and personal satisfaction, with no formal from the earlier. The intelligent work when arranging the undertaking consolidating the needs and yearnings of the customer body permitted a hierarchizing of needs:

Advertisement

– A living space that obliges occupants while protecting their autonomy

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03

– Multiple and different individual spaces and normal spaces
– Specific spaces and customizable spaces permitting unclear utilizations
– A serene yet dynamic home to get adult youngsters and host companions

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04

The house mixes into its surroundings; it uncovers itself from within. Straightforward in its look, exact in its association and liberal in the quality and assortment of its spaces, the house consistently reacts to the identities of its inhabitants.

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05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06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07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08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09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10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11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12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13Martel-House-by-PPA-architectures-14

Thank you for reading this article!

 

《 Brian Culbertson – Secret Affair (05:34) 》


《 Brian Culbertson – Secret Affair (05:34) 》

【鐵份補給】日本鐵道的經典塗裝——國鐵特急色


國鐵時代服役的189系特急型電聯車,在2018年4月27日上午執行完新宿至長野的旅程後,瀟灑退役。月台上塞滿了前來拍照的鐵道迷,不僅如此,這列電車抵達目的地長野之前,行經的中央本線與篠之井線,同樣湧進了大批前來朝聖的鐵道迷。除了就將引退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在於它是現役最後的國鐵特急色塗裝車,在它退役後,長達60年的國鐵特急色塗裝,將劃下句點。
#鐵道迷 #189系特急型電聯車 #國鐵時代 #國鐵特急色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934

【鐵份補給】日本鐵道的經典塗裝——國鐵特急色

友善列印版本

2018年4月27日上午,一列塗裝經典又高雅的舊型電車,從新宿緩緩出發,月台上塞滿了前來拍照的鐵道迷,不僅如此,這列電車抵達目的地長野之前,行經的中央本線與篠之井線,同樣湧進了大批前來朝聖的鐵道迷。

會吸引這麼多關注,除了這列國鐵時代服役的189系特急型電聯車,在執行完新宿至長野的這段旅程後,就將引退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在於它是現役最後的國鐵特急色塗裝車,在它退役後,長達60年的國鐵特急色塗裝,將劃下句點。

2018年4月27日,隸屬JR東日本的189系M51編成國鐵特急色電聯車,在開往長野後即功成身退,60年歷史的國鐵特急色,就此消失。(攝影:陳威臣)

國鐵色,顧名思義就是在日本國鐵時代,所屬列車的塗裝,廣義來說,只要是國鐵時代的列車塗裝,都可稱為國鐵色。不過對於鐵道迷來說,國鐵色的定義,其實是非限定區域使用,而是某些全國統一使用的塗裝色,才能稱之為國鐵色。這些國鐵色塗裝,他的由來與背後的美學意義,不但有趣,也相當值得探討。

二戰之前,日本鐵道省的列車塗裝,其實相當單調,那個年代的車輛,大多是暗色塗裝,例如客車與電力機關車,或是柴油機關車,使用的是葡萄色(葡萄1號及2號)塗裝,至於蒸氣機關車就更不用說了,完全就是黑!雖然在1935年,鐵道省以青藍色(青3號)搭配奶油黃(黃褐2號)的塗裝,成為國鐵柴油客車的標準色,但這僅是戰前少數的明亮塗裝。

二戰終戰後,鐵道省改組為特殊法人「日本國有鐵道(JAPAN NATIONAL RAILWAYS)」,簡稱國鐵(英文縮寫JNR),許多去當兵的國鐵職員也紛紛回鍋,在那個殘破不堪、國家體制幾近解體的年代裡,撐起了日本交通運輸的重任。

1950年代日本因受惠韓戰,經濟起飛,社會與人民的生活也逐漸富裕穩定,但國鐵使用的車輛,大多數都是戰前製造的,到了50年代初期,早已不敷使用,國鐵便開始著手設計製造新型車輛。當時因首都東京的大量通勤需求,國鐵開發了一款新型通勤電車80系,其塗裝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以深綠色(綠2號)和黃柑色的搭配,在一片暗到不行的國鐵車輛中,相當醒目。

結果這個塗裝一推出,即受到各界歡迎,不但成為當時東海道線的列車標準塗裝,還因行經湘南地區,讓這個塗裝從此被稱為「湘南色」,直到今天這樣的配色,依然持續使用。而這個頗受好評的設計,也鼓舞了國鐵的車輛設計部門,之後陸續推出的新型列車,便採用更多有別以往的塗裝。

其實提到國鐵色塗裝的設計,就不得不提到當時的國鐵技師長島秀雄、副技師長星晃、以及營業局長磯崎叡三人。這三位優秀的幹部,島秀雄跟星晃不但受過嚴謹的工業設計教育,而且具備深厚的美學素養,磯崎叡具有營業與管理的頭腦,以這三人為中心的設計團隊,決定了戰後的多款車輛設計,以及外觀塗裝,影響後世相當鉅大。

例如80系湘南色塗裝,就是島秀雄看到美國大北方鐵路(Great Northern Railway)的車輛塗裝照片,認為大北方鐵路的橘色外觀相當顯眼,不但在遠方容易識別,嶄新的塗裝也可達到宣傳的效果,再加上湘南地區盛產柑橘,以果實的柑橘色,搭配葉子的深綠色,不僅顯眼也極具平衡感,難怪一推出就引起話題,讓都市通勤圈的各路線,開始出現個別不同的塗裝了。

1950年代因日本經濟復甦,東京至大阪間的交通十分熱絡,加上1956年東海道本線全線電氣化,國鐵為提升運能,縮短行車時間,因此著手設計新型特急電聯車,希望東京大阪之間,能夠在六個半小時內抵達。當時島秀雄與星晃帶領的設計團隊,針對高速運行的安全性、加速性能與舒適性等,在1958年開發出181系特急型電聯車。

1960年攝於大阪站內的181系電聯車,其塗裝即為國鐵特急色(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181系的造型相當特別,他具備高運轉台,讓司機員的視野更好,車頭也非常流線,在討論塗裝時,設計團隊認為,這是日本第一款特急型電聯車,所以塗裝不但要吸睛,也要讓人一看就想要搭,因此決定以奶油色(奶油4號)為底色,搭配紅色(赤2號)的色帶,作為國鐵特急塗裝。

這樣的設計,在當時一片漆黑的國鐵車輛當中,相當顯眼,國鐵設計團隊,還公開徵求日本國鐵的標誌與特急標誌,全面應用在國鐵特急上。最後獲選的特急標誌,是一個倒三角形的造型,線條簡潔洗鍊,從正面看宛如張開雙翅的老鷹,象徵特急列車的高速,搭配的國鐵特急色,不但簡潔亮麗,也具有速度感,高速行駛時讓人一眼即可辨識。

在那個新幹線尚未出現的年代,這樣的塗裝不但吸睛也受歡迎,很快的就成為國鐵特急的標準塗裝,連之後的特急型柴聯車KIHA80系,也是採用同樣的塗裝,讓國鐵特急色塗裝,遍佈於日本全國,進而影響到急行、準急等車種的塗裝。

至於同一年推出的20系寢台特急用客車,與一般的特急塗裝不同,採用深藍色(青15號)作為底色,再搭配三條乳黃色(奶油1號)線條,成為寢台特急客車的標準塗裝,也因為車身絕大部分都是深藍色,所以寢台客車又被稱為「BLUE TRAIN」了。

1967年,針對日夜兩用所設計的新世代寢台特急581/583系問世,這是全世界第一款寢台電聯車,不但維持自181系以來,高運轉台的設計優點,還在運轉台下方增加貫通門,可以兩組併聯運轉,增加使用彈性。

因此,設計團隊在外觀設計上,採取日間特急的奶油色作為底色,以及寢台特急的深藍色色帶,讓塗裝呈現出特急電聯車的式樣,而深藍色帶,一看就知道具有寢台臥鋪功能。這三款設計,成了1950年代末期開始,使用至今的國鐵特急塗裝,也由於塗裝設計兼具美觀、協和、易於辨識等優點,很快的就出現在日本各地,成為日本人耳熟能詳的國鐵特急色。

1987年,日本國有鐵道因不堪長期虧損,所以進行民營化,將國鐵分割為六家旅客鐵道、一家貨物鐵道、與數間不做營運的特殊公司。民營化分割後,各家JR自身逐漸反應當地環境與自身需求,從此再也沒有出現如國鐵時代般,全國統一的車款。

至於塗裝方面,為了有別過去的國鐵,扭轉人民對於國鐵職員高高在上、服務差、以及天天虧損等惡劣印象,除了某些具有歷史意義的塗裝色之外,JR各公司紛紛開始推出自己的特急塗裝,加上過去國鐵型電聯車,因車齡逐漸老舊而退役,時至今日,JR民營化已超過30年,當年統一標準的國鐵色塗裝,就這樣隨著時間,越來越稀少了。

放眼望去,這些當年叱吒風雲的國鐵特急色塗裝,不但JR東海早就全數引對,數年前JR九州與JR西日本的國鐵特急色車輛也都消失。2018年JR東日本僅存的189系國鐵色編成,也在4月底完成使命退役,長達60年的國鐵特急色,至此全部消失,讓人感到悵然,未來也許再也看不到國鐵特急色列車,出現在正線上奔馳了。

JR九州的485系國鐵特急色塗裝車,2015年退役。值得一提的是,這列特急原本在民營化後,改為九州自行設計的特別色,但2010年恢復成國鐵色。(攝影:陳威臣)

現代的工業設計比起國鐵時代,當然因技術進步,以及設計思想的轉變,所以車輛造型更加洗鍊與近未來,塗裝上更是令人眼花撩亂。但也因此,讓人懷念起國鐵時代,那個線條簡單卻平衡感極佳的設計,這也是老車老塗裝一出現,總是能吸引大批人潮的原因。

583系寢台電聯車,外觀塗裝類似一般國鐵特急型,但色帶則與寢台客車同樣採用深藍色。(攝影:陳威臣)

國鐵已是個逝去的年代,雖然目前仍有少數的國鐵型電聯車現役,而國鐵時代服役的機關車與柴油客車,以及博物館或是動態保存車輛,仍有許多國鐵色塗裝,但不知何時會全部消失。國鐵特急色塗裝的故事,除了讓我們緬懷那個經典的年代之外,更重要的是,告訴我們「美學真的不是見仁見智」啊!

國鐵色塗裝車輛越來越稀少,未來全部退役之後,只能到博物館欣賞這些保存車輛了。(圖為大宮鐵道博物館;攝影:陳威臣)

關鍵字:

 

《 Brian Culbertson – Do You Really Love Me? (04:35) 》


《 Brian Culbertson – Do You Really Love Me? (04:35) 》

印尼「最後的雨林」遭棕櫚業者砍伐


http://www.greenpeace.org/taiwan/zh/news/stories/forests/2018/Indonesian-rainforest-disappearing/?utm_campaign=2018-forests&utm_source=enews-20180510&utm_medium=email&utm_content=btn

印尼「最後的雨林」遭棕櫚業者砍伐

專題報導 – 2018-05-10

綠色和平調查員在印尼記錄下棕櫚業者大幅砍伐原始雨林的畫面。約4,000公頃、半個巴黎大小(近六分之一個臺北市)的林地面積消失殆盡,危及當地生態及紅毛猩猩棲息地。

蔥蔥鬱鬱遍地的雨林一分為二,如分田割地似的,一部分由企業取走,另一半留存原地。隆隆作響的挖土機,整理著殘留雜亂的樹枝,透露剛剛大舉砍伐的景象。空氣中凝滯著尚且新鮮濃郁的木質氣味,透露著些許警告意味,說今天先到此為止,留在原地的森林,我們暫且不動。

今年3月至4月間,綠色和平調查員在印尼巴布亞省(Papua)拍攝到大片雨林遭砍伐的畫面。約有4,000公頃、半個巴黎大小(近六分之一個臺北市)的林地面積,在2015年5月至2017年4月短短兩年間,被棕櫚油企業砍伐殆盡。在這次勘查的影片中也發現,一部分在2015年印尼森林大火後被印尼政府劃為保護區的林地,也在這次砍伐的範圍裡。

多年來,為產出具經濟價值、用途廣泛的棕櫚油,印尼大片原生雨林遭砍伐,改種植油棕樹,已是司空見慣的景象。長期砍伐天然樹林,對當地的生態系統和原住民土地帶來嚴重危害,導致瀕臨絕種紅毛猩猩的棲息地銳減,對其生存帶來危害

棕櫚油價格低,穩定性高,常見於一般日常吃的加工食品,許多洗髮精、清潔劑、化妝品等日用品都含有棕櫚油,更可用來生產生質燃料,用途極廣。

印尼巴布亞省的森林被稱作「最後的雨林」(the last frontier),是少數幾個仍有極廣大森林面積的土地,其範圍更遠大於印尼其他森林,因此在跨國企業眼中,是可開發資源的沃土。

圖中大幅砍伐的森林,位於印尼巴布亞省的PT Megakarya Jaya Raya(PT MJR)棕櫚油許可地(palm oil concession),由跨國集團HSA(Hayel Saeed Anam Group)所掌管。這公司底下的兩間子公司,提供棕櫚油給許多知名企業,如瑪氏Mars、雀巢 Nestlé、百事PepsiCo、聯合利華Unilever的棕櫚油供應商。目前雖然還沒有棕櫚油產自這片砍伐的雨林,但這四間生產日常食品和用品的大型企業,都已對外公布會遵循「不毀林、不開墾泥炭地、不侵害人權」(No Deforestation, No Peat, No Exploitation,簡稱NDPE)政策,聲明其購買的棕櫚油不會從破壞雨林而來。

大部分在 PT Megakarya Jaya Raya 棕櫚油許可地的森林,和其他幾個鄰近的許可地一樣,都被印尼政府列為原始森林,如此大幅面積的砍伐雖然顯得不合理,但事實上卻不違法。儘管不違法,根據全球森林觀察(Global Forest Watch)的數據顯示,印尼有55%砍伐的森林是在許可地內,而另外的45%則是在許可地範圍外。如綠色和平這次拍攝到的遭砍伐區域,就有部分在保護區的林地裡。

綠色和平揭露,這次伐林之際,時值印尼政府官員前往歐盟為棕櫚油業辯護。歐盟基於棕櫚油生產導致毀林及對環境造成重大影響,去年在歐盟議會以壓倒性多數通過2020年後禁止使用以棕櫚油生產生質燃料的禁令。此舉造成印尼政府極大反彈,威脅將限制進口部分歐盟產品,作為反擊。

綠色和平森林專案主任理查喬治(Richard George)說:「在蘇門答臘島和加里曼丹的森林砍伐殆盡之後,棕櫚油業者正往如巴布亞省這樣最後的雨林推進。如果印尼政府要為這些產業辯護,最好的做法是改正他們的做法,而不是威脅要發動貿易戰爭。」他並強調:「這些大型企業講了超過十年,要讓他們的棕櫚油供應鏈變乾淨,但為何像雀巢 Nestlé、聯合利華 Unilever 這樣的龍頭企業,仍會向摧毀森林的棕櫚油供應商如 HSA 集團購買?他們的消費者又該做何感想?又該怎麼做才會讓這些企業有所行動?」

綠色和平和消費者將會持續的關注和監督,要求這些企業公開棕櫚油業者的來源,承諾使用符合「不毀林、不開墾泥炭地、不侵害人權」(NDPE)政策的棕櫚油,為乾淨的供應鏈做出努力和承諾。

 

《 Brian Culbertson – Come To Me (06:30) 》


《 Brian Culbertson – Come To Me (06:30) 》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核電集團反撲 推動破爛核四復辟公投


http://e-info.org.tw/node/211485?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0fe3e87f06-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0fe3e87f06-84956681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核電集團反撲 推動破爛核四復辟公投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對公投提案的聲明
2018年05月10日
文: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5月8日中選會舉辦公投聽證會,對林忠山、黃士修先生等人發起之擁核公投釐清爭點,全國廢核行動平台指出,不論提案最後是否通過,都表示核電利益集團已展開大規模反擊,試圖使用公投方式為核四翻盤,公投提案以「反空污」和「以核養綠」來包裝擁核,根本文不對題,而由國民黨智庫相關人士發動,其目的就是為了讓破爛核四廠復辟、三座老舊核電廠延役,並為高污染產業開脫,阻擋能源轉型的腳步。

兩項公投提案皆主張要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一項明定:「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114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提案兩人背景都與國民黨智庫相關,林忠山先生提出「廢止電業法第95條『非核家園』相關條文」公投提案,現為文化大學政治系副教授、中華泛藍聯盟召集人、前新黨國大代表、前國民黨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黃士修先生提出「以核養綠,務實規畫國家能源政策」公投提案,曾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民黨智庫)研究員、洪秀柱競選團隊及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目前公投提案已連署通過第一階段,正向中選會申請進入第二階段連署。

面對核電代價 翻轉能源未來。圖片來源: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對以上公投提案的批判如下:

一、意圖推動破爛核四復辟

核電風險不分新舊,應讓台灣早日脫離核電威脅,但至今核電利益集團仍力圖復活,推動破爛核四復辟公投,甚至誤導民眾以核四來換核一二,實為傳統能源勢力反撲,試圖讓改革倒退的舉動。

核四廠並不如核電集團所宣稱是一個已經蓋好的新廠,更不是什麼新科技,而是一個拼裝、泡水、未按圖施工、工程品質拙劣、貪腐弊案不斷,爭議了30多年,蓋了近20年仍無法完工的破爛拼裝工程,因此早在2014年被高達七成民意反對,至今尚未完工,施工與驗收過程問題重重,如今更不應有復辟的空間,公投主文內刻意不提的真相是,核四工程這麼糟糕,難道不該追究過去政府的責任?若要續建還需追加不知幾百億的預算與工期、永遠解決不完的工程問題,民眾是否願意繼續成為核電集團的提款機?黃士修、林忠山先生等人提出要廢止電業法的非核家園時程,其真正意義是推動已經停建的核四廠重新浮上水面,推動破爛核四復辟。

二、意圖使老舊核電廠延役

核一、二、三廠近年屢屢發生讓人不安的各種設備意外,如燃料匣把手斷裂、電塔倒塌、錨定螺栓斷裂、爐心側板裂開、發電箱避雷器於大修後爆炸,再轉又旋即跳機、熱交換管塞管、緊急發電機跳脫等各種狀況不斷,「老舊核電廠不得延役」是基於國民安全,不應讓國人承受老舊核電延役的安全風險。

所有電廠都有關廠停機的期限,電業法第95條第一項是再次確認老舊的核電廠必須如期除役,不再以任何理由延長,所謂的2025非核家園,不是另行訂定的時間點,指的是核一、二、三廠的運轉執照原本就陸續於2025年(民國114年)前到期,就算是沒有核災風險的火力電廠機組,法令規定年限一到,也是應該要除役,由於台灣多地震風災,老舊核電廠風險極高,不應該再延長運轉期間。

依照「核子反應器設施管制法」規定運轉執照之有效期間最長為40年,核一、二、三廠的運轉執照到期日,分別將於民國107年12月5日、108年7月15日、110年12月27日、112年3月14日、113年7月26日、114年5月17日到期。

三、核電與空污無關,不應為高污染產業開脫空氣污染責任

公投提案內容試圖誤導混淆社會輿論,將台灣長期因為能源、產業轉型不積極,持續放縱高污染產業造成的污染問題,簡化為贊成核電就可減少空污,規避高污染產業的空氣污染責任。核一廠一號機2014年才停機,之前都是核能電廠與火力電廠全開的年代,從環保署歷年的空氣品質報告來看,其實2014年前整體台灣的空氣品質是更糟糕的,空氣品質不良率比現在高很多,尤其是中南部更是如此。以全國細懸浮微粒(PM2.5)平均濃度來看,也比現在來的糟很多。空污其實一直在我們身邊圍繞著,只是過去大家沒注意到空氣灰濛濛代表的是空氣污染而已,如今空污意識提升是推動產業與能源轉型的良機,但跟核電發電占比下降無關。因此,只單一指稱使用核電廠可減少空氣污染,其實僅是為污染產業開脫的說詞。

四、名實不符宣稱「養綠」其實只有「擁核」

提案人宣稱這是「以核養綠」公投,但內容並未提及綠能發展,不應名實不符地宣稱「養綠」;老舊核電廠運作維護成本高昂,綠能則隨科技發展成本漸降,綠能不須靠核電來養,事實上,過去由於只著重於傳統燃媒、核電能源的發展與補助,長期忽略與排擠綠能,反而導致綠能成長停滯,決心「廢核」,更有助綠能發展。此公投提案只是假借綠能之名,行破爛核四廠復辟之實。

五、能源轉型不應倒退,核煤不是二選一

按照目前台電與經濟部以公開的電力情境分析,逐步汰除老舊核電廠不予延役,同時廢除核四不運轉,未來並不會造成缺電的問題。從數字來檢視,相較於過去兩年,今年即可因幾部大型機組的陸續完工運轉,讓備用容量率開始攀升,到了明年以後,更可持續維持在供需不虞匱乏的15%之上,這都是在逐步達成非核家園的情境下的估算。

現在核電利益集團以極為反智的宣傳,一方面將去年明明是肇因於燃氣設施人為疏失的815停電事件,惡意歸責給非核政策,另一方面,刻意忽視完整能源規劃的情境估算數據,只想非理性地煽動大眾對於缺電的恐懼。故意將非核與缺電的錯誤因果連結,放上公投主文惡意誤導大眾,這是我們絕對無法接受的。

面對能源轉型的過渡期,政府規劃2025年再生能源增加到20%,燃氣增加到50%,燃煤則從49%降為30%。因此,未來再生能源將會取代核電,台灣的電力結構也會從目前以燃煤為主,轉為以天然氣為主。這將會改善發電的空污與排碳量,兼顧非核與低碳。老舊核電廠本就要如期除役,核四也絕非現成可用的選項,短期而言對供電並沒有幫助,長期而言,面對未來核電除役的電力調度,我們主張要用節能與再生能源來取代。能源轉型並不是僅僅從一種電源換成另一種電源而已,還需要改變傳統使用能源的方式,杜絕浪費、智慧管理,這需要政府、企業與全民一起投入,台灣才能擺脫對核與煤的依賴,邁向真正的能源轉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 Brian Culbertson – Colors Of Love (01:02:22) 》


《 Brian Culbertson – Colors Of Love (01:02:22) 》

綠盟:環評大會深澳案 經部與台電數據有灌水嫌疑


http://e-info.org.tw/node/21148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0fe3e87f06-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0fe3e87f06-84956681

綠盟:環評大會深澳案 經部與台電數據有灌水嫌疑

綠盟針對環評大會深澳案之批評
2018年05月10日
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3月底環評大會通過至今,從學界、環保團體皆提出許多數據與情境評估,質疑深澳電廠計畫必要性,令人遺憾的是,9日台電與經濟部在環評大會對深澳一案的補件,資料與數據仍然十分空洞,如此缺乏完整情境評估的補件內容,根本是讓社會在爭議中瞎耗空轉,實則令人無法接受。

在深澳燃煤電廠的爭議中,最關鍵的一個問題,就是到底這樣一個開發計劃的必要性為何?該如何被確認這是唯一且不可取代的方案?我們必須先回答了這兩個問題後,才有理由進入開發的環境影響為何,或是如何減少影響的討論中。綠盟要再次表達,9日經濟部與台電對於深澳燃煤電廠的必要性問題所提供與說明的資料,仍然避重就輕,甚至以錯誤的方法進行呈現,這使得不同意見與資訊難以真正釐清,進而做出最好的決定。

一、經濟部與台電數據呈現邏輯錯誤且欠缺專業

首先,現在政府在論述深澳燃煤最重要的必要性,就是目前北部區域供給即有短缺,2025年核一核二陸續退役之後,缺口將會再擴大,甚至以「北部缺電」來描述。在9日的補件資料中,經濟部以「過去幾年,平均北部地區的『發電量』少於『用電量』134億度電」,來呈現所謂的「北部缺電」的現象,事實上,這個呈現方法與邏輯是完全錯誤也欠缺專業的。

舉例來說,如果台電調度人員因為成本等考量,優先調度中部成本較低的燃煤機組來發電,而讓北部機組的發電量減少,如此基於降低成本的調度結果,其實跟北部供需能力是否平衡根本無關。國際上或是台電過去在正式文件上,評估區域平衡與否的做法都是以「尖峰供電能力(淨尖峰能力)」與「尖峰負載」兩項數據的比較來做評估,這才是正確的做法。(請見台電最新電源開發計劃10701修正案第八頁)

很可惜的是,經濟部刻意捨去過去正確的估算方式,改以用電量、發電量來呈現,這樣的做法,不僅讓官方與不同意見者難以對區域供需平衡與否的議題進行資訊釐清,更可能誤導了社會與媒體的認知。現在也已有許多能源規劃評估的專業者,對於台電的資料居然以「發電量」和「用電量」來說明區域平衡與否,感到不可思議,認為這是對於自己專業的放棄。

二、數據灌水嫌疑:北部地區用電不該包含新竹縣市

再來,開發單位不僅提供錯誤的呈現邏輯,還刻意把新竹縣市(尤其竹科)算進「北部地區」內,事實上,所謂「北部地區」的分區定義,在台電官網上與正式文件上(請見台電最新電源開發計劃10701修正案第八頁),一直以來都是指新竹縣鳳山溪及花縣清水斷崖以北地區,包含宜蘭、基隆、台北、新北與桃園等縣市,不含新竹縣市,尤其不含竹科。但是在經濟部所提供的資料中,竟將新竹也算入「北部地區」,新竹縣市本身發電量極少,但是卻有用電量超高的新竹科學園區,如此模糊真實數據,實有刻意將北部用電量灌水,去造成北部供需缺口龐大之嫌疑。

無標題
台電最新電源開發計畫10701修正案第八頁
無標題
台電官網截圖:資訊揭露→電網供電資訊

由台大風險中心的計算(如下圖)可得知,拿掉新竹縣市,按照北部地區原本的北北基桃宜範圍定義來看,會發現,北部地區這幾年的發電量都是大於用電量的,跟政府所謂北部缺電的訊息是根本矛盾。

無標題
台大風險中心趙家緯博士4/26立法院公聽會簡報第三頁

三、備用容量率估算模糊不清

而經濟部補件資料中指出,在沒有深澳電廠的情況下,115年備用容量率為13%,綠盟也要再次質疑,這個數據是否已修正既有光電尖峰轉換係數過低的問題?是否將屆時太陽光在尖峰時刻發電增加的情境納入?此數據背後的評估依據在補件資料中完全沒有提到。

四、北部用電缺口並無逐年擴大、綠能與節電才是更精準的投資方案

事實上,台大風險中心團隊以台電與經濟部的電源開發計劃和未來需求預測的數據,進行專業評估,在核一核二如期除役的情境下,就算沒有深澳燃煤電廠,2025年北部淨尖峰供電能力可達1514.9萬瓩,北部缺口在尖峰負載成長率最高的情境下,仍可以從2017年的57萬瓩縮小至17.1萬瓩:

無標題
台大風險中心依據不同需求情境推估北部2025年尖峰負載

且若拿深澳電廠1000億龐大的建廠經費做更好地運用,例如更積極推動北部能源效率的改善、尖峰用電削峰填谷與太陽光電,以北部尖峰自給率每年進步1%為目標,在2025年甚至可以讓目前地缺口由負轉正,真正以最無悔的方案來解決問題。

讓人無法接受的是,在9日環評大會上,台電與經濟部持續以用電量與發電量錯誤的評估方法,來說明深澳電廠必要性,想要含混過關,甚至依舊把竹科灌水放入。能源政策本該在透明的數據與正確的評估方式下,進行政策選擇的對焦與釐清,但在目前深澳燃煤電廠的爭議中,因為開發單位始終不以正確且透明的方式,提供論證開發必要性的數據資料,讓不同意見的主張者好好坐下來檢視與討論,進而思考如何將龐大的預算用在更好的解決方案上。這樣的政策推動模式,正是爭議始終無法釐清,更讓社會付出龐大成本的根本原因。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 Brian Culbertson – So Good (04:14) 》


《 Brian Culbertson – So Good (04:14) 》

讓綠能走進社區 公民電廠運動探問能源轉型「台灣價值」


http://e-info.org.tw/node/211437?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0fe3e87f06-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0fe3e87f06-84956681

讓綠能走進社區 公民電廠運動探問能源轉型「台灣價值」

2018年05月09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鄒敏惠報導

承續著能源轉型運動,我國社區型公民電廠自2015年左右蓬勃展開,創造不少「全台第一」案例。歷時三年,當初面臨的困境如今是否有了轉機,在第二期能源國家型科技計畫(NEP2)的邀請下,多個公民電廠實踐者昨(8)日一同參與「能源創意與社區公民電廠」工作坊,除了交流甘苦談,也透過對話機制,型塑出公民電廠的定義,更有講者進一步延伸,認為在能源對話時期,我國應先凝聚出能源轉型的「台灣價值」。

公民電廠一開始最為民間詬病的問題——官方行政流程過於冗長、政策障礙有待排除等,依然是今日公民電場倡議團體主要訴求的改善目標。台電代表則在會中回應,台電已成立公民電廠專案小組,主動了解民間的需求。而公民團體提倡的「一度換一度」做法,台電在技術上早已可行,現階段只待法規鬆綁。

能源創意與社區公民電廠工作坊由林子倫主持召開。攝影:鄒敏惠。

8日的工作坊上,主辦單位邀請長期投入公民電廠的個人及單位到場,有全台第一個綠能部落、台西綠能村、全台第一個社區微電網示範場所、知名綠電平台、台灣第一個原住民電力公司、台大青創團隊,現場還有台電董事長特助、文化部文化資源司司長陳登欽以及民間再生能源組織等團體與會。

談到社區公民電廠運動,陽光伏特家陳惠萍表示,我國雖是製造太陽能板的大國,在使用上卻非常匱乏。政府推動再生能源2025年要達20%,其中太陽光電要達20GW,要達到這個目標,社區發展再生能源是一個方式,不過不僅耗時很久,陳惠萍表示,過程中更是時常卡住。「蓋電廠是最簡單的,但最難也最重要的,反而是如何凝聚社區共識、找到可行方案。」

達魯瑪克部落會議主席胡進德,分享綠能經驗。攝影:鄒敏惠。

催生全台第一個綠能部落,達魯瑪克部落會議主席胡進德(Wkolringa Lrarobeciake)也說,推動公民電廠遇到很多困難,還面臨綠能電力法規、政府補助不清的問題,導致部落加入意願低,且申請資料程序繁瑣,安裝成本高昂。胡進德以「我是累(獵)人」形容自己這一路走來的心得,他也建議,政府應參考日本,用承租方式設置部落電網線。

台灣電動商用車聯盟理事長陳仁達從產業觀點出發,指出民間參與度的重要。而他認為,台灣自1994年就開始推展的社區營造系統,是個不錯的切入點,不妨在這個基礎上加入綠能元素。

台西村綠能健康社區促進會總幹事許震唐,則以實例呈現社造和綠能如何完美結合,他以自身的電信專業回饋家鄉,如今台西村已有一個綠能廟宇案場,規劃第一期總發電量將達415KW。

在能源轉型與社區營造相輔相成的理想下,每個環節都具有明確的角色定位,如「台西村綠能健康社區促進會」為一非政府組織,旗下的「台西村公民電廠」為B型社會企業外,還設有健康照護、社區再造部門,使社區公民除了日常農牧生活的技能之外,能有新的技術專長,也提升公民在社區就業發展的意願,進而吸引人才返鄉。

全台第一座太陽綠能廟宇彰化縣大城台西顯榮宮,是許多居民接觸綠能的開始。攝影:許震唐

不過推動過程並非沒有挫折,例如曾遇到民眾質疑,為什麼發電盈餘還要投入社區,讓許震唐苦笑,難道這就是台灣社會的價值嗎?他認為應該不只如此。「利潤導向的綠電已先死了一半。」許震唐理想中的綠能村,應該要體現社區的完整概念,而在他的實踐下,如今的台西村已漸漸展現這樣的價值,更與許震唐所說的公民電廠定義——能源正義與社會價值的實踐——不謀而合。

「我們自己要先有價值選擇。」陳仁達則是提醒,常有民眾問,我國應該參考哪個國家的能源轉型案例,但在回答之前,應該先做的功課反而是聚集充分的討論,確立我國的能源轉型價值,再向有同樣價值觀的國家取經,才能真正達到國際接軌。

台大政治系副教授、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副執行長林子倫則表示,公民電廠不只是熱情與理想,不管是想要成立企業還是合作社,都需要專業以及商業模式,這是殘酷又嚴厲的事實。

有一點理想性,也有一點困難,在公民電廠的實踐上,顯然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不過這幾年也有越來越多案例,甚至是不少成功的案例,替我國能源轉型未來開創不同的可能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 Brian Culbertson – Sensuality (06:33) 》


《 Brian Culbertson – Sensuality (06:33) 》

Wet wipes ‘to be eliminated in UK’ in effort to save marine life, government says


https://www.independent.co.uk/environment/wet-wipes-banned-uk-pollution-single-use-rubbish-sea-life-environment-a8340111.html

Wet wipes ‘to be eliminated in UK’ in effort to save marine life, government says

Government vows to get rid of wipes within 25 years

14K
Wet wipes ‘to be eliminated in UK’

POPULAR VIDEOS

  • Meet the three-year-old girl with her own science YouTube channel

  • Follow live as Trump prepares to make decision on Iran nuclear deal

  • Warning of thunderstorms as temperatures forecast to plunge

  • Sherlock Gnomes exclusive clip puts Michael Caine centre stage

Household wet wipes will be banished in the UK as part of Michael Gove’s crackdown on plastic being thrown away and damaging ecosystems, the government has said.

If they are outlawed, shoppers will no longer be able to buy the wipes, which are mostly made of polyester and contain millions of microfibres impregnated with chemicals.

Tens of thousands of wet wipes are sold in Britain each year, and despite public awareness campaigns, many are still flushed into lavatories, where they end up clogging mains sewers, and go on to kill fish in rivers and other marine life as the fibres are released.

A spokeswoman for the Department for 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 (Defra) said: “As part of our 25-year environment plan, we have pledged to eliminate all avoidable plastic waste, and that includes single-use products like wet wipes.

“We are continuing to work with manufacturers and retailers of wet wipes to make sure labelling on packaging is clear and people know how to dispose of them properly – and we support the industry’s efforts to make their customers aware of this important issue.”

She declined to say whether this meant it would become illegal to buy or sell wet wipes or when the measure would begin.

​Defra said it is still considering new taxes to reduce the amount of single-use plastics wasted.

Wet wipes, which contain plastic, slowly break down into microplastics that are then ingested by marine life, with deadly consequences.

Mr Gove, the environment secretary, has decided to clamp down after a group that cleans up rivers last week revealed that wet wipes were changing the shapes of river beds.

Thames21 found more than 5,000 of them alongside the Thames in an area half the size of a tennis court.

Members retrieved 5,453 wet wipes last month in an area in west London – an increase of nearly 1,000 on last year’s total. They said similar accumulations were happening in rivers nationwide.

Environment Agency

@EnvAgency

Flushing a wet wipe isn’t disposing of it. It’s environmental littering.

Read this blog post from last year by Helen Wakeham, our Deputy Director of Water Quality: https://environmentagency.blog.gov.uk/2017/12/12/your-toilet-is-not-a-rubbish-bin-think-before-you-flush/ 

It also follows complaints from water and sewage companies and the Environment Agency. In December, Water UK, which represents water and sewerage companies, announced that the biggest ever in-depth investigation of sewer blockages found wet wipes being flushed down toilets were the greatest culprit.

It said sewer blockages added £100m to water bills each year.

Wet wipes also contribute to giant “fatbergs”, giant congealed lumps of fat and rubbish in sewer systems – of which there are believed to be at least 12 under just London now.

In an attempt to stem the tide of damage caused by plastic, the UK has already:

  • banned microbeads, which kill marine life
  • introduced a 5p plastic bag charge
  • signalled a ban on the sale of plastic straws, stirrers and plastic-stemmed cotton buds
  • and announced a new deposit-return scheme for plastic bottles.

 

堵塞下水道年耗上億水費! 英國政府考慮禁用濕紙巾


http://e-info.org.tw/node/211463?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0fe3e87f06-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0fe3e87f06-84956681

堵塞下水道年耗上億水費! 英國政府考慮禁用濕紙巾

2018年05月10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光是濕紙巾沖馬桶,就讓英國政府每年多付1億英鎊的水費!上週一個民間環保組織甚至發現,泰晤士河岸堆積的廢棄濕紙巾幾乎已讓河床「變形」。於是,英國環境大臣戈夫(Michael Gove)決定要有所行動。

英國獨立報報導,在戈夫提出的政策下,英國將逐漸淘汰家庭用濕紙巾。這些濕紙巾絕大部分由聚酯製成、含有數百萬條浸泡著化學品的微纖維,如果遭禁用,將無法再出售給消費者。

圖片來源: CBS Evening News影片截圖。
廢棄濕紙巾。圖片來源: CBS Evening News影片截圖。

戈夫的政策主要以減少塑膠廢棄物、降低環境破壞為主。英國環境、糧食和農村事務部(Defra)發言人強調:「根據我們的25年環境計畫,我們承諾要消除所有非必要的塑膠廢棄物,其中包括一次性產品,如濕紙巾。」

每年英國有數萬件濕紙巾售出,儘管不乏公眾宣導活動,仍有許多濕紙巾被沖入廁所,堵塞了下水道主管線,最終釋出微纖維,在河流中被魚類和其他海洋生物攝食。

圖片來源:Sarah Gilbert(CC BY-NC-SA 2.0)
人們不太了解如何正確丟棄濕紙巾。圖片來源:Sarah Gilbert(CC BY-NC-SA 2.0)

「我們將繼續與製造商和濕紙巾零售商合作,確保包裝上的標籤清晰可辨,要讓人們知道如何正確丟棄濕紙巾——我們支持該產業努力讓客戶意識到這個重要問題。」不過,Defra發言人拒絕直接回答是否會禁止購買或出售濕紙巾,以及禁售的時間表。

Defra表示,目前仍在考慮徵收新稅,以減少一次性塑膠用量。

含有塑膠的濕紙巾在海中會慢慢分解成微塑膠,被海洋生物攝入消化系統,造成致命後果。

河道清理組織Thames21在泰晤士河旁半個網球場大小的範圍內發現了5000多張濕紙巾,比去年增加了近1000張。他們表示全國的河流都有類似的情況。

英國水務和污水處理公司以及環保局也抱怨此事。去年12月,代表水務和污水處理公司的英國水務組織Water UK表示,根據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污水管堵塞調查結果,沖入馬桶的濕紙巾是最主要的罪魁禍首。

圖片來源: Arlington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Services(CC BY-NC 2.0)
濕紙巾丟棄不當,導致污水管堵塞。圖片來源: Arlington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Services(CC BY-NC 2.0)

Water UK指出,下水道堵塞導致每年的水費增加1億英鎊。濕紙巾也會與油脂結合,在下水道系統中形成巨大的油脂垃圾塊,據悉現在倫敦至少有12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 Brian Culbertson – Another Long Night Out (55:32) 》


《 Brian Culbertson – Another Long Night Out (55:32) 》

補要求「蓋防波堤前做環調」 深澳環差正式過關


http://e-info.org.tw/node/21147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0fe3e87f06-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0fe3e87f06-84956681

補要求「蓋防波堤前做環調」 深澳環差正式過關

2018年05月09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賴品瑀報導

9日環保署第330次環評大會中,經濟部為深澳電廠提出能源配比與深澳電廠定位的報告案。環團與環委對這份報告仍是砲聲隆隆,不過最後大會仍選擇放行,給出了「洽悉」兩字,另改要求台電在防波堤設置前必須做當地海洋生態的「環境影響調查報告」。

此舉等於深澳電廠本體確定可以興建了,雖然防波堤設置前必須做環調,但新北市府指出,防波堤本來就非深澳電廠的必要設施,只是應漁民要求而興建,因此即便防波堤最後沒有放行,電廠仍然可蓋,而在會議中,新北市政府多次強調未來將不會同意興建防波堤。

DSC04424
9日環保署第330次環評大會審查深澳電廠的能源配比報告案,持正反意見的民眾在環署外表達意見。賴品瑀攝。

在能源配比報告中,經濟部能源局提出,若深澳電廠無法如期上路,將造成2025年備用容量率降到14.9%、2026年降到13%,強調深澳電廠對穩定供電的貢獻。不過,卻遭環團砲轟,「還是看不到深澳電廠的必要性」,更質疑數字怎麼算出來的。

深澳電廠環差案在3月14日的第328次通過,當時環評大會要求經濟部能源局要再補上至2025年的逐年發電配比與深澳電廠定位及必要性說明,才能正式宣告通過。而在這一個多月中,各界對深澳燃煤電廠將造成的空污問題,與燃煤、燃氣、核電之爭的能源政策爭論不休。

雖然定調為經濟部說明能源政策,不過地方政府、環委、環團與當地居民將此報告案視為說服環署懸崖勒馬的最後機會,對生態、漁業,甚至對地方發展的期待都重新再論述一次。

新北市漁業處指出,「瑞芳水產動植物繁殖保育區」已獲內政部確認屬於一級環境敏感區,不能改變利用方式,委員鄭明修也強調,只要一做防波堤,當地海洋生態一定會改變,與台電展開漫長辯論,「如果防波堤那麼好,那麼不如用防波堤把台灣圍一圈!」鄭明修諷。新北市揚言,未來不會放行興建防波堤,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則表示,未來還有環評以外的其他行政流程要走,若新北市未來仍是這樣的態度,將尊重他們到時的決策。

環委王价巨也批評,台電對災害的態度仍讓人很不放心,並沒有真實面對最嚴重的災害可能會是什麼,這樣的「樂觀偏見」是在誤導居民。

能源局:無深澳電廠 2025年備用容量率14.9%、2026年13%

能源局副局長李君禮表示,深澳電廠在國家整體能源規劃上,有助於能源多元、能源分散、區域公平與穩定供電。

李君禮指出,台灣能源98%依賴進口,且是獨立電網,在將以天然氣發電為主的未來下,煤炭有供應穩定、便於大量儲存等優點,還是應該維持一定比例。而能源局預估北部與中南部的用電需求都將持續成長,都需要增加供電量,深澳電廠將增加北部供電能力,每年79億度。

能源局指出,預估2025年的尖峰用電達4032.3萬瓩、2026年4093萬瓩,若深澳電廠按規劃期程上線,2025年備用容量率將達到16.3%、2026年15.8%;若無,則將造成2025年備用容量率降到14.9%、2026年降到13%,強調深澳電廠對穩定供電的貢獻。

環團:還是看不到深澳電廠必要性 錯估北部供電缺口

不過,能源局的報告卻遭環團直批「還是看不到深澳電廠的必要性」,王文誠、劉益昌等幾位環委也不滿意這次的報告,早早就表態要求能源局應再重報告一次。環團與新北市環保局局長劉和然等,更直接要求台電自行重作環評。

會前自救會與環團疾呼「趁一切還來得及」,要求撤回此案,更質疑一個多月來台電與政府各單位提出不少誤導的訊息,若此次報告仍非以正確資料作為討論基礎,就不可能做出最好的決定。

但同時也有高舉「傾全力支持」紅布條的民眾坐兩台遊覽車前來,主要為來自瑞芳區深澳、瑞濱、海濱等沿海三里,他們基於安全疑慮,主張「要煤不要氣」。

「核四、深澳都是大便,為何我們非要選一個來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洪申翰直言深澳電廠根本並非必要。

洪申翰批,之前能源局以「北部缺電」來合理深澳電廠的必要性,能源局以北區用電量減發電量得出的134億度供電大缺口,並非以尖峰用量評估,且忽略調度選擇,更刻意將轄內有竹科園區卻無電廠的新竹納入北部範圍等。

這個供電缺口在台大風險中心評估下是將逐漸縮小的。洪申翰強調,若是積極節電,這個缺口可能由負轉正,顯示興建深澳電廠的千億經費,有更好的選項。綠色和平能源專案主任蔡佩芸也提醒,未來綠能佔比提高,需要的是能彈性調度的電網,這才是應該優先投注經費的地方。

而李君禮則回應,即便換成以尖峰用電來估算,供電缺口算起來會比較小,但也還是有缺口,且用電需求也不可能不成長,「不可能用電零成長」,李君禮一再斷言。綠盟研究員吳澄澄則質疑,深澳電廠將帶來760萬公噸溫室氣體,是背離國家減碳目標。

DSC04432
環團不斷訴求環署撤回深澳,直呼現在還來得及。賴品瑀攝。

正式通過就展開訴願 自救會已揚言

自救會已明確表態將對深澳案展開訴訟,會前的記者會中,反深澳燃煤電廠自救會會長陳志強表示,民間一定會展開訴願,而且明天就要去找新北市政府討論是否也會提出訴願,「不能只是喊喊」陳志強表示,要看到新北市是否真心跟民眾站在一起。陳志強擔任瑞芳區龍山里里長,他表示,目前瑞芳區的34位里長有20位表態反對深澳電廠,更有1209位居民參與連署。

義務律師陳憲政駁斥過去環保署「不通過環差案,深澳就將以較差的舊環評案執行」的說法,陳憲政表示,舊案的排放濃度放在現今的排放標準來看,已不符標準;再者,舊案也沒有考量到後來的PM2.5納管,都會造成深澳電廠其實無法執行。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律師郭鴻儀指出,深澳電廠更新擴建計畫在2006年通過環評,2007年取得籌設許可,期間台電公司僅在2011年完成舊電廠拆除工程就未再動工。等於台電自取得環評後就沒有進行任何新電廠的興建,應該辦理的是「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將環境現況等時空變遷情形納入考量:但目前深澳案只有做「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因此環境現況沒有在審查中獲得妥善考量,是嚴重瑕疵。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瀅表示,除了民間發動訴訟,環保署也可以依行政程序法第123條主動廢止環評處分。蔡雅瀅指出,2006年原環評有條件通過時,附帶決議「開發單位應檢討過去及未來之發電燃料結構,朝低碳化努力」。當時的能源計畫為2025年燃煤占比目標為48~50%,但目前政策是燃煤佔30%,已大不相同。深澳案顯示台電沒有朝低碳化努力,沒有履行在環評讀承諾,且深澳電廠對國民健康的公益有重大危害,都是環保署可以主動退回的理由。

蔡雅瀅更指出,台電宣稱深澳電廠可取代「台中電廠」或「興達電廠」,但在經濟部〈產業穩定供電策略〉簡報中,台中及興達電廠都已規劃改為燃氣電廠,根本不需以深澳電廠取代。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妖言惑眾】傳道書


【妖言惑眾】

舊約聖經「傳道書」中,

『我發現這世上有一件不公道的事,

重重地壓在人的身上,

上帝賜給某人榮耀,

財富,

產業和他所想要的一切,

但是,

卻不讓他享受,

卻讓陌生人去享受。

這是空虛、

也是嚴重的不幸。』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