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ury beach house situated in El Dorado, California by Denton House Design Studio


http://www.caandesign.com/luxury-beach-house-situated-el-dorado-california-denton-house-design-studio/

Luxury beach house situated in El Dorado, California by Denton House Design Studio

Architects: Denton House Design Studio
Location: El Dorado, California, USA
Photography: ©Denton House Design Studio

Thank you for reading this article!

 

Advertisements

Whistler Residence by Battersby Howat Architects


http://www.caandesign.com/whistler-residence-by-battersby-howat-architects/

Whistler Residence by Battersby Howat Architects

Architects: Battersby Howat Architects
Location: Whistler,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Photo courtesy: Sama Jim Canzian
Description:

Situated in a Whistler neighborhood most of the way up the mountainside, this house was intended for customers who welcomed the timber structures normal for a Whistler Chalet, yet wanted a remarkable family home for seven that would catch this vibe without its commonplace association and stylish.

Whistler-Residence-01-1

Arranged on a noticeable site, the visual mass of the structure was lessened by making a significant part of the house seem, by all accounts, to be beneath grade however the vital evacuation of bedrock, and by the augmentation of the lounge room porch over the carport. An upper yard deck region was likewise cut into the massing to accumulate light halfway into the house. The outcome is a home that looks misleadingly humble in connection to the neighboring properties.

Whistler-Residence-01-2

The cautious distribution of system takes into consideration retreat zones for both grown-ups and kids on the highest and lower floor levels separately. Security is likewise accomplished through altered perspectives from inside of the home that catch the numerous far off mountain crests alongside the quickness of the stone and vegetation that install the house in its site.

Whistler-Residence-01

Standing crease metal material and dark recolored shingles clad the principle type of the structure. Conversely, recessed ranges are lined with clear completed red cedar, douglas fir pillars and expansive planes of coating that bring warmth and light into the inside spaces.

Whistler-Residence-02Whistler-Residence-03-0Whistler-Residence-03-1Whistler-Residence-03-2Whistler-Residence-03-6Whistler-Residence-03-7Whistler-Residence-04Whistler-Residence-05-1Whistler-Residence-05-2Whistler-Residence-05Whistler-Residence-06Whistler-Residence-07-1Whistler-Residence-07-2Whistler-Residence-07-3Whistler-Residence-07-4Whistler-Residence-07Whistler-Residence-08-1Whistler-Residence-08Whistler-Residence-09Whistler-Residence-10Whistler-Residence-23Whistler-Residence-24

Thank you for reading this article!

 

【書摘】拉麵的驚奇之旅|顧若鵬 (Barak Kushner)


日本多元化人口逐漸融合,各方的飲食習慣相互交流調適,加上消費者的需求改變,帶來了若干特別的結果。1922 年,札幌的「竹屋」 餐館開始為客人提供中國菜色。當地新成立的北海道大學有許多學生是這家餐館的常客,而這所學校有 180 名來自中國的交換學生。有一天,有個曾在俄國遠東地區工作的中國工人進來用餐,他名叫王文彩。店老闆大久昌治不久就請王文彩當快餐廚子,並更改菜單,主打「中國菜」。這可能是出於生意考量。

【書摘】拉麵的驚奇之旅|顧若鵬 (Barak Kushner)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48

【書摘】拉麵的驚奇之旅

人氣指數: 99
友善列印版本

書名:拉麵的驚奇之旅(Slurp!:a social and culinary history of ramen-japan’s favorite noodle soup)(link is external)
作者:顧若鵬 (Barak Kushner)
譯者:陳正杰
出版社:允晨文化 出版日期:2017/02/01

《拉麵的驚奇之旅》書封

拉麵在日本初次登台

此時的日本引進了新的科技,華人人口逐漸增多,在社會上,極端富裕的少數人與赤貧階層之間存在巨大的鴻溝。拉麵就是在這個巨大變動的時代出現在日本的市場上,只是早期的拉麵,內容還不像今天這麼豐富。它也未在一夜之間造成轟動,不像現在每天要賣幾十萬或幾百萬碗,而且也未必代表日本菜,畢竟它才剛開始。拉麵出現,意義僅在於日本人除了以米飯為主的一餐之外,可以有另一個選擇。它可以讓你吃飽,價錢不貴,而且相當營養。許多產品只有在東京與國際都市橫濱才買得到,但拉麵在全國都可吃到。拉麵沒有階級、上下之分。拉麵的現象突然出現,沒有人確定它到底是如何產生。本書在前幾章提到,促使拉麵問世的條件在全日本各地以不同的形式出現。

仮門垣魯文曾描述在江戶時代末期與明治時代初期,日本快速變遷的情況,在二十世紀的前幾十年,日本也同樣不斷出現變革。日本帝國逐漸擴張,有越來越多的外國人移民到這個國家。

日本多元化人口逐漸融合,各方的飲食習慣相互交流調適,加上消費者的需求改變,帶來了若干特別的結果。1922 年,札幌的「竹屋」 餐館開始為客人提供中國菜色。當地新成立的北海道大學有許多學生是這家餐館的常客,而這所學校有 180 名來自中國的交換學生。有一天,有個曾在俄國遠東地區工作的中國工人進來用餐,他名叫王文彩。店老闆大久昌治不久就請王文彩當快餐廚子,並更改菜單,主打「中國菜」。這可能是出於生意考量。

大久可能有聽說其它地方的餐館用這種方式吸引客人。王文彩推出好幾種有肉的麵條,其中特別受歡迎的叫做「支那麵」。它跟日本人常吃的麵不一樣,不像容易折斷的蕎麥麵,也不像粗而滑溜的烏龍麵。王文彩的麵有彈性,湯是用高湯為底。麵條有彈性,是因為他在麵糰中加了一點蘇打,使它帶有鹼性。王文彩製做好幾種肉湯,湯底是用雞、蔬菜與鹽熬成的高湯。他的湯麵推出之後,立刻受到客人的歡迎。

拉麵的湯究竟起源於什麼地方?拉麵這個名稱是怎麼來的?

到今天仍沒有定論。有好幾個不同的說法,但許多人只管叫它支那麵。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不久,都市與鄉村都有小販會推著攤車,在傍晚時分四處賣麵。他們到一個地方,就會先按一下車上的小喇叭,讓住戶知道賣麵的來了。有時小販還會拉長語調,高聲叫賣說:「支那麵∼支那麵來囉!」 有許多小販是中國人,他們說賣的是支那麵,意思是它跟一般的麵條不一樣。在札幌的屋麵館,顧客不說「支那麵」,而是說「來碗那個清國湯!」

有個說法是,大久的太太阿辰(音譯 Tatsu,タツ) 想到給王文彩的麵取名叫 ryumen(柳麵),因為餐館對面就有幾棵柳樹。

Ryu 是漢字「柳」 的發音,men 則是日文的「麵」。在十九世紀末年,橫濱的麵攤叫做 ryumen 攤,漢字寫法跟「柳麵」不同,但發音相同。因此有可能這個名稱往北傳到了北海道。另一個常被提到的可能性,是王文彩在做好一碗麵的時候,會用中文對前檯說:「好了!」但因為他是東北人,聽起來比較接近「好啦」。對日本人來說,王文彩的口音比較粗,他們會比較注意「啦」那個音。但日本人把「啦」(la) 聽成 ra,因為在日文裡,r 跟 l 的音是一樣的,都比較接近 l 的音。「麵」 這個字在中文和日文的發音近似:中文是 mian,日文是 men。阿辰後來想到把王文彩的麵稱為 la-mian,有個中國交換學生建議中文要用「拉麵」(不用啦麵)。在竹屋的菜單上,這個麵的名稱可能是中文的「拉麵」,但日本顧客不買帳。後來店家改用片假名,客人才逐漸在點這道湯麵時,用 ra-men 這個名稱。這碗新的湯麵,就這樣誕生了。

醬油風味拉麵(圖片來源:Lusheeta ,維基共享資源)

其它說法

除了竹屋之外,還有好幾家餐館宣稱是拉麵在日本的創始店。這可能是因為拉麵在差不多同一時間,突然在日本全國各地問世。1910 年,東京淺草區開了一家新的餐館,名叫「來來軒」,裡頭賣支那麵、餛飩和日本式的蒸燒賣。這家館子價格不高,吃一頓就可以飽足。餐館的主人是原本在橫濱當稅務員的尾崎貫一,他在 52 歲那一年退休,開始經營餐館。尾崎來自橫濱,可能吃過中國菜,在那個專為外國人規劃建造的城市裡,他可能也見過中國餐館生意興隆的情況。來來軒的入口掛著一個牌子說:「營養中國料理—麵加餛飩,7 分錢」。(分是日本最小的幣值單位,100 分等於一日圓。)

1925 年,也就是 15 年之後,在本州東北部福島縣的喜多方出現了另一家拉麵店。喜多方人口並不多,但當地目前有 80 家拉麵館,密度居日本之冠。喜多方成為日本拉麵首都的故事很有意思,它說明地方特色與行銷在拉麵館數目快速成長的過程中扮演的角色,本書稍後會有進一步說明。喜多方的故事跟札幌與東京拉麵創始店的故事有點類似,但也有它的獨特性。1925 年,來自中國浙江的潘欽星來到喜多方開設麵館。他跟日本店家的做法不同,是自己親自到店裡經營。他的店名叫「源來軒」,顯然是效法東京的「來來軒」,同時也是個文字的遊戲。這家餐館開在喜多方比較忙亂的地區,靠近火車站,開幕之後,生意蒸蒸日上。但潘欽星的拉麵受到歡迎,不足以解釋當地拉麵店的家數在二戰後大幅成長的現象。要瞭解這個現象的成因,讀者需要先瞭解地方特色與飲食觀光在戰後交集的新發展。

這些說法聽起來都有可信度,有可能它們在某種程度上是真實的情況。或者各個說法當中有些部分是真的,把真的部分組合起來,就是當時實際的情況。在今天,幾乎已經不可能找出單一的說法,去解釋為何日本幾乎在各地同時出現拉麵,而且各地的名稱都一樣。

雖然日本都市地區走向現代化,東京也成為東亞最進步的城市之一,日本多數人的飲食水準依然不佳。日本內務省衛生廳在1918 年針對民眾日常飲食內容做了一項調查。在農村地區,民眾還是不常吃米飯,其它東西吃得也不多。多數農民吃粗食純粹是基於經濟考量,他們大多種植小米供家裡食用,價值較高的稻米收成之後用來換取現金。二戰之前,一般農民一年只吃幾次白米飯與糯米麻糬,甚至完全不吃。大正時代初期,日本開始必須進口更多糧食,才能滿足民生的需要。同時,多數產品的價格開始上漲。在 1903 到 1933 年之間,日本從台灣進口的稻米成長了3 倍,從朝鮮半島進口的稻米更增加達二十世紀倍。工人需要便宜又能吃得飽的三餐,成為都會地區飲食變革的重要推手。此時他們開始大力要求調高工資,要分享經濟成長的果實。當時的勞工運動不算是政治革命,而是爭取平等與改善生活水準的社會運動。

1910 與 1920 年代,在都市打工按日領取酬勞的工人數目增加許多,他們的生活往往十分困苦。以貧苦工人為對象的一膳屋,逐漸在這些人群聚居的地方開業經營。這類攤販和食堂比明治時代中期的殘飯屋好一點,因為一膳屋的菜是利用完整的食材製做,不是殘羹剩菜。你可以點一碗飯,上面放點蔬菜,或者多付點錢,換別的配菜。如果碰上雨天沒有工作,工人會買點便宜的酒,或者只喝水,但不吃東西,就等下一次工作的機會,賺到錢再來吃飯。這些一膳屋加上東京做為日本麵食聖地的歷史地位,還有需要便宜好吃食物的都會階層,都是推動日本拉麵發展的重要因素。麵攤也是平價的飲食場所。許多曾在殖民地工作的人以及退伍軍人,曾在中國大陸嚐過許多菜色,當中有些人在回到日本之後成為餐館老闆。麵攤慢慢增加食物的種類,以滿足客人的不同需求。

 

【印度想想】千年傳統,全新觀念:吃一頓飯,破除寡婦迷信|吳秉霖


12月17日中午,戈帕爾甘傑行政區(Gopalganj District)行政官(Magistrate)離開平常用餐的如皇宮般豪華的辦公室,前往他的行政區內的一間公立學校,與一群學生共進午餐。這一餐在當地人眼中可是很不一般,因為是由寡婦蘇妮塔‧坎沃(Sunita Kunwar)負責烹調的。行政官羅虎‧庫瑪(Rahul Kumar)在向村民以行動表達,由寡婦所烹調的午餐並不是厄運的象徵。

【印度想想】千年傳統,全新觀念:吃一頓飯,破除寡婦迷信|吳秉霖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46

【印度想想】千年傳統,全新觀念:吃一頓飯,破除寡婦迷信

人氣指數: 193
友善列印版本

拜科技所賜,所有想得到的,世界上最新、最好、最光鮮亮麗的事物,都能在現代印度找到:最新穎的智慧型手機、最昂貴的汽車、最經典的文學小說皆已然出現在百貨公司的櫥窗裡;同時,平民創業、女權運動、教育解放等等社會性、文化性的先鋒運動亦在南亞大陸遍地開花。但是,印度實在太大了,所有現代化的浪潮洶湧著、矯健著,如舉著雙臂的螳螂去試圖拉動承載千年傳統、百樣差異、十億人口的巨大馬車:要拖動這樣沉重的負擔,還需要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很長、很長的一段努力。

12月17日中午,戈帕爾甘傑行政區(Gopalganj District)行政官(Magistrate)離開平常用餐的如皇宮般豪華的辦公室,前往他的行政區內的一間公立學校,與一群學生共進午餐。這一餐在當地人眼中可是很不一般,因為是由寡婦蘇妮塔‧坎沃(Sunita Kunwar)負責烹調的。行政官羅虎‧庫瑪(Rahul Kumar)在向村民以行動表達,由寡婦所烹調的午餐並不是厄運的象徵。

行政官羅虎‧庫瑪(Rahul Kumar)吃蘇妮塔‧坎沃(Sunita Kunwar)烹調的菜飯以表支持。(圖片來源:rediff)

印度北方比哈爾邦(State of Bihar)戈帕爾甘傑行政區已是200萬人居民規模的行政區,識字率接近七成;但36歲的寡婦蘇妮塔‧坎沃卻仍需要因為她的寡婦身份而為保留她在學校廚房的工作,持續向這具沉默但吃人的馬車奮戰著。蘇妮塔的寡婦身份披露後,戈帕爾甘傑的居民要求停止她為學童烹煮午餐的工作,因為「她無法證明她的人格,」且「對於我們的孩童造成危險」。學校迫於壓力,將蘇妮塔解雇。

對於戈帕爾甘傑的居民而言,這位寡婦接下來的舉止十分不認份、不知天高地厚:她不願意接受她自身不詳的厄運,竟去向行政區公署訴願!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行政區行政官羅虎竟然親自指派人調查整起事件,讓蘇妮塔復職,讓她的厄運繼續染指、傳染給我們無辜的小孩!戈帕爾甘傑居民表示在2013年,鄰近的薩蘭行政區(Saran District)有23名兒童因為吃了寡婦所煮的食物而中毒身亡。

事情越演越烈。過去整整一個星期,超過150位村民衝進學校,把教師和學生趕出教室,喊叫著、舉著標語:「我們不要讓我們的孩子吃到寡婦煮的食物!」為了表達其訴求的嚴正性,某些家長自週三就封鎖了學校,以免學校提供蘇妮塔經手過的午餐。直到週五,在行政官的警告下,居民們才同意蘇妮塔在當天進入學校烹煮午餐。餐後羅虎花了接近一小時和居民解釋,他不認為寡婦是厄運的象徵。

在媒體披露了整件事情後,蘇妮塔本人和行政官羅虎在網路上受到廣泛的支持。「我不怪罪那些居民,無數個世代以來他們一直都是如此地被教育著⋯⋯行政官不以負面的言語評斷居民的行為,而以行動表達他的信念⋯⋯我相信,居民們能夠在他的帶領下逐漸接受正確的觀念」,網友VK如此評論。

羅虎本人在推特上表示:「有時你必須做出有象徵意義的事來克服人們的偏見。請那位寡婦為我煮午餐。」蘇妮塔育有兩名幼年子女,她獨自花了21個月在不同的政府機構間奔走,直到她能夠聯繫上行政官才獲得真正的幫助。

這個事件因為一位高階的行政官直接介入而浮上檯面,受到來自行政體系和網路輿論的直接支持;但在印度,人們廣泛地認為寡婦是不祥和厄運的象徵,還有千千萬萬位生命遭受不幸打擊,但還需要為其工作、人格乃至於性命奮戰的女性為陰影所壟罩著。光在比哈爾邦就有72000所學校,1600萬名學生,不知道還有多少位廚娘因為失去丈夫而蒙受不白之冤、千夫所指呢?而身為行政區首長的羅虎‧庫瑪除了親自到學校裡吃上一餐之外,又有什麼更好的方法去帶領他的團隊,克服、教育、影響受他管轄的兩百萬人各異的信念、偏見和迷信呢?

關鍵字: 印度文化女性印度女權

 

《 森恵(Megumi Mori )「粉雪 (レミオロメン)」》


《 森恵(Megumi Mori )「粉雪 (レミオロメン)」》

粉雪舞う季節はいつもすれ違い
人混みに紛れても同じ空見てるのに
風に吹かれて 似たように凍えるのに

僕は君の全てなど知ってはいないだろう
それでも一億人から君を見つけたよ
根拠はないけど本気で思ってるんだ

些細な言い合いもなくて同じ時間を生きてなどいけない
素直になれないなら 喜びも悲しみも虚しいだけ

粉雪 ねえ 心まで白く染められたなら
二人の孤独を分け合う事が出来たのかい

僕は君の心に耳を押し当てて
その声のする方へすっと深くまで
下りてゆきたい そこでもう一度会おう

分かり合いたいなんて 上辺を撫でていたのは僕の方
君のかじかんだ手も 握りしめることだけで繋がってたのに

粉雪 ねえ 永遠を前にあまりに脆く
ざらつくアスファルトの上シミになってゆくよ

粉雪 ねえ 時に頼りなく心は揺れる
それでも僕は君のこと守り続けたい

粉雪 ねえ 心まで白く染められたなら
二人の孤独を包んで空にかえすから

新竹竹北澎湖窟圳二號埤一迴


http://e-info.org.tw/node/202993?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b217ecfea6-EMAIL_CAMPAIGN_2016_12_16&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b217ecfea6-84956681

新竹竹北澎湖窟圳二號埤一迴

 建立於 2017/02/17

作者:阿vi
新竹竹北澎湖窟圳二號埤。圖片來源:阿vi

水波平平的
影潛浮
樹枝縱橫交錯織就天空
泉水涓涓流
埤塘一灣的恬淡

 

 

 

※ 註:澎湖窟舊稱「平湖窟」,位在竹北市溪州里一百九十五巷,是日據時代遺留下來的圳溝,擁有兩處終年不竭的湧泉,周邊綠野平疇一望無際,水塘如鏡而得名,年代一久,讀音由「平」轉為「澎」,不過,始終如一的是泉湧不歇,提供周遭四十餘甲的農田灌溉。經過環境變遷,澎湖窟景觀荒無,蔓草叢生,埤塘遭到破壞,經地方民眾陳情,溪州里楊里長積極奔走籌備改造金費,於民國94年獲新竹農田水利會補助,利用生態工法,在澎湖窟二、三號埤及澎湖窟圳辦理整治,並施設欄杆、枕木步道、砌石階梯、觀景台、喬木灌木植栽等,全長約一公里,打造一座竹北市最佳的水圳生態園區。(資料來源:環保署

 

《 The Platters – Only You(And You Alone) 》


《 The Platters – Only You(And You Alone) 》

Only you can make all this world seem right
Only you can make the darkness bright
Only you and you alone can thrill me like you do
And fill my heart with love for only you
Only you can make all this change in me
For it’s true, you are my destiny
When you hold my hand I understand the magic that you do
You’re my dream come true, my one and only you
Only you can make this change in me
For it’s true, you are my destiny
When you hold my hand I understand the magic that you do
You’re my dream come true, my one and only you

(One and only you)

Songwriters
ANDE RAND, BUCK RAM
Published by
Lyrics © T.R.O. IN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越環保,越賺錢,員工越幸福!》竭盡心血,讓巴塔哥尼亞成為更負責任的企業


http://e-info.org.tw/node/202994?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b217ecfea6-EMAIL_CAMPAIGN_2016_12_16&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b217ecfea6-84956681

《越環保,越賺錢,員工越幸福!》竭盡心血,讓巴塔哥尼亞成為更負責任的企業

Patagonia任性創業法則:作者序
建立於 2017/02/19
作者:伊方.修納(Yvon Chouinard,Patagonia創辦人)
    「知而不行,是謂不知。」
─ 王陽明,明代著名思想家
伊方.修納(Yvon Chouinard)。攝影:Tom Frost。CC BY-SA 3.0

2005 年我寫《任性創業法則》的最初目的,只是要提供巴塔哥尼亞內部員工一本哲學手冊。我沒想到這本簡單的書後來竟然翻譯成十種語言、成為高中和大學的用書,還對很多大型企業產生影響,哈佛大學甚至將巴塔哥尼亞當作研究對象,做了一份商業個案研究。我一直用自己的公司做實驗,從事一些非傳統的商業行為,雖然不能確定自己會不會成功,但我知道自己沒有興趣用「一般的商業法則」行事。

現在,公司已經撐了將近半個世紀,而且營業得相當好,如果再把我們專為登山家成立的第一間公司── 修納戶外用品店算進來,那公司的成立時間就超過半個世紀了。目前巴塔哥尼亞旗下包括一個戶外服飾部門,以及一個食物部門,此外,我們還投資了幾家志同道合的新創公司。巴塔哥尼亞成為了一間大型企業,這相當地諷刺,因為我們過去從未夢想、也不願意成為現今的模樣。我們一直很享受自己的工作,也認為不需要為了成為一家大型企業,而拋棄原先信仰的價值,所以巴塔哥尼亞的股權到現在還是封閉的。我們不想出售股票,變成一家上市公司會讓我們無法「用商業來啟發、落實可以解決環境危機的辦法」,這違背了巴塔哥尼亞的企業任務。

2005 年起地球的健康狀況就不大好了,已開發國家的一般大眾逐漸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會讓地球暖化的情況越來越危險。雖然有許許多多的書籍、文章、影片、科學家,甚至軍方都警告全球暖化是人類安全最嚴重的威脅,但政府、企業,以及你我,卻還是不願意採取有效的行動,來扭轉這個局勢。更令人絕望的是,全國公共廣播電台指出世界上甚至有80%的人沒有聽過全球暖化。

即使一些大型公司已經做了很多的努力,試圖減少自己的生態足跡,但所有衡量地球健康的指標還是指出狀況越來越壞。地球透過物質循環來提供我們一些必須的「服務」,比如:乾淨的水、清新的空氣、適合耕作的土地、健康的漁場,以及穩定的氣候。但是,根據全球足跡網絡組織(The Global Footprint Network)的估算,我們使用的資源量已經超過地球承載力的150%了。1973 年巴塔哥尼亞成立時,地球人口只有40 億,現在則已超過70 億,到了2053 年甚至會達到90 億。然而,這還不是最驚悚的事實。如此龐大的人口會以每年2.5∼3%的速度成長,到了2050 年,我們使用的資源量會超過環境承載力的3∼5倍。你不需要去讀企管碩士都能知道地球會因此破產。

大型跨國企業掌控著各國政府,間接控制了各國的經濟決策,使得世界經濟就如同大型跨國企業一般,必須依賴無限制的成長和獲利。即使我們致力於讓地球更環保、更永續,但經濟成長卻會抹殺一切努力,而且大家都對經濟成長帶來的壞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人願意正視它。

人類用經濟模擬模型和環境模擬模型找出了一些混亂的改善辦法,以解決全球暖化造成的所有問題,試圖改變無法達成永續發展的能源使用方式和全球性的財富不均現象。我們以為自己找到了完美的解決方案,但是縱觀歷史,事情總是重蹈覆轍,許多帝國都是照著同樣一套劇本垮台的。如果你把全球化和資本主義視作一個巨大的「帝國」,那麼崩毀帶來的影響將非常深遠。

75 年來,我嘗試了很多愚蠢而且危險的戶外運動,也有過夠多的瀕死經驗了。現在,我能坦然地接受自己將在某天死去,死亡並不會讓我太感到煩心。

生命既然有開始,就必然會結束,人類也一樣。物種演化,而後相繼消亡。帝國升起,最終破散四碎。商業生意會成長,最終亦不免倒閉。如此道理,從無例外,這些我都能接受。但是,我卻不忍目睹人類親手促成歷史上的第六次物種大滅絕,消滅地球上許許多多令人讚嘆的物種,破壞所有珍貴的原生文化,這讓我感到非常痛苦跟難過,因為人類似乎無力解決自身的困境。

社會上有越來越多邪惡的人事物,他們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大,因此,作為一家龐大而且具有影響力的公司,我們更清楚地認知到巴塔哥尼亞必須對社會負起責任,必須成為更具責任感的企業。

我重新修改本書的目的,是想告訴大家我們過去幾十年做了哪些努力,以及未來幾十年內還有哪些待完成的計畫,這些努力都能讓巴塔哥尼亞成為更負責任的企業。

──摘自《越環保,越賺錢,員工越幸福!:Patagonia任性創業法則》,轉載文章請洽野人文化


越環保,越賺錢,員工越幸福!:Patagonia任性創業法則

《越環保,越賺錢,員工越幸福!:Patagonia任性創業法則》書籍封面。圖片來源:野人

作者:伊方‧修納
譯者:但漢敏
出版社:野人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7-02-08
ISBN/ISSN:9789863841746

Patagonia任性總裁六十年親身實踐:
不計代價友善環境、盡己所能照顧員工,
才是公司獲利的永續動能。

Patagonia創辦人伊方‧修納不僅是「最任性」的老闆,也是「最執著」的大自然守護者。本書敘述他60年創業期間,如何堅持用商業解決環境危機,不但領先世界各大服飾品牌,促成服飾業界內最革命性的環境永續措施;Patagonia更成為全美多所知名商學院的課程教材,為新創企業提供了振奮人心的典範。

 

《 Julie London – Cry Me A River 》


《 Julie London – Cry Me A River 》

Now you say you’re lonely
You cry the whole night thorough
Well, you can cry me a river, cry me a river
I cried a river over you
Now you say you’re sorry
For bein’ so untrue
Well, you can cry me a river, cry me a river
I cried a river over you
You drove me, nearly drove me out of my head
While you never shed a tear
Remember, I remember all that you said
Told me love was too plebeian
Told me you were through with me and
Now you say you love me
Well, just to prove you do
Come on and cry me a river, cry me a river
I cried a river over you
Songwriters
HAMILTON, ARTHUR
Published by
Lyrics ©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時代更迭 七股潟湖的漁業與觀光


http://e-info.org.tw/node/202995?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b217ecfea6-EMAIL_CAMPAIGN_2016_12_16&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b217ecfea6-84956681

時代更迭 七股潟湖的漁業與觀光

 建立於 2017/02/19

作者:曾文溪流域共學社團

居住於七股近海旁的居民,就這麼和水牽上了一段姻緣。七股的產業——養殖漁業和近海捕魚,時時刻刻都和水緊密連結,長期以來居住在此地的居民就是這樣倚仗著天然環境,在當地形成產業、聚落和他們的情感。下文將介紹七股的兩個區域,七股的養殖漁業區,以及台江內海的捕漁業和觀光業。

七股潟湖。攝影:台灣濕地學會劉正祥

七股養殖漁業區

和七股養殖業最為密切相關的正是潟湖,倚靠著潟湖的漲潮以及退潮,魚塭當中的水能夠不斷得被淨化,從而再利用。

這樣一個絕佳的天然地形是上帝的恩賜,長長的沙洲就這麼將水域給包圍著而形成了潟湖,沙洲的兩端有著兩個開口,正是因為有兩個開口,魚塭當中的水才能夠不斷地被更替,無需仰賴其他機器,就可以將水更替,完全無需仰賴抽取地下水。

正是因為和天然如此息息相關,冬天的時候,漁民們要擔心、害怕魚被寒流所凍死,更要搶在寒流前搶收,搶收的結果卻是造成供給量過多、價錢的下跌。

先前的寒害使得許多漁民損失慘重,吳仙榮也表示漁民倚靠的就是天氣預報,天氣預報不準確,人民便會損失慘重,天氣預報要是長期不準確,人民對於天氣預報也不信任了。也有人為了預防這種損失,會將漁塭的水池挖深,深度大概達三至四公尺,已不再像是以往會多畫分出越冬池,當冬天來臨時,魚便不至於被寒冷的水給凍死。

成大都計系博士後研究員鍾振坤表示,現在的養殖漁業和以往的養殖漁業也有所不同,像是在漁塭的中間,蓋著一間磚頭砌成的房子,房子內裝置了電力設備,以方便人民使用機器,許多人力都被機械式的動力給取代,以前傳統的「互工」(許多人互助合作來經營漁塭)也不復存在。以前會有專人去巡視漁塭,防止魚被釣客偷釣走、被鳥叼走,或者是有人的惡意破壞,然而現在只要裝置監視錄影器,也不需要多花人力,只要一個人就可以管理整個漁塭。以往社會當中上下分明的組織,全然被現代的機械社會所取代,互動也不如以往密切。

養殖漁業從以前到現在都存在環境污染的問題,養殖牡蠣時會製造大量廢棄的保麗龍,在注重環保的時代,廢棄物引起許多關注,環保人士們希望能夠杜絕廢棄物,而不污染海洋。然而漁民的收入並不豐厚,如果要改變傳統方式,必須要提高成本,政府無法強制要求他們改變材質,即便材質真的能夠更動,塑膠也可能是第一個被選擇,用來代替保麗龍的材質,對於環境依然會造成相當的污染和傷害。

現在有學者致力於研發一種新的材質,去取代舊時的保麗龍,使得該材質在水中能夠被分解。也有為了因應保護生態,有學者開始提出將冬天的漁塭留下一點魚和水,而不是像傳統一樣將水完全抽乾,讓黑面琵鷺能夠在此地獵得食物,並且在臺灣順利過冬,黑面琵鷺的物種才能夠持續繁衍。

小房子
魚塭旁的小房子,作為放置電器用品的地方。圖片來源:曾文溪流域共學社團

台江內海捕魚區和觀光

台江內海當中佇立著許多V字型的漁網,在這個私有財產制的社會,這樣捕魚的疆界該如何區分而不至於會產生衝突呢?

台南市七股潟湖產業生產合作社的導遊吳仙榮說:「早期便是誰先佔了地,那個地便是誰的,誰要敢來偷別人的魚,就會聽見有人大喊抓賊,海邊就是這樣,走慣了就會知道」。然而自從十多年前,台南縣政府警覺到七輕工業區有意進駐台江內海後,開始將台江內海的地租用給漁民,策略性地去嚇阻七輕工業區的進駐,如果七輕工業區真的要將廠地設置於台江內海,就需要取得所有權,購買所有權會造成成本比原先估計要多出很多,所有權就是在這個時候確立下來的。

台江內海。網仔寮沙洲。圖片來源:台江國家公園

人口外移在鄉村屬於正常的現象,七股漁村的人口卻呈現穩定的狀態,約兩萬人到三萬人左右,一是因為許多人早就外移了,二是因為數據上依據的戶籍資料無法作為辨識人口多寡,原因為七股離臺南近,很多人會去其他地方工作,卻不會將戶籍遷出,事實上大部分剩下的是老年人居多。下一代是否接續漁民的工作,其實還是得要看個人的決定,像是有許多上一代養殖致富後,下一代卻不再從事養殖漁業,只是將魚塭廢棄不用。

吳仙榮也表示,如果年輕人願意來到七股漁村當中,不但有工作可以做,收入也不差,甚至還可以多種兼職,像是有人將新鮮的牡蠣拿至夜市去賣,獲得不小的利益,甚至還開了加盟店,他說:「只要肯做,在漁村是不會餓死的」。甚至年輕人要回來台江內海進行捕魚,也不用和政府租地,村中很多老年人都退休了,有大量廢棄不用的地,只要和那些擁有地的老年人打交道,他就會同意將地給年輕人去捕魚。

其實七股也是有意要發展觀光,七股潟湖產業生產合作社為當地居民合資蓋成的,為的是帶動七股經濟發展,主要經營項目為開船至沙洲一遊和海產販賣,然而近年來卻因為沒有人潮,而難以經營。

昔年台江內海是沒有發展觀光的,是自從七輕事件引起國內外大量關注後,人潮才能夠不斷得湧入,觀光隨之興盛起來。隨著七輕工業區被人民阻擋下來,七輕事件便慢慢的在人們的生活當中消逝,人潮銳減後,觀光也面臨了經營上的問題。

近年來,即便每一年都是赤字,七股潟湖產業生產合作社依然希望能夠將七股當地發展起來。由於台江內海為國家公園,任何的建設都必須經由政府同意才能夠興建,因此連殘障坡道的欄杆破爛不堪,依然等不到修復,合作社依然盼望著能夠受到政府的重視,再次發展起來。

七股合作社
台南市六孔碼頭七股潟湖產業生產合作社,圖片左邊為大型定置漁網。圖片來源:曾文溪流域共學社團

曾文溪流域綜論&里山里海的方案規劃與實踐
文字撰寫、影片製作:葉怡慧、莊霈淳、孔慶筠、謝易儒、李詩峻、陳王文、陳秀盈、徐婉庭
版權所有:成大中文系林朝成教授

※ 本文轉載自 上下游【公民寫手】,更多文章請見曾文溪流域共學社團

 

《 Elvis Presley – It’s Alright Mama 》


《 Elvis Presley – It’s Alright Mama 》

Well, that’s all right now, mama
That’s all right with you
That’s all right now, mama, just anyway you do
That’s all right, that’s all right
That’s all right now, mama, anyway you do
My mama she done told me; papa done told me too
“Son, that gal you’re foolin’ with
She ain’t no good for you”
But that’s all right now, that’s all right
That’s all right now, mama, anyway you do
I’m leaving town, baby
I’m leaving town for sure
Well, then you won’t be bothered with me hanging ’round your door
Well, that’s all right, that’s all right
That’s all right now, mama, anyway you do
That’s all right, that’s all right
That’s all right now, mama, anyway you do
Well, that’s all right now, mama, anyway you do
Songwriters
CRUDUP, ARTHUR
Published by
Lyrics ©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土地正義:消逝的玩偶村》 公共利益?誰的?


http://e-info.org.tw/node/20299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b217ecfea6-EMAIL_CAMPAIGN_2016_12_16&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b217ecfea6-84956681

《土地正義:消逝的玩偶村》 公共利益?誰的?

 建立於 2017/02/19

作者:陳平軒(台灣農村陣線副秘書長)
擁有豐富文化傳統與技藝的玩偶村(圖片來源:土地正義:消逝的玩偶村劇照,天馬行空)
《土地正義:消逝的玩偶村》劇照,擁有豐富文化傳統與技藝的玩偶村。圖片來源:天馬行空

這不只是一個關於迫遷的故事,這是一個關於人群的生命經驗、價值與尊嚴的故事。

玩偶村位於印度的新德里,是一座街頭藝人的村落,這裡聚居了超過1500名的藝人,包括雜耍藝人、魔術師、弄蛇人、舞者、歌手、傀儡師等,「玩偶村」因此得名。2011年,印度政府將玩偶村的土地賣給房地產開發商,預計在此興建新德里最高的摩天大樓和商場,玩偶村的居民在未被告知與徵詢的狀況下,從報紙上得知此消息。房地產開發商宣稱要改善貧民窟的生活,表示未來將把居民搬進新建的20層高樓,但是玩偶村的居民認為這樣的做法並不符合他們的生活與職業需求,因此組成自救會,與房地產開發商展開了協商。

這樣的故事情節,對於身處台灣的我們,是否並不陌生?近幾年來,幾可以「烽火遍地」來形容的各式各樣的開發案,包括土地徵收、都市更新、市地重劃、園區開發……等等,無不有著相類似的歷程,而這些開發案所高舉的大旗,千篇一律均是「發展」與「進步」,若以法律的術語來說,就是「公共利益」。但在這些爭議個案中,始終沒有被說清楚的是,到底什麼是「公共利益」?於是我們看到了一份又一份的統計資料,能夠創造多少就業機會、能夠疏散多少車流、能夠提高多少產值……因此原居民的安居權利必須被犧牲,他們必須為了報表紙上無以名狀的「公共利益」,被迫在自己的棲地上流離失所。但是這樣的「公共利益」沒有告訴我們的是,實現的到底是誰的利益?到底是什麼樣的「公共利益」,需要透過壓迫一群人的生存權利才能達成?

輪輾底層人民的不是時代變遷,而是「社會」

在「玩偶村」的故事裡,居民們的祖先創建了這個屬於藝人的村落,他們不只是居住在這裡,他們還傳承著祖先的技藝,保留了印度人珍貴的傳統文化。他們在街頭受到歡迎,給人們帶來歡笑,甚至在世界各地發揚印度的藝術,為國家帶來榮耀。但是在現代城市整齊與秩序的治理思維下,他們的表演處處受到警察的刁難,他們被冠上「窳陋」之名,被視為城市需要「改善」的病灶。在「發展」與「進步」的巨輪下,我們似乎都忘記去追問一個根本的問題:到底為什麼要「發展」?為什麼要「進步」?世界的迅速變遷,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巨大改變;但在發展主義的腳步聲裡,我們是否能夠時時駐足仔細傾聽,那被進步巨輪輾過的底層人民的嘆息聲?如果建設的目的,是為了提升社區的福祉,那麼我們對「社區」的想像是什麼?迫遷原來的居民、打造一個新的光鮮亮麗的住宅群、引進高收入水平的居民,這樣的社區,還是原來的社區嗎?所謂的福祉,又是誰的福祉呢?

儘管生活條件不佳,玩偶村的居民仍然帶著驕傲與夢想。不同於房地產開發商的規劃,居民自己畫了一張設計圖,擘畫藝人們夢想的村落。但是政府和開發商從未正視這些藝人的價值與尊嚴,他們把藝人分配到了像牢籠一樣的營地。在那裡沒有人潮、沒有傳統的房屋、沒有放置各式傀儡和表演道具的空間,甚至連每日生活的基本資源都有所欠缺。對政府和開發商而言,這些藝人是城市發展中不得不「處理」的「成本」,因此重點從來不在如何妥善與原居民溝通協商,而是在於如何壓低成本讓經濟效益最大化;但對世居玩偶村的藝人而言,他們被剝奪的是自幼以來的生活方式、是對自身引以為傲的價值的否定。「就像晚上關雞的籠子」,開發商自以為是的安置營地,狠狠地踐踏了玩偶村藝人的尊嚴與人格。

如今我們蝸居的城市一角,或許過去都曾經是一座玩偶村。上層城市不斷變遷,底層的人民卻始終被迫從此處遷移到彼處。當前城市的樣貌,也許我們早就習以為常,但在不斷追求城市發展的旅途上,我們是否能夠稍作停留,藉由玩偶村藝人的目光,靜心反思,我們失去的,是否早已比獲得的更多了呢?


【土地正義問答集】

Q1:土地正義是什麼?

A:土地正義的理念,在於沒有任何人可以任意被從自己所賴以生存的土地上驅離,不論是否擁有法律形式上的所有權(產權)。所謂的驅離包含了家園的迫遷、工作的剝奪、情感的離散以及傳統的消滅。舉例來說,對農民的驅離,就至少包含了對其所居住的房屋的拆遷,以及對其所耕種田地的剝奪。

近年來,台灣各地發生了許多大大小小的迫遷案,有私有地浮濫徵收、非正式住居戶迫遷、市地重劃、都市更新……等等,雖然原因各不相同,但其中的共通點是,原居民都無法自主決定是否留在長久以來安身立命的土地上,無論在規劃、審議、執行的任何階段,都無法實質參與決定自己命運的程序。土地及空間秩序的分配掌握在執政者及與其合作的產學集團手上,原居民無論有無合法的產權,都對自己腳下的土地失去自主權,可謂是台灣當前土地正義沈淪的寫照。

Q2:公共利益該如何去定義?

A:簡單來說,公共利益的達成,應該是要使社會上不同的群體及個體能夠獲得相對滿足,均衡提升福祉的狀態。因此在衡量公共利益時,需要考慮的面向非常複雜,同時必須仰賴大量的溝通與完備的程序參與,來凝聚社會上各種異見的共識。公共利益的實現,最終目的還是要盡可能滿足社會上所有不同個體的需求,因此並非為了實現公共利益,即可任意剝奪個體的權利。舉例而言,開闢道路的措施一般都會認為是屬於一種公共建設,因此具有公共利益,但是道路應該如何開闢才最符合各種不同立場的團體與個人的均衡福祉,並不是單純透過理論模型和科學計算就能得出答案,此時開放各種形式的公民參與就會是很重要的方法。

目前台灣的開發案都太過偏重經濟層面的數據提供,例如就業率、人口進駐率、經濟成長率、產值等等,並直接將其等同公共利益,然而事實上,這些數據的計算與一般人民對於福祉提升的需求並沒有絕對的關係,唯有透過實質的程序參與,讓各種相異的、無論能否量化的意見都能在同一場域內被平等考慮,個別開發案中的公共利益才有可能被合理地界定。

Q3:現在的台灣,在土地正義與公共利益上,還欠缺著什麼樣的思維?

A:土地正義的理念與公共利益的探尋,其核心價值在於「公平分配」與「機會平等」。然而目前在盛行於台灣的發展主義思維下,嚴重欠缺對這些價值的尊重。無論是政府或民間主導辦理的開發案,其關注重點每每放在「效率」及「成本」,因此需要耗費大量心神進行的實質民眾溝通,以及需要花費大量成本的總體評估,往往被視為開發的絆腳石。

舉例來說,近年來遭指嚴重侵害土地正義的區段徵收制度,在開發計畫擬定的核心之外,往往附帶徵收更多的土地作為建築之用,其理由就是為了「財務平衡」;此外,為了控制開發案所可能帶來的環境成本的環境影響評估制度,也屢屢遭經濟部門和民間企業指責為「阻礙經濟發展」。民間長期以來呼籲透過更為嚴謹的行政聽證取代公聽會,期能使公民參與獲得更加確實的保障,也被指為「降低開發效率」與「增加開發成本」。

如何破除經濟至上的思維,扭轉線性的發展主義視角,在「公平分配」與「機會平等」的原則下,充分尊重並平等對待多元價值,是當前台灣在實現土地正義與追求公共利益上,必須面對的首要課題。

※ 本文轉載自 環境共和國

 

《 The Crew Cuts – Sh-Boom 》


【妖言惑眾】

在我們的生活之中,往往都存在著有『最底限』的思維。

因之,所謂的『幸福』就深埋心中而影響著觀念,

而『不幸』卻是具體存在於生活中的實際體驗。

我們自己用『非得如何如何….』來束縛自己的生活中條件,

而不是用『只要如何如何….就可以了』來解放自己的心。

用束縛自己的思維概念,讓符合自己希望的條件越來越少。

換另外一種較為功利的說法,一位拘泥於其中,

只是讓得希望越來越渺茫而已。

※※※※※※※※※※※※※※※※※※※※※※※※※※※※※※※※

《 The Crew Cuts – Sh-Boom 》

Hey, nonny, ding, dong
Alang, alang, alang
Boom ba-doh, ba-doo, ba-doodle-ay

Oh, life could be a dream (sh-boom)
If I could take you up in paradise up above (sh-boom)
If you would tell me I’m the only one that you love
Live could be a dream, sweetheart

(Hello, hello, again, sh-boom and hopin’ we’ll meet again)

Oh, life could be a dream (sh-boom)
If only all my precious plans would come true
If you would let me spend my whole life lovin’ you
Life could be a dream, sweetheart

Now every time I look at you
Something is on my mind
(Dat-dat-dat-dat-dat-duh)
If you do what I want you to
Baby, we’d be so fine

Oh, life could be a dream (sh-boom)
If I could take you up in paradise up above (sh-boom)
If you would tell me I’m the only one that you love
Life could be a dream, sweetheart

Sh-boom sh-boom Ya-da-da-da-da-da
Sh-boom sh-boom Ya-da-da-da-da-da
Sh-boom sh-boom Ya-da-da-da-da-da
Sh-boom

Sh-boom sh-boom Ya-da-da-da-da-da
Sh-boom sh-boom Ya-da-da-da-da-da
Sh-boom sh-boom Ya-da-da-da-da-da
Sh-boom

Every time I look at you
Somethin’ is on my mind
If you do what I want you to
Baby, we’d be so fine

Life could be a dream
If I could take you up in paradise up above
If you would tell me I’m the only one that you love
Life could be a dream, sweetheart

(Hello, hello again, sh-boom and hopin’ we’ll meet again)

Boom sh-boom
Hey, nonny, ding, dong
Alang, alang, alang (sh-boom)
Ba-doh, ba-doo, ba-doodle-ay
Life could be a dream
Life could be a dream, sweetheart

Life could be a dream
If only all my precious plans would come true
If you would let me spend my whole life lovin’ you
Life could be a dream, sweetheart

Dee-oody-ooh, sh-boom, sh-boom
Dee-oody-ooh, sh-boom, sh-boom
Dee-oody-ooh, sh-boom, sh-boom
Sweetheart
Sh-boom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