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想想】一樹還是一林?三百年老榕樹守護清水|《溫度》月刊


乘著海風,來到清水海濱里(塭仔寮),穿過一條又一條的鄉間小路,咦!怎麼有棵樹一直依傍在這彷彿田野畫作的風景裡呢?原來是棵見證清水海濱里歷史的老榕樹啊!午後時分,許多在地居民來到老榕樹下泡茶、聊天,談著近期社會上發生的事情,說著曾經一同有過的記憶,談天說地,徐徐的海風彷彿也參與了他們的悠閒時光。

【台中想想】一樹還是一林?三百年老榕樹守護清水|《溫度》月刊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66

【台中想想】一樹還是一林?三百年老榕樹守護清水

人氣指數: 125
友善列印版本

榕樹、海風、在地人

乘著海風,來到清水海濱里(塭仔寮),穿過一條又一條的鄉間小路,咦!怎麼有棵樹一直依傍在這彷彿田野畫作的風景裡呢?原來是棵見證清水海濱里歷史的老榕樹啊!午後時分,許多在地居民來到老榕樹下泡茶、聊天,談著近期社會上發生的事情,說著曾經一同有過的記憶,談天說地,徐徐的海風彷彿也參與了他們的悠閒時光。

什麼是老樹?

何謂「老樹」?其實要成為老樹是有一定條件的,根據前省政府農林廳規定老樹所需的條件有:(一)樹幹直徑1.5公尺以上或從地面算起1.3公尺處的胸圍達4.7公尺。(二)樹齡在100年以上者。(三)具有地方特性、歷史性或有學術研究價值的樹種。(四)只要達到以上任一條件的樹,就可以被稱之為「老樹」。以上述條件來看,海濱里老榕樹絕對能夠成為「珍貴老樹」,一樹成林的現象更可說是彌足珍貴。

一樹成林的壯觀畫面。

今,不如昔

「阿伯,你們以前小時候也會在榕樹旁邊玩耍嗎?」我用台語問著,「對啊!以前我們都在前面這裡跑來跑去!」阿伯們回答著,並開始娓娓道來老榕樹與他們之間的回憶:「以前還會牽牛來這裡散步。」有位阿伯手比著老樹前的空地這麼說著。

老榕樹鄰於海濱里信義公廟旁,另一位阿伯指著廟說道,興建信義公廟時,老榕樹早已存在,「不過關於老樹的由來和歷史就不太清楚了,真的太久遠了」阿伯說。

「而且以前這棵樹比現在更大!」阿伯起身並大動作的比劃著,以前因為要將附近的土地填平改成水泥來建造活動中心、涼亭,因此當時把部分的旁枝處理掉,十分可惜。

經過在地居民一句接著一句地敘述著,從分享的內容當中,深深感受到老樹與他們的連結和情感,老樹就像是長輩、也像是朋友,一同經歷了好多好多回憶,是兒時的玩伴,更是一直守護在身旁的朋友,這不僅是一棵珍貴的老榕樹,更是見證清水記憶、守護清水歷史的300年老榕樹。

在老榕樹下乘涼的在地居民。

不變的守護 

曾幾何時,我們不再放慢腳步觀察周遭事物,不再願意花費時間與大自然對話,反而年幼的時候,因為充滿著好奇心,總是細心地觀察著家裡附近的花草、植物,如果有新的發現,就可以開心一整天;但是隨著年紀的增長、課業的忙碌,我不再和那些陪伴我長大的植物們互動,你我都有著同樣的經驗嗎?有多久沒有關心那些默默陪伴你我身旁的它們,只要你願意停下腳步回頭看看,就會發現它們一直都在,守護清水300餘年的海濱里老榕樹亦是如此,值得你我去關心,並一同紀錄下它那壯觀的樣貌,讓此清水秘境生生不息。(文、圖 / 林思妤)

 

[老榕樹。小檔案]
地點:台中市清水區海濱里(海濱社區活動中心旁)
樹齡:300餘年

(本文出自溫度月刊2017年1/2月號,經該刊同意轉載。刊物出版於https://issuu.com/takeyouflying(link is external)

 

Advertisements

【書摘】天猶未光:二二八事件的真相、紀念與究責|陳儀深


在民進黨失去政權後,有幾位在紀念基金會做事的人,邀集一些比較常聯絡的家屬,共同組織了「二二八關懷總會」。張炎憲在我之前已當了兩屆理事長,他是開始用「非家屬身分」任職的第一人,因為他們認為家屬都年老了,而且新一代的也不見得能承擔,所以就讓學者來做領導。張炎憲之後換我接任,現在是交給政大台史所所長薛化元。在我任內,最重要的事就是籌辦「共生音樂節」。

【書摘】天猶未光:二二八事件的真相、紀念與究責|陳儀深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68

【書摘】天猶未光:二二八事件的真相、紀念與究責

人氣指數: 91
友善列印版本

書名:天猶未光:二二八事件的真相、紀念與究責(link is external)
作者:陳儀深
出版社:前衛出版
日期:2017/02/22

《天猶未光:二二八事件的真相、紀念與究責》書封

1991年,由台美文化交流基金會、現代學術研究基金會所主辦的二二八學術研討會,是解嚴之後第一次那麼大規模探討二二八的學術研討會。其中我發表的論文〈論台灣二二八事件的原因〉是我第一篇研究二二八的作品,後來還被收錄在《台灣史論文精選》。這篇文章是1991年夏天我在美國史丹佛大學進修,利用該校的東亞圖書館(East Asian Collection)的資料,包括戰後初期的報章雜誌所寫,由於身在異國、萬緣放下、全心投入,所以那幾個月的閱讀和寫作,感覺好像親身經歷了二二八。

賴澤涵、馬若孟(Ramon H. Myers) 的《悲劇性的開端:台灣二二八事變》正好在同年出版,我就是在史丹佛大學校園的書店買來讀的,不久就寫了一篇書評,寄回來給《自由時報》發表。在文中我批評該書對二二八的核心觀點是copy國民黨的官方觀點,例如說處委會提出“more and more radical"的要求,所以蔣介石才派兵鎮壓,我認為這是謊言,因為二二八處理委員會是3月7日才提出「32 條處理大綱」,可是我們從檔案可以知道蔣介石最慢在3月5日就下令派兵了。而蔣介石在3 月10 日「總理紀念週」第一次公開談二二八事件就是這麼定位的:「不料上星期五(七日)該省所謂『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突提出無理要求,⋯⋯此種要求『已踰越地方政治之範圍』⋯⋯故中央已派軍隊赴台灣⋯⋯」,這就是《悲劇性的開端》所指的—把派兵的理由和處委會的「踰越」要求扣連起來,明顯是copy 蔣介石的觀點。可見我們如果平心閱讀原始資料,很容易可以對事件的因果、經過把握梗概,不會被一些政治宣傳迷惑。

就我的二二八研究經過而言,相當程度是與九○年代的台灣政治社會情勢發展有關。九○年代是李登輝總統主導的「改革開放」時代,每年二二八的紀念活動中,研討會是一個很重要的紀念方式。例如二二八50週年時,有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台灣歷史學會與陳水扁執政的台北市政府舉辦的「二二八事件50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當中我也有發表〈再探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關於其政治立場與角色功能的評估〉。我記得我對處理委員會的評價是比較中性的,有功有過,我認為他們已經盡量做到最好了;我不贊成用一種教條式的觀點,以為「半山」都是壞人,或是認為處委會進行談判就是「妥協路線」,必須是武裝路線才是進步的,這些說法都流於情緒,不是我們學者寫歷史的適當態度。我對處委會的評價是他們已經盡了力,並且有站在台灣人的立場,像擔任台灣省參議會副議長的李萬居等等公職們,雖然也算是「官方」,可是他們到底是要站在台灣人立場,還是官方立場?我認為在當時情勢下,他們主要還是站在台灣人的立場,所以他們才會一起拿「32 條處理大綱」去給陳儀,陳儀沒看完就生氣地丟到地上;此外,李萬居要不是有陳儀保他,不然就被別的系統抓走了。當我在說這個的時候,不免相對會批評到蔣渭川。蔣渭川當時和處理委員會針鋒相對,他在電台廣播一方面號召群眾,一方面攻擊處理委員會,若從「運動倫理」而言,這是不好的!可是我這樣說不免就得罪蔣渭川的家屬。果然蔣渭川的一位女婿就在討論會上怒指我怎麼可以講「半山」也有好人云云,當時我「年輕氣盛」,就嗆回去了。我說拜託,現在是學術研討會,這裡不是街頭,要講證據、講邏輯才是尊重這個場合。這是讓我印象深刻的一次二二八研討會。

後來我也參與好幾次研討會,包括責任歸屬報告的撰寫、參與60週年高雄市文獻委員會主辦、許雪姬等人幫忙籌畫的「紀念二二八事件60週年學術研討會」,以及在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舉辦的「二二八事件60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發表〈族群衝突、官逼民反與報復屠殺—論二二八事件的性質定位〉,探討二二八是不是一種鎮壓屠殺?我寫這些論文其實是有著隱含的計劃,湊起來可以是有意義的結構,希望可以成為一本涵蓋二二八原因、經過、南京政府的處置,以及事件性質定位的專著。

九○年代以來,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常以舉辦研討會的方式來紀念二二八,基金會最重要的一件事莫過於出版《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關於責任歸屬研究報告,我負責撰寫〈第三章:南京決策階層的責任〉,我的結論是蔣介石應該要負最大的責任。也因為這樣曾被蔣孝嚴控告,說是汙衊他的先人,就把基金會董事長陳錦煌、研究報告的總召集人張炎憲與我(撰稿人)共三人告上法庭,而且蔣孝嚴居然要求賠償新台幣20億元,真是離譜。

我們出庭了幾次,那其實算是一種調查庭,是由檢察官和他的助理先了解狀況,結果他們做出不起訴的處分;之後蔣孝嚴聲請再議,最後才確定不起訴。這位檢察官頭腦算是清楚的,他聽一聽也覺得這沒有蓄意毀謗,畢竟我是根據檔案史料合理論述,認為蔣介石應負最大的責任,而毀謗罪的成立要件是「明知非事實而故意傳播」。

我自己寫完這章之後感覺頗有成就感,因為對蔣介石的究責,以前的人雖然也有講過,但都是片段,沒有系統性地鋪陳這整件事情。我在撰寫過程中發現,國民黨內部其實有反省的聲音,包括國防最高委員會及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的不少成員。1947年3月5、6日,國防最高委員會就對台灣的行政長官制度及陳儀的作風多所批評,國民黨中執會更於3月22日通過「閩台清查團」劉文島等人的連署提案,決定對陳儀「撤職查辦」。這其實都代表國民黨內部的反省聲音,而且他們也知道台灣的二二八鬧得太大,要有人負責。這些檔案公文歷歷在目,就是蔣介石運用「總裁特權」,批示另案處理,不用撤職查辦。當時中執會的決議是撤職查辦,而文官處在擬辦欄簽註的意見是兩案併陳,加入的第二項是依照總裁的特權,另案處理,結果蔣介石就批「照第二項辦理」。因此,我認為蔣介石當然要負最大的責任,這是他自己選擇的。

再次,2010年馬英九執政期間,二二八關懷總會理事長張炎憲和我以及顧立雄等三位律師擔任訴訟代理人,代表108位二二八受難者家屬,向中國國民黨提起訴訟,要求回復名譽。當時國民黨的法定代理人是馬英九,訴訟代理人是賴素如、洪文浚兩位律師。我們根據「轉型正義」的觀點,認為需要有人負責任,不能只是政府花錢了事,並且提出三項具體要求:第一是國民黨要公開道歉,並要按照我們草擬的啟事文本,在主要媒體上刊登;第二是捐贈新台幣20 億元給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供作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的籌設以及營運經費;第三是將國民黨黨史館所藏二二八相關檔案原件以及戒嚴時期中常會紀錄、總裁批簽、海工會檔案副本悉數交由行政院檔案管理局保存並公開,且做為他日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展示之用,這一方面是為了揭露真相,另方面也有追究責任的意思。

張炎憲先生(圖片來源:VOA ,公有領域)

我們認為國民黨是統治的主體,從二二八到今天一直存在,固然自然人死的死,跑的跑,可是國民黨始終沒有中斷,當然必須負責。結果判決的很多內容居然是採納國民黨「民事答辯狀」的理由。答辯狀說,首先,20億元應屬於財產權的訴訟,所以我們提出這種要求不合程序。其次,捐贈檔案並非適於強制執行的內容,也無從認定與回復名譽有何必要關聯。他們這種說法其實是技術上的反擊,因為我們要的是真相,公開國民黨的檔案當然有助於真相的揭露,這與名譽問題不能說完全無關。

就實體方面,答辯狀也說,國民黨與中華民國政府是兩回事,1947 年是「政府」對原告毀損名譽之行為,「設若中華民國政府果有原告等主張之侵權行為存在(按:被告否認原告等主張之侵權行為為真實),則至多僅為中華民國統治權行使是否有侵害原告等人權利而已,不得據此即認係被告有實施⋯⋯」換句話說就是把政黨與政府分開。此外,又說蔣介石等人雖有國民黨黨籍,但並不是受僱於國民黨,因此被告的黨員即使有不法侵害原告,原告也不得依民法主張僱用人的連帶賠償責任云云,然後還提出所謂的時效問題,說損害賠償請求權兩年間不行使就消滅云云,所以現在我們的主張已經無效了。

這起官司我們最後是以失敗收場,最高法院民事判決敗訴。這件事當然茲事體大,求償20億元也不是小數目,但對國民黨黨產而言,無論是黨中央對外宣稱的兩百多億,還是名嘴胡忠信爆料的一千多億,其實要拿20億出來並不是難事。

在民進黨失去政權後,有幾位在紀念基金會做事的人,邀集一些比較常聯絡的家屬,共同組織了「二二八關懷總會」。張炎憲在我之前已當了兩屆理事長,他是開始用「非家屬身分」任職的第一人,因為他們認為家屬都年老了,而且新一代的也不見得能承擔,所以就讓學者來做領導。張炎憲之後換我接任,現在是交給政大台史所所長薛化元。在我任內,最重要的事就是籌辦「共生音樂節」。

我一接任就認為紀念二二八是關懷總會最重要的任務,不要都是老套,參與者也不要都是過去的老面孔,應該要設法讓年輕人參與,所以我就透過台教會的網絡找到藍士博。藍士博本來也有在想要以年輕人的方式紀念二二八,只是他所希望的團隊運作及所需的經費額度,台教會比較沒辦法支持,所以就擱置下來。我去找他之後,可說是「死灰復燃」、一拍即合,後來就產生一個「共生音樂節」的團隊。

由於預算比較龐大,需要大概六、七十萬,台教會很難為了一個專案花那麼多錢,但「二二八關懷總會」性質上就是為了紀念二二八或說以推廣二二八教育為單一目的的機構,不像台教會是屬於比較綜合性的社團,因此我就以這個名義來募款。雖然沒有公開的募款餐會,但我去找認識的企業家、朋友,也找了主要的社團包括台灣國家聯盟、台教會、北社等等,這些也剛好都是我參加的社團。

第一屆(2013)還好,第二屆(2014)有點勉強,2015年第三屆就幾乎要撐不下去了。因為第二屆結束後,有一些團體就不太滿意,像是抱怨年輕人沒禮貌,或是說「共生」的概念不好──國民黨萬惡,為何要與它共生?2015 年雖然薛化元已經接任理事長,但時間上有點青黃不接,所以開始的三十萬是我(在台灣國家聯盟、台教會以及北社)幫忙促成的。只能說,要做事真的很難!

不過,這三次的二二八紀念活動,在自由廣場上,不論是參與社運擺攤的或是參與晚會的,有上千的青年學生參與,如果我是國民黨主事者,看了這種青年熱情,不怕才怪!二二八在新一代年輕人中竟有那麼熱烈的迴響,是台灣社會的新生事物!我們這些老台派的社團應該虛心一點去了解、支持,固然不需要去奉承、巴結年輕人,但也不要以猜疑的態度來對待,如果覺得費用太貴或是執行方法不適當,都可以討論改進才對。

2014年共生音樂節(圖片來源:共生音樂節粉絲專頁)

我從1991年在史丹佛接觸二二八史料,並花了幾個月時間好好寫了一篇論文回來發表,到現在可說與二二八的研究與紀念結了不解之緣。研究是為了發掘真相,紀念是為了推廣喚起,可惜最後的「究責」無法操諸在我,只好把失敗的經驗記錄下來以俟諸來日。今年適逢二二八事件70週年,我想應該把這麼多年來與社會對話的有關二二八的政論文章集在一起,這裡面有我個人研究蔣介石的心得、批評馬英九處理二二八的兩面手法、因宣稱「蔣介石應負最大責任」而遭致的蔣孝嚴官司、與張炎憲和顧立雄等人代表二二八家屬控告國民黨的經過,以及交代我擔任台教會會長任內發起主持的「千人靜坐」紀念二二八儀式,擔任二二八關懷總會會長任內促成「共生音樂節」的甘苦談⋯⋯。這些固然是個人生命史的一部分,同時也是攸關台灣公共利益的記錄,所以敝帚自珍,拿出來和大家分享。

集結文章的過程中,我發現關於控告國民黨的部分,儘管是歷史學者與律師們經過相當討論合作的結果,但為什麼用「民事」而不是用「刑事」來告、為什麼用「妨害名譽」這麼輕鬆的理由,結果還是失敗?這充分顯示在未經革命變動的台灣社會,透過司法實現轉型正義的困境;最近蔡政府處理不當黨產,同樣遇到法院方面的「障礙」,是類似的道理。這個現象提醒我們,為什麼改革比革命還難,這是值得不斷探究的、深刻的學術問題,也是正在考驗蔡政府的現實問題。

 

(本文摘自前衛出版《天猶未光:二二八事件的真相、紀念與究責》)

 

 

【日本想想】視障者「看」攝影展──一場用說、聽和想像共享藝術的「吵鬧野餐」|陳怡秀


原本應該安靜到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見的博物館,導覽員絮絮叨叨地說著,而且許多理所當然的情報都描述得鉅細彌遺,這是當然的,因為她所導覽的對象,是一位近乎全盲的阿嬤。

【日本想想】視障者「看」攝影展──一場用說、聽和想像共享藝術的「吵鬧野餐」|陳怡秀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64

【日本想想】視障者「看」攝影展──一場用說、聽和想像共享藝術的「吵鬧野餐」

人氣指數: 80
友善列印版本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現在您通過的,是寬大概3公尺左右的走廊,左右的牆面上都掛著一排一直往後延伸下去的照片,照片是長跟寬都6.3公分的正方體,大概就跟巴掌差不多大吧,這個區域的主題叫做『每日的銀版寫真』,是新井卓先生從2011年開始,給自己每天都要拍一次銀版攝影的功課,這回集大成,挑選出182幅作品,裡面的內容都很生活化,比如街道呀、樹木花卉呀、很多都是我們在日常中就看得到的東西⋯⋯」

原本應該安靜到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見的博物館,導覽員絮絮叨叨地說著,而且許多理所當然的情報都描述得鉅細彌遺,這是當然的,因為她所導覽的對象,是一位近乎全盲的阿嬤。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視障者如何逛攝影展?聽起來實在很衝突,我也這麼認為。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到横浜市民ギャラリーあざみ野(橫濱市民Gallery AZAMI野) 參加了一個名為「藝術野餐」的活動,這項活動的內容定位在視障者與非視障者能夠一起愉快看展的鑑賞會,無論是否為視障者,都能參加,活動不定期舉辦,每次的鑑賞方式都不太相同,但主要在於雙方互相聊天、溝通,以尋找出最適切的共處方式。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這次參加的活動,是以2016年獲得木村伊兵衛賞的攝影師「新井卓」的展覽──《ある明るい朝に》(某個明亮早晨)為重點的鑑賞會。首先先由參加者一一自我介紹,「橫濱市民Gallery AZAMI野」的導覽人員再敘述新井卓的生平經歷與創作概念,還有簡單說明了新井卓所使用的「銀版攝影」是如何進行,然後館方就領著眾人到展覽室去實際觀看作品。而這次參加的人包括我在內,有八女二男,其中有一位近乎全盲的阿嬤,兩位男性都是年過70的阿伯,並且包含兩位館內導覽的義工。

活動的名稱訂為藝術「野餐」,雖然在展覽會場吃東西還是很困難,但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開心就笑、應聲附和都沒有問題,也因此才能將攝影作品帶給觀者的發想與心情,一併與視障者共享。每個人都會有自己觀察的重點,發覺的細節也不盡相同──「照片中央有一顆拍得很清楚的太陽,太陽周邊像在燃燒,發散著黑色的煙霧一樣」、「周邊有著圓弧形的陰影,大概是鏡頭的形狀吧?」、「天空顏色是漸層的藍色,從右上到左下由淺轉深」、「說起來太陽很像一顆洞欸,像是會把東西都吸進去的感覺」、「太陽底下的高樓建築灰灰暗暗的,好像世界末日呢」──從客觀的畫面敘述,到主觀的心得發想,結合在一起就能逐漸拼湊出一個雛形。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視障的阿嬤靜靜地聽著眾人的發言,時不時提出進一步疑問,再由館方的工作人員輔助較實務性的說明,也因為之前的自我介紹,讓我們知道阿嬤並非一出生就有視覺障礙,而是後天造成,這讓大家可以用更多共同經驗來闡述想法。在我們「野餐」的過程中,有一些觀眾亦跟著一起參加了一小段,一切很吵雜、很隨興也很自由。

由於視障者的腦海中,對作品與展覽空間的想像是一片白紙,從導覽員極其縝密的的解說中,更能聽到站在館方的角度時,希望參觀者注意到的部分是什麼,如同第一段中記錄下的導覽員介紹,除了作品拍下內容之外,展覽空間的安排、作品的排列順序到編制,都具有它的意義。「每日的銀版寫真」系列中,較狹長的空間、分為兩排的作品呈現,還播放著新井卓側錄的街道聲音,塑造出了被日常風景所包圍的氛圍,另外,以記錄下居住在廣島、10幾歲少年少女的人像系列「明日的歷史」,每一幅作品上放都垂吊下一顆燈泡,輪流點亮,每一次被點亮的照片,展間內就會播出攝影師對影中人的訪談,雖然只是短短地陳述自己或是故鄉的事情,但臨場感十足,甚至會有彷彿影中人正在對我們說話的錯覺,阿嬤在這個展間似乎比我們更有驚奇感了──「現在在講話的孩子其實是混血兒唷」,「哎呀,還真聽不出來呢」──有些說明甚至會自省是否太多餘了,阿嬤所「看見」的展覽,似乎擁有更多更多的想像空間。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站在藝術家的角度來看,新井卓以銀版攝影為主,在燈光設計、作品呈現亦有許多發想,這項聲音播放裝置並非是單為了視障者而設計,卻可以讓參觀者有更多感知的體驗,許多藝術家也都陸陸續續在思考運用不同媒介,來建構出自己想要表達的思維;以館方的觀點思考,讓更多族群的人接觸藝術、了解藝術,更是作為美學發源中心不可逃避的議題,「藝術野餐」也許不會讓每個人都滿意,甚至會讓想要安靜享受看展時光的人們感到困擾也說不定,的確,看展是很個人的行為,相較於自己看展時,和大家一同「野餐」、成為團體活動時,一幅作品所耗費的觀看時間延長相當多,卻也可以聽見各種不同的觀察點,獲知視障者如何描繪出心目中的「光」,也能發覺自己與旁人如何敘述顏色與氛圍。

思索如何讓更多族群感受看展的樂趣,而作出更多努力的藝術設施,當然不只「橫濱市民Gallery AZAMI野」,森美術館也不定期舉辦「耳と手でみるアート」(用耳與手「看」藝術)的系列活動,也是透過與工作人員對話來鑑賞展覽的活動。視障者作於看展人、美術館不一定要保持靜默,這些新觀念與新作法,讓人對於藝術創作、展示與表現,有了獲得了更多、更廣的發想空間。

關鍵字: 攝影美術館藝術家藝術

 

《 Donovan – Catch The Wind 》


《 Donovan – Catch The Wind 》

In the chilly hours and minutes
Of uncertainty
I want to be
In the warm hold of your loving mind.
To feel you all around me
And to take your hand
Along the sand,
Ah, but I may as well try and catch the wind.
When sundown pales the sky
I want to hide a while
Behind your smile,
And everywhere I’d look, your eyes I’d find.
For me to love you now
Would be the sweetest thing,
‘T would make me sing,
Ah, but I may as well try and catch the wind.
Diddy di dee dee diddy diddy,
Diddy diddy diddy dee dee dee.
When rain has hung the leaves with tears
I want you near to kill my fears,
To help me to leave all my blues behind.
For standin’ in your heart
Is where I want to be
And long to be,
Ah, but I may as well try and catch the wind.

Ah, but I may as well try and catch the wind.

Songwriters
LEITCH, DONOVAN
Published by
Lyrics © Peermusic Publishing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滙豐承諾,與毀林棕櫚油企業劃清界線


http://www.greenpeace.org/taiwan/zh/news/stories/forests/2017/hsbc-commitment/

滙豐承諾,與毀林棕櫚油企業劃清界線

專題報導 – 2017-02-22

保護印尼雨林的行動有了重大突破,滙豐銀行提出「不毀林」新政策,這是全球愛護森林的公眾的共同成果。但滙豐真正的考驗現在才開始。我們會密切關注滙豐的最新承諾,是否實踐。

作者:綠色和平資深專案主任馬子琪

滙豐銀行宣布的最新政策表明,將不再向涉及任何清空森林、破壞泥炭地的公司提供資金,堵塞原有政策的漏洞。另外一大進步,就是滙豐要求所有客戶,必須在今年6月底前公開其森林保護政策。

滙豐的正面回應,關注雨林命運的您功不可沒!全球27萬人連署的力量,帶到滙豐在印尼雅加達和馬來西亞吉隆坡的總部。數以千計的熱心公眾在 Facebook 專頁留言、致電、發電子郵件,甚至親身到訪滙豐銀行,期盼滙豐堅守環境承諾,不願再看到印尼雨林因棕櫚油企業的私利消失、極瀕危紅毛猩猩流離失所。

在香港,我與同事也親身前往滙豐銀行分行,請前線人員向滙豐管理層反映全球守護雨林的呼聲。

滙豐行政總裁歐智華(Stuart Gulliver)說,「滙豐認同綠色和平,以及數以千計因而聯絡滙豐的人,也就是雨林需要受保護,並藉以保護那些仰賴雨林生存的當地居民與珍貴物種……我們也肯定,金融界可以肩負更大的角色,與種植者、加工公司、消費品牌、關注團體等合作,一起推動棕櫚油產業的永續發展。」

滙豐的第一個考驗

接下來,滙豐必須盡快將一紙承諾化為實際行動。透過衛星照片我們發現,仍有棕櫚油企業預備大規模破壞印尼巴布亞省(Papua)大片的雨林。

左圖攝於去年12月22日,畫面中圈起範圍是一特許發展區,為南韓大型國際貿易企業 POSCO Daewoo 旗下一家子公司所擁有。而右圖攝於上個月13日,放大了特許發展區東北角位置,粉紅色的部分顯示,僅剩的森林出現新開發的道路,這是大規模清空林地的前奏。

道路之間約4,000公頃的林地,是推土機的目標。若坐視不理,面積相當於150個大安森林公園的森林勢必將消失。

POSCO Daewoo 旗下的這家棕櫚油公司,控制巴布亞省大量土地,屢次被發現破壞森林的惡行。滙豐雖未直接為這家棕櫚油公司籌資,卻為 POSCO Daewoo 其他業務提供服務。如果滙豐真的認同全球「不毀林」的訴求,就應向毀林企業的母公司施加壓力,讓推土機遠離僅剩的印尼雨林。

而在過去5年,另有12家銀行涉及向 POSCO Daewoo 及其子公司提供近36億美元的貸款,以及超過50億美元的債券。

這將是滙豐銀行履行最新護林承諾的第一項考驗,當滙豐展現真正的行動、盡力終結毀林,將是所有愛護環境的人的真正勝利。我由衷盼望,滙豐會全力阻止森林被砍伐與焚燒,引領其他跨國銀行一起行動,讓助長森林破壞的現金流逐漸枯竭。

 

滙豐回覆了,踏出好的一步


滙豐回覆了,踏出好的一步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親愛的夥伴ㄇ:

我們一起做到了。滙豐正式回應了我們的森林專案的訴求,宣布不再為毀林的棕櫚油企業籌資。

1月17日我們發布《銀行的毀林業務》報告,隨即發起全球連署,36天後,滙豐行政總裁歐智華(Stuart Gulliver)公開說,「滙豐認同綠色和平,以及數以千計向滙豐表達心聲的人,雨林需要受保護,並藉以保護那些仰賴雨林生存的當地居民與珍貴物種。」

團結一致,我們可以讓跨國企業、大公司加入,一同出力。過去36天,您加入連署、協助分享,為雨林發聲。集結的聲浪,讓滙豐這樣的大銀行知道,我們在乎!謝謝您讓這一切變成可能。

很高興和您一起迎來守護印尼雨林的一大進展,可望保護所有仰賴雨林生活的居民。

滙豐踏出好的第一步,但只有持續督促,才能確保它不是說說而已。現在,我想請您幫我一個忙。您是否願意將這個訊息傳得更廣、更遠,讓更多大銀行甚至整個金融界都注意到,跟上腳步?

好,我願意幫忙分享

永續承諾,必須成為金融界的普遍標準,才能讓流向毀林企業的資金枯竭,讓雨林真正獲救。

現在,威脅還沒遠去。我想請您幫助我們的各項環境專案,達成更多像今天一樣的關鍵改變。穩定的捐款,不論金額有多少,能幫助我們完成更多研究、籌劃有效策略,並採用傳遞最廣的方法,與成千上萬像您一樣的熱心個人對話。

有27萬人加入了這次專案,想像一下,27萬未曾謀面的個人,竟能組成一個堅強團隊,促使世界上最具規模的銀行,也不得不改變。

您是否願意小額、每個月穩定捐助,確保我們一起贏下更多環境戰役?

好,我願意捐助

綠色和平永遠都不會接受任何政府或企業的贊助,這是我們堅守的方針。這也表示,環境工作需要熱心個人的捐款。

謝謝您的支持。一天一天、一步一步,因為一起努力,我們會讓這個世界更好。

綠色和平臺灣辦公室全體團隊

註:
[1] 綠色和平:滙豐承諾,與毀林棕櫚油企業劃清界線
[2] 全球有27萬人一起向滙豐呼籲,在臺灣,也有超過10,000人發聲!謝謝您!

Copyright ©2017 綠色和平 | 10045臺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09號

《 The Byrds – Mr. Tambourine Man 》


《 The Byrds – Mr. Tambourine Man 》

Hey, Mr. Tambourine man, play a song for me
I’m not sleepy and there ain’t no place I’m going to
Hey, Mr. Tambourine man, play a song for me
In the jingle jangle morning, I’ll come followin’ you
Take me for a trip upon your magic swirling ship
All my senses have been stripped
And my hands can’t feel to grip and my toes too numb to step
Wait only for my boot heels to be wandering
I’m ready to go anywhere, I’m ready for to fade
Into my own parade
Cast your dancing spell my way
I promise to go under it
Hey, Mr. Tambourine man, play a song for me
I’m not sleepy and there ain’t no place I’m going to
Hey, Mr. Tambourine man, play a song for me
In the jingle jangle morning, I’ll come followin’ you
Songwriters
BOB DYLAN
Published by
Lyrics © BOB DYLAN MUSIC CO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中國太陽能滅窮政策 青海牧民無感


http://e-info.org.tw/node/203099?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c4f1c8d36-EMAIL_CAMPAIGN_2017_02_2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c4f1c8d36-84956681

中國太陽能滅窮政策 青海牧民無感

 建立於 2017/02/23

作者:馮灝(中外對話研究員)

一座西北高原的太陽能扶貧電站的近況表明,這項旨在造福200萬戶貧困家庭的政策,在實際操作中面臨著諸多挑戰。

平均海拔超過3000米的青海是中國西北部的一個高原省份,面積有近三個英國大,人口還不到英國的1/10(編註:面積約台灣20倍,人口約台灣1/3)。隨著總投資300億規模的太陽能扶貧工程在中國各地展開,一望無際的高原草甸上,除了牧民的帳篷,也開始出現大片閃亮的太陽能板。

木格灘1000萬瓦太陽能扶貧電站項目, 全中國471個貧困縣漸次鋪開。 圖片來源:馮灝

在貴南縣木格灘10百萬瓦太陽能扶貧電站項目的建設現場,工程已經接近尾聲。正在工作的朱師傅說:「政府上午才來人檢查防雷系統、確認安全性,應該不多日子就能上網發電了。」

然而中外對話11月的實地調查卻發現,太陽能發電和扶貧的結合,在實際操作層面還面臨著很多不確定性。

「靈活解讀」中央政策

2015年4月開始在全國471個貧困縣漸次鋪開的「太陽能扶貧」工程,原理很簡單:政府出資幫助200萬戶貧困家庭建造分佈式太陽能發電設備,發出的電除了自用,還可以賣給電網,以此實現收入的增加。

但北京的政策來到1300多公里以外的青海,就變得不那麼簡單了。

早在國家的政策出台之前的兩個月,青海就決定在全省8個縣的30個貧困村開展太陽能扶貧試點。青海的確具備發展太陽能的有利條件。一方面,高原上大氣層相對稀薄,日光透過率高,加之氣候乾旱,降雨量少,太陽能資源十分豐富。另一方面,青海有將近三個英國大,有大量適於鋪設太陽能板的荒漠化土地。重新利用被廢棄的草場發展清潔能源,聽上去一舉多得。

根據《青海省2015年太陽能扶貧試點工作方案》,該省計劃通過150百萬瓦的太陽能扶貧工程扶持貧困戶8333戶。太陽能電站產生的發電收益扣除不可免除的稅費後,全額支付給貧困戶。

按照紙面上的計劃,貴南縣——一個被《孤獨行星》旅遊指南稱為「交通不便」,「很少迎來游客」,絕大多數人口為藏族的縣,被選為木格灘10百萬瓦太陽能扶貧電站項目的合作方。按照計劃,項目建成後,556戶貧困戶可以享受太陽能扶貧電站的收益權,戶均創收每年4000元。

但中外對話發現,這個政策被電廠做了另一種「解讀」。電廠員工朱師傅告訴中外對話,電廠直接將政策設定的每戶每年售電收益4000元發給了各家各戶,餘下所有的發電收益則歸屬電廠。

「每戶4000塊錢的補貼已經一次性發放給牧戶了」,朱師傅說,「是企業出的錢。」

然而,中外對話走訪的當地牧戶表示,並沒有聽說過這筆來自企業的補貼。事實上,不止一位牧民告訴中外對話,他們以為這個電站是為了「西電東送」建的。以扶助貧困為政策目標的項目卻被當地牧民理解為緩解東部經濟發達地區的用電壓力。

參與企業面臨風險

然而企業能否從這一模式中獲得好處同樣令人懷疑。每戶每年4000元扶貧補助,這意味著電廠每年需要固定向參與扶貧項目的556戶家庭發放總計多達222萬的貧困補助,而太陽能電站項目的建設施工、人員勞務以及後期的維護保養,支出不可謂不大,而收入來源僅有發電這一項。

而發電收益並不一定有保障。與商業太陽能電站一樣,太陽能扶貧項目的上網電價同樣不足以覆蓋高昂的支出,要依靠國家和地方的可再生能源補貼才能實現盈利。然而,目前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發放普遍不及時,已成為太陽能業界常態,拖欠兩三年相當正常。

此外,業內認為新能源標杆電價的下調是必然趨勢。2016年11月,國家電網電動汽車公司副總經理江冰表示,到2024年,中國或將取消新能源新增發電上網的補貼。

所有涉足太陽能扶貧領域的企業都要面對這兩個問題導致的營收壓力。漢能太陽能集團太陽能扶貧項目負責人王飛告訴中外對話,企業並非純公益機構,邏輯簡單直接,首先要有盈利。

地方政府能從這樣的扶貧項目中獲得多少實際的好處,同樣不好說。在村幹部益西看來,已經建成的太陽能電站也不會明顯拉動當地經濟,因為太陽能電站作為清潔能源項目還享受當地所得稅「三免三減」(三年免徵、三年減徵)的優惠,10百萬瓦的太陽能電站佔地380畝以上,佔用時間長達25年,卻不會給地方政府帶來足夠的稅收收益。

此外,建設電站的工人幾乎全部是外地臨時工,而併網發電後這種小規模的電廠養護也只需要不到10個員工,根本無法拉動當地就業。

擁擠的電網

更嚴峻的是,木格灘太陽能發電站甚至可能沒有面對這些問題的機會。已經基本完工的電站,原計劃2016年9月30日投產發電,然而中外對話在11月探訪時發現,該電站仍未實現併網。

事實上,近年來市場消納乏力,新能源棄風、棄光現象嚴重被媒體反覆提及。中國循環經濟協會可再生能源專業委員會政策諮詢部主管彭澎坦言,「現在棄風、棄光的限電比例很高……不得不承認,現在整個電力市場處於供過於求的階段,電力市場針對各個能源形式的消納水平都有下降」。

根據當前的電力供求情況及走勢,國家電網西北電力交易分中心預計2017年西北電力電量將會持續供大於求的局面,2017年末西北電網的總發電容量、可再生能源發電容量、新能源裝機容量將均超出最大用電負荷,全年富餘電量約1500億千瓦時,將近英國一年消耗電力的一半。

有專家認為,大規模開展的太陽能扶貧項目,甚至會惡化本已十分嚴峻的電網調峰問題,導致棄光加劇。

青海已著手研究這一問題的解決之道。2016年11月,國家電網青海省電力公司聯合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等研究機構在北京簽署協議,約定合作攻克太陽能發電的消納、外送難、調峰等挑戰。

扶貧對象的不解

在貧困縣發展太陽能還面臨著知識和信息的鴻溝。貧困地區往往地處偏遠,居民教育程度、對外界新科技的接受程度普遍不如城市居民,如何讓太陽能發電真正被當地人理解、接納,並最終有效利用,在藏族人口占90%以上的貴南縣也是一個問題。

與草場相依為命,以綿羊和犛牛作為主要收入來源的牧民,對於環境的感知相當敏感。諾布家十來歲的小女兒卓瑪說,「不知道電板後面的電池會不會破壞我們的草場」。太陽能電板的壽命一般是10年,而電池用2年就需要更換。

對於橫空誕生在草場上分佈集中的太陽能電板,牧民們除了擔心它們會佔用本可以用來放牧的土地,還好奇這麼一大片明晃晃的設備會不會增加局部溫度。

藏族嚮導笑著說,村民的擔憂可能沒什麼科學依據,但沒有人向牧民們解釋這些電板是以怎樣的方式在發電,產生的電力要被用到哪裡,項目潛在的環境影響又是什麼。

作為長江、黃河、瀾滄江三江源頭的青海省生態環境相當脆弱,中央到省級政府的政策一直強調生態修復。「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等等宣傳告示在公路兩旁隨處可見。但一個結合了清潔能源和扶貧的,看起來最友善無害的政策,卻沒有被扶助對象充分理解,不能不說是個遺憾。

貴南的太陽能扶貧故事才剛剛開始,而從同樣參與了太陽能扶貧的東部省份安徽傳來的消息,也顯示出這項政策在不同地區落地過程中遇到的挑戰。例如在安徽山區,一些過於破舊的貧困戶房屋根本不具備安裝太陽能板的條件,而當地電網對分佈式太陽能的消納能力也令人擔憂。

涉及太多利益相關方,受能源市場和能源政策影響極大的太陽能扶貧,才剛剛起步,其複雜性已經迅速顯現。儘管如此,全球環境研究所能源與氣候變化項目經理於卿嬋告訴中外對話,為了它獨特的環境效益和社會效益雙贏的潛力,這類項目還應得到更多的重視。

【註】本文所有人物均為化名

※ 本文轉載自 中外對話

 

《 The Shirelles – Will You Love Me Tomorrow 》


《 The Shirelles – Will You Love Me Tomorrow 》

Tonight you’re mine, completely
You give your love so sweetly
Tonight the light of love is in your eyes
But will you love me tomorrow
Is this a lasting treasure
Or just a moment’s pleasure
Can I believe the magic in your sighs
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
Tonight with words unspoken
You say that I’m the only one
But will my heart be broken
When the night meets the morning sun
I’d like to know that your love
Is a love I can be sure of
So tell me now and I won’t ask again
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
Songwriters
CAROLE KING, GERRY GOFFIN
Published by
Lyrics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減重飲食新發現 吃豆比吃肉更能增加飽足感


http://e-info.org.tw/node/203093?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c4f1c8d36-EMAIL_CAMPAIGN_2017_02_2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c4f1c8d36-84956681

減重飲食新發現 吃豆比吃肉更能增加飽足感

 建立於 2017/02/23

科技農報2017年2月16日綜合外電報導,柴幗馨編譯;林韋佑編輯

無肉不歡?三餐沒肉容易「吃不飽」?破解營養迷思,丹麥研究發現,飲食中若以豆類,如蠶豆與豌豆等素食餐點為主食,取代豬肉作為蛋白質補充來源,不但能增加飽足感,也比較環保,同時還有助於體重控制。

減重計畫裡,通常營養師會建議採取「高蛋白」的飲食策略,在餐點中多攝取蛋白質含量多的食物,例如瘦肉、蛋、與豆類食物,透過飲食控制減少體內脂肪的累績,並增加肌肉量,達到塑身的效果。然而,隨著人類生活水準提高,全球肉類飲食攝取量也節節高升。

20161015 國際豆類年逗陣行活動
豆類飲食能減少隔餐的卡路里攝取量,進而達到體重控制的效果。圖片來源:本報資料照片。

畜牧業產生的抗生素、廢水、排泄物等已經造成地球環境的嚴重污染。同時也有文獻證實,規模不斷增加的畜產業是溫室氣體排放主要來源之一。為了地球環境的用續發展,人類是否能以農作物取代肉類,作為飲食蛋白質的補充來源,是近年來營養學家關心的議題。

丹麥哥本哈根大學(University of Copenhagen,UCPH)研究團隊發現,以蠶豆與豌豆作為營養中蛋白質的來源,代替豬肉與牛肉等肉類,更能讓人產生飽足感。研究結果發表在2016年12月的「食物與營養研究」(Food & Nutrition Research)期刊。

研究團隊蒐集了43個成年男性的飲食數據,比較餐點中攝取豬肉與豆類(蠶豆和豌豆)作為蛋白質來源之後,隔一餐食物攝取的狀況。結果發現,與肉食相比,豆類飲食的受試者,在下一餐少吃了12%卡路里的餐點。

換言之,豆類飲食能減少隔餐的卡路里攝取量,進而達到體重控制的效果。

為什麼吃豆類食物比較能加飽足感呢?研究主持人,UCPH營養運動與體育學系教授拉貝(Anne Raben)指出,因為豆科作物富含蛋白質,其膳食纖維含量也高,比起豬肉更能讓人有「吃飽的感覺」。令人驚訝的是,這項結果無論是高蛋白飲食,或是低蛋白飲食皆適用。意即以豆類蛋白質為主的飲食,不但適用於減重者,一般人也適用。

營養學界普遍認為,高蛋白的飲食攝取是產生飽足感的主因。然而在這份研究結果中則有新的突破——食物中的膳食纖維,才是決定飽足感的重要因素。拉貝也說,未來將持續進行豆類食物與飽足感研究,並嘗試證明「長期使用豆類取代肉食,能有效達到體重控制的目標」的論點。

※本文轉載自科技農報 AgriTech

參考資料

 

《 Julie Rogers – The Wedding 》


《 Julie Rogers – The Wedding 》

You by my side, that’s how I see us,
I close my eyes, and I can see us.
We’re on our way to say I Do.
My secret dreams have all come true.

I see the church, I see the people,
Your folks and mine happy and smiling,
And I can hear sweet voices singing,
Ave Maria,

Oh my love, my love,
Can this really be?
That some day you’ll walk,
Down the Aisle with me.


Let it be, make it be,
That I’m the one for you.
I’ll be yours, all yours,
Now and forever.

I see us now, your hand in my hand,
This is the hour, this is the moment.
And I can hear sweet voices singing,
Ave Maria,
Ave Maria,
Ave Maria.

生煤在中南部燒 卻在北市核發販賣許可 求慎重首開「聽證」


http://e-info.org.tw/node/203085?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c4f1c8d36-EMAIL_CAMPAIGN_2017_02_2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c4f1c8d36-84956681

生煤在中南部燒 卻在北市核發販賣許可 求慎重首開「聽證」

 建立於 2017/02/23

本報2017年2月23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空污拉緊報,許多縣市都把矛頭指向生煤,雲林及台中更因此相繼制定自治條例。北市雖不用生煤,卻須核發生煤販賣許可證。為讓審查公開透明,北市環保局今(22)開啟聽證首例,讓申請當事人長春石化、錦州科技公開陳述解釋疑點,並開放專家、其他關係人與公民參與討論。

生煤的「販賣」許可要向總公司所在地的地方政府申請,「使用」與「操作」許可要向工廠所在地地方政府申請,而儲煤場可能又位在另一縣市。在這種情況下核發販賣許可證,北市環保局長劉銘龍直言「有道德上的風險」!他呼籲環保署站出來,統一生煤的審查權與管理權。

0222-1

北市環保局開聽證會審查生煤販賣許可,邀公民參與。攝影:陳文姿。

集團公司互相借調生煤  數量、對象、使用量公開說明

長春石油化學公司與錦州科技二家公司設廠在高雄、新竹、苗栗等地,但因總公司位於台北,依規定,向台北市環保局提出販賣許可證申請。

長春人造樹脂公司大發廠、長春石油化學公司大發廠、錦州科技公司大發廠副廠長張覺光解釋,三家均屬同一集團,主要是「使用」生煤於汽電共生,而非販賣商。因生煤貨船可能受颱風、水災影響而供貨中斷,集團公司間需要「借用」應急。因借用要開立發票,屬「販賣」行為,才會申請販賣許可。

對於二家公司的生煤申請案,台北市環保局指出四大疑點。例如,大幅變動申請量,從原有的114萬調高到201萬,又降到8萬;說是「自用」,但販賣對象從二家擴增到五家,還包含「其他領有使用許可證者」;還有申報販賣紀錄不一致、生煤品質變差等問題。

張覺光承認,早期生煤管制較鬆散,所以以每年的使用量來申請而有高估的情形,現在則是以應急所需的調度量來評估。至於販賣對象所增加的均是集團分公司。販售給「其他領有使用許可證」公司,也只是為了同業間借調。他強調,公司本業是製造廠,「不是」販賣生煤。

生煤管理混亂地方難為  呼籲中央出面統一管理

依現行法規,生煤的「販賣」、「使用」與「操作」、儲存地點,可能都屬不同縣市。台北市環保局空噪科科長顏伶珍舉例,台北發販賣許可、使用在高雄、但儲煤場在台中,台北想去查核使用與申請量是不是符合,都需要跨縣市協助,不能跨縣去查。此外,在核發販賣許可時,也沒有總量管控量可循,面臨諸多難處。

對此,劉銘龍也非常無奈。他說,北市無法掌握合理的申請量,也不知道空污的影響,卻要核發販賣許可,有道德上的風險!

北市沒有使用生煤,也沒有雲林與台中禁燒生煤的爭議,但仍表示會透過嚴加控管,一同為全國的空氣品質把關。北市環保局也於2012年及2016年二度函請環保署修正相關法令,希望中央統一生煤審查權與管理權。

台北環保局首度聽證  資訊公開成先例

由於廠商提供的補件反覆不明,北市環保局決定召開聽證會,作為後續許可證核發與否、與核發數量的依據。現場除了讓當事人(申請業者)與利害關係人充分陳述,並邀請律師、學者表達意見。聽證會也對一般民眾公開。

這也是台北市環保局的首度嘗試。劉銘龍說,辦理聽證會的正面助益是讓資訊公開透明。台北市也主動將以核發的生煤販賣許可證資料都公開上網。

顏伶珍表示,未來聽證將會更多,不再是關起門審查,而是讓業者來講,大家都來聽。

作者

陳文姿

理工科系畢業的打字人~

 

《 Marianne Faithfull – As Tears Go By 》


《 Marianne Faithfull – As Tears Go By 》

It is the evening of the day
I sit and watch the children play
Smiling faces I can see
But not for me
I sit and watch as tears go by
My riches can’t buy everything
I want to hear the children sing
All I hear is the sound
Of rain falling on the ground
I sit and watch as tears go by
It is the evening of the day
I sit and watch the children play
Doing things I used to do
They think are new
I sit and watch as tears go by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hmm
Songwriters
ANDREW LOOG OLDHAM, KEITH RICHARDS, MICK JAGGER
Published by
Lyrics © Abkco Music, Inc., T.R.O. IN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可能還有第二波開發 靈鷲山貢寮道場環評踩煞車


http://e-info.org.tw/node/20310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c4f1c8d36-EMAIL_CAMPAIGN_2017_02_2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c4f1c8d36-84956681

可能還有第二波開發 靈鷲山貢寮道場環評踩煞車

 建立於 2017/02/22

本報2017年2月22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22日環署舉辦第308次環評大會,原在初審已獲建議通過的靈鷲山貢寮道場環評案,因為遭發現可能是分期分區開發計畫的第一期,需要內政部與東北角風管處再做確認,而暫未通過。

原建議重作環評的利英工礦,則在業者的缺席抗議下確認得重作環評,不過,業者也已揚言,在確認結果後將向行政法院提出訴願。這也是環評大會首次遇到開發單位不到場的場面。

「愛的方式不一樣」 詹順貴批宗教佔山頭壞生態亂象

靈鷲山將在東北角海岸天然林建設「宗教文化園區」,供信眾禪修。因砍樹整地,衝擊藍腹鷳、穿山甲、食蟹獴等生物的棲地而引發爭議。但在去年12月的初審,以「不得有放生、殺生、餵食」的承諾,仍獲小組建議通過。

靈鷲山宗教文化園區示意圖。圖片截取自開發單位環評說明書

這個園區將有地上五層、地下一層的建築,設有246間寮房,加上道路與綠地,佔地合計達2.6公頃。但在22日的環評大會討論中,此園區僅是全區31公頃的第一期部分一事,才遭正視,並因此要求釐清後再進大會討論。

擔任主席的副署長詹順貴在會議中首先發難,批判靈鷲山將基地稱為「一片雜林」而無影響的說法,要求靈鷲山好好反省,想想那些因開發失去家園的生靈。「算了啦,不要講了,你愛護自然的方式跟我不一樣!」詹順貴直言對宗教團體佔據山頭的行徑,一向感到相當不齒,

環委游繁結也質疑,該基地沒有第二條路,要是發生森林大火,人員該如何逃生。不管靈鷲山要規劃誰去住,都是一個公共設施,然而靈鷲山並沒有提出逃生路線與計畫。

靈鷲山回答說,他們的開發規模小,不會有外來遊客,發生火災的可能性小。雖然當地沒辦法再開第二條路,但仍有一些登山步道可充作逃生路線,並會加強滯洪沉沙池與足夠的消防設備。

不放棄31公頃開發大夢 有財力可能還有第二波

不過比起這些,靈鷲山後續還可能有第二波開發計畫,才是讓本案可能翻盤的原因。

東北角海岸暨宜蘭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指出,當時在2000年都市計劃二通時所變更為「宗教園區」,面積共有31公頃。

「我們不在乎土地利用能不能分期分區,我們要知道的是,最後對環境的加乘影響。」詹順貴這麼強調,表示環評應該對整體的計畫進行評估,若靈鷲山後續還有開發計畫,相互影響並非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不該分割進行環評。

地政專長的環委劉小蘭表示,都市計劃的變更,往往會有一些附帶條件,即便要分期分區開發,也應該提出整體計畫,這一定應該要回頭確認。

東北角風管處與內政部的代表指出,其實對此問題曾多次與靈鷲山討論,靈鷲山表示目前的財力只能做2.6公頃的現有計畫,但也表示不願意放棄31公頃的全區園區。也等於說,若有機會,就可能有第二波的開發。

靈鷲山會後則回應說,分期分區是經營建署同意,最後整體開發計畫也將依照政府法規,由東北角風管處審議辦理。

首見業者缺席抗議 利英工礦確定重作環評

至於從露天開採轉做地下開採的利英大理石礦案,由於兩種開採方式完全不同,先前遭專案小組建議重作環評。而業者選擇不出席來表達「無言抗議」,並揚言在確認結果後將向行政法院提出訴願。這也是環評大會首次遇到開發單位不到場的場面。

2017-02-22_06-36-48
不滿得重作環評,利英案的業者缺席抗議,甚至揚言提告。賴品瑀攝。

當時業者相當不滿,更認為已經向礦務局送審開構書提出了礦區規劃,礦務局沒有幫忙送給環保署、沒有善意提醒他,礦務局是失職。

「是業者誤會了」對此,礦務局專委黃品中在大會表示,雖然礦務局曾經審查過「開構書」,但這只是申請礦業權的內部書件,只是向礦務局提出構想、規模,當然不是環評,當然還是得依照環評法歸進行審查。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The Four Tops – I Can’t Help Myself (Sugar Pie Honey Bunch) 》


《 The Four Tops – I Can’t Help Myself (Sugar Pie Honey Bunch) 》

Sugar pie honey bunch
You know that I love you
I can’t help myself
I love you and nobody else
In and out my life
You come and you go
Leaving just your picture behind
And I kissed it a thousand times
When you snap your fingers
Or wink your eye
I come a running to you
I’m tied to you, baby
And there’s nothing I can do
Ooh, cant’ help myself, no I can’t help myself, come
Sugar pie honey bunch
I’m weaker than a man should be
I can’t help myself
I’m a fool in love you see
Want to tell you I don’t love you
Tell you that we’re through
And I’ve tried
But every time I see your face
I get up all choked up inside
When I call your name, girl
It starts the flame burning in my heart
Tearin’ it all apart
No matter how I try
My love I cannot hide
Sugar pie honey bunch
You now that I’m weak for you
I can’t help myself
I love you and nobody else
Sugar pie honey bunch
I’ll do anything you ask me to
I can’t help myself
I want you and nobody else
Sugar pie honey bunch
You know that I love you
I can’t help myself
No I can help myself
Sugar pie honey bunch
Songwriters
BRIAN HOLLAND, EDWARD HOLLAND, EDWARD JR. HOLLAND, LAMONT DOZIER, LAMONT HERBERT DOZIER
Published by
Lyrics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 Group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地下採礦只審坑口 環團批《礦業法》該大修了


http://e-info.org.tw/node/20308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c4f1c8d36-EMAIL_CAMPAIGN_2017_02_2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c4f1c8d36-84956681

地下採礦只審坑口 環團批《礦業法》該大修了

 建立於 2017/02/22

本報2017年2月22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環保署22日進行第308次環評大會,其中一案為打算從露天開採轉做地下開採的利英大理石礦案,由於兩種開採方式完全不同,先前遭專案小組建議重作環評。

當業者在大會據《礦業法》力爭前,環團則指出此案揭露了依照目前的法令,只要審「坑口」,地下或坑道開採的範圍居然無須核定礦業用地。在《礦業法》中,更有霸王條款的存在,架空了其他主管機關權責,也違憲侵害人民財產權等問題,應該在這個會期就展開修法。

2017-02-22_01-09-32
環團地球公民、蠻野心足與立委高潞以用,籲大修礦業法。賴品瑀攝。

位在花蓮縣秀林鄉的利英工礦,是大理石礦場,由於礦業用地核定範圍的礦源採罄,而改採「室柱法」轉為地下開採。雖然在2012年獲經濟部核定,並在2014年底至2015年6月間便已進行地下開採,但卻無向環署送件更動環評相關書件,遭環署督察總隊以違反環評承諾開罰。

但經濟部直到2015年7月才以「變更內容對照表」向環署送件,並在遭環署駁回後,再改以環差案送審,並在今年1月,又遭環評專案小組要求重作環評。

只審坑口 地下挖了多少 礦務局:我也不知道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潘正正指出,此案正顯示《礦業法》漏洞百出,早該大修。利英案業者以環評核定的開採總量還沒採完為由,提出改為地下開採方式,兩個開採方式對環境的影響大不同,遭環署要求重作環評。但潘正正說,在審查過程中,礦務局提出「核定坑口礦業用地可公開鑿井、隧道通過之用途,其採礦作業範圍非以核准坑口用地為限」的見解,更令人髮指。

潘正正解釋,礦務局的說法,等於若礦業開發採地下開採模式,只有坑口與地面設施需要做礦業用地核定,地下或坑道所使用的土地,卻都不需要。更讓人擔憂的是,台灣目前有20個採地下開採的礦場,從資料上顯示,有13個礦場面積不到5公頃,不需要進行環評。但他們追問礦務局坑道內實際開採面積的統計時,卻得到「也沒有相關資料,要從坑道長度才可能推算出大概」的回答。這樣「只審坑口」的作法,造成開採面積遭嚴重低估。

高潞以用:不只除罪就好 原民要知情同意

和仁部落鄰近利英礦區,面臨周遭大小礦區,且曾遭蘇拉颱風侵襲,當地已是土石流潛勢溪流,讓部落感到相當恐懼。立委高潞以用指出,不只和仁部落如此,目前全台246個礦區中,超過8成都在原住民土地上,卻從未踐行《原基法》21條的知情同意權利,更慘的花蓮萬榮鄉的支亞干部落,周遭有16個礦場環伺。

高潞以用指出,日前行政院才釋出礦業法小幅修法,將當中原住民使用土石的行為「除罪化」,但若要說這就是落實《原基法》是太消極,甚至可能又如《野保法》一樣,淪為各界爭執何為「營利」,卻沒有真正處理族人的需求。高潞認為,應將原基法規定的資源共同管理機制納入,只要位在原民的土地上,礦權申請的每一個階段都得取得部落同意與參與。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秘書長謝孟羽指出,不只是原住民,事實上每一個台灣人,面對自己的土地要被採礦,都沒有知情同意的機會,同樣最後一刻才會知道。在申請礦權的過程中,不通知、不現勘、不徵詢意見、不需取得同意,即便沒有取得土地使用權還是可強制使用私人土地。

謝孟羽:31、47條最惡 林淑芬3月啟動修法

謝孟羽點出《礦業法》第31、47兩條,最惡、最該修,環團也已與立委林淑芬合作,要在228假期後展開連署與送案。

第31條對礦權的展限採「原則許可、例外否准」,讓礦權可以持續展限,架空了其他主管機關權責,當然原民也無從行使知情同意,根本是霸王條款;第47條更可以合法佔用他人土地,因此即便好不容易協助爭回了花蓮新城太魯閣族人的土地,但亞泥新城山礦場卻至今還是「合法」使用,族人仍然無法回到他們土地上。

2017-02-22_01-09-53

謝孟羽表示,依目前法令,業者要申請礦權,不只原民,所有人都沒有知情同意權。賴品瑀攝。

懼一賠再賠 水青岡保護區遲遲劃不出來

謝孟羽更指出,《礦業法》在第57條之2規定,若已設定礦業權的礦區後來被劃成保育區而禁採,出面劃設的事業主管機關得賠償該礦業權者,在原核准礦業權期限內的損失。這樣的規定本是合理,但搭上了31條「原則許可」的持續展限礦權,業者便可以藉著不斷申請,不斷領補償。

「這實在太不合理了,既然已經是保育區,就不該再許可他的礦權展限,怎會變成得一直賠下去!」謝孟羽表示,甚至有業者不見得有要採礦,持續申請礦權就是為了要拿賠償金。謝孟羽舉萬達案為例,該案鄰近「台灣水青岡」棲地,卻因為林務局遲遲沒有劃設自然保護區,而還在進行二階環評審查中,據了解,就是因為鉅額賠償金。

以外,還有花蓮亞泥新城山礦場與太魯閣國家公園有重疊、宜蘭冬山潤泰精密在保安林採礦等案,也都面臨賠償問題。南投魚池鄉的水源保護區也一度因為南投縣政府疏忽礦區與保護區重疊,而差點慘遭開採。

抗議環評結論  業者缺席抗議

【2月22日17:30更新】本案經環評大會在業者缺席抗議的情況下,確認得重作環評;不過,業者也已揚言,在確認結果後將向行政法院提出訴願。

※ 參考資料:地球公民基金會簡報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Ricky Martin – Come With Me 》


《 Ricky Martin – Come With Me 》

Yo sé bien lo que me escondes
Tras tu mirada angelical
Tus ojos me responden
Y sé que quieres darme más
Tus manos no me mienten
Me atrapan y me encienden
Y siento que me van a quemar
Let’s stop talking about it
No pensemos about it
Let’s get crazy about it
Crazy about it
Crazy about it
I got you now
Voy a llevarte al límite irreal
Ay ay ay, mucho más
Por eso come with me tonight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Come with me tonight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Come with me tonight
No existe el fin en para siempre
Y el cielo no tiene final
Crucemos juntos el presente
Hasta que el sol vuelva a brillar
Tus manos no me mienten
Me atrapan y me encienden
Y siento que me van a quemar
Let’s stop talking about it
No pensemos about it
Let’s get crazy about it
Crazy about it
Crazy about it
I got you now
Voy a llevarte al límite irreal
Ay ay ay, mucho más
Por eso come with me tonight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Come with me tonight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Come with me tonight
Oh oh, oh oh oh oh oh (tonight)
Oh oh, oh oh oh oh oh (tonight)
Come with me
Tonight
Come with me (oh)
Come with me (oh)
Come with me (yeah
Come with me (tonight)
Come with me (tonight)
Come with me (are you coming?)
I got you now
Voy a llevarte al límite irreal
Ay ay ay, mucho más
Por eso come with me tonight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Come with me tonight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Come with me tonight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Come with me tonight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Come with me tonight (Come with me tonight)
Songwriters
ROXANA AMED, ANTONIO FRANCESCO EGIZII, LUIS JAVIER CONCHESO MCCARTHY GARCIA, ILAN KIDRON, DAVID NICHOLAS MUSUMECI
Published by
Lyrics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 Group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發現農地工廠先查土地分區 以手機APP/瀏覽器這樣查


http://e-info.org.tw/node/20272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7c4f1c8d36-EMAIL_CAMPAIGN_2017_02_2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7c4f1c8d36-84956681

發現農地工廠先查土地分區 以手機APP/瀏覽器這樣查

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二):全台土地分區查詢
建立於 2017/02/23
本報2017年2月22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拜現代方便的軟硬體之賜,確認眼前看似農地違章工廠,又看似國際大廠的建築是否位在「農地」上非常容易。中央與地方政府都提供不少地理資訊圖台、只要藉著手機的GPS,或用Google map確認工廠地點,查出土地使用分區很簡單。

查詢結果,如果工廠的土地使用分區是「都市計畫區」裡的「農業區」,或是「非都市計畫區」的「農牧」用地,則幾乎可確定是農地工廠。要注意的是,即便工廠就在農田中,如果該筆土地已經被編定為「丁種建築用地」,或是其他建築用地,就有可能是合法工廠。(參考此篇

0221-3
用網路跟APP就可以找出農地工廠。 圖片提供:地球公民基金會。

有些農地工廠已經有臨時工廠登記,或是正在申請合法化中,在輔導期限內,這些工廠暫時不受到區域計畫法等裁罰。查看工廠登記,請繼續看系列報導。

步驟一:安裝「國土規劃地理資訊圖台」(網頁版、手機APP)

國土規劃地理資訊圖台」可使用瀏覽器直接使用,網址是 http://nsp.tcd.gov.tw/ngis,不需安裝。

該圖台也提供APP,網站點進去會顯示iOS App storeAndroid Google play的安裝網址,亦可在APP store直接搜尋「土地使用分區2.0」安裝。

步驟二:確認工廠的地點

想像中的農地工廠都在無名小路上,如何找出工廠的地址來?除了靠GPS外,事實上,許多工廠都需要方便的進出貨道路,工廠附近通常都有明顯的路名。

201702 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
圖二:安裝APP後選「我的位置」。

如果您人在現場,而已安裝土地使用分區APP,且手機有GPS功能。直接點選右上角「我的位置」即可,非常簡單。

也可點左上角圖示,以路口查詢、地籍查詢、門牌查詢等方式找到地點。

但如果您手邊沒有APP,或是沒有手機GPS定位,一樣可以先拍照做筆記,事後在電腦確認與查詢,然後找出座標。方法請看附錄:沒有APP跟GPS如何確認工廠座標與定位

步驟三:使用「國土規劃地理資訊圖台」確認使用分區

手機APP版

(1)打開圖層:點選土地使用分區APP右上角「圖層開關」選項,將都市計畫使用分區、非都市土地使用編定二個圖層打開。(圖二、圖三)

(2)結果有兩類:
如果是都市土地,會出現使用分區資訊。(圖四左:分區為農業區)。如果是是非都市土地,會出現非都市土地使用編定(圖四右,使用編定為甲種建築用地)。

如都市土地分區是「農業區」或是非都市土地使用編定是「農牧」,卻發現上面蓋有工廠,極可能就是非法的農地工廠。(例外:如農糧加工場所,詳見法規)。

201702 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
圖三:打開都市計畫使用分區跟非都土地使用編定的圖層
201702 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
圖四:左:都市計畫使用分區  中:非都市土地使用分區 右:非都市土地使用編定

使用瀏覽器查詢土地分區

沒有手機、人也不在現場,可以拍照事後再上網確認嗎?答案是肯定的。方法請看「附錄:沒有APP跟GPS如何確認工廠座標與定位」。

(1)用網站右上角的「圖層設定」,將都市計畫使用分區、非都市土地使用編定二個圖層打開。(圖五左)

(2) 用網站右上角的「定位查詢」,輸入地標、門牌或坐標等方式選定地點。如果從Google Map查得坐標,坐標系統需選擇WGS84,再輸入經緯度。(圖五中)

(3)用網站右上角「屬性查詢」。分別選取圖層名稱:都市計畫使用分區、非都市土地使用編定(圖五右)後。點「開始查詢」旁邊的藍色(i)圓球(圖六左),滑鼠移到想查詢的地點,按滑鼠左鍵即會出現資料。

(4)結果有三種:如果地點位在都市土地,用都市計畫使用分區圖層,查詢後會出現分區資訊。(圖六中);如果地點位在非都市土地,用非都市土地使用編定圖層,查詢後則會出現土地使用編定;(圖六右)如出現「此位置找不到資料」,請先變更圖層選項,再重新查詢即可。[]

如都市土地分區是「農業區」或是非都市土地使用編定是「農牧」,卻發現上面蓋有工廠,極可能就是非法的農地工廠。(例外:如農糧加工場所,詳見法規)。(系列報導2/6,未完待續)

201702 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
圖五:左:圖層設定 中:坐標設定 右:屬性查詢
201702 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
圖六:左:開始查詢 中:查詢結果都市計畫農業區 右:查詢結果非都市計畫丁建

※註:如果該地點是都市土地,用非都市土地查詢會顯示查無資料;如果是非都市土地,用都市土地查詢也會查無資料。都市與非都兩種選項都試過即可查得土地使用分區。

附錄:沒有APP跟GPS如何確認工廠座標與定位
(1)如果沒有安裝APP,但人在現場且手機有GPS 定位。用GPS紀錄所在地經緯度,或用Google map截圖截下所在地地圖。由於GPS定位可能有數公里的誤差,所以,盡可能留下周遭的照片供比對使用。
(2)沒有GPS或是在接收不到訊號的地方。把路名及周圍明顯的建築物拍下。事後在電腦上用Google 地圖與街景比對,找到工廠所在地點。
由於Google 街景可能是數年前的景象,街景可能略有不同,也可以切換到衛星圖,互相比對確定地點。找到地點後,滑鼠右鍵選「這是那裡」,即可得到該地座標。
以下案例以台中市政府2015年2月拆的違章工廠為例。附近均有標示路名,Google街景照片也可以大致對比。對照到Google地圖。
圖七:2016年實地拍攝圖(違章工廠已經被拆除。目前尚未完全恢復為農地)
圖八:2014年Google街景圖:原本為一片農地,後方建築可做為比對標的。
圖九:切換到街道圖或是衛星圖後,按滑鼠右鍵選「這是那裡」,即可得到該地座標。找到工廠座標約在24.239300, 120.678514。 

【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系列報導

  1. 認識土地分區:農地邊有工廠,就是違法的嗎?查農地工廠前必備小知識
  2. 發現農地工廠先查土地分區  以手機APP/瀏覽器這樣查
  3. 手機APP/瀏覽器查農地工廠 158查台中土地
  4. 農地工廠也能合法化:臨時工廠登記這麼查
  5. 農地工廠高污染?低污染? 經濟部這麼認定,環保署裁罰紀錄這樣查

 

《 The Temptations – My Girl 》


【妖言惑眾】

在渾沌社會染缸中,大部分人都得了失心瘋,

混亂了自身思維 ─ 『唯利是圖』,

一味的追求自身利益而忘了自身的立場。

實踐性解放的女性朋友,

必須要有能承擔所有相關的事情的自信。

如果,反對現在的婚姻制度的話,

那就要有自信別說出男人背叛,

或是不需要對孩子負責的,

這種牢騷話語了。

※※※※※※※※※※※※※※※※※※※※※※※※※※※※※※※※

《 The Temptations – My Girl 》

I’ve got sunshine on a cloudy day
When it’s cold outside I’ve got the month of May
Well I guess you’d say
What can make me feel this way?
My girl (my girl, my girl)
Talkin’ ’bout my girl (my girl)
I’ve got so much honey the bees envy me
I’ve got a sweeter song than the birds in the trees
Well I guess you’d say
What can make me feel this way?
My girl (my girl, my girl)
Talkin’ ’bout my girl (my girl ooh)
Hey hey hey
Hey hey hey
Ooh yeah
I don’t need no money, fortune, or fame (ooh hey hey hey)
I’ve got all the riches baby one man can claim (oh yes I do)
I guess you’d say
What can make me feel this way?
My girl (my girl, my girl)
Talkin’ ’bout my girl (my girl)
Songwriters
William Smokey Robinson, Ronald White
Published by
Lyrics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