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之死、六龜之生 灌毒事件還是無解!


http://e-info.org.tw/node/20564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00bf173202-EMAIL_CAMPAIGN&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00bf173202-84956681

樹之死、六龜之生 灌毒事件還是無解!

建立於 2017/06/19
公視記者:李慧宜、許中熹、葉鎮中

民國106年3月,南部雨季還沒來,高屏溪上游荖濃溪,河水淺淺、水色清澈。河的左岸是台27線,路寬4.5到6米,號稱全台灣最窄省道。不過沿途風景特殊,有十八羅漢山的崢嶸山勢,還有300多棵70多年的土果樹,形成綠色隧道,是高雄六龜近年超吸睛的私房景點。

老樹和窄路,陪著六龜人成長,任誰都想不到,竟然發生集體被灌毒事件。就在3月下旬,120多棵土芒果樹,異常枯黃落葉,靠近根部的樹幹上,明顯遭人鑽孔灌入化學液體。這些芒果樹地處六龜中興里,路旁有住家、政府機關和果園,是台27線交通頻繁的區段。居民私下議論紛紛,要查兇手不困難,只是牽涉到道路拓寬工程,讓整件事變得很敏感。

911-2-13 六龜120多棵土芒果樹,異常枯黃落葉,靠近根部的樹幹上,明顯遭人鑽孔灌入化學液體。
六龜120多棵土芒果樹,異常枯黃落葉,靠近根部的樹幹上,明顯遭人鑽孔灌入化學液體。
911-2-12 六龜120多棵土芒果樹,異常枯黃落葉,靠近根部的樹幹上,明顯遭人鑽孔灌入化學液體。
六龜120多棵土芒果樹,異常枯黃落葉,靠近根部的樹幹上,明顯遭人鑽孔灌入化學液體。

八八風災後,六龜觀光榮景一直沒有復甦,台27線拓寬工程,被視為打通交通、振興產業的里程碑,也因此毒樹事件特別受各界注意。公路總局表示,台27線的拓寬,位於中興到大津路段,長度八公里、工程經費6億元,正進行私有土地徵收作業。

可是如何處理?誰負責處理?現在是6月,兩個多月過去了,這些土芒果樹,有些死了、有的還病懨懨,到底如何改善了?還沒有任何答案。土芒果樹的死亡,讓人清楚看到政府的作為和六龜人的困境。想要拓寬道路,也想保住老樹,更想重振六龜產業,有沒有機會,找到解套方法?

六龜的大門——十八羅漢山

從高雄市往山區走進入六龜,映入眼簾的是道路右側的荖濃溪和左側的十八羅漢山。6月初,梅雨季第一波降雨剛停,荖濃溪水又急又濁,抬頭一望,十八羅漢山有如巨型畫作。在優美山林裡,林務局屏東林管處、屏科大和六龜當地社團-寶來人文協會與荖濃溪環境藝術促進會,正進行一場很特別的解說培訓工作。

911-2-1 高雄市往山區走進入六龜,映入眼簾的是道路右側的荖濃溪和左側的十八羅漢山。
高雄市往山區走進入六龜,映入眼簾的是道路右側的荖濃溪和左側的十八羅漢山。

十八羅漢山有礫岩層、砂岩層地質和特殊地形樣貌,民國95年被農委會公告為自然保護區。為了兼顧生態保育與產業發展,林務局決定有條件開放保護區內隧道周邊,作為環境教育場域。

911-2-17 十八羅漢山有礫岩層、砂岩層地質和特殊地形樣貌,林務局有條件開放保護區,作為環境教育場域。
十八羅漢山有礫岩層、砂岩層地質和特殊地形樣貌,林務局有條件開放保護區,作為環境教育場域。

在兩個月共77小時密集訓練後,第一天的戶外實習課,在6月7號登場。學員個個表現亮眼,有些甚至一上場,就端出社區俗諺,給自己的解說加分。像是張運正,一拿起麥克風就侃侃而談,他說:「十八羅漢山底下有條隧道,分別是一到六號隧道,過去是六龜對外的唯一道路。現在我們在五號跟六號隧道之間。大家可以看一下,這裡有條排水,是由整個礫岩層所堆積而成的乾溪谷。在地人通常稱這個叫雷公溪,意思是說,這條乾溪谷在下大雨時,水會突然冒上來,雨一停水又馬上乾了。」

訓解說員的老師陳美惠非常讚賞,她說:「保護區並不是單獨只是在做環境解說而已,這只是一個起點,更重要是它能跟整個六龜地區的永續發展做一個連結。」

以自然環境為平台,以民間說法為素材,創造解說內容的豐富性,讓人看到當在地人成為解說員,分享給遊客的,不只是正確的環境觀念,更有許多在地智慧。

導覽員這個身分,看似是招待遊客,但真正的角色,其實是傳遞環境知識和尊重自然的觀念。

六龜的模範生——寶來

大自然創造的溫泉,曾經讓六龜寶來大鳴大放,可是八年前的莫拉克颱風,卻也一夕毀了寶來的一切。寶來重建協會在風災後扛起重建工作,現在改名為寶來人文協會,在檨仔腳文化共享空間,全力推動產業復興與社區照顧。

協會執行長李婉玲說「寶來最早開發的一個聚落是在檨仔腳,為什麼叫檨仔腳?因為大家集合的地點,都會找明顯的樹下,那時候就有非常大的芒果樹,大家就會說,我們在大芒果樹下集合,芒果樹下台語就叫做檨仔腳。所以希望在八八風災重建的營造過程裡,從檨仔腳這樣的據點出發。」

在十八羅漢山解說培訓活動裡,郭雅倫是被培訓的導覽員,平日她是寶來人文協會的工作人員,只要一有活動,都可以看到她的身影。

911-2-28 張秀琴是植物染工藝師,在寶來人文協會活動中,為學員上課。
張秀琴是植物染工藝師,在寶來人文協會活動中,為學員上課。

幫忙奉茶的張秀琴,看起來很害羞,不過她也是為參訪來賓上課的工藝師。為了接待來自旗津區公所的朋友,寶來人文協會共出動了13個人,這些人個個擁有一身本領,文場武場都沒有問題。

不賣悲情、不妄自菲薄,寶來人文協會著重的社區發展,奠基在生態保育與產業經營,對他們而言,沒有良好環境就沒有安全生活,沒有經濟獨立就不可能照顧好自己、家人和社區。

民國105年12月,寶來人文協會以一個民間團體,獲得國家永續發展獎,這對一個八八風災的社區重建工作,是很大的鼓勵。

六龜之生

莫拉克風災後,振興經濟一直是六龜各界的共同願望。從爭取開放十八羅漢山自然保護區部分區域、民間社團積極推動產業復興,一直到最近即將動工的台27線拓寬工程,都跟休閒觀光脫不了關係。可是在拓寬施工前,路樹要如何移植?六龜區公所和公路總局雙方,還沒有共識。

六龜區長宋貴龍表示:「為了爭取這個拓寬工程,也為了要表明護樹決心,我們也向公路總局爭取一筆300萬的經費,即將在下個月做發包作業。」可是交通部公路總局第三區養護工程處里嶺工務所主任陳永銘卻說:「因為芒果樹是早期六龜區公所的公共造產,現在道路要拓寬,我們是請六龜區公所去看和研議。」記者追問陳主任,「有關芒果樹的去向或移植經費,現在和區公所談妥了嗎?」陳主任回,「目前怎麼處理還在研議,相關辦理情形,現在還不確定!」

911-2-7 拓寬施工前,路樹要如何移植?六龜區公所和公路總局雙方,還沒有共識。
拓寬施工前,路樹要如何移植?六龜區公所和公路總局雙方,還沒有共識。

對此,台南市老樹委員會委員晁瑞光很氣憤,他說,「一條道路的拓寬,公路總局要做的事情,為什麼是你要移植,叫六龜區公所來做?我覺得這不合理!台灣有很多例子,台東的茄苳樹綠色隧道、台南柳營的芒果樹綠色隧道、台南市生產路的椰林綠色隧道,基本上都是把現有的樹融入設計,變成行道樹。」

一遇到路,樹就要讓,樹讓的,其實是人的慾望。晁瑞光根據過去搶救老樹的經驗提出,移植工程浩大、經費高,存活率又低,倒不如把老樹融入規劃設計。樹木的死亡,不只是綠色隧道的損失,台27線的拓寬工程也因此蒙上陰影,社區議論紛紛、政府公信力受損。風災後八年,六龜發展逐漸步上軌道,可是老樹移植問題再不解套,要從災難中站起來,六龜反而是跌了一跤。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 本文轉載自 公視 我們的島【樹之死、六龜之生】
06/19(一) 22:00首播
06/24(六) 11:00重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