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社會準備好與失智症共存了嗎?|想想論壇


失智症照護著的身心壓力之大不是沒接觸過的人可以了解的,失智症患者常被說「老番癲」、「老人小孩性」、「怎麼都講不聽」,但這並非故意作對,是腦袋生病了無法聽懂,就像感冒流鼻水打噴嚏一樣是自己無法控制的症狀,只是這樣的症狀不容易被發現。
我們的社會準備好與失智症共存了嗎?|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60

我們的社會準備好與失智症共存了嗎?

人氣指數: 85
友善列印版本

面對高齡社會,許多以往被忽略的病症影響力都變得大了起來,而失智症正是這樣一個重要的議題。根據台灣失智症協會報告指出,2016年底為止台灣每100人就有一位失智症患者─這是多令人心驚的數字!就如早期各種精神疾病及傳染病被汙名化一樣,現在社會對於失智症認識,正因不了解而多有恐懼排斥。

要緩解社會大眾對於失智症的抗拒,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增進對失智症的了解,日本厚生勞動省老健局於2009年實施「失智症支援者養成事業(認知症サポーター等養成事業)」,目的為:

1.     不帶有偏見正確理解失智症是甚麼

2.     溫暖守護失智症患者及其家族

3.     對於鄰近失智症患者及其家族提供能力所及的簡單協助

4.     發現社區可提供的協助,互相協助建構有效率的社區互助網

5.     作為社區再造的統整者活躍於社區

其中失智症支援者養成講座(認知症サポーター養成講座)派遣講師到各團體進行約90分鐘簡短的講座,內容包括說明失智症支援團隊內容是甚麼?失智症有哪些症狀?我們該如何對應?該如何預防以及早期發現失智症?和失智症患者相處該注意的地方?體會失智症照護者的辛苦等。聽講完畢完成簡短的問卷調查後,受講者會獲得一個橘色的手環作為證明。

失智症支援者講座受講所獲得橘色手環,作者拍攝

2016年的失智症支援者養成事業公益廣告中,女學生的右手腕上就戴著橘色的手環。

「Kazumi,學校好玩嗎?」

「嗯,好玩唷」

「Kazumi,有認真念書嗎?」

「呃…還過得去」

「Kazumi」

「媽」穿著圍裙的女性抬頭看著女學生說「謝謝你總是這麼幫忙呢,Yui」

「沒甚麼啦,掰掰」

失智症,

由大家一起來守護,

用社區的力量支援。

影片中奶奶一直對著學生叫「Kazumi」,學生也順著奶奶對話,直到穿著圍裙的女性出現,才發現原來學生是「Yui」,而在奶奶心中還在上學念書的Kazumi其實早已成人。徘徊為失智症患者常見症狀之一,身為失智症支援者的學生,也許在放學回家路上巧遇失智症奶奶,也許奶奶特地到校門口等已經成人的 Kazumi卻錯認Yui,如果Yui對失智症的認識不深而極力否認,搞不懂自己哪裡弄錯的奶奶也許就這樣成為走失老人的一員。

失智症照護著的身心壓力之大不是沒接觸過的人可以了解的,失智症患者常被說「老番癲」、「老人小孩性」、「怎麼都講不聽」,但這並非故意作對,是腦袋生病了無法聽懂,就像感冒流鼻水打噴嚏一樣是自己無法控制的症狀,只是這樣的症狀不容易被發現。

日本的失智症支援者的人數在2016年底達到8,497,194人,平均每15位民眾就有一位接受過失智症支援者養成講座訓練,其中又以國中小學生以及50歲以上的民眾佔大多數,日本政府深知國中小學生是最沒有成見容易被教育的年紀,因此積極於各地中小學派遣講師;另一方面50歲以上的民眾迫切感受到認識失智症的重要性,也在各市町村活動中召開講座積極參與。

資料來源:「認知症サポーターキャラバン」実施状況報告書,作者整理。

失智症支援者養成事業不僅在日本發光發熱,2012年WHO報告書刊登相關報告,同年度國際阿茲海默症協會報告書也給予極高評價,甚至英國也仿而實施「Dementia Friends」。

失智症的早期發現很大一部分是依靠身旁的親朋好友發現「不對勁」,但在缺乏對失智症的認識下,是否能把這「不對勁」連結到早期發現?面對失智症不能只靠政府的長照或醫療服務杯水車薪,成為社會支援的一份子─你我都準備好了嗎?

 

Advertisements

【書展想想(下)】相遇,我的文學明星走過台北書展|想想論壇


今年,夏宇沒有來,但我遇上另一位偶像。在「讀字迷宮」裡,眼睛不用打開搜尋功能,便能夠迅即對準,鎖緊目標人物的臉,原來真實的他是如此高大壯健,我握緊手機,鼓起勇氣走上前,輕輕地拉住楊佳嫻的手臂,細微的說:「可以介紹一下嗎?」然後,小粉絲和羅智成遇見,我們談寫詩的小事情,他說話時,我體內裡的小火山輕輕地爆發,最後我忍著顫動的肩,靠在偶像身旁,拍下一張照片。
【書展想想(下)】相遇,我的文學明星走過台北書展|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61

【書展想想(下)】相遇,我的文學明星走過台北書展

人氣指數: 77
友善列印版本

寫作的人,說到底,是相遇自己,幸運一點,便是相遇讀者。閱讀的人,倒是相遇整個想像世界,這想像世界與現實世界完全不同,它能夠變動大小,放任我們飛翔滑落。總覺得,書是燃燒另一個美麗新世界的藥引,能讓日常平凡生活變得燦爛一點,即使它註定包含某種打開無知的自己的孤獨感和悲傷感,然後可能墜入某種誘人的黑暗之中。

中學時就一直往圖書館跑,單純地想要做個喜歡閱讀的人,哪會想到長大後跑的卻是另一個島嶼上的書展。或許,那些我內心深深仰慕的文學明星,幾乎都是台北書展給我機緣遇見的。在我輩寫詩圈子中,敢問誰不把夏宇視為偶像或女神?誰不想親身目擊她的風采,拿個親筆簽名?

2017台北國際書展會場中央的「樂讀行走人」(作者拍攝)

但是在台北世貿中心的一號展館,某個農曆新年後舉辦的書展,於台灣詩壇中屬於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夏宇,竟然出現在她應該不喜歡出現的場域裡,這就是台北書展最神奇夢幻之處,它總是能夠匯聚華文地區的作家、詩人、出版人、賣書人、讀書人。還記得第一次見夏宇,她的親切、浪漫、帥氣、神經質等等都超越想像,當她在我遞上的詩集簽下名字,頃刻間感覺,就像她在1995年出版的詩集名稱:《摩擦‧無以名狀》,那瞬間的一眼一笑、一舉一動,都黏著透明的親密摩擦,溢滿我心底無以名狀的熱暖。

台灣著名詩人夏宇的簽名(作者拍攝)

從今以後,我便無法忘記,那日夏宇擁抱了我,而我卻擁抱了一個神話。

今年,夏宇沒有來,但我遇上另一位偶像。在「讀字迷宮」裡,眼睛不用打開搜尋功能,便能夠迅即對準,鎖緊目標人物的臉,原來真實的他是如此高大壯健,我握緊手機,鼓起勇氣走上前,輕輕地拉住楊佳嫻的手臂,細微的說:「可以介紹一下嗎?」然後,小粉絲和羅智成遇見,我們談寫詩的小事情,他說話時,我體內裡的小火山輕輕地爆發,最後我忍著顫動的肩,靠在偶像身旁,拍下一張照片。事後的餘震不斷,而我能夠想起詩人的詩句,不知緣由地竟然是《泥炭紀》——「日復一日,我被磨損著,像剝落的岩石滾向岩群,我怕再也無法珍重地/辨識自己(9.4)/親愛的ㄌ,我不得不向你陳述內心永遠的不合時宜。努力生活,但不盡傾心。(9.4.3)」

台灣著名詩人羅智成(左)與陸穎魚在書展相遇(作者拍攝)

移居台北後,我回香港的次數並不多,一年大概兩次吧!因此,台北書展便成為我與文學朋友一年見一次面的老地方。剛好今年臺灣商務印書館的客座編輯楊照邀請梁文道前來書展談《波赫士的魔幼圖書館》,可惜我都在書展場外跑工作,未能前去見「道長」(粉絲們對梁氏的尊稱)一面;若要追尋我至今腦海中仍能準確浮現道長畫面清晰的場合,便是2009年「當愛情衰亡,書寫才剛開始」座談會,那時我第一本詩集才剛剛出版,完全是香港文壇裡的小朋友角色,中間我們或有在一些文學場合偶遇,但都模糊得無法追認了。

多年後再見,道長仍然是我心目中的道長,心胸開闊、不拘小節、理性感性並重、翩翩君子的文化人、公共知識份子。當我看著他從「讀字迷宮」裡游走選書,當年初出茅廬的小朋友,今天已經儲存足夠勇氣,向他揮手呼喚了,我們相視而笑,他捧著書走到收銀台,等待結帳時,帶點疑惑地問:「怎麼你會在這裡?」想想,怎麼我會在這裡?想想,是詩也是文學把我帶到這裡吧。這幾年我所經歷的故事好像都可以被解釋,但又是充滿著各式各樣的,不可解釋的巧合組合。

「讀字迷宮」裡的讀者滿滿(作者拍攝)

去年香港有個哲學網站面世,道長於該網站的致辭短片內,有段說話是這樣的:「無論是寫詩、寫小說、做音樂、舞蹈還是劇場,甚至乎研究哲學,它本身就是你得到的最大獎賞。除此以外,你沒有任何回報,或至少你不能期待有任何回報。所以,如果你在香港當一位詩人,你就是一位真正的詩人,你做哲學,你就是一個真正的Philosopher。」

道長這番話是如此迷人,而我聽到的當下,能夠領會的就只有詩人部份,但當我在書展看見道長抱著或重或輕的書,看見迷宮內忙碌著的獨立出版朋友,看見書海中可愛可親的讀者,我才發現,其實做出版的人,創造「書」便是他們所能得到的最大獎賞,而當中最珍貴動人之處,是他們渴求但從不強求讀者,他們熱情地做書,卻又安靜地賣書。

至於台北書展,台灣的出版業界和媒體或是愛之深、責之切,往往能夠在雞蛋裡挑出骨頭;然而,對於我這個異鄉詩人和讀者來說,台北書展是美好的,特別是今年書展基金會作出多項創新變革,成功打開出版與閱讀領域的新鮮風景。有時候,我想先不要問書展給你什麼,而是作為讀者,你能給自己地方的出版業和寫作者什麼,最後書展才能呈現出什麼吧。說到底,寫作、出版、閱讀是個循環,大家都要其中的小齒輪。

最後,僅以智利女詩人Cecilia Vicuna的詩句作為結尾——「來到這世界之後的第一個問題/是看見了/文字浮現在空氣中/同一時間,既是問也是答。」

 

【書摘】《有聲畫作無聲詩:陳庭詩的十個生命片段》──陳庭詩與二二八|想想論壇


當時臺灣的社會問題已經非常嚴重,各界人士包括國民黨內部一些中低階官員,對以陳儀為首的臺灣當局及施政實績議論紛紛,有時還相當激烈。對於這樣的現況,王思翔採取和其他半官方報紙類似的辦報方針:「不反皇帝,只反貪官」。
【書摘】《有聲畫作無聲詩:陳庭詩的十個生命片段》──陳庭詩與二二八|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63

【書摘】《有聲畫作無聲詩:陳庭詩的十個生命片段》──陳庭詩與二二八

人氣指數: 80
友善列印版本

書名:有聲畫作無聲詩:陳庭詩的十個生命片段(link is external)
作者:莊政霖
出版社:有故事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7/01/18

《有聲畫作無聲詩》書封

【本書背景】陳庭詩(1913~2002)原籍福建,1946年來臺,終其一生以質量驚人的創作貢獻臺灣當代藝術。陳庭詩在國際美術年鑑《二十世紀藝術史》(Art of the 20th CENTURY)鉅著中是唯二入選的華裔藝術家(另一位為貝聿銘),在世界藝術史上地位可見一斑。

然而陳庭詩與他的故事卻鮮為大眾所知。事實上,陳庭詩在戰後臺灣的境遇,即是侯孝賢電影《悲情城市》中由梁朝偉飾演的瘖啞智識人士──林文清的原型。陳庭詩自幼患有耳疾,雖無法言語,但透過筆談與交心,與當時本省與外省文人奠定深厚交誼。陳庭詩從戰後初期來臺、歷經二二八、白色恐怖的年代,他的生命經驗,彷如戰後一部無聲的臺灣文化史。

==

《和平日報》的陳庭詩──《悲情城市》的林文清

八、九O年代之交的某日,陳庭詩在埋首創作之餘,不忘抽出時間到外頭逛逛。來到定點,買一張票,坐在黑暗的電影院中,他暫時將幾乎填滿他生活每一個縫隙的藝術創作,安穩地擺在一旁,轉去欣賞另個領域創作者的成果。

但今天,他不是到平常去慣了的二輪電影院,而是換到一間專放院線電影的戲院,加入購票人潮,買一張貴出許多的票,帶著平常觀影時所沒有的複雜心理,坐進放映廳。那是一九八九年發行的電影,《悲情城市》。

一開始,看著螢幕上正在迎接新生命的到來、忙進忙出的一戶人家,因為聽不見與此同時播放著的日語廣播,陳庭詩還有些摸不著頭緒。直到電影開始三分鐘,螢幕上出現了幾行字,他才總算抓到電影開頭所在的時間點: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

日本天皇

宣佈無條件投降

臺灣脫離日本統治

五十一年。

那真是太遙遠的事了。即便是一向才思迅捷的陳庭詩,也較平時多花了數秒才憶起,並且推算出: 日本投降後,再過八個月,是他初次踏上臺灣土地的時間。

《悲情城市》電影海報(來源:製片公司年代影視事業、侯孝賢電影社與發行公司學者有限公司)

一九四六年某日,戰後在江西、福建一帶流徙數月的陳庭詩,突然接到一封轉了幾手才來到他手上的聘任書。聘任者是即將在臺灣臺中成立的《和平日報》分社,邀請他前往臺灣,擔任美術編輯一職。

抗戰雖已勝利,但戰時的創傷加上國民黨接收時的劫掠,中國大部分的文化機構都在艱難中掙扎撐持。此時,知識界普遍流傳一個說法,認為臺灣是戰後唯一還稱得上淨土的地方。加上臺灣在光復後隨即大量向福建地區招募文教和新聞工作人員,政治環境也看似較為單純,陳庭詩認識的一些文化人、知識份子,包括戰時互有接觸的木刻家、漫畫家,有不少都已前去臺灣。他們之所以如此選擇,一方面是為了擺脫求職困難、生計難以維持的窘境,另一方面,也抱持著到這一塊新近才回歸中國的土地上去看看的想法。

考量到上述種種,陳庭詩便決定答應《和平日報》分社的邀請,遠赴臺中任職。

陳庭詩發表在《和平日報》的版畫〈蓮步姍姍〉。此圖乍看之下是畫中國神話「姜嫄踏巨人足印懷上后稷」,但女子衣服上寫著「加薪」,巨大黑色足印寫著「物價」,暗喻女子被巨人拋在身後,早已無可追矣。(取自《和平日報》〈每週畫刊〉)

電影進行到八分鐘,陳庭詩辨認出,在電影裡飾演「文清」這個角色的帥小伙,正是《悲情城市》開拍前,導演侯孝賢曾經帶到他臺中家中來拜訪他的梁朝偉。

電影十二分鐘處,陳庭詩看到了遙遠又熟悉、但又不能和他的記憶全然疊合在一起的影像。寬榮引介他的朋友們,一群本省籍的文人和知識份子,以及「唐山」來的記者,到了林文清家中聚會,清談議論,對時局發出批評和喟嘆。聽不見也無法參與討論的文清,雖然高興眾人的來訪,卻只能在一旁做一個無聲的觀察者。稍後類似的情境又出現兩次:一次在餐廳,一次同樣在文清家。餐廳那次文清沒有參與,而第二次在他家,寬美(寬榮的妹妹)聽到一半,索性招招手,拉著文清坐到一邊,背對著高談闊論的眾人,自顧自地筆談去了。

來臺一段時日,陳庭詩才逐漸搞清楚在戰時同樣是做木刻版畫的同行,來到臺灣之後的大致情形。在他過來之前,有一些木刻家早已抵臺。最早是黃榮燦,並以他為中心形成木刻版畫界在臺的聯絡網。接著朱鳴岡、陳耀寰、荒烟、麥非等人也相繼而來,他們不是當記者,便是當編輯,並從事木刻或漫畫活動。雖然陳庭詩和這些木刻家彼此都認識,但因為陳庭詩自認個性內向,又聽不見,很少參加他們的聯誼活動。反而是《悲情城市》中,三五個本省、外省文化精英互相交流餐敘的場景,因為陳庭詩任職《和平日報》的緣故,而較常出現在他的現實生活中。

報紙發行前夕,主筆王思翔等人在社長李上根的授意下,開始代表報社密集地拜訪臺中各界本省籍名流,包括林獻堂、黃朝清、葉榮鐘、楊逵、張文環、謝雪紅等。其中和楊逵等藝文界人士的接觸,為王思翔和陳庭詩後來在臺中開展的其它文化工作,初步奠下了合作的契機。

當時臺灣的社會問題已經非常嚴重,各界人士包括國民黨內部一些中低階官員,對以陳儀為首的臺灣當局及施政實績議論紛紛,有時還相當激烈。對於這樣的現況,王思翔採取和其他半官方報紙類似的辦報方針:「不反皇帝,只反貪官」。

即使如此,《和平日報》初創的頭兩三個月,相較於其他同業,態度仍算是十分激進。本地記者寫了許多地方新聞稿件,揭發不少貪官汙吏和地方惡勢力的醜事。根據報社同仁所揭發的種種,陳庭詩在他負責的〈新世紀副刊〉、〈每周畫刊〉專欄等版面刊登自己的漫畫作品,諷刺貪官,反映民生。有時,陳庭詩心中想抨擊、諷刺的時事太多,畫出來的漫畫連自家副刊都沒有足夠的版面可以刊出,還會另以筆名「白玲」,將多出來的作品投稿到《中華日報》的〈海風副刊〉發表。

陳庭詩以筆名「耳氏」發表在《和平日報》的版畫〈先生們,請做做好事!〉畫中一群圍繞著會議談判桌的權力掌握者,正冷冷地審視著桌上一隻巨大而枯瘦、托著破缽乞食的手。(取自《和平日報》〈每週畫刊〉)

能夠放膽批判社會上種種不公不義的現象,陳庭詩自然頗感痛快。對於作為軍方機關刊物的《和平日報》,社長李上根竟然容許底下的人大肆批評當局,陳庭詩和同事們除了覺得很有意思,私底下也對報社高層擺出這樣態度的原因議論紛紛。

《和平日報》敢言別人所不敢言、敢登別人所不敢登的作風逐漸傳開,引起讀者的好感,銷量猛增。發行後,僅用了短短數月,一舉躍居成為僅次於《新生報》的臺灣第二大報,在嘉南地區更是遙遙領先其他同業,成為嘉南第一大報。但是陳庭詩注意到,即使報紙的銷售量急速攀升,報社內的同仁,尤其是位處第一線的記者大都沒有鬆懈,有些還更加賣力。主筆王思翔也是如此,即便在忙碌的工作告一段落,也還經常坐在辦公桌前,皺著眉頭,思索著報社該如何往前踏出下一步。

「庭詩兄,我有個想法想跟你討論一下,你現在方便嗎?」某日陳庭詩編務處理到一個段落,正在小憩時,王思翔忽然趨前遞了張紙條過來。

「請說,不必如此客氣。」

「我在想,我們好不容易來到臺灣,整天只是關在社裡,至多是在臺中一帶活動,總覺得就這麼下去,這一趟算是白來了。現在臺灣本省人和外省人的關係有些緊張,我認為原因是臺灣才剛回歸中國,彼此都不了解,語言又不通,就容易有誤會。我想我們可以花些時間繞臺灣島一圈,四處走走逛逛,什麼地方都去,深刻地去認識臺灣。每到一處,你畫一幅圖,我寫一篇文章,用專欄的方式在報紙上呈現我們的見聞。我們自己開了眼界之外,外省人讀了對臺灣有進一步的認識,本省人也會知道我們是有心想要了解臺灣。」

「構想很好,我很樂意去做這件事。這個專欄的名字叫什麼?」

「還沒想到。庭詩兄可有想法?」

「『環島行腳見聞』,你覺得如何?」

於是王思翔利用記者的方便條件和本省報社同仁的關係,偕同陳庭詩在幾個月內跑遍了許多地方,從城市、村鎮,到原住民聚居的山區都去了。每到一處,他們不僅僅是欣賞山光水色,還特地參觀工廠、電站、碼頭、學校、街市、寺廟以及監獄等地,訪問了各色各樣的人,據此將他們兩人分工合作的成果連載於《和平日報》上的〈環島行腳見聞〉專欄。

陳庭詩〈街頭賣藥者〉,繪製親歷於街頭的臺灣寫實場景。(取自《中華日報》〈海風〉)

因為這幾個月的見聞,相對於其他同時期在臺灣的外省人,陳庭詩和王思翔對臺灣的現況是有較全面的了解的。他們理解到,經過五十年的相隔,臺灣的社會面貌起了相當大的變化,和以往在中國所見的幾個省區都有非常巨大的不同。至少在西部平原,現代化的工農業和交通運輸系統已經基本建立,城鄉關係和教育系統也和中國有一定的差異,而這些不同,也必然地反映在臺灣人的生活和思維方式中。這些變化,是身為外省人的陳庭詩和王思翔先前所不理解的。待到實際深入走了一圈,他們卻強烈感受到自己對臺灣的了解還遠遠不夠。

(中略)

二二八事變突然爆發了。儘管在此前,臺灣的社會問題日益險峻,群眾不滿的情緒也很強烈,陳庭詩和報社同仁之間,也曾就供糧問題互相交流意見,猜測春夏間糧食問題如果沒有妥善解決,可能會引起騷亂,但仍沒有想到事情來得這樣快,又這樣劇烈。

二月二十七號晚間,臺中方面就獲知臺北市民因抗議緝私人員打傷小販、槍傷路人而圍攻警察、警局的消息,但尚未在臺中引起波瀾。隔日,事態擴大,「處理委員會」成立,由官方派員會同民間代表共同會商以解決問題,但臺中市仍平靜如常。三月一日,風聲又緊了一些,開始聽說臺北發生了「打阿山」(主要針對外省籍官員)的事件,又聽說軍警向群眾開槍,射殺了一些無辜市民。臺中雖然還沒產生騷動,報紙也照常出版,但陳庭詩和報社同仁已感到外頭頗有山雨欲來之勢。

這晚,去找謝雪紅和楊克煌的王思翔一回到報社,便一臉嚴肅地告訴陳庭詩和其他外省籍員工:「我們都待在這,不要出去。」隨即轉告眾人他從謝、楊兩人那聽來的消息。臺北方面已經派人到全臺各地方動員民眾,臺中也將在隔日召開市民大會。報社的外省籍同仁絕對不要到市上採訪,當然更不要過問市民的活動。王思翔起身告別時,楊克煌對他說了一句閩南話:「白貓偷食、烏貓抵罪!」意思便是要王理解,接下來在臺中市,很可能也會有「打阿山」的情事發生。

果然,二日一早,街上就傳來陣陣憤怒的喧鬧聲。陳庭詩和其他外省員工不敢出門探聽消息,只能坐困在宿舍中靜等。過了一會,突然有一群陌生人持械闖入,聲言要搜尋武器,經報社雇用的女傭勸說一陣後才離開。傍晚時,謝雪紅派人安排報社員工到一間小旅館休息了一夜,隔日,再派人將員工們接回宿舍,並且分配人力到宿舍門口站崗,以保障他們的安全。

數日後,謝雪紅再度派人到宿舍通知報社員工,回社內準備恢復出報。不久,楊逵也捎來臺中處委會的意見,要求他們恢復出版《和平日報》。楊逵對報社的外省員工友好如前,並留在報社和王思翔共同主持編務。九日,大批政府軍由基隆港登入後,開始大肆捕殺群眾首領和一般市民,消息隨即傳遍全臺。

陳庭詩在《文化交流》的作品〈交流乎?絕流乎?〉預示著「臺灣人」和「阿山人」之間存在的文化矛盾,並期盼呼籲團結。(取自《文化交流》)

當時軍隊尚未進攻臺中市,但在空氣中逐漸凝結、變得越來越沉重的恐怖氛圍已經壓倒一切。謝雪紅和楊克煌隨著原《和平日報》嘉義分社負責人鍾逸人領導的武裝部隊「二七部隊」向埔里山區撤退,報社內的一些本省員工也跟著隊伍走了,楊逵則避居鄉間。過了一兩天,市面恢復,《和平日報》也照常出版,一切看似回到從前的舊樣子,但是報社內的許多人都十分不安,不知道當局將會怎樣實施它口頭上所說的「寬大」政策。

包括陳庭詩在內的報社外省員工都預料到,當局遲早會展開大規模的殘暴鎮壓,首先是對參與或涉嫌參與事變的臺灣人,然後也「順便」在外省人中、特別是知識份子的群體裡,捕獵那些被認為是可疑和可惡的不安份子。陳庭詩、王思翔等人思前顧後,為了保障自身的安全,紛紛措詞向社長請假或請辭,各自尋找門路,趕緊設法離開臺灣。在他們離開臺灣前後,軍統秉承陳儀、柯遠芬意旨,查封他們早已視為眼中釘的《和平日報》,罪名是「事變期間,言論反動,煽動叛亂」。在臺灣報業史上曇花一現、璀璨無比的《和平日報》,就此成為一個歷史名詞。

臨到最後,電影藉由誦念寬美寫給外甥女的一封信,交代文清被當局抓走的始末。陳庭詩想,要是他當時沒有離開臺灣,大概也會像文清一般,工作到一半,或者是在睡夢中,突然被闖入的軍警帶走,不知道帶去哪,也不曉得最後會有怎樣的下場?《悲情城市》在臺灣公開上映後,因為挾著在威尼斯影展獲獎的殊榮,絕少有人給予負評。但也有人說,為什麼要以文清這一個聾啞者的視角來敘說二二八?難道在面對臺灣史上一個無可抹滅的時代悲劇時,侯孝賢和《悲情城市》的工作團隊,竟然是選擇裝聾作啞、輕描淡寫地帶過?

製作電影的人是怎麼想的,陳庭詩並不清楚。不過他很明白:自己正是以一個聾啞者的身份走過那個年代。即使聽不見,也無法透過語言表達,裝聾作啞,是在那劇烈動盪的一年中,唯一一件他不曾做過的事。

 

請 夥伴們針對「農地新危機 300億資助違規工廠就地合法新方案將出爐!」提供意見


 

夥伴們:

自從上星期我們發現經濟部即將有新動作後,才知道除了原本我們熟悉的違規工廠管理輔導辦法之外,政院和經濟部打算大開另一個後門,透過小型產業園區開發補助辦法,提出可能是世界首創的「田園化生產聚落/田園化工業園區」的政策,讓農地上的違規工廠就地合法。

而且,即將在新的立院會期上提案。

我們認為此舉只是不斷的犧牲農地、農業,獨厚違規的工廠,而且還要動用我們納稅人300億,並不符合環境正義原則。

所以,我們打算先「揭露此事」,促進社會各界,公民團體,農民伙伴共同來關注,而且要求政府要依法行政,資訊公開,而且,依環評法進行政策環評及各園區開發的環境影響評估。

如果大家有任何的想法,歡迎回訊給我們,或直接留言在hackpad上。(hackpad的編修權限是開放的,但,要先註冊hackpad帳號才能使用)

感謝萬分!

如果方便,是否也能請晃夥伴幫忙,轉給您認識的其他關心農地伙伴,讓更多人留意此事的發展。

—–

農地新危機 300億資助違規工廠就地合法新方案將出爐!

連結:https://hackpad.com/-300-KYcBPePjMbF

長年來台灣土地未做嚴格分區使用,造成7萬家違章工廠散落在新北、台中、彰化、高雄縣市的地裡田間。2016年初,蔡英文總統在訪問頂番婆的水五金聚落後,「田園化生產聚落」政策應運而生。目前,經濟部工業局已研擬了「小型產業園區開發補助辦法(草案)」,並在2/22與地方政府進行討論,規劃動用8年300億特別預算,爭取上半年立院通過執行。但此政策看不出蔡總統讓農業與工業共榮永續的承諾,所謂「田園化生產聚落」其實是讓我們的家園、田園工廠化!

經濟部規劃的「珍珠計畫」開發補助辦法,要為違章工廠拓寬農路,在路面下方埋設密密麻麻的汙水處理管線和水電線路,將廢水輸送至共同處理系統後排放,也就是要正式將工廠引入農地,讓農地變成一座座低價產業園區,創造一套農工合流、犧牲農地的工廠就地合法處理方案,可預見未來土地分區管理使用與農地污染管制將更複雜難解。

處理幾十年來錯綜複雜的工廠問題,經濟部不從開發管理層面處理工業用地昂貴的問題,只想犧牲農地來彌補產業用地的不足,提出只拉抬短期經濟利益的思維、缺乏環境永續的讓步政策,尤其,此刻所提出的草案內容及討論不對外公開,研商過程也未提供實質的程序參與與公開對話的空間,使利害相關人如地方政府、工廠業者、勞工、農民、在地居民及環團等能適時知悉資訊並陳述意見。

對此,我們的訴求是:

  1. 公開田園化生產聚落政策及小型產業園區開發補助辦法草案,透明公開政策研議過桯,並納入公民參與機制。
  2. 要求田園化生產聚落政策應進行「政府政策環境影響評估」。
  3. 要求任何違章工廠小型產業園區開發案均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

蔡總統上任前說:「請不要放棄我們,請時時提醒我們,如有需要,可以拍桌。」

各位朋友,現在拍桌,正是時候!

 

相關資料

2017.1.18 經部「串珍珠」 推動田園工業區

2016.11.23 張景森:新違建絕對拆,舊違章集中管制

2016.8.20 動起來了!鹿港水五金專區將規劃設「水五金田園生產聚落特定區」

 

陳瑞賓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秘書長

張淑貞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研究員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el: 02-29332233 ext 223
Add: 116台北市文山區萬隆街38號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http://teia.tw
守護農地行動 – http://farmland.e-info.org.tw

 

 

志工缺很大!2017廢核大遊行需要你的力量!


http://nonukeyesvote.tw/?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邀請大家踴躍參加遊行,展現持續監督的意志,一同要求新政府必須向民間社會展現政治決心與行動力,建立「非核低碳、永續能源」的家園!

2017「非核低碳 永續能源」大遊行
遊行主題:核廢處置動起來,節能綠能作伙來
集合時間:3/11(週六)下午14:00
地點:凱達格蘭大道

●廢核遊行需要你/妳的力量!
北部遊行團體發起報名
遊行志工招募
很缺志工,請拉你的親朋好友同學們一起來吧!

●遊行路線:凱道出發→公園路→襄陽路→重慶南路→衡陽路→中華路→漢口街→館前路→忠孝西路→公園路→青島東路→中山南路→回到凱道

不管您是民間社團、學生團體、店家、社區、企業,只要貴團體/單位認同廢核理念,也願意支持2017廢核遊行,可以填寫線上表單加入廢核遊行發起團體或是協力團體。我們會在遊行當天公佈名單以示感謝。
─高雄─

名稱:「2017廢核反空污遊行」
時間:3/11(週六)下午14:30
地點:高雄市勞工公園廣場(靠中山路,近獅甲站3號出口)
主辦單位:南台灣廢核行動聯盟

報名資訊

─台東─

名稱:「疼惜台東好生活 反核廢遊行×廢人活化市集」
集合時間:3/11(週六)下午14:00
集合地點:臺東市鐵花行人徒步區
主辦單位:台東廢核反核廢聯盟

廢核,就是現在!10 萬反核樁腳作伙來

 

農地老是蓋工廠 國土計畫怎樣才行?


http://e-info.org.tw/node/203054?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b48326c2-EMAIL_CAMPAIGN_2017_02_2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b48326c2-84956681

農地老是蓋工廠 國土計畫怎樣才行?

 建立於 2017/02/22

作者:潘正正(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

對於想要了解、參與國土計畫的公民,或空間規劃專業者來說,我們大都懷揣著某種台灣人與土地和諧互動、秩序繽紛的理想圖像,但卻在面對保安林內的礦場、或農地上蔓延的農舍及違章工廠時,看見了現實與願景的落差。基於這樣的議題意識,我們要如何理解和參與好不容易催生出來的國土計畫?

土地議題的三大資訊:地權、地用、行為規範

地權,是指一塊土地屬於公有還是私有?公有指的就是所有權在中華民國或縣市政府;私有可能是單複數的個人、公司社團等。但是,不管公有或私有土地都需遵守土地利用管制與行為規範。

理解既有體系架構是運動的第一步。圖片來源:地球公民通訊

地用管制是指在區域計畫、都市計畫和國家公園計畫中,每一塊土地都有其任務分派,來指導、限制其使用。譬如,區域計畫中的特定農業區、一般農業區、都市計畫中的農業區,都是為了保持農業生產而劃定,原則上不能變更為建地,只容許農舍、必要之農業產銷、水源保護或公用事業等設施。

然而,區計法施行時的現況編定,以及後來的「促產條例」、「產創條例」、「工廠管理輔導法」等法令都突破了原計畫設定的框架和空間秩序,造成農業區內一般建地(甲建)與工業區外工業合法建地(丁建)持續增加。農牧用地與甲種或丁種建築用地在實際的空間裡或許僅一線之隔,但容許使用的類型跟強度有很大的差異,如不比對用地編定,是無法分辨農業區內的工廠在土地利用上究竟合不合法的。

以農地工廠為例,一旦農業區內有合法工廠或零星工業區的存在,就會因為產業群聚、農地價格相對低廉,而有違章工廠出現;倘若政府執法不力,加上同一家公司的不同製程被允許到工業區外生產,形同默許違章廠存在;而土地被炒作,使工業區進入門檻過高,甚至不斷被變更為住商,導致的結果就是台灣農地上長出的違章工廠,竟多於合法工廠,而且其中不乏土壤及地下水高污染事業。

城市的發展與擴張。圖片來源:地球公民通訊

地用管制雖由內政部主管,但是,各類使用的行為規範,都要回歸各「目的主管機關」的法令和政策;各行為規範間的協調競爭,則決定了地用管制的設定。例如農委會依《農業發展條例》,設定農業發展與農地管理的策略,確保農地的品質與數量。但當立法院修訂《農發條例》允許農地面積的1/10興建農舍時,農委會就只能退守到是否農用、是否影響生產環境的認定。當經濟部要來搶地,大範圍就以國家重大建設、圈地分區變更、徵收開發的方式進行;小範圍則透過產創條例、工廠管理輔導法等的立法修法開門。內政部在其中,只能配合修正土地管制、調整遊戲規則;而農業單位只能接受行政院指示,壯烈犧牲了幾位背骨公務員後也就配合辦理。

地權、地用、行為規範三個軸線往往環環相扣,最難掌握的就是領域重疊時各行為規範的權責釐清與競合,以及法規政策沿革過程中相互的影響、協調與妥協。公民的力量,需瞭解各法規與各機關間的複雜關係,與其把矛頭對準國土機關,或者其他相對弱勢的機關,更應該把砲火對準禍源才實際。

風險承擔與責任歸屬:受災v.s致災

台灣破碎的地質與氣候條件,加上稠密的人口,要支撐社會的發展,各種產業和土地利用行為,在空間安排上很難不互相影響;對於所有類型的環境敏感區全面的禁止開發與停止既有利用型態,有相當的難度(以國際通常的標準,台灣大概80%會在二級以上環境敏感區)。

對於潛在易受災地區的自用或低密度開發,要政府全面的管制是不可能的。以充分的資訊揭露為前提,輔以引導行為改善避免擴大災害潛勢、健全的防災避難措施,或許才是比較可行的方式。

但是假如土地利用行為會致災,大幅提高他人受災的風險,在風險管理的角度上,就需要主管機關積極的介入處理。例如:農地違章工廠最應該優先積極處理的,本應是高污染事業體的輔導遷移,但我們卻看到經濟部完全繳白卷,甚至還企圖讓部分高污染事業以低污染的身分就地合法。

政策的四個檢核點

一個推動中的政策或土地利用,我們要怎麼判斷它是否合理?廖本全老師提出了四個重要的檢核點:是不是對的事?對的地點?對的方式?是否造成特別犧牲?

第一點,先看政策或土地利用的需求是否合理?對國家的長遠發展是不是對的事情?目前這是由「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跟「地方政府」判斷,但無論是政策擬定或興辦事業初步的審查,都沒有公民參與的空間。

第二點,假如是合理的需求,就要看它被擺放的區位適不適合。這部分的任務,目前是由區域計畫委員會、都市計畫委員會和國家公園委員會在負責審查,近年在對公民逐步開放。

第三點,會不會對環境造成過大的衝擊?要怎麼做才能減低衝擊?評估潛在傷害過大難以恢復時,就要另提方案,這就是環境影響評估要做的事,是目前公民參與相對較成熟的一環。

最後,假如前面三個關卡都己經通過了,那在後續執行,或土地使用權取得的過程裡會不會造成特別犧牲?這些人的權利有沒有被保障?損失有沒有被補償?理想上,一個政策經過這四道程序檢驗,不但要合法,還應該要合理。

公民的四條戰線

以上是我們在看待土地利用相關議題時的框架,也是我們參與國土計畫的幾個視角。如大家所知,未來的國土計畫,中央負責規劃原則的設定,地方則是負責實質規劃。也因此,我們認為圍繞著國土計畫,公民社會大概有四條主要戰線必須展開。

一、地方公民監督力量的建立,這是現況下最首要但也艱鉅的任務,不過也是從根本改善台灣政治環境的契機。

二、監督中央對土地分區分類的原則,尤其是四大功能分區間的界線;針對土地使用容許內容與條件進行攻防;以及爭取制度設計前期的公民參與空間。

三、監督地方政府規劃的區域產業走向、分區分類界線、現況課題解方,並提出實質意見或替代方案。

四、未來「國土計畫審議會」需負責協調空間計畫與部門計畫,或許能開啟我們對「對的事」的跨部會協商討論,與公民參與的空間。

國土法明文保障公民參與,但以違章工廠為例,地球公民已初步建立一套區域現況調查、資料彙整的工作模式及後台支援系統,很需要各地團體協助對各縣市違章工廠實況進行調查,在掌握現況、規模、類型等更完整的圖像後,才能針對各種區域性的差異,提出更精準細膩的政策建議。

 

《 Gordon Lightfoot – If You Could Read My Mind 》


《 Gordon Lightfoot – If You Could Read My Mind 》

If you could read my mind love
What a tale my thoughts could tell
Just like an old time movie
About a ghost from a wishing well
In a castle dark or a fortress strong
With chains upon my feet
You know that ghost is me
And I will never be set free
As long as I’m a ghost you can see
If I could read your mind love
What a tale your thoughts could tell
Just like a paperback novel
The kind the drugstore sells
When you reach the part where the heartaches
Come the hero would be me
Heroes often fail
And you won’t read that book again
Because the ending’s just to hard to take
I walk away like a movie star
Who gets burned in a three way script
Enter number two, a movie queen
To play the scene of bringing all the good things out in me
But for now love lets be real
I never thought I could act this way
And I’ve got to say that I just don’t get it
I don’t know where we went wrong
But the feelings gone and I just can’t get it back
If you could read my mind love
What a tale my thoughts could tell
Just like an old time movie about a ghost from a wishing well
In a castle dark or a fortress strong
With chains upon my feet
The story always ends
And if you read between the lines
You’ll know that I’m just trying to understand
The feeling that you left
I never thought I could feel this way
And I’ve got to say that I just don’t get it
I don’t know where we went wrong
But the feeling’s gone
And I just can’t get it back
Songwriters
GORDON LIGHTFOOT
Published by
Lyrics ©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 Group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Fish under threat from ocean oxygen depletion, finds study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7/feb/20/fish-under-threat-oxygen-depletion-oceans-study

Fish under threat from ocean oxygen depletion, finds study

Oxygen levels in oceans have fallen 2% in 50 years due to climate change, affecting marine habitat and large fish such as tuna and sharks

Large fish like marlin are dependent on sufficient oxygen supply. Previous studies have already shown that reduction in oxygen content is limiting their habitat .
Large fish like marlin will be driven into ever narrower bands of oxygen-rich water near the surface, leading to more competition for food sources. Photograph: Bill Boyce/Geomar

The depletion of oxygen in our oceans threatens future fish stocks and risks altering the habitat and behaviour of marine life, scientists have warned, after a new study found oceanic oxygen levels had fallen by 2% in 50 years.

The study, carried out at Geomar Helmholtz Centre for Ocean Research in Germany, was the most comprehensive of the subject to date. The fall in oxygen levels has been attributed to global warming and the authors warn that if it continues unchecked, the amount of oxygen lost could reach up to 7% by 2100. Very few marine organisms are able to adapt to low levels of oxygen.

The paper contains analysis of wide-ranging data from 1960 to 2010, documenting changes in oxygen distribution in the entire ocean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large fish in particular avoid or do not survive in areas with low oxygen content, these changes can have far-reaching biological consequences,” said Dr Sunke Schmidtko, the report’s lead author.

Some areas have seen a greater drop than others. The Pacific – the planet’s largest ocean – has suffered the greatest volume of oxygen loss, while the Arctic witnessed the sharpest decline by percentage. “While the slight decrease of oxygen in the atmosphere is currently considered non-critical, the oxygen losses in the ocean can have far-reaching consequences because of the uneven distribution,” added another of the report’s authors, Lothar Stramma.

It is increasingly clear that the heaviest burden of climate change is falling on the planet’s oceans, which absorb more than 30% of the carbon produced on land. Rising sea levels are taking their toll on many of the world’s poorest places. Warming waters have devastated corals – including the Great Barrier Reef – in bleaching events.

Acidic oceans, caused by a drop in PH levels as carbon is absorbed, threaten creatures’ ability to build their calcium-based shells and other structures. Warming waters have also caused reproductive problems in species such as cod, and triggered their migration to colder climates. Lower oxygen levels in larger parts of the ocean are expected to force animals to seek out ever shrinking patches of habitable water, with significant impacts on the ecosystem and food web.

Callum Roberts, the author of Ocean of Life and a marine conservation biologist at the University of York, is unsurprised by the latest findings. “What we’re seeing is fallout from global warming,” he says. “It’s straightforward physics and chemistry playing out in front of our eyes, entirely in keeping with what we’d expect and yet another nail in coffin of climate change denial.”

Scientists have long predicted ocean deoxygenation due to climate change, but confirmation on this global scale, and at deep sea level, is concerning them. Last year, Matthew Long, an oceanographer at the National Center for Atmospheric Research in Colorado, predicted that oxygen loss would become evident “across large regions of the oceans” between 2030 and 2040. Reacting to the German findings, Long said it was “alarming to see this signal begin to emerge clearly in the observational data”, while Roberts said, “We now have a measurable change which is attributable to global warming.”

The report explains that the ocean’s oxygen supply is threatened by global warming in two ways. Warmer water is less able to contain oxygen than cold, so as the oceans warm, oxygen is reduced. Warmer water is also less dense, so the oxygen-rich surface layer cannot easily sink and circulate.

“As the world warms up, the thickness and temperature of the surface layers are increasing,” said Roberts. “This acts like a stronger lid on the world’s oceans, so there’s less oxygen transported down below.”

“Unless we address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urgently we’ll see more and more of this,” said Roberts. “Life will become harder for creatures that live in the sea and for those that depend on them – ie us.”

A CTD-rosette is lowered into the ocean to analyse conductivity, temperature and depth and current oxygen measurements.
Pinterest
A CTD-rosette is lowered into the ocean to analyse conductivity, temperature and depth and measure dissolved oxygen. Photograph: Geomar

Fish that rely on dissolved oxygen will grow more slowly, peak at a smaller body size, and produce fewer offspring. And, Roberts pointed out, larger fish such as tuna, swordfish and sharks will be badly affected given their greater dependence on larger amounts of oxygen – they will be driven into ever narrower bands of oxygen-rich water near the surface, as will much of their prey, leading to more competition for food sources and other changed behaviour.

One knock-on effect is likely to be an increase to overfishing: “The eastern Pacific has huge tuna fisheries already,” he pointed out. “If the tuna can’t dive down where it is uninhabitable, as oxygen deficient areas expand, they have less space at the surface, they’re squeezed into ever tighter spaces and they’re more vulnerable to being caught.”

Since you’re here …

… we’ve got a small favour to ask. More people are reading the Guardian than ever, but far fewer are paying for it. Advertising revenues across the media are falling fast. And unlike some other news organisations, we haven’t put up a paywall – we want to keep our journalism open to all. So you can see why we need to ask for your help. The Guardian’s independent,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takes a lot of time, money and hard work to produce. But we do it because we believe our perspective matters – because it might well be your perspective, too.

If everyone who reads our reporting, who likes it, helps to support it, our future would be much more secure.

 

海洋快不能呼吸! 50年少2%含氧量 將威脅未來漁藏


http://e-info.org.tw/node/203053?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b48326c2-EMAIL_CAMPAIGN_2017_02_2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b48326c2-84956681

海洋快不能呼吸! 50年少2%含氧量 將威脅未來漁藏

 建立於 2017/02/22

本報2017年2月22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海洋含氧量若減少7%,將只有很少的海洋生物能夠存活下來。不過一項最新研究預測,若全球暖化的趨勢持續,2100年全球海洋含氧量有可能降到這個數字。

研究人員分析了1960至2010年的資料,紀錄下歷年整個海洋含氧量的分佈變化,發現暖化已使海洋的含氧量在過去50年間減少2%;有些區域的含氧量下降情況比較嚴重。其中,全球最大的海洋太平洋氧減少總量最大,北極則是氧氣比例減少最快。

旗魚等大型魚類,可能無法在低氧環境存活。圖片來源:elaine moore(CC BY 2.0)

海洋缺氧 將引發生物連鎖效應

德國基爾亥姆霍茲海洋研究中心的新研究發現,全球暖化使海洋的含氧量在過去50年間減少2%,威脅未來的漁藏和海洋生態。「由於大型魚類無法在低氧環境存活,這個變化可能引發生物連鎖效應。」主要作者施密特克(Sunke Schmidtko)說。

氣候變遷是海洋的重擔。海洋吸收了30%陸地上排放的二氧化碳。海洋吸收二氧化碳後pH值下降,影響貝類形成鈣質骨骼和其他結構的能力。海水暖化影響鱈魚等物種的繁殖,並使牠們往較冷的地方遷徙。大洋含氧量降低很可能迫使動物往可棲息的較小水域移動,影響整個生態系統和食物鏈。

科學家長期以來推測海洋會因為氣候變遷而含氧量降低,但此次研究顯示,全球海洋和各種深度都發生這樣的現象,令科學家憂心不已。

去年美國科羅拉多州大氣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Atmospheric Research)海洋學家馬修朗(Matthew Long)就曾預測測,2030年至2040年間,許多海洋都會出現明顯含氧量減少的現象。

暖化是缺氧主因 大型魚類最受衝擊

新研究從兩個方向解釋全球暖化為什麼是含氧量減少的主因。第一,暖水溶氧量比冷水少,海洋也是如此。第二,暖水密度較低,含氧量高的表面還水不容易下沈跟循環。

依賴海水中溶氧的魚類會生長變慢,體型變小,後代也減少。此外研究人員指出,鮪魚、旗魚和鯊魚等大型魚類因需要大量的溶氧,最容易受影響。這些魚類和牠們的獵物都會往水面溶氧量高處靠近,造增加對食物的競爭和其他行為改變。

另一個可能的連鎖效應是惡化過度捕撈。「東太平洋有龐大的鮪魚漁藏。如果鮪魚因為深處溶氧量減少而擠在接近水面處,更容易被捕撈。」研究人員說。

參考資料

作者

蔡麗伶(LiLing Barricman)

In my healing journey and learning to attain the breath awareness, I become aware of the reality that all the creatures of the world are breathing the same breath. Take action, here and now. From my physical being to the every corner of this out of balance’s planet.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 Oasis – Rock n’ Roll Star 》


《 Oasis – Rock n’ Roll Star 》

I live my life in the city
There’s no easy way out
The day’s moving just too fast for me
I need some time in the sunshine
I gotta slow it right down
The day’s moving just too fast for me
I live my life for the stars that shine
People say it’s just a waste of time
When they said I should feed my head
That to me was just a day in bed
I’ll take my car and I drive real far
To where they’re not concerned about the way we are
In my mind my dreams are real
Are you concerned about the way I feel
Tonight I’m a rock ‘n’ roll star
Tonight I’m a rock ‘n’ roll star
I live my life in the city
There’s no easy way out
The day’s moving just too fast for me
I need some time in the sunshine
I gotta slow it right down
The day’s moving just too fast for me
I live my life for the stars that shine
People say it’s just a waste of time
When they said I should feed my head
That to me was just a day in bed
I’ll take my car and I drive real far
To where they’re not concerned about the way we are
In my mind my dreams are real
Are you concerned about the way I feel
Tonight I’m a rock ‘n’ roll star
Tonight I’m a rock ‘n’ roll star
Tonight I’m a rock ‘n’ roll star
You’re not down with who I am
Look at you now you’re all in my hands tonight
Tonight I’m a rock ‘n’ roll star
Tonight I’m a rock ‘n’ roll star
Tonight I’m a rock ‘n’ roll star
It’s just rock n roll
It’s just rock n roll
It’s just rock n roll
It’s just rock n roll
It’s just rock n roll
It’s just rock n roll
It’s just rock n roll
It’s just rock n roll
Songwriters
GALLAGHER, NOEL
Published by
Lyrics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Underwater meadows that protect humans from deadly bacteria in alarming global decline


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science/seagrass-bacteria-typhoid-dysentery-meadows-antibacterial-indonesia-a7584321.html

Underwater meadows that protect humans from deadly bacteria in alarming global decline

‘The beautiful oceanside water looked blue-green, but truly it was filled with dangerous pollution,’ says scientist after entire team became sick

86

Beautiful underwater gardens massively reduce levels of potentially deadly bacteria in the sea — preventing humans from getting diseases like dysentery and typhoid — researchers have discovered.

But these idyllic meadows of seagrasses, the most common coastal ecosystem on Earth, are in serious trouble with dramatic, year-on-year declines recorded since 1990.

And that could mean further problems for coral, upon which much of marine life depends, which is also suffers from bacterial infections. Coral is already experiencing major bleaching events as the temperature of seas around the world rises.

It is known that seagrasses have an antibacterial effect, but the findings of the new study of heavily populated islands in the Spermonde archipelago in Indonesia were unexpectedly dramatic.

For in areas near the meadows, the amount of bacteria was about half the levels found in places with no seagrass.

For the scientists involved this was not simply a matter of science, but their own health.

Professor Drew Harvell, of Cornell University, had been investigating the health of corals with colleagues in the archipelago when the entire research team fell ill with dysentery and one scientist even got typhoid.

“I experienced firsthand how threats to both human health and coral health were linked,” he said.

“The beautiful oceanside water looked blue-green, but truly it was filled with dangerous pollution — some really bad stuff in the water close to shore.

“The genetic sequencing work pinpointed the kinds of bacteria —all in difficult, arduous conditions. It showed exactly what was in the water.”

In tests, the water was found to contain 10 times the level of one type of bacteria, called Enterococcus, that is considered safe.

Dr Joleah Lamb, also of Cornell University, and colleagues to return to investigate further and this led them to the discovery of just how effective seagrasses are at reducing harmful bacteria.

Writing in the journal Science, they said: “We found that when seagrass meadows are present, there was a 50 per cent reduction in the relative abundance of potential bacterial pathogens capable of causing disease in humans and marine organisms.

“Moreover, field surveys of more than 8,000 reef-building corals located adjacent to seagrass meadows showed two-fold reductions in disease levels compared to corals at paired sites without adjacent seagrass meadows.

“These results highlight the importance of seagrass ecosystems to the health of humans and other organisms.”

Further studies revealed the numbers of several pathogens that affect fish and invertebrates were also about 50 per cent lower in seagrass gardens.

But Dr Lamb warned the meadows themselves were in sharp decline.

”Global loss of seagrass meadows is about seven per cent each year since 1990,” she said.

“Hopefully this research will provide a clear message about the benefits of seagrasses for human and marine health that will resonate globally.

“Our goal is to stop measuring things dying and find solutions. Ecosystem services like seagrass meadow habitats are a solution to improve the health of people and the environment. Biodiversity is good for our health.”

The antibiotic properties of seagrasses have already been used to save billions of pounds.

For example, New York City decided to buy and restore a wetland area instead of building an $8bn (£6.4bn) water treatment plant.

86

 

神奇「療癒系」海草銳減 影響人類和珊瑚健康


http://e-info.org.tw/node/20305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b48326c2-EMAIL_CAMPAIGN_2017_02_2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b48326c2-84956681

神奇「療癒系」海草銳減 影響人類和珊瑚健康

 建立於 2017/02/22

本報2017年2月22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科學家發現,美麗的海草能大幅減少海中的致死細菌,避免人類罹患痢疾和傷寒。但這地球上最豐富的沿岸生態系統,卻從1990年起逐年快速減少。

學界已知海草有抗菌的效果,科學家最近在印尼Spermonde群島的研究更發現,海草抗菌的效果出奇地強,海草原附近區域的細菌量比沒有海草的地區少一半。不過,海草減少對珊瑚生態可說是雪上加霜,因為珊瑚也有細菌感染的問題,而目前珊瑚已經因全球海溫上升而大量白化。

海草床。圖片來源:Steven Lutz Photos(CC BY-NC 2.0)

對參與研究的科學家來說,這不僅是科學問題,也攸關他們的健康。

康乃爾大學教授哈維爾(Drew Harvell)在印尼人口稠密的Spermonde群島調查珊瑚健康狀況時,整個研究團隊都感染痢疾,其中一位科學家甚至罹患傷寒。

當時研究團隊測試發現,當地海水中腸球菌含量是一般水準的十倍,不過腸球菌是一種無害的細菌。

後來康乃爾大學另一位學者拉姆(Joleah Lamb)回到Spermonde群島深入調查這個現象,才發現海草減少有害細菌的神奇能力。拉姆的研究團隊發現,有海草的地方,會導致人類和海洋生物生病的細菌病原體數量少50%。

此外,研究團隊調查超過8000株海草原附近的造礁珊瑚發現,這些珊瑚生病的比例,比周圍沒有海草的珊瑚也少了50%。

「這些結果顯示,海草生態系統對人類和其他生物的健康至關重要。」拉姆這份論文發表於《科學》期刊。後續研究更揭露,數種感染魚類和無脊椎動物的病原體在海草周圍也少50%。

但是拉姆警告,海草數量正在急劇減少。

「全球海草數量自1990年起每年減少7%。希望這個研究能告訴世人海草對人類和海洋健康的重要性。」拉姆說,「海草棲地等生態系統能改善人們和環境的健康。生物多樣性有益健康。」

海草的抗菌效果已經幫人類省下數十億英鎊的健康成本。像紐約市已經決定買下一塊濕地來重建,而不是斥資64億英鎊蓋一座污水處理廠。

作者

蔡麗伶(LiLing Barricman)

In my healing journey and learning to attain the breath awareness, I become aware of the reality that all the creatures of the world are breathing the same breath. Take action, here and now. From my physical being to the every corner of this out of balance’s planet.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 Leon Russell –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


《 Leon Russell –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

How many days has it been
Since I was born
How many days until I die
Do I know any ways
That I can make you laugh
Or do I only know how to make you cry
When the baby looks around him
It’s such a sight to see
He shares a simple secret
With the wise man
He’s a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Just a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Tell me why
He’s a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Just a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How many miles will it take
To see the sun
And how many years until it’s done
Kiss my confusion away in the night
Lay by side when the morning comes
And the baby looks around him
And shares his bed of hay
With the burrow in the palace of the king
He’s a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Tell me why
He’s a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Just a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Well, I don’t exactly know
What’s going on in the world today
Don’t know what there is to say
About the way the people are treating
Each other, not like brothers
Leaders take us far away from ecology
With mythology and astrology
Has got some words to say
About the way we live today
Why can’t we learn to love each other
It’s time to turn a new face
To the whole world wide human race
Stop the money chase
Lay back, relax
Get back on the human track
Stop racing toward oblivion
Oh, such a sad, sad state we’re in
And that’s a thing
Do you recognize the bells of truth
When you hear them ring
Won’t you stop and listen
To the children sing
Won’t you come on and sing it children
He’s a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Just a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Songwriters
PRESTON, DON J. / RUSSELL, LEON
Published by
Lyrics © 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 Group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黃裕欽:身處交通空污 等於年抽24包菸


http://e-info.org.tw/node/203055?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b48326c2-EMAIL_CAMPAIGN_2017_02_2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b48326c2-84956681

黃裕欽:身處交通空污 等於年抽24包菸

 建立於 2017/02/21

本報2017年2月21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週末中南部環團反空污大遊行,不滿「一個台灣兩個天空」,不過學者提醒北部都會區民眾,所吸入的交通廢氣,恐怕也等於一年24包香菸的量。

「找一些機車騎士身上帶著儀器,才可以知道真實的狀況。」呼吸重症學者杜克大學教授黃裕欽提醒,台灣目前缺乏相關的調查,環署的監測儀器也在十公尺高度,並沒有實際反映了民眾在交通繁忙地段所攝入的空污。

2017-02-21_05-04-00
呼吸重症學者杜克大學教授黃裕欽提醒,身處交通空污等於年抽24包菸。賴品瑀攝影。

黃裕欽21日受立委吳焜裕、林靜儀、陳曼麗、邱泰源、劉建國等邀請,前往立院演講。黃裕欽指出,PM2.5在鄰近交通繁忙的地段更高,汽機車廢氣與街上的沙塵是兩大主要的來源,但最後能夠進入肺部的正是汽機車廢氣,衝擊著機車族、行人與慢跑健身者。

「根本是慢性自殺!」黃裕欽如此看待著在中正紀念堂、大安森林公園外圍慢跑者,提醒他們置身在PM2.5最高的地方。黃裕欽甚至懷疑,不時有慢跑者發生猝死事件,也許與空污也有部分關連。

黃裕欽估算,即便是非吸煙者,深處在空污環境中,一個月約攝入720毫克的PM2.5,等於兩包香菸的量,以年度統計來算,約一年攝入8640毫克,即24包香菸的量。

由於目前環保署的空氣測站,都設置在離地十公尺處,黃裕欽認為,這樣無法實際顯示路面上行人所面臨的空污狀況,若以美國對警車上的員警的研究為例,兩者的PM2.5可能相差了十倍之多。

環署監資處處長張順欽回應,空污測站的設置高度是參照美國規範,是屬大範圍的監測,因為人們不會整天都在馬路上。況且,PM2.5除了汽機車直接排放,更有經光化反應二次生成的部分,也並非在路面上能測得,反而是高空才能測得。不過,張順欽也表示,正在研擬利用物聯網、輕型化的設備做更進一步的監測。

林靜儀反問,是否已有研究確認肺癌病例變多就等於空氣越來越差?目前民間多是這樣的論述,但若依照黃裕欽所提供的資訊,近年空氣污染正在微幅的減輕中。而民間也提出女性抽菸人口較低,癌症可能是油煙與空污所致的論述,那麼,是否又有相關研究,證明如公車駕駛、計程車司機鎮日處在車陣中,患得肺癌的比例就的確比較高?

黃裕欽則表示,這些論述大多還沒有相關的統計資料,往往都是「想當然耳」的推論,都還需要更多的研究與調查。

面對台灣的空污治理困境,在境外、工廠、交通三大空污來源中,黃裕欽認為能最快解決問題的,應當是交通部分。

黃裕欽指出,不該把捷運視為改善空污的建設,因為即便台北市花了8000億作捷運,民眾還是沒有改變私人運具的使用習慣。再者,目前電動車的技術仍待改善,充電、換電的便利性仍不足,且林靜儀也指出,由於國內綠能建置的進度,目前若要大量使用電動車,就得面對發電將導致空污的問題。

因此黃裕欽建議,在五到十年內,應是油電車最能解決燃眉之急。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Tommy James & The Shondells – Draggin’ The Line 》


《 Tommy James & The Shondells – Draggin’ The Line 》

Makin’ a living the old hard way
Takin’ and giving by day by day
I dig snow and rain and bright sunshine
Draggin’ the line (draggin’ the line)
My dog Sam eats purple flowers
We ain’t got much but what we got’s ours
We dig snow and rain and bright sunshine
Draggin’ the line (draggin’ the line)
Draggin’ the line (draggin’ the line)
I feel fine I’m talkin’ bout peace of mind
I’m gonna take my time I’m gettin’ the good sign
Draggin’ the line (draggin’ the line)
Draggin’ the line (draggin’ the line)
Loving the free and feelin’ spirit
Of huggin’ a tree when you get near it
Diggin’ the snow and rain and bright sunshine
Draggin’ the line (draggin’ the line)
I feel fine I’m talkin’ bout peace of mind
I’m gonna take my time I’m gettin’ the good sign
Draggin’ the line (draggin’ the line)
Draggin’ the line (draggin’ the line)
Draggin’ the line (draggin’ the line)…..
Songwriters
JAMES, TOMMY/KING, ROBERT L
Published by
Lyrics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污染不超標也能求償 環署提供法扶 七年討1600萬


http://e-info.org.tw/node/20305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b48326c2-EMAIL_CAMPAIGN_2017_02_2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b48326c2-84956681

污染不超標也能求償 環署提供法扶 七年討1600萬

 建立於 2017/02/21

本報2107年2月21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連續24小時不停嗡嗡作響的低頻噪音,難道不超標就無法開單、沒得改善嗎?持續遭到困擾的民眾,要怎麼討回公道?環保署管考會表示,可以藉著法律扶助,從司法途徑論辯因果關係,而且得賠償與改善的機會。

21日環署公布,「公害糾紛法律扶助專案」從2012年開張至今,已扶助58件公害糾紛案件,受扶助人數達844人,受償金額累積已近1600萬元。包括噪音、空污、水污、土污案,以訴訟、調解或是裁決等方式來作法律協助。

受氟化物影響的蒜苗作物
受氟化物影響的蒜苗作物,環保署提供。

管考處主委洪淑幸舉例,雲林縣虎尾鎮上百位農民,因為鄰近的玻璃纖維紗工廠「富喬」公司排放氟化物廢氣,造成他們的稻米、玉米、大蒜等23種作物,發生葉片乾枯、無法結穗的損害。

在雲林縣府的調處破局後,農民轉向環保署裁決會申請裁決,裁決會最後以個別農作物種類、距離遠近、不同空氣污染擴散濃度等來分級計算,得出裁決金額255萬3081元,106位農民眾獲賠共計255萬餘元。

洪淑幸解釋,環署為了要確認污染工廠的損害賠償責任,第一步就是先進行農地土壤採樣,檢測出相對高值出現在工廠處後,便可證明區域內氟化物含量與該工廠有相當程度關聯,也確認了作物受損與工廠的排放之間的因果關係。

另新北市某電機公司,設置在大樓內的辦公室每天24小時產生低頻噪音,影響了大樓住戶等18人身心健康及睡眠。住戶多次向環保局陳情,也已改善為「不超標」了,但住戶仍感到不堪其擾。透過環署提供的法律扶助,新北地方法院判決電機公司要給付各住戶2萬元。

先前苗栗縣通霄鎮城北里里民也曾向高鐵提告,由於高鐵沒有設置完整的隔音與防震設備,居民因此長期受到高分貝噪音侵擾,環保署裁決會2015年6月裁決高鐵須賠償838萬元,目前仍在上訴中。

洪淑幸指出,民眾遭遇公害,往往向陳情環保單位陳情,經過稽查與要求污染者改善,大都能獲得妥善解決。但,仍有部分公害污染已造成人身或財產的損害,則可利用環署提供的法律扶助,取得法律諮詢與協助,甚至進一步從民事訴訟程序、公害糾紛處理程序調處、或裁決爭取權益。

若有任何環境相關法律扶助問題,可撥諮詢專線(02-27338989)洽詢或去電承辦單位(02-23117722)分機2942陳先生。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Jackson Browne – Doctor My Eyes 》


《 Jackson Browne – Doctor My Eyes 》

Doctor, my eyes have seen the years
And the slow parade of fears without crying
Now I want to understand
I have done all that I could
To see the evil and the good without hiding
You must help me if you can
Doctor, my eyes
Tell me what is wrong
Was I unwise to leave them open for so long
‘Cause I have wandered through this world
And as each moment has unfurled
I’ve been waiting to awaken from these dreams
People go just where they will
I never noticed them until I got this feeling
That it’s later than it seems
Doctor, my eyes
Tell me what you see
I hear their cries
Just say if it’s too late for me
Doctor, my eyes
Cannot see the sky
Is this the prize
For having learned how not to cry
Songwriters
JACKSON BROWNE
Published by
Lyrics © 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 Group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農地邊有工廠,就是違法的嗎? 查農地工廠的必備小知識


http://e-info.org.tw/node/202721?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b48326c2-EMAIL_CAMPAIGN_2017_02_2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b48326c2-84956681

農地邊有工廠,就是違法的嗎? 查農地工廠的必備小知識

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一):土地分區是什麼?
建立於 2017/02/22
本報2017年2月21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本報今天起推出「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系列報導,從網路工具的使用出發,輔以農地工廠的政策與背景說明,藉此讓公民都能對「農地工廠」有更清楚的認識,讓農地工廠現形。
第一篇是土地分區的基本簡介,第二、三篇介紹如何用APP/瀏覽器查土地分區的資訊。第四篇從工廠登記的查詢來說明臨時工廠登記的背景,為何這些工廠可免受處罰。第五篇則介紹污染紀錄查詢系統,並說明污染認定標準衍生的問題。以此五篇為基礎,接著將請政府與專家剖析農地工廠的過去與未來。

應該一望無際的農地上,常常交錯著工廠與房舍。這些沒有醒目招牌的鐵皮工廠,就一定是違法的農地工廠嗎?光鮮亮麗、寫著外國名稱的大型廠房,就一定是合法工廠嗎?答案都是否定的。

違章工廠背後有複雜的成因,除了用地違法,還有使用違法等理由,這系列文章僅討論「用地違法」問題,究竟是位在農地,還是合法的工業用地上?是不是已經辦理工廠登記?這個複雜的查驗過程,在今日隨手可得的手機GPS、APP、網路平台中變得很簡單。靠著手機與滑鼠,公民也可輕易加入查證與監督的行列。

201702 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
圖一:乍看像農地邊的工廠,有可能已經取得合法資格。攝影:陳文姿。

什麼叫「農地工廠」?先了解土地使用分區

首先,要了解的是,農地附近也會有合法的工業區,而長得像工業區的地方,也可能實際是農地,因此,要查不合法的「農地工廠」,就要先查該工廠的「土地使用分區」。

全國的土地規劃分為都市計畫區、非都市計畫區、國家公園三類。都市計畫區與非都市土地裡有還有不同的使用分區,例如商業區、工業區、農業區等。農地工廠可能出現在都市土地,也可能出現在非都市土地。

判斷農地工廠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只要工廠土地是位於「都市計畫區」下的「農業區」,或是「非都市計畫區」下的「農牧」用地都屬農地工廠。(圖二)

201702 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
圖二:違法的農地工廠情況主要分為二類:都市計畫裡的農業區,非都計畫裡的農牧用地。

要注意的是,非都市計畫區的農業區(含特定農業區與一般農業區)在特定情況下允許建築物。非都市土地分屬18種用地編訂,其中丁種建築用地(丁建)可供工廠及有關工業設施建築使用,並申請工廠登記證。(詳情請見附表一)所以,若該筆土地屬「非都市計畫區」時,不能從「土地分區」的農業區來判斷是否違法,而要查「土地使用編定」。只要看編定是「農牧」,就代表此處不能建工廠。

歷史脈絡與現況中的農業、工業土地混雜

土地分區長成什麼樣?圖三是非都市土地下的特定農業區(指優良農地)。黃色區域顯示為特定農業區的農牧用地,紅色為建築用地,由圖可見,農牧跟建築用地事實上是交錯的,為何如此?這要從土地規劃的歷史脈絡來看。

201702 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
圖三:2017-1-29截圖自臺中市158不動產資訊樂活網。地點:台中神林路一段423巷、大林路322巷一帶。

因為人口多地方土地衝突也隨之增多,所以,一開始的土地規畫是從人口多的地方開始,這就是「都市計畫」。早期都市計畫以外的土地因為人口很少,並無積極管制措施。直到1974年,非都市土地(人口較少的鄉村地區)問題漸多,才開始規劃非都市土地,並於1975-1986年間分期分區完成全國非都市土地的編定公告。

鑒於當時的人力、物力,編訂時是依據當時的土地「現況」編列,亦即當時的農田就編為農牧用地,工廠所在地就編為工業區,所以,一開始農業區跟工業區就已經有混雜的現象。

但這不是農地工廠的藉口。在非都市土地編定後,農地工廠仍舊沒有停止。隨著各縣市的消極無作為加上政府工業區土地的管控失靈而持續加重[]。

圖四是圖三在近幾年的衛星空照圖。對照之下可知,原本應該是農地的區域 (黃色區域)上已經多了許多像是工廠的大型建築。而原本較小的建築用地(紅色區域)建築也擴大了。

201702 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
圖四:2017-1-29截圖自臺中市158不動產資訊樂活網。地點:台中神林路一段423巷、大林路322巷一帶。

難以遏制的農地工廠

由於農地價格便宜,加上產業發展上下游容易成聚落,造成工廠大量落腳在台中、彰化、高雄等地的農田。這些產業帶來大量的營收,許多國內合法產業鏈也要倚賴它們。如果缺少了它們,其他產業也會受到影響,燙手山芋因此愈發茁壯。

為何工廠不去工業區設廠?最常聽到業主的說法是工業區土地不足、距離偏遠、交通不便、地點規劃不佳、地價過於昂貴等理由。而農業團體或環保團體則指責是執行違法拆除不利、地方勢力介入、政治人物不敢負責等理由。但無可否認,要務實解決農地工廠問題,工業區將是另一個重點。

補充說明:丁建與臨時工廠登記

如果是「丁種建築用地」(丁建),代表該地可興建工廠,但工廠是否符合規定,是否有違法經營等,則需其他查證。如果是甲建、乙建、或丙建,也可能允許「無公害性小型工業設施」,詳情可查附表一。但只要是在非丁建的土地上看到製造工廠,非法的比例就很高。

由於農地工廠可能已經辦理臨時工廠登記,所以,查完土地使用分區後的下一步還要查詢工廠登記,請繼續看系列報導。(系列報導1/6,未完待續)

※ 註:鑒於過去的土地分區與現況已經有很大的差異,內政部預計2017年展開現況調整。請參見〈30年來最大規模 農地分區調整進行中 初估影響數十萬公頃〉。

【第一次查農地工廠就上手】系列報導

  1. 認識土地分區:農地邊有工廠,就是違法的嗎?查農地工廠前必備小知識
  2. 手機APP/瀏覽器查農地工廠 土地分區這樣查
  3. 手機APP/瀏覽器查農地工廠 158查台中土地
  4. 農地工廠也能合法化:臨時工廠登記這麼查
  5. 農地工廠高污染?低污染? 經濟部這麼認定,環保署裁罰紀錄這樣查

 

《 Bread – Baby I’m – A Want You 》


《 Bread – Baby I’m – A Want You 》

Baby, I’m-a want you
Baby, I’m-a need you
You the only one I care enough to hurt about
Maybe I’m-a crazy
But I just can’t live without
Your lovin’ and affection
Givin’ me direction
Like a guiding light to help me through a darkest hour
Lately I’m a-prayin’
That you’ll always be a-stayin’ beside me
Used to be my life was just emotions passing by
Feeling all the while and never really knowing why
Lately I’m a-prayin’
That you’ll always be a-stayin’ beside me
Used to be my life was just emotions passing by
Then you came along and made me laugh and made me cry
You taught me why
Baby, I’m-a want you
Baby, I’m-a need you
Oh, it took so long to find you, baby
Baby, I’m-a want you
Baby, I’m-a need you
Songwriters
GATES, DAVID
Published by
Lyrics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台日合力標放研究 促新港鬼頭刀產業邁向世界級永續


http://e-info.org.tw/node/203064?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7b48326c2-EMAIL_CAMPAIGN_2017_02_22&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7b48326c2-84956681

台日合力標放研究 促新港鬼頭刀產業邁向世界級永續

 建立於 2017/02/22

本報2017年2月22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每年4月、10月追逐著飛魚,準時來台灣報到的鬼頭刀,是東部沿近海漁業主要產物,常見於餐桌與自助餐廳。這類洄游性魚類的資源養護與管理,逐年受到國際的關注。幾年前媒體報導,鬼頭刀外銷無門,即因消費市場興起生態標籤的風潮,台灣漁業管理因錯失先機而遭到淘汰。

為此,業者痛定思痛,召集新港漁民及相關權益關係人,致力於證明來自台灣沿近海撈捕的鬼頭刀,是經過良好的漁業管理的漁獲,並藉由台日水產研究團隊合作,以標識放流研究確認台灣東部海域的鬼頭刀移動特徵和族群結構,以科學證據佐證永續利用方案。這項努力在去(2016)年獲得消費市場的認可,來自台灣沿近海的鬼頭刀,向世界證明了永續利用的決心。

台灣有兩種鬼頭刀:棘鬼頭刀與鬼頭刀,其中尤以鬼頭刀較為常見。圖片來源:農委會水試所。

預防鬼頭刀消失 消費市場要生態標籤

鬼頭刀[註1]Coryphaena hippurus)是台灣東部海域最重要的經濟性魚種之一,喜追逐飛魚為食,年產值高達數億元。牠廣泛分布於世界三大洋之熱帶及亞熱帶海域。昨(21日)記者會上,農委會水產試驗所所長陳君如指出,台灣鬼頭刀年獲量約一萬噸,其中就有4000噸來自台東成功鎮沿近海漁業,是新港漁民相當重要的收入。

台灣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學系教授王勝平解釋,東部延繩釣漁業可說是鬼頭刀延繩釣,捕獲的魚種幾乎都是鬼頭刀,每年有兩次盛漁期,分別為4~6月及10~12月,每年3000~5000噸產量,約80~90%外銷到美國製作魚排。

然而,美國的大型連鎖商基於生態永續利用,發起承購有生態標籤[註2]的魚類,使得台灣沿近海鬼頭刀錯失先機,嚴重打擊了台灣鬼頭刀產業。

消費市場關注鬼頭刀永續利用是有道理的。根據「永續漁業夥伴」於2013年綜合各項資訊指出,目前太平洋鬼頭刀屬於管理不善的漁業,中南美洲鬼頭刀漁業生態風險評估,鬼頭刀族群永續已呈現中等程度的風險。

鬼頭刀外銷受阻,外銷業者一夕之間多了無以數計賣不出去的鬼頭刀,只能囤積在貨櫃。為了突破外銷困境、一掃鬼頭刀產業低迷的景氣,2014年底,業者召集新港漁業權益關係人,自發性啟動「漁業改進計畫」(Fishery Improvement Project,FIP)。

FIP:生態標籤之前,永續漁業替代方案

由於生態標籤標準嚴格,不見得適用於各種不同型態的捕撈漁業,導致許多有意邁向永續發展的漁業,無法順利取得生態標籤驗證。環保團體為達到在漁產品穩定供應與保護海洋資源之目標,向美國販賣漁產品的大型連鎖量販與零售商進行遊說,讓零售業同意採購在未取得生態標籤認證前,接受「漁業改進計畫」產品。

FIP是近年來為了鼓勵各種不同型態的捕撈漁業均能以永續經營的理念進行作業,國際上逐漸發展出來方案,期能透過循序漸進地漁法改善,達成永續漁業的目標。

FIP希望透過所有與漁業有關的人員,包括漁民、漁獲中盤商、包裝及處理漁獲原料的加工廠、輸銷漁獲的進出口貿易商、漁產品零售商、餐廳、食品供應商、非營利組織及漁業主管機關等,共同致力於永續漁業。台灣在中西太平洋延繩釣漁業中,屬於需執行FIP的國家。

台灣新港漁港於2015年8月第一次召集來自各方的多元權益關係人會議,開始建構新港鬼頭刀漁業管理改善計畫,逐步訂出行動方案;去(2016)年完成上路,並獲得SFP連續兩季「A」評分。

「目前鬼頭刀銷售非常順暢,在新港區已經喊價到100多元,價格回升讓漁民、外銷業者笑開懷,產業鏈也活絡起來了。」王勝平認為彌足珍貴的是,這項行動完全由民間業者自發,是由下而上的管理機制,與傳統漁業管理由上而下的決策模式大不相同。

雖然漁民認為撈越多越好,但到底撈多少量就該打住,讓年年有鬼頭刀利用維繫漁民生計,就落在科學監測。王勝平說,撈捕殆盡當然不好,科學證據的收集是為了佐證族群承載量,協助海洋資源的永續利用。

衛星標追隨鬼頭刀行蹤 洄游魚類監測是重點

缺乏對太平洋鬼頭刀的資源評估,導致太平洋鬼頭刀資源狀態存在著高度的不確定性。因此,進行鬼頭刀資源全球性規模分析,將有助於判斷太平洋鬼頭刀資源之變動趨勢。

農委會水產試驗所東部海洋生物研究中心為瞭解鬼頭刀族群移動特徵,自2015年起與海洋大學教授王勝平研究團隊共同執行「台灣鬼頭刀族群辨別及資源研究」,針對台灣東部鬼頭刀資源利用現況及族群動態進行解析。

2016年再與日本長崎大學及鹿兒島水族館共同合作,透過標識放流研究,在鬼頭刀配置迷你型衛星標識紀錄器,記錄溫度、深度及光照度資料(解析地理位置),釐清海洋環境變動對鬼頭刀行為特徵與季節性族群分布之影響,探討西北太平洋鬼頭刀族群結構與移動特徵。所建立的相關科學參數,有助於了解鬼頭刀族群永續利用,讓資源養護管理更上一層樓。

陳君如說,過去水試所主要以養殖漁業為主,海洋漁業比較少,近年來則利用衛星標,並與國際組織(IFC學者)與其他國家(日本)合作,了解旗魚和鬼頭刀這類洄游性魚類的生態習性。

鬼頭刀生命週期大約4年,一年內就達性成熟,可以繁殖生育,屬於生活史較短的魚種。

水試所長陳君如召開記者會,說明東港鬼頭刀產業邁向永續的努力。照片提供:農委會。

台灣鬼頭刀夏冬棲息水層不同

去年在台灣與日本各標識了4尾及6尾鬼頭刀,並分別於台灣東部海域及鹿兒島海域進行放流。截至目前為止,共計回收3枚標識器(A, B及C),其中2枚配置在5/19及10/17於東部海域標放的鬼頭刀身上,第三枚標示器係11/9於日本鹿兒島灣北部標放。

5月標放的鬼頭刀,棲息於56公尺以淺水層,水溫為29.7-25.0℃;10月標放者棲息於83公尺以淺水層,水溫29.1~23.2℃;11月於日本標放的鬼頭刀,則棲息於52公尺以淺水層,水溫23.7~20.5℃。

綜合水試所歷年研究結果,顯示鬼頭刀主要棲息深度與該海域混合層深度有關,海洋混合層深度,主要受日照、風及海流影響,海表受熱是主要原因;季節性族群分布容易受到海洋環境變動的影響。

台灣東部夏季的西南季風小,且海表溫度高,形成較穩定的分層;冬季東北季風強,海表面溫度也較低,比較不容易形成穩定的分層。因此,夏季時台灣東部鬼頭刀棲息於較淺水層,冬季則棲息至較深水層。

而鹿兒島灣內因海流穩定,穩定分層,鬼頭刀一直棲息於較淺水層。

未來水試所將持續與日本以及其他國家的漁業科學家進行學術交流,共同探討不同海洋環境之鬼頭刀的行為特徵與族群分佈,同時嘗試應用分子生物技術驗證西北太平洋鬼頭刀的族群結構,以此進行資源評估,作為擬定後續資源管理策略的依據。

鬼頭刀。上為公魚,下為母魚。圖片提供:農委會。

※ 註1:鬼頭刀台灣過去稱為鱰魚,或俗稱為飛烏虎,英文名為dolphinfish,夏威夷稱mahi mahi,西班牙語稱dorado。

※ 註2:所謂生態標籤(Eco-Labeling)認證是一種以市場為基礎的永續漁業措施,由獨立的非官方驗證單位,依據可信的生態標籤組織所訂定的標準,對自願參加認證之水產品進行生產環境及方式的評鑑。

通過評鑑的水產品即可在包裝上標貼生態標籤,證明這些水產品是以永續及對環境友善的方式生產,讓消費者在購買時得以辨識該等商品的來源,以支持符合永續標準的水產品。目前國際上較為人知的海洋生態標章包括Dolphin safe, Friends of the sea及海洋管理委員會(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 MSC)等。

※ 註3:「漁業改善計畫」參與團隊:台東縣新港區漁會及新港鬼頭刀漁民、竹門國際有限公司(出口貿易商)、佳濱成功旗魚公司(採購商)、鮮品冷凍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冷凍加工廠)、台灣海洋大學王勝平教授研究團隊、中華民國對外漁業合作發展協會、台東縣政府、農委會水產試驗所東部海洋生物研究中心、農委會漁業署。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

 

Previous Older Entries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