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想想】誠實面對挑戰、務實推動國防事務革新|洪榮一


相較於陳水扁與馬英九,蔡英文似乎比這兩位前任國家元首更願意花心思在國防事務上、花時間來關心國軍。當她第一次說出「國軍的榮耀就是我的榮耀」這一經典名句時,著實讓人民與國軍有耳目為之一新的「觸動」。但是這個「觸動」的結果究竟是一時之喜的「小確幸」、還是經得起現實與時間考驗的「真幸福」?第一張的考卷就是檢驗著蔡英文是否能對治下的國防部提出鞭辟入裡的《戰爭指導》了!

【國防想想】誠實面對挑戰、務實推動國防事務革新|洪榮一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29

【國防想想】誠實面對挑戰、務實推動國防事務革新

人氣指數: 612
友善列印版本

國防建設是一項長時程、投資大、明顯效益低的政治工作;或者由於普羅大眾對國防政策的感受不如對其他民生財經政策的感受來的直接切身相關、又或許是受限於國家領導人對國防事務的陌生與不重視,台灣的國防正面臨系統性崩壞的嚴酷挑戰。

相較於陳水扁與馬英九,蔡英文似乎比這兩位前任國家元首更願意花心思在國防事務上、花時間來關心國軍。當她第一次說出「國軍的榮耀就是我的榮耀」這一經典名句時,著實讓人民與國軍有耳目為之一新的「觸動」。但是這個「觸動」的結果究竟是一時之喜的「小確幸」、還是經得起現實與時間考驗的「真幸福」?第一張的考卷就是檢驗著蔡英文是否能對治下的國防部提出鞭辟入裡的《戰爭指導》了!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國軍的問題就是統帥的問題

《戰爭指導》在我國的戰略體系指的是:「綜合創造與運用總體國力(如,國家之政治力、經濟力、心理力、軍事力之總合力量),以追求最大國家利益之科學與藝術。其範圍,包括了「建軍備戰」、「開戰」、「戰爭進行」、「戰爭終止」、「媾合」、及「戰後復原」等不同戰爭階段之思維邏輯」。承平時期、和平年代,在詭譎多變的國際環境中,「避戰」當然是我們小國寡民的台灣必然的選擇;然而「忘戰必危」!也唯有積極應對可能的戰爭才能建立持久的和平。

所以《國防法》第31條律定了「國防部應於每任總統就職後十個月內,向立法院公開提出《四年期國防總檢討》」來協助新任總統在合理的時程內與國軍建立平穩的工作關係。蔡英文以三軍統帥的身分於2016年8月25日視導國軍漢光32號演習也特別表示:「國軍需要一套確認方向、改變文化的軍事戰略,要求國防部在明年1月完成初稿」。隨後她在2016年9月2日參加「民國105年軍人節暨全民國防教育日表揚活動」致詞時又再度宣示,將在2017年1月確立國軍的《新軍事戰略》改革的大方向,希望改變作戰思維,調整國軍在用人和經營管理上的做法。

戰爭指導(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國國防面臨系統性崩壞的挑戰

美國軍方研究分析很明確地指出當前台海兩岸的軍事優勢已經急遽地向對岸傾斜;受限於國防預算籌措不易、全募兵制推行的結果不如預期、兩岸間綿密複雜的政經關係,台灣的國防正面臨系統性崩壞的挑戰!

國防建設的規劃、執行、與落實是一項長時程的工作,有其不可避免的慣性與鈍重性,過去十幾年來國防政策失當的惡果也正逐漸浮現中。我們無意再指責前朝政府昧於現實的政策設計與戰略規劃,但是我們必須嚴肅要求當前執政的政府能以不迴避的態度將過往的施政缺失逐一盤點、釐清。畢竟,誠實的面對問題才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我們期許在蔡英文新的指導下,國防部不論是在即將出版的2017年《四年期國防總檢討》中來揭露國軍軍事戰略的新主張、或者是以《國軍軍事戰略》專刊的形式來傳達國軍軍事戰略的新方向,政府都能以誠實的態度來面對問題、務實的態度來應對當前國防系統性崩壞的挑戰。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Advertisements

【影評】《不過就是世界末日》:「世界末日」在對話停止的地方|胃夾晃軸


繼《親愛媽咪》於坎城影展獲得評審團獎之後,年輕的27歲加拿大導演札維耶·多藍又以《不過就是世界末日》在坎城演展得到評審團大獎的殊榮。儘管影評評論該片當中的動作和對白過於浮誇、流於自我沉溺而噓聲不斷,多藍仍然認為《不過就是世界末日》是他最棒的電影。在這部電影當中,呈現了家庭關係裡的「不可承受之輕」,也因此能讓人體會家庭生活當中可能面臨的衝突。

【影評】《不過就是世界末日》:「世界末日」在對話停止的地方|胃夾晃軸

【影評】《不過就是世界末日》:「世界末日」在對話停止的地方

人氣指數: 107
友善列印版本

繼《親愛媽咪》於坎城影展獲得評審團獎之後,年輕的27歲加拿大導演札維耶·多藍又以《不過就是世界末日》在坎城演展得到評審團大獎的殊榮。儘管影評評論該片當中的動作和對白過於浮誇、流於自我沉溺而噓聲不斷,多藍仍然認為《不過就是世界末日》是他最棒的電影。在這部電影當中,呈現了家庭關係裡的「不可承受之輕」,也因此能讓人體會家庭生活當中可能面臨的衝突。

家庭聚會與衝突

片中的主角Louis從二十多歲離開家裡已經過了12年,在發現自己得到絕症之後,決定返回家鄉探望家人,並計畫在適當的時機告訴家人這個消息。然而在Louis和家人相處的一天裡,卻也觸發了家人關係間的衝突。

片中並沒有明確地說明,為何當年Louis毅然決然離開、不再回家的原因。或許我們可以從片中透露的訊息去推測,可能是Louis的同志身分,也可能是他想實現劇作家的夢想。對於家人而言,最初離家的原因似乎不再重要,畢竟他終於回到了家裡。母親Martine熱心地準備餐點、換上有別於平常的盛裝,妹妹Suzanne則特別梳妝打扮,哥哥Antoine和他的妻子Catherine也回來一同團聚。

這樣團聚的情景,就像古典文學〈木蘭辭〉那樣。爺娘姊弟們的盛情歡迎,從「出郭相扶將」、「當戶理紅妝」到「磨刀霍霍向豬羊」的各樣準備,都是為了能夠讓作為英雄、同樣12年未歸來的木蘭,重新被接納為一個家人。

而Louis對於家人來說,也是一名被崇拜的英雄。Louis的在報紙上的消息、寄回來的明信片等等,被家人們所收藏與珍視,作為家人們心中隱密的榮耀,讓他們得以視作一個非日常性的可能。

然而歸來畢竟只是特殊的時刻,而日常才是占據人們生活時間最大的部分。Louis的返家,對於家人而言意味著英雄身分的解除,再次成為家庭的一份子。母親和妹妹不停地和Louis說話、談論家庭經歷的事情,試圖彌補Louis這12年來空白的時光;而哥哥則是以沉默、拒絕對話的方式,抗議著Louis這12年來的缺席。

在最後與哥哥的衝突當中,Louis選擇放棄說出自己不久於人世的消息。沒有人知道Louis之所以回來,是要傳達自己的死訊。唯有毫無關係的Catherine,在Louis歸來與她眼神交會的一刻,似乎知曉了他要傳達的重大訊息。然而這個訊息,最後並沒有向家人們傳達。

《不過就是世界末日》電影海報

「成全自我」與「家庭生活」的背反

Louis離開家庭長達12年的時間,而又在歸來的一天之後再度離去,對於在一般家庭生活成長的人而言,可能是件難以理解的事。尤其對於東方式的傳統家庭來說,侍奉父母、兄友弟恭、「父母在不遠遊」等等要求是極為重要的,而Louis卻可說是無法融入於家庭生活當中。

其中的問題,或許在「家庭生活」和「成全自我」之間的背反。Louis之所以成為家庭當中英雄式的角色,在於家人對他在外頭看來多采多姿生活的某種想像。家人們長年對於不在家庭裡的Louis各種消息的珍藏,或許在家人名義下的關愛之外,也隱含著某種希望被救贖的渴望──脫離日常生活的渴望。片中可以看到家人們總是為了些小事起爭執:母親希望能全家一同出遊、哥哥希望能保持自己的沉默而不受打擾、妹妹希望能獲得該有的禮貌對待。這些原本是日常的小事,然而日復一日的重複也成為無法忍受的負擔,在Louis回來之後如此對於生活的不滿更像是被攤在陽光下,顯得清楚可見而不能再被隱藏。

我們無法知道Louis以前仍在家庭生活時的景況,然而可以看到的是在他回來之後,家人們對於他在外12年生活並沒有想要更深入了解的意願。對於母親和妹妹而言,Louis是他們的家人,因此毋須多說什麼;而對於哥哥來說,他更是以粗魯的方式拒斥Louis談論他生活中的小事件,因為在他看來Louis是在向他炫耀自己過的生活有多好。

生活方式界定一個人的自我,而如果人們不願聽他談論他過的生活,不是在否定那個人的自我嗎?Louis在聽Catherine講述她自己的生活時,哥哥粗暴地向Catherine表示「沒有人想聽你講這些!」然而,Louis仍然想要聽Catherine講述這一切,因為Louis並不認識她,而他想知道她所關注的事情,想瞭解她是怎樣的一個人。

對於Louis而言,死期的宣布似乎不再重要,因為在他12年的流浪當中,沒有人聽他講述他經歷過的生活,他早已經不在這個家了。在家人的關係裡是不用特別介紹自己的,即便是12年的時間過去也是如此,這樣的想法所隱含的是家人必然會瞭解家人的意思。然而更多的時候,家人其實更像是「親近的陌生人」,如果不透過對話彼此溝通,而僅僅是認為彼此是家人就能理解一切,那麼不僅是讓自我受到傷害,也是在讓家人的相處更為惡化,迎向彼此關係的「世界末日」罷了。

關鍵字: 影評同志電影日常生活

 

從日本經驗看台灣巴士的安全 | 想想論壇


【昨日想想】2016/7/20

亡羊補牢猶未晚,這雖然是一句老話,但也是告訴我們,發生事情之後必須痛定思痛,也建議交通部應該成立專責且獨立的交通安全調查委員會,不管是陸海空只要是列入重大事故,都應該要由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累積相關的調查經驗,並制定更完備的法規且嚴格執法,以維護國人以及來自海外觀光客的安全

從日本經驗看台灣巴士的安全 | 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5615

【更多想想】
拼裝的資訊無從建構大客車安全體系──從產業與法規談起 | 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5651

從日本經驗看台灣巴士的安全

人氣指數: 15038
友善列印版本

2016年7月19日中午一點,一輛載有24名來自遼寧的中國觀光客的遊覽車,在結束八天七夜的行程後,準備前往桃園機場搭機,在國道二號接近桃園機場的路段,卻因不明原因起火燃燒,車輛並撞擊護欄,最後導致全車司機導遊及旅客共26人全部罹難的悲劇。

這次的火燒車事故,成為台灣史上最嚴重的巴士火燒車事故,也是台灣戰後繼1961年嘉義客運民雄事故造成48人死亡、1976年彰化客運大村事故造成41人死亡、1986年谷關事故的40人死亡以來,與2010年的蘇花公路遊覽車翻覆事故並列為第四嚴重的公路事故。如此慘重的悲劇究竟可以讓我們得到哪些教訓?未來我們又該如何亡羊補牢,讓未來的巴士安全以及人命能夠獲得保護?

大陸旅行團觀光巴士火燒車事故,日本各大媒體也相當關心,紛紛以重大新聞報導此一事故(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事實上,日本在今年一月也曾發生一件相當慘重的巴士事故,也因此日本政府還為此迅速修改法令,整個日本的巴士客運業者與旅行業者也經歷了一次大地震,究竟日本的經驗能給我們哪些啟示呢?2016年1月15日凌晨將近兩點時,一輛載有39名旅客及2位司機的觀光巴士,在前往輕井澤的途中,在國道18號的一個彎道翻落至駁坎之下,最後造成15人死亡(包含兩名司機)、26人輕重傷的慘劇。事後國土交通省事故調查委員會的調查發現,這個事故是日本的巴士及旅行業界的陋習與競爭,最後造成的悲劇。

發生在今年1月的輕井澤滑雪巴士轉落事故,當時造成15人死亡、26人輕重傷的悲劇,從媒體所拍攝的空拍畫面可以看到,肇事現場的慘狀(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調查發現,由於日本在2000年修改道路運送法,將觀光巴士的業者由原本必須取得營業執照才能營業,改由只需申請許可後即可購買車輛營業,等於是大幅放寬經營的條件,再加上日本政府大力推廣國外觀光客來日旅遊,因此觀光巴士的需求量大增,大量的業者紛紛加入觀光巴士的大餅,但遊覽車數量過多而巴士司機數量不足,加上業者削價競爭,如此的結果造成司機薪資遭到壓榨,而工作時數過長的後果。此外業者由於投資購買巴士卻成本回收不易,所以車輛的車齡也越來越長,後來加入的業者為了降低成本,也購買超齡的巴士,成為安全死角。

2007年及2012年的兩次嚴重的巴士事故,由於事故的原因都因為是司機過勞所造成的,也終於讓日本政府重視大幅開放法令的後果,所以日本政府在2012年重整日本的巴士業,尤其是長途客運巴士,更是制定出嚴苛的法令,以保障搭乘安全,並且限制巴士司機的運轉時數,不再讓司機發生過勞的狀況。

然而相關的法令卻沒有保護到觀光巴士的部分,也因此輕井澤巴士事故發生之後,經過調查發現在觀光巴士業界,由於競爭激烈,雖然日本政府的法律規定旅行社在承租巴士時,不得低於日幣27萬元,但出事的巴士業者卻以19萬日幣的金額承接,也因此出事的旅行社才能推出一人僅需兩萬日元的滑雪行程,也因價格便宜所以受到學生族群的歡迎,造成了輕井澤事故的罹難者幾乎都是大學生的後果。

再者由於巴士司機不足,且薪資過低,許多中小型的巴士公司,服務的司機在定年退休之後,無法領到退休金維持退休之後的生活,也因此不得不繼續找工作維持生活,但由於年齡較大所以這些巴士業者,只能用日薪的方式聘用,像輕井澤事故肇事的司機,警方在其身上的錢包發現,僅有巴士業者所支付的兩萬元酬勞而已,可以說處境相當可憐。

這些狀況都訴說著日本目前勞動社會的悲哀,以及競爭激烈的惡果,也因此日本政府目前提出了更嚴苛的法律及處罰,嚴懲不遵守法令的業者,並且要求所有的觀光巴士業者,都必須裝置行車記錄器,國土交通省及各都道府縣警察署隨時抽驗這些觀光巴士的行車記錄器,以了解業者是否有違規的情形。

原本在新大阪車站前招攬旅客的野雞遊覽車,這些利用網路旅行社的名義,用低廉的票價招攬搭乘旅客的觀光巴士業者,因為2012年4月29日發生關越自動車道司機睡眠肇事事故,日本政府修改法令並大力取締的結果,此景現在已不復見(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台灣的道路交通史上,經常發生相當嚴重的巴士交通事故,就以本次所發生嚴重事故車輛所屬的玫瑰石通運,兩年前旗下的另一輛遊覽車也曾發生過火燒車事故。至於台灣過去也曾在1992年發生健康幼稚園遊覽車及2003年尊龍客運兩件火燒車事故,都造成相當慘重的傷亡,雖然政府也因此修法,規定不得影響安全門進出、不得封閉安全門、不准在車上放置易燃物品、以及在車上放置滅火器與擊破槌等,可以在第一時間滅火,並在緊急時破壞車窗逃生,但重大的巴士事故卻依然層出不窮,而且屢屢造成相當嚴重的傷亡。

也因此,目前已經到了必須全面檢討並修正台灣巴士安全法規的地步了。首先就是這次的火燒車事故,之所以造成如此慘重的傷亡,車身會一發不可收拾,是否跟車內裝潢使用的材質有關,真正的事故原因仍有賴相關單位進行調查。但過去台灣的巴士業者為了成本考量,所以絕大多數都是採購底盤進口之後,再由國內廠商打造車身,然而國內的相關安全規範並不夠完備,除了車身比重或是耐傾斜度之外,車內管線配置等都牽涉到車內安全,因此交通部門有責任制定相關規範,甚至於鼓勵業者能採購更安全的車身,例如過去台汽客運(目前的國光客運)大量使用的灰狗巴士,其安全性之高,且所有車窗均具備緊急逃生裝置,可在極短的時間內讓全車人員逃生,在台灣根本無出其右,但除了已經退役的灰狗巴士之外,台灣再也沒有巴士有如此高安全性的設計了。

號稱台灣有史以來最安全的巴士──國光客運的灰狗巴士,不但車身原裝進口具有高強度耐撞能力,車側的每一扇車窗都能夠在緊急狀況直接打開逃生,然而最後不敵高昂的營運成本,只能黯然退出舞臺(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亡羊補牢猶未晚,這雖然是一句老話,但也是告訴我們,發生事情之後必須痛定思痛,也建議交通部應該成立專責且獨立的交通安全調查委員會,不管是陸海空只要是列入重大事故,都應該要由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累積相關的調查經驗,並制定更完備的法規且嚴格執法,以維護國人以及來自海外觀光客的安全。

過去在台灣相當普遍的雙層巴士,由於台灣法規的關係,目前已幾乎消失,然而台灣交通主管機關,應該要制定一套更完整的安全法規,以及執法法律,維護國人的公路運輸安全(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根本不知道二二八是什麼 | 想想論壇


【昨日想想】2015/2/25

原來,我根本不知道二二八是什麼。
我也根本不知道馬場町是什麼。
我根本不知道白色恐怖是什麼。
或許,關於政治犯、死刑、反抗、顛覆、關於我所生活的地景地物……我也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隨之而來,是一種矛盾的情緒。
我可以輕易的背誦出歷代清朝皇帝的年號,但事實上,我連皇帝居住的紫禁城都未踏足過,但關於我所生活、生長的土地上的事情,我卻一知半解。

我根本不知道二二八是什麼 | 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3760

【更多想想】
太多二二八? | 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5218
二二八:「祖國」不關心台灣同胞 只關心台灣糖包 | 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5215
未來,一直來一直來──淺談電影《天馬茶房》 | 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3762

【二二八68週年】我根本不知道二二八是什麼

人氣指數: 10333
友善列印版本

我根本不知道二二八是什麼。

那時候,約莫是大二的學生吧,為了一個環島的計畫,我決定要鍛鍊起自己的體能與心肺功能,跑步、騎單車、游泳。因為學校位於公館,為了選擇一個地緣鄰近的單車路線,我在網路上搜尋地圖,最後挑了臺北市河濱的自行車道,沿著河岸,開始了一連串的自行車鍛鍊。

每次踩踏著腳踏板,也不免感覺無聊,所以我便開始觀察起附近,有一座臨河的公園引起了我的注意。許多年輕人在公園內溜滑板、大聲聊天,也有不少的家庭與小朋友在公園裡野餐談笑。我從不知有這一座公園。停下單車,我在公園裡散步稍作休息,步道邊立了牌子:「馬場町紀念公園」,牌子旁還有告示牌,寫著馬場町是戒嚴時期,專門處決數千人政治犯的槍決場地。

左翼藝術家黃榮燦所繪《恐怖的檢查》,1951年黃榮燦遭到槍決,埋骨於六張犁公墓。

唉,戒嚴,槍決,幾千人的死亡,是多麼可怕的事情。所以……嗯……這應該是指二二八的時候,跟國民政府反抗的知識分子,慘死的地方吧,真是可憐,沒想到二二八死了這麼多人,還挺可怕的呀……

濱河道路風大,繼續騎上單車鍛練體能的我,忍不住回頭望了望那座公園。此後,每回騎著車路過公園,總是會想到二二八,想到戒嚴,想到死亡,關於這些事情,但我總是理不出一個頭緒,我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需要殺死這麼多人,而所謂的反抗,究竟是要反抗什麼?那個時代,有什麼好反抗的嗎?所以……應該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譬如說,策畫顛覆政府,或者殺害他人,最後才會遭受槍刑的結局吧,不過幾千人也實在太多了。

而現在的紀念,是紀念什麼呢?每每我的疑問總是不得解答,畢竟,在以往的教育過程中,臺灣的歷史始終不是考試的重點,我們要背誦的記憶,是蘇美人的時代,是魏晉南北朝的中原動亂,課本上述說的,是那些無比遙遠又陌生的事情。關於臺灣,關於二二八,關於馬場町,關於這條我天天騎單車的環河道路上的一景一物,我從來沒有深入認識的機會。這時,公園裡仍舊有著一群年輕人正比賽滑板,嘻聲歡鬧。

之後,當我結束了環島的路程,我便荒廢了單車運動,馬場町公園,二二八,死刑犯的那些事情,我也理所當然的漸漸淡忘。

後來,因為對於歷史的興趣,從外文系畢業之後,進入了臺灣文學研究所,我開始閱讀起許多的史料文獻,或是相關的影視紀錄、電影,當然,也讀到了關於馬場町,二二八,關於那時代的事情。

黃榮燦於馬場町槍決之後,埋骨於六張犁亂葬崗(現為白色恐怖紀念墓區),墓碑上僅有槍決當天日期及姓名。圖片來源:台灣「外省人」生命記憶與敘事資料庫(Ⅲ)-歷史迷霧與生死地景

先是一種困惑,然後是茫然的在記憶裡搜尋。

我錯了。

儘管當時在公園的告示牌,告訴我馬場町是處決政治犯的地方,但我卻一廂情願的以為那是二二八事件的發生地。事實上,二二八是發生在1947年的事件,而馬場町卻是在50年代用來處決白色恐怖政治犯的場所,二二八與白色恐怖雖有因果關係,卻是截然不同的兩種脈絡。我突然感到一陣羞愧,為什麼多年前的我,竟然會弄混淆呢?我漸漸的害怕起來。

原來,我根本不知道二二八是什麼。
我也根本不知道馬場町是什麼。
我根本不知道白色恐怖是什麼。

或許,關於政治犯、死刑、反抗、顛覆、關於我所生活的地景地物……我也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隨之而來,是一種矛盾的情緒。

我可以輕易的背誦出歷代清朝皇帝的年號,但事實上,我連皇帝居住的紫禁城都未踏足過,但關於我所生活、生長的土地上的事情,我卻一知半解。

我回想起當時在馬場町公園的風景,那些與我年紀相仿的年輕人、野餐的家庭們、溜著貓狗散步的人們,他們會知道踏足的那塊地上,實際上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而我則是,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前些日子,讀了哈金寫南京大屠殺的小說,他在某次訪談裡說:「也沒有寬恕,也不是仇恨,就是把事情講清楚。你不可能讓大伙隨隨便便就忘了。」

我發現,原來過往的教育過程裡,從來沒有課本把事情講清楚,讓我們隨隨便便就忘了。

所以被迫遺忘的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我不知不覺握緊了拳頭。

我非常的憤怒。

 

【欣潔想想】大法官婚權釋憲展開,府院亦應擔負責任|想想論壇


這16年來,台灣的民主逐漸深化,經過了兩次政黨輪替,各種追求公平正義的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的展開,社會的進步和民主政治各種的思辨,終於讓同性伴侶等到大法官釋憲的這一步。


【欣潔想想】大法官婚權釋憲展開,府院亦應擔負責任|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33

【欣潔想想】大法官婚權釋憲展開,府院亦應擔負責任

人氣指數: 82
友善列印版本

司法院於上週2月10日公布將就兩間同性婚姻是憲聲請案(祈家威聲請案及台北市政府聲請案)於3月24日召開言詞辯論庭,這將是台灣歷史上第一次由司法院大法官受理這兩件聲請案,並決定召開憲法法庭公開進行審理,象徵同性伴侶在台灣長期以來被制度性排除,所造成的權益受損狀況與各種過去或現在所發生的悲劇,大法官們不只看見,更將提高層次到憲法層級來進行討論。

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828056/

釋憲之所以相當困難的原因,主要因為這是人民以司法途徑主張權利的最後一道防線,要聲請釋憲之前,必須將所有可能的司法救濟程序都走過一遍,也就是必須「走投無路」之後,才有可能走到釋憲。在這樣的過程當中,不是所有人都有辦法或餘力「走過所有司法救濟程序」,這一句簡單的話語,卻是聲請人必須用盡各種方式與毅力才能夠完成的。

聲請人之一的祈家威先生,從30年前1986年就開始嘗試前往法院和同性伴侶公證結婚,在當時尋求司法救濟卻總是碰壁或遭受拒絕,直到2000年9月提起第一次釋憲聲請,卻在2001年5月18日的大法官會議決議不受理,當時的大法官以程序理由將同性婚姻的釋憲機會打了回票,直到2015年8月祈家威二度聲請釋憲,2017年2月大法官終於決定受理。這16年來,台灣的民主逐漸深化,經過了兩次政黨輪替,各種追求公平正義的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的展開,社會的進步和民主政治各種的思辨,終於讓同性伴侶等到大法官釋憲的這一步。

當然,釋憲的結果,社會各界必須都尊重過程中司法必須公正與中立的原則,但從大法官決定受理此兩案的結果,也可嗅出司法院認為同性伴侶長期被國家婚姻制度所排除的侵害已大到無法迴避,必須來面對與處理。然而,從司法院所公布的四道討論題目中的第四道問題:「如立法創設非婚姻之其他制度(如同性伴侶),是否符合憲法第7條保障平等權以及第22條保障婚姻自由之意旨?」,不難發現修民法與專法依舊可能是新政府內部難以決定的拉扯。

同時,在大法官釋憲消息出來之後,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也再次在媒體上表示,「修民法和專法都是婚姻平權」、「修民法要配套修另外112條法律」,想引導社會氛圍到「修專法也是一種平等」的方向。在此我必須鄭重聲明,難道修專法就不用另修其他法律嗎?難道同性伴侶和同性婚姻是相同的法律關係嗎?同時司法院和法務部也都已公開同意以尤美女委員版本為基礎的跨黨派版本,因有通則971-1條故能減少其他法條的修改狀況,為什麼身經百戰的柯總召無法明白?

這半年以來婚姻平權的密集論戰中,我們能看得很清楚有些委員或政府官員之所以不支持同性伴侶進入婚姻體制,是立基於其宗教信仰,亦或是有些過去對同志不甚了解的狀況,在社會討論與思辨的過程當中,彼此的立場越來越清楚是一件好事情。然而,個人對一個特殊族群的好惡,是否能成為將此群體制度性的排除於國家體制之外的原因,這是否有違中央政府與立法機關的職責所在?國家機器之所以有存在的必要性,保障社會各個不同群體的權益與平等,促進社會前進與對話,是其重要職責,也是台灣全體國民賦予新政府的期待,希望除了大法官之外,總統府、行政院等部會與立法院都必須負起責任,讓台灣走向一個更加民主自由平等的國家!

 

【山農說書】救贖的不祇一方──說在電影《沈默》之前|想想論壇


當東亞的日本、中國先後祭出禁教令,固然讓人見識到傳教士與信眾的堅貞或棄教的苦痛,但傳教士背後的帝國力量,能視而不見嗎?怎評價大航海時代戛然中斷西方宗教與文化的海禁、鎖國?


【山農說書】救贖的不祇一方──說在電影《沈默》之前|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34

【山農說書】救贖的不祇一方─寫在電影《沈默》放映前

人氣指數: 273
友善列印版本

好萊塢大導演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懸於心中近30年,改編自日本小說家遠藤周作代表作《沈默》的同名電影,本周即將於台灣上映。由於該片全係在台灣取景拍攝,所以台灣代理商就以「讓世界看見台灣」,作為吸引本地民眾前進戲院的亮點。

這就形成多重的平行時空:遠藤周作身為日本的天主教徒,他亟思透過歷史檢索,一方面考察德川幕府迫害天主教徒的史實,另一方面,他更在意如何為日本人量身定造出救贖新衣,這就是《沈默》的要義;而作為紐約義大利後裔的史柯西斯,他似乎想透過電影捕捉普世、超時空的救贖,表象看這是美國人俯看世界的企圖,內裡卻有著異於新教的執念,史柯西斯的內心衝擊又是一道課題;至於台灣人藉由好萊塢導演之眼,演繹一齣17世紀日本天主教徒受迫害悲劇史,場景卻是那麼熟悉,是否也經由「讓世界看見台灣」致使國際孤兒的台灣也能獲致救贖呢?

作為源頭的小說,關於「沈默」的主題:反抗歷史的沈默、探索神的沈默,其實並未囿限於天主教;再者,小說、電影和台灣觀眾各自展延了救贖的意念,這意念或是宗教,或是族群認同,或是國際地位的歸依,更可能在觀賞電影之後產生截然不同的化學變化,我們不必、不該先驗地設定什麼結論。

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1448946/

溯源基督教(廣義)早期遭羅馬人迫害的斑斑血淚,始終是基督教徒最津津樂道,也是十字架救贖意象的鮮明展示。17世紀日本德川幕府對天主教徒的殘酷迫害──穴吊、水磔、踏繪,更讓梵諦岡教廷可以藉由對殉教者的封聖,彰顯天主教的榮光;但教廷對於遠藤小說所提問的棄教者(費雷拉、洛特里哥),始終置若罔聞,這是嚴父對棄子的憤怒與不屑,卻也是遠藤不以為然,特以「母性書寫」回應之因。

另外,回到歷史脈絡來看,德川幕府強力迫害天主教徒的17世紀初,正是歐洲宗教革命如火如荼、新舊教廝殺激烈的年代。從1517年(對,今年正好滿500年)馬丁路德公告《九十五條論綱》後,其後喀爾文、英王亨利八世的抗教,做為既得利益者的天主教會,對於鎮壓異己儘管絕不手軟,卻再也壓抑不了改革的烽火,為此還在一世紀之後打了一場「三十年戰爭」(1618─1648),《沈默》所書寫的正是這期間故事。

面對新教的衝擊,舊教裡頭的羅耀拉等人創立了耶穌會,除了積極建立清規戒律,更派大量傳教士遠赴東方的日本、中國拓展教務──1549年,沙勿略(San Francisco Javier)登陸日本鹿兒島,1583年利瑪竇(Matteo Ricci)進入中國本土。耶穌會教士傳教頗積極,因而在東方獲致了一定的成績,特別是日本方面有不少大名皈依天主教(大友宗麟、大村純忠、有馬晴信、小西行長、黑田官兵衛、蒲生氏鄉等),信徒一度達70萬以上。但隨著豐臣秀吉統一全日本後,對天主教大名與教眾的勢力頗忌憚,加上佛教、神道家敵視天主教,於是1587年頒布《伴天連追放令》,定天主教為邪教,1597年還誅殺了廿六名傳教士與信眾(方濟各會與耶穌會均有之)。

到了德川幕府,對天主教徒的迫害變本加厲,尤其是三代將軍德川家光更於1633年頒布鎖國令,這直接導致1637~38年慘烈的「島原之亂」。天草四郎之名從此在民間風行,還成為山田風太郎小說《魔界轉生》的舞台背景。遠藤周作《沈默》的背景就在「島原之亂」後,日本與葡萄牙全面斷交的危疑年代。

要說的是,耶穌會教士虔誠、博識、克己律人,品德與力行都讓人感佩;但在宗教革命期間,耶穌會在舊大陸與新教的對抗可毫無寬容之心,對外拓展傳教事業,又有意無意成為西、葡、法等帝國侵略的幫凶。所以,當東亞的日本、中國先後祭出禁教令,固然讓人見識到傳教士與信眾的堅貞或棄教的苦痛,但傳教士背後的帝國力量,能視而不見嗎?怎評價大航海時代戛然中斷西方宗教與文化的海禁、鎖國?

讚歎殉教者的忠貞,當然是人性的輝光;但對彼時日、中主政者來說,不處理天主教問題,絕對是瀆職、怯懦的罪行(但德川幕府的殘虐又是另椿大罪),若說遠東從此跟不上西歐腳步,以致西力凌駕東帝,這無疑是過度簡化了歷史過程。或許遠藤著力於棄教者的心理轉折,正是另闢蹊徑重解歷史。

費雷拉與洛特里哥的對話,是整部小說最精采處。「我也是這樣的。在那黑暗而寒冷的夜晚,我也和現在的你一樣。可是,那是愛的行為嗎?司祭必須學習為基督而生,如果基督在這裡的話。」「基督一定會為他們而棄教的!」「就這樣,司祭把腳踏到聖像時,黎明來臨,遠處傳來雞啼」。特洛里哥就是耶穌的化身,吉次郎就是背叛耶穌的猶大,但人總在神性光輝下映見心靈之需。

費雷拉與特洛里哥的對話,讓我聯想到杜斯妥也夫斯基《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的宗教大法官之語。見著復活的耶穌,主教明知祂就是耶穌降世,卻對祂說:「你就是耶穌嗎?最好保持沉默,不要說什麼話。因為你不適合發表什麼言論。而我對你已經了解的夠多了。你除了在以前說了許多話外,並未擁有充分的權利。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你打擾了我們。」自始迄終,耶穌始終不發一語,這也是另種「沈默」的形式:世人自欺欺人的愚妄,神都看在眼底。

肉身痛苦、心意動搖,但神跡並不會出現。救贖祇能靠己身,面對不同的環境作不同的抉擇,更清楚地說,人必須藉由自身受苦來檢視神的軌跡,這就是遠藤周作《沈默》陳述的教義。電影內容不可能與小說同,一個洋人詮釋日本天主教的辛酸血淚,必有其同理心,也會有文化落差,但看如何細察;而本地民眾見及熟悉的地景,卻陳述著一個三百多年前的東洋故事,該想的絕非「世界已看見台灣」,而是近年好山好水的反撲,背後又潛藏著什麼神諭?善良的子民始終淪為國際孤兒,上蒼想測試什麼?

近來鬼島之名搞得人心沮喪,彷彿台灣是該焚毀的蛾摩多、所多瑪罪惡之城,也許透過電影透顯的地景與宗教情節相繫,某種救贖就存於其中,但看人們的心眼是否打開了。

 

偷懶高三生?請收起謾罵,提出建言|想想論壇


不論如何,台式升學主義思維的催化,讓學生被迫以為上大學才是中學教育的最終目的才是主因吧。當學習只帶來巨大的壓力,又怎能要求學生一錄取大學後,繼續保持對課本知識的學習熱情?高三荒廢課業的例子不勝枚舉,也有各自的原因,但原因絕不單純只是推甄入學,更是整個升學主義式的教育體制。


偷懶高三生?請收起謾罵,提出建言|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32

偷懶高三生?請收起謾罵,提出建言

人氣指數: 345
友善列印版本

日前,秦靖向《想想論壇》投稿一篇題名為《偷懶高三生,誰之過?》之文,筆者與該作者想法略有不同,將以學生的角度回應原作者的論點。

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1905891/

推甄入學使教育成為一場災難?

原文指出,由於近年推甄入學名額不斷增多,排擠考試分發的入學名額,使高三學生為了準備推甄申請,讓課堂淪為「無政府狀態」,無心學習高三課程的荒唐現象。

首先,我們必須搞清楚,考試與招生的過程本就是主觀的,其中學生可以大考分數挑選大學,大學更是可以挑選學生。每個大學都被賦予一定的獨立性,本就可基於辦學理念,思考要招收何種學生、怎麼招收學生。由於分數根本不足以完整代表學生的價值,因此學生的學習歷程、特殊表現、獨立思考能力等等,也是部分大學招生時會想參採的,進而就會要求準備備審資料與面試。若大學不希望招收太多只會考試而沒有思考能力的「考匠」,便會擴增申請入學的名額,這根本不足以為奇。作者一昧的展露成績至上的思維,認為考試分數才能是唯一錄取標準,不准大學依其理念設立其他入學標準,不禁令人莞爾。

再者,原作者以「偷懶高三生」對學生為準備推甄,或因為已在推甄入學階段獲得錄取,而荒廢高三課業之狀況進行嚴厲批判,但卻未見其對於「學生荒廢課業」現象的深思,實為可惜。

相較於其他先進國家,台灣的中學教育可說是以「壓榨」出名。龐雜的課程內容、過多的教學時數,使學生每日每夜深陷於巨大壓力之中。如此境況,我們可以看見,有許多學生再怎麼努力都無法跟上學習進度,只能宣告放棄。更有許多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無法尋得學習的熱情,僅能虛應故事,等待解脫的那天。筆者也是作者口中的偷懶高三生,因為到了高三才摸透自己的學習興趣,便荒廢了二類組的課業,將所有時間投入於準備申請入學與一類組的科目。

不論如何,台式升學主義思維的催化,讓學生被迫以為上大學才是中學教育的最終目的才是主因吧。當學習只帶來巨大的壓力,又怎能要求學生一錄取大學後,繼續保持對課本知識的學習熱情?高三荒廢課業的例子不勝枚舉,也有各自的原因,但原因絕不單純只是推甄入學,更是整個升學主義式的教育體制。另外,製作備審資料與準備面試的過程,也是一種學習。將學習僅限縮於課本中的知識,只能凸顯眼光之狹隘,更是讓社會所高喊的競爭力,成了不知所云的口號。

請別戴著成績至上的眼鏡去看教育的面貌,這將使我們遺忘,教育並非是要訓練只會競爭的讀書機器,而是要讓國民普遍有良好的素質。甚至,這素質也不是單純的分數能夠衡量出來的。

以美國解方說嘴,卻是自打嘴巴

為了論證台灣教育改革的荒謬,並試圖提出建言,原作者舉例美國教育的「防護機制」,也就是要求高三學生不可荒廢課業,否則大學可以註銷入學資格,但卻也只凸顯其想法之謬誤。我們可先捫心自問:現在台灣的教育能否讓學生學出興趣?學生能否依其學習興趣選修相關課程,作為進入大學基礎?以上答案,恐是否定的。美國的課堂設計除了著重於讓學生摸出自己的學習興趣,更是開放大量選修課程,由學生自行選修對未來有助益的課程,以為大學或社區學院打好基礎。因此,美國之所以推動這般機制,是因為有合理的課程規劃。反觀台灣,我們不問學生的學習興趣、對未來的助益,一昧要求學習大人所為他們所規定好的課程。只要學生沒興趣,或是認為沒效益而不肯學習,我們便貼上偷懶、無可救藥的標籤,除了不明究理的暴力,還有什麼形容詞可貼切形容這情境?

聯考作為最公平的制度?

作者於末段指出,台灣的教改是「為改而改」,政府廢除聯考後卻讓升學體制變得不倫不類,不但沒有聯考的客觀公平性,更因為推甄制度,讓「錢」成了學生錄取學校的關鍵。

升學主義帶給我們的承諾是:「只要有努力就一定會有成果;努力都能公平地轉換成分數。」因此在這承諾下,我們都試圖創造制度上的絕對公平,讓每個學生都有平等的機會向上發展、相互競爭。但我們已被這信仰矇住眼睛,都忘了我們也僅能創造出虛幻的公平性。不論是聯考制度,到現在講求多元適性的入學制度,因為出身、城鄉之差等所造成的真正不公平反映在學生的升學狀況,甚至未來的發展,這是必須處理的社會現實。

能幫助學生奪取更好成績的補習班、家教等,都得仰賴家長財力,學生才有可能獲得。而當競爭越激烈,這資源便越是關鍵。在貧富差距惡化的今日,把升學制度倒退回聯考制度,恐只將加深不公平性。此制度不但忽略了每位學生分數以外的價值,更是無力處理部分學生努力無法公平轉換成分數的絕望現象。筆者相信,在聯考時代一定也有所謂的偷懶高三生,因為無法在教育體制中尋得希望,只能放棄。原作者沒有思考到聯考制度中學生蒙受一試定終身的無奈、無法跟上學習進度而被迫放棄的學生,或是補習教育的金錢遊戲,便以回味聯考制度之姿,大力貶低今日的升學體制。

當然,筆者並不是要護航每次的教改,而是我們不該因為著眼於一兩次的災難,而以悖謬式的論述,去唱衰未來每次的改革。現在世界變動迅速,要讓下一代有接軌世界,適度的改革本就是一種必須;況且成績至上的觀點,已是不合時宜。部分十二年國教的教改內容將要解決許多以為人詬病的問題,期待原作者停止無謂謾罵,為接下來的改制提出建言,或是對於過往歷次教改提出建設性的批判。

 

《 The Who – Behind Blue Eyes 》


《 The Who – Behind Blue Eyes 》

No one knows what it’s like
To be the bad man
To be the sad man
Behind blue eyes
No one knows what it’s like
To be hated
To be fated
To telling only lies
But my dreams
They aren’t as empty
As my conscience seems to be
I have hours, only lonely
My love is vengeance
That’s never free
No one knows what it’s like
To feel these feelings
Like I do
And I blame you
No one bites back as hard
On their anger
None of my pain and woe
Can show through
But my dreams
They aren’t as empty
As my conscience seems to be
I have hours, only lonely
My love is vengeance
That’s never free
When my fist clenches, crack it open
Before I use it and lose my cool
When I smile, tell me some bad news
Before I laugh and act like a fool
And if I swallow anything evil
Put you’re finger down my throat
And if I shiver, please give me a blanket
Keep me warm, let me wear you’re coat
No one knows what it’s like
To be the bad man
To be the sad man
Behind blue eyes
Songwriters
TOWNSHEND, PETE
Published by
Lyrics © 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 Group, ABKCO MUSIC INC PETE TOWNSHEND CATALOG, FABULOUS MUSIC LTD, SPIRIT MUSIC GROUP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 America – Sandman 》


《 America – Sandman 》

Ain’t it foggy outside
All the planes have been grounded
Ain’t the fire inside?
Let’s all go stand around it
Funny, I’ve been there
And you’ve been here
And we ain’t had no time to drink that beer
‘Cause I understand you’ve been running from the man
That goes by the name of the Sandman
He flies the sky like an eagle in the eye
Of a hurricane that’s abandoned
Ain’t the years gone by fast
I suppose you have missed them
Oh, I almost forgot to ask
Did you hear of my enlistment?
Funny, I’ve been there
And you’ve been here
And we ain’t had no time to drink that beer
‘Cause I understand you’ve been running from the man
That goes by the name of the Sandman
He flies the sky like an eagle in the eye
Of a hurricane that’s abandoned
I understand you’ve been running from the man
That goes by the name of the Sandman
He flies the sky like an eagle in the eye
Of a hurricane that’s abandoned
I understand you’ve been running from the man
That goes by the name of the Sandman
He flies the sky like an eagle in the eye
Of a hurricane that’s abandoned
I understand you’ve been running from the man
That goes by the name of the Sandman
He flies the sky like an eagle in the eye
Of a hurricane that’s abandoned
Songwriters
BUNNELL, DEWEY
Published by
Lyrics ©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傳統領域當荒地 知本濕地「活化」記


http://e-info.org.tw/node/202699?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c1351196cc-EMAIL_CAMPAIGN_2017_02_14&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c1351196cc-84956681

傳統領域當荒地 知本濕地「活化」記

 建立於 2017/02/14

作者:黃瀚嶢、蘇雅婷

2014年底,兩隻東方白鸛在台東現身,成為賞鳥界的大新聞。

這種當地十年未見的稀有迷鳥,自北溫帶一路飛抵台灣,沿著山脈或海岸線南下,在台灣東南角選擇這棲息數日的地點,位在知本溪口北岸,一處草澤環繞的淡水湖泊,在地稱為「知本濕地」。因先前唐白鷺與琵嘴鷸的發現記錄,加上其他稀有鳥種頻繁造訪,知本濕地早已被國際鳥盟劃為「重要野鳥棲地」(Important Bird Area, IBA)。

東方白鸛展翅。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提供
2015年年初,一對東方白鸛過境知本濕地。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提供。

然而在東方白鸛降臨幾週後,2015年的知本濕地很快有了更大的新聞——濕地東南側出海口遭不明人士以怪手掘開,湖水湧流入海,僅剩下幾窪小水池。

這樣的破壞事件,反映了知本濕地長期受到的覬覦,卻也牽連著知本濕地複雜的水文系統與歷史脈絡。

沒口溪畔的盟友

知本濕地的水源主要來自西南側的知本溪,以及引水自北方利嘉溪的射馬干圳。過去兩水道在濕地附近匯流出海,且均呈現不斷擺盪的狀態。但知本溪隨後築起堤防,使主流固定於西南側;而射馬干圳也進行了水泥化整治,下游段成為更易管理流量的「知本大排」。所幸,圳道的水泥化僅延伸至大排離海800公尺處為止,在流經田畝蜿蜒入海之前,隨灌排系統變化著水位,間歇在低窪處漫流蓄積,成為了現今知本濕地的樣貌。

在水量充沛時,濕地內的水亦可能衝破湖岸,流往東側沙灘——大多時候僅會在沙灘上呈現一個斷了頭的河道,此為東海岸常見的「沒口溪」現象。若流量較強,也可能直接產生明顯的出海口,但在東北季風盛行的冬季,海浪與風力產生的堆沙作用,會使河道很快被新的沙堤阻斷,而回復「沒口」狀態,甚至進一步成為封閉的湖泊。這種變化多端的性格,正是東海岸河口濕地的特性,迥異於泥灘地或潟湖,這類台灣其他沿海濕地的典型印象。

而知本大排以南,至知本溪北岸堤防間,285公頃的河川新生地與濕地,早已被劃定為「知本綜合遊樂區」的開發基地,委由捷地爾公司執行。此公司在1997年就曾因興建高爾夫球場的土地利用爭議,私下以機具惡意排乾濕地的水。自此,知本濕地便幾乎年年承受著被偷挖出海口的命運。而北側毗鄰耕作的農民,有時也會因田地淹水問題,自行以怪手挖掘濕地出海口,企圖加速排水。

然而多次的破壞,也促成另一個契機。

2015年4月26日,長期在此守護濕地的台東縣野鳥學會,以及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聯同知本地區的卡大地布部落,一起舉辦了「為濕地療傷」的沙堤回填活動。在這場難得的合作中,大家各自分享著在這片濕地的回憶,場面充滿溫情,也讓知本濕地的保育工作,開始在台東地區受到關注。

自此,部落與保育團體,成為了守護濕地的重要盟友,共同合作爭取知本濕地提升為「國家級濕地」的法定地位,希望藉此避免更多的破壞。

而至少在那次回填工事完成後,上游注入的水,很快又充盈成了湖泊。

濕地出海口常呈現被沙堤阻斷的「沒口」狀態。
濕地出海口常呈現被沙堤阻斷的「沒口」狀態。(2016.06.30攝)。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提供。

台東狄斯耐樂園

現今的濕地位置,原是知本溪沖積扇的一角。這片曾經遼闊的三角形區域內,在1981年知本溪築堤後,出海口與主河道就被固定了下來。兩岸的新生土地,註定似地紛紛排著隊,等著面對進一步的開發。

傑地爾股份有限公司,在1985年11月,拿著一份極其花俏的遊樂區規劃案,取得了北岸共285公頃的土地,50年的開發經營權,預計在12年內興建出12個活動區。在那張遊樂園地圖裡,包含了原先零星開墾的田區,草木繁茂的放牧區,以及當時還默默無名的知本濕地——在地圖上,成為異國情調的商店街,水上表演區,以及高爾夫球場;原為沙灘的海岸線,還規劃了遊艇碼頭。

附近居民猶記得當年,對號稱「台東狄斯耐樂園」的開發案,也曾懷著期待。

但三十多年過去,除了一條通往海邊的工程道路,以及入口處的十棟木屋,捷地爾公司再也沒有履行開發約定。創造了這個房地產幻夢之後,這間空殼公司,終於在2016年初,由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台東縣府委任開發的契約關係已不存在。捷地爾公司不服,仍再次上訴。

無論如何,多年來,這片以「公共造產」被撥用開發的「捷地爾基地」,卻意外保存了知本溪口北岸,這東海岸難得保有野性的河口沖積扇區域——有著湧泉,溪流,乾濕草原,灌叢,海岸林與沙灘的鑲嵌地景,並交織著部落傳統領域與其他在地文化記憶——這多變而富饒的區域之核心,就是那片曾有兩隻東方白鸛駐足的知本濕地。

從棒壘球場開始

然而,即便在傑地爾公司即將退場,開發權轉移之際,知本濕地的危機並未消失。

2016年11月16日,與大多數台東民眾一樣,卡大地布部落族人意外從媒體獲悉,知本溪口舉行了一場開工儀式,台東縣政府規畫的一座八千坪的棒壘球場,正式動土。

這片空地位在台11線的新知本橋路段和南迴鐵路之間,也是知本溪的北岸,「傑地爾基地」的一角。那裡原本堆著大批砂石,砂石清空草木整平後,立下了一根紅色木樁,典禮的樂隊就在那裡演奏。球場設計簡單,除賽場外沒有額外的硬體建設,卻號稱將用於外國球隊的移地訓練。縣府亦宣稱,未來將「活化」知本溪口延宕開發30餘年的廣大土地,計畫發展太陽能發電及運動休閒旅遊等事業。為了利於在濕地上開發,縣府甚至一度打算以焚化爐燃燒殘餘的底渣再生粒料,將低窪處墊高。

球場的動工,正是「活化」的開端。

然而,知本濕地屬於卡大地布部落的傳統領域。縣府這次動土,並未依照原基法第21條,徵詢族人的同意。部落的強烈反彈,迫使縣府教育處的體育保健科趕緊宣布,將到社區補辦說明會。

11月29日,在說明會開始前,縣立體育場場長在席間到處遞著香菸檳榔,談笑中不斷重複著同樣的說法:橋下荒煙蔓草,垃圾亂倒,建棒壘球場正是想幫忙清理,也讓部落有個更方便的運動空間。但會議一旦開始,氣氛立刻轉變,族人砲火猛烈,紛紛發言,直指縣府不尊重部落,並質疑,後續的動作又會是什麼?

「一塊一塊慢慢給你建,先斬後奏,規避環評,這種技倆見太多了!」

「底渣的事情還沒弄清楚,現在又搞個球場。告訴縣長,不要再打卡大地布的主意!」

20160515尼伯特風災前濕地。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提供
從北向南望,知本濕地水域面積約有20公頃(2016.05.15 攝)。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提供。

《心知地名》與濕地上的人

知本濕地對卡大地布的人是重要的。是歷史、也是現今生活的一部分。

對照卡大地布部落剛出版的傳統領域調查資料《心知地名》,大約就在棒壘球場的位置,族人第一次聽見荷蘭人登岸獵鹿的槍響。從槍響之地「今古哇岸」(Kinkuwangan),往海的方向看,曾經迤邐著廣大的河口沖積扇,舉目是沙洲、草地與礫石灘,那是早年捕魚的地點「蘇了希繞」(Surhilraw),也是放牧,游耕與祭儀的所在。後來,這片河灘地一部分將會被填土為田,然後知本溪將築起堤防,部分溪水流到左岸,匯入射馬干圳,流經田畝,繞過海岸林,入海前在森林與草地間蓄積,成為現今的知本濕地主要水體。那裡從古早前就叫做「姆芙嫩」(Muveneng),意為積水之地。

土地閒置的三十年間,台東鳥會在此處記錄了超過160種的鳥類,就單一濕地而言,這樣的紀錄在台灣數一數二。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在此持續舉辦各類自然體驗活動。入口處荒廢已久的木屋區,也成為玩具氣槍愛好者的生存遊戲戰場。

牧人趕著牛羊進入草澤,漁人偶爾在附近垂釣。而卡大地布部落族人,也持續保持著傳統領域上的祭典與休憩活動。

2016年底,縣府卻突然建了這座棒壘球場,作為「閒置土地活化」的第一步。關注濕地的人們,如今的疑問都是,接下來,縣府將會如何讓此地「繼續活化」?實際的開發面積多少,及是否影響到濕地周邊生態,成為目前聚焦的重點。

20160730尼伯特後防風林。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提供
尼伯特颱風於2016.07.08登陸台東,17級強大陣風使知本濕地茂密海岸林幾乎全毀(2016.07.30 攝)。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提供。

土地活化,活化了誰?

多年來,台東縣政府在這片身世複雜的土地上,曾經舉辦過越野車競賽,堆置砂石,消波塊,西部運來的生雞糞,災後的風倒樹和漂流木等。未來,與捷地爾公司的官司定讞後,縣府正等著大舉開發。

知本濕地,這個人與自然共同交織的地景,在2016年接連四個颱風侵襲後,再度嚴重受創,湖泊地景一度消失,海岸林的木麻黃一棵棵攔腰折斷,枝葉七零八落,水道邊緣被大水下切掏挖,露出了過去的舊河道,水生生物大量死亡,水鳥盛況也不若往昔。然而,當東北季風再度降臨,持續的吹沙作用再度展現出大自然驚人的修復能力,出流河,沒口溪與湖泊的地貌循環,似乎又將再次重現。

知本濕地本就是活的,它活生生地記憶著人文與自然歷史,其持續的變動,正展現著道道地地的東部性格。而一層層覆蓋淤積在濕地上的歷史,到底曾活化了什麼,又即將被活化什麼?北岸這片熱鬧的濕地上,所有往來的生物引頸企盼,而所有關心的人,也引頸企盼著。

20160911_禁倒垃圾漂流木堆。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提供
知本濕地變成堆置颱風風倒木及漂流木場所,卻引來少數民眾亂倒農業廢棄物等(2016.09.11攝)。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提供。

※ 本文轉載自 台灣濕地網

 

Endangered antelope ‘may be wiped out’


http://www.bbc.com/news/science-environment-38901058

Endangered antelope ‘may be wiped out’

Veterinary scientists examine saiga carcasses on the Mongolian grasslandsImage copyrightWCS
Image captionScientists say that a quarter of the population may already have been lost

The death of more than 2,000 critically endangered Saiga antelope in Mongolia was caused by a disease that could now threaten the entire population.

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 (WCS) scientists, who work in the affected grassland area of Western Mongolia, say the disease originated in livestock.

It is a virus known as PPR or Peste des Petits Ruminants.

WCS veterinary scientist Dr Enkhtuvshin Shiilegdamba told BBC News that 2,500 Saiga had already died.

The animal carcasses are burned to prevent the spread of the disease.

Rapid spread

Saiga carcasses being burned (c) WCSImage copyrightWCS
Image captionAnimal carcasses have to be burned to contain the spread of the contagious virus PPR

Researchers described the speed of the disease spread as “alarming”.

“The first case of PPR was confirmed in the Saiga on only 2nd January this year,” Dr Shiilegdamba told BBC News.

She and her colleagues say that this is the first deadly infectious outbreak known to have occurred in this population of animals. And beyond this one, rare species, there is concern for the impact on the wider grassland ecosystem.

“Many other species share this same range,” explained Dr Shiilegdamba, “including ibex and big-horned sheep.”

“And there are about 1.5 million Mongolian gazelle that migrate through the eastern part of the country.

Saiga (c) WCSImage copyrightWCS
Image captionSaiga are Critically Endangered and researchers believe the disease could wipe out the population in Mongolia

“If this [spreads east] and hits the gazelle population, it could be economically and ecologically devastating.”

One major concern is that, with the disappearance of wildlife in the area, there will be a lack of prey for the endemic snow leopard. As well as affecting the health and population of these carnivores, this could put leopards at greater risk of being shot by farmers – as a lack of wild prey drives them to take livestock.

Professor Richard Kock from the UK’s Royal Veterinary College agreed that the broader ecological consequences were potentially “dire”.

“It is a catastrophe,” he told BBC News. “I expect some Saiga will survive, but if surviving animals – in poor condition and with weakened immune systems – in the spring are challenged by opportunist bacteria, extinction is a very real possibility.

“The solution to the PPR problem is effective vaccination of livestock and its elimination from Asia.

“There is a global programme [to co-ordinate this] but no resources coming from donors as yet in any significant way, and this is critically important.”

Herds of sheep, goats and other domestic livestock in the affected area have been vaccinated, but Dr Amanda Fine, a vet with the WCS wildlife health program in Asia agreed that “further immunisation” was needed “in not only Saiga range areas but [in the habitats] of other affected species”.

“We need to ensure the disease does not spread to unaffected populations,” added Dr Fine, “in order to save the last population of Mongolian Saiga from extinction”.

Related Topics

More on this story

  • Spread of human disease from animals mapped
    13 June 2016
  • Ebola and ethics: Is animal welfare killing wild apes?
    27 June 2014

Around the BBC

Related Internet links

  • Saving Wildlife and Wild Places – WCS.org

The BBC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content of external Internet sites

 

瀕危賽加羚羊染瘟暴斃 學者:來源可能是家畜


http://e-info.org.tw/node/202883?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c1351196cc-EMAIL_CAMPAIGN_2017_02_14&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c1351196cc-84956681

瀕危賽加羚羊染瘟暴斃 學者:來源可能是家畜

 建立於 2017/02/14

本報2017年2月14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據英國BBC報導,西蒙古草原超過2000多頭賽加羚羊(Saiga Antelope)感染致死的傳染性小反芻獸疫(Peste des petits ruminants,PPR),可能進一步導致整個物種滅絕。

野生物保育協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WCS)的科學家推測,該疾病的來源是家畜。

據研究人員描述,該疾病散佈速度相當驚人。「今年1月2日才出現第一個PPR確診病例。」科學家表示,「許多其他物種跟賽加羚羊棲息範圍重疊,包括高地山羊和大角羊。此外還有150萬頭蒙古瞪羚在蒙古東部遷徙時會經過疫區。如果小反芻獸疫往東邊擴散,影響蒙古瞪羚,將造成經濟和生態的大規模損失。」

Buuveibaatar Bayabaatar
母賽加羚羊。圖片來源:Buuveibaatar Bayabaatar/WCS

WCS獸醫學家Enkhtuvshin Shiilegdamba博士表示,已經有2500頭賽加羚羊死亡。所有動物屍體皆被焚毀,以避免傳染。Shiilegdamba和同事表示,這是此族群動物首次爆發致死性傳染病,甚至可能影響更廣泛的草原生態系統。

Buuveibaatar Bayabaatar
染病的賽加羚羊遭到焚毀。圖片來源:Buuveibaatar Bayabaatar/WCS

生態方面的主要潛在問題是,一旦該地區的野生動物消失,特有種雪豹的獵物會減少,健康和族群受影響外,也會更常進入農家搶奪家畜、更容易被農夫射殺。

英國皇家獸醫學院教授科克(Richard Kock)也認為此波疫情的潛在生態後果相當嚴重:「部分賽加羚羊可能會存活下來,但是這些健康狀況或免疫系統不佳的倖存個體,到了春天也會受到其他病菌的威脅,滅絕不是不可能。」

「消滅PPR必須靠幫家畜施打疫苗,使之從亞洲消失。有全球性的計畫可居中協調,但目前沒有任何資源挹注。」科克說。

WCS Mongolia
瀕危的蒙古賽加羚羊可能因傳染病而滅絕。圖片來源:WCS Mongolia

疫區的綿羊、山羊和其他家畜都已經接種,但是WCS亞洲區野生動物健康計畫獸醫法恩(Amanda Fine)認為,不止賽加羚羊棲地範圍內的家畜需要接種,其他受影響物種棲地範圍也要。

「我們必須確保疾病不會擴散到未受影響族群,才能保護僅剩的蒙古賽加羚羊免於滅絕。」法恩說。

參考資料

作者

蔡麗伶(LiLing Barricman)

In my healing journey and learning to attain the breath awareness, I become aware of the reality that all the creatures of the world are breathing the same breath. Take action, here and now. From my physical being to the every corner of this out of balance’s planet.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 The Eagles – Witchy Woman 》


《 The Eagles – Witchy Woman 》

Raven hair and ruby lips
Sparks fly from her finger tips
Echoed voices in the night
She’s a restless spirit on an endless flight
Wooo hooo witchy woman see how
High she flies
Woo hoo witchy woman she got
The moon in her eye
She held me spellbound in the night
Dancing shadows and firelight
Crazy laughter in another
Room and she drove herself to madness
With a silver spoon
Woo hoo witchy woman see how high she flies
Woo hoo witchy woman she got the moon in her eye
Well I know you want a lover,
Let me tell your brother, she’s been sleeping
In the Devil’s bed
And there’s some rumors going round
Someone’s underground
She can rock you in the nighttime
‘Til your skin turns red
Woo hoo witchy woman
See how high she flies
Woo hoo witchy woman
She got the moon in her eye
Songwriters
DON HENLEY, BERNIE LEADON
Published by
Lyrics ©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Cass County Music / Wisteria Music / Privet Musi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核廢集中式貯存逃避公投? 廢核團體:還缺法源


http://e-info.org.tw/node/202882?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c1351196cc-EMAIL_CAMPAIGN_2017_02_14&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c1351196cc-84956681

核廢集中式貯存逃避公投? 廢核團體:還缺法源

 建立於 2017/02/13

本報2017年2月13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何處去?外傳台電已選定四個候選場址,基隆市、金門縣、連江與澎湖縣均上榜,引發社會譁然。經濟部、台電出面否認並說明,即將送經濟部《集中式貯存場可行性評估報告》與已送原能會的《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計畫替代/應變方案》均未指出具體場址。

經濟部次長楊偉甫今(13日)下午出面澄清,地址選定不是台電權責。集中式貯存場場址將由行政院層級的「非核家園推動專案小組」討論,凝聚社會共識,內容也將涵蓋高、低階核廢料。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表示,小組只是諮詢平台,可以提供意見,但集中式貯存還是需要有法源依據與選址程序,不能僅由小組拍板定案。

20170213 台電集中式貯存。經濟部次長楊偉甫答覆各界對核廢料集中式貯存疑慮 攝影:陳文姿
經濟部次長楊偉甫答覆各界對核廢料集中式貯存疑慮。攝影:陳文姿

台電提「集中式貯存場」  經部:送專案小組尋求社會共識

面對核廢料的燙手山芋,經濟部於2010年公告「台東達仁」、「金門烏坵」為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的潛在場址。2011年3月成為建議候選場址。但因地方強烈反對,地方政府拒絕協助辦理公投而進度停滯。為解決選址問題,台電改提出「集中式貯存場」應變計畫,除將計畫送交原能會外,也提交可行性評估到經濟部。

《集中式貯存場可行性評估報告》於去年9月首度提出,補充修正後,近期將重送經濟部。針對可能地點,楊偉甫澄清,還未看到修正後的報告,但台電已經聲明報告中並未建議具體地點,這也不是台電權責。報告僅就核廢貯存地點必須符合的地質條件、安全性因素等加以分析。

楊偉甫說明,行政院正在規畫「非核家園推動專案小組」,最終確定地點需經小組討論才能確定。小組成員包括公正社會人士、專家與在地鄉親。待報告送經濟部審查通過後,就會送小組討論,以尋求最大社會共識。

集中式貯存設施平面佈置初步規劃圖 資料來源: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計畫替代/應變方案具體實施方案(105.12)
集中式貯存設施平面佈置初步規劃圖。資料來源: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計畫替代/應變方案具體實施方案(105.12)

楊偉甫也說,小組討論議題將不分高階、低階核廢料,也不僅止於技術面,社會面因素也要加以考量。小組所做的結論將是行政院的高度,希望藉由此溝通平台解決過去處理核廢的問題。

集中式處貯存規避公投? 廢核團體:應有完整法定程序

集中式貯存計畫橫跨低階與高階核廢料。楊偉甫說,集中式貯存是屬於過渡階段,就現有的規定,並未要求集中式貯存的地點要經過公投。但是,有無可能變相成為永久性的貯存?楊偉甫否認。他說,最終處置有其法令依據,集中式貯存地點不能直接變成最終處置場所。

不過,他也表示,希望社會在討論過程可以把眼光放遠,把這個可能性也一併討論,這樣就不用為此重複做一次,社會成本最低,建設經費也會省很多。

用過核子燃料初步預估數量以及核能電廠以及蘭嶼貯存場運轉廢棄物初步預估數量 資料來源: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計畫替代/應變方案具體實施方案(105.12)
用過核子燃料初步預估數量以及核能電廠以及蘭嶼貯存場運轉廢棄物初步預估數量。資料來源: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計畫替代/應變方案具體實施方案(105.12)

對於經濟部的說法,崔愫欣持不同意見。她指出,集中式貯存不是只放五年、十年,雖然規畫期是40年,但有可能會再延長。不能只由行政院層級決定,至少應比照「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場址設置條例」,要有法源基礎,至於是否應經過公投?則要看條例怎麼訂。

崔愫欣解釋,行政院的「非核家園推動專案小組」是諮詢性質,並非選址小組,也沒有決策權。選址要有地質探勘、評估、地方說明會等一套嚴謹的程序,不是討論而已。

蘭嶼低階核廢料貯存。攝影:周福貴。圖片來源:地球公民基金會

 

《 Jethro Tull – Aqualung 》


《 Jethro Tull – Aqualung 》

Advisory – the following lyrics contain explicit language:

 
Sitting on a park bench
Eyeing little girls
With bad intent
Snot running down his nose
Greasy fingers smearing shabby clothes
Drying in the cold sun
Watching as the frilly panties run
Feeling like a dead duck
Spitting out pieces of his broken luck
Sun streaking cold
An old man wandering lonely
Taking time
The only way he knows
Leg hurting bad,
As he bends to pick a dog end
Goes down to a bog to
Warm his feet
Feeling alone
The army’s up the rode
Salvation a la mode and
A cup of tea
Aqualung my friend
Don’t start away uneasy
You poor old sod
You see it’s only me
Do you still remember
December’s foggy freeze
When the ice that
Clings on to your beard is
Screaming agony
And you snatch your rattling last breaths
With deep-sea diver sounds,
And the flowers bloom like
Madness in the spring
Sun streaking cold
An old man wandering lonely
Taking time
The only way he knows
Leg hurting bad,
As he bends to pick a dog end
Goes down to a bog to
Warm his feet
Feeling alone
The army’s up the rode
Salvation a la mode and
A cup of tea
Aqualung my friend
Don’t start away uneasy
You poor old sod
You see it’s only me
Aqualung my friend
Don’t just start away uneasy
You poor old sod
You see it’s only me
Sitting on a park bench
Eying little girls
With bad intent
Snot running down his nose
Greasy fingers smearing shabby clothes
Drying in the cold sun
Watching as the frilly panties run
Feeling like a dead duck
Spitting out pieces of his broken luck
Songwriters
IAN ANDERSON
Published by
Lyrics ©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BMG RIGHTS MANAGEMENT US, LL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311北高東再遊行 訴求蔡政府提具體廢核期程


http://e-info.org.tw/node/202881?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c1351196cc-EMAIL_CAMPAIGN_2017_02_14&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c1351196cc-84956681

311北高東再遊行 訴求蔡政府提具體廢核期程

 建立於 2017/02/13

本報2017年2月13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雖然蔡政府在競選期間便承諾「2025非核家園」,核四也已宣告停建,但民間團體尋求看到具體時刻表與公民討論機制,才得以在並不遠的18年後,讓非核家園得以成真,因此在今年的311,仍將舉行廢核遊行。

至於此次遊行訴求,民間團體要求政府提出廢核政策的具體規畫與進程,更不願見到廢核後卻轉向製造空污的燃煤發電,要求蔡政府提出更積極的節能、綠能措施。

2017-02-13_12-18-11
今年3月11日,包括台北、高雄、台東都將繼續舉辦廢核遊行。賴品瑀攝影。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13日上午前往凱道宣告,將在福島核災紀念日3月11日,包括台北、高雄、台東都將繼續舉辦廢核遊行。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表示,這是蔡政府上任後的第一次廢核遊行,雖然總統蔡英文在競選期間便承諾2025非核家園,但目前仍未見到當局提出相關計畫的時程表,是以檢視民進黨除了選舉口號外,是否有治理能力與政治決心。

且去年的廢核遊行時,民間向新國會所提出的七大訴求,要求將非核家園入法,至今卻勉強只有在電業法放入,且徒具形式與口號,並未看到具體施行計畫。崔愫欣表示,因此全國廢核行動平台除了發動遊行,近日將會再次拜訪國會。

崔愫欣舉例,如核四雖已不再封存,但卻不見積極展開廢止轉賣的評估規畫,只見繼續編列維護保養預算;輻射食品也在尚未全面檢討如何管制的資源與策略下,居然要貿然開放。這些都顯示即便新政府上台,公民仍須持續監督與參與討論,否則恐怕無法成功改革。

今早外傳台電已瞄準基隆、金門、連江、澎湖四縣的無人島作為核廢場址。檢視台電去年底向原能會提報的低階核廢料替代應變計畫書,提出要選出可全數容納三座核電廠的放射性廢棄物及蘭嶼的低階核廢料的場址,雖然該報告還沒有具體指明,但提出條件是要有港灣、未來發展潛力較低等。不過台電也在報告中指出規劃時程,由於選址階段的公民參與及凝聚社會共識所需時間難估計,需要「N」年,加上行政申請及土地取得作業要六年,工程發包及興建要十年。

對此,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執行長郭慶霖回應,核廢處置應需要全民參與式的民主討論機制,取得社會共識。全國廢核行動平台去年曾花了半年時間舉辦民間廢核論壇,集結了核廢料所在地區與選址預定地居民與團體的意見,這些共識都足於作為政府規劃相關政策的基礎。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研究員李孝濂則認為,要減少核廢料的產生,就是該從提前除役老舊機組開始,尤其例如核二廠一號機曾經發生錨定螺栓斷裂、爐心側版裂開、燃料匣彎曲、控制棒插入困難等等,不但持續製造核廢料,導致需要改建用過核燃料池而提高貯存密度,更是有事故風險。

喊出「核廢處置動起來,節能綠能作伙來!」即便如願廢核,但也更不願見到廢核後卻轉向製造空污的燃煤發電,民間要求政府對節能、綠能提出更積極的政策。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理事長楊順美指出,目前政府不但尚未具體提出再生能源的發展時刻表,節能成果也並未達標。雖然電業法納入了「非核家園」四字,但要如何作、如何推動綠能,都還需要具體計畫。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陳雅晶則指出,應鼓勵公民參與發綠電、節能,並且從取消化石燃料補貼與訂定能源稅來著手,去推動能源轉型。

主婦聯盟執行長呂佳育表示,目前社會仍對日核災區食品非常擔憂,對於政府的把關仍不信任,但他們先前赴日考察,也是發覺即便日本政府已提出一套把關機制,當地也依然有部分消費者對此恐慌。這個經驗更告訴台灣,政府需要更努力,除了全面規劃管制的資源,把關的策略也需取得社會共識,而非貿然展開進口。

遊行資訊:(遊行路線需待路權申請確定後公佈)【台北】
活動名稱:2017「非核低碳 永續能源」大遊行
遊行主軸:核廢處置動起來,節能綠能作伙來
集合時間:3/11(週六)下午兩點
地點:凱達格蘭大道
主辦單位: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高雄】
活動名稱:2017南台灣廢核遊行
遊行主軸:大家省電、核電再見、潔淨能源、空污不見
集合時間:3/11(週六)下午1兩點半
集合地點:高雄市勞工公園廣場(捷運獅甲站3號出口)
主辦單位:南台灣廢核行動聯盟

【台東】
活動名稱:「疼惜台東好生活   反核廢遊行×幸福市集」(暫定)
集合時間:3/11(週六)下午兩點
集合地點:鐵花行人徒步區
主辦單位:台東廢核反核廢聯盟

※《民間核廢論壇》資料公佈區網址:https://goo.gl/urudYN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The Doors – Riders On the Storm 》


《 The Doors – Riders On the Storm 》

Riders on the storm, riders on the storm
Into this house we’re born, into this world we’re thrown
Like a dog without a bone, an actor out on loan
Riders on the storm
There’s a killer on the road, his brain is squirmin’ like a toad
Take a long holiday, let your children play
If ya give this man a ride, sweet family will die
Killer on the road, yeah
Girl ya gotta love your man, girl ya gotta love your man
Take him by the hand, make him understand
The world on you depends, our life will never end
Gotta love your man, yeah
Riders on the storm, riders on the storm
Into this house we’re born, into this world we’re thrown
Like a dog without a bone, an actor out on loan
Riders on the storm
Songwriters
HECHT, ERIK-UWE / BODEN, MICHAEL / SCHMITT, MICHAEL SIMON / TRENTINI, FABIO / HECHT, ERIK-UWE / BODEN, MICHAEL / SCHMITT, MICHAEL SIMON / TRENTINI, FABIO / TRENTINI, FABIO / POLAK, MILAN
Published by
Lyrics ©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增塑膠業遭疑走老路 高雄和發產業園區:引領產業轉型


http://e-info.org.tw/node/202885?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c1351196cc-EMAIL_CAMPAIGN_2017_02_14&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c1351196cc-84956681

增塑膠業遭疑走老路 高雄和發產業園區:引領產業轉型

 建立於 2017/02/13

本報2017年2月13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高雄和發產業園區,是全台第一個依據「產業創新條例」核准設置的政府產業園區,在2015年通過環評時,提出是以電子及光學製品、金屬製品、電子零組件、機械設備、電子設備、運輸工具等六大製造業為主。當時高市府強調此工業區相對低污染,也提出污染總量管制等進步管制概念。

不過,在2016年12月提出環差案,提出進駐產業中,機械設備製造修配業將從40%降為16%,卻新增了一般視為高污染高耗能的塑膠製品製造業,13日環署進行第二次初審,一度遭環評委員張學文質疑這是「走老路」,豈不又與附近的大寮、大發工業區一樣了。

2017-02-13_04-06-31
雖增加塑膠製造業的進駐,但強調總量管制、產業升級,13日高雄和發產業園區環差案初審過關。賴品瑀攝影。

對此,合發土地開發公司回應說,一來大寮當地塑膠製造業發展快速,再者該園區仍是採較嚴格的規範,引進的將是當中較低污染、低能耗的廠商,此園區是在引領塑膠產業朝高質化方向發展。最後,此環差案獲小組建議通過。

首例言明總量管制措施 空污、空品、廢棄物、廢污水與溫室氣體都納入

和發產業園區位在高雄市大寮地區,有北側和春基地82公頃與南側大發基地54公頃。雖然是又一例台糖用地轉作工業區,不過高市府強調此園區將是較低污染的園區。不但是全台第一個依產業創新條例核准設置的政府產業園區,也提出一套總量管制措施。

和發園區是第一例將總量管制措施寫進環評書件的工業區。由園區的服務中心來進行污染物核配基準與核配量審查。除了原承諾的空污,這次環差也將空品、廢棄物、廢污水與溫室氣體也都納入總量管制措施內。

和發產業園區包括和春與大發兩塊基地。(圖/高市府經發局 提供)
和發產業園區包括和春與大發兩塊基地。圖片來源:高市府經發局提供。

合發解釋說,若業者的排污量較高,則將要求廠商減量或是採行最佳可行控制技術(BACT),而園區也將對污染量超過核配基準的業者收取「回饋金」,來引導業者積極透入防制與減量。

不過由於先前沒有先例,讓小組一度質疑園區以業者面積來核配排放量的合理性,更對向業者收取回饋金,是否反而等同於環評認可了將來排放將會超標?

合發則表示,其實目前的園區大多如此管理,只是和發是第一個在環評書件明確寫下的。而回饋金的金額將參考空污費、水污費防制費率等來制訂,面對這筆數字,業者將寧可投入污染防制與減量。

合發強調,和發產業園區的排放標準嚴過其他園區,歡迎的是較低污染的業者,有意進駐的業者也都已有心理準備。即便是一向視為高污染高耗能的傳統產業,塑膠製造業當中也是有業者正在朝向高質化努力,此舉是在促進產業升級。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 John Denver – Sunshine On My Shoulders 》


Evil is done without effort,

naturally, it is the working of fate;

good is always the product of an art.

– Charles Baudelaire

罪惡的形成不費吹灰之力,

造物弄人,

善行則為藝術之作。

– 查爾斯。波德萊爾

※※※※※※※※※※※※※※※※※※※※※※※※※※※※※※※※

《 John Denver – Sunshine On My Shoulders 》

Sunshine on my shoulders makes me happy
Sunshine in my eyes can make me cry
Sunshine on the water looks so lovely
Sunshine almost always makes me high
If I had a day that I could give you
I’d give to you the day just like today
If I had a song that I could sing for you
I’d sing a song to make you feel this way
Sunshine on my shoulders makes me happy
Sunshine in my eyes can make me cry
Sunshine on the water looks so lovely
Sunshine almost always makes me high
If I had a tale that I could tell you
I’d tell a tale sure to make you smile
If I had a wish that I could wish for you
I’d make a wish for sunshine for all the while
Songwriters
JOHN DENVER, MIKE TAYLOR, DICK KNISS
Published by
Lyrics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Reservoir One Music, Kobalt Music Publishing Ltd., RESERVOIR MEDIA MANAGEMENT INC, BMG RIGHTS MANAGEMENT US, LL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