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轉瞬為風(十週年紀念版)|佐藤多佳子


至於我,根本連田徑賽有什麼項目都還沒搞清楚,雖然暫時分在短距離組裡,和連一樣專攻短跑,但三輪老師也建議我可以多嘗試自己有興趣的項目。短距離主要是指一百公尺、兩百公尺之類的短距離項目,不過實際上並不限於一百、兩百公尺賽跑,也有其他隊員專攻跨欄、跳遠等跳躍項目,聽說也包括可以跑四百公尺的全能型跑者。

【書摘】轉瞬為風(十週年紀念版)|佐藤多佳子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300

【書摘】轉瞬為風(十週年紀念版)

人氣指數: 87
友善列印版本

書名:轉瞬為風(十週年紀念版)(link is external)
作者:佐藤多佳子
譯者:丁雍,王蘊潔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7/05/13

《轉瞬為風》書封


慢跑、熱身運動,讓身體舒展開來後,就開始分部練習了。學長姊集中練習地區預賽的參賽項目。一年級的根岸、入江、溝井和鳥澤,這次也會參賽。

這次的比賽──也就是全高運的地區預賽,各校可針對各項目推派三名選手。儘管有些一年級新生已有參賽實力,如果沒在「全國高級中學體育聯盟」和比賽前完成登記,就沒辦法參加。由於來不及登記,連即使實力OK也沒辦法上場比賽。換句話說,能參加全高運的高一選手,往往都是從國中就開始練田徑,早就決定入隊,已經具備相當實力的人。

我和連沒有出場比賽的分,便在跑道內側做一種叫作「跨欄走」的練習,把五個障礙賽用的欄架併在一起,練習側身跨過。據說這種練習能奠定正確的跑步姿勢,目的在找出身體的軸心。

這是跑者不可或缺的練習,我們必須找出身體的軸心,讓自己保持在最佳平衡狀態,記住正確的姿勢和鍛鍊肌肉。三輪老師說理論知識陸續會和我們講解,總之先用身體記住感覺。他示範了一次給我們看。看著他有節奏地跨越著欄架,我總算相信他真的曾是田徑選手,他身上的運動夾克也不再只像是歐吉桑的休閒服了。

輪到我們練習時,我立刻就被老師大聲糾正。

「神谷!眼睛看前面!背脊挺直!眼睛直視前方!眼睛往下看就會駝背,記住背脊一定要挺直,隨時注意自己的身體是挺直的。這樣又太往後了,背脊往後彎也不行,腿要伸直,試著感覺腰部重心平穩地放在腿上。腳蹬地,利用地面的反作用力繼續下一個動作!蹬!跨!蹬!跨!就是這種感覺!」

由於欄架意外地高,膝蓋不抬高點還跨不過去。雖然速度不需要很快,但腳要先落回地面,再順勢跨過欄架,維持「蹬!跨!蹬!跨!」的節奏真不容易。

連卻做得很好。他說從沒做過這種練習,可是卻熟練得令人難以置信。看他輕盈地跨過來跨過去,抬腿時好像芭蕾舞者一樣輕鬆。看著連做,感覺好像很簡單,心裡想著原來如此,不過就是這樣而已嘛!可是自己做的時候卻做不好。真懊惱!

「神谷,慢慢來沒關係,不要急。」

每次開始一個新練習,不管是哪種項目我都做得比別人差,要花比較多時間才能融會貫通。

「一之瀨,每一步都要扎實踩到地面!」

這次連也被糾正了。

「抓住用力踏在地面的感覺,這項練習的重點就在於感受地面的反作用力,想像雙腳作用在地上的力量,感受來自地面的反作用力。很好!接下來換邊繼續練習。」

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換邊練習、踮步雙向練習,正當膝蓋差不多快沒力時,老師才終於喊停,要我們去觀摩接力賽的練習。

接力賽有兩種,一種是四個人各跑一百公尺的四百公尺接力賽,另一種是四個人各跑四百公尺的一千六百公尺接力賽。四百公尺接力賽簡稱「四百接力」,一千六百公尺接力賽又叫「一千六百接力」。二年級專攻短距離的守屋學長兩場接力賽都會上場。

至於我,根本連田徑賽有什麼項目都還沒搞清楚,雖然暫時分在短距離組裡,和連一樣專攻短跑,但三輪老師也建議我可以多嘗試自己有興趣的項目。短距離主要是指一百公尺、兩百公尺之類的短距離項目,不過實際上並不限於一百、兩百公尺賽跑,也有其他隊員專攻跨欄、跳遠等跳躍項目,聽說也包括可以跑四百公尺的全能型跑者。

連總是說跑四百公尺會累死,堅決不跑,如果我不信可以跑跑看,他可是打死不跑超過兩百公尺的距離。不過根岸卻宣稱四百公尺就是他的人生。不管練習有多辛苦,多折磨人⋯⋯

「四百公尺棒透了!翻開日本短跑史,二次大戰後高野進第一次跑進奧運決賽的項目,就是四百公尺。」根岸向我們炫耀著,凹陷的眼睛閃著興奮的光芒。

真期待這次的地區預賽,好想早點去現場看看各種田徑比賽的實況。

「神谷,你以前跑過接力賽嗎?」

三輪老師突然開口,害我愣了一下。

「學校運動會⋯⋯的時候跑過。」

我不知道這樣回答到底好不好,只見老師把雙手交抱在胸前,視線飄向天空,好像在思考什麼。「接棒的動作,你要仔細看清楚喔!」丟下這句話,老師就小跑步過去學長那邊了。

在老師的指示下,學長們傳接棒的速度比剛才更快了。我們站在一旁看學長練習,這跟我以前參加的運動會等級差太多了。速度不同,傳接棒方法不同,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好想試試看喔!」連自言自語著。

「什麼?」

「接力。」

「可是沒事先登記不是不能參加比賽嗎?」我話才剛說出口,連就理所當然地回說:「不過還有縣賽啊。」

縣賽?他是說如果學長們在地區預賽中勝出,而連在時間內完成登記的話,就可以參加縣賽的意思?可是接力賽靠的是團隊合作,培養默契也需要時間,即使連真的跑得很快,也不可能臨時換剛加入的新生上場吧?

「新二也要參加。」

連的話聽得我瞠目結舌。「我也要參加?」

「你跑得比他們快,快很多。」

他是說我跑得比學長快?就算真是這樣,隨便說出這種話好嗎?

「可是我不會傳接棒啊。」

「練習就好啦。」連說道。「地區預賽跟縣賽不是間隔了兩星期以上嗎?」

才短短兩星期耶?

「嗯,不過要學長們先跑贏地區預賽才有機會就是啦。」

口沒遮攔說這種讓學長們聽了不高興的話,不太好吧?他這種行徑會在國中的田徑隊裡惹麻煩一點也不奇怪。我深深吸了口氣,心想得好好灌輸他一些團隊精神、尊敬學長的態度啦、運動家精神之類的基本情操才行。

不過這時連突然轉過頭來,對著我露出小孩般的天真笑容,說:「接力賽很好玩唷!」

想了一堆要向他說教用的台詞瞬間在喉嚨裡煙消雲散。可惡!被他的假動作給騙了。感覺像球被盤走還讓對方從自己胯下射門得分一樣。然而奇怪的是,此刻的我卻興奮異常,彷彿得分的人是我似的。接力賽啊⋯⋯

「好想試試看⋯⋯」連方才的喃喃自語在我的腦海縈繞不去,並且激起一陣悸動。

星期六晚上,我一點食欲也沒有。看著明天就要參加全高運預賽的健哥喀滋喀滋地狂啃炸豬排,突然覺得真是不可思議。

今天是縣賽(全高運縣內預賽)的第一天,場地和地區預賽時一樣在小田原的城山體育場,但整個氣氛就是不一樣,因為整個神奈川縣內的高手都集合在這裡。以體育社團很強著稱的私立學校連帳篷都特大特豪華,打進縣賽的選手看起來更是個個強得不得了。通過這次大賽之後還有南關東大賽,之後還有全高運正式賽。進入全國大賽的選手究竟有多強?我不禁想像了起來。

男子、女子兩組的一百公尺個人賽隊上都有代表參加,我們短距離組裡最強的女生──三年級的市川學姊,卻沒有跑進決賽。準決賽時她被編在高手雲集的組裡,只拿到第五名。聽說如果比賽時跑出她的最佳成績就能進入決賽了,大家一直說好可惜好可惜,害她非常懊惱。

「學姊已經盡力了吧!左右兩個選手都跑得超快的。可是正式比賽時沒跑出最佳成績,還是很讓人捶心肝啊!」根岸嘆了口氣。

「可是,正式比賽時跑不出最佳紀錄,就沒辦法參加更大的比賽啊!」鳥澤嘴上嚴厲地這麼說,眼淚卻撲簌簌地掉了下來。「可惡!真不甘心!」

她握著拳頭抹去眼淚。明明跑輸的不是她,她卻比本人還懊惱。還真像鳥澤的作風啊。

谷口一直待在學姊身旁。短距離組的女生只有她們兩人,所以市川學姊幾乎是專屬於她一個人的,感覺就像她的直屬上司一樣。市川學姊哭得稀里嘩啦,三輪老師慌張地抱著她的肩膀拚命安慰,而谷口則一直站在學姊身旁,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因為谷口看起來實在太沮喪了,害我突然也很想過去安慰她。

連在這種時候總是保持沉默。認識他這麼久,我幾乎沒聽過他對別人的事發表過什麼意見,自己的事更是絕口不提。男子一百公尺比賽中有兩個一年級的跑進決賽,分別是第二名和第四名。第二名那個跑得超快的,連竟然只是嘿嘿笑著說:「很厲害啊!」

「要是你下去跑能拿第幾名?」

我試著刺激他。結果連還是笑笑地回答:「我怎麼知道。」不過並沒有否定「要是你下去跑」這句話,可見他很有自信,認為自己參加個人項目一定能進入決賽吧!

而我光是在一旁看人家比賽,就已經心跳一百了。明明就沒有認識的人參賽,還是緊張得要死,一百公尺決賽真棒!讓我看得差點連呼吸都忘了。

「小新,怎麼了?肚子不舒服嗎?」

看到我把盤子上的炸豬排切成一小塊一小塊卻一口也沒吃,老媽果然開口了。

「有一點啦。」我含糊地回答。

老實說,我很煩惱到底要不要把明天比賽的事告訴家人。獲選為接力賽成員固然很高興,也覺得該老實跟大家說,可是明天老哥也要比賽,說了也不能怎樣⋯⋯結果還是沒說。

「不要緊嗎?」

老媽十分注意兒子們的身體健康。健哥是當然,我也不例外;只要我們臉色不好,老媽一定會追問是不是不舒服啦,吃藥了沒啊之類的。

「怎麼?明天有比賽嗎?」

突然被健哥這麼一問,我手上的叉子一個不小心掉到了盤子上。

「猜對了吧?」健哥好像參加猜謎遊戲答對了似的高興地大笑。「因為你只要到了比賽前夕就常鬧肚子嘛!」

是這樣沒錯啦⋯⋯

「要下場嗎?跑什麼項目?」

「接力賽。」我不安地答道。

「有機會參加全高運嗎?」健哥一臉開朗地問。

不是我說⋯⋯哪有人一開始就能進入全國大賽的啊?

「不可能。」我回過神來沒好氣地回道。「我現在根本還不到那種程度。明天只是縣內預賽而已……」

「⋯⋯大概也就到此為止了吧!」原本要這麼說的,卻不知為何沒說出口。儘管可能性幾乎是零,也不能在比賽前就說放棄,何況我也不想這樣。畢竟那不是我一個人的比賽,之後還有三個人要跑,我沒辦法連他們的可能性也一起否定掉。

「新二從小就跑得很快嘛!」老爸開口了。

「一點也不快。」如果只是問我個人,我肯定會一口否定。

「幹嘛這樣說啊?」健哥的聲音突然嚴肅了起來。「你啊,你這種個性啊,實在讓人很不爽。幹嘛那麼卑微啊?不要老是低估自己的實力!偶爾也應該說點有志氣的話,不然永遠都贏不了!」

被健哥說教早就是家常便飯,我也只能連連點頭稱是,反正他要這麼說我也不能怎樣。

「我的一百公尺是隊上第二快的,只是一想到全國大賽,就是沒自信嘛!」我這麼說。

「不要高估也不要低估,要正確評估自己的實力!」老哥的眼神依舊嚴厲。「你沒有夢想嗎?」

夢想?啊啊,我的夢想是什麼啊?腦海裡一片空白,只覺得無邊無界,什麼都看不見。但是卻好像有涼風吹過,感覺真好。

「跑得更快。」

我對著那片一望無際、一無所有的白色虛空如此宣言。

「更快。」

連奔跑的模樣在眼前一閃而過,像風一樣咻地穿過那一望無際的白色虛空。感覺真好。

健哥默默點了點頭。眼神很恐怖,臉上也沒有笑容,他是認真的,一直都認真得可怕。健哥的字典裡沒有「隨便」這個詞。本以為不踢足球以後他就不會再訓我了,結果顯然是大錯特錯。對於他認為不可原諒的男生,健哥可是會狠狠地教訓到底的,我終究還是逃不過吧!

不知道為什麼,我忍不住笑了起來。我的夢想嗎?⋯⋯真是的,健哥竟然毫不害臊問出這種問題。而想不到的是,我竟然真的回答了。

回答「跑得更快」。

 

關鍵字: 運動體育書評書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