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a We Know You Need: 4 Smartphone Counterposes


https://www.yogajournal.com/practice/yoga-know-need-3-smartphone-counterposes

Yoga We Know You Need: 4 Smartphone Counterposes

The hunch in your shoulders and knots in your neck aren’t just uncomfortable, they carry an orthopedic risk. Amy Ippoliti created this practice to counteract “tech neck."
Amy-Ippoliti-Text-Neck-Pain

The hunch in your shoulders and knots in your neck aren’t just uncomfortable, they also carry an orthopedic risk. Amy Ippoliti created this practice specifically to counteract the “tech neck."

(Plus, want to practice or study with Amy Ippoliti in person? Join her at Yoga Journal LIVE New York, April 19-22, 2018—YJ’s big event of the year. We’ve lowered prices, developed intensives for yoga teachers, and curated popular educational tracks: Alignment & Sequencing; Health & Wellness; and Philosophy & Mindfulness. See what else is new and sign up now.)

The first yogis came thousands of years before the smartphone, yet sometimes yoga feels like it was invented as an antidote to technology. After hours perched over my laptop or just minutes pecking my iPhone, I need more yoga! You know what it’s like, your shoulders feel frozen in an ape-like hunch and the back of your neck ends up in a throbbing knot. “It’s enough that we have to relate to technology because it exists and we have to use it to kind of keep up with culture, but when you consider there are orthopedic risks, it adds a whole other layer,” said Amy Ippoliti in a workshop at Yoga Journal LIVE! San Diego last weekend.

Even this superstar yoga teacher and earth conservationist is no stranger to the troubles of texting. Ippoliti designed an entire iPhone counter-practice after discovering her neck had degenerative discs. “Tech neck,” when the neck droops forward and down as you post a shot to Instagram, send a text, or email the boss, puts up to an astounding 60 pounds of pressure on the upper cervical spine, research shows. That is akin to carrying 12 yoga mats or a small child on your neck.

EXPLORE Office Yoga

4 Ways to Counteract “Tech Neck"

Ippoliti suggests doing these poses throughout your day to counteract the effects of phone and laptop use. These poses lengthen the front muscles of the neck, which tend to get shortened when we hunch over a screen or a keyboard. They also realign the shoulders and upper thoracic spine, freeing the lower cervical vertebrae. Restoring a natural curve in the spine also opens the shoulders and may even ease rotator cuff and elbow pain.

 

Loft Apartment by Adn Architectures


https://www.caandesign.com/loft-apartment-by-adn-architectures/

Loft Apartment by Adn Architectures

Location: BrusselsBelgium
Photo courtesy: Adn Architectures

Loft-Apartment-01Loft-Apartment-02Loft-Apartment-03Loft-Apartment-04Loft-Apartment-05Loft-Apartment-06Loft-Apartment-07Loft-Apartment-08Loft-Apartment-09Loft-Apartment-10Loft-Apartment-11Loft-Apartment-12Loft-Apartment-13Loft-Apartment-14Loft-Apartment-15Loft-Apartment-16Loft-Apartment-17Loft-Apartment-18Loft-Apartment-19Loft-Apartment-20Loft-Apartment-21Loft-Apartment-22Loft-Apartment-23Loft-Apartment-24Loft-Apartment-26Loft-Apartment-29Loft-Apartment-30Loft-Apartment-31Loft-Apartment-32

Thank you for reading this article!

 

西藏,關台灣人什麼事?|南哲純美


今年是310遊行第59週年,從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印度開始,相關集會年年在世界各地舉行,這是遊行在台灣舉辦的第十五年,也是隊伍進入信義商圈的第七年。一個遙遠異鄉的政治訴求,為什麼能在台灣持續發酵?作為一個為世界所關注的人權問題,為什麼台灣遲了近四十年才加入討論的行列?當初為了能夠有效擴散訴求,而選擇在中國遊客眾多的信義商圈做為主要的遊行地點,在七年後的今日,還具備了與當初相同的效力嗎?
西藏,關台灣人什麼事?|南哲純美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914

西藏,關台灣人什麼事?

友善列印版本

難得放晴的星期六下午,台北市信義公園聚集了帶著孩子出門享受陽光的城市小家庭,幾隻小型犬在草地上追逐主人手中的拋接玩具,一旁剛學會走路的孩童搖搖晃晃地推開媽媽的手,向前邁出步伐,不一會兒便跌坐在地上。不遠處,正玩到興頭上的男孩氣急敗壞地對著媽媽嚷著:「我不要回家!」,隔著一條街、與公園裡的祥和景色相反的是,舉著標語牌與雪山獅子旗,喊著「流亡藏人要回家」口號的遊行隊伍。

310遊行隊伍在信義公園外圍停駐,進行短講。(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今年是310遊行第59週年,從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印度開始,相關集會年年在世界各地舉行,這是遊行在台灣舉辦的第十五年,也是隊伍進入信義商圈的第七年。一個遙遠異鄉的政治訴求,為什麼能在台灣持續發酵?作為一個為世界所關注的人權問題,為什麼台灣遲了近四十年才加入討論的行列?當初為了能夠有效擴散訴求,而選擇在中國遊客眾多的信義商圈做為主要的遊行地點,在七年後的今日,還具備了與當初相同的效力嗎?

310遊行隊伍與信義商圈裡忙碌的行人擦肩而過。在台灣,西藏問題的關注者遠較其他運動來得少,在遊行隊伍中可見大量來自不同組織的聲援者們舉著所屬組織旗幟,這也點出了台灣NGO組織緊密關聯的特殊生態與資源匱乏的困境。(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從故宮博物院典藏的一紙條約看鐵鳥來臨前的西藏

數年前,在歡慶民國百年的一系列文化活動中,故宮正館一樓的陳列室也加入了行列。展覽「百年傳承,走出活路-中華民國外交史料特展」展出了1861年「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成立以降,轉由台灣外交部收藏、精選的八十八件條約及地圖,當中包含了1875年由直隸總督李鴻章(1823-1901)、海關稅務總司賀德(Robert Hart,1835-1911)與英國駐北京公使威妥瑪(Tomas F Wade, 1818-1895)在山東煙臺芝罘山簽訂的《煙臺條約》(link is external)

《煙臺條約》可以大致分為三個部份:對於「滇案」的後續處理、英國駐京官員與滿清官員的往來事宜,與通商章程。特別的是,在《煙臺條約》正文後另外附了一條專則:「現因英國酌議,約在明年派員,由中國京師啟行,前往偏歷甘肅、青海一帶地方,或由內地四川等處入藏,以抵印度,為探訪路程之意,所有應發護照,並知會各處地方大吏暨駐藏大臣公文,屆時當由總理衙門察酌情形,妥當辦給……」。

彼時的英國在印度的勢力日趨穩固,有大把時間可以從毗鄰西藏的印度喜馬拉雅地區或是尼泊爾入藏,而不需要大費周章在地圖上繞一圈,從四川進藏。到底西藏存在著什麼樣的吸引力?是什麼原因延遲了英國人大舉進入西藏?又或者,這條經由專則所串聯起的「印度-西藏-中國」路線所蘊含的商機才是當時英國的主要目標?

1871年,侵占伊犁地區(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西部)的俄國,在攻陷塔什干之後,逐步逼近西藏高原;英國也從南亞向北推進,先後佔領了當時仍受西藏保護的小國,如:錫金與拉達克,顯然,西藏高原在中亞大博奕當中,淪為英國與俄國穩固彼此在亞洲勢力的棋子。然而,除了高原嚴苛的氣候外,持續拒絕與英國接觸的西藏,也讓英國轉而將腦筋動到當時宣稱對西藏擁有轄治權的中國身上。

「……倘若所派之員不由此路行走,另由印度與西藏交界地方派員前往,俟中國接準英國大臣知會後,即行文駐藏大臣,查度情形,派員妥為照料,並由總理衙門發給護照,以免阻礙。」,顯然,英國對於中國所宣稱的轄治權不具信心,在經歷一連串的失敗後,英國驗證了這點。最後這名英國特派員並未按照原本的計畫經由西藏回到印度,而是由雲南、緬甸一帶回到印度。這也間接誘發了後來的「榮赫鵬使團侵藏事件」與充滿主權爭議問題的《拉薩條約》的簽訂。

直到1905年,以欽差大臣趙爾豐為首的中國軍隊向拉薩進攻,在一系列「改土歸流」的政策中,滿清政府正式改變了對西藏的策略,又或者,可以說是從長時間與外國交涉的經驗當中,獲得了現代國家「主權」(Sovereignty)的概念,並且使用在過去視為「藩屬」、在現代化的概念下屬於「民族國家」的周邊政體上。後來,第十三世達賴喇嘛流亡印度,直到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駐拉薩的滿清軍隊陷入混亂之中,才返回西藏,在1913發表了著名的《西藏獨立宣言》。因此貼切地說,《西藏獨立宣言》其實是一份「西藏『恢復』獨立宣言」呢?

什麼!?原來我們曾經有過一腿:婚外情般的台藏關係

夜,自由廣場上燻起了煙,大量柏樹枝被適度裁切後混雜著香草粉末、堆放在廣場中央的鐵盆悶燒,在帶著些微春寒的夜裡散發著溫適迷人的香味。人群環繞在鐵盆旁默禱,一會兒,揚起手上的糌粑,拋向暗沉沉地夜空。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偶然群聚的嬉皮聚會,殊不知這項源自於苯教、而今普遍使用在藏傳佛教中的儀式,是為了祈求願望能夠被聽見與實踐,細看人們披在身上的披風,其實是第十三世達賴喇嘛頒布的西藏國旗……

延續了滿清末年對西藏的態度,蔣介石在1959年發表的《告西藏同胞書》當中,將與共產黨爆發衝突的西藏視為遺留在大中國領土、未能實踐的中華民族延續。來到台灣後,除了延續蒙藏委員會的設置外,也讓中委會在印度策畫流亡藏人投奔台灣,在台北設立了西藏噶倫辦公室。這成為海外流亡藏人移民台灣的第一個高峰,但也被當時的西藏流亡政府視為煽動叛變,雙方關係因此降到冰點。直到解嚴後,台灣外交政策轉變,在年少時由蔣介石擔任監護人、赴南京學習漢語的嘉樂頓珠與諸多人士協調奔走下,達賴喇嘛的造訪與西藏流亡政府在台北設立宗教基金會做為代表機構,成為雙方關係回溫的開始。

「……你如果私底下用自己的東西跟別人交換,那叫『投機倒把』,是犯罪!」已過知命之年,歷經人民公社生活、流亡印度,目前在台灣管理宗教基金會運作的達瓦過著普通上班族的生活。

「我的家鄉是半農半牧,所以在人民公社時期才吃得到肉,農區一般只有蔬菜,其他就得靠政府配給。我們那兒不產糖,一般商店裡也買不到糖,連續好幾年的商店裡,都只有一種甜甜的黑菓子,一毛錢七粒,……那時候年紀還小,如果硬要說對當時的生活有什麼感覺的話,大概就是……每件事都在嚴格的控制之下、有種無以名之的渴望沒辦法被滿足吧?」

半生風霜、老友多半流亡海外,台灣可能是達瓦生命眾多變數裡,少數溫和而不那麼權謀的變數;在辦公室裡重複吃著味道近似藏菜「momo」(一種以薄麵皮包裹餡料的小餃子,口味繁多,以韭菜肉餡最為普遍,外型近似台灣的蒸餃或小籠包)的韭菜水餃做為工作午餐,成為達瓦默默懷念家鄉的方式。

「小時候住在氣候嚴峻的山上,只有五六戶人家,多半是流亡藏人。冬天時帶著冰渣子的風撲到臉上,像是要刮出血來一樣……」

對出生在印度、在流亡政府擔任公務員的二代流亡藏人嘉波而言,寒冬清晨使盡全力才能將積雪深埋的大門推開,這可能是成長過程中,最接近西藏家鄉的身體記憶。直到台灣第二次政黨輪替後,三十歲的嘉波才遠赴台灣學習中文,在這之前,嘉波早已熟悉詭譎多變的印度式政治與國際社會裡日日拼鬥的「西藏式民主」,兩者對照下,台灣當下的民主氛圍顯得溫順而奇特:「你們就好像長在溫室裡的花朵,沒見識過真正的風雪,就長大了;哪像流亡藏人,開在野地裡的花,即使和溫室裡的花一樣漂亮,也無人聞問喔!」嘉波感嘆。

即便接受西藏流亡政府在台灣設立宗教基金會,也讓來自流亡政府外交部的公務員處理相關事務,在台灣現行的法律當中,依舊將流亡藏人視為中國籍,受《入出國及移民法》管理,須持相關證件才有辦法入境台灣。這對大部分只持有印度政府核發的「無國籍者旅行簽證」的流亡藏人而言,簡直難如登天,也不禁令人想起在立法院悄無聲息六年多的《難民法草案》:過去也曾經是政治難民輸出國的台灣,何時才能正視其他難民的困境呢?

拿到身分證之後呢?台藏家庭:生活一直都是場辛苦的仗

廚房裡傳來「哆、哆、哆」的聲響,龍珠正在切碎手上的高麗菜,一旁是剛揉好的麵糰與尚未調味的肉餡。充當工作桌的矮櫃保留著樸拙的釘痕,以天然護木漆染成優雅的深棕色,陽光穿透白棉布窗簾,灑落在與廚房相連的餐廳裡,餐廳牆上掛著唐卡與西藏傳統樂器,「札念」,這裡是花蓮,志學新邨五百戶裡的其中一戶。

繼去年一連串的抗爭與蒙藏委員會熄燈後,流亡藏人龍珠正式取得了台灣身份証,脫離難民身分、成為台灣的一份子,不再受外國人工作居留證所帶來的20﹪高額稅金影響。在台灣與印度間往返八年的龍珠已經練就了一口咬字清晰的中文,能夠獨自應付家庭採購與生活瑣事,唯獨孩子的「在家自學計畫申請書」讓不善於中文閱讀與書寫的龍珠傷透了腦筋。

由龍珠所製作、即將進鍋蒸熟的藏式傳統麵食:momo。(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西藏文化的學習並不在台灣的普遍教育需求當中,我們無法透過一般的教育讓孩子們有系統地學習到爸爸的文化,這麼一來,爸爸就會變成空白、沒有歷史的人,所以,在家創造全然的西藏文化學習環境對我們來說十分重要。」,詠晴說。來自高雄,原本是影像工作者的詠晴因為在印度的拍攝工作認識了龍珠,也讓龍珠打亂了原本的堅持不婚的生命節奏,如今最大的困擾,是如何讓三名在台灣成長的孩子理解另外一部份的自己來自何方?

在志學新邨擁有相同困擾的爸媽並不只有龍珠和詠晴,冰箱裡美味的番茄洋蔥抹醬出自廚藝精巧的德國媽媽之手,波蘭家庭則參與了龍珠來到台灣東部後所創作的第一張專輯:「給孩子們的歌謠」,童謠採集計畫點出了新住民對於故鄉的情感、也點出了在異域養育下一代的不安。但讓來自異鄉的父母透過家庭環境與短期的歌謠採集計畫向孩子們闡述自己的故事是遠遠不夠的,如何能讓孩子們在日常生活當中也能接觸到屬於自己的另外一部份文化呢?

來自德國、一百年前的「華德福教育」(Waldorf Education)為這些新住民家庭提供了解套方法:「重視靈性的培養、孩子們的身心靈特質,並且著重讓孩子們找到自我價值,華德福教育其實與達賴喇嘛所提倡的『慈悲的教育』非常像。」龍珠表示。

現在,這些新住民爸媽們帶著與台灣制式教育全然不同的期待組成了共學團,偶爾也在孩子們的課堂上擔任老師一職,在以倉庫改建的小小教室中,中文、英文、德語、西藏歌謠營造出另類的國際化學習環境。

在龍珠與詠晴的家中,磨豆機的主要功能並不是研磨咖啡豆,而是用來將放在西藏傳統麵食「momo」當中的花椒磨碎用的。

「你們的孩子在台灣成長,但都說自己是西藏人,這樣不會有點怪怪的嗎?」我笑著問,「沒問題的,他們吃台灣的食物、台灣的氣候風土也哺育他們,台灣的一切已經內化為他們的一部份了,自稱西藏人只是他們對於父親的身份的認同罷了,不需要為了這個問題糾結。況且,目前西藏人這麼少、多一個是一個阿?」詠晴笑了。

不一會兒,熱騰騰、以台灣食材製作的西藏momo上桌了。

 

《 Mike Oldfield – The Song Of The Sun (03:59:00) 》


《 Mike Oldfield – The Song Of The Sun (03:59:00) 》

5 Shoulder-Opening Binds to Ground & Cleanse the Body


https://www.yogajournal.com/practice/5-shoulder-opening-binds

5 Shoulder-Opening Binds to Ground & Cleanse the Body

Binds are a wonderful way to open the shoulders, create a safe, stable haven in a pose, and build prana in the body. Within these 5 binds, you’ll find some of the most elegant, graceful shapes that ask you to rise to the occasion.

Binds are a wonderful way to open the shoulders, create a safe, stable haven in a pose, and build prana, or energy, in the body. Often after holding a bind, upon release, a flush of blood moves through the body and feels quite cleansing. Binds are also helpful in increasing your flexibility, patience, and resolve because they take practice, determination, and perseverance to achieve. Within these 5 binds, you’ll find some of the most elegant, graceful shapes that ask you to rise to the occasion.

Want to practice or study with Amy Ippoliti in person? Join Amy at Yoga Journal LIVE New York, April 19-22, 2018—YJ’s big event of the year. We’ve lowered prices, developed intensives for yoga teachers, and curated popular educational tracks: Anatomy, Alignment, & Sequencing; Health & Wellness; and Philosophy & Mindfulness. See what else is new and sign up now!

About Our Expert
Amy Ippoliti is the co-author of the new book, The Art and Business of Teaching Yoga. She is known for bringing yoga to modern-day life in a genuine way through her intelligent sequencing, clear instruction, and engaging sense of humor. A teacher on YogaGlo.com, she is a pioneer of advanced yoga education, co-founding 90 Monkeys, an online school that has enhanced the skills of yoga teachers and studios in 65 countries. Follow her on:

Twitter: @amyippoliti
Instagram: @AmyIppoliti
Facebook: @AmyIppolitiPage

 

《 Mike Oldfield – Dark Island (05:46) 》


《 Mike Oldfield – Dark Island (05:46) 》

Longitudinal and transverse beams that work together to generate a single modern concrete structure


https://www.caandesign.com/longitudinal-and-transverse-beams-that-work-together-to-generate-a-single-modern-concrete-structure/

Longitudinal and transverse beams that work together to generate a single modern concrete structure

Architects: Felipe Assadi Arquitectos
Location: Zapallar, Chile
Year: 2017
Photo courtesy: Fernando Alda
Description:

“House H is a reinforced concrete structure composed of a succession of longitudinal and transverse beams that work together to generate a single structural piece. As always, we prefer to inhabit a structure instead of structuring a room.

In this way, we consider the technical feasibility of a project as its actual design resolution; feasibility is not separate from project design. This means that before becoming a house, the project is its own structure.

Starting from the top down, the ceiling slab hangs from two main longitudinal beams on a north south orientation, 41 meters long and 1.40 meters high. The beams are supported by only 4 walls, creating large, 7-meter long cantilevers at both ends. The system rests on two other longitudinal beams of the same length, located under the floor slab.

Advertisement

The same 4 walls support the entire structure and project downwards to the floor, creating a base with bedrooms, on one hand, and resting on an east-west transversal volume on the other. The latter volume frames the entrance to the house on one side, and on the other, projects towards the sea and contains the pool, a heavy wedge with a variable section that builds a new cantilever, also 7 meters towards the slope, reinforcing the views of the house towards the sea.

The project consists of an access level in which the common areas are located: living room, dining room and kitchen in a single space, without partitions or columns, in addition to the master bedroom plus its bathroom. The lower level, with access from the outside, contains a family room and secondary bedrooms.

The great beam-wall that frames the main facade of the project is, in turn, a long piece of wood furniture that runs throughout the house, serving the enclosures according to their use. A vertical circulation consisting of a staircase and a ramp rises at the connection between both levels, where transverse structures meet the pool volume.

The staircase and ramp arrive at a courtyard that crosses underneath the main structure from east to west, reinforcing the idea proposed by the project: to levitate on the slope.”

Thank you for reading this article!

 

《 Mike Oldfield – Never To0 Far (08:52) 》


《 Mike Oldfield – Never To0 Far (08:52) 》

重新定義成功法則:「恆毅力」中的堅持與熱情|張訓譯


美國賓州大學心理學教授Angela Duckworth所出版之《Grit: The Power of Passion and Perseverance》一書,2016年由天下出版中文譯本《恆毅力:人生成功的究極能力》。Duckworth教授將其研究成果集結出版對於心理學界與大眾產生了重大的影響,推翻智力論的成功法則,過去我們都認為只有聰明的人才能拿到成功人生的入場券,而Duckworth教授的研究成果則是指出天份不是成功的保證,取而代之的是找到熱情,並將心力投注其中,才是更加關鍵的因素。
重新定義成功法則:「恆毅力」中的堅持與熱情|張訓譯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916

重新定義成功法則:「恆毅力」中的堅持與熱情

友善列印版本

美國賓州大學心理學教授Angela Duckworth所出版之《Grit: The Power of Passion and Perseverance》一書,2016年由天下出版中文譯本《恆毅力:人生成功的究極能力》。Duckworth教授將其研究成果集結出版對於心理學界與大眾產生了重大的影響,推翻智力論的成功法則,過去我們都認為只有聰明的人才能拿到成功人生的入場券,而Duckworth教授的研究成果則是指出天份不是成功的保證,取而代之的是找到熱情,並將心力投注其中,才是更加關鍵的因素。

心理學系所相關背景的人都知道,當1900年代智力理論興起之後,人們即將智力視為未來成就的重要因素,而國外的研究結果也顯示智力確實能夠有效的預測個人的未來成就。[1]智力所代表的是認知能力(Cognitive Abilities),而Duckworth教授提出的恆毅力(Grit)所代表的是非認知能力(Non-Cognitive Skills),非認知能力包含所謂的情緒、動機、自律、熱情、自信等等的性格特質,對於成功人生的影響程度其實跟認知能力一樣重要,美國教育觀察家Paul Tough在其著作《Helping Children Succeed:What works and why》中也提到如果孩子要成功,就必須培養孩子的非認知能力,也就是學科知識以外的能力。

來源:Pixabay

恆毅力並不像智力容易測量且有個衡量的準則。但是,Duckworth教授在訪談數百位的成功人士之後發現,恆毅力不同於智力的原因在於恆毅力是促使個人努力工作並堅持長遠目標的能力,是克服挑戰和完成巨大目標時的一種堅持,恆毅力所代表的也是一種數十年如一日的熱情,即使途中遭遇失敗、逆境和瓶頸,恆毅力的性格會把實現成就的過程當成一場馬拉松,其優勢是持久的耐力,對於別人來說可能是應該放棄或重新選擇新目標的訊號,如失望和厭倦,但是具有恆毅力的個體會選擇堅持到底。

相信大家看到恆毅力的概念時會感到茫然甚至不知其所以然,「堅持」與「熱情」是目前行文至此對於恆毅力的基本瞭解,然而要如何培養恆毅力卻是一大難題。Duckworth教授在書中明確的指出培養恆毅力需要「外在環境力」和「內在驅動力」才能有效達成。

培養恆毅力的第一步就是「內在驅動力」,Duckworth教授指出內在驅動力就是興趣、練習、目的、希望,這四項皆是從心出發的改變力量。從日常生活經驗來看,你我都對於能夠讓自己輕鬆自在的事情感到勤奮,而這就是「興趣」,也就是能讓你廢寢忘食的事;國父革命十一次才成功,前面的十次不是失敗,而是為了第十一次的成功所做的「練習」,不斷的反覆操作就能持續進步;興趣可以激發熱情,要能夠讓熱情持久的燃燒就必須要有「目的」,並且從善出發才能持續;我們常說:「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如果能在腦海中存有一絲絲的「希望」,不管跌倒幾次都有爬起來的動力。

除了自我的改變,還需要環境的配合,Duckworth教授也指出環境的影響因素有家庭、學校、組織,這三個我們一生中必經的場所。為人父母都知道自己是家庭中影響孩子行為最深刻的人,因此在日常行為舉止方面都盡力做好「榜樣」,才能讓子女在成長的過程中能有正確學習的對象;學校是人一生中第二個社會化的場所,求學過程中會遇到許多的挫折與挑戰,練習面對困難並「堅持」對的事情,對未來將會有所助益;出社會之後,找到一份自己的工作就顯得相當重要,能夠讓自己發揮「熱情」且願意真心付出的工作是再多的薪資都無法比擬的,因為你正在從事一生的志業。

來源:Pixabay

書中雖然所指的是美國的社會環境,但如果以臺灣生活經驗對比也有相似之處,如恆毅力也是一種韌性的展現。過去再尚未接觸恆毅力之前,除了天賦智力以外,意外的成功被許多人認為是機運的結果。2018年天下出版的《成長性思維學習指南:幫助孩子達成目標,打造心態致勝的實戰教室》一書,內容也提及固定型思維和成長型思維的差異,前者認為智力(或認知能力)能改變的程度有限,容易劃地自限。成長思維的人則是相信只要能有機會、支持和努力,就可以持續改善,因此具有成長型思維的人也會樂於嘗試並學習到更多不同經驗。讀完Duckworth教授所著的書之後,開啟了我對人生的不同想像,原來堅持與熱情還有持久不變的毅力也能夠通往成功的大門,這本書不僅推翻心理學界對於智力成功論的假設,更是對資質普通的我們一個莫大的勉勵。

 

[1] Blackwell, L. S., Trzesniewski, K. H., & Dweck, C. S. (2007). Implicit theories of intelligence predict achievement acrossa an adolescent transition: A longitudinal study and an intervention. Child Development, 78(1), 246-263.

 

《 Mike Oldfield – Tubular Bells III (56:37) 》


《 Mike Oldfield – Tubular Bells III (56:37) 》

追蹤「全國國土計畫」 專題報導總整理


http://e-info.org.tw/node/211283?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0e1d7f83b-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0e1d7f83b-84956681

追蹤「全國國土計畫」 專題報導總整理

發表日期 2018/05/01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陳文姿報導;楊波比 繪圖

2015年12月18日晚上10點多,擱置立院20餘年的《國土計畫法》通過。2018年5月,「 全國國土計畫」終於如期公告。這部計畫承載《國土計畫法》對國土規劃的理想,以全國的高度統籌國土的使用分配與管理原則。這些框架將直接落到地方,指導縣市所主導的「縣市國土計畫 」。

從《國土計畫法》開始、到「全國國土計畫 」、到下一階段的「縣市國土計畫 」,有民間團體、學界、行政與立法體系多年來不斷討論與折衝的足跡,從過去到未來,環境資訊中心持續追蹤報導,紀錄這段台灣土地重新規畫的百年大業。以下為系列報導總彙整。

【解讀國土計畫草案】

【全國國土計畫×農地】

【全國國土計畫×時事報導】

【國土法,給問嗎?系列報導】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參考資料

作者

陳文姿

理工科系畢業的打字人~

 

《 Mike Oldfield – Tubular Bells II (01:04:39) 》


《 Mike Oldfield – Tubular Bells II (01:04:39) 》

EU agrees total ban on bee-harming pesticides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8/apr/27/eu-agrees-total-ban-on-bee-harming-pesticides

EU agrees total ban on bee-harming pesticides

The world’s most widely used insecticides will be banned from all fields within six months, to protect both wild and honeybees that are vital to crop pollination

People protest ahead of the historic EU vote on a full neonic-ban at Place Schuman in Brussels, Belgium.
 People protest ahead of the historic EU vote on a full neonicotinoids ban at Place Schuman in Brussels, Belgium. Photograph: Olivier Matthys/AP

The European Union will ban the world’s most widely used insecticides from all fields due to the serious danger they pose to bees.

The ban on neonicotinoids, approved by member nations on Friday, is expected to come into force by the end of 2018 and will mean they can only be used in closed greenhouses.

Bees and other insects are vital for global food production as they pollinate three-quarters of all crops. The plummeting numbers of pollinators in recent years has been blamed, in part, on the widespread use of pesticides. The EU banned the use of neonicotinoids on flowering crops that attract bees, such as oil seed rape, in 2013.

But in February, a major report from the European Union’s scientific risk assessors (Efsa) concluded that the high risk to both honeybees and wild bees resulted from any outdoor use, because the pesticides contaminate soil and water. This leads to the pesticides appearing in wildflowers or succeeding crops. A recent study of honey samples revealed global contamination by neonicotinoids.

Vytenis Andriukaitis, European commissioner for Health and Food Safety, welcomed Friday’s vote: “The commission had proposed these measures months ago, on the basis of the scientific advice from Efsa. Bee health remains of paramount importance for me since it concerns biodiversity, food production and the environment.”

The ban on the three main neonicotinoids has widespread public support, with almost 5 million people signing a petition from campaign group Avaaz. “Banning these toxic pesticides is a beacon of hope for bees,” said Antonia Staats at Avaaz. “Finally, our governments are listening to their citizens, the scientific evidence and farmers who know that bees can’t live with these chemicals and we can’t live without bees.”

Martin Dermine, at Pesticide Action Network Europe, said: “Authorising neonicotinoids a quarter of a century ago was a mistake and led to an environmental disaster. Today’s vote is historic.”

However, the pesticide manufacturers and some farming groups have accused the EU of being overly cautious and suggested crop yields could fall, a claim rejected by others. “European agriculture will suffer as a result of this decision,” said Graeme Taylor, at the European Crop Protection Association. “Perhaps not today, perhaps not tomorrow, but in time decision makers will see the clear impact of removing a vital tool for farmers.”

The UK’s National Farmers’ Union (NFU) said the ban was regrettable and not justified by the evidence. Guy Smith, NFU deputy president, said: “The pest problems that neonicotinoids helped farmers tackle have not gone away. There is a real risk that these restrictions will do nothing measurable to improve bee health, while compromis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crop protection.”

Advertisement

A spokesman for the UK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 welcomed the ban, but added: “We recognise the impact a ban will have on farmers and will continue to work with them to explore alternative approaches.” In November, UK environment secretary Michael Gove overturned the UK’s previous opposition to a full outdoor ban.

Neonicotinoids, which are nerve agents, have been shown to cause a wide range of harm to individual bees, such as damaging memory and reducing queen numbers.

But this evidence has strengthened recently to show damage to colonies of bees. Other research has also revealed that 75% of all flying insects have disappeared in Germany and probably much further afield, prompting warnings of “ecological armageddon”.

Prof Dave Goulson, at the University of Sussex, said the EU ban was logical given the weight of evidence but that disease and lack of flowery habitats were also harming bees. “Also, if these neonicotinoids are simply replaced by other similar compounds, then we will simply be going round in circles. What is needed is a move towards truly sustainable farming,” he said.

Some experts are worried that the exemption for greenhouses means neonicotinoids will be washed out into water courses, where they can severely harm aquatic life.

Prof Jeroen van der Sluijs, at the University of Bergen, Norway, said neonicotinoids will also continue to be used in flea treatments for pets and in stables and animal transport vehicles, which account for about a third of all uses: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will continue.”

The EU decision could have global ramifications, according to Prof Nigel Raine, at the University of Guelph in Canada: “Policy makers in other jurisdictions will be paying close attention to these decisions. We rely on both farmers and pollinators for the food we eat. Pesticide regulation is a balancing act between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of their use for non-target organisms, including pollinators, and giving farmers the tools they need to control crop pests.”

 

歐盟通過新菸鹼類農藥禁令 盼找回蜂群健康


http://e-info.org.tw/node/211337?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0e1d7f83b-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0e1d7f83b-84956681

歐盟通過新菸鹼類農藥禁令 盼找回蜂群健康

發表日期 2018/05/02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英國衛報報導,由於新菸鹼類殺蟲劑對蜜蜂造成嚴重威脅,歐盟27日決議全面禁用,預計2018年底生效。

新菸鹼類殺蟲劑是全世界最為廣泛使用的殺蟲劑,禁令生效後,只能在封閉的溫室中使用。

圖片來源:Avaaz(CC BY-ND 2.0)
2018年4月27日這天,歐盟投票通過禁用新菸鹼類殺蟲劑,人們聚集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舒曼廣場替蜜蜂慶祝這一刻。圖片來源:Avaaz(CC BY-ND 2.0)

蜂和其他昆蟲對全球糧食生產至關重要,因為牠們幫全世界3/4的作物授粉。近年來授粉昆蟲數量減少,部分歸咎於農藥的廣泛使用。歐盟遂於2013年禁止在誘蜂的花卉作物上使用新菸鹼類殺蟲劑,如油菜籽。

但今年2月份,歐盟科學風險評估員(European Union scientific risk assessors,Efsa)發表一份報告指出,由於農藥會污染土壤和水,進而出現在野花或後繼作物中,任何戶外使用都會對蜜蜂和野蜂造成高風險。另一份近期的蜂蜜樣本研究也揭露新菸鹼類污染已達全球規模。

歐洲衛生和食品安全專員安德柳凱提斯(Vytenis Andriukaitis)對歐盟投票結果表示欣慰:「委員會幾個月前就根據Efsa的科學建議提出這些措施。蜂的健康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因為牠攸關生物多樣性、糧食生產和環境。」

許多民眾聲援禁用三種主要新菸鹼類,近500萬人簽署了Avaaz行動組織的請願書。

歐洲農藥行動網(Pesticide Action Network Europe)成員德米(Martin Dermine)說:「25年前開放使用新菸鹼類就是個錯誤,引發一場環境災難。今天的投票結果是歷史性的。」

然而,農藥製造商和一些農業團體指責歐盟過於謹慎,可能導致作物產量下降,儘管此主張先前已經遭到反駁。歐洲作物保護協會(European Crop Protection Association)成員泰勒(Graeme Taylor)說:「歐洲農業會因為這個決定而遭殃。不一定是今天,不一定是明天,但是決策者將會看到剝奪農民重要工具造成的衝擊。」

英國國家農民聯盟(NFU)對此禁令表示遺憾,認為沒有證據支持該禁令。NFU副主席史密斯(Guy Smith)說:「新菸鹼類農藥幫助農民解決的害蟲問題並沒有消失。真正的風險是禁令無助改善蜂群健康,同時影響保護作物的效果。」

英國環境糧食和農村事務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發言人對禁令表示歡迎,但補充道:「我們承認禁令對農民的影響,並將繼續與他們合作探索替代方案。」去年11月,英國環境大臣戈夫(Michael Gove)推翻了英國過去立場,轉為支持全面戶外禁用。

新菸鹼類是神經毒劑,已被證明會對蜂個體造成廣泛的傷害,如損害記憶和減少蜂后數量。最近的證據顯示蜂群也受害。更有其他研究發現,德國75%的飛蟲已經消失,影響所及可能更遠,引發「生態環境惡化」的警訊。

英國薩塞克斯大學教授高森(Dave Goulson)表示,基於證據的重要性,歐盟的禁令是合乎邏輯的,但疾病和棲息地缺少野花也是傷害蜂群的因素。「再者,如果用其他類似化合物取代新菸鹼類化合物,那只是在原地打轉。我們要的是走向真正的永續農業,」高森說。

部分專家擔心,在溫室中使用的新菸鹼類會被排進水道,嚴重危害水生生物。

挪威卑爾根大學教授範德斯勞特(Jeroen van der Sluijs)表示,新菸鹼類化合物還將繼續用於處理寵物、馬厩及動物運輸車輛的跳蚤,佔所有用途的1/3:「環境將持續被污染。」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 Mike Oldfield – Pictures In The Dark (06:00) 》


《 Mike Oldfield – Pictures In The Dark (06:00) 》

速效鳥調 大雪山賞鳥賽老少咸宜 遍賞台灣特有鳥種


http://e-info.org.tw/node/211297?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0e1d7f83b-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0e1d7f83b-84956681

速效鳥調 大雪山賞鳥賽老少咸宜 遍賞台灣特有鳥種

發表日期 2018/05/02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廖靜蕙台中報導

在24小時中開放五官來數鳥!第八屆「2018大雪山飛羽‧風情萬種賞鳥大賽」,於上週五(27日)上午10點登場,連續24小時不中斷看鳥、聽鳥、紀錄鳥,讓國內外賞鳥好手大呼過癮。今年共發現紀錄157種鳥類,讓大雪山賞鳥大賽紀錄推進到191種鳥類。

2018大雪山賞鳥大賽大合照。圖片來源:東勢林管處

一路上看盡台灣特有鳥種

林務局東勢林區管理處為了讓各地鳥友有正確的賞鳥知識及態度,舉辦一系列以鳥為主題的活動,其中每年4月最後一周五、六登場的賞鳥大賽,吸引無數觀鳥好手參加,是最受鳥友關注的重頭戲。

今年大會計有30隊118位鳥友參加,除了國內鳥友組隊參加外,還有來自廈門、北京、日本、新加坡、美國等國際鳥友跨海組隊參與;鳥友們幾乎24小時馬不停蹄地記錄鳥種,不但夜觀,隔天四點又出發找鳥,盡量掌握這關鍵24小時。即有隊伍看到台灣第二大的貓頭鷹褐林鴞,是鳥友間口中比帝雉更難得一見的鳥種。

承辦單位台灣野鳥協會總幹事吳自強說,賞鳥大賽採誠信原則,但仍有幾項規定須遵守,例如嚴禁以播放鳥音和餵食等方式誘騙鳥類出現,一經發現紀錄將不納入評比。雖可錄音、錄影,但必須盡量以遠端紀錄,減少影響鳥類棲息。

擔任評審的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棲地生態組長林瑞興說,鞍馬山(大雪山)是國際賞鳥客心目中,台灣最重要的賞鳥地點,在很短的距離就能看到烏頭翁台灣藍鵲以外台灣所有的特有鳥種,加上良好的住宿條件,對於國際賞鳥客,這趟路非常值得。

其他地區雖也可看到特有鳥種,但沒有大雪山來得多,尤其大雪山以山鳥為主,有很多是其他國家或區域較難得一見的鳥類。

林瑞興指出,賞鳥賽還具備生物多樣性快速調查的效果,在一些資料缺乏的地區,可以動員為數眾多、具有調查能力的人,短時間內把當地鳥種調查清楚,相當有用。這幾年有幾個單位也群起效尤,速查效果都很好。

另外,透過賞鳥賽的宣傳,對於非賞鳥族或新手,都是認識賞鳥為主的休閒旅遊的機會。

大雪山具有短距離內就能看到台灣大部分特有鳥種的優勢,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台灣帝雉(左為雌鳥,右為雄鳥)。攝影:劉良力,東勢林管處提供

出雲山苗圃河烏缺席

大雪山沿途鳥況有多好?不妨走訪幾處賞鳥熱點。27日下午,賞鳥熱點出雲山苗圃已有幾隊參賽者現身。嘉義市野鳥學會此次由三位成員組隊,短短幾小時,已記錄了30多種鳥,包括林鵰小剪尾灰喉山椒

由台大梅峰農場的解說員所組成的梅峰鳥隊表示,平常擔任解說員,是帶著客人看鳥;賞鳥大賽則是難得與一群對鳥有興趣的人出來賞鳥、互相討論,並須於一定時間內盡可能達到收集最多鳥種的目標,並有尋寶、收集的感覺,因此年年參加。他們在出雲山苗圃記錄到山紅頭藪鳥

來自中國福建廈門的白鷺隊,都是廈門市資深賞鳥愛好者,有多年觀鳥經驗,此次4位隊員則是初次參加。隊員潘婷說,這裡環境特別好,在很短的時間內看到不同種類的鳥,深感興趣。

原本吊橋下的河床有很大機會一睹河烏的風采,疑似溪流整治工程未現身,在這次賞鳥賽缺席。

大雪山現身的冠羽畫眉(資料照)。圖片來源:東勢林區管理處
2018大雪山賞鳥大賽於大雪山遊客中心觀察到灰鷽。攝影:劉良力,東勢林管處提供
影片欣賞:2018大雪山賞鳥大賽於大雪山林道43K往餐廳觀察到紫嘯鶇尋巢材 張湘如拍攝

林道23K深山竹雞成群聚集

另一處賞鳥熱點在林道23K,率續聚集各隊人馬。停車場上已有遊客現場煮起泡麵,分給路過的人享用。旁邊的草地更有成群的深山竹雞,地面則有些玉米粒,疑似有人餵食。

來自萣的「海漂鳥隊」連續八年參加。隊員鄭和泰說,平日習慣到海邊賞鳥看的都是水鳥,山鳥較少有幸觀賞,大雪山賞鳥比賽有如增加山鳥的鳥功,剛開始參加大雪山賞鳥賽,覺得山鳥很會躲、很難認,後來逐年學習、逐漸進步,去年終於擠進專業組前三強。

這次成員包括國小學生何靖滕,平常在教室坐不住,一到野外就非常開心,在父母親支持下,跟著一群愛鳥的父執輩南征北討。

不少隊伍陸續靠攏,屏東鳥會組成的閱讀自然隊、東勢林區管理處鞍馬山工作站及大雪山森林遊樂區組成的鞍馬山隊,中華鳥會CWBF隊、高雄鳥會綠繡眼隊等,彼此互相問候,交換沿途的情報,高雄鳥會不忘拿出會旗合照留戀。

不久,空中出現熊鷹,一群人快速安靜地拿出望遠鏡、高倍數相機捕捉熊鷹身影,默默地紀錄這一刻,眾人紛紛推敲熊鷹為何而來,也有人說是受竹雞吸引。

高雄鳥會代表。攝影:廖靜蕙
遠從新加坡組隊參加。攝影:廖靜蕙

來台17次 猛追白喉笑鶇

此次30個隊伍分為專業、聯誼、親子及大專等四組。專業組與聯誼組各有11隊報名參加,親子組及大專組則各有4隊參加。其中,專業組是來自各地鳥會的專業高手。

聯誼組11隊中,有4隊是國外鳥人所組成。來自日本的「風の鳥日和隊」此次獲得聯誼組第一名。隊長五百澤日丸是日本鳥類圖鑑的作者,來過台灣17次,最喜歡的鳥白喉噪眉白喉笑鶇),這次可說是為了追白喉笑鶇而來,牠們在樹上覓食的行為真是可愛;其他成員則喜愛深山竹雞以及灰喉山椒。

2018大雪山賞鳥大賽於大雪山收費站觀察到白喉笑鶇。攝影:劉良力,東勢林管處提供
灰喉山椒(母)。攝影:陳華香,東勢林管處提供

北極海鸚隊隊長呂麗莎則說,南方的鳥比北方鮮豔得多,非常漂亮,來台灣看鳥非常開心。他在閉幕式前看到一隻紋翼畫眉非常可愛。第一眼看到台灣噪眉(金翼白眉)超開心,後才知道這種鳥(這裡)到處都是!令他感動的是,遊樂區四周都張貼了不要干擾鳥類的告示,在中國很多地方沒有做得這麼細緻。這次活動他們最喜歡的鳥類是帝雉跟藍腹鷴

來自新加坡的Crimson隊,對於台灣豐富的鳥況以及良好的自然環境十分肯定。

大專組顧名思義是來自各大專院校的賞鳥社團學生。今年隊伍比去年少8隊,大專隊隊數明顯減少,這幾天是各校期中考,推測與今年春節晚、開學晚有關。往年幾所大專院校屏科大、成大、興大,這次都沒有參加。

親子組是由愛好賞鳥的家庭組成,重點是必須有小朋友參加。來自台中市的親子組,一家四口總動員,一共看到20多種鳥,雖未獲名次,卻引起極大的興趣。他們在網站上知道這個消息報名參加,雖然新手家庭,沿途跟著幾隊資深鳥友觀察,得以見識台灣鳥類的「風情萬種」,比得名更有意思。

保育做得好才有賞鳥賽

此次的新紀錄鳥種是田鷸,有三個隊伍都記錄到。在大雪山林道遇見田鷸,令鳥人耳目一新。就在賞鳥賽第一天傍晚,天色逐漸昏暗之際,東勢林管處副處長陳燿榮和幾位朋友目睹台灣野山羊漫步在空無一人的遊客中心前廣場。他在閉幕式致詞時,以此證明大雪山的保育成效,表達東勢林管處將盡力照顧好這塊土地的決心,期待第十屆賞鳥賽,廣邀各國賞鳥好手前來群英會。

維繫大雪山豐富的自然資源,東勢林管處提醒民眾遵守「賞鳥五不曲」:不驚嚇、不引誘、不追逐、不破壞及不捕捉,一起守護自然環境,才能提供源源不絕生態系服務功能。

「2018大雪山飛羽‧風情萬種賞鳥大賽」系列活動包括每年4~9月的大雪山飛羽攝影展、大雪山風情萬種賞鳥大賽、生物多樣性棲地保育工作坊等,去(2017)年起,增加一項於世界地球日舉辦的淨山活動。
2018大雪山飛羽風情萬種賞鳥大賽獲獎名單:
專業組:「鞍馬山隊」115種鳥類
聯誼組:「風の鳥日和隊」(日本)90種鳥類
大專組:嘉義大學「鹽酥雞隊」103種鳥類
親子組:「風鳥隊」55種鳥類
大樂透獎:「海漂鳥隊」
特有種獎:「CWBF隊」(中華鳥會)
新紀錄獎:「鞍馬山隊」、「閱讀自然隊 」、「梅峰鳥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

 

《 Mike Oldfield – Ommadawn (32:53) 》


《 Mike Oldfield – Ommadawn (32:53) 》

全國國土計畫公告實施 重點、變革、爭議一次解析


http://e-info.org.tw/node/21066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0e1d7f83b-EMAIL_CAMPAIGN_2018_04_17&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0e1d7f83b-84956681

全國國土計畫公告實施  重點、變革、爭議一次解析

發表日期 2018/05/01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陳文姿報導

內政部昨日(4/30)公告「全國國土計畫」。全國國土計畫是土地規劃的最上位法定計畫,以全國的整體高度規劃未來20年在國土保育、海洋、農業、工業、交通、居住等面向的土地需求、使用與管理。

2015年底《國土計畫法》通過後,內政部隨即準備「全國國土計畫」草案、辦理公展與公聽會、召開國土計畫審議會。2018年3月通過大會並送行政院審議,行政院4月26日通過審議後,內政部趕在30日公告實施。不過,由於行政院審議過程未對外公開,遭公民團體質疑黑箱作業。

「全國國土計畫」完成後緊接著「縣市國土計畫」即將登場,預計二年後,也就是2020年5月1日前,各縣市都必須依據全國國土計畫規範完成各縣市內的土地規劃。

以全國為尺度  土地需求與管理最高指導原則

國土重點2

「全國國土計畫」承接《國土法》要求,考量未來20年的整體需求,例如人口成長的居住需求、用水需求等,以及各部會的開發與保育需求,例如農地總量、產業用地總量等,進行全國尺度的整體規劃,以避免過去零星土地個案申請開發造成的諸多弊端。

「全國國土計畫」同時也規定各縣市政府規劃「國土保育地區」、「海洋資源地區」、「農業發展地區」、「城鄉發展地區」四大分區15分類時必須依循的劃設原則。「全國國土計畫」公告後,緊接著就是地方的「縣市國土計畫」準備上場。不過,中央與地方的國土計畫都須等到2022年,也就是國土功能分區圖劃設完成後,才會全面進入實質管制階段。

從「全國區域計畫」到「全國國土計畫」:三大變革

國土重點3

由於全國國土計畫直接規範各部會、地方政府、與人民的土地使用,在內政部審議過程中縣市政府、各部會、與公民團體均積極表態。由於爭議項目極多,討論過程中曾進行多次修正。

除了承接《國土法》的規劃精神,「全國國土計畫」與其前身「全國區域計畫」相比,還多了三項變革。

變革一:內政部加強土地分區主導性

「全國區域計畫」對於土地的管制主要引用各部會所劃設的環境敏感地區(特定水土保持區、野生動物保護區、水庫集水區、土石流潛勢溪流、文化景觀保存區等)或是農委會的農地分級,但不少部會認為這些劃定並非為土地管制而劃,爭議亦多,不宜直接使用。

最後,「全國國土計畫」改由國土主管機關(內政部)參考各環境敏感區的劃設條件,綜合考量後,由內政部劃設土地分區並進行控管。

變革二:政府投入鄉村區基礎建設

全國有4000多處鄉村區(使用分區),不過這些鄉村區長期欠缺規劃。「全國國土計畫」要求縣市政府對鄉村區進行分類(城鄉發展地區2-1類,或農業發展地區第四類)並訂定分期分區改善計畫,逐步投入政府資源以補足長期欠缺的公共設施,例如道路、汙水下水道、水電設施等。

變革三:地方提農地工廠清理與輔導計畫

2015年經濟部公告農地工廠群聚的186個特定地區,可申請將農地變更為可興建工廠的丁種建築用地,其中不少是小規模的土地變更。

「全國國土計畫」要求縣市政府擬定輔導及清理計畫,針對新增農地工廠提出拆除計畫,並對達「一定規模以上」的既存違章工廠聚落提出規劃,並須符合農委會提出的補償與回饋原則。

國土重點4

爭點一:土地分區怎麼劃?怎麼管?

「全國國土計畫」規定國土功能分區的劃設原則,這些原則將直接影響每筆土地的分區分類,進而決定該筆土地的使用方式與限制,因此劃設原則成為主要爭議。

以城鄉發展地區2之3類為例,這類土地可做為都市發展的儲備用地,極可能使用農地,因此公民團體相當關切。此外,農業發展地區第一類只能農地農用,雖然保障糧食安全,但也對農民形成部分限制。

爭點二:農地總量要多少?縣市怎麼分?

為維護國家糧食安全,農委會提出全國農地應維持74至81萬公頃。為維持全國總量,「全國國土計畫」草案中原本預定框住各縣市的分配量。但農業縣市對此強力反彈,恐過多農地將限制縣市的發展。最後,縣市分配量取消,但內政部表示,縣市國土計畫送到內政部審查時,仍會確保全國農地總量。

※ 系列報導請見【追蹤全國國土計畫  專題報導總整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參考資料

 

【妖言惑眾】揮霍


【妖言惑眾】

地球早已經在人類揮霍中步入了毀滅之途。

因為,

是人類自己所造成的重大後果。

必須要由人類自己承受,

這是相當公平的。

然而,

命運卻不如所願的,

那也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

人本來就是不合情理的。

年輕的一代,

認為違反自然會造成地球的毀滅,

這一類的警訊是老人對於年輕的報復,

是老人詛咒不聽老人言的年輕世代,

陷於悲慘的不幸。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