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bby Darin – Dream Lover 》


《 Bobby Darin – Dream Lover 》

Every night I hope and pray
A dream lover will come my way
A girl to hold in my arms
And know the magic of her charms
‘Cause I want
A girl
To call
My own
I want a dream lover
So I don’t have to dream alone
Dream lover, where are you
With a love, oh, so true
And the hand that I can hold
To feel you near as I grow old
‘Cause I want
A girl
To call
My own
I want a dream lover
So I don’t have to dream alone
Someday, I don’t know how
I hope she’ll hear my plea
Some way, I don’t know how
She’ll bring her love to me
Dream lover, until then
I’ll go to sleep and dream again
That’s the only thing to do
Till all my lover’s dreams come true
‘Cause I want
A girl
To call
My own
I want a dream lover
So I don’t have to dream alone
Dream lover, until then
I’ll go to sleep and dream again
That’s the only thing to do
Till all my lover’s dreams come true
‘Cause I want
A girl
To call
My own
I want a dream lover
So I don’t have to dream alone
Please don’t make me dream alone
I beg you don’t make me dream alone
No, I don’t wanna dream
Songwriters
ASHLEY WOODMAN HALL, ROBIN FOX, RACHEL CORINNE MURRAY
Published by
Lyrics ©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 Group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Advertisements

【影評】《不過就是世界末日》:「世界末日」在對話停止的地方|胃夾晃軸


繼《親愛媽咪》於坎城影展獲得評審團獎之後,年輕的27歲加拿大導演札維耶·多藍又以《不過就是世界末日》在坎城演展得到評審團大獎的殊榮。儘管影評評論該片當中的動作和對白過於浮誇、流於自我沉溺而噓聲不斷,多藍仍然認為《不過就是世界末日》是他最棒的電影。在這部電影當中,呈現了家庭關係裡的「不可承受之輕」,也因此能讓人體會家庭生活當中可能面臨的衝突。

【影評】《不過就是世界末日》:「世界末日」在對話停止的地方|胃夾晃軸

【影評】《不過就是世界末日》:「世界末日」在對話停止的地方

人氣指數: 62
友善列印版本

繼《親愛媽咪》於坎城影展獲得評審團獎之後,年輕的27歲加拿大導演札維耶·多藍又以《不過就是世界末日》在坎城演展得到評審團大獎的殊榮。儘管影評評論該片當中的動作和對白過於浮誇、流於自我沉溺而噓聲不斷,多藍仍然認為《不過就是世界末日》是他最棒的電影。在這部電影當中,呈現了家庭關係裡的「不可承受之輕」,也因此能讓人體會家庭生活當中可能面臨的衝突。

家庭聚會與衝突

片中的主角Louis從二十多歲離開家裡已經過了12年,在發現自己得到絕症之後,決定返回家鄉探望家人,並計畫在適當的時機告訴家人這個消息。然而在Louis和家人相處的一天裡,卻也觸發了家人關係間的衝突。

片中並沒有明確地說明,為何當年Louis毅然決然離開、不再回家的原因。或許我們可以從片中透露的訊息去推測,可能是Louis的同志身分,也可能是他想實現劇作家的夢想。對於家人而言,最初離家的原因似乎不再重要,畢竟他終於回到了家裡。母親Martine熱心地準備餐點、換上有別於平常的盛裝,妹妹Suzanne則特別梳妝打扮,哥哥Antoine和他的妻子Catherine也回來一同團聚。

這樣團聚的情景,就像古典文學〈木蘭辭〉那樣。爺娘姊弟們的盛情歡迎,從「出郭相扶將」、「當戶理紅妝」到「磨刀霍霍向豬羊」的各樣準備,都是為了能夠讓作為英雄、同樣12年未歸來的木蘭,重新被接納為一個家人。

而Louis對於家人來說,也是一名被崇拜的英雄。Louis的在報紙上的消息、寄回來的明信片等等,被家人們所收藏與珍視,作為家人們心中隱密的榮耀,讓他們得以視作一個非日常性的可能。

然而歸來畢竟只是特殊的時刻,而日常才是占據人們生活時間最大的部分。Louis的返家,對於家人而言意味著英雄身分的解除,再次成為家庭的一份子。母親和妹妹不停地和Louis說話、談論家庭經歷的事情,試圖彌補Louis這12年來空白的時光;而哥哥則是以沉默、拒絕對話的方式,抗議著Louis這12年來的缺席。

在最後與哥哥的衝突當中,Louis選擇放棄說出自己不久於人世的消息。沒有人知道Louis之所以回來,是要傳達自己的死訊。唯有毫無關係的Catherine,在Louis歸來與她眼神交會的一刻,似乎知曉了他要傳達的重大訊息。然而這個訊息,最後並沒有向家人們傳達。

《不過就是世界末日》電影海報

「成全自我」與「家庭生活」的背反

Louis離開家庭長達12年的時間,而又在歸來的一天之後再度離去,對於在一般家庭生活成長的人而言,可能是件難以理解的事。尤其對於東方式的傳統家庭來說,侍奉父母、兄友弟恭、「父母在不遠遊」等等要求是極為重要的,而Louis卻可說是無法融入於家庭生活當中。

其中的問題,或許在「家庭生活」和「成全自我」之間的背反。Louis之所以成為家庭當中英雄式的角色,在於家人對他在外頭看來多采多姿生活的某種想像。家人們長年對於不在家庭裡的Louis各種消息的珍藏,或許在家人名義下的關愛之外,也隱含著某種希望被救贖的渴望──脫離日常生活的渴望。片中可以看到家人們總是為了些小事起爭執:母親希望能全家一同出遊、哥哥希望能保持自己的沉默而不受打擾、妹妹希望能獲得該有的禮貌對待。這些原本是日常的小事,然而日復一日的重複也成為無法忍受的負擔,在Louis回來之後如此對於生活的不滿更像是被攤在陽光下,顯得清楚可見而不能再被隱藏。

我們無法知道Louis以前仍在家庭生活時的景況,然而可以看到的是在他回來之後,家人們對於他在外12年生活並沒有想要更深入了解的意願。對於母親和妹妹而言,Louis是他們的家人,因此毋須多說什麼;而對於哥哥來說,他更是以粗魯的方式拒斥Louis談論他生活中的小事件,因為在他看來Louis是在向他炫耀自己過的生活有多好。

生活方式界定一個人的自我,而如果人們不願聽他談論他過的生活,不是在否定那個人的自我嗎?Louis在聽Catherine講述她自己的生活時,哥哥粗暴地向Catherine表示「沒有人想聽你講這些!」然而,Louis仍然想要聽Catherine講述這一切,因為Louis並不認識她,而他想知道她所關注的事情,想瞭解她是怎樣的一個人。

對於Louis而言,死期的宣布似乎不再重要,因為在他12年的流浪當中,沒有人聽他講述他經歷過的生活,他早已經不在這個家了。在家人的關係裡是不用特別介紹自己的,即便是12年的時間過去也是如此,這樣的想法所隱含的是家人必然會瞭解家人的意思。然而更多的時候,家人其實更像是「親近的陌生人」,如果不透過對話彼此溝通,而僅僅是認為彼此是家人就能理解一切,那麼不僅是讓自我受到傷害,也是在讓家人的相處更為惡化,迎向彼此關係的「世界末日」罷了。

關鍵字: 影評同志電影日常生活

 

《 Bill Haley – Rock Around The Clock 》


《 Bill Haley – Rock Around The Clock 》

One, two, three o’clock, four o’clock, rock
Five, six, seven o’clock, eight o’clock, rock
Nine, ten, eleven o’clock, twelve o’clock, rock
We’re gonna rock around the clock tonight
Put your glad rags on and join me, hon
We’ll have some fun when the clock strikes one
We’re gonna rock around the clock tonight
We’re gonna rock, rock, rock, ’til broad daylight
We’re gonna rock, gonna rock, around the clock tonight
When the clock strikes two, three and four
If the band slows down we’ll yell for more
We’re gonna rock around the clock tonight
We’re gonna rock, rock, rock, ’til broad daylight
We’re gonna rock, gonna rock, around the clock tonight
When the chimes ring five, six and seven
We’ll be right in seventh heaven
We’re gonna rock around the clock tonight
We’re gonna rock, rock, rock, ’til broad daylight
We’re gonna rock, gonna rock, around the clock tonight
When it’s eight, nine, ten, eleven too
I’ll be goin’ strong and so will you
We’re gonna rock around the clock tonight
We’re gonna rock, rock, rock, ’til broad daylight
We’re gonna rock, gonna rock, around the clock tonight
When the clock strikes twelve, we’ll cool off then
Start a rockin’ round the clock again
We’re gonna rock around the clock tonight
We’re gonna rock, rock, rock, ’til broad daylight
We’re gonna rock, gonna rock, around the clock tonight
Songwriters
JIMMY DEKNIGHT, MAX FREEDMAN
Published by
Lyrics © Peermusic Publishing,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書摘】循環經濟|黃育徵


台灣再也無法持續這樣競逐低成本的線性模式了,因為一九○○年以來原料價格逐漸下降的趨勢已經被打破。小國如台灣,即使是在原物料價格較便宜的時刻,仍舊得比其他國家付出更高的價格來購買。既然已經以較高的價格取得原物料,小國只能用較便宜的土地、勞力和能資源,來提升自己的比較優勢。

【書摘】循環經濟|黃育徵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28

【書摘】循環經濟

人氣指數: 112
友善列印版本

書名:循環經濟(link is external)
作者:黃育徵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1/19

《循環經濟》書封

第一章  循環經濟:台灣再出發

前言

沒有一個國家,比台灣更迫切需要採行循環再生的經濟發展思維。

過去半世紀來,台灣九○%以上的能源、肥料、飼料,以及六○%以上的食物仰賴進口。持續倚賴進口大量能源、原物料,再加工生產外銷,而製造過程的廢棄物則隨意棄置,任由環境被污染破壞。這樣刺激成長的工業化經濟模式,在資源供需與價格大幅波動之際,難以持續創造就業並兼顧環境生態。這些問題都是「線性經濟」(Linear Economy)的商業模式所導致。線性經濟的特色是「浪費資源」,同時忽略「外部成本」的破壞性商業機制。

過去,我們不停地嘗試解決線性經濟造成的問題,卻習慣只針對問題、透過技術與管理找出答案。受限於線性的思維,經常只是在格局內找出最新的技術,被戲稱為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鋸箭療法」。無論是來自公部門或私部門的技術和政策,經常出現的劇本是:沒有弄清楚問題的本質,每創造一個新技術解決問題的同時,也帶來更多新問題。全球暖化就是線性經濟發展下累積的世代風險。

近一、二十年來,不論對原物料或是廢棄物該如何使用、處理和控管,台灣社會均缺乏共識。業者有業者的苦衷,環保和社會團體各有各的堅持,行政單位和民意代表也有不同的政策立場,學術界對處理廢棄物的技術也有不同的見解。多年來,我們看到、聽到的,除了無止境的紛爭,似乎已走進死胡同,完全沒有迴旋的空間。當務之急就是如何轉個彎,另尋一扇「循環經濟」之門。

為什麼台灣需要推動循環經濟?我們先從「避害」的角度來分析。

以台灣地小人稠、高人口密度,亞洲數一數二的人均碳排量,再加上廢棄物無預警亂竄等等社會現象,循環經濟的設計可以直接把污染和廢棄物轉換為有價值的資源,間接復甦土地的生命力,提升百姓的生活環境。台灣是個能資源、原物料短缺,極度仰賴進口的國家,循環經濟的設計,可以從根本減少對原物料的倚賴,提升原物料的經濟效益,讓台灣在經濟發展和資源掌握上,都能更加獨立自主。

再從「趨利」的角度來看邁向循環經濟對台灣的必要。

循環經濟可以讓台灣擺脫半世紀以來代工的宿命。代工是線性經濟中,高度仰賴以「降低成本」為競爭力的商業模式。台灣夾在「缺乏低價的在地資源」和「缺乏經濟規模的消費市場」這兩個困境之中,既無法掌控前面的原料端,也缺乏後端消費市場的支撐,因此半世紀來一直是個「結構性」的弱者。這是一個多麼艱困、幾乎不可能「翻身」的角色!積極把循環經濟的精神帶入企業體,可以讓台灣業者翻身扮演新時代的領導角色,站上推動循環經濟的制高點,參與循環經濟的技術研發,創新商業模式的建構和制定未來的經貿規則。台灣只有擺脫代工者的宿命,才有翻身的機會。

循環經濟是兼顧經濟活動、在地就業、環境生態與能源自主的發展模式。這個資源可以不停循環與再生的經濟模式,讓每個人有機會重新想像未來。這是改造台灣的契機,讓經濟發展和資源的消耗脫鉤,超越競爭,甚至參與制定未來全球經濟發展的規則。落實循環與再生經濟的發展思維,對企業界朋友而言,以「使用」取代「擁有」的「消費文化」,以「製造」延伸到「服務」的「產業文化」,以「相互依存」取代「獨善其身」的「合作文化」,有利於改變企業的體質,提升競爭力。

總而言之,沒有一個國家,比台灣更迫切需要採行循環再生的經濟發展思維。

資源耗竭,近在眼前。

資源需求上升,迫在眉睫。中產階級人口增加,更加劇資源需求的壓力。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預估,從二○○九年到二○三○年之間,全球中產階級將增加到四十九億人,這是史上最大一次中產階級的增長。地球有限的能源、原物料、水、食物的供應,將因消費需求的大幅擴增愈來愈緊張。

許多專家提出警告,像是金、銀、銦、銥、鎢等稀有金屬,五十年內就會開採殆盡。根據美國一項地質調查指出,依照目前消耗非再生資源的成長速度計算,顯示器所需的銦(indium)、製造電池所需的鉛(lead)與鋅(zinc),將在二○三○年面臨浩劫危機。以二○一○年出生的小孩來說,他們邁入青壯年時,就要面對稀有金屬匱乏的衝擊;中年時更將面臨能源匱乏的問題。重新謹慎地思考運用資源的方式,已經是當務之急。

第一節 成長的極限

線性經濟釀成的當代困境

和我一樣成長於台灣農業時代的人,可能都有類似的回憶。小時候,家裡視浪費食物為惡習。用餐時,長輩會不斷提醒小孩一粒米都不能掉,飯後也不能有食物殘留在碗盤內。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珍惜、善用資源對我來說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這樣惜物愛物的共識逐漸變樣。

我年輕時在美國求學、工作,有一次和朋友去現場看棒球比賽,看到大家將只用了一次的飲料紙杯隨意丟棄,覺得浪費而忍不住跟朋友說出自己的看法。沒想到朋友說:「如果沒有這樣做,經濟就不會發展。」這令我詫異不已。然而,世界卻愈來愈朝向這個令我詫異的方式運作,甚至加速前進。

揮霍的世代

二○一六年九月,iPhone 7 熱騰騰上市,世界各地的果粉期待已久,全球年銷量高達十三億的手機市場,又掀起一次換機潮。

過去我們生長的年代,一個村莊可能只有一支電話,而且可能超過二十年沒有更換。現在一個家庭若有四位家庭成員,電話、手機、平板、電腦加起來可能有十幾台。你的智慧型手機和你形影不離。但你可能不知道,一支小小的手機,暴露出兩百多年來全球經濟成長的極限。

一支平均一六○公克重的手機,內部就藏著一整條跨國產業鏈,參與者包括了:來自美國矽谷的設計師與工程師;台灣代工企業在中國設廠的百萬勞工,組裝出你手中的極致工藝品。巧奪天工的背後則使用了大量資源,其中包括許多地球上含量極少的金屬,例如來自剛果的鈷、印尼的錫和銅,以及祕魯的黃金。

另外,根據綠色和平組織的報告,手機光滑的外殼含有二二.一八公克的鋁;印刷電路板、喇叭、震動器、電磁波屏蔽、電線等,含有一五.一二公克的銅;手機螢幕則含有○.○一公克的銦。

每一通電話、每一次簡訊、每一次上網回郵件,我們卻都輕易忘了,這些資源將在不久的未來耗竭。另一方面,使用幾年之後,這個極致工藝品卻成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電子廢棄物。根據聯合國大學(UNU)二○一六年四月發表的研究報告,二○一四年全球電子廢棄物創歷史新高,達四一八○萬公噸,相當於一百萬輛四十公噸的大卡車,全部連起來約兩萬公里,可以環島台灣十七圈。

令人驚訝的是,耗用了大量能資源及勞力所生產的手機,竟然很少被真正回收。

一份二○一五年國際刑警組織團體的報告指出,根據官方統計,歐洲二○一二年產生的九四五萬公噸的電子廢棄物,只有三五%被回收,其他六五%則是在歐洲以不符規範的方式被回收,部分有價值的材料被清除熔解,剩下則是直接丟進垃圾場掩埋或焚化,成為污染環境的重金屬及有毒物質。

即使是回收,電子廢棄物通常被送到中國、奈及利亞、迦納、印度等國家的民間非正規回收廠。這些地方通常沒有適切的回收技術,而是用簡陋的機器切碎、焚燒、酸洗、熔冶,萃取出少量可再利用原料的金屬,嚴重殘害當地環境及居民健康。台灣早期的二仁溪就深受廢五金粗劣處理之害,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居民無法擺脫的惡夢,至今汙染都還未能徹底清除。

因此,我們不禁要問:這樣的經濟模式還能繼續下去嗎?我們活在一個「揮霍的世代」,拚命累積財富、擁有物品、鼓勵浪費,卻對消耗的資源以及造成的環境問題視而不見。但我們揮霍的,不只是這一代的資源。如果不改變現行經濟模式,我們留給下一代的,不過是富裕中的貧窮。

線性經濟的侷限

工業革命以前,人類文化以農業為核心,製造業、服務業只是生活專業化的配角,人類並未特別體認到資源循環再生的重要。但其實天地萬物自有循環、生生不息的運行規律,經濟活動若能達成天人共生、物資循環的模式。人類的生產模式、生活形態、生態維護就能三位一體、持續互動、和諧共生。回首看農業社會的時代,那就是循環經濟的雛形。

直到十八世紀工業革命,開採技術與生產線的技術愈趨純熟。兩百多年來,各行各業的生產者從自然環境開採原料、加工製成產品,消費者使用後丟棄。這澈底改變了農業社會的循環型經濟。

這種倚賴資源驅動成長的線性經濟模式(Take-Make-Use-Dispose)快速發展,成為全球近代史的發展主軸。這個模式從歐洲出發,傳播到全球各地。各國在追求國力增長的思維模式下,甚至產生「競爭力」這種無形的競賽模式。線性經濟鼓勵政府與企業完美地實踐錯誤的事,一步步造成今日的困境:無就業的成長、資源的競逐、環境的挑戰。根據麥肯錫顧問公司的研究,每一年,全球開採價值三.二兆美元的原料生產消費物品,卻有高達八○%原物料只使用一次就丟棄或焚毀。

在極度工業化的社會,技術掛帥、弱肉強食。國際競爭中,政府淪為資本主義下的企業服務者,忙著選定特定產業。提供資金、技術、人才,以傾斜式的發展模式培養特定產業,成為「奧運金牌級」選手。國家的資源因此受到扭曲、甚至成為慣性,政府將資源不斷用來培養金牌級產業,卻排擠了其他產業的生存機會。

企業也日趨完美地實踐錯誤的事:極大化股東獲利,追逐投資報酬率。經濟關係與社會關係失衡,企業與社區及環境價值也失去聯結,企業不幸成為社會之外單獨生存的異形生物。近年來,勞動者的工作條件、廢棄排放及污染的環境、道德危機下的金融弊案等等,都顯示出線性經濟下,企業和社會原本的連結被切斷的嚴重後果。

在線性經濟思維驅動下,國家、政府、社會、人民像陀螺般持續旋轉,急著強化競爭力,彷彿滾輪上奮力往前跑的白老鼠,努力向前衝刺卻總是停在原地。

機械、盲目地忙碌讓我們失去方向感,忘記停下來重新思考:我們是否擁有太多物品,卻棄置在儲藏室內任其陳舊?有了更多的公共建設,社會卻缺少歡樂?大力實踐資源回收,垃圾掩埋場卻永遠都不夠?忙著外匯接單,卻忘了廢棄物堆積如山?享受更多工業的便利,環境品質卻日益低落?

各國政府與企業忙著開發資源、耗竭資源,搶奪全球競爭力的桂冠。一直要等到耗竭式的開發危及生存,人們才驚覺危機四伏,悲劇已將到來。現在的台灣,環境嚴重失衡,除了處理污染的威脅,還要解決生態循環被破壞的問題,更要面對肆虐全球的氣候變遷。

原物料價格波動,台灣的優勢在哪?

核心,就在於線性經濟的本質。在線性經濟裡,唯一能獲利的方式就是販賣產品,這是個非常單一且易受外部環境影響的商業模式。在這樣的模式之下,工業化生產下的線性模式,鼓勵不停消費大量而廉價的商品。企業經營並不計入外部成本,許多環境成本和勞工成本都由社會和國家整體承擔,企業只核算自己投入的資源和生產的成本。

台灣再也無法持續這樣競逐低成本的線性模式了,因為一九○○年以來原料價格逐漸下降的趨勢已經被打破。小國如台灣,即使是在原物料價格較便宜的時刻,仍舊得比其他國家付出更高的價格來購買。既然已經以較高的價格取得原物料,小國只能用較便宜的土地、勞力和能資源,來提升自己的比較優勢。

能源未能自主的小國特別憂慮的是,原物料和能源價格將直線上升。從二○○二年到二○一○年,原物料價格飛漲一五○%,重創許多企業。隨著許多國家陸續工業化,美國能源資訊署預估,全球能源消耗量在二○一○年至二○四○年期間將增加五六%。

未來不是預測出來,而是想像出來的

資源逐漸耗竭,原物料價格持續上漲,線性模式無法持續下去。我們已走到傳統發展模式的盡頭。友人笑我,推動循環經濟像是天方夜譚,根本辦不到。但如果地上的世界滿布泥濘,寸步難行,我會說,何不飛到天上去找出路? 畢竟,未來不是預測出來的。未來是想像出來的。

不同時代的背景脈絡,有其適合的發展方式。雖然線性經濟看似已走到盡頭,但新時代的趨勢正指引了新的方向。

數位科技讓世界濃縮在你的指尖。使用者透過網路和電腦,可以串聯管理系統。這些科技將使企業愈來愈顧客導向,並可以提供銷售後的產品資訊,也就是說, 企業掌握更完整的產品生命週期管理系統。像電信廠商沃達豐集團(Vodafone)和威訊無線(Verizon Wireless)就使用數據分析,鼓勵客戶使用二手手機,廠商提供買回手機的報價,並支援回收服務。如此一來,廠商對資產更有自主權,從提供產品的商業模式,轉型為提供服務、共享平台,延長產品壽命。循環經濟的思維,加上數位科技,可以讓產品的價值鏈徹頭徹尾改造,讓成長和資源消耗脫鉤。

進階回收、模組化設計、生命和材料科學,這些都讓製造商擁有比過去更多元的再生材料。收集、回收,以具成本效益的工程技術處理使用過的資產,然後再製造。這讓企業能回復資源,落實原物料回到供應鏈的循環系統中。

結合工程和數位的應用科技,讓企業可以建立起對資產和物質流的管控。有史以來頭一次,企業可以知道產品的來歷、製造材料、歷史、位置和使用狀況,並設計出方便回收處理的物流和程序。例如,3D列印的在地工廠可以從網路下載數位模型,很快列印製造出來。中國江蘇的聚能矽業(Winsun New Energy Co.)3D列印出再生材料模組,一天就可以蓋好一棟房子,花不到五千美元。

消費文化的改變,愈來愈多企業與年輕人擁抱「只租不買」的概念。這意味著,需要生產的消費物品可以更少、更耐用,對社會和環境有正面影響。比起「直接擁有」(access over ownership),「能夠享用產品功能」愈來愈顯得務實、有道理。

以上新趨勢都暗示著,新的發展模式已悄悄走進我們的生活。

 

《 Harold Melvin – If You Don’t Know Me By Now 》


《 Harold Melvin – If You Don’t Know Me By Now 》

If you don’t know me by now
You will never never never know me (Oh)
All the things that we’ve been through
You should understand me like I understand you
Now baby I know the difference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I ain’t gonna do nothing to upset our happy home
Oh don’t get so excited when I come home a little late at night
‘Cause we only act like children when we argue fuss and fight
If you don’t know me by now (If you don’t know me)
You will never never never know me (You’ll never, never know me)
If you don’t know me by now(If you don’t, if you don’t know me baby)
You will never never never know me(No you won’t)
We’ve all got our own funny moods
I’ve got mine, woman you’ve got yours too
Just trust in me like I trust in you
As long as we’ve been together it should be so easy to do
Just get yourself together or we might as well say goodbye
What good is a love affair when you can’t see eye to eye, oh
Songwriters
KENNETH GAMBLE, LEON HUFF

Published by

 
Lyrics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燒香的兩難 怎樣才能保心安又顧健康?


http://e-info.org.tw/node/202878?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212f77f0f9-EMAIL_CAMPAIGN_2017_01_25&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212f77f0f9-84956681

燒香的兩難 怎樣才能保心安又顧健康?

 建立於 2017/02/13

採訪、撰稿:陳寧;攝影:張光宗、陳慶鍾;剪輯:張光宗

拜拜要不要燒香,一直存在爭論。有人擔憂,過度管制,會加速祭祀文化的消失。信仰的傳承和呼吸乾淨空氣的願望,要怎麼找到折衷之道?

人稱阿文師的杜文生,是製香近40年的老手。他把整束細竹枝放進大水桶中沾濕,再放進擺滿香粉的圓盆中,師傅屏氣凝神,雙手俐落甩動,香粉開始一層層附著在竹枝表面。這是傳統手工製香最重要的環節。這道裹粉的工序,要重覆四次,才能完成一枝香,師傅的手勁,是決定香品質好壞的關鍵。

燒香的兩難893-2-07 圖片來源:我們的島。攝影:張光宗、陳慶鍾

製香師傅,阿文師的杜文生。攝影:張光宗、陳慶鍾。
20年前,台灣開放中國香品進口,儘管進口香品質參差不齊,大多數製香廠不敵低價競爭,紛紛歇業。還能在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業者,強調依循古法、成分天然,也獲得堅持台灣製造的消費者支持,銷量卻已大不如前,他們擔心,政府持續宣導減量燒香,會讓這項傳統工藝,更難生存。

根據環保署統計,台灣一年燒掉24萬公噸金紙,3000公噸的線香,產生的空氣污染物相當於兩萬輛車的排放量。如何進一步減量,是環保署近年來重點宣導項目之一,也有越來越多廟宇響應減少香爐數量。

2014年,位在台北市中心的行天宮,宣布不再設置香爐,廟裡志工拿著大把大把點燃的香,分給參拜信徒的景象,從此走入歷史。早在50年前,行天宮就開始宣導信眾不要燒金紙,如今進一步實施不燒香的措施,也獲得民眾支持。

行天宮的信徒雙手合十膜拜。攝影:張光宗、陳慶鍾
不設香爐之後的行天宮,不再煙霧瀰漫,只在收驚等儀式少量燃燒線香,信徒對著原本擺放香爐的位置雙手合十膜拜。行天宮的新措施,站在環保角度來看,固然是模範案例。但每當環保單位宣導減燒香、減燒金紙,不免引發議論,為什麼不把力氣花在管制工業污染,反而要來限制民眾的祭拜文化?

研究指出,燒香、燒金紙和汽機車廢氣、工業污染一樣,都會產生細懸浮微粒PM2.5,長期吸入,會導致呼吸道、心血管疾病。中研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研究員龍世俊透過實驗發現,每根香燃燒後,有2%到4%會變成PM2.5,民眾點香拜拜時,因為距離很近,就可能會直接吸入體內。

龍世俊提醒,一般日常生活環境充斥各種會排放PM2.5的社區型污染源,民眾不知不覺中長期接觸,都會對健康造成傷害。研究團隊把小型PM2.5偵測器裝在民眾身上進行實測,發現日常生活中會經過廟宇、工地、餐廳等社區污染源的民眾,曝露量明顯高出20微克每立方公尺。

燃香產生的PM2.5會對健康產生危害。攝影:張光宗、陳慶鍾

儘管有科學證據支持,燒香畢竟是難以撼動的習俗,要做到完全不燒香,反彈還是太大。減少香爐數量,宣導一爐一炷香,是阻力相對小的折衷辦法。

傳統寺廟的天井設計,就是有利空氣流通的建築形式。將香爐移到比較通風的位置,也是改善方法之一。此外,許多歷史悠久的寺廟,內部由知名匠師所製作的彩繪、木雕,都是珍貴文化資產,受到煙霧長年薰蒸,難免會受損,修復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學者建議,避免燒劣質香、減量用香,對文資保存也是一大助益。

香,讓人們得以跟無形的力量溝通,也可能造成無形的健康傷害。在參拜同時,不忘留意空氣品質,才能庇佑身心皆平安。

※ 本文轉載自 公視 我們的島【燒香的兩難】
02/13 (一) 22:00首播
02/17 (六) 11:00重播

 

《 The Archies – Sugar Sugar 》


” But in the spring, I am betrayed by the new earth.

而春天到了,我破土而出。

With you in my heart, I am born again a green bud, 

因為你在我心中,我得以重生綠芽,

I am born again blooming. “

我又開出芬芳。

※※※※※※※※※※※※※※※※※※※※※※※※※※※※※※※※

《 The Archies – Sugar Sugar 》

Sugar, ah honey honey
You are my candy girl
And you’ve got me wanting you
Honey, ah sugar sugar
You are my candy girl
And you’ve got me wanting you
I just can’t believe the loveliness of loving you
(I just can’t believe it’s true)
I just can’t believe the one to love this feeling to
(I just can’t believe it’s true)
Ah sugar, ah honey honey
You are my candy girl
And you’ve got me wanting you
Ah honey, ah sugar sugar
You are my candy girl
And you’ve got me wanting you
When I kissed you, girl, I knew how sweet a kiss could be
(I know how sweet a kiss can be)
Like the summer sunshine pour your sweetness over me
(Pour your sweetness over me)
Oh, sugar, pour a little sugar on it honey,
Pour a little sugar on it baby
I’m gonna make your life so sweet, yeah yeah yeah
Pour a little sugar on it oh yeah
Pour a little sugar on it honey
Pour a little sugar on it baby
I’m gonna make your life so sweet, yeah yeah yeah
Pour a little sugar on it honey
Ah sugar, ah honey honey
You are my candy girl
And you’ve got me wanting you
Oh honey, honey, sugar sugar
You are my candy girl
Songwriters
BARRY, JEFF / KIM, ANDY
Published by
Lyrics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聽見怪手下的老屋嘆息 搶救彰化的城市記憶


http://e-info.org.tw/node/202879?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212f77f0f9-EMAIL_CAMPAIGN_2017_01_25&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212f77f0f9-84956681

聽見怪手下的老屋嘆息 搶救彰化的城市記憶

 建立於 2017/02/13

採訪、撰稿:郭志榮;攝影:鄭嘉明、陳忠峰、郭志榮;剪輯:陳忠峰

在彰化,老屋一棟棟拆除,引發文化團體的抗議,憂心失去城市歷史,再也看不見過去生活的空間。一場搶救行動展開,希望在老屋倒下前,尋找出妥適的保存方式…

2016年10月,彰化頂番婆派出所要被拆除,民間團體趕往現場搶救,仍救不回派出所,整個區域被拆成空地,計畫改建大樓,文化人士張敬業調查後發現,彰化有多間日本時代派出所,已經陸續進行拆除。

彰化老屋一棟棟拆除,城市記憶逐漸消失。攝影:鄭嘉明、陳忠峰、郭志榮

在鹿港地區,和興派出所後方是日式警察宿舍群,保存鹿港早期的宿舍空間,成為居民的共同記憶。但是為了建立停車場,一棟警察宿舍在2016年8月計畫拆除,經過搶救暫緩,後續是否保存,必須再等文資審查結果。

彰化市內,1922年興建的,曾是日本時代彰化的酒類專賣店,見證地區的產業發展史。兩層樓的洋樓建築,保留商業生產和住宅生活空間,相互融合的樣貌。戰後,長期無人居住而開始崩壞,2016年7月發生火警,政府以危樓名義要求清理拆除,經過文化團體搶救,拆除一半暫停。

目前在彰化市區內,共有1922年的楊全故居、1924年的吳蘅秋故居、1933年的大新商社、1930年的杜錫圭故居、1927年的松竹堂食堂等五棟日式老建築,面臨拆除。多數被判定無文化價值,僅有楊全故居、杜錫圭故居,被列冊追蹤。

為了守護彰化文化資產,地方文史團體舉辦小旅行,走讀彰化市的城市歷史,同時拜訪面臨拆除的老房子。位於街上轉角處的吳蘅秋故居,建於1924年,過去曾是石油專賣店。吳蘅秋是彰化名人,參加蔣渭水推動的台灣文化協會,在台灣民主發展史上,有重要地位。

戰後,樓房出租當成醫院,V字型的建築,精美的雕花裝飾,被喻為彰化火車站前,最華麗的老建築。九二一地震建築受損,後來無人居住,漸漸荒廢,現在傳出要拆除改建,許多彰化居民相當不捨。

吳蘅秋故居。攝影:鄭嘉明、陳忠峰、郭志榮

面對滿城老房子拆除潮,彰化縣政府舉辦文資座談會,許多老屋屋主和文化人士,前來參加。文化局長陳文彬過去曾經參與搶救,現今擔任公職,主管文化事務,說明對保存文化的想法。

在會議中,三位國小學生請求上台朗讀文章,為學校旁的老宿舍請命,希望能保留下來。南郭官舍群是過去的日式郡守官舍群,提供政府官員居住,戰後轉由縣府人員居住,現今部分官舍已收回,傳出將清理拆除,陳文彬說明先不指定古蹟,交由民間活化利用的構想。

小學生朗讀文章,為學校旁的老宿舍請命。攝影:鄭嘉明、陳忠峰、郭志榮
在現場,大新商社老屋屋主李女士,向文化局提問,家族老屋,一直有建築安全問題,擔心影響鄰居,家族計畫拆除。但是民間團體發起守護,政府數度擋拆,又無法指定古蹟,無法整修維護,讓她們非常困擾。陳文彬說明,大新商社已經進行文資審查,未通過認定古蹟,屋主要拆除,只要申請拆除執照,就可以拆除。

座談會後,大新商社先拆除屋頂,接著開始拆除屋身,地方文化人士林俊德表示,地方政府不啟動暫定古蹟程序,老屋很難保留。立法委員陳學聖則前往關心,希望文化部介入處理,再和屋主商談,能否保留老屋。

民間期待保留大新商社,彰化縣文化局邀請三位文資委員現場勘查後,依舊認定不具保留價值,未能進入暫定古蹟程序。2017年1月1日,屋主請來怪手,拆毀大新商社。這個事件引發私人老屋的保存爭議,有人認為,強行指定古蹟,如同侵害人民財產,但也有人認為,保護老屋必須由文化角度來做全面思考。

彰化縣政府舉辦文資座談會,許多老屋屋主和文化人士,前來參加。攝影:鄭嘉明、陳忠峰、郭志榮

文化資產保存法目前正進行修正,文化部修訂法律,希望更有利推動文化保存。文資局長施國隆表示,暫定古蹟的方法,其實除了緊急保護,進行調查,也能爭取半年時間,讓政府與老屋所有人能再溝通協調。他強調,政府重視文資保護,編列有充足修復經費,提供各縣市運用,但是目前經費執行率偏低。

文化局強調利用暫定古蹟方法,先行保護老屋,卻並未擋住拆除潮。彰化前市長杜錫圭故居,在建商計畫開發下,1月14日突然遭到拆除。連續幾棟老屋被拆,都是在未展開暫定古蹟程序下被強拆。多位文化學者表示,拆除老屋具有高度爭議,應該透過多數委員公開審議方式,進行暫定古蹟程序,是比較公允的作法。

面對老屋拆除危機,彰化縣南郭國小學生在老師陪伴下,發起守護南郭宿舍群行動,由學生來紀錄老屋的故事。學生透過訪調,紀錄宿舍群影像,同時拜訪居民,瞭解過去的生活歷史。訪調老屋的行動,讓這群學童,對生活空間有更多的認識。師生一起進行調查與創作,希望透過守護行動,能將南郭宿舍群,完整保留下來。

南郭國小學生透過訪調,瞭解過去的生活歷史。攝影:鄭嘉明、陳忠峰、郭志榮

學生的守護南郭宿舍群展覽,在彰化市區的老建築陳列。但是在展示期間,卻發生附近有著80多年歷史的松竹堂老屋,開始拆除,老師陪學生前往關心。看著完整的老屋,牆壁不斷被敲落。

在民間文化團體緊急阻擋下,彰化縣政府要求先行停工,等待進一步協調,留下已經殘破的老屋。當彰化老屋紛紛面臨拆除,嘉義有一棟老屋準備要修護。嘉義縣朴子市牛挑灣社區,有一間興建於1928年的濟生醫館,吳杯初醫生習醫後回鄉開設醫館,救人無數,成為鄉里美談。

吳杯初醫生過世後,醫館就開始閒置荒廢,甚至在房屋上長出大樹,形成特殊景觀。原本在有建築安全顧慮下,計畫拆除,但是居民不捨老醫生的故事,在雲科大蘇明修教授等人搶救下,醫生家族願意保留,終於讓老醫館登錄為歷史建築。

但是一場颱風,吹垮老醫館,讓房屋倒了一半。在大家深受打擊之時,終究決定還是要修復老醫館。蘇明修教授在地方舉辦討論會,說明毀壞的濟生醫館,有幾種修復方式,希望聽聽居民意見。

濟生醫館荒廢許久,屋子裡長出大樹。攝影:鄭嘉明、陳忠峰、郭志榮

面對老屋不斷被拆除,文化學者蕭文杰表示,政府如果把文化資產當負債,老屋就很難受保護。同時,台大城鄉所副教授康旻杰指出,面對城市變遷,多數老屋有結構安全和開發利益的問題,保護老屋必須透過整體都市規劃,營造一個友善老屋的空間。

從頂番婆派出所到松竹堂老建築,半年間彰化已拆毀五棟老屋,其他還有多棟老屋也面臨拆除危機。1月17日,文化部文資局針對吳蘅秋故居、楊全故居等七棟歷史建築,指定為暫定古蹟,進入半年的保護與審議,避免立即拆除的危機。

彰化老屋的危機,如同台灣各地老屋保存的縮影,讓人思考這些將近百年的日式老屋,應該如何保存?能夠兼顧屋主權益,也能保護城市歷史。

※ 本文轉載自 公視 我們的島【怪手下的老屋嘆息】
02/13 (一) 22:00首播
02/17 (六) 11:00重播

 

There always Love and Friendship…..


There always Love and Friendship, which celebrates daily with a simple gesture of kindness, warmth, tenderness, and love, all that is free and if we add a smile and give much more.
I send you many smiles and while make coffee … 😊🌹☕🎵🎶😘😘😘

Que siempre exista El Amor y La Amistad, que se festeje a diario con un simple gesto de amabilidad, de cariño, ternura, y Amor, todo eso es gratis y si añadimos una sonrisa regalamos mucho y más.
Yo te envio muchas sonrisas y mientras preparo el café…😊🌹☕🎵🎶😘😘😘

20170213-t-004

Netherlands invests €1m in global climate adaptation centre


http://www.climatechangenews.com/2017/02/08/netherlands-bets-e1m-on-global-climate-adaptation-centre/

Netherlands invests €1m in global climate adaptation centre

245
Shares

Facebook190Google+6Reddit1TwitterEmailPrintFriendly.comSumoMe

Published on 08/02/2017, 5:00am

Dutch join forces with Japan, UN among leading donors for project aimed at helping countries understand how they can cope with climate impacts

A 1963 picture of the Netherlands' vast flood defences. On the left is the North Sea (Pic: Roger W/Flickr)

A 1963 picture of the Netherlands’ vast flood defences. On the left is the North Sea (Pic: Roger W/Flickr)

By Ed King

A new climate adaptation centre will open in the Netherlands by the end of 2017, charged with helping countries cope with an expected uptick in extreme weather events.

Backed with €1 million from the Dutch government and further support from Japan and the UN Environment Programme, the project is being billed as an adaptation skills-hub.

“I’m not looking for a theoretical institute,” Dutch environment minister Sharon Dijksma told Climate Home, stressing the need to ramp up support for at-risk countries.

“If Bangladesh asks us for help in making an adaptation programme we could support it by organising that – we know a lot about combatting rising sea levels.”

Other areas of focus are likely to include climate resilient crops, water management and the potential to use new technologies to boost farming efficiency, she said.

These kind of preparations are essential for vulnerable and developing countries given the projected impacts of climate change, highlighted in a 2014 report from the UN IPCC climate science panel.

“It is very likely that heat waves will occur more often and last longer, and that extreme precipitation events will become more intense and frequent in many regions. The ocean will continue to warm and acidify, and global mean sea level to rise,” it said.

has just started work on a adaptation plan due in 2018, reports Olga Dobrovidova @thegreendraftshttp://www.climatechangenews.com/2017/02/07/russia-starts-work-on-climate-adaptation-strategy/ 

Photo published for Russia starts work on climate adaptation strategy | Climate Home - climate change news

Russia starts work on climate adaptation strategy | Climate Home – climate change news

Kremlin wants new plan by mid-2018, as brief sent to regions highlights focus on extreme weather events, permafrost thawing

climatechangenews.com

The €1 million funding would not reduce the Netherlands support for global adaptation projects it is committed to, but it could help leverage more funding for an under-resourced issue, Dijksma stressed.

“We [developed countries] made a promise to deliver $100 billion by 2020 and this will not prevent that, but €1m here could have a multiplier effect far bigger than that,” she said.

Of the $367 billion directed towards climate-rated projects in 2014, just $27 billion was allocated for adaptation, a 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 study revealed in late 2016.

Bangladeshi climate adaptation expert Saleemul Huq welcomed the initiative, and urged the centre to take advantage of his country’s deep knowledge of community based adaptation.

“Setting up a global centre of excellence on adaptation to climate change in the Netherlands is an excellent initiative as they have a lot of experience in structural adaptation solutions,” he added.

“This needs to be a centre that genuinely supports, empowers and benefits those on the ground, with locally-relevant and people-centred solutions,” said Harjeet Singh, ActionAid’s global climate change lead.

“We hope that this initiative will also help strengthen national and regional institutions in vulnerable countries, which are still in dire need of resources for research and implementation.”

Weekly briefing: Sign up for your essential climate politics update

 

生氣有什麼關係?


生氣有什麼關係?

遇到自己不能忍受的事,生個氣,是很自然的事,

就跟放屁一樣,你不放,屁就一直在那裡,

你不生氣,委屈就一直在那裡。
生氣可以,但生氣要說,你不說,就是白生氣,

因為沒人知道你在生氣,生氣可以,

但生悶氣只會氣死你自己,健保都沒有給付。

20170213-n-001

迎戰熱浪、強降雨 荷蘭斥資千萬建全球氣候適應中心


http://e-info.org.tw/node/202839?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212f77f0f9-EMAIL_CAMPAIGN_2017_01_25&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212f77f0f9-84956681

迎戰熱浪、強降雨 荷蘭斥資千萬建全球氣候適應中心

 建立於 2017/02/13

本報2017年2月13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2017年底,在荷蘭政府100萬歐元(約新台幣3309萬元)金援和日本及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的協助之下,一座全新的氣候適應中心將於荷蘭開張,擔任全球的氣候適應能力中樞,協助有需要的國家因應極端氣候。

有鑑於海洋持續暖化和酸化,全球平均海平面將上升;未來,熱浪將會越來越頻繁,許多地區的暴雨強度和次數都會增加。荷蘭環境部長戴柯斯瑪(Sharon Dijksma)說,面臨氣候威脅的國家需要更多的協助。

Roger W(CC BY-SA 2.0)
圖為荷蘭的防洪提,左側為北海,水位較高。攝於1963年。圖片來源:Roger W(CC BY-SA 2.0)

熱浪、海平面、暴雨強度 國家的必要功課

「如果孟加拉需要發展適應計畫,我們可以協助組織,畢竟我們是對抗海平面上升的專家。」戴柯斯瑪說。

其他可能的專業領域包括氣候韌性作物、水資源管理,以及利用新科技增加農業效率。

基於2014年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報告對氣候變遷的預測,上述準備工作是面臨氣候威脅以及開發中國家的必要功課。

報告中提到,「熱浪將會越來越頻繁而且持續時間越來越長,許多地區的暴雨強度和次數都會增加。海洋持續暖化和酸化,全球平均海平面將上升。」

戴柯斯瑪強調,這100萬歐元的資金不會影響荷蘭政府對全球適應計畫的支持,相反的,還能有助活絡更多資金。「這座中心不影響我們(已開發國家)在2020年前提供1000億的承諾,還會有加成的效果。」戴柯斯瑪說。

3670億氣候變遷資金 調適僅占270億

2016年底,氣候政策倡議(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研究指出,2014年挹注氣候相關計畫的3670億元資金中,只有270億分配給適應工作。

孟加拉氣候適應專家哈克(Saleemul Huq)對氣候適應中心的成立表示歡迎,並呼籲中心利用孟加拉以社區為基礎的氣候適應經驗。

「氣候變遷適應中心非常適合設立在荷蘭,因為他們有豐富的結構型氣候適應經驗。」哈克說。

非政府組織ActionAid全球氣候變遷主任辛赫(Harjeet Singh)說:「這座中心必須以地方和人為本的解決方案,支持、培力和造福一般大眾。我們希望它也能協助氣候風險國家的國家級和區域級相關機構,這些機構急需研究與執行的資源。

參考資料

作者

蔡麗伶(LiLing Barricman)

In my healing journey and learning to attain the breath awareness, I become aware of the reality that all the creatures of the world are breathing the same breath. Take action, here and now. From my physical being to the every corner of this out of balance’s planet.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 Will You Be My Valentine? ❤️


❤️ Will You Be My Valentine? ❤️

I pick up courage to tell you today,
that 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
Love for me is a precious gift,
when I see you, my spirits lift.
Will you be my Valentine?

20170213-h-002-valentine

有保存期限的塑膠袋? 專家告訴你生分解塑膠冷知識


http://e-info.org.tw/node/202720?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212f77f0f9-EMAIL_CAMPAIGN_2017_01_25&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212f77f0f9-84956681

有保存期限的塑膠袋? 專家告訴你生分解塑膠冷知識

 建立於 2017/02/13

本報2017年2月13日台北訊,陳文姿報導

號稱千年不壞的塑膠竟然也有「保存期限」?近年出現一種塑膠袋,上面標示著六至九個月的保存期限,乍看以為是食物的保存期限,實際標示的卻是「塑膠袋」本身的保存期限。

這類塑膠袋都標示著「生物可分解」,號稱可以被微生物吃掉,變成有機質、二氧化碳跟水。這跟我們習以為常的概念相違背。也不禁讓人懷疑,塑膠究竟是消失了,還是變小看不到而已?本報特地請生物可分解塑膠業者,宏力生化科技公司經理王舜弘來解答。

0129-2
塑膠袋上的使用期限跟標示可曾引起你的注意? 攝影:陳文姿。

問:生物可分解塑膠,是真的變「不見」,還是變小「看不見」而已?

王:市面上號稱「生物可分解」的塑膠袋大致可分三類:第一類是傳統塑膠材質添加玉米澱粉或是碳酸鈣,這類添加物能加速塑膠袋裂解成小片,但無法讓塑膠消失;第二類則是傳統塑膠添加「光敏促進劑」,這種塑膠可碎裂成粉狀,但依舊是塑膠。

第三種在歐美稱為可堆肥塑膠(即英文的compostable),這類塑膠不含傳統塑膠(如聚乙烯PE、聚丙烯PP、聚苯乙烯PS、聚氯乙烯PVC),靠微生物進行分解後變成有機質、二氧化碳跟水,才算真正生物可分解。

為確保可堆肥生分解塑膠真的可分解,歐盟、美、日、澳洲等都發展出嚴謹的認證程序。在台灣,環保署環保標章也有提供生分解塑膠的認證。此外,這類塑膠在製造過程中還是有使用添加劑,所以認證過程中,也必須確保分解後不會殘留毒性或有害重金屬,以免有害物質殘留在土中進入食物鏈。

1228-9
國內與國際的可分解塑膠認證。左:環保署環保標章;右:國際可分解(可堆肥)認證:BPI認證 / Vincotte 認證 /GreenPla認證/DIN CERTCO認證 。

(作者註:除非特別說明,以下討論皆針對可堆肥塑膠,並且以塑膠袋為主。)

問:生物可分解的材料都是天然的,來自「生物」製成的嗎?

王:生物可分解塑膠(biodegradable plastics) 是指「可被生物分解」,但原料不一定是來自「生物」。生物基塑膠(biobased plastics) 則是原料來自天然,但未必可被分解,這兩者是大眾常混淆的地方。此外,一般人以為生分解塑膠就是PLA(聚乳酸),這也是誤解,PLA僅是生物可分解材質中的一項。

0210-1
PLA的材質比較適合容器類,冷飲杯、雞蛋盒都很常見PLA的身影。攝影:陳文姿。

PLA是從天然穀物萃取乳酸聚合製成,常用在容器類,如冷飲杯、雞蛋盒、沙拉盒;而生物可分解塑膠袋使用的多是複合材質,如聚丁二酸丁二醇酯(PBS)、聚丁二醇丁二酸-對苯二酸鹽(PBAT) 摻混PLA、澱粉而成,目前PBS、PBAT主要來自石油。為了減少碳足跡,業界正朝向以生物作為生分解塑膠原料的方向努力,但這類材料目前還很昂貴、且較不穩定。

生物可分解塑膠(含容器與塑膠袋)現階段所佔的糧食比例非常少,未來發展的趨勢是使用農業廢棄物或自然廢棄物來做原料,但現況還在試驗階段。

問:認證單位如何驗證生分解塑膠能真正「分解」、而非僅是碎裂成塑膠碎片?

各國的認證程序略有差異,一般來說,生物可堆肥認證分為四個程序:

1.材料分析:測試易發揮固體及重金屬成分。
2.有氧環境下讀(溫度56~58℃)的生物可分解率測試:須達180天內90% 被分解的標準。
3.模擬工業堆肥環境(高溫60~75℃、低溫不可低於40℃,濕度約在60~70%)裂解率測試:須達90天內90%須裂解完畢。
4.殘留堆肥毒性測試。分解殘餘土壤與一般土壤混合,進行植物生長對照分析。

2017-02-05  001 (2)
工業堆肥環境下生分解塑膠裂解情形(從塑膠原本狀態經過12週的變化 )照片來源:宏力生化科技。

一般來說,溫溼度越高、微生物愈多,分解的速度越快,低溫或是缺乏微生物的環境下,分解速度會變慢。

目前發展的主要瓶頸是水體,尤其是在清澈的海洋,生分解塑膠的分解會變得很慢。但如果是下水道髒污阻塞處,因為微生物多,分解速度會比較快。

問:台灣垃圾大多送焚化爐,不進掩埋場,也不會放在堆肥類處理。許多人因此質疑,生分解塑膠在台灣沒有用武之地?

王:歐盟各國的廢棄物處理方式中工業堆肥僅占15%(見下圖),卻積極推廣生物可分解塑膠。原因在於,除了可分解的優點外,生物可分解塑膠燃燒不會產生戴奧辛、燃燒所釋放的熱量低、碳足跡比傳統塑膠少、重金屬、塑化劑也有嚴格管控。亦可搭配有機廢棄物(如:廚餘)的回收規劃,這些都是生物可分解塑膠的優點。

0210-2
2012年歐洲各國廢棄物處理方式。資料來源Eurostat 2014;圖表提供:宏力生化科技。

此外,垃圾處理系統再怎麼完美還是會有垃圾流落在外的問題。即便不是在工業堆肥的環境中,生物可分解塑膠還是能分解,只是分解較慢,一般環境下要花到一年以上,但相較百年才能分解的傳統塑膠袋,生分解塑膠還是有優勢。

使用塑膠是多數人的慣性,在無法一步到位、完全無塑之前,生物可分解塑膠依舊是比較好的替代品。

記:超過保存期限的生物可分解塑膠袋就無法使用嗎?這對銷售、庫存、價格是否有一定的影響?

王:生物可分解塑膠袋的分解時間跟所在的環境有關。在一般日常環境中,即便過了使用期限(六個月到九個月)也「不會」馬上分解不見。外觀基本維持不變,但物性開始發生變化,強度、韌性隨時間逐漸變差,這些都是開始分解的表徵。

在這種情況下,生物可分解塑膠袋不能大量囤積,只能適量購買。我們會提醒購買生分解塑膠袋的業者,倉儲應保持乾淨、乾燥、不要直射陽光,並注意先進先出的管理原則。曾發生業者因為倉儲環境差,又管理不良,擺放兩、三年後塑膠袋出現破損情形。不過,這是一體的兩面,不可能要求可分解塑膠快點分解,又要保存很久。

0129-5
生物可分解塑膠的認證需在高溫跟高濕的環境下,在一般環境下分解速度會變慢。攝影:陳文姿。

問:目前生分解塑膠的價格如何,會比一般塑膠袋貴很多嗎?

王:膜袋類(註:指塑膠袋類)生分解塑膠原料的價格大約是傳統塑膠PE價格的2.5至3倍,成品的價格差距大致相同。由於目前生分解塑膠還不是主流,所以原料價格偏高,等使用量變大,原料價格也會下降。隨著國際間逐步推動生分解塑膠,可望原料價格會逐步降低。

 

Good Morning World……


Every morning
I long to hold you.
I need you, I want you,
I have to have you.
Your warmth, your smell, your taste….
Ohhh Coffee,
I LOVE YOU ❤️☕️

Good Morning World

20170213-h-001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