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人年金改革:三二九之「犧牲享受、享受犧牲」 | 想想論壇


當時住在台北長安東路宅邸的蔣經國卻碰上了因裁軍遣散而生計有難的「戡亂建國總隊」警衛請願抗議事件;過去以生死護衛蔣氏家族的警衛總隊隊員在府邸大門之外只能大吵大鬧起來,在門口大罵、罵得相當難聽、罵得不堪入耳:
「哦?不見!過去我們出生入死,現在就不管我們的死活了!」;
「避不見面就可以解決問題?不見也要見!」;
「他明明說過,他有飯吃,大家都有飯吃的,現在他有飯吃,可是我們沒飯吃啊!」

軍人年金改革:三二九之「犧牲享受、享受犧牲」 | 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157

軍人年金改革:三二九之「犧牲享受、享受犧牲」

人氣指數: 844
友善列印版本

「春寒料峭,凍殺年少」。一百多年前3月29日的革命青年為了捍衛民族的利益,拋頭顱灑熱血的壯舉是令人動容。一百多年後的今天,不論是為了甚麼理由,資深青年們為了捍衛自己的利益,初春時節在街頭上與寒風細雨對抗也總還是讓人不捨。革命情誼的休戚與共,在患難考驗時更顯珍貴。

來源:《我在蔣介石父子身邊的日子》http://www.cite.com.tw/book?id=64598

皇帝不差餓兵?蔣介石政府也曾…

國民黨在上海大潰敗的時候,蔣經國就曾經充滿情義的對蔣介石的警衛總隊隊員說過:「只要我有一碗稀飯吃,就會讓全體隊員先吃」!

流亡台灣、並且在這個婆娑之島建立起威權統治之後,當時住在台北長安東路宅邸的蔣經國卻碰上了因裁軍遣散而生計有難的「戡亂建國總隊」警衛請願抗議事件;過去以生死護衛蔣氏家族的警衛總隊隊員在府邸大門之外只能大吵大鬧起來,在門口大罵、罵得相當難聽、罵得不堪入耳:

「哦?不見!過去我們出生入死,現在就不管我們的死活了!」;
「避不見面就可以解決問題?不見也要見!」;
「他明明說過,他有飯吃,大家都有飯吃的,現在他有飯吃,可是我們沒飯吃啊!」。

為了穩定軍心,不受人民意志羈絆的蔣介石政府1951年10月18日制訂了《反共抗俄戰士授田條例》,期約在「光復大陸、回到老家」之後再配發中國大陸的土地給隨蔣氏政權轉進台灣的國軍戰士或者其遺眷;這張「空頭支票」最終還是只能由李登輝主政初期不具台灣民意基礎的「萬年國會」修法,改於1990年1月3日起在台灣發配補償金。李登輝主導由威權政治轉型民主正義的「寧靜革命」中,《第一屆資深中央民意代表自願退職條例》「退職酬勞金」的發放其本質也應該是以意象中的「國家法統」來交換萬年民代實質的「個人利益」吧!

二戰結束以來,台灣的政治紛爭屢屢以資源重分配來結束,國家資源的規劃與調度,在當時被視為「反攻復國基地的臺灣省」是天馬行空的建立在「光復大陸」的臆想之上,其結果卻造成台灣內部各個階級間衝突的深化。尤有甚者,階級間的衝突更逐步向族群矛盾、省籍對立的檯面化漫延。

來源:http://businesskorea.co.kr

「犧牲享受、享受犧牲」?

頂著料峭寒風細雨抗議的退役人員,心中不是不清楚目前正在進行的年金制度改革基本上是獲得大部分台灣人民的支持。但「八百壯士」心中有怨,覺得被台灣人民拋棄、被民選的政府背叛。於是「老長官」們只能以各種抗議大動作來發洩心中的怨氣與不安全感,以針對當前執政政府的「檄文」來懷念過去許下承諾但是已經走入歷史的威權「政府」。

繼承了「恩給制」退撫政策包袱的「軍人退撫基金」,這幾年來為了兌現「組織精簡」及「募兵制」等政策的額外支出,基金收支平衡已經嚴重失衡。所以,目前仍然披堅執銳的現役軍人面對因年金改革而引起的紛擾與動盪,理智上雖然也支持年金制度改革,心中卻也充滿了懷疑或不安──到底經過這次改革後的退輔年金能夠再「永續」經營多長的時間?現在戮力年金改革的蔡英文政府所規劃的「永續」,會不會也隨著其四年或八年的任期結束之後而作廢呢?

凝聚一個國家向心的力量不外乎價值觀、意識型態、與利益,而透過「利益」的分配與調度往往是解決政治紛擾最簡單的不二法門。在缺乏台灣全體人民「共同利益」的誘因下,「犧牲享受、享受犧牲」在過去幾十年來往往只能被詮釋為「犧牲別人的享受、享受別人的犧牲」吧?

建構可以永續經營的軍、公、教、勞各種年金制度,無疑是現階段台灣人民的「共同利益」。蔡英文政府積極進行年金改革之際,主事者也同時必須讓全民瞭解如何健全財政紀律、如何活化國家資產、如何善用國家政策工具來籌措年金改革的財源、來進行前瞻的國民經濟建設。否則改革掉「不公義年金」之後,人民所期待的可不是因為財團利益的糾葛、派系政治的角力、地方勢力的競逐……等變數所帶來另外一波「不公義」的資源徵用與調配!

 

Advertisements

【首爾想想】朴槿惠下台後…收押與否的關鍵一週|楊虔豪


這次判決,不僅給政府與財閥一次重擊,也是對下任元首的警訊:要如何重整政商間秩序、讓政府團隊重拾民心,聽起來都是很當然的事,但對南韓而言,做起來相當困難。
【首爾想想】朴槿惠下台後…收押與否的關鍵一週|楊虔豪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158

【首爾想想】朴槿惠下台後…收押與否的關鍵一週

人氣指數: 447
友善列印版本

3月10日,深陷親信干政風暴的南韓總統朴槿惠,終於被憲法裁判所以全員一致的方式,通過彈劾,成為大韓民國首位以合法程序遭罷黜的元首。

南韓憲法裁判所在3月10日,全員一致通過將朴槿惠總統予以彈劾 (直播截圖)

親信干政案一開始,本人在《想想論壇》撰寫的「朝朴槿惠總統席捲而來的『秘線實權』風暴」上下兩篇文章,試著以深入淺出的方式,把複雜的干政案來龍去脈,解說給大家,相信已成眾人了解干政案的重要參考依據。

經過四個半月,這段期間,歷經朴總統三次「無痛」道歉,反向激起民怨;崔順實歸國與被拘捕,特偵組與檢方連串搜索調查,而燭光示威擴大,到國會宣布彈劾、還有「親朴」勢力激化集結,到最後朴被憲法裁判所判決下台,整個過程,如同韓劇一樣,充滿高潮激情。

憤怒的南韓「燭光民心」,週週聚集在首爾光化門廣場前示威,是驅使朴槿惠總統下台的最大力量 (攝影:楊虔豪)

數月下來,我在現場目睹史上最大規模的燭光示威,感受到逼迫至臨界點的民怨,若國會再不通過彈劾、憲法裁判所又不判朴總統下台,將會演變成大規模暴動的氣氛。

所幸,兩造都以合理根據,走完法定程序,認定青瓦台洩漏政府機密文件給崔,讓她得以干政;而朴對崔順實設立基金會與獲得財閥募款等過程,從中協助,已逾越公務員職責、敗壞民主憲政秩序,已不再適任總統職位。

這次判決,不僅給政府與財閥一次重擊,也是對下任元首的警訊:要如何重整政商間秩序、讓政府團隊重拾民心,聽起來都是很當然的事,但對南韓而言,做起來相當困難。

涉入放任「密友」崔順實干政與特權風波,成為壓垮朴槿惠的最後一根稻草 (翻攝自《時事IN》)

朴正熙一方面以威權姿態,逼迫南韓財閥加入政府的開發計劃,同時給予財閥減稅與補貼等各項特惠,讓財閥出口能力獲得提升,增加就業機會和外匯,南韓經濟得已快速起飛,並實踐現代化。

如今,財閥已富可敵國,而獨裁者的女兒坐享其成,連支持繼承權(三星李在鎔)、發給免稅店經營牌照(樂天)與赦免經營人(SK)等,都成為可用來逼迫財閥捐款給「密友」崔順實的理由,而朴槿惠本人也被懷疑從中獲益。

財閥仍持續賺錢,享受政府施予的各項優待政策,獲益卻未適切分配到一般民眾;反而是為特定人士,動輒數億數十億新台幣的私相收受與勾結,而且契約內容大多與國家建設案無關,如此情況,看在南韓民眾眼中,當然難以接受。

朴槿惠被罷免,但干政案並未結束。由於下台前,朴槿惠一直未出面接受調查,檢方也希望「速戰速決」,趕快將案子終結,避免影響到將提前七個月舉行的大選,所以這兩週快馬加鞭,傳喚本人到案,更在相隔六天後,向法院申請拘票。

檢方說明申請拘票的理由道:「嫌疑人(朴槿惠)利用總統莫大的地位與權限,收受來自企業的財物,與侵害經營自由,可看出有濫權行為,另外公務上的洩密等犯罪其節,也相當重大…雖已採集多樣證據,但嫌疑人(朴槿惠)對大部分犯罪嫌疑,都予以否認,日後有滅證之疑慮。」

事實上,受到代理總統黃教安與青瓦台以涉及國家安全為由阻撓,就連朴槿惠下台後,檢調至今依然沒能順利進入青瓦台扣押搜索,包括朴槿惠的工作紀錄等文件,還無法取得,甚至可能會出現被列入封存,要等10年以上才可能解禁公開的狀況。

朴槿惠的兩名青瓦台秘書官─安鐘範(左)與鄭虎聲(右)被收押後,都已坦承涉案 (截圖自YTN與JTBC電視台)

檢方目前最有力的證據資料,是朴槿惠已被收押的兩名秘書─安鐘範與鄭虎聲提供的涉案證詞與筆記本資料─安證實自己接到指示施壓向財閥捐款給崔,鄭則承認自己將政府資料洩漏給崔順實,朴槿惠要如何回應這些問題,將是左右案情的關鍵。

在崔順實本人、朴槿惠的兩名青瓦台秘書官、文化體育觀光部正副部長,甚至涉入收賄網絡的三星接班人─副會長李在鎔都被拘提的情況下,南韓法界認為,常理之下,被列為「共謀」的朴槿惠,也難以擺脫被拘捕的命運。

干政案中,朴槿惠涉及的受賄數字達到433億韓元(新台幣12.4億元),在南韓法律上,已達《特別加重賄賂罪》的處罰範圍,可處以10年以上,最高至無期的徒刑。

由於檢方申請拘票,法院將展開實質的拘票審查後,做出是否拘捕朴槿惠的決定,朴本人已決定親自出席,為自己做最後辨明。下台的大統領,會不會落得階下囚的命運,結果將在週五清晨左右揭分曉。

 

【書評書介】宜居城市不是一天造成的,車本習慣將是台灣最大挑戰|The Agora Press


在台灣開車的最大,道路的規劃設計長年以汽機車為尊,政府近年努力推廣自行車文化,依然常看到到自行車空間受機動車的擠壓,趙家麟指出,應該逐漸建立「行人優先」與「自行車優先」的用路環境;他舉英國牛津市為例,市區道路雖然不寬,從A到B地,道路建設的結果,讓騎自行車可以舒適便捷的20分鐘到達,搭公車要40分鐘,而因為只留了單車道給汽車使用,開車通勤要1小時以上,在這樣的道路環境上,用路人沒有理由不選擇自行車。

【書評書介】宜居城市不是一天造成的,車本習慣將是台灣最大挑戰|The Agora Press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161

【書評書介】宜居城市不是一天造成的,車本習慣將是台灣最大挑戰

人氣指數: 68
友善列印版本

丹麥知名都市設計者揚‧蓋爾(Jan Gehl)的《建築之間》、《人的城市》兩本著作,近日在台灣發行中文版。針對城市環境品質的惡化,現代都市規劃的陳舊觀念導致汽車的大舉入侵城市,中原大學景觀學系教授趙家麟期許,所有相關專業者,包括城市規劃師、交通工程師,或是建築師、景觀師,都需將人的生活及行人的活動當作一件重要的課題對待。

在台灣談人本環境、友善城市的概念或許已經談了多年,但是趙家麟認為,真的要執行這些理念,才會發現困難有多大,他提及參與過的一些政府審查跟設計案,只要遇到行人跟車要爭空間的時候,就會發現交通建設執行者的觀念,常常是捨不得讓車子有一點點的不方便,這不是擁有知識就可以馬上做得到,因為這是整個社會改造、整個生活習慣改變的問題。

民眾若從家門到公司、到任何地方都開車,要如何在集體的生活習慣下,讓民眾體會開車所造成生活環境的惡化,很多民眾不希望政府修建更多人行道,因為他們的車子要停在家門前,人行道反而佔了車位,阻力來自民眾本身,趙家麟再次強調,邁向人本城市的改造,最複雜困難的其實是整個社會改造的工程,而不是景觀工程或是土木工程,那些其實是相對容易的部分。

在台灣開車的最大,道路的規劃設計長年以汽機車為尊,政府近年努力推廣自行車文化,依然常看到到自行車空間受機動車的擠壓,趙家麟指出,應該逐漸建立「行人優先」與「自行車優先」的用路環境;他舉英國牛津市為例,市區道路雖然不寬,從A到B地,道路建設的結果,讓騎自行車可以舒適便捷的20分鐘到達,搭公車要40分鐘,而因為只留了單車道給汽車使用,開車通勤要1小時以上,在這樣的道路環境上,用路人沒有理由不選擇自行車。

人性化城市的追求,是現代都市的共同目標及挑戰。來源:pixabay.com

趙家麟提到自己在阿姆斯特丹騎自行車經驗,體驗到一個城市的自行車基礎建設的重要,讓身為外國人的我們,只要騎上自行車,環境便會給予指引,自行車的專屬空間成熟完整,可以安心指引到想去的地方。此外,這幾十年來哥本哈根的街道不斷修建,刻意縮減車道和停車空間,創造出更優質和安全的自行車環境,讓都市居民騎自行車的意願逐年增加。在台灣則是要特地到河堤或河濱公園等地方才有較好的自行車環境,那並不方便日常的通勤。

對於公共空間的設計,出發點是為人或是為車輛,結果也會造成決定性的不同;美國都市學者Fred Kent 說道:「一個城市,若是為了車輛與交通來規劃,就會得到車輛與交通;若是為了人與場所來規劃,就會得到人與場所」。趙家麟談到當年負責的新竹火車站前廣場設計,由於出發點就是提供市民活動的場所,完工到現在,民眾舉辦各類型表演活動,像土風舞發表、市民社團公演或是大學聯合迎新,過去十幾年來可能已經超過一千場,平時是年輕人喜歡逗留的地方,融入新竹市民的日常生活;而台中站前廣場,儘管當時火車站前廣場空間並不小,但在一切為車輛交通的出發點下,留了極高比例的面積給車輛,難以讓市民常態性地在此聚集,趙家麟認為非常可惜。

好好看待人這件事情,就是揚‧蓋爾想要傳遞的訊息,趙家麟教授希望在台灣能有更多學校使用揚‧蓋爾的書,讓更多學生學習這些觀念,並稱讚其正面迎戰城市被車輛入侵的格局和勇氣,揚‧蓋爾當年在哥本哈根必須說服市長,說服交通專業者,說服市民,並且用非常細膩的作法,逐步施行,遇到阻力就耐心等候時機,多年來換了多任市長,不是每任市長都支持,他沒有輕易放棄,終於徹底改變了整個城市,和城市生活。

揚‧蓋爾在書中提過:「我們先塑造了城市,然後,城市就來塑造我們。」台灣民眾對城市的普遍印象,長年以來,不就是混亂、擁擠、危險和不健康嗎?城市,是台灣民眾放假時想去的地方,還是想逃離的地方?如果是我們想逃離的地方,那麼我為什麼我們會將我們賴以生活工作的城市,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呢?台灣在城市營造的整個思維,與城市建設的各種相關專業的實務和教育都必須徹底翻

 

【北歐想想】芬蘭銀行經驗二、三事:服務轉型、嚴謹管理、社會責任|鄭素賢


除了網路銀行的便利之外,在芬蘭可以說是「一卡行遍天下」,現金卡的普遍使用幾乎完全取代現金交易。全國各地的店家不分規模大小或地點,都可以用刷卡付費,即使是路邊攤商一歐元的咖啡也不例外。因此,我們入境隨俗,出門時必定隨身攜帶現金卡,有時候會準備少許的現金零錢備用。更經常是連續數個月,身上現金分毫未動。

【北歐想想】芬蘭銀行經驗二、三事:服務轉型、嚴謹管理、社會責任|鄭素賢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159

【北歐想想】芬蘭銀行經驗二、三事:服務轉型、嚴謹管理、社會責任

人氣指數: 152
友善列印版本

四年多前,我因為工作調動而短暫移居芬蘭。到公司報到後沒幾天,當地的同事就帶領著前往附近銀行開戶,從此展開在異國安家的歷程。我藉此文章與讀者分享我在芬蘭的銀行來往個人經驗與心得,從一般小客戶的角度,觀察當地銀行的管理與服務。金融財經專業知識並非我所長,但是希望透過最單純的經驗描述,能夠對國內銀行的專業管理與服務帶來些許的啟示。

支票在芬蘭早已成為過去式

銀行開戶是我的第一個芬蘭驚艷。同事跟多位銀行資深經理熟識,打完招呼一圈之後,由銀行公關經理親自幫我填寫銀行開戶及現金卡(同時具有信用卡跟金融卡功能)的申請表。帳戶開妥,我拿出之前在台灣結匯的支票,表示要將10000美元的生活費存入帳戶。銀行經理接過支票,驚訝地瞪大眼睛對著我說「早從20多年前開始,芬蘭就已經不再流通支票了」,接著又說「現在,很多年輕的行員還從來沒有看過支票呢」。

我沒料到出國前結匯的支票竟然無法立即存入我在芬蘭的銀行帳戶,頓時感到財務無法周轉的焦慮。銀行經理拿出另一紙申請表,對我說「如果要兌現支票,就麻煩先填寫申請表,銀行收件後會將併同支票轉送到其他地方去處理,來回的時間可能會需要幾個星期,另外,處理費也不便宜。」

銀行經理的一番話讓我猶豫是否還要繼續申辦兌現,支票無法立即存入,又必須支付處理費,有如遠水救不了近火。離開銀行回到辦公室,撥電話給居住在荷蘭的好友求助,獲得同意先借款給我周轉。大約隔了一天,借款就匯入我的芬蘭銀行帳戶,正好趕上支付房屋租押金的時間。

Nordea銀行位於芬蘭赫爾辛基總行大樓外觀(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芬蘭銀行服務因網路時代而轉型

我上班的地點正好位在赫爾辛基中央火車站前最熱鬧的市中心。上班經過幾個月,我發覺辦公大樓的路面一樓,以及附近一些熱鬧地點的店面,一直呈現空空蕩蕩的光景,心中非常疑惑不解。終於,有一天經當地同事告知才恍然大悟,這些地點絕佳的店面原先都是銀行。在最近這幾年,芬蘭銀行業颳起退租的風潮,原因是銀行的業務大量改採網路作業,顧客可以在家中自行上網轉帳匯款,再加上超商店內及路邊的提款機可供隨時提領現金,因此實體銀行的臨櫃業務急劇萎縮,銀行也就因此趁勢裁減服務點,以節省店租。

談及芬蘭網路銀行的便利,不得不歸功於歐盟整體電子銀行的整合。歐盟各國的銀行用戶帳號編碼方式,先以國家代碼為開頭,做為辨識,之後才是數字碼,例如,芬蘭銀行帳戶是以FI為開頭,之後才是數字碼,至於其他國家的作法也是如此,德國的銀行帳戶開頭是DE,英國是GB等。在歐盟各國的銀行帳戶間相互匯款轉帳,都是屬於「境內」匯款,銀行存戶只要進入個人網路銀行,依序登入對方的帳號跟戶名,就可直接匯款,而且不會加收轉帳手續費。即使是「跨境」匯款,例如匯款到台灣或美國的個人銀行帳戶,也可以網路自行跨國匯款,不需親自到銀行申辦。又如果所輸入的帳號跟戶名不相符,網路銀行會自動偵測,跳出無法匯出的警示。

除了網路銀行的便利之外,在芬蘭可以說是「一卡行遍天下」,現金卡的普遍使用幾乎完全取代現金交易。全國各地的店家不分規模大小或地點,都可以用刷卡付費,即使是路邊攤商一歐元的咖啡也不例外。因此,我們入境隨俗,出門時必定隨身攜帶現金卡,有時候會準備少許的現金零錢備用。更經常是連續數個月,身上現金分毫未動。

超市入口處的提款機(圖片來源:作者拍攝)嚴謹的銀行金融管理

芬蘭人習慣使用網路銀行跟現金卡,遇見大筆現金倒成為奇特的事。一位同事分享她去銀行臨櫃存款的經驗,她說,她在台灣休假後帶回500歐元現金,到銀行臨櫃辦理存款時,雖然金額不是很大,行員還是請她說明現金的來源。至於我自己的另一個親身經驗,更讓我對芬蘭銀行對金流監管之嚴謹,由衷敬佩。

三年前有一個朋友剛抵達芬蘭,因為生活費不多,所以我從銀行帳戶陸續匯了幾千歐元給他。這些匯款我們並沒特別放在心上,時間久了也就忘了。直到半年過後,朋友到警察局辦理居留證換證面試,沒料到警方突然質詢,問他銀行帳戶的匯款來源與用途,朋友當下一時語塞,事後還一直擔心居留申請受到影響。至於我,因為有陸續幾筆數千歐元轉帳的紀錄,也另外收到銀行的通知,要我說明匯款的目的。經過答覆說明之後,銀行再次回覆提醒,必要時他們會繼續要求進行更仔細的查證。

銀行的社會責任

在幾個星期之前,芬蘭媒體報導,有四家金融機構遭芬蘭金融管理局警告跟裁罰,罰金共計250萬歐元。其中北歐規模最大的跨國銀行Nordea罰款最重,罰金高達100萬歐元。這四家金融集團被裁罰的理由是:在過去兩年內,對70歲以上的顧客推銷投資基金,違反法律所規定:金融業者在推銷金融商品與投資規劃時,必須瞭解顧客的財務背景與需要,並善盡告知投資風險之義務。Nordea銀行更是因為推銷關係企業的金融商品,涉及利益衝突,因此開罰最重。

芬蘭銀行被要求負起社會責任,除了上面博得新聞版面的大規模事件之外,我個人有一個親身經驗。幾個月前,我自己輕忽,在虛設的網站上購物,信用卡付款之後,隔天察覺不對勁,於是打電話給銀行,請求止付。銀行業務員聽完我的敘述,很客氣地說,這筆匯款交易已經沒辦法中止,建議我先向警察局報案,將報案單跟付款爭議申訴書一併郵寄給銀行,可以申請全額補償。同時,為避免信用卡資料後續遭到盜用,順便替我辦理停卡跟換發新卡。最後,我發現銀行很貼心,爭議申訴書下方附加說明,信封上可以註明由收件方(即銀行)付郵資。

Nordea銀行在市區的分行一年前取消臨櫃存提現金服務(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結語

到芬蘭謀生的外國人或新來乍到的外籍學生在抵達芬蘭之後,最大的抱怨跟困難通常是被銀行拒絕開戶。芬蘭的銀行帳戶與交易記錄不但可以反映個人的信用,而且透過全國電腦資料庫的連結,可以被用來辨識身分,因此銀行對開戶者的身分審查十分地嚴謹,要求作業門檻非常高。

最後再提供一則小故事:幾年前,芬蘭的某一位部長遭舉報,他雇用外籍勞工在家進行整修,並且以現金支付工資。事經調查,雖查無不法,但是以現金支付工資的行為,不免讓人強烈懷疑有逃漏稅的嫌疑。一般而言,正常的交易及付款模式,除了刷卡之外,通常是由賣方開發票,買方再從銀行帳戶轉帳付款,雙方交易付款紀錄清楚可稽,對政府的查稅工作自然有莫大的助益。

總結而言,本文所舉的事例顯示出芬蘭政府、銀行、與銀行客戶三者之間,相互密切的關係。芬蘭政府透過有效的稽核管理,銀行業者被要求負起社會責任,銀行客戶在日常的金融交易中獲得「受保障」的安全感,這些正向的互動連結,在潛移默化中建構出一個注重守法與講求誠信的社會,這也可以說明,為什麼芬蘭人民對國家的制度及社會的整體環境,永遠保持著高度的自信與信賴。

最後,藉此反觀台灣的情況,我不禁在想,在此全球網路資訊技術發達的時代,如果我們的政府及銀行都能夠用更嚴謹及負責的態度,在受理銀行開戶時嚴格把關審查、在顧客帳戶內有高額匯款時予以注意、在銀行帳戶間發生異常匯款時,有能力全面追蹤勾稽,如此一來,不就可以更有效地防阻洗錢犯罪的發生,對目前猖獗的詐騙案也會產生最直接的遏阻作用?

 

取回乾淨呼吸的權利,您加入嗎?


https://act.greenpeace.org/page/4723/donate/1?ea.tracking.id=fromemail&utm_campaign=2017-breekfree&utm_source=enews-20170330&utm_medium=email&utm_content=link

取回乾淨呼吸的權利,您加入嗎?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親愛的夥伴:

什麼時候,這塊擁有好山、好水的寶島,卻也讓媽媽有了「不適合」養小孩的擔憂?

三月,我走了一趟臺中,曾經的宜居城市,現在卻飽嘗空氣污染的苦。我聽到一位帶著一個孩子、正懷著第二胎的媽媽說,「希望政府把關空氣品質」,另一位去年結婚、懷孕四個月的準媽媽也說,「自己就算了,但為了孩子,環境不能還是這樣」。

當居住的城市籠罩在一片黑霧,身邊過敏與氣喘的案例不斷增加,「為了孩子,不能這樣」,是很多媽媽想說的話。醫學研究發現,空污對女性、孩童、年長者與戶外運動的人,傷害尤其直接。而呼吸道疾病甚至肺癌,也是很多正值青壯年,但工作所需常常需要跑街頭的人,沒說出口的憂心。

綠色和平和您一樣相信,我們能從源頭改變。不但要認識空污,更要強力要求政府加速能源轉型,訴求耗電量大的企業以更快腳步,轉向使用再生能源。您願意一起加入這場運動,為臺灣所有居民取回一口乾淨呼吸嗎?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公布的環境指標,在近 40 國排名當中,臺灣在「空氣污染」一項幾近於墊底。我和您一樣,想為家中配置更強大的空氣清淨機,出外,更願意忍著悶熱戴上專業口罩。但我們都知道,這些保障只是一時,沒有辦法根本解決問題。

解決之道在哪裡?目前,臺灣的空污有三成來自境外,而有七成主要來自火力發電廠、鋼鐵與石化工廠排放,以及汽機車的廢氣。在能源需求高、高度仰賴進口煤炭與火力發電的臺灣,需要大踏步朝向綠能,取代骯髒煤炭。

為了取回乾淨呼吸的權利,今年,綠色和平擬定計劃:

  • 要求耗電量大的資訊與通訊企業使用再生能源
  • 提出法規建議,推動加速能源轉型
  • 聚集公眾聲音與力量,淘汰骯髒煤炭
  • 身體力行改變生活習慣,推廣節能又舒適的居家改造,讓節能好生活的理念在臺灣深深扎根

從源頭淘汰化石燃料著手,是解決空污問題的重要一步。現在就是您加入能源轉型運動的最好時機:

衷心期盼能源轉型運動有您一分力!

蔡絲婷
綠色和平能源專案主任

PS. 空污對年長者、女性與孩童有更大的傷害。您願意為了保護他們挺身而出嗎?現在就是推動臺灣能源轉型的最好時機,不能少了您的力量:捐助支持

Copyright ©2017 綠色和平 | 10045臺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09號

 

【荒野自然與人文課程】基改追追追:揭露餐桌上的危機


http://e-info.org.tw/node/203503?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869f16899f-EMAIL_CAMPAIGN_2016_03_2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869f16899f-84956681

【荒野自然與人文課程】基改追追追:揭露餐桌上的危機

 建立於 2017/03/15

 

基改食品吃了會致癌?美國正式宣布基改作物有毒?牛番茄、紫心地瓜、芒果、鳳梨都是基改作物?基改馬鈴薯和蘋果已經進口台灣?面對生活中的各種基改訊息,我們到底該如何分辨?

大豆卵磷脂、高果糖糖漿、修飾澱粉這些常見的成分與基改有關係?衣服、衛生棉與生物可分解塑膠產品,又隱藏哪些基因改造成分?除此之外,體型大生長快的鮭魚、防止褐變的蘑菇、可生成β-胡蘿蔔素的黃金米和超級香蕉,都有可能在未來某日躍上你我的餐桌。

這系列課程將透過「影片欣賞」與「實地調查」的方式,帶著大家一起從認識黃豆、玉米、棉花、油菜、甜菜等全球五大基改作物製造的食物和用品開始,培養正確的生活觀念,以遠離基改食物可能帶來的各式風險。

【課程內容】

日期

時間

課程內容

04/06(四)

13:30-15:30

主題|基改追追追—找出基改食物藏身處

簡介|有黑肚臍的就是基改黃豆?進口麵粉多是基改小麥?牛番茄、蓮霧、芒果、鳳梨都是基改作物?基改馬鈴薯、蘋果和鮭魚已經登上台灣餐桌?這堂課,我們將介紹什麼是基因改造作物與食品,並一起找出日常飲食中潛藏的基改成分!

04/13(四)

13:30-15:30

主題|餐桌上的危機—基改食物對環境生態與人體健康的影響

簡介|全球約有四成的除草劑年年春嘉磷塞用於種植基因改造黃豆,而2015年世界衛生組織更將嘉磷塞列入2A級對人體有致癌風險物質,日益增加的基改作物種植面積與配套使用的除草劑,將會對環境生態和人體健康產生哪些衝擊?

04/27(四)

13:30-15:30

主題|解構基改安全神話—揭露企業、學術與政府背後的秘辛

簡介|法國科學家對基改玉米所進行的一個為期二年動物實驗為何引來全球學界群起爭論至今未休?政府與科學家信誓旦旦保證基改鮭魚安全無虞,為何消費者還是不買單?透過分享這些全球矚目案例,揭開基改食品底下那張由政府、學界與企業所構築的盤根錯節利益之網。

05/04(四)

13:30-15:30

主題|全球非基改浪潮—民間行動經驗分享+手作蠟燭DIY

簡介|2013年美國一位素人媽媽在臉書上發起反孟山都行動,竟然有數百萬民眾走上街頭發聲響應;台灣一群志工家長於2014年發起基改食材退出校園午餐行動,是如何在短短一年半的時間內達成目標?風起雲湧的反基改運動,是生活於全球化世界中的你我都該瞭解之事。

【講師介紹】

  • 黃嘉琳 / 美國華盛頓大學西雅圖校區教育學院博士候選人、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發起人。曾任職台灣及美國學術單位研究人員、NGO工作者、教師與輔導主任。
  • 陳儒瑋 / 成功大學環境工程學系、台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畢業,2011年取得環境教育人員認證。NGO資深秘書及刊物總編輯八年以上資歷。
  • 著作《餐桌上的危機:基改食物大解密》、《基改追追追:揭露全球基改作物入侵生活的真相》
  • (講師為其中一人,依照課程有所調整)

【主辦單位】荒野保護協會 台北分會

【課程期間】2017年04月06日至2017年05月04日 每週四下午13:30-15:30

04月20日停課一天!

【上課地點】荒野保護協會台北分會(台北市中正區詔安街204號 B1荒野廳)

【課程對象】18歲以上一般民眾,共25人(滿10人始開課)

【課程費用】會員1,000元、非會員1,200元,課堂中另收100元材料費。

【報名日期】即日起受理報名,03/30(四)截止報名

【報名網址】https://www.sow.org.tw/civicrm/event/info?reset=1&id=6807

【注意事項】

  • 04月20日(四)停課一次。
  • 第四堂課含手作課程,課堂中另收材料費100元。
活動日期:
2017-04-06(週四)
2017-04-13(週四)
2017-04-27(週四)
2017-05-04(週四)

 

楊娉育: 勿忘柴山湧泉經驗 水環境不是水泥與$的凝結體


http://e-info.org.tw/node/20386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869f16899f-EMAIL_CAMPAIGN_2016_03_2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869f16899f-84956681

楊娉育: 勿忘柴山湧泉經驗 水環境不是水泥與$的凝結體

不要再用工程論述來鋪排 請官員打開「全方位的水環境」視野
建立於 2017/03/30
作者:楊娉育(高雄市柴山會總幹事)

2016年,南部光9月中下旬兩場颱風前後就灌進了超過1000mm的驚人雨量,水庫灌得飽飽的,整年降雨量也超過2000mm,然而即便如此,2017年3月初,又缺水了!近十年來降雨模式,不下乾死你,要不瞬間強降雨淹死你!面對旱澇兩極的極端氣候,經濟部2017年喊出「前瞻基礎建設──水環境」計畫,完全承襲過往開發模式,除了工程,還是工程,完全看不出哪裡「前瞻」。

既然經濟部說了「水環境」,那請問:水環境整體架構究竟包含了什麼元素?或許該進一步問:「水環境是什麼東西?」

從天上來的雨水,它會進入不同的地方,高山、原野、都會水泥地…,在地上流的溪流、流動於地下礫石縫隙的伏流水、下滲地底的地下水、自地下湧出地表的湧水…,這些多樣型態的水環境各自以不同方式留住了水,也因此孕育了多樣性生態,更產生了不同的人文。

水環境,是科學的,是美麗的,是生態與人文的總和體。不同的水環境裡,各有留水機制與滯洪功能,因此適地適性的水環境政策是絕對需要的。當公部門在思考水資源政策的時候,就必須先有一個「尊重水環境」的上位政策來引導,才能確保這些水環境原本留水的機制,也才能留住水資源,而防淹的排水措施也必須兼融運用這些水環境的「留水機制」來設計排洪。

經濟部號稱「前瞻」的水環境論述,完全沒有上述的上位政策,繼續過往「花大錢、水泥化」扼殺水環境的工程。彷彿,水不是上天的恩賜,而是水泥與錢的集合體。

且讓我來說一個故事,說一個被忽視的水資源──湧泉的故事。認識它是因為搶救,瞭解它純屬偶然;整個調查過程很科學,但是,當中卻驚奇不斷,趣味橫生。這才知道,原來湧泉水環境是如此精采!

高雄原為湧泉貫穿的城市,湧泉形成的野溪美不勝收。
搶救柴山湧泉的故事驚奇不斷。照片提供:高雄市柴山會。

追湧泉的人

高雄柴山(壽山)下,湧泉口,這群愛玩水的小孩,任你怎麼呼喚,不上岸就是不上岸!沒多久,呼喚孩子離水的爸媽也一起下水了,歡樂聲混著澎湃湧泉響遍了湧泉池的每個角落。岸邊涼亭裡,老人看著、笑著,說著彼時光屁股游泳的往事,我們則是振筆疾書紀錄著這湧泉與人的故事。

一群愛玩水的小孩—水大將。黃莎美提供。
黃莎美提供
高雄市
一群愛玩水的小孩。柴山會提供

高位珊瑚礁石灰岩與沖積層在柴山下孕育出埤塘遍布「水水打狗」的地景。聚落、湧泉產業因此而生。

對於數千年前的平埔族打狗社群而言,湧泉意味著生活與生產,社群因而開展。對於數百年前的漢人而言,這湧泉意味著農業、生存,是地理好、風水佳的寶地。一百多年前,日本人來了,他們發現了柴山湧泉一個特色──恆溫23℃,在無冷藏設備的年代提供了保鮮機制,酪農產業「高雄牧場」於是設立;此外,他們還發現湧泉中含著養生的礦物質,「高雄溫泉」於焉出現。

時至今日,平埔族人離開了,埤塘遍布的水水打狗地景消失了,「高雄溫泉」、「高雄牧場」不見了,矮屋變成大樓,農地變成住宅。人們幾乎忘記湧泉在每段流金歲月裡所寫下的輝煌,更忘了它曾有一個很氣派的名字──「龍巖冽泉」。

柴山下,湧泉口(龍巖冽泉現況)
柴山下,湧泉口,圖為龍巖冽泉現況。柴山會提供。

然而,這位時空的旅人不曾消失!每年雨季,它試著以氣勢磅礡的出泉聲勢來吸引眾人目光,利用水大將的笑聲來點醒大家,柴山湧泉不曾消失!甚至,悄悄地在角落裡留下遺跡,像是童話裡的麵包屑,引導人們找到回家的路。

由左而右依序是:石頭公湧泉、龍巖冽泉、自強水渠道的湧泉。
由左而右依序是:石頭公湧泉、龍巖冽泉、自強水渠道的湧泉。柴山會提供。

龍巖冽泉

昔日柴山東側多處礁岩裂縫有冷泉奔湧而出,汨汨不絕,其中以現柴山北登山口旁的湧泉氣勢最為磅礡。清末恆春不再歸鳳山縣所轄時,《鳳山縣采訪冊》裡將鳳山八景中「瑯嶠潮聲」一景刪除,而增補龍巖洌泉一景,「龍巖冽泉」一詞正式出現史冊。

柴山會與「龍巖冽泉」結緣,始於2005年一個從柴山延伸到山下的工程,工程要開挖龍巖冽泉水池並封埋出泉口,於是我們展開救援行動。最後雖保下龍巖冽泉出泉口,但池中生態因工程已嚴重破壞。2008年第二次美化工程之後,「龍巖冽泉」出泉口與水池底部周圍水泥硬體加厚、加寬,水生生物徹底死絕,每年出泉時間也逐漸減短。

到底,這處柴山下僅存的歷史地景該怎麼辦?任其自生自滅嗎?或者,我們可以為它做點什麼?或許不會成功,但是,我們總得試試看。於是,一群從來沒碰過水資源議題的人就這麼一頭栽了進去,走入水世界裡。

2005年以前,龍巖冽泉水池中,有開黃色小花的水丁香、白花水龍、像幸運草的田字草,還有原生的米蝦與馬卡道澤蟹,還記錄到野生鱸鰻。雨季觀察出泉,平常看水中生物的消長。但是,在2005、2008年的兩次工程後,這些生物都消失了! 照片提供:高雄市柴山會
2005年以前,龍巖冽泉水池中,有開黃色小花的水丁香、白花水龍、像幸運草的田字草,還有原生的米蝦與馬卡道澤蟹,還記錄到野生鱸鰻。雨季觀察出泉,平常看水中生物的消長。但是,在2005、2008年的兩次工程後,這些生物都消失了!照片提供:高雄市柴山會。

史料引路、科學解密

這股湧泉水哪裡來?最初只是要關注「龍巖冽泉」,豈料,當調查水的出處、去處之後,範圍竟越擴越大,山上山下、礁岩裂縫、水渠與水井…都要調查,地質資料、史料記載、鄉野奇譚、湧泉產業…通通要讀,還要做口述訪查。那時,我好後悔,幹嘛要拍胸豪氣地說要許柴山湧泉一個十年。

然而,耙梳史料、分析數據後,過程越來越有趣。記載中神奇的龍巖吞水,竟然是真,科學上那叫自然形成的短暫滯洪;長達三年的水位調查,數據透露柴山下內惟龍井地區的地底下藏著一個天然的大水庫,即使在2015年5月極旱期,湧水不竭!也驗證史料中過往水水打狗的描述。

這說明一件事,這處山與平原連結的區域,就是一個孕育湧泉與地下水脈的水環境!其低密度的開發確保了這處水環境的保水機制。昔日因水而生的產業,也成為水環境的一環,間接加入保水行列。

湧泉人文──牛奶館的故事

在「龍巖冽泉」東南方不遠處有一處眷村,大多數眷戶都搬走了,軍方拆了部份房舍圍上鐵圍籬,移交國產署進行後續賣地,以填補眷改財務黑洞。圍籬內常被丟棄垃圾,造成環保局的工作負擔。這樣的景象任誰看了都不會想多瞧一眼,但是,吸引我們目光的是圍籬內兩株老木麻黃、一株老欖仁樹。

2014年卻見兩株老木麻黃被軍方以砍頭式修樹給修死了!為了搶救老欖仁,柴山會遂向國產署依法申請非公用空地認養進行綠美化。在這當中也進行口述歷史調查,原來這裏在日治時期是一處牧場,日人發現恆溫23℃的湧泉是牛奶保鮮利器,叫《高雄牧場》,因專生產牛奶,當地住民都稱「牛奶館」。

認養二年之後,牛奶館完全不一樣了,美的像一首詩!因為湧泉所以關注,因為救老樹,所以有行動,也因此挖出湧泉產業──牛奶館的歷史。我們也學會了重要的一課:千萬不要忽視頹圮的角落,故事就在裡頭。

高雄市
柴山牛奶館空地認養綠美化前後比較。左圖是認養前,水泥地、鐵圍籬、雜草與垃圾。右圖是綠美化後,矮竹籬、老樹、矮屋群,以及綠草如茵的人文環教場域。照片提供:高雄市柴山會。

湧泉人文──水泉花與高雄溫泉

柴山湧泉水匯集往南流經牛奶館後,就流至石頭公的水渠。2013年調查時,每到此處生態採樣,就聞到強烈的硫化物氣味,水中還出現白色黏滑的絲狀物,因為家庭廢水未分流,我們都認為就是單純的臭水溝味。然而,文史工作者收集的高雄溫泉資料卻有不同的看法,直指那白色物就是溫泉花,該處在日治時期即設有「高雄溫泉」,當時日人出版的《高雄州地誌》,也有介紹。

究竟是污染物、還是溫泉花?三年來的觀察,我們發現雨季湧泉水量越多,白色絲狀物越多,硫磺氣味也越濃,顯然非污染物。我們將白色絲狀物採樣進行科學分析,其內含物與富含礦物質的溫泉花不同,有細菌、真菌與少數古生菌。口述歷史調查得知以前住民稱這白色絲狀物叫「水泉花」。

有認為,愛河曾叫硫磺水的名稱由來可能之有關,無論是否為真,水泉花裡的確藏著秘密,人文、科學的秘密。我們意識到倘若沒有保護,秘密未解之前即可能會被政府某個水利工程所破壞。

左圖是水泉花與小白鷺。右圖是雨季石頭公奔湧地泉水,渠底因大量湧水讓水泉花大發生,整個渠底活像是牛奶池。
左圖是水泉花與小白鷺。右圖是雨季石頭公奔湧地泉水,渠底因大量湧水讓水泉花大發生,整個渠底活像是牛奶池。照片提供:高雄市柴山會。

柴山湧泉生態城區

經歷2015年的乾旱,2016年媒體莫不大篇幅報導台北有關「預防乾旱、災害缺水 市府將挖戰備井」新聞;但降水更集中、旱季更明顯的高雄,卻全然沒有對應政策。柴山湧泉調查資料都在在顯示內惟、龍井地區地底下就藏著一個超大的地下水庫。如何確保水脈、維護湧泉,如何妥善管理、明智運用,是面對旱澇兩極端的處境一個未雨綢繆的水資源對策,亦堪稱是高雄乾旱時期的救命水對策。

為了讓生態、水文、文史、產業等深度環境調查得以落實,我們開始進行規劃:(1)生態復育、文史保存為原則;(2)新塑、復舊並陳為手段;(3)由下而上、官民合作的經營團隊組成;(4)承接歷史、運用在地元素、永續利用的產業發展。這就是「柴山湧泉生態城區」的精神、內涵與架構。

「柴山湧泉生態城區」的規劃思考,並非僅限於單點區域,而是將視野拉到更高的大區域發展,也就是從壽山與壽山周邊區域發展去做整體考量。壽山西側是海,東側區域與高度開發都會區銜接,也位於山與愛河之間,這狹長地帶有鼓山路臨山而開,北接左營舊城,南通哈瑪星。

在鼓山路上,我們可以看到跨越台灣史前時代、清朝、日治、國民政府等不同時期的史蹟於遺址。建構壽山東側「鼓山路高雄生態歷史廊道」,成就「北舊城、中湧泉、南興濱」區域規劃願景,於焉形成。

柴山(壽山)與鼓山路(綠色線條)之間的人文史料。
柴山與鼓山路(綠色線條)之間的人文史料。柴山會提供。

讓湧泉有夢

水,並不想只能從水泥溝渠進入海裡,它也想往土壤下鑽、在石縫間竄流,或者進入到大樹的肚子裡。因此,水環境裡有生態,少了生態,就沒有綠意與生趣;水環境裡有人文,缺了人文,就沒有故事,也沒有文化財;水環境裡有歷史,歷史裡藏著可以讓你避免錯誤的資料。

就如柴山下的湧泉,山與湧泉、人與聚落,怎麼想這都是一幅有特色、可以擘畫未來的美麗圖案;但是,直到現在,潔淨、清涼的湧泉在政府眼裡,是「無用」的水資源!在經濟部號稱前瞻的水環境論述,卻沒有看到任何檢討。

不要再用工程論來鋪排「水環境」的樣子;請轉個念,以「全方位的水環境」來思考對策。民間開始了前階段的「發現」,也開始中段的「發想與築夢」,政府官員們,請跟上吧!

 

《 陳淑樺(Sarah Chen) – 問(Questions about love) 》


《 陳淑樺(Sarah Chen) – 問(Questions about love) 》

作詞:李宗盛   作曲:李宗盛

誰讓你心動 誰讓你心痛
誰會讓你偶爾想要擁他在懷中
誰又在乎你的夢 誰說你的心思他會懂
誰為你感動

如果女人 總是等到夜深
無悔付出青春 他就會對你真
是否女人 永遠不要多問
她最好永遠天真 為她所愛的人

誰讓你心動 誰讓你心痛
誰會讓你偶爾想要擁他在懷中
誰又在乎你的夢 誰說你的心思他會懂
誰為你感動

只是女人 容易一往情深
總是為情所困 終於越陷越深
可是女人 愛是她的靈魂
她可以奉獻一生 為她所愛的人

只是女人 容易一往情深
總是為情所困 終於越陷越深
可是女人 愛是她的靈魂
她可以奉獻一生 為她所愛的人
可是女人 愛是她的靈魂
她可以奉獻一生 為她所愛的人

提高產肉率換來禽流感、暖化和污染? 中國工業化養雞的代價正浮現


http://e-info.org.tw/node/203844?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869f16899f-EMAIL_CAMPAIGN_2016_03_2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869f16899f-84956681

提高產肉率換來禽流感、暖化和污染? 中國工業化養雞的代價正浮現

 建立於 2017/03/29

作者:麥克唐納•米亞、周晚晴;翻譯:金艷

每年產出90億隻肉雞的中國養殖業,造成環境和氣候巨大的負擔。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雞肉和雞蛋生產國,每年飼養肉雞90億隻、蛋雞27億隻,產蛋量近5000億顆。中國人口數量龐大,個體消費疊加起來給環境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不過由於中國禽類養殖廠多為中、大型的「工廠化養殖場」,公眾沒有機會看到這些雞和養殖它們的代價。

值此雞年之際,中國是時候正視工廠化養殖和雞肉過度消費的真實成本了。

雞肉蛋白質吸收率高,被認為是全球廣泛食用的主要動物蛋白質來源,但它的水足跡卻相當大。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在中國開展的一項針對雞肉生產者的研究顯示,每飼養一隻肉雛(小雞)需耗水19.4公升,這就意味著中國90億隻肉雞每年耗水量高達1750億公升,相當於100萬北京居民一年的用水量。

中國90億隻肉雞每年耗水量高達1750億升,相當於100萬北京居民一年的用水量。圖為中山市家畜市場。圖片來源:Chris(CC BY-SA 2.0)
中國90億隻肉雞每年耗水量高達1750億升,相當於100萬北京居民一年的用水量。圖為中國中山市家畜市場。圖片來源:Chris(CC BY-SA 2.0)

然而,世界自然基金會的估計值還不包括飼料生產用水,而這往往是養殖業耗水的大頭。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飼料原料消費國,除了國內生產的之外,還嚴重依賴拉丁美洲、澳洲、東歐和美國的進口。2015年,美國大豆對中國出口總額超過100億美元,其榨油後剩下的豆渣被用來製作飼料。

中國生產的肉雞每隻平均產肉1.4公斤,美國的則是2公斤。為了提高產肉率,並降低資源耗用比例,中國正在加強集約化和工業化生產,這一舉動也帶來了一系列環境問題,其中最突出的問題就是動物糞便堆積、禽流感(同樣也困擾著美國家禽業)等傳染病肆虐、在常規養殖週期中過量使用抗生素、遺傳多樣性降低、以及動物福利惡化等。工業化生產同時降低了小型生態養殖者的競爭力,把他們擠出了市場。

全球禽、蛋產業年溫室氣體排放量為71億噸二氧化碳當量,約佔畜牧業總排放量的9% 。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禽肉和禽蛋生產國,其國內消費對全球排放總量有著重大影響。過度消費動物蛋白可導致肥胖、糖尿病和心臟疾病的發病率增高,尤其在城市地區,這一問題逐漸成為威脅中國醫療體系以及人民生活品質和壽命的一大挑戰。

養雞場造成的環境影響也開始引起公眾的關注。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開始購買生態友好的「綠色食品」,認為這種食品更有益健康和環境。這一消費需求也讓一些生產者開始採用有機散養法。一些政府機構也意識到了肉類生產造成的各種影響,開始鼓勵民眾控制肉類消費。

商界也行動了起來。商界名人維諾德·科斯拉、比爾·蓋茲、李嘉誠以及美國禽類企業泰森已經投資數千萬美元,開發以植物蛋白為成分的人造肉類和雞蛋替代品。

類似的變化自然是令人喜聞樂見,但我們還需更多利益相關方的行動,特別是政府決策者的參與,確保人們能夠正確認識和處理與動物產品生產消費相關的環境、社會以及公共健康成本。這樣一股合力,能否在這個雞年形成呢?

中國自美國大量進口大豆,榨油後剩下的豆渣被用來製作飼料。圖片來源:United Soybean Boar(CC BY 2.0)。

中國農業部預測,至少到2024年之前,雞肉和雞蛋消費還將進一步增長,同時雞肉生產也將向規模化轉變,且極有可能以工廠化養殖場為主。

透過提高技術和管理技巧能夠減少淡水消耗、完善廢物處理、減輕水污染、溫室氣體排放等環境影響;並且改善籠養封閉性和密集度過高的問題,降低流行病爆發的風險;減少不必要的對動物身體的粗暴對待,從而改善動物的生活條件,都是改善的方法。但產量不斷增加也意味著必須擴大飼料生產,這需要擴大大豆等飼料原材料的生產,從而導致森林和草原毀壞、化肥和殺蟲劑使用增加、淡水資源遭到污染。

中國政府能否意識到大規模工業化雞肉生產造成的後果,並採取行動確保負責任的生產,目前還有待觀察,中國有機會領導其他國家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中國政府應削減那些與農戶簽訂限制性合約(農戶需在合約期內按企業要求養殖)的大型肉類加工企業的補貼,加大對小規模家庭養雞場的扶持,幫助他們管理風險、與消費者建立聯繫,並加強廢物處理和水質量相關法律法規的執法工作。此外,政府還應該在學校、政府機關和其他大型機構內部推廣可持續的食品採購,切實執行減少肉類消費的相關政策。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中國須面對工廠化養殖真實成本〉

 

《 Hoagy Carmichael – Stardust 》


《 Hoagy Carmichael – Stardust 》

Sometimes I wonder
Why I spend the lonely nights
Dreaming of a song
The melody
Haunts my reverie
And I am once again with you
When our love was new
And each kiss an inspiration
Oh, but that was long ago
Now my consolation is in the stardust of a song
Beside a garden wall, when stars are bright
You are in my arms
The nightingale
Tells his fairytale
Of paradise, where roses grew
Though I dream in vain
In my heart, it will remain
My stardust melody
The memory of love’s refrain
Though I dream in vain
In my heart, it will remain
My stardust melody
The memory of love’s refrain
Songwriters
MITCHELL PARISH, HOAGY CARMICHAEL
Published by
Lyrics © Peermusic Publishing,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Trump presidency ‘opens door’ to planet-hacking geoengineer experiments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true-north/2017/mar/27/trump-presidency-opens-door-to-planet-hacking-geoengineer-experiments

Trump presidency ‘opens door’ to planet-hacking geoengineer experiments

As geoengineer advocates enter Trump administration, plans advance to spray sun-reflecting chemicals into atmosphere

A ring around the sun, is seen over Fort Lauderdale, Fla., Friday, May 17, 2002. The halo is a rare effect on the sun caused by a layer of ice crystals in the atmosphere refracting light from the sun.
A ring around the sun, is seen over Fort Lauderdale, Fla., Friday, May 17, 2002. The halo is a rare effect on the sun caused by a layer of ice crystals in the atmosphere refracting light from the sun. Photograph: Lou Toman/AP

Harvard engineers who launched the world’s biggest solar geoengineering research program may get a dangerous boost from Donald Trump, environmental organizations are warning.

Under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enthusiasm appears to be growing for the controversial technology of solar geo-engineering, which aims to spray sulphate particles into the atmosphere to reflect the sun’s radiation back to space and decrease the temperature of Earth.

Sometime in 2018, Harvard engineers David Keith and Frank Keutsch hope to test spraying from a high-altitude balloon over Arizona, in order to assess the risks and benefits of deployment on a larger scale.

Keith cancelled a similar planned experiment in New Mexico in 2012, but announced he was ready for field testing at a geoengineering forum in Washington on Friday.

“The context for discussing solar geoengineering research has changed substantially since we planned and funded this forum nearly one year ago,” a forum briefing paper noted.

While geoengineering received little favour under Obama, high-level officials withi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have been long-time advocates for planetary-scale manipulation of Earth systems.

David Schnare, an architect of Trump’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transition, has lobbied the US government and testified to Senate in favour of federal support for geoengineering.

He has called for a multi-phase plan to fund research and conduct real-world testing within 18 months, deploy massive stratospheric spraying three years after, and continue spraying for a century, a duration geoengineers believe would be necessary to dial back the planet’s temperature.

Geoengineers argue that such methods would be an inexpensive way to reduce global warming, but scientists have warned it could have catastrophic consequences for the Earth’s weather systems.

Scientific modelling has shown that stratospheric spraying could drastically curtail rainfall throughout Asia, Africa and South America, causing severe droughts and threatening food supply for billions of people.

“Clearly parts of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are very willing to open the door to reckless schemes like David Keith’s, and may well have quietly given the nod to open-air experiments,” said Silvia Riberio, with technology watchdog ETC Group. “Worryingly, geoengineering may emerge as this administration’s preferred approach to global warming. In their view, building a big beautiful wall of sulphate in the sky could be a perfect excuse to allow uncontrolled fossil fuel extraction. We need to be focussing on radical emissions cuts, not dangerous and unjust technofixes.”

Advertisement

A White House report on climate change research submitted to Congress in January called for the first time ever for research into geoengineering.

Within Republican ranks, former House speaker and Trump confidant Newt Gingrich was one of the first to start publicly advocating for geoengineering.

“Geoengineering holds forth the promise of addressing global warming concerns for just a few billion dollars a year,” he said in 2008, before helping launch a geoengineering unit while he ran the right-wing think tank American Economic Enterprise. “We would have an option to address global warming by rewarding scientific innovation. Bring on American ingenuity. Stop the green pig.”

US Secretary of State Rex Tillerson has also appeared to support geoengineering, describing climate change as an “engineering problem.” ExxonMobil’s funding of the climate denial industry is under investigation by attorney generals in the United States, but it’s less well known that ExxonMobil scientists under Tillerson’s reign as CEO were leading developers of geo-engineering technologies like carbon dioxide removal.

Asked about solutions to climate change at an ExxonMobil shareholder meeting in 2015, Tillerson said that a “plan B has always been grounded in our beliefs around the continued evolution of technology and engineered solutions.”

“We are not unalterably committed to doing the experiment,” said David Keith on Friday. “We’re headed down the road of doing that, but depending on what an advisory committee says and what we learn technically we’re certainly willing to stop. Our long term goal is to build a sustainable effort in solar geoengineering research that allows us to say more about ways it might actually provide public benefit.”

Critics like Riberio point out that those who don’t believe in human-induced climate change may still support geoengineering, which can be presented as a method to deal with the consequences of a warming planet without stopping the burning of fossil fuels.

The Harvard experiment may fly in the face of a moratorium on geoengineering adopted in 2010 by 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 which was reaffirmed in December in Mexico. The United States is one of the few countries to not ratify the UN convention, creating a potential loophole for experiments.

The experiment’s site in Tucson, Arizona may also invoke issues of jurisdictional controversy with Mexico – stratospheric winds can blow up to 200 miles per hour, and the border is only 75 miles away.

Other geoengineering experiments like cloud whitening may go ahead in the United States, as well as experiments supported by the governments of China and Russia, though both are signatories to the UN moratorium.

Since you’re here …

… we’ve got a small favour to ask. More people are reading the Guardian than ever, but far fewer are paying for it. Advertising revenues across the media are falling fast. And unlike many news organisations, we haven’t put up a paywall – we want to keep our journalism as open as we can. So you can see why we need to ask for your help. The Guardian’s independent,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takes a lot of time, money and hard work to produce. But we do it because we believe our perspective matters – because it might well be your perspective, too.

If everyone who reads our reporting, who likes it, helps to support it, our future would be much more secure.

 

狂人新政? 川普為「地球工程」實驗開第一槍


http://e-info.org.tw/node/203861?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869f16899f-EMAIL_CAMPAIGN_2016_03_2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869f16899f-84956681

狂人新政? 川普為「地球工程」實驗開第一槍

 建立於 2017/03/30

本報2017年3月30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環團警告,主導全球最大規模太陽能地球工程研究的哈佛科學家,可能獲得美國總統川普的支持,進行具爭議性的實驗——將硫酸鹽顆粒灑入大氣,反射太陽光輻射回太空,以降低地球溫度。

哈佛大學公共政策與應用物理學教授凱斯(David Keith)和克茲(Frank Keutsch)希望2018年前後能在亞利桑那州實測,從熱氣球上灑硫酸鹽顆粒,評估大規模實作的利弊。

凱斯曾取消原訂2012年在新墨西哥州進行的類似實驗,但24日再度在華盛頓地球工程論壇上宣布準備實測。

地球工程飽受爭議。圖片來源:Truthout.org(CC BY-NC-SA 2.0)

地球工程在歐巴馬任內未獲太多青睞。隨著川普上任,地球工程支持者入閣,發展太陽能地球工程的聲量也越來越大。

川普的環保署交接幕僚施奈爾(David Schnare)一直以來遊說美國政府和參議院支持地球工程。他呼籲建立多階段計劃以資助18個月內進行實測、三年後部署大面積平流層噴灑裝置,並持續噴灑一個世紀。地球工程學家認為唯有如此才能控制暖化,而且並不昂貴。不過其他科學家警告,這可能嚴重影響地球的天氣系統。

科學模擬顯示,在平流層噴灑硫酸鹽可能大幅減少亞洲、非洲和南美的降雨,導致嚴重乾旱,威脅數十億人的糧食供給。

「很明顯地,川普內閣裡有人很願意為凱斯瞻前不顧後的計畫開路,而川普也很可能默許,」非政府科技監察組織ETC Group成員利柏里歐(Silvia Riberio)說,「川普政權很可能偏好以地球工程解決暖化問題,這很令人憂心。他們認為在天空建一道長城就有理由無限開採化石燃料。我們應該把重心放在大幅減碳,不是危險又不正當的技術。」

今年1月白宮交了一份氣候變遷研究報告給國會,呼籲啟動首次地球工程實驗。

川普支持者、前眾議院議長金瑞契(Newt Gingrich)是公開支持地球工程的人士之一。

「地球工程一年只要花幾十億美元就能解決全球暖化問題。」2008年金瑞契這麼說。隨後他在主持右翼智庫美國經濟企業(American Economic Enterprise)的同時,設立一個地球工程單位。

2010年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決議停止地球工程,去年12月墨西哥生物多樣性大會重申這個決議,而哈佛的實驗完全反其道而行。美國是少數沒有批准生物多樣性公約的國家之一,為地球工程實驗開了一個漏洞。

實驗地點亞利桑那州土桑,距離美墨邊境僅75英里,但平流層風速一小時可達200英里,實驗可能引發美墨管轄權爭議。

雲層白化等其他地球工程實驗,隨後也可能在中國和俄國的支持下在美國進行,雖然中俄兩國都有簽署聯合國的停止地球工程決議。

參考資料

作者

蔡麗伶(LiLing Barricman)

In my healing journey and learning to attain the breath awareness, I become aware of the reality that all the creatures of the world are breathing the same breath. Take action, here and now. From my physical being to the every corner of this out of balance’s planet.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 Sophie Tucker – After You’ve Gone 》


《 Sophie Tucker – After You’ve Gone 》

Now won’t you listen honey while I say
How could you tell me that you’re goin’ away?
Don’t say that we must part
Don’t break your baby’s heart

You know I’ve loved you for these many years
Loved you night and day
Oh, honey baby, can’t you see my tears?
Listen while I say

After you’ve gone and left me cryin’
After you’ve gone there’s no denyin’
You’ll feel blue, you’ll feel sad
You’ll miss the dearest pal you’ve ever had

There’ll come a time, now don’t forget it
There’ll come a time when you’ll regret it
Someday, when you grow lonely

Your heart will break like mine
And you’ll want me only
After you’ve gone
After you’ve gone away

After you’ve gone and left me cryin’
After you’ve gone there’s no denyin’
You’re gonna feel blue
And you’re gonna feel sad

You’re gonna feel bad
And you’ll miss and you’ll miss
And you’ll miss the bestest pal you ever had

There’ll come a time, now don’t forget it
There’ll come a time when you’ll regret it
But baby, think what you’re doin’

I’m gonna haunt you so
I’m gonna taunt you so
It’s gonna drive you to ruin
After you’ve gone
After you’ve gone away

參與式保障系統:消費者化身查驗員 決定友善農業價值


http://e-info.org.tw/node/20387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869f16899f-EMAIL_CAMPAIGN_2016_03_2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869f16899f-84956681

參與式保障系統:消費者化身查驗員 決定友善農業價值

 建立於 2017/03/30

本報2017年3月30日桃園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人們每天食用農產品,卻未必瞭解農業生產狀況,尤其是友善環境農法的支持者,比一般消費者又更熱切想認識現場;現在不妨化身查驗員,透過「參與式保證系統」(Participatory Guarantee Systems,PGS),親訪生產基地,決定友善環境的農場該怎麼樣。

位於桃園市復興區的「農山塾」,最近提出綠保標章申請,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受理之後,便以參與式保證系統進行檢驗;為了幫助社會大眾了解參與式驗證的精神,再於上週五(24日)舉辦示範場,邀集農民、學者、市集以及消費者代表,前往農場實地勘驗。

參與PGS機制的農山塾。照片提供:農山塾。
參與PGS機制的農山塾。照片提供:農山塾。

參與式驗證 跟著農民體驗農業之路

「農山塾」是取山中的農業學校之意,希望把農業的文化找回來,農場主邱榮漢是當地人,也是農家子弟。他說,以前都要幫忙家裡務農,小時候照顧綠竹筍,是拿著特製的巨型「棉花棒」沾藥塗竹節,每次塗完都有噁心感,至今仍印象鮮明,因此對農業沒有好感,下定決心不務農。

大學階段刻意選擇到屏東科技大學就讀,就是為了遠離家鄉。由於學建築,有一次參與慈心舉辦的建築營,接觸了雲林古坑有機農場,注意到新農業的可能性,這才重拾農業生產的念頭。

他家裡雖有農地,但歷經幾代祖先分家土地分割,使得農地破碎而零散,此次申請綠保標章的農地,是他2016年承租下來,和朋友一起經營的農地,就是希望能有較完整的農地生產作物。接近4公頃的土地,有3/4土地進行生產,1/4則規劃為休閒型態,以舉辦認識土地、農業、環境教育為主的活動、營隊為主,如山林體驗、建築營等。

跟著邱榮漢走訪農地,他種植的作物包括短期葉菜、瓜果、竹筍等作物,也計畫栽種果樹;由於之前此地使用慣行農法,在整地過程,翻出不少廢棄的塑料農業資材,如塑膠袋、肥料袋、管線。

「整地的過程不時翻出塑料覆蓋物,每翻出一次就讓這些覆蓋物更碎裂、難處理。」他在整地過程還發現整個園區充滿噴藥管線,可想像過去全面性噴灑農藥的光景。

田埂的邊邊角角則藏有各式各樣的「阿比」、含酒精成分的瓶罐,都是農友工作期間的飲料。前人留下來的這些廢棄物,他不得不面對,雖然這一年來,他和夥伴已經盡力清除,但仍隨地可見。他不無挫折的說,可能由於是租地,使用者不重視這些廢棄物的處理,就只是掩埋、眼不見為淨。

當問到要不要列為優先處理?他說,清垃圾往往花掉很多時間心力、稀釋了可耕種人力,耕種過程屢屢因機器捲到這些廢棄物而停擺。因此只能慢慢清理,清多少算多少。

農山塾參與慈心推動的PGS機制
邱榮漢帶著消費者走訪生產地。照片提供:農山塾。

野生物防治有心得 讓鳥吃蟲比噴藥好

幾乎是和自然環境鑲嵌在一起的農地,不但景觀宜人,也吸引不少野生動物前來,邱榮漢說,夏天蛇類多,天氣好有猛禽飛翔。野兔喜歡吃葉菜苗,影響葉菜類作物收成較為顯著,但他仍在觀察,他認為遊客若到農場看到野兔的足跡,也許就是一種觀光財。

「農場搭配休閒的功能,若小朋友來看到野兔,也是很好的學習。」反倒是山豬對芋頭的影響讓他頭痛。邱榮漢務實地承認,雖然保育野生物,但也須顧及生活生計,這個時節適合種芋頭,接下來夏季種南瓜,非常吸引山豬,但總不能不做任何阻隔,只讓野生動物飽食一頓就走。「最後我活不下去、撤出這塊田地,換其他農民,不見得對牠們更友善。」防治方法煞費苦心。

另外,他觀察到會吃蟲的鳥,都是體型莫約麻雀一般大小的小鳥,牠們會吃高麗菜裡的幼蟲,不過,牠不是從路邊的樹飛入田區覓食,而是先停留菜園旁的草叢,看到高麗菜裡的蟲,立即飛過去吃掉再飛回草叢。他因此體會了菜園邊要留讓鳥類隱蔽又可伺機行動之處。

「鳥類比噴蘇力菌更好用。」邱榮漢分享心得,蟲的世代是一星期,即使蘇力菌噴一個禮拜,也無法確定能完全防治,但鳥就不同了!「之前整地都會把草除乾淨,發現這事實之後,就盡量保留,不特別處理,只會處理類似芒草之類的草類。」

查驗四步驟 共同實踐有機農業的理想

參與式保證系統讓消費者、通路商、學者、農民同儕有機會見證產地實況,一起決定有機農業的標準。走訪農場是標準流程中其中一環,討論的題材最豐富。整個查驗行程一開始是行前會議,接著才是走入農場實地訪查,之後會有針對現場資訊討論的總結會議,最後的決定會議上,成員們必須對查驗結果決議同意或不同意。

每一位參與成員事前必須簽屬行為準則聲明書,要求遵守以公正之態度執行查證任務、不能故意溝通不實或誤導訊息,使得任何查證或相關程序有所妥協、對於參與過程取得的資料保密、行為不能損及查證過程的可靠度;農民申請書副本也須於離開前交還主辦單位,不能帶走或洩漏資料。

行前會議主要是校對申請書,由主持人說明此次訪查的流程以及原則,並帶著成員檢視一遍農民申請書,逐項說明確認每位成員接受的訊息是一致的。

實地訪查則由驗證單位提供訪查紀錄表,將訪查過程觀察注意事項分為五個部分,從農場休息室開始就展開查驗,每部分再細分一些項目,以問句的方式供查驗者參考。例如:「當你走進這個農場」部分,14項提示中包括「詢問農場主人如何利用輪作來減少病蟲害發生?他是否有一套策略或是原則來實施?」這類具體的問句,幫助查驗者掌握查驗的重點。逐項查驗說明之後,查驗者必須就每個項目回答是或不是屬於綠保標章合格的項目。

在決定會議上,有些消費者代表仍對回答可以或不可以有疑慮,擔心背景資料以及知識不足做成決定。主持人提醒與會者,雖每個人難免帶著主觀性看待查驗項目,過程中可能衍生更多問題,但是這些都可接受;整個查驗過程鼓勵成員有任何疑惑,就直接和農民討論,在總結會議上仍可將這些疑問與同行的查訪人員討論。

GPS查驗現場。攝影:廖靜蕙。

綠保標章:重視生產的社會責任 符合生態系的防治野生物

慈心基金會課長陳榮宗接受採訪時表示,綠保標章以「參與式保證系統」檢驗勢在必行,3月起已在各地試辦。查驗流程有90%參照IFOAM(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的標準,10%依據台灣的特性做調整。舊農友綠保證書期滿,會告知改為PGS檢驗方法,若農友適應上有問題,會另案討論。他希望農友都能接受這套方式。

至於查驗者須要具備那些條件?陳榮宗表示,民眾報名查驗員後,基金會會電話訪談,確認報名者是否認同綠保標章的精神;之後必須參與課程,對於不認識綠保標章的消費者會有2~6小時的課程解說,包括瞭解查驗的表單和內容;課程結束還須通過考核。

此次安排的對象,屬於青年農友,具有指標性;參與式保證系統檢驗方式在台灣執行過程,也將不斷滾動式調整。

綠保標章有時被解讀為只關心野生動物、不顧農民生計,陳榮宗澄清,並非如此,而是在野生動物防治上鼓勵使用符合生態循環的方法,而非不可恢復的化學性、殺戮這類的防治方法;因此一些有機資材還是可以使用,只是必須考慮對生物以及生態的影響。

陳榮宗解釋,IFOAM或國內的有機驗證,都沒有針對野生動物防治規範。有機四大原則中的謹慎(CARE)原則,則是提醒農友使用任何方法、技術時,必須考慮後果。

林務局計畫以補助電牧器使用,減少野生動物造成農業損害,主要目的是遏阻野生動物不要靠近;陳榮宗表示,既然保育主管機關認同,綠保標章也同意使用,只是在計畫中,仍須說明用途、範圍、電量等,確認能正確使用、不傷害野生動物。

陳榮宗說,目前綠保標章涵蓋各個層面的農友,從最基本的生產型到自然農法、休閒型農業都有,並非不重視生產價值,只要符合棲地保護到利益周遭的動物,就歡迎農友前來申請,共同實踐有機3.0的理想──多一點有機,少一點慣行。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

 

《 Jelly Roll Morton – Dead Man Blues 》


《 Jelly Roll Morton – Dead Man Blues 》

When they begin the beguine
It brings back the sound of music so tender,
It brings back a night of tropical splendor,
It brings back a memory ever green.
I’m with you once more under the stars,
And down by the shore an orchestra’s playing
And even the palms seem to be swaying
When they begin the beguine.
To live it again is past all endeavor,
Except when that tune clutches my heart,
And there we are, swearing to love forever,
And promising never, never to part.
What moments divine, what rapture serene,
Till clouds came along to disperse the joys we had tasted,
And now when I hear people curse the chance that was wasted,
I know but too well what they mean;
So don’t let them begin the beguine
Let the love that was once a fire remain an ember;
Let it sleep like the dead desire I only remember
When they begin the beguine.
Oh yes, let them begin the beguine, make them play
Till the stars that were there before return above you,
Till you whisper to me once more,
“Darling, I love you!”
And we suddenly know, what heaven we’re in,
When they begin the beguine

中市區域計畫政策環評作結 農地工廠輔導以群聚地優先


http://e-info.org.tw/node/203865?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869f16899f-EMAIL_CAMPAIGN_2016_03_2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869f16899f-84956681

中市區域計畫政策環評作結 農地工廠輔導以群聚地優先

 建立於 2017/03/29

2017年3月29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環保署環評大會今(29日)完成「台中市區域計畫」政策環評,對農地違規工廠的處理政策也提出建議,包括「不以完整的農業用地作為輔導未登記工廠遷移與處理」、「優先就群聚地區進行整體規劃」等。

雖然即將遭國土計畫取代,台中市政府仍繼續進行區域計畫的審議,29日經環評大會確認後,政策環評的程序即告完成。至於內政部區域計畫委員會的部分,也已在本月24日完成第8次的小組審查,待區委會大會確認後,該計畫即可核定公告。

《國土計畫法》上路後,繼續做區域計畫的地方政府僅有新北市與台中市,因此在政策環評和區委會審議程序中,審查委員不時肯定中市府勇於接受挑戰,也認為這個經驗將來可轉換做為國土計畫,這兩市的進度將會領先其他縣市。

2017-03-29_06-38-36
29日環評大會完成台中市區域計畫政策環評。賴品瑀攝。

台中市府在區域計畫中提出,將以神岡、大里樹王、十九甲與塗城等三處的擴大都市計畫,來納入方圓5公里內列管未登記工廠。目前神岡有列管未登記工廠43家、全部未登記工廠約300家;大里樹王有列管未登記工廠207家、全部未登記工廠約1450家;十九甲與塗城有列管未登記工廠80家、全部未登記工廠約560家。

台中市府不但喊出「5年內沒有完成進駐產業園區的未登記工廠將依法拆除」,更提出「原違規工廠遷出後,6個月內要將原農地恢復農用」。但對於如何達成,環委們卻相當質疑,因為工廠遷出後,也許還需要進行整治,如何半年就恢復農用?因此大會也要求中市府再將可行性納入考量,以免框列過多農地變更使用,造成違規使用就地合法及污染農業生產環境的疑慮。

環署副署長詹順貴表示,務實來看,這些未登記工廠的確不可能全部都要拆,但重要的是,不要重複污染農地,「不能為了輔導他而破壞了另一塊農地」。因此大會建議,不宜另行規劃使用完整農業用地,而是要優先就群聚地區進行整體規劃的配置構想。

經過經濟部的盤點後,2020年台中市的產業用地為146.54公頃,台中市府則再依照產創條例規定的「40%公共設施」,合計提出產業發展需求244公頃,但這一點經濟部工業局有異議,指出他們所提出的146.54公頃,說的是產業用地及公共設施面積兩者合併,要求中市府再釐清,或是再與中部其他縣市協調。

而此舉也顯示仍有可能對農地進行變更,面對中市府提出要從屬「農三」的農地優先來變更,農委會代表連忙指出,「即便列為農三,也不能隨便改。」「農地的分級分類不是為了變更。」農委會強調,真要變更應該優先使用已經遭受污染的農三,環委劉小蘭也強調,農地變更是不可逆的,應該要有妥善討論。

因此,環評大會做出建議,農地轉用原則「主要以生產環境受外在因素干擾的第三種農業用地為首選」,並強調農業用地變更得要對合理性、必要性等提出說明。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Sophie Tucker – There’ll Be Some Changes Made 》


《 Sophie Tucker – There’ll Be Some Changes Made 》

(Billy Higgins/W. Benton Overstreet)

For there’s a change in the weather, there’s a change in the sea,
So from now on there’ll be a change in me.
My walk will be different, my talk and my name,
Nothing about me is going to be the same.
I’m going to change my way of living if that ain’t enough,
Then I’ll change the way I strut my stuff
Cause nobody wants you when you’re old and gray.
There’ll be some changes made today, there’ll be some changes made.

For there’s a change in the fashions, ask the feminine folks,
Even Jack Benny has been changing jokes,
I must make some changes from old to the new,
I must do things just the same as others do.
I’m going to change my long tall Mama for a little short fat,
Going to change the number where I live at.
I must have some loving or I’ll fade away.
There’ll be some changes made today, there’ll be some changes made

新的農地違章工廠拆不掉? 張景森:把我加入共同舉報人


http://e-info.org.tw/node/203754?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869f16899f-EMAIL_CAMPAIGN_2016_03_2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869f16899f-84956681

新的農地違章工廠拆不掉? 張景森:把我加入共同舉報人

 建立於 2017/03/29

本報2017年3月29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蔡英文去年2月拜訪彰化頂番婆,釋出「田園化生產聚落」解決當地農地工廠問題。行政院政委張景森於本月17日主動邀請關心農業與環境的團體,針對規劃中的彰化頂番婆田園化生產聚落方案進行意見溝通。

據了解,雙方在遏止農地炒作與拆新建農地工廠上達成共識,但在方法與執行上還有歧異。張景森表明蔡政府已承諾任內不允許新建農地工廠,但會中環團拿出近日彰化頂番婆正在搶建中的農地工廠照片,據轉述,張景森當場回應,「把我加入共同舉報人」,並邀立委蔡培慧等人加入舉報。

20170327 環團揭露違章工廠新建中
彰化頂番婆的違章農地工廠興建中 。圖片來源:地球公民基金會。

520後新建農地工廠即報即拆? 落實仍有困難  張景森自願當舉報人

彰化鹿港的頂番婆地區是國內水龍頭等水五金產業的重要聚集地,經濟產值高,但許多工廠卻都是占用農地的違章工廠。去年二月,蔡英文當選後隨即拜訪當地,據中央社報導,蔡英文與業者座談後,時任蔡英文政策辦公室執行長的張景森轉述會議結論,說明將在頂番婆規劃「田園化生產聚落」。針對外界長期質疑「田園化生產聚落」是農地工廠就地合法,現在負責行政院農地工廠政策的政委張景森17日特邀環保團體、農業團體、立委等說明「田園化生產聚落」政策。

據參與該次會議的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秘書長陳瑞賓轉述,雖然內政部、經濟部於會中提出田園化生產聚落的規劃說明,但張景森強調該規畫尚未定案,因此當天討論著重在農地工廠的處理原則。雙方在拆除新建農地工廠及遏止土地炒作上都有共識,具體細節上還有分歧。

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認為,討論田園化生產聚落前,要先釐清解決農地工廠拆不掉的舊問題。她於會中指出公務人員長期怠惰,地方政府不拆農地工廠的問題要先解決。

陳瑞賓說當天張景森重申小英政府已承諾2016年520後的違章農地工廠都要即報即拆,環團也同意數量龐大,需要分批執行,但不是讓520以前的農地工廠合法化,只是在順序上,520後新建的優先處理。此點已獲得張景森確定。

20170329
行政院政委張景森。 圖片來源:本報資料照。

但即使是這樣,可能都做不到。陳瑞賓說,當天地球公民基金會拿著三張正在興建中的農地工廠照片,說明政策落到地方,地方政府根本不拆除。張景森隨即說要當共同舉報人,蔡培慧等人隨後也同意一起舉報。張景森也表明,會再去跟縣市首長溝通。

工業用地可以比農地便宜? 概念好但可行性未定

台灣農村陣線成員許文烽表示,當天張景森有說明未來小型產業園區一定是農地工廠挑密度高的地區,並盡量朝只租不售的方向進行。

許文烽說,現在工廠搶用農地,就是看上農地價格低廉。張景森提出新概念,就是讓工業土地成本低於農地土地成本,杜絕工廠往農地發展的誘因。雖然這一點當場被質疑可行性,但如果真的能做到,不失為一個好的方向。

許文烽對於政院能在政策定案前與民間溝通表示肯定。他認為過往先閉門規畫,公布後引發民間激烈反彈的模式,反而要付出更高的社會成本。

 

《 Sophie Tucker – Some Of These Days 》


《 Sophie Tucker – Some Of These Days 》

Some of these days
You’ll miss your honey
Some of these days
You’ll feel so lonely

You’ll miss my hugging
You’ll miss my kisses
You’ll miss me, honey
When you go away

I feel so lonely
Just for you only
For you know, honey
You’ve had your way

And when you leave me
I know you’ll grieve me
You’ll miss your little honey
Some of these days

爭議水庫計畫復活 環團批:前瞻建設根本愛台12項翻版


http://e-info.org.tw/node/203838?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869f16899f-EMAIL_CAMPAIGN_2016_03_2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869f16899f-84956681

爭議水庫計畫復活 環團批:前瞻建設根本愛台12項翻版

 建立於 2017/03/29

本報2017年3月29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行政院上週推出「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要砸下8800億作軌道、水環境、城鄉、數位、綠能等五項建設,但卻遭環團痛批根本是馬政府「愛台12建設」的part 2,卻一點都不前瞻。

29日上午環團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台灣環保聯盟等多個環團前往行政院抗議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抨擊當中的不當規畫,將造成債留子孫與國土破壞的反效果。尤其在水環境一項,不少是原先充滿爭議的舊計畫復活,根本只是接續愛台12建設,卻不見所謂前瞻。

環團認為,與其大舉進行水泥化硬體建設,應該正視空污、水污的治理,以及生態保育等都更為需要這一筆錢。

2017-03-29_01-26-14
多個環團出面批前瞻建設,認為沒有前瞻,根本只是愛台12項part 2。賴品瑀攝。 

愛台12建設為馬政府時期計畫,當時預計要以3兆9900億元,建設包括交通、高雄自貿港、桃園航空城、農村再生等計畫,在水資源相關部分,則有防洪治水、下水道建設兩項。

舊爭議水庫計畫復活 環團反對以特別預算處理

水環境建設的經費合計約2507億,包括大安大甲水源聯合運用工程、曾文南化聯通管、天花湖水庫、雙溪水庫及水庫集水區工程等都在前瞻計畫內。水資源聯盟學術委員張豐年指出,這些都是長期以來遭民間反對的水資源開發工程。

況且,每一個工程的預算都超過百億,水資源聯盟主任粘麗玉強調,這些又非防災急迫,不該以特別預算來編列,應該回到原本的一般預算。粘麗玉以台南玉峰堰的解編為例,民間相當反彈,也好在先前錢不夠做,如今卻因為有特別預算而要動起來,但是因此獲利的只有統一夢世界案、南科專管等,大台南地區居民用水的水質水量卻反受影響,是替財團護航開發。

張豐年也舉彰化烏溪鳥嘴潭人工湖開發案,指出此舉為了增加自來水的供應,將大舉徵收283公頃的土地衝擊當地農民,且鳥嘴潭人工湖、鳥嘴潭淨水廠分別需要222、130億的經費。但張豐年認為,供水計畫應該要以農業為主、自來水為輔,並妥善運用既有淨水廠設施,才是有效補充當地地下水的作法。

看守台灣理事長劉志堅也批,前瞻計畫中有五個水庫工程獲改善,但其中美其名「生態水庫」、「水環境建設」,卻往往就是蓋水庫的另一個名字。況且,河川、區域排水、海堤整治,仍是太多水泥化、堆消波塊的作法,應該改採生態工法,或讓自然穩定回復即可,加強集水區的治理,比建設更多的硬體重要。

環團:因應氣候變遷、永續發展才是叫前瞻

「屍塊不可能拼出來健康的身體。」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楊國禎批判前瞻計畫拼拼湊湊,卻不見整體規劃。真要有前瞻,應該對過去數十年的過度開發有所檢討,並且提出國土復育及瀕危物種的保育計畫。

台灣環盟秘書長陳秉亨提醒,真正的前瞻應該是因應氣候變遷、朝向永續發展,但目前的計畫卻是有不少違背這些原則的,恐怕只會帶來反效果。例如還是大舉提出公路交通建設,不但製造大量碳排放,與減碳的目標相反,而且說是要縮小城鄉差距,但是從過去經驗來看,越是開路越是讓人口更快速離開,而且造成地價飆升。

這些環團要求,應該要廣邀各界開聽證會來討論,包括環境生態、空污改善、歷史文化、農村發展、社福長照、永續觀光都應該納入考量,以免步入愛台12建設的後塵。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Previous Older Entries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