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萬綠電用戶如何養成 專訪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政策溝通長


http://e-info.org.tw/node/205944?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6ecfda3a0b-EMAIL_CAMPAIGN&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6ecfda3a0b-84956681

13萬綠電用戶如何養成 專訪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政策溝通長

建立於 2017/07/04
本報2017年7月4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今年1月台灣通過電業法修正,開放綠電買賣,正式脫離買電一定要跟台電買的時代。只是,不跟台電買,能跟誰買電?德國從1990年代末開始發展的「能源合作社」,至2015年已成立近千家[註]。民眾不僅可以向合作社買電,還可以加入合作社一起賺錢。

「合作社賣綠電」,這是怎麼一回事?綠電這麼貴怎麼賺錢?德國已經數度出現負電價,綠電的「過度」發展是否面臨危機?本報特地專訪「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註]的政策溝通長馬賽爾.凱芬海曼(Marcel Keiffenheim),一談德國綠色能源合作社的發展與能源轉型未來。

0704-1
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政策溝通長-馬賽爾.凱芬海曼(Marcel Keiffenheim)。攝影:陳文姿

打破又貴又不穩定界線  綠能合作社是門好生意

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是德國數一數二的大型能源合作社。從1999年發展至今,社員人數已達2萬4000人。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也兼售電業,綠電用戶數約13萬(包括9000個商業用戶),在2016年,年電力供應量為3.7億度電,年營收1.02億歐元(約新台幣35億元)。

一般印象中,綠能既貴又不穩定,只能吸引少數堅定的環保份子,那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是如何打入現實的商業競爭市場?

凱芬海曼解釋,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的綠電價格[註]一般來說,會比傳統電力的價格,多百分之十左右,相當於每1000度多4歐元(約台幣138元)。

凱芬海曼說,長時間下來,綠能不需要燃料成本,綠電價格會逐漸降低。除此之外,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靠著良好經營管理效率、與客戶的緊密關係,並將大部分利潤都回歸給客戶,跟大型電廠的經營成本與營利本質相較之下,更能提供優惠的綠電價格。

另一個關鍵特質——穩定供應,則靠水力發電來達成。以2015年為例,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的電力組合中,水力占近九成(88.45%),其餘為風力(11.55%)。

凱芬海曼說,水力的優點就是可以提前簽約、購買,確保穩定的電力供應,不過最終目標是逐步提高風能占比。

太陽能常常是許多綠能公司或是綠能合作社的入門基礎,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卻選擇了風力。凱芬海曼說,這是因為德國投資太陽能門檻很低,許多人都可以輕易自己完成,加上客觀條件上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擁有風能專家,所以風能成為主力,但並未排除太陽能[註]

撐起綠能一片天  民眾自己當老闆

民眾是德國綠能發展的主力。德國的綠能占比約33%,其中46%綠能計畫都是社區自有,由居民或農民營運,或經由合作社投入,常被當作是能源轉型、利益共享的典範。

不過,凱芬海曼並未過度美化綠能。他笑著說,確實有很多人是因為支持綠能、支持綠能而加入能源合作社,但也有人是因為獲利而加入。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提供一定的股息給會員,雖然只有約2%,「比銀行利息更好」。在德國,投資綠能是門好生意。

凱芬海曼說,也有人加入合作社的原因是喜歡當綠能的老闆,成為合作社的一分子,等於擁有合作社決策權,這是過去傳統電廠時代很難做到的事。

20170704 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專訪
2014年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於漢堡辦理工作坊,邀請會員一起來認識合作社與綠能發展。圖片來源: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 

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在全德有2萬4000位會員。這麼龐大的組織開會並不容易,方式是由社員會選出先50位代表,社員代表每年開會一次。多少盈餘發給社員,多少繼續投資綠能,未來研發方向等都由社員代表決定,「運作方式就像是個民主國家一樣」。

德國走向負電價時代  凱芬海曼:儲能時代的開始

德國在能源轉型的發展走在前緣,被當作綠能發展的模範生。但是發展生產「過剩」的結果,就是讓德國步入負電價時代。也就是說,當發電太多時,電價由正轉負,反而是能源公司付錢請民眾用電。負電價宣告綠能發展的瓶頸嗎?

凱芬海曼不這麼想。他說,從市場機制來看,當電力不足時,大家就會努力建造電廠;電力生產過剩,其實是儲能進場的訊號,市場將開始大量投入儲能技術。

目前儲能設備普遍面臨價格過於昂貴的問題。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沒有選擇一般的電池儲能,而是投入「風能燃氣」(Windgas)的研發。「風能燃氣」專指由風能或其他再生能源轉化所生產的綠色燃氣,可以是氫氣或甲烷。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以風能為主要轉換源,但太陽能也可循此途徑轉換。

20170704 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專訪
 德國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的風機。圖片來源: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
20170704 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專訪
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於Suderburg 辦理活動,讓地方民眾近距離認識風機。圖片來源: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

「風能燃氣」的好處是「削峰填谷」,當綠電生產過多時,可將很低價、甚至是負電價的綠色電力轉成的綠色燃氣。綠色燃氣就像天然氣一樣,方便貯存,也可以用於加熱、煮飯、瓦斯車、或供工廠使用,甚至用來發電。

20170704 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專訪
風力燃氣的運用原理,過多的風電可以轉換後貯存,並於電力不足時,提供電力來源。圖片來源: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

雖然綠電成本近乎零,但轉換成本很高。凱芬海曼坦承,「風能燃氣」每度電成本約0.3歐元(未稅)[註],約是天然氣的10倍價。但他相信,隨著技術進展,價格可以很快降到0.2歐元以下,並且有望下探0.1歐元。

他強調,德國有上千家的能源公司,都以賺錢優先,而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發展「風能燃氣」為走向能源轉型,這也是社員支持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的原因。

合作社、社區電廠、市民電廠 合作走向能源轉型

台灣目前還在能源合作社的初始階段,目前僅有唯一的一家「台灣綠主張綠電生產合作社」。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的經驗能適用在其它國家嗎?

凱芬海曼指出,首先,要有一群願意支持較高電價的人,雖然隨著時間綠能價格會逐步降低,但是在一開始價格還是可能偏高。其次,也需要公平合理的電力價格、自由轉換電力公司的程序、電力的穩定供應等政策配合。

凱芬海曼說,德國有很多能源合作社,也有公民電廠、社區電廠,民眾可以選擇喜歡的類型,自己成立合作社也不難。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並不想一個成為獨大的綠能合作社,而是樂見各種可能的並存與合作。例如最近有個風力電廠開發案,就是由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地方合作社,與該地的城市能源公司合力投資,各占1/3。

「合作是一定要的,如果什麼都是你自己做,大家會反對你。我們在這個綠能開發中僅占1/3,這代表大家都可以有聲音,而且必須聽取彼此的意見,達成共識才能走得下去。」

20170704 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專訪
2014年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柏林抗議遊行,訴求大型電力公司也要加速能源轉型腳步。圖片來源: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
註:「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為環保團體「綠色和平」於1999年創立,但在財務及法律上為獨立實體的環境保護組織。
註:根據德國合作社協會(DGRV)的資料,截至2016年為止,德國總共有5664間合作社(不包含住房部門,這部分歸住房合作社的協會組織管理),當中能源合作社有853間。而根據(Agentur für Erneuerbare Energien e.V.,AEE)的資料,截至2015年,德國已經有1000家左右的能源合作社。
註: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提供的綠色電力每月基本費8.9歐元(約台幣310元),每度電加收27.1分(約台幣9.4元)。
註:配合「風能燃氣」,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於2011年推出proWindgas方案,每月基本費9.9歐元(約台幣340元),每度電加收6.3分,其中每度電會有0.4分用於系統的建置跟研發。
註:德國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所擁有的子公司-星球能源(Planet Energy),旗下擁有3座太陽能電廠以及13座風場,總裝置容量為78MW。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陳文姿

理工科系畢業的打字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