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裝舊酒的一帶一路 | 想想論壇


上述種種誘因,至少會為臺灣帶來證交稅短收、匯回股利減少、企業整體認列收益降低、降低臺灣證券市場動能以及臺企利潤移轉等衝擊惡果。簡單的說,可能會產生壓縮勞工薪資漲幅與任用,以及股民收入減少等問題。面對新瓶裝舊酒的一帶一路戰略,在亞歐非洲鉅變之時,臺灣除了審慎觀察之外,還是回到臺灣製造的產品與人才素質提升,以戰養戰靈活轉型待勢而起

新瓶裝舊酒的一帶一路 | 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311

新瓶裝舊酒的一帶一路

人氣指數: 561
友善列印版本

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舉辦,不僅聚集了多國政府領導人與國家代表,在缺席的臺灣內部亦掀起了正反意見交織的滔天浪潮。擁抱人民幣貨幣一體化與透過貿易制定成為霸主的主調,一再受到環境汙染、資本空間修復與地緣政治衝突等論述挑戰,再加上西方主要國家領導的缺席與拒絕背書,給予在觀望的臺灣,暫時無法參與的既視感與正當性,一再地透過媒體不停放送。確實,一帶一路是新瓶裝舊酒,然而,中國長期跨越國界下的移民居留與國際動員離散(diaspora),至少在對俄、德與東非衣索匹亞與吉布地,都在高峰論壇之前鴨子划水許久,其低調布局不容忽視。

一帶一路路線全圖(圖片來源:MERICS )

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的強勢宣傳下,印日看似擬推「自由走廊」計劃,通過修建基礎設施,推動亞、非和中東以及印度洋航線上的投資與航行自由,與中國互別苗頭。不過,貿易與外交向來都不是零和遊戲,猶見一帶一路的中巴經濟走廊計畫,挑起印度與巴基斯坦在喀什米爾領土爭議的敏感神經之餘,意外的是,印巴亦在今年加入以中國與俄羅斯領導的「上海合作組織」,強化彼此之間的跨境電子商務與鐵路建設,甚至還進行聯合反恐軍演。

的確,地緣政治上的衝突與矛盾亦反映在中俄關係上,無論是一帶一路或是上合組織,對俄羅斯而言,其實都是新瓶裝舊酒。早在距今約300年前的尼布楚與恰克圖,中俄彼此互市就已局部免出入口關稅,較今日更為先進,且中國茶磚入俄再製後,更曾強勢衝擊英國的茶葉市場。中俄對彼此的熟稔再加上近年中國移民入俄超越兩百萬大關,估計至2050年中國移民將位居俄羅斯族群人口的第二位,中國仰賴俄羅斯能源,俄羅斯企盼中國投資的步伐加快,已讓兩國關係持續升溫。只是,中俄在一帶一路與上合組織中的重磅計畫「莫北高鐵」(莫斯科至北京),自公開倡議至今已溝通磋商超過三年仍未動工,面對莫斯科與北京距離縮短至兩天的願景,俄國不但要求降低中國資金借貸利率,俄國知識界亦警告人流物流加速所帶來的威脅,包含上述所提及的人口危機以及西伯利亞鐵路被取代,俄羅斯將全面失控。而莫北高鐵這般停滯與開發後的龐大利益,也引來德國的興趣。

莫北高鐵(莫斯科-喀山段),目前談判協議Moscow至Vladimir由俄羅斯國鐵興建,其餘三段由中國興建與簽約營運,從圖左下整理比較中可見莫北高鐵預計興建完成後的速度成長(圖片來源:西伯利亞時報)

眼下莫北高鐵的開發延宕,德意志鐵路公司已準備見縫插針,以低利提供俄羅斯金援作為談判條件,與中國爭奪莫北高鐵的共同開發權。此外,杜伊斯堡作為一帶一路中歐班列的德國終點站,貨物於杜伊斯堡卸貨之後,利用杜伊斯堡内河航運港過境瑞士與荷蘭,更可直通外海將貨物運往全歐。從實際的操作上來看,中歐班列每周廿多班的班列裝載四萬多個貨櫃,往返於杜伊斯堡港和一帶一路的沿線城市之間,德鐵並預計在三年後將貨櫃量增加到10萬個,並縮短運輸時間,而這樣的增幅也反映在杜伊斯堡港國際業務不停擴充,業績更創下歷史紀錄。

此情此景,同為一帶一路節點城市的德國漢堡,亦同時上演。就連不是節點城市的德國杜塞道夫,早前已在杜塞道夫媒體港以中德藝術交流(德國德中藝術設計交流協會)的名義,讓一帶一路的強力宣傳,直接攤在全德國的廣告公司與媒體面前,同時還有杜塞道夫德中友好協會持續協助發聲。這些鴨子划水般的鋪陳,絕對不是梅克爾未出席高峰論壇,德國代表未簽署貿易聲明就可一筆帶過,因為一帶一路是建立在中德之間強勁的貿易關係和國際動員的離散之上,改變早已發生。

一帶一路在杜塞道夫的活動照片(圖片來源:lokalkompass)德國德中藝術設計交流協會以藝術交流名義,但將近九成活動內容的都是一帶一路的活動宣傳(圖片來源:作者自攝)

阿吉鐵路全線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而作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節點的衣索匹亞,其首都阿迪斯阿貝巴不僅是非洲聯盟(AU)與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ECA)的設址所在,首都市區醒目的華為大樓與遍地中文,就像中國在宣示其最大經貿關係夥伴的地位。衣索比亞90%以上的公路、通信網絡、城市輕軌及水電站,都是中資中企承建或貸款,就連衣索匹亞受限於內陸國家欠缺天然港口,中國亦再次協助興建「阿吉鐵路」(阿迪斯巴貝巴-吉布地),從設計標準、裝備材料、施工、監理和運營管理一體化,讓衣索匹亞長期依賴公路至鄰國吉布地進出口的現狀大幅改善、效率翻倍,所以衣索匹亞對一帶一路的大力支持,自然不足為奇,同時讓中國取得海外鐵路興築的經驗與插旗,試圖確保最大經貿夥伴的駐足。

由於衣索匹亞現階段由專制政權所領導,並委由中國建置通信系統,總統得票率百分之百、網路不時中斷,言論自我審查等情形,在衣索匹亞同步上演的此刻,鄰國吉布地早已宣布歡迎中國成為戰略盟友,並協助中國在吉布地北部港口,成立中國首座海外軍事基地,讓中國在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以及海軍軍艦護航亞丁灣、索馬利亞海域,得以整補油料與艦隊巡弋。隨著中國宣布海軍陸戰隊擴軍、以及由中國承建的吉布地多哈雷近日開港,美國的警告言猶在耳,但中國對東非亞丁灣和曼德海峽的控制能力鉅增已成事實,藉由控制吉布地三個主要港口,全面掌握衣索匹亞與吉布地的經濟命脈。而多年來隱藏在一帶一路背後的動機,無非是希望中國的貿易船隊,自印度洋、亞丁灣、紅海過蘇伊士運河的航線能穩定入歐,不用繞行好望角之外,在經濟與戰略優勢上持續增強。一帶一路於中國各省節點(圖片來源:英中貿易協會)

對於臺灣自身來說,從圖中海上絲路的核心區塊可以發現,都是臺商投資眾多的區域。中國國臺辦主任張志軍一再喊話,準備組織沿海臺商到中西部考察,也支持臺商利用「中歐班列」,把商品銷售到中亞乃至歐洲,發掘廣袤商機,並支援優質臺企通過在大陸上市直接融資。

上述種種誘因,至少會為臺灣帶來證交稅短收、匯回股利減少、企業整體認列收益降低、降低臺灣證券市場動能以及臺企利潤移轉等衝擊惡果。簡單的說,可能會產生壓縮勞工薪資漲幅與任用,以及股民收入減少等問題。面對新瓶裝舊酒的一帶一路戰略,在亞歐非洲鉅變之時,臺灣除了審慎觀察之外,還是回到臺灣製造的產品與人才素質提升,以戰養戰靈活轉型待勢而起。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