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建築資訊-171121-2017綠建築扎根教育講習會(11/29北部場)


http://training.tabc.org.tw/bin/home.php

2017綠建築扎根教育講習會(11/29北部場)

為提升對綠建築概念,內政部建築研究所自102年起辦理綠建築種子師資培訓,截至105年止,

共計有606位教育人員參訓;今(106)年度則係與高雄市教育局、臺北市教育局共同合作,

規劃綠建築扎根 教育課程,配合教育部推動之永續校園,提供永續生態校園案例解說,使參訓人員藉由案例解說,

深入了解 校園綠建築與環境教育之應用。 今(106)年度舉辦「綠建築扎根教育講習會」,

課程規劃上以綠建築 數位教材解說為主,並配合校園綠建築案例分享、環境教育課程及活動設計等概念與方法,

結合成一套有 系統的綠建築教育課程,以強化種子師資對綠建築之認知。

參與對象:國中小教師、建築師及一般民眾

北部場106/11/29(星期三)13:00

  地點:臺北市立博愛國民小學2樓演藝廳

  地址:台北市信義區松仁路95巷20號

  報名日期:10/30起至11/22止

報名方式:

  網路報名:請至財團法人台灣建築中心網站(http://www.tabc.org.tw/)右側【研討會報名】進行線上報名

  作業網址:http://www.cabc.org.tw/ClassWeb/ (依報名收件順序,額滿為止)

聯絡方式: 社團法人臺灣綠建築發展協會 陳志豪先生、黃律維先生

  1. 連絡電話:02-86676111#181、#123
  2. 傳真號碼:02-86676397
  3. 連絡地址:新北市新店區民權路95號3樓
  4. E-MAIL:heroyohoho@gmail.com

 

《 Kelly Clarkson – Piece By Piece (04:20) 》


《 Kelly Clarkson – Piece By Piece (04:20) 》

【南洋味】新住民家鄉味 餐桌上的文化風景與生物多樣性


http://e-info.org.tw/node/20856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135b4ac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135b4ac3-84956681

【南洋味】新住民家鄉味 餐桌上的文化風景與生物多樣性

建立於 2017/11/20
作者:楊慧梅
編按:隨著跨國通婚與移工,台灣的人口組成,有相當比例來自於東南亞,而我們是否曾好好認識這群台灣的新住民?季風、洋流、耕作條件造就了每個地方多樣的風土物產,加上歷史文化、宗教因素等影響,發展成各地特色獨具的飲食文化,仔細觀察與理解一個地方的飲食,其實反應了當地人與環境的關係以及由此連結的生活文化。也因此,餐桌上的味蕾經驗與文化風景,正是我們由此認識台灣這群新住民的一個美好的開始。緣此,企劃了南洋味系列專欄。

在台灣,酸辣相間滿溢香氣的南洋風味,正透過大街小巷間,林立的越南、泰國、印尼等商行與小館,以及傳統市場中,便於購得的香茅、南、卡菲檸檬葉和香蘭葉等各式香料與醬料,豐富變化了過去以破布子、老薑和豆鼓等傳統台灣醬材,所建構的餐桌風景。隨著現今因旅遊、移工與通婚移民的往來與遷徙,讓昔稱南洋的東南亞諸國,逐步與台灣牽起了綿長且緊密的關係。

破碎地形、熱帶氣候 造就豐富的生物多樣性

「南洋」泛指亞洲大陸以南的陸地及南太平洋、印度洋的廣大海域,近年學界常用「半島東南亞」及「島嶼東南亞」劃分南洋,前者指由多縱谷地形所型塑的中南半島,後者指由火山地形所型塑的南洋群島。

南洋因位處熱帶氣候區,居住在這裡的人們自古即仰賴風味強烈的辛香料保存食材,以氣味明顯的香料調理食物,喚醒味蕾、增進食慾。如位處河岸平原的泰國、越南,經常使用魚露、香料植物、生鮮蔬果及漁產作為調味與食材。而島嶼東南亞多仰賴船行交換物資,累積的香料知識多著重在食物保存,例如在印尼、菲律賓等地,薑黃南薑肉桂、孜然、石栗等被大量使用。而多樣化的香料植物生產,與其地理環境正息息相關。

峇里島攤販上的香料。圖片來源:tenz(CC BY-SA 2.0)。
峇里島攤販上的香料。圖片來源:tenz(CC BY-SA 2.0)。

在地理上,中南半島緊鄰印度及中國,是歐亞陸塊的向南延伸,半島上主要的山脈與河川,大多自中國西南地區的雲南、貴州和西藏等地,由北向南延伸。發源自中國青海省的湄公河,是島域內最主要的水系,流經了構建今日中南半島的寮國、緬甸、泰國、柬埔寨與越南等五個國家。

豐沛的水利,蘊生了水力發電的潛力,以及豐富的河域生物資源,更在河川中下游區域,淤積形成了肥沃的平原,和一路延伸的河口三角洲。位於越南南方的湄公河三角洲,不僅是越南的主要米產地,也是東南亞重要的米倉所在;而位居中南半島與澳洲之間,散布於南太平洋和印度洋中,隸屬於印尼、菲律賓、汶萊、東蒂汶、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等6個國家的兩萬多座大小島嶼,則共同組構了世界最大的島群——「島嶼東南亞」(Insular Southeast Asia)。

由於位處環太平洋火山地震帶上,板塊活動成為左右群島地貌與自然環境變動的要素。在南洋群島所屬的區域內,除了部分群島如印尼蘇門答臘島、爪哇島、菲律賓呂宋島等,是由板塊的碰撞擠壓所形成,境內伴隨火山活動噴發所產生的火山灰,也在歷經長時間的化育後,形成豐沃的土壤,進而促進了地區農業的發展。因應地質環境的特性與變化,在南北長、東西寬幅均約五千公里的東南亞境域內,複雜而破碎的地形如大小島嶼、低地、河湖、平原、丘陵、縱谷、高山一應俱全,多樣化的地理環境,造就了多樣化的棲地類型,加上全區多為熱帶濕潤的合宜氣候,更為孕育多樣生物奠定下良好的根基。

東南亞有許多地區都種植稻米為主食。圖片來源:Brian Jeffery Beggerly (CC BY 2.0)。
東南亞有許多地區都種植稻米為主食。圖片來源:Brian Jeffery Beggerly (CC BY 2.0)。

地緣與西方殖民歷史  族群交流為南洋飲食更添多元

依循著高溫多雨的熱帶季風氣候,以及熱帶雨林氣候的循環變化,在地居民順應著地理環境的多元與優勢,除了從事稻米等傳統農作的種植與採集,以及捕撈水域的魚蝦蟹貝維生,區域內所產植的丁香、肉豆蔻等各種香料植物,更一度讓東南亞地區,成為東西方貿易交流中的顯著地標。隨著16到19世紀,葡萄牙、西班牙、蘭、英國、法國與美國等西方殖民勢力,先後覬覦對印尼摩鹿加群島香料貿易進行壟斷,以及在地農作與物產的管控,因而大舉入侵,東南亞遂成為西方諸國政治版圖消長的競爭舞台,而透過頻繁的航海貿易,所間接帶動的文化交融,迄今仍能從花椰菜、番茄與玉米等西式食材,運用於越南料理,以及越南常有以濃郁奶香製作的法式餡餅等,一窺西方殖民在東南亞,為文化與飲食所帶來的影響。

此外,東南亞的飲食習慣,還因與中國、印度地理位置相鄰、不同族群往來遷徙交流,以及受到印度教、佛教、伊斯蘭教等宗教文化傳播的諸多因素,而使得許多趨近的飲食習慣,在與不同文化交互融合之後,逐漸在食物的烹調方法與飲食習慣,顯現出差異性。不過,真正形塑東南亞飲食文化獨特面貌的關鍵,則當屬氣候與自然環境,所共同造就的風土物產。

米除了當主食,也常做成粉皮等放入菜餚中。圖片來源:Alpha(CC BY-SA 2.0)。
米除了當主食,也常做成粉皮等放入菜餚中。圖片來源:Alpha(CC BY-SA 2.0)。

香料幫助保存食材、增進食慾 更賦予料理多樣變化

稻米是東南亞區域的主食,無論是粉條、粉皮或是磨碎的米粉,都被廣泛地運用在料理中。在以米食作為主要糧食的越南料裡,除了粥飯之外,在生活中尋常可見的,還有口感與台灣傳統米食-粿仔條相近,但口感偏滑嫩的河粉,以及用米漿製作,可蒸可炸,用來包捲食材的米紙。越南人喜歡生吃多樣蔬菜,不論是在澆淋熱湯的牛肉河粉中,加入大量的新鮮菜葉,或是包入新鮮蔬菜與羅勒、九層塔、芫荽、檸檬草、薄荷葉等各式香料植物,佐酸辣醬汁食用的越南春捲,都表現出越南料理講究清鮮、爽脆、獨特風味醬料的飲食特色。而在同樣盛產天然香料與新鮮蔬果的泰國,涼拌菜則是生活中常見的料理方式,將切碎的新鮮蔬果,拌入氣味濃郁的各式天然香料,正符合泰國菜取材新鮮、天然,為強調飲食均衡營養,以草本蔬果為主,並以各種辛香料引出食物原味的飲食特點。

泰國料理。圖片來源:TZA(CC BY-NC 2.0)
泰國料理。圖片來源:TZA(CC BY-NC 2.0)

此外,為了便於食物的保存,位處河岸平原的越南與泰國,也捕撈魚蝦製作魚露、蝦醬等特色醬料,在沾煮之間,賦予了食材更多元的變化。更值得一提的,還有餐桌上的各色咖哩料理,咖哩中的辣味香辛料,能夠促進唾液及胃液的分泌,進而加速胃腸蠕動,增進食慾。同為克服身處炙熱氣候下,食慾不振及食材保存不易的難題,在東南亞部分地區的居民則是仰賴風味強烈的辛香料來保存食材,並以氣味明顯的香料來進行調理。如在印尼、菲律賓等地,人們即大量運用了薑黃、南薑、孜然與肉桂等,再加以混入辣椒、紅、花生等材料,以氣味強烈和辛辣的料理,呈現出迥異於越南料理的飲食風格。

藉由悉心烹煮、拌炒與煎烤,人們持續透過飲食文化,點點滴滴記錄下,大地樣貌、歷史變動與歲時節慶的文化精髓,而今隨著人們在台灣與東南亞間的頻繁遷徙和移居,不同地域的餐桌風景,也將透過學習了解和交流融合,呈現更多元的精采風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參考資料

  • 東南亞概論-臺灣的視角 李盈慧 王宏仁主編 2009 五南圖書出版
  • 泰美味 溫士凱著 2009 天下雜誌
  • 中南半島-越南 緬甸 柬埔寨美食購物情報 2001 墨刻出版
  • 國立台灣博物館「南洋味‧家鄉味」特展
  • 南洋館新手料理 邱寶郎著 2007 積木文化
  • 泰國酸辣美食主義 泰國食物戀 酒井美代子 2001 墨刻出版
  • 東南亞移民女性來台後在家庭內飲食習慣之變化 洪嘉敏 2009 國立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 Kelly Clarkson – Catch My Breath (04:11) 》


《 Kelly Clarkson – Catch My Breath (04:11) 》

【解讀國土計畫草案】11章300頁怎麼讀 各章重點看這篇


http://e-info.org.tw/node/208439?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135b4ac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135b4ac3-84956681

【解讀國土計畫草案】11章300頁怎麼讀 各章重點看這篇

建立於 2017/11/21
本報2017年11月21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全國國土正在進行重新規劃!「全國國土計畫」(草案)的公展、公聽會、國土審議會等一連串公民參與的程序現正緊鑼密鼓地在各地展開,預計明年一月送行政院,五月公告。厚達309頁的「全國國土計畫」(草案)如何解讀?

繼前一篇報導邀請政大地政系助理教授戴秀雄從宏觀的國土規劃精神來看國土計畫,這部重大計畫攸關國土保育與全民權益,本篇簡介全計畫11章共42節的內容大要。

檔案下載:「全國國土計畫」(草案)

1114-11
全國國土計畫預計2018年一月送行政院,五月公告。攝影:陳文姿

第一部分:了解現況  預測未來

第一章 緒論
第二章 發展現況與課題
第三章 發展預測

「全國國土計畫」是根據現況與未來的發展所作的土地空間規劃。因此,現有狀況的調查(第二章)與未來預測部分推估的方式(第三章)都是審閱「全國國土計畫」草案的關鍵。

基本資料如人口、水資源、生物的棲地與族群的移動、微氣候數據等都是合理規劃的重要元素。缺乏數據就沒有可信的基礎,後續的規劃也會跟著出錯。

第三章的推估尤其重要。舉例來說,未來人口數是多少,是怎麼計算出來的?農地與產業未來的土地需求是如何預估的?有考慮到人口的減少與流動嗎?有考慮到氣候變遷的因素嗎?這些須一一被檢視。

要判斷數據推估是否出錯,對一般公民來說並不容易。相對可行的就是檢視官方資料中對於現況的資料分析是否有明顯欠缺或不合事理。這部分需要很多基本功夫。

1114-4

第三章 發展預測-人口趨勢圖。圖片來源:全國國土計畫草案

第二部分:設定目標

第四章 國土永續發展目標

第四章共3節是在確定「全國國土計畫」的規劃價值觀跟原則,屬於抽象性、普遍性的宣告。或許流於空泛的概念,但不至於出現大問題。

第三部分:土地需求管理原則

第五章 國土空間發展與成長管理策略
第六章 部門空間發展策略
第七章 氣候變遷適應策略與國土防災策略

第五章第一節是從全國尺度來看空間發展。從「全國國土計畫」的空間尺度與位階,規範指導旗下的縣市國土計畫、都市計畫與各部門計畫的空間規劃,也讓控管這些下位階計畫時有所憑據。

第五章第二節規定各土地功能分區的總量、使用優先順序、與新增用地需求的管理。這正是第一節內容的操作要求。社會所關注的全國與縣市農地總量、產業用地需求總量都規範在這節。

第六章則是從產業發展、交通運輸部門、住宅、公共設施、能源與水資源來看土地需求。此章用來綜整個目的事業部門空間作為,也用以控管各部門空間計畫。

第七章氣候變遷的減緩調適與防災是我個人特別關注的章節。這議題緊扣天然災害與人居環境的處理。我們是否願意為了氣候變遷減少排碳?這可能涉及產業政策調整。不適合開發的地方也要調整開發強度。

這是台灣第一次嘗試將氣候變遷寫入有法效的法定空間計畫裡。相關機關似乎還缺乏經驗,後續必須再觀察這部分內容的定稿,以及計畫如何持續改善。

1114-5
第五章 成長管理。全國農地資源控管面積表,總量應達79萬公頃。圖表來源:全國國土計畫草案

第四部分:國土功能分區劃設與管理

第八章 國土功能分區畫設
第九章 土地使用指導事項

第八章定義土地功能分區的劃設原則,規範什麼類型的土地應該劃入國土保育地區的第一類,什麼類型的土地應該劃入農業發展地區的第三類。第九章則定義各種分區不同的開發限制。

由於不同的土地分區的管制強度不同,因此,土地分區的劃設成為一般民間團體爭辯的重點。但我認為能否達到管制目的,重點在第九章的土地使用指導原則,因為實際的運作是靠第九章的土地使用指導。

是否為了國土好,土地的管制就應該愈嚴格愈好?例如,盡可能的把要保護的對象都提升到國土保育地區的第一類?這一點值得再斟酌。即便是在山區,不同的山谷、不同的坡面,都有不同的特性,一概用最強的管制禁止使用並不符合土地適地適性利用的原則。(詳見相關報導

分區的劃設順序定義在第八章。功能分區劃設是以國土保育地區及海洋資源地區優先、其次是農業發展地區、城鄉發展地區。社會憂心地方政府實際作業會逆向操作,以城鄉優先。對此,已不是「全國國土計畫」的問題,而應緊盯「縣市國土計畫」。

第八章國土功能分區。表格來源:環境資訊中心整理

第五部分:國土復育

第十章 國土復育促進地區之劃設原則

未來國土復育地區將受到很強的開發限制,最嚴重的地區可以要求遷村,這點恐怕會成為未來抗爭的議題。

《國土計畫法》第32條的補償規定並未涵蓋國土復育地區,加上國土復育地區是由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操作,等於是在「全國國土計畫」系統中開外掛。

目前還很難預估日後實際操作的狀況,但以其對於亟需復育標的之重要性與其伴隨的高強度權利限制,勢必是解讀「全國國土計畫」草案時另一個必須留心的地方。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參考資料

 

《 Kelly Clarkson – I Don’t Think About You (03:45) 》


《 Kelly Clarkson – I Don’t Think About You (03:45) 》

日本經驗:以全球重要農業遺產系統(GIAHS)保護里山里海


http://e-info.org.tw/node/208549?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135b4ac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135b4ac3-84956681

日本經驗:以全球重要農業遺產系統(GIAHS)保護里山里海

建立於 2017/11/21
口述:姚盈芳(聯合國大學永續性高等研究所UNU-IAS研究員);整理編撰:廖靜蕙(本報特約記者)
前言:「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系統」(Globally Important Agricultural Heritage Systems,GIAHS)是聯合國農糧組織(FAO)於2002年約翰尼斯堡地球峰會上發起的框架。GIAHS是一個活躍,不斷發展的人類社會體系,概念與傳統文化遺產或保護區截然不同,並且更為複雜。
過去農糧組織認為開發中國家的傳統農業面對快速崩解,而欲以GIAHS框架加以保護,2009年隨著日本對里山地景的關注與重視,進一步以指定GIAHS積極保護里山里海地景,並改變全球對於GIAHS的認知。
本文依據聯合國大學永續性高等研究所(UNU-IAS)研究員姚盈芳演講整理而成,將GIAHS的概念和日本經驗介紹給讀者。

保護傳統農耕智慧 FAO推世界農業遺產

聯合國農糧組織(FAO)長期以來的任務,是提供足夠的糧食供應全球,用以解決飢餓、貧窮的挑戰;要達到這個目標,就需大量生產,但在大量生產的過程,無形中對環境、自然生態造成負與衝擊;所以尋找對環境不造成過大壓力、能夠永續利用的農業模式,也是FAO致力達成的目標。

2002年約翰尼斯堡地球峰會探討永續性發展,FAO也提出「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系統」(Globally Important Agricultural Heritage Systems,GIAHS)回應。這個指定框架是用以保護和介紹一些面臨危機的傳統農業系統,不只是注重生活、生產環節,更加重視的是依附農業的生物多樣性、景觀、人類代代傳承下來的知識體系(傳統知識)、文化等多層次概念,讓農業動態地景更具韌性,得以持續保護利用。

至今全球有39座GIAHS,涵蓋18個國家,卻未有歐洲及北美等先進國家的案例。雖然2002年推出GIAHS時,是鎖定保護發展中國家的傳統農業嚴重受脅,但須要保護的傳統農業,未必落在開發中國家。

聯合國大學副校長武內和彥,同時也是發起里山倡議的權威,即認為GIAHS適用於日本,因與他宣導里山倡議的概念,和保護日本的里山里海是相輔相成的。於是2009年起,在日本推動GIAHS理念,並於2011年提出申請並獲得指定,成為第一個申遺的先進國家;韓國也跟隨腳步加入GIAHS行列。

此舉改變了GIAHS原先的想法,開始積極推動歐洲國家加入行列,也有一、兩個歐洲國家提出申報書,預計明年有更多先進國家加入。

GIAHS:不忘農業依附的多元功能與價值

農業提供的價值絕對不只有產值,它創造的多元、多層次功能與價值是不可切割的,GIAHS申請的五項標準即反映了這個事實:

1.食物與生計的保障,在發展中國家,生計的保障非常重要。

2.支持與農業相關的生態系統:這項標準包括與農業息息相關的生物多樣性,棲息田邊、森林,甚至海洋。更重要的是生產的多樣性,包括傳統作物的基因、種子多樣性,海洋資源、水產的多樣性等。

3.地方與傳統知識體系:如傳統農耕知識、漁法、與傳統產業相關的資源分配,例如水資源分配等。

4.文化、價值體系與社會組織:文化建構與傳承有助於維持社會凝聚力,讓當地人有歸屬感。當社區力量凝聚起來,就不會因為氣候變遷、歉收等因素輕易離開,文化保留社會體系,讓大家能共同解決問題。農業生產就是為了吃,飲食文化更是支撐當地農業重要的一環,不容忽視。

5.地景與海景特點:土地和海洋利用的方式,而不只是為了視覺上的美學,這包括利用不同的地形、海景來維繫生計。

世界農業遺產:日本經驗

日本有8個GIAHS,2011年首度入選的,除了能登半島以里山里海申請成功(參考),還有一座位於新潟縣的佐渡島(日本第二大離島)也以朱鸛米獲得指定。

日本80年代還有土生土長的朱鸛,因人類過度獵捕而於日本絕種;為了讓朱鸛在日本野外重生,於是從中國進口一對朱鸛培養繁殖,並恢復兼顧朱鸛覓食棲息的傳統農耕方式。這個概念介到全球,獲得世界農業遺產認可,主題就是與朱鸛共生的國度──里山。

2013年新增3處,分別為「靜岡的茶草場農法」、「阿蘇的草地管理與永續農業」,以及「國東宇佐農林漁復合系統」

靜岡茶不但知名,背後更維繫了生物多樣性。靜岡縣掛川地區有很多茶園,茶園旁則保留草場,是半自然的草場,秋天割草曬乾,入冬後覆蓋到茶園土壤上改善土質,使茶更美味、產量更高。無形中也保護草場。日本過去國土的13%是草原,目前卻不到1%,因為日本人不再用草來做為農耕用或家用,草原越來越少,導致生物多樣性也減少,以及減少多樣化利用的機會。

茶農維護掛川草場,無法用機器割草,只能用附馬達的割草機,而且很多地方都需手工整理,雖然辛苦,但也將400年優質的製茶技術傳承下來。

另一處位於熊本縣阿蘇地區,是知名的火山地區,周圍是寬廣的草原,維繫這片草原端賴幾百年歷史的牧牛。這種牛是古代從朝鮮帶來的赤牛,是放牧、吃草長大的,因為牠們吃草,得以維持草原的樣態,否則就會演替為森林的自然樣貌。

雖然牛隻的數量不足維持這一片大草原,因此有一半須靠人工割草,以及傳統燒草的方式,而這樣的利用智慧維持千年以上。

第三處則為於大分縣國東宇佐半島地區,由於土壤含水量欠佳,以至於雨水一來就快速沖刷進入海洋;為了妥善利用土地生產,當地人在半島的山上種植一種闊葉樹種,保護水源涵養,讓半島下游得以進行農耕行為;而涵養水源的做法,也有助大海的循環系統,構築草原和森林的有效利用。

2015年又有「長良川的香魚」、「南部與田邊的梅系統」及「高千穗鄉與椎葉山的山地農業與林業系統」三個案例指定為GIAHS。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利用里川的案例。

岐阜縣長良川,橫跨愛知縣名古屋,周圍都是人口密集的城市,約84萬人居住的流域區。長良川適合以里川的概念,串聯里山與里海。當地的官員則認為,里川是偏遠地區的小河流,不適合繁華都市的概念。

但這種認知並不正確。姚盈芳解釋,里是代表有人類利用的地方,鄉下的小河川如果沒有人利用,不過是大自然的一環,而非里川;里川是代表有良好利用河川。

長良川是國家一級河川,水質非常好,漁夫在水源頭種樹,居民長久以來養成愛護水源的文化,每個家戶的廚房都會設計從高到低三個不同的水盆,第一個水盆用來飲用,第二個水盆的水拿來洗滌農作物,到了最後一個,則拿來刷地板或清潔環境。因為水質保護做得好,才能支撐內陸的漁業,這也使得長良川以香魚將里川詮釋得淋漓盡致。

另外,和歌山縣南部與山邊,除了梅子生產,山上留下一片用來製作薪材的森林,森林涵養水源,幫助半山腰的梅園以及下游的梯田。二月梅花盛開非常美,蜜蜂嗡嗡作響,農民雖養蜂,因因蜜源少沒有拿出去賣。二月採蜜,夏天農耕,形成當地獨特的生產節奏,而蜜蜂更成串聯里山里海的使者。

※ 註釋:「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系統」(GIAHS)在中國翻譯成「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日本則稱為「世界農業遺產」。這裡提到的Agricultural「農業」,不僅包含農耕,也包括林業、漁業及畜牧等,是一個統稱。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

 

《 Kelly Clarkson – Breakaway (03:56) 》


《 Kelly Clarkson – Breakaway (03:56) 》

Encouraging collaboration: drafting a new law to stop biopiracy in Namibia


https://www.iied.org/encouraging-collaboration-drafting-new-law-stop-biopiracy-namibia

Encouraging collaboration: drafting a new law to stop biopiracy in Namibia

21 March 2016

Communities and indigenous groups have worked with Namib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s to analyse the value of their country’s biodiversity and shape a national bill to protect genetic resources and the ecosystems in which they live.

Women opening the fruit of the marula tree to extract the kernel for making marula oil (Photo: CIFOR, Creative Commons via Flickr)Women opening the fruit of the marula tree to extract the kernel for making marula oil (Photo: CIFOR, Creative Commons via Flickr)

Biopiracy – the appropriation of the knowledge and genetic resources of indigenous communities without permission or compensation – has been a serious problem for Namibia.

Lazarus Kairabeb, secretary general of the Nama Traditional Leaders Association, says the lack of legitimate opportunities for communities to benefit from biological resources has allowed biopiracy to thrive. For example marula oil and the hoodia plant are lucrative commodities internationally, yet neither Namibia nor its communities have benefited from their sale. 

We have had corporations from the developed world claiming ownership of our genetic resources and traditional knowledge and it has been made easier by a kind of symbiotic relationship between some sections of the community and the biopirates – Lazarus Kairabeb

He says tensions, disaffection and illegal use of resources by local people occur because of the pressures of poverty and the lack of any kind of regulation requiring private companies to compensate the communities, or even recognise them as stakeholders in th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alking about benefit sharing 

In a bid to tackle this issue, the Namibian government set up an Interim Bioprospecting Committee in 2007 to discuss genetic resources and benefit sharing with different organisations and local communities.  

The committee, chaired by the Ministry of Environment and Tourism, brought together departments from across government, including the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Water and Forestry, the Ministry of Trade and Industry and the Ministries of Justice and Education, as well as the University of Namibia and representatives from the private sector and non-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s.

The dried fruit of devil's claw plant can be used to treat joint inflammation (Photo: © CITES Secretariat, via Wikipedia)Dried devil’s claw plant can be used to treat joint inflammation (Photo: © CITES Secretariat, via Wikipedia)

The committee’s first step was to draft an indigenous local community strategy on access to benefit sharing. The aim was to give local communities a say on which resources could be shared and how.

If, for example, an international buyer or their representative wanted to harvest marula oil or devil’s claw, it was proposed that they should sign a contractual agreement before extracting the resource.

In 2011, the then Minister of Environment and Tourism, Netumbo Nandi Ndaitwah, injected new energy into the efforts to enshrine these principles into law. A bill was drafted based on the principles of the Nagoya Protocol, the international agreement on sharing the benefits arising from the utilisation of genetic resources. Namibia had played a key role in the negotiations on the protocol.

Participants ranging from government institutions to the police and home affairs departments and traditional authorities, were brought together to understand the implications of biopiracy at national and local levels and contribute to the bill’s content. 

Cooperation between institutions was strong, says Ndapanda Kanime, chief conservation scientist in the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Affairs. She thinks the situation was helped by the existing structure of topical cross-department steering committees – the Interim Bioprospecting Committee being one of them – which had already fostered a spirit of collaboration.

Committee members were willing to share information and play a part in discussions and felt responsible for going back to their ministries to update colleagues on progress.

At the same time, the environment ministry team went out into villages and local communities. They consulted traditional leaders and chiefs on what the bill should contain, encouraging buy-in to the political process.

In a complex logistical exercise to designed to ensure that participants from Namibia’s 14 regions could participate, five regional meetings were held between June and August 2011, in locations as far apart as Caprivi in the east of Namibia and Karas in the south. A national workshop on the final bill was held in 2012.

Recognising biodiversity’s role
Decision makers at all levels are beginning to recognise the role and value of biodiversity in the culture and economy of the country.

Hoodia gordonii is a succulent which is used in food preparation, cosmetics and leather tanning (Photo: Hans Stieglitz, Creative Commons via Flickr)Hoodia gordonii is a succulent which is used in food preparation, cosmetics and leather tanning (Photo: Hans Stieglitz, Creative Commons via Flickr)2012 UNEP report on the potential of biotrade for Namibia found that legal biotrade represented around 4.5 per cent of contribution to Namibia’s GDP. It said biotrade would particularly important for the country’s poverty reduction efforts in rural areas – provided that harvesters and other ‘resource stewards’ received a greater share of the retail value of the resources being traded. 

The draft bill states that any person who wants to conduct research, commercialise or add value to any genetic resource, including a genetic resource associated with traditional knowledge, must first gain a permit from the Ministry of Environment and Tourism. It also makes clear that external actors must obtain a letter of consent from a local leader to research or export a natural product.

Kairabeb points out that traditional leaders will need the support of strong local institutions in order to be able to insist that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s abide by the bill. Support could come from well-resourced conservancy committees. He welcomes the fact that national government consulted outside its own departments and believes developing and protecting the biotrade is an ongoing learning process. 

Next steps

Marula oil from the kernels of the Marula tree and used in cosmetics (Photo: Bernard Dupont, Creative Commons via Flickr)Marula oil from the kernels of the Marula tree and used in cosmetics (Photo: Bernard Dupont, Creative Commons via Flickr)Since 2012, officials from the Ministry of Environment and Tourism have engaged with parliamentarians in Namibia’s upper and lower houses to explain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bill. Despite members of parliament changing over that time, many people are now briefed about the potential for biotrade and the negative effects of biopiracy. 

Namibia’s Cabinet Committee on Legislation certified the draft bill in early 2015. The change of government in March 2015 delayed the bill, but the Ministry of Environment and Tourism is hopeful that the bill will obtain presidential approval in the 2015/16 financial year.

Meanwhile the Interim Bioprospecting Committee is providing guidance on regulations needed to support the bill once it becomes law, including deciding which institutions need to be involved in its enforcement. 

Resources

Contact

Dilys Roe (dilys.roe@iied.org), principal researcher and biodiversity team leader, IIED’s Natural Resources Group

John Tayleur (john.tayleur@unep-wcmc.org), senior programme officer, Ecosystem Assessment, 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

 

【愛知目標】馬魯拉果油熱銷美妝市場 愛美人士慎防「生物剽竊」


http://e-info.org.tw/node/208563?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135b4ac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135b4ac3-84956681

【愛知目標】馬魯拉果油熱銷美妝市場 愛美人士慎防「生物剽竊」

建立於 2017/11/20
作者:李育琴(本報特約記者)

「來自納米比亞冷壓初榨的馬魯拉油,被稱為『奢華之油』,它富含抗氧化劑,擁有原花青素、兒茶素和類黃酮,有助皮膚保濕,恢復肌膚柔亮光澤。本產品配方含有100%優質未精煉的馬魯拉油,從馬魯拉果實內核萃取,氣味芳香天然、中性且不油膩。」加拿大的美妝公司採用非洲原產的馬魯拉果油(Marula Oil)為主要成分,生產護膚產品,並以高價值天然產品形象加以行銷,在崇尚自然環保趨勢的歐美消費市場,這樣的商品越來越受歡迎。

馬魯拉樹原產地在非洲納米比亞和波扎那,納米比亞中北部的婦女會採收果實作成酒、果汁或油食用。過去每到豐收的季節,馬魯拉酒用來獻給國王或部落頭人,這項傳統現在雖已消失,但慶祝豐收的時節,大家會聚在一起分享同樂,這是馬魯拉樹與在地原住民共生的文化。

隨著馬魯拉果的成分和優點被歐美發現,自1990年代開始,跨國美妝業者紛紛來到納米比亞採購這項原生天然資源,美體小舖(The Body Shop)就是跑在最前頭的業者之一。除了馬魯拉果,納米比亞還有多種原生植物被國際業者看上,例如娜拉瓜、魔鬼爪、海檀木、沒藥、喀拉哈里瓜、馬拉馬豆、可樂豆、火地亞仙人掌等等。

不過,令人憂心的是,遠在非洲原住民社區的農民為這些跨國企業採收當地馬魯拉果和其他植物,提供天然原料運送到歐美生產高價值產品,然而他們卻未能在龐大的美妝、藥品產業商機中分得利潤,這些原生植物的地主國,也可能因為天然資源大量開採,面臨生態環境退化的危機。

馬魯拉果。圖片來源:Ton Rulkens (CC BY-SA 2.0)。
馬魯拉果。圖片來源:Ton Rulkens (CC BY-SA 2.0)。

生物剽竊在納米比亞問題嚴重

事實上,非洲、南美、中南半島等未開發地區國家,往往就是生物遺傳資源(genetic resources)極為豐富的國家,他們除了面對國家自然資源遭受跨國企業不公平的對待,也因先進國家業者經常利用科技進行生物探勘(bioprospect),取得當地遺傳資源後研發商品,進而將其申請為智慧財產權,甚至於把遺傳資源直接拿去申請專利,這就是令第三世界國家長期詬病和痛斥的「生物剽竊」(biopiracy)。

簡單的說,擅用原住民社區的傳統知識和遺傳資源,卻未經允許或提供補償,就是「生物剽竊」,納米比亞政府指出,這個問題在該國非常嚴重。

「當地原住民社區缺乏法令支持他們利用生物資源賺取獲利,造成了生物剽竊的盛行。」納馬傳統領袖協會(Nama Traditional Leaders Association)秘書長凱拉貝(Lazarus Kairabeb)說。這些企業能夠輕易取得原住民的遺傳資源和傳統智慧,是因為部分原住民社區仰賴供應業者這些生物資源而活,已經與生物剽竊形成了共生關係。「因為政府沒有訂定法令要求私人企業補償社區,或將這些原住民視為國際商機的權益相關者,居民在貧窮的壓力下,產生了緊繃和不滿,進而非法取用這些資源。」

馬魯拉樹。圖片來源:Bernard DUPONT (CC BY-SA 2.0)。
馬魯拉樹。圖片來源:Bernard DUPONT (CC BY-SA 2.0)。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納米比亞政府在2007年設立了「臨時生物探勘委員會」,把各個不同組織及社區拉進來,一起討論遺傳資源和利益共享的問題。

委員會由環境和觀光旅遊部主導,政府各部門包括農業部、水利與森林部、貿易與產業部,以及司法與教育部等,也邀請納米比亞大學、私部門和NGOs的代表共同組成。

要防止生物剽竊,為在地社區帶來公平利益,第一步就是要草擬在地社區「取得與利益共享」(access and benefit-sharing)的策略,目標是讓在地社區對其所有的資源和使用方式擁有發言權。委員會的最終目標,就是為納米比亞完成《名古屋議定書》所要求的國內立法。

《名古屋議定書》 遺傳資源取得與利益公平共享

2010年10月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國第十屆大會(COP10)通過的《名古屋議定書》,是對利用遺傳資源必須共享利益的國際協定,於2014年10月12日正式生效,目前約有100個會員國簽署。這些簽署國必須制定國內的法令和法規,建立符合「遺傳資源取得與利益公平共享」(access and benefit-sharing, ABS)要求的程序,讓個人、公司或其他組織合法取得並利用遺傳資源。

例如歐盟法規第511/2014條,就要求在歐洲進行生物多樣性研究和發展的公司及組織,必須確保這些活動遵從在地國ABS的要求。其他國家如巴西、印度和南非,也已完成了ABS的立法。納米比亞雖然目前還未正式立法,但其立法的方法和過程值得參考。

手工為馬魯拉果去殼。圖片來源:Sheona Shackleton, CIFOR(CC BY-NC-ND 2.0)。
手工為馬魯拉果去殼。圖片來源:Sheona Shackleton, CIFOR(CC BY-NC-ND 2.0)。

法案擬定過程:走出官署、進入社區村落討論

環境事務部保育科學主任卡尼梅(Ndapanda Kanime)指出,在討論立法的過程中,從政府機構、警察到傳統組織,都一起參與了解什麼是生物剽竊,對國家或社區有何意義,他們也提出法案的內容建議。而且各機構間緊密合作,她說,「臨時生物探勘委員會」這個跨部門主題式的委員會,對於培養合作精神很有幫助,委員會成員不僅樂於分享資訊,也主動參與討論,並且負責地在回到該部門時,把相關進度告知同仁。

另一方面,環境部團隊走出官署,進入在地社區和村落。他們請益傳統領袖和地方首領,有關法令該有哪些內容,並鼓勵他們支持這項政策。為了確保納米比亞14個區域都能積極參與,他們設計了綜合籌備活動,舉辦五場區域會議,最後在2012年舉辦最終法案的全國性工作坊。

該項法案(草案)宣告,任何人要針對遺傳資源進行研究、商業化或加值應用,包含與傳統知識相關的遺傳資源,必須先獲得環境與觀光旅遊部的准許,且外部人員必須取得當地領袖的同意,才能進行研究或出口自然產品。

雖然立法過程漫長,但今(2017)年4月,納米比亞國會下議院已通過這項法案,將交由上議院審查後可望通過。

利用馬魯拉油製作出來的肥皂與保養品。圖片來源:Sheona Shackleton, CIFOR (CC BY-NC-ND 2.0)。
利用馬魯拉油製作出來的肥皂與保養品。圖片來源:Sheona Shackleton, CIFOR (CC BY-NC-ND 2.0)。

發展「生物貿易」綠色經濟

納米比亞是聯合國協助發展「生物貿易」(BioTrade)綠色經濟的國家之一。「生物貿易」是指在環境、社會和經濟永續的標準下,將原生生物多樣性進行收集、生產、轉移和商業化的商品和服務。

2012年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發表納米比亞生物貿易報告指出,2008-2012年間銷售原生植物產品的收入預估超過一億納幣(約700萬美元),且大約有8000人參與這個部門的工作,其中90%是女性。雖然生物貿易看來對GDP的貢獻微不足道,但對國家經濟很重要,因為它對鄉村地區人民的生計有所貢獻,也為他們增加額外收入。聯合國指出,合法生物貿易貢獻了納米比亞GDP的4.5%,預估未來可達到7%。

研究納米比亞社區天然資源管理計畫的南非國際事務研究中心(SAIIA)研究員卡勒法(Kassahun Kelifa)表示,非洲國家可以透過推廣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保育的作法,善用其原生生物資源開展永續利用和貿易,為其自然資本增加價值,支持經濟、社會和環保倡議,並且在地方上建立更永續環保的綠色經濟。

愛知目標16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

 

《 Kelly Clarkson – Underneath The Tree (04:06) 》


《 Kelly Clarkson – Underneath The Tree (04:06) 》

官方團止於COP23場外 李應元拋 跟進英法2040禁用汽柴油車政策


http://e-info.org.tw/node/208561?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135b4ac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135b4ac3-84956681

官方團止於COP23場外 李應元拋 跟進英法2040禁用汽柴油車政策

建立於 2017/11/20
本報2017年11月20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在德國波昂舉行的COP23會議,在18日落幕並做出「斐濟執行動能倡議」結論,但台灣行政院代表團依然遭大會排除在外。率團的環保署長李應元回國後表示,他們與友邦、友好國家辦了共31場雙邊會談,仍實質參與了。在對抗氣候變遷上,台灣並沒有缺席。

20日上午李應元舉行記者會,一方再次抨擊北京的打壓沒有必要,另一方面表示台灣的減碳進度「一切按照步驟」,包括住商的空調、農業廢棄物再利用、燃煤電廠改善、交通排放加嚴等,並透露正在討論是否跟進歐洲2040年起停售汽柴油車的政策。

DSC02033
COP23會議官方團仍遭打壓,擔任團長的環保署長李應元重申台灣不缺席。

「打壓都是一樣的,都是不必要的,氣候變遷是大氣的問題,中國是泱泱大國,北京的朋友不要那麼小氣。」面對中國再次在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會議上,杯革台灣官方代表參與,雖有十多個友邦在會議上發言、發函都無法扭轉,李應元重申不滿。此次COP23,仍是僅有民間NGO與工研院與國際組織合作,能進入會場內擺攤。

李應元表示,雖然無法正式參與大會,不過台灣團與友邦、友好國家辦了共31場雙邊會談,工研院更與所羅門群島發表了雙方在當地的合作,藉由氣象資料庫的分析技術,發展氣候變遷、登革熱等傳染病的預警系統。

「Let TAIWAN Help, Leave No One Behind.」台灣團在萊茵河上的遊艇掛上布條,再三強調台灣貿易量大,在全球對抗氣候變遷的陣營中不該缺席。回到台灣自身該有的作為,李應元強調,日前已經公布了第一期溫室氣體階段管制目標,與溫室氣體減量推動方案及溫室氣體排放管制行動方案的草案,設定了2020年比2005年的基準減量2%,2025年減量10%、2030年減量20%,逐步朝向2050年50%。

雖然這兩年台灣碳排不減反增,但李應元表示,台灣把2025年的減碳目標入法,是世界他國少見的作法,而中央已經跨部會協調出了200個行動方案,將由能源、製造、運輸、住商、農業與環境六大部門一起承擔。

包括住商空調使用的改善,將從建築規範去改善建物的隔熱,台中已經動土的生質能源中心,將農業廢棄物轉化為能源再作利用、持續改善燃煤電廠排放、與繼續交通排放加嚴等。李應元並透露,歐洲如英法等國已經表態2040年起停售汽柴油車,目前行政院也正在跨部會討論,如何跟進禁用汽燃機的使用。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Kelly Clarkson – Stronger (What Doesn’t Kill You) (03:41) 》


《 Kelly Clarkson – Stronger (What Doesn’t Kill You) (03:41) 》

環評母法修法公聽 空污總量爭論延燒台北場


http://e-info.org.tw/node/20856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135b4ac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135b4ac3-84956681

環評母法修法公聽 空污總量爭論延燒台北場

建立於 2017/11/20
本報2017年11月20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環署20日下午進行《環境影響評估法》台北場公聽會,會前民間團體便對草案中的第28條第一項第二款提出意見,指出該項有關改善污染設備,不該以「不超過空污總量」為由,讓增加產能及變更製程等可改以「變更內容對照表」審查,認為此舉對空污的實際減量無益,主張刪除這個修正。

不過,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卻認為,民間從子法環評施行細則修正與上週高雄場的討論中,早已相當明確的表達反對意見,環署也已經相當瞭解。因詹順貴在會前致詞,便提醒與會者不需糾結此項,請對其他修正的部分提出意見。不料,卻再次引起水資源保育聯盟主任粘麗玉等人的不滿,起身舉起要求刪除該項的海報,而簡報就在這樣的對峙中展開。

DSC02042
水資源保育聯盟要求刪除爭議條文。賴品瑀攝。

此次環評法修法,詹順貴表示主要著力在提出強化政策環評功能、增進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角色功能、明訂環評委員迴避規範、明確書件展延補正規定、檢討修正環評審查結論效期、新增得變更或廢止環評審查結論、檢討修訂環評追蹤監督機制、增列應環評之開發行為、配合司改國是會議結論修正等九項。

不過,先前引發爭論的取消環評准駁權、由官方統一聘用顧問公司,此次並沒有出現在草案中。

更新低耗能低排放設備免環差 環團又戰空污總量爭論

在公聽會場中,《環評法》修正草案中所新增的第28條,屬原《環評施行細則》37條,此次提高到了母法。該條規定何種開發變更需辦理「變更內容對照表」,其中第二款規定「於既有設備、引進較原設施低能耗或低污染排放量之設備,提升產能或改變製程,而污染總量未增加」者,就只需辦理變更內容對照表。

環署認為此舉有助改善,卻反遭關注空污議題的中南部環團指出,再沒有釐清環評量與實際排放量之間的關係下,反而等於鼓勵實際污染量增加。這個爭論,也從空污法修法的戰場再拉進環評法修法,糾結的正是如何檢討過去環評給的量過寬鬆。環團一再質疑業者談減量只是玩玩數字遊戲,卻沒有實際減量,甚至可能藉著變更內容對照表輕鬆過關,卻「越減越高」。

粘麗玉以上週初審一次通過的六輕石油焦改燃煤案,實則沒有說清楚要採用哪種煤、到底有多少改善;中火興建煤倉要減少揚塵,但卻短短時間內就發生崩塌等案為例,認為這些案子就是當時以變更內容對照表的程序輕鬆過關才有這樣問題,因此他主張仍須經過較嚴格的審查才行。

「我已經解釋了最少10次了!」詹順貴對於環團質疑也動了肝火,並強調在雙方誰也不能說服誰的狀況下,也不需重複發言佔用時間,環團真不滿意環署的草案,未來也是可以循遊說立委的方式,在立院修法時,將法案修正成自己主張的版本。

DSC02046
詹順貴說明環評修法意義。賴品瑀攝。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律師郭鴻儀則表示,關於第28條,業者的變更案在送交環署審前,需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核定,但這個核定的程序與結果,其實也不見得環評委員就會接受,如果後來又打回重做環差甚至環評,對業者也並非好事。因此他建議,應該提出公告或是正面表列,減少尤其是以第五項「其他」,由主管機關認定對環境影響輕微者。

郭鴻儀解釋,目前他手上就有雖然減少了空污排放,但是產生了大量爐渣等廢棄物的案例,因此提醒環署注意。

10年老案退場 經濟部難得沒意見

這次的草案,提出老案退場的機制,包括明訂環評結論公告後5年內未開發者需進行環差審查,不再是過去以「取得開發許可後3年」來認定,以免金昌石礦案爭議類案再起。

且環保主管機關認為必要時,得要求開發單位提出環現差報告書,據此再做出要求提出因應對策,甚至主動撤銷環評結論。且10年內未開發者環評結論將失效。詹順貴透露,10年未開發環評失效,是經濟部難得沒有反對的部分。

政策環評設立專章 個案如何簡化程序求說明

此次環署也提出要將「政策環評」設立專章,在第三章,第38至41條,掃除以往只佔了一條,且無強制力的尷尬地位。雖然與會的民眾普遍支持立專章,但對於第41條規定,完成政策環評的政策,將來相關個案開發就可得到簡化環評程序的優待,仍面臨不少要求再釐清的聲音。

詹順貴以離岸風機為例,就是因為當初政策環評做出避開白海豚棲地、先遠後近、先開發航道外等原則,因此目前的個案審查快速,且環評也基於這些原則再要求加碼。

不過,對於政府機關不做政策環評又怎樣的質疑,詹順貴也坦言目前沒有定罰則,仍以互相協調為主。

公民參與 請給武器 量化評估 技師環團都要

對於環評的公民參與,民間如地球公民基金會黃靖庭、環境權保障基金會林彥廷等人認為,除了繼續開放公民參與外,要讓公民參與有效果,應該也要在審議過程中,由環署提供必要的專業轉譯等協助,以降低民眾參與的困難度。反國一甲自救會陳志銘認為,否則民眾一向是在「武器不對等」的狀況下參與,環境法律人協會專員楊品妏更要求應將「聽證會」入法,而進行更深度的辯論與評估,而非只是舉辦公聽會,甚至說明會,各說各話而已。

此外,一些「加重影響之虞」、「輕微影響」等字眼,不管產業界或是環團,都有希望能再釐清、再量化的聲音。台北市環工技師公會陳俊明認為,可量化者當然應該要有量化標準與依據,不可量化者,也要有基準與學理依據,不能隨口喊價。而耘林藝術人文生態關懷協會吳日輝也贊成量化,他認為健康風險等爭論,不能空口說有沒有影響,的確需要量化的資料才能做出正確的評估,這些調查該花的時間就要花。

而環署綜計處處長劉宗勇解釋,關於這些「影響環境之虞」的字眼,其實在子法認定標準、施行細則中,都已有相關規範與定義,至於若要正面表列與公告「其他」這項的內容,則將面臨開發的樣態眾多,不太可能列得完的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參考資料

環保署公告:預告「環境影響評估法」修正草案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Kelly Clarkson – Because Of You (03:43) 》


《 Kelly Clarkson – Because Of You (03:43) 》

Glitter should be banned over environmental impact, scientists warn


http://www.independent.co.uk/environment/glitter-ban-environment-microbead-impact-microplastics-scientists-warning-deep-ocean-a8056196.html

Glitter should be banned over environmental impact, scientists warn

With a microbead ban coming into force in the UK next year, attention is turning to other potential hazards

17K

Glitter seems like a harmless bit of fun, but its environmental impact has led some scientists to call for it to be banned.

Most glitter is made from plastic, and the small size of its particles makes it a potential ecological hazard, particularly in the oceans.

“I think all glitter should be banned, because it’s microplastic,” said Dr Trisia Farrelly, an environmental anthropologist at Massey University.

Microplastics are fragments of plastic less than 5 millimetres in length. Their size makes them an appealing – though dangerous – food item for many animals.

Not only have marine animals from plankton to whales been documented eating plastic, often with fatal consequences, microplastics can end up inside us when we consume seafood. One study led by Professor Richard Thompson reported that plastic was found in a third of UK-caught fish.

Some estimates place the number of microplastics in the world’s ocean at up to 51 trillion fragments in total.

While many microplastics result from plastic debris breaking down into ever-smaller pieces, tiny particles called microbeads are manufactured specifically for addition to cosmetic and health products.

A ban on microbeads will come into force in the UK next year, after scientists and campaigners made the devastating impact clear.

Environment Secretary Michael Gove said that plastic waste was “putting marine wildlife under serious threat”.

Glitter could be an overlooked component in the wider problem of marine plastic pollution, and they are used in a wide range of products.

“I was quite concerned when somebody bought my daughters some shower gel that had glitter particles in it,” said Professor Thompson.

“That stuff is going to escape down the plughole and potentially enter the environment,” he said.

“When people think about glitter they think of party and dress-up glitter,” said Dr Trisia Farrelly, an environmental anthropologist at Massey University. “But glitter includes cosmetic glitters as well, the more everyday kind that people don’t think about as much.”

Most glitter is made of aluminium and a plastic called PET.  Dr Farrelly has investigated how PET can break down to release chemicals that disrupt hormones in the bodies of animals and humans.

Such chemicals have been linked with the onset of cancers and neurological diseases.

With attention fixed on microbeads, other forms of plastic – including glitter – are being ignored. “No one knows that glitter is made of plastic,” says Noemi Lamanna, co-founder of eco-friendly glitter distributor Eco Glitter Fun. “We were heartbroken when we found out.”

As in the UK, the government in Dr Farrelly’s native New Zealand has also taken steps towards curtailing the use of microbeads, but she says it is currently unclear whether or not this will include glitters.

According to a spokesperson for the Department for 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 if glitter is incorporated into ‘rinse-off’ cosmetics and personal care products it will be covered by the 2018 ban. Other glitters, however, will not.

Professor Thompson said that an outright ban might not be necessary, emphasising a pragmatic approach that considers the likelihood it will end up in the environment.

Moreover, eco-friendly glitter that breaks down quickly could be a viable replacement that doesn’t end up in the food chain.

The cosmetics chain Lush has replaced glitter in its products with synthetic, biodegradable alternatives in a move praised by Dr Sue Kinsey, senior pollution policy officer at the Marine Conservation Society. “It’s a positive move by the company, who have listened to advice and clearly understand the threat,” she said.

“It also sends out a clear message to their customers who will hopefully try and make the right choices in other areas of their shopping,” she said.

Avoiding cosmetic glitter and microbeads is a “no-brainer”, Dr Ferrelly said, but added that change needs to come from the top down.

“I’m sick and tired of consumers being help responsible for trying to avoid this stuff. I mean it’s literally impossible to,” she added.  “Producers need to be responsible. They need to use safer, non-toxic, durable alternatives.”

 

彩妝亮晶晶 專家:亮粉也是微塑膠 應禁用


http://e-info.org.tw/node/208565?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135b4ac3-EPAPER20171101&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135b4ac3-84956681

彩妝亮晶晶 專家:亮粉也是微塑膠 應禁用

建立於 2017/11/21
本報2017年11月21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鄒敏惠審校

閃亮亮的亮粉,是看似無害的娛樂彩妝小物,但是英國獨立報報導,亮粉傷害環境的能力已經讓部分科學家開始呼籲禁用。

這是因為,大多數亮粉是塑膠製成的,微小的顆粒使它們成為潛在的生態破壞者,尤其在進入海洋後。梅西大學環境人類學家法利(Trisia Farrelly)博士說:「我認為應該禁用所有亮粉,因為它就是微塑膠。」

Meng He(CC BY-NC-ND 2.0)
亮粉常用在彩妝產品。圖片來源:Meng He(CC BY-NC-ND 2.0)

塑化海鮮! 柔珠等微塑膠易遭海洋生物誤食

微塑膠的定義是長度小於5毫米的塑膠顆粒或碎片。這樣的尺寸對許多動物來說具有吸引力,容易造成誤食的危險。

從浮游生物到鯨魚等各種海洋動物都有吃下塑膠的紀錄,人類吃海鮮時可能同時也吃下微塑膠。英國普利茅斯大學教授湯普森(Richard Thompson)主持的一項研究指出,英國捕獲的1/3魚類體內有塑膠。另有人估計,世界海洋中微塑膠的總數達到了51兆片。

大部分微塑膠是較大的塑膠垃圾分解而來,其中一種「柔珠」(microbead)是專門用於化妝品和保健品的製品。經科學家和環團一再宣導後,明年英國柔珠禁令將生效。

鋁+PET製成 「閃亮」彩妝的海洋污染隱憂

亮粉可能是過去不曾被注意到的海洋塑膠污染源,而且它們被廣泛用於各種產品中。湯普森表示:「當有人送我女兒含有亮粉的沐浴露時我十分擔憂。這些亮粉會順著排水孔流出,並且很可能進入環境。」

法利說:「說到亮粉,人們會想起派對活動上用的那種亮粉。不過亮粉其實也包括化妝品中閃閃發亮的成分,這種成分更普遍,但是人們往往不會想太多。」

大部分亮粉是用鋁和PET塑膠製成。法利博士研究PET如何分解、釋放化學物質,擾亂動物和人體內的激素,與癌症和神經系統疾病的發病有關。

有「會被沖洗掉」之虞 英國法規納管亮粉

和英國一樣,法利的家鄉紐西蘭政府也採取了一些措施來減少柔珠的使用,但法利表示目前還不清楚其中是否包括亮粉。

據英國環境、食品和農村事務部發言人稱,被添加在「會被沖洗掉」的化妝品和個人清潔用品的亮粉,將受到2018年禁令管制。其他亮粉則不會。

湯普森教授表示,可能沒有必要全面禁止,建議務實地從進入環境的可能性來考量較理想。

生產者負責任 部分企業研發替代方案

化妝品品牌Lush已經用合成的、可生物降解的替代品取代了其產品中的亮粉。海洋環境保護協會的高級污染政策官員金賽(Sue Kinsey)博士讚揚道:「這是企業的積極作為,他們確實聽取了建議並清楚了解威脅所在。」

法利說,避免使用含亮粉和柔珠的產品並不難,但強調改變必須從上到下,「消費者為什麼要自己負責設法避免這些東西呢?這實際上是不可能的。生產者需要負責任,他們需要更安全、無毒、耐用的替代品。」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鄒敏惠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妖言惑眾】捨身


【妖言惑眾】

在現實生活中,

任何人都無法果決地,

破壞親子或是夫婦關係的。

所以,

才會繼續地著現狀維持下去。

不過,

當決心要拋棄一切,
真的做到了『捨身』,

那麼,

就算是家庭是個多沉重的止水柵,
或者是存在多複雜的人際關係,
並非是不能完全擺脫的。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