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想想】民國紀年是應該走入歷史了|鄭素賢


何謂紀年方式因人或因目的的不同而改變?簡單地說,我國的公文書在國內採民國年,但是一旦用到國際場合就改採西元年。舉例來說,國人的國民身分證跟駕照上的各式日期,採用的是民國年;但是每個人出國時所持用的護照,裡面登載的日期卻是西元年。另外,在一般人的日常對話或是專家的學術研討,如果對方是外國人,談話中一旦論及歷史上的時間點,我們這一方必須把腦袋裡深刻記憶的民國年,換算成全世界通行的西元年。

【時事想想】民國紀年是應該走入歷史了|鄭素賢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313

【時事想想】民國紀年是應該走入歷史了

人氣指數: 152
友善列印版本

日常生活中,很多人在隨手寫便條時,習慣在信尾加註日期,而我國官方正式的公文書,標註日期更是必要。但是我國對紀年的作法,一直令人相當困擾,每個生活在台灣島上的人都必須懂得如何「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是因為我國使用紀年的方式,會因為說話的對象或使用的目的不同而改變。

何謂紀年方式因人或因目的的不同而改變?簡單地說,我國的公文書在國內採民國年,但是一旦用到國際場合就改採西元年。舉例來說,國人的國民身分證跟駕照上的各式日期,採用的是民國年;但是每個人出國時所持用的護照,裡面登載的日期卻是西元年。另外,在一般人的日常對話或是專家的學術研討,如果對方是外國人,談話中一旦論及歷史上的時間點,我們這一方必須把腦袋裡深刻記憶的民國年,換算成全世界通行的西元年。

這種民國年與西元年交錯並用的現象堪稱「一國兩制」。但是,一國並行兩制不難找出邏輯上的謬誤。因為既然有兩種選擇,兩者相較,應該會有一個比較「優」的勝出;如果兩者的優點難分軒輊,則可從「缺點」來反比,兩者之中必有其一缺點較大;如果兩種制度的優缺完全相當,既然不能判別高下,那麼主政者更是易於權衡從中擇一,推行全國採一致的紀年方式。

民國紀年不符時代潮流

身處現代地球村,我個人主張公文書的日期標註應該全面改採西元年。在我看來,民國紀年的方式有如帝制時代的歷史遺緒,既無法反映現代民主思潮,更遑論與當代世界史連結接軌。

何以說民國紀年的方式是帝制時代的遺緒?回溯悠久的中國歷史,每當一改朝換代,時間序就改以新皇帝的年號起算,時間的脈絡彷彿中斷,一切歸零重新起算。即使清朝滅亡後帝制時代告終,但是當年建立民主共和的先賢們也未能擺脫舊時代的思維,依舊承襲帝王時代的作法,以「民國」開始紀年。

以現代人的眼光來看,民國紀年有如一件老祖宗所遺留下來的陳舊破大衣,尺寸不合,樣式落伍,雖是人盡皆知,彼此心知肚明,但是由於害怕招來忘祖背宗的罵名,所以每當出門時,還是不得不將破舊大衣披掛在身上,做作樣子。最近的例子是中國國民黨新任主席吳敦義的一封信,書信結尾標註年份為106(2017),此一作法有如提示公開的暗碼,讀者各自意會自我解讀,各方都找不到指摘的理由。

吳主席的紀年作法讓我們重新回味「誰去替貓掛鈴鐺」的寓言故事。對於具有爭議性的議題,政治人物縱有不得不爾的考量,但是反觀一個掌管資源的現代政府,面對不合時宜的紀年兩制並行,難道不應該負責任地尋求解決,訂出一套適合眾人遵循的制度?使用民國年的缺點無庸置疑:國人在台灣島內通行民國年,而一旦出了島,不論是文書證件、友人聊天或學術論述,所指涉的時間點必須切換成西元年,更糟的是,民國年與西元年的換算方式是台灣人特有的專利知識,一般外國人是不懂的,這樣的紀年鎖國政策,難道還要世世代代繼續奉行不渝嗎?

西元年方為歷史時間軸的定位座標

在地理上,過去可以使用指南針來定位,現代人則重度仰賴衛星導航系統。大多數的人只要在手機上用指一滑,立即可以知道「現在位置」與到達「目的地」的路徑與距離。但是,歷史上的時間相對距離呢?如果不用西元年,幾乎無法衡量過去的歷史事件相對於現代的時間距離。

舉例來說,最近為了仔細瞭解中國纏足的起源與發展,我在維基百科中文版看到如此解釋「⋯⋯具體始於何時何處不可考,僅知北宋已有纏足。此風俗至民國初年,逐漸消失」。閱讀的同時,我很困惑,或許我們對歷史上「唐宋元明清」等皇朝遞嬗可以倒背如流,但是究竟有多少一般讀者可以說出北宋與現代相距有多久?對於中國纏足,英文版維基百科則是這樣描述「The practice possibly originated among upper-class court dancers during the Five Dynasties and Ten Kingdoms period in Imperial China (10th or 11th century)」,看到括弧內註明「10或11世紀」,作為讀者的我,有如在歷史浩瀚洪流中發現一根浮木,在閱讀的同時,腦中立即理解過去事件在歷史上的時間點。

俗稱白教堂的赫爾辛基主教座堂,為赫市最主要地標,為紀念當時的俄國統治者沙皇尼古拉一世而建於1830-1852年,廣場上的雕像為俄國沙皇亞歷山大二世,豎立於1894年。芬蘭至今仍善存維護帝俄時期所留下的文化歷史遺跡。(圖片來源:作者攝影)

玫瑰不叫玫瑰,依然芬芳

我所僑居的芬蘭,今年正好是獨立建國100週年。對每一個芬蘭人而言,1917年就是他們先人抗拒俄國沙皇長達108年的統治,創設芬蘭共和國的時間點,沒有人會認為他們需要用「芬蘭年」來證明一個自主的國家的誕生與獨立存在的事實。

赫爾辛基市在每年5月最後一個週末舉辦「世界村園遊會」,參展單位之一赫爾辛基市警察局以「芬蘭100年」掛幅布置攤位。(圖片來源:作者攝影)

今日台灣島上的人民,有如同時搭上「中華民國在台灣」的這艘船,船行中大家彼此命運相連,不論偏好坐船頭或船尾,不論主張方向朝藍或朝綠,對於全國統一採用西元年的措施,各方可以提出不同的主張與論述,但是不宜受政治意識型態的侷限,故意忽視周遭真實的環境,以搖晃船身的方式操作訴求。

套一句西方諺語「玫瑰不叫玫瑰,依然芬芳」,芬蘭不需用「芬蘭年」來證實芬蘭共和國的創立與存在,相同地,我們也不需要用「民國年」來自我證實「中華民國在台灣」存在的事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