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台灣量輻射 SAFECAST邀民眾加入輻射量測計畫


http://e-info.org.tw/node/204431?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a949ce737f-EMAIL_CAMPAIGN&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a949ce737f-84956681

遊台灣量輻射  SAFECAST邀民眾加入輻射量測計畫

 建立於 2017/05/03

本報2017年5月3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4月中旬,Safecast四度來台分享公民輻射檢測經驗。這個在311福島核能電廠發生爆炸後,緊急成立公民輻射監測組織,至今已在全球近90個國家或地區累積6,500萬筆輻射偵測資料,台灣也是其中之一。

Safecast量測方式很簡單:只要把Safecast發明的輻射偵測儀-bGeigie綁在車上,到處遊玩時就可測得沿路輻射數據,每五秒偵測一次。數據可在Safecast世界輻射地圖上看到。

Safecast說,他們並不想改變世界,只是想希望自己身處環境更安全,並藉資訊公開的力量,將訊息分享給大眾。

20170414 公民量測輻射safecast
拿著Safecast發展出的輻射偵測儀bGeigie,民眾走在路上也能偵測並記錄輻射值,並上傳分享至全世界(背景為華山文創園區)。 攝影:陳文姿

政府沒數據 公民自己來  Safecast號召公民量測輻射至今不間斷

2011年3月11日,傳來福島核電廠發生連續爆炸的訊息,遠在波士頓的伊藤穰一就急忙與東京的法蘭肯(Pieter Franken)、洛杉磯的波納(Sean Bonne)聯絡尋找輻射外洩資訊。同一時間,日本的摩洛斯(Joe Moross)與其他擁有輻射檢測設備的人也都前往災區[註]偵測。在日本官方數據極度缺乏的當下,共同的目標只有一個:讓世人掌握輻射擴散真實狀況。

「沒有時間想,就是趕快做。」法蘭肯形容當時的狀況。一開始,零散的資訊只能透過網路分享,但很快地,民間力量匯聚成河。4月一場討論會後,Safecast成立,系統性的資料監測與收集逐步展開。

在往後的日子,當人們找不到官方輻射數據、或是當人們不願相信官方數據時,想到的就是Safecast。

20170414 公民量測輻射safecast
safecast於2011年-2012年間在福島核電廠內及周圍所測得的輻射值。

Safecast  用地圖說真相

即使是非核災區,平時就應建立輻射背景資料,並養成防災意識。在這樣的想法下,Safecast開始推展到其他國家。2011年至今,Safecast已擴及90個以上的國家與地區,並累積6,500萬筆資料。

點開Safecast世界輻射地圖,最明顯的是一條條的沿著道路的藍線,偶爾可以看到建築物內的黃線或是沿海的淺藍線。分布最密集地區是日本,藍色代表較安全的輻射值,福島電廠內外至今仍是代表高輻射值的黃色與紅色。

20170414 公民量測輻射safecast
safecast於台灣北部所測得的輻射值。2017年截圖自safecast輻射地圖。

除了少數固定測站,Safecast的測值多數來自自創的輻射偵測儀-bGeigie。bGeigie兼具GPS與資料記憶功能。一般民眾只要攜帶著bGeigie,儀器會自動在行進間紀錄輻射數值,每五秒記錄一次,所以地圖上的每條線,其實是一筆筆偵測數據串起的軌跡[註]

輻射數據告訴我們什麼事?Safecast共同創辦人法蘭肯指著福島電廠附近的輻射值說,現在政府是以核電廠方圓幾公里作為疏散的基準,但輻射擴散是不平均的,有的地區離核電廠近但輻射汙染相對不嚴重,有些地區距離遠輻射值卻很高。沒有這些偵測資料,民眾以為「遠離」核電廠了,但實際上卻是從低輻射汙染區搬到高輻射污染區。

20170414 公民量測輻射safecast
黃色區域為福島核災輻射汙染最嚴重的範圍,有些距離電廠近的地方,反而呈現輻射較低的淺藍色。2017年截圖自safecast輻射地圖。

打破專家傲慢  Safecast 讓民眾為自己作決定

Safecast以資料科學為基礎,卻不獨尊「專家」或「科學」。相反地,Safecast在傳播輻射知識之餘,始終謹記科學最重視的是「人」。

「抽菸致癌的機率比輻射高那麼多,你都抽菸了,還擔心什麼輻射?」許多專家常對民眾的恐懼嗤之以鼻。Safecast測量專家、多次深入福島核電廠內量測的摩洛斯說他也曾犯下類似錯誤,用專家語氣去跟民眾溝通,但現在他已「改正」了。

摩洛斯強調,每位民眾的恐懼都是真實的,即便你認定這些恐懼並不合理。「我是專家,讓我告訴你要怎麼做」的態度,並無法去除民眾心中的疑慮與恐懼。

「民眾或許不是輻射專家,但他很清楚如何作出最後決定」。摩洛斯說,是否該遷離核災區,這其中有經濟能力、家庭組成、及成員所能承受的社會、心理壓力等許多因素,輻射只是其中一環而已。

DSCF4392
摩洛斯(中)來台指導民眾製作簡易版的KGeigie。攝影:陳文姿

用自私的力量擁抱資訊   用資訊公開擁抱民眾

Safecast是獨立運作的非營利組織,堅守不擁核、不反核,及資訊透明公開。Safecast在日本獲得民眾的信任,讓布置了數千台昂貴的輻射偵測儀的日本政府也找上他們問:「為何民眾就是不相信我們」!

Safecast表示,曾就民眾溝通問題提供政府一些想法,但在數據資料上,Safecast努力跟政府保持距離,「這是為了保持第三方監測的獨立性」。

摩洛斯說,日本政府至今還以合約規定不得公開等理由隱瞞許多訊息。相對的,Safecast沒有祕密,原始資料都在網路上公開,任何人都可以下載使用,民眾也可以加入測量行列。

法蘭肯說,我們不想改變全世界,只是希望讓自己與家人的生活環境更安全。你可以說是「自私」,但何不藉著這股自私的力量,加上資訊公開,讓全世界都能共享這些資訊?

 Safecast X Taiwan  邀請台灣公民加入輻射量測

以2017年初驚爆義大利1990年代可能曾將核廢海拋台海的疑雲為例,就因缺乏全台海域長期輻射監測資料而難以確認。陸地上,原能會已在全台設置46個即時環境輻射監測站,但可能無法符合民眾想知道居家附近輻射資料的期待。

「等真正需要輻射值才開始偵測,已經太晚了。」台北Fabcafe共同創辦人黃駿賢說,現在就應開始偵測並建立輻射的背景值,目前在推廣上最大的困難是一般大眾對輻射並沒有深刻的感覺。

2013年,黃駿賢聽聞Safecast計畫後,開始引入Safecast。四度邀請Safecast來台辦理小型工作坊。

台灣目前約有八台bGeigie,黃駿賢說,希望台灣群眾能因為認同輻射監測計畫而主動加入。下一步想做的是出借儀器並跟各種團體合作,例如腳踏車環島的民眾、或是常在市區四處移動的業務或外送人員,藉著他們的腳步來擴及更多的區域。

DSCF4339
2017年四月,Safecast第四度來台開設工作坊。左起:摩洛斯、黃駿賢、法蘭肯。攝影:陳文姿

※註1:第一時間,Safecast並未獲准進去量測。但事後摩洛斯曾數度進入核電廠內量測。

※註2:每個點按滑鼠右鍵即可看到歷年的量測值。bGeigie資料可以即時上傳,但為了在災區或沒有網路的地區使用,可以先存在記憶卡中,再批次上傳。

註3:Safecast的軟硬體資料都是公開的,bGeigie硬體設計也是公開的,廠商可以自行生產販售,民眾上網就可以購買。

作者

陳文姿

理工科系畢業的打字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