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災區日本千葉柏市 吃不吃當地農產以圓桌會議討論


http://e-info.org.tw/node/20544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8a00d8f032-EMAIL_CAMPAIGN&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8a00d8f032-84956681

核災區日本千葉柏市 吃不吃當地農產以圓桌會議討論

 建立於 2017/06/08

本報2017年6月8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如果我們都必須繼續生活在這片被污染的土地,要怎麼幫助農家種出市民可以接受的農產?」

日本筑波大學人文社會系准教授五十嵐泰正(Igarashi, Yasumasa)應主婦聯盟邀請,7日舉辦「農民的無奈碰上市民的恐懼——日本生產者和消費者如何對食物輻射污染達成共識」講座,分享距東京200公里的千葉縣柏市地區,在福島核災後,如何透過一個運作近一年的圓桌會議,讓害怕食物被輻射污染的消費者,與希望生計能夠恢復的生產者,一同坐下來尋求折衷方法。

2017-06-08_06-08-03
日本筑波大學人文社會系准教授五十嵐泰正應主婦聯盟邀請,7日舉辦「農民的無奈碰上市民的恐懼——日本生產者和消費者如何對食物輻射污染達成共識」講座。賴品瑀攝。

千葉縣屬於核災五縣之一,其中的柏市屬於東京的衛星城市,但同時也有興盛的農業,許多農產原本走「地產地銷」的模式。卻在福島核災後,成為了輻射污染的重災區。過去深受市民喜愛的當地農產,一夕之間成了人人聞之色變的「放射性廢棄物」。

核災之後的10天,因為地形和雨勢,當地一度出現跟福島核電廠內一樣高的數值,而確認是重災區。「土地都被污染了為什麼還要繼續種?」當時農人面對這樣的責難,甚至更有少數人嚴厲表示「你們在製造毒物給大家!」多數的意見也建議農人應該領東電給賠償金,然後搬走、別再種植。

「被土地束縛的人」五十嵐這樣形容對於從事農漁業的人,對黏著土地的他們來說,是不可能搬到別的地方去從事農漁業。不若消費者總是選擇者,即便搬家避難有難度,但至少可以在販賣著來自世界各地的商品的賣場裡有選擇,消費者想不吃覺得有疑慮的東西並不算是困難。

五十嵐表示,雖然日本政府表示100毫西弗(mSv/年)以下的輻射對身體的影響並無確認,但仍不受民眾信任,柏市當地的農產銷路也因此大減。

社區營造者展開圓桌會議 各方討論容許值

原本在當地從事社區營造、定期舉辦農夫市集的五十嵐便開始試著尋求一個讓消費者能確認安全、安心的方式,設法讓當地的農業重新站起來,因此展開了圓桌會議。

圓桌會議找了四組生產者、二組流通業者、二組餐飲業者店與三位消費者、及負責檢驗輻射的民間團體。特別的是三名消費者代表的產生,是邀請了當地在推特上最活躍討論核災食品安全、最多人追蹤的三位主婦來參與。

五十嵐表示,一開始農人與消費者的確是敵對的,而對立的根源就是因為每個人的移動能力、對社區的想像大不相同,但,他們也還是有共通點,那就是對柏市的愛,基於這個共同點,他們從對立的兩方轉變為設法一起討論如何解決問題的市民。

五十嵐指出,在過程中,他們曾經對幼稚園學童的媽媽439人做問卷調查,得到了3點有趣的現象。首先,在311前越愛用本地貨者,他們越是在核災後不買了,因為他們本來就最在乎食安。雖然現在看起來是最反對者,但也是最潛在有可能購買的;再者,多數主婦表示並不相信政府的檢測,但若是專家協助下自己做的,就能信任;第三則是在自由留言的部分,許多主婦表達了「現在不敢買了,對農人很抱歉」的回應。

以嚴密檢測、沒有漏網之魚 回應「想買但是有疑慮不敢買」

將問卷解讀為「他們想買但是有疑慮不敢買」後,五十嵐試著讓不安的市民自己來檢測,而而交由政府處理。並且抱著「如果我們正確傳遞農民的努力,負面的關注就會變成正面的關注」的想法,繼續舉行面對面的農夫市集、與成立網站「尋找我的農家」。

五十嵐強調,「面對面的信任關係」正是危機變轉機的關鍵,而這也是柏市過去就是「生產與消費地相近」的特點可以進行的。

他們最後提出了「20貝克」作為容許值,正巧當時日本政府也提出了50貝克的容許值。五十嵐強調,但重點並非為何是這個20貝克,而是這是各方討論後的結果,是消費者認可能接受的、也是農人可以努力的目標,而通路與飲食業者,也能得到不比其他地區高的農作。且對負責檢測的民間團體而言,這是不管在時間上與成本上,是效率最好的結果,若要將極限值再拉低,就需要更多的時間與成本。

而除了機構會對每一個參加的農家進行檢測,也開放民眾隨時可以去生產地檢測。「如果每一個消費者都能到每一塊生產地實際檢測,就不會有疑慮了」五十嵐這麼想。

「我們不發出我們完全安全的宣言,我們協助消費者找到能心安的農家。」五十嵐指出,過去政府、賣場的抽查,總是讓人擔心有「漏網之魚」,五十嵐強調,雖然有學者表示在「市場稀釋法」下,不可能吃到那麼高劑量、每天都吃到輻射污染的作物,但他認為柏市的農產不能發生這樣的事情,要讓人覺得柏市的農作就是不能有漏網之魚,要擺脫粗糙讓人無法信任的檢測方式,才有安心、才能讓當地農業重新站起來。

這個訴求媒合「想要買在地蔬菜但是不敢買的」、「想賣給在地人的生產者」兩者的計畫,參與的小農,從一開始的四個、一年15個,到目前已是200個。五十嵐強調,這是因為在全面的檢測下,參與計畫的農民除了確保農地的輻射量外,也因為很清楚自己土地的狀況,在市集上面對面回答消費者任何問題時,都有了自信心可以侃侃而談。因此這個檢測規範不但幫助了消費者,更幫助了農人。

不該有核 五十嵐:核災造成社會對立 人類難冷靜處理

「我可以理解從反核立場要求零貝克,我們沒有要求大家都一定要接受20貝克,雖然我跟0貝克主義者想法不同,但是我們要一起生存。」五十嵐強調。更認為核災過後,科學檢測、地域復興、向東電究責、檢討核電政策,四者應該分開討論。

但五十嵐也坦言,面對核災,人類很難冷靜進行風險判斷。而目前日本的社會,一部份的反核派嚴厲批判福島人為何不搬走、批判給小孩吃福島製品的人,也讓福島人相當反彈,認為這是歧視,但另一端又與保守派、右派結合,遇上對核災相關議題提出疑慮者,又以歧視、不愛國的標籤責備,核災造成的社會對立與分歧,是日本得長久面對的問題。

這讓他認為「核電的確是人類無法處理的」,當然應該非核家園。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環境資訊中心吧!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