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que historic Umbrian farmhouse by SpecialUmbria


http://www.caandesign.com/unique-historic-umbrian-farmhouse-specialumbria/

Unique historic Umbrian farmhouse by SpecialUmbria

Architects: Special Umbria
Location: Piegaro, Italy
Year: 2016
Photography:© Kristian Septimius Krogh
Description:

“Unique historic farmhouse, recently restored, with pool heating and airconditioning, in Piegaro, Perugia, Italy. Recently finished restoration project by SpecialUmbria, a Unique Umbrian farmhouse.

This truly beautifully located child friendly country house is located in the unspoilt Umbrian hills. The fully local stone exposed country house (10-12 sleeps) and its large (heated) private swimming pool and separate toddler pool (!) are located in the middle of a green forest area and enjoy spectacular views to the towns of Panicale, and Lake Trasimeno with the Tuscan mountains in the back.

Posabile is being meticulously restored now and is a truly unique holiday home where also children will have their perfect time! All to make sure that not only the children but especially their parents will enjoy their holiday. Also without children Posabile is a wonderful country house where guests can experience a real Umbrian holilday. This is the perfect place to stay with a group of friends.

For the interior design the owners have chosen for a rural country living design with modern elements. You will feel part of the history of this building which was once an important farm. The bathrooms are modern and of very high quality. The kitchen is ideal to stay all together for cooking and eating. The house has airconditioning (floor cooling).

Posabile is for sure an unforgettable experience and will make many guests come back year after year. Posabile is under Exclusive SpecialUmbria Property Management.”

Thank you for reading this article!

 

 

Advertisements

The Rebirth of a Living Space by ROHD


http://www.caandesign.com/rebirth-living-space-rohd/

The Rebirth of a Living Space by ROHD

Architects: ROHD
Location: Sin El Fil, Lebanon
Year: 2016
Photo courtesy: ROHD
Description:

At the solicitation of disappointed tenants—ROHD’s central goal was to restore the private task by assuaging the flat from the poor structure and choice of furniture and supplant it with self-assured polish. ROHD (Roland Helou Design), is the Beirut-based inside engineering and multidisciplinary plan studio that lays on the stylish sensibility and outline mastery of 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 expert graduate Roland Helou.

rebirth-living-space-rohd-01

With the two difficulties of structure and decision of furniture at the top of the priority list, ROHD imagined a more roomy inside, utilizing mark inventive procedures, for example, the bar added to feasting table, and great ones of utilizing cupboards for capacity to augment space.

rebirth-living-space-rohd-02

Those cupboards are all covered up, masking as wood boards decorating the dividers of the passageway and setting a warm welcome tone. One of those boards serves as a mystery way to the lounge room and rooms zone. Over, a framing interfaces the passageway to the salon, reaching out to half of the last mentioned, and eventually changing into an open library of metal and glass.

rebirth-living-space-rohd-03

Presently, completely in the main salon, the most amazing stack divider that is secured in brushed Spanish Nero Marquina marble remains as a show-stopper. Encompassing the smokestack is dark metal with an outlined belt in metal, giving an atmosphere of warm grandness that is complemented by four Tyria foot stools of various statures and even material: all base in metal and top of either back-painted glass, ink blue, or Palissandro wood. Those tables are ROHD retrofuturistic pieces roused by true to life and medieval religions with vintage mirrors at first glance and a metallic base molded into symmetrical circles and sticks that look like mappings of the particle.

rebirth-living-space-rohd-04

Trinity Side table of the primary wave gathering of RayXander, rests between the library divider and first salon.

rebirth-living-space-rohd-05

Not to be eclipsed, the second salon additionally highlights a ROHD creation, the new Oriane oval table in metal and back-painted glass best, the uniqueness of which lies in its slenderness—and, obviously, the unmistakable effortlessness of the oval shape. Exchanging words the Oriane in this room are two Fauteuil de salon by Jean Prouve, Bidu side table by Baxter, Sultan Dog side table by Ibride, and hued side tables.

rebirth-living-space-rohd-06

The condo gloats ROHD’s most recent configuration development, an eating bar attaching the bar to the feasting table to boost the utilization of space and guarantee simplicity of course. The bar segment is made of dark onyx base, permitting it to be lit during the evening and thus utilized as a lighting component with the magma stone ledge. The bar stools utilized for the bar are the Aski Stools by Baxter. Part of the highest point of the bar reaches out to one end of the eating table, a 320 cm stretch made of palissandro wooden top and dark metal base. For a smooth differentiation, the calfskin break seats from Bross are of a lighter shading. Correspondingly, a ladylike component, a Hawini work of art, ascends behind the dinning bar, standing out from its manly air.

rebirth-living-space-rohd-07

On top of the eating bar is a moment most loved piece. The modified Oberya pendant light is three meters in length and a real bit of craftsmanship that is made of dark metal covering a halfway part of the bar and the eating table. The Oberya emerges as a hanging model and an overwhelming component in a striking setting.

rebirth-living-space-rohd-08

More than a 180 degree change, this ROHD restoration venture utilizes shrewd pieces and outline strategies to inhale another life into what used to be unsuitable inside, breathing life into it back and rendering it deserving of being known as a living space.

rebirth-living-space-rohd-09rebirth-living-space-rohd-10rebirth-living-space-rohd-11rebirth-living-space-rohd-12rebirth-living-space-rohd-13rebirth-living-space-rohd-14

Thank you for reading this article!

 

Broadway Penthouse by Joel Sanders Architect


http://www.caandesign.com/broadway-penthouse-by-joel-sanders-architect/

Broadway Penthouse by Joel Sanders Architect

Location: Manhattan, New York City, USA
Year: 2008
Photo courtesy: Peter Aaron
Description:

Rethinking the notion of an urban garden, this project introduces a dynamic ground plane, composed of a planted carpet surmounted by wood flooring, that vertically links a penthouse loft with a roof terrace that affords panoramic views of downtown Manhattan. This eco-friendly palette of synthetic (carpet, Richlite, recycled glass) and natural (recycled walnut, IPÊ decking, plants) materials crosses the border of the roof, eliding and at the same time confounding traditional distinctions between inside and outside, natural and artificial.

Broadway-Penthouse-01

As it travels from loft interior to roof, this layered ground plane responds to a variety of domestic programs; in the living lounge, embedded upholstery evokes a textile garden, while on the roof terrace, a bed of sedum defines a walkable outdoor carpet. Likewise, the recycled walnut floor folds vertically to create a staircase that leads to a matching IPÊ roof deck.

Broadway-Penthouse-02Broadway-Penthouse-03Broadway-Penthouse-04Broadway-Penthouse-06Broadway-Penthouse-07Broadway-Penthouse-08

Thank you for reading this article!

 

國語?國文?台語?──大考中心為學測國文作文寫英文開會衍生的問題|想想論壇


大考中心固然可以在往後的考試中再行增添相關規範,但面對本件中對於規則的疏漏並不以規避的方式處理,而是坦然的面對它,值得鼓勵。並且,大考中心面對以不同語言作成的「國文作文」謹慎評估,其實對往後作文批改的基準影響甚大,更另外牽扯到所謂「國語」、「國文」的問題。


國語?國文?台語?──大考中心為學測國文作文寫英文開會衍生的問題|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14

國語?國文?台語?──大考中心為學測國文作文寫英文開會衍生的問題

人氣指數: 902
友善列印版本

學測國文科的作文,在規則中並未明文載明要用什麼語言作答。在這次的學測中,便有考生在引導寫作部分,使用英文來作答。到底可不可以用英文作答呢?國文科閱卷召集人表示,大考中心將開會討論,或許請人幫忙翻成中文再給分也是選項之一。然多數人似乎給了否定的答案,網民紛紛譏諷大考中心,認為這種事情不須開會討論,覺得這個人擺明來亂的,都是國文科了還用英文──「是國文科當然用中文回答啊」。也有少數人認為此舉跳脫一般思維,勇於挑戰傳統,應值得鼓勵。

來源:https://flic.kr/p/a32cNt

不僅要解決問題更要未雨綢繆

對比於網民們的譏諷,大考中心採取比較嚴謹的態度,召開了討論會。我想重點不在於最後的分數該怎麼給,畢竟要將原先的英文文章請人翻成中文後,便不是原先的文章了:好的翻譯可以翻得文藻華麗,爛的翻譯亦可以毀了一篇優美的英文作文。分數怎麼給的問題,且留給大考中心解決,將英文翻成中文後給分似乎有失公允,但難認對於其他人有實質上權利影響的情況下,為此處分似乎亦不無不可。而大考中心固然可以在往後的考試中再行增添相關規範,但面對本件中對於規則的疏漏並不以規避的方式處理,而是坦然的面對它,值得鼓勵。並且,大考中心面對以不同語言作成的「國文作文」謹慎評估,其實對往後作文批改的基準影響甚大,更另外牽扯到所謂「國語」、「國文」的問題。

「國語」、「國文」?-Common Sense是合理的嗎?

在國文作文上,英文看起來似乎真有點「文不對題」的感覺,畢竟英文跟中文是不「搭嘎」的(不負責任Google,搭嘎似乎是江浙地區鄉土語言,不搭界-不相關的意思)。但若是以其他相對於「國語」的鄉土語言來作答呢?以閩南語、客家話寫成的文章是否可行,又是另一番論戰。使用並非漢藏語系的原住民語是否可行?脫離台灣本島範圍,金門考生使用金門閩南語、馬祖考生使用福州話,又更加脫離中華民國統治範圍,廣東話、上海話等中文,甚至是中國內部有民族在使用的滿文藏文等等,面對這些語言又究竟該如何作處理?換個角度來看,在作文中使用,雖是以「國語」寫作但使用了注音,或是使用閩南語但是用羅馬文字,又該怎麼處理?很明顯地產生了兩個問題:第一,國語跟中文是不同的東西;第二,國語跟國文是不一樣的東西;第三,文字跟語言又是不同的東西。

我們現在所謂的國語,大家都大概知道這是什麼東西,近似於中國大陸的普通話。然而,國語究竟是什麼?在法源上找不到一個依據,觀法規上都直接使用國語一詞,如廣播電視法第十九條二項:「外國語言節目,應加映中文字幕或加播國語說明……」、大眾運輸法第六條:「大眾運輸工具除國語外,另應以閩南語、客家語播音。…..」等等,卻沒有一個法律明確指出國語究竟是什麼。國語尚且如此,然在日常生活中大家都十分清楚國語為何,不致生何爭端,國語大概就是中文中的一種,似乎是可以解釋成國家語言,或是「國語」就是一種語言,這是第一個問題,不再多加討論。

然論及國文又更複雜了。國文究竟為何?這是第二個問題。實際問了幾個親友,對於國語的看法還算一致,但對於國文卻有著「用國語寫的文學」、「用中文寫的文章」等不同的解讀方式。如果說「Common Sense」是可以被接受的,在國語上沒有問題,但在國文方面連「Common」都沒有了,何來「Common Sense」之言?而只有用國語寫成的文章才能算是是國文嗎?文言文都稱得上算是國文教學的一部分了,難道方言文學算不上是國文的一種?恐怕政治及情感上又會陷入一波論戰。

第三個問題,若接受鄉土語言寫成的文章,那麼使用羅馬文字寫成的閩南語文章是否可被接受?又縱使今日考生使用了國語作答,但使用了注音,例如戶樞不「ㄉㄨˋ」,考生寫不出蠹,甚至是通篇皆使用國語的注音文字又該怎麼辦?參閱了學測與指考國文作文分項式評分指標,卻找不到結果。從以上這些情形來看,可見於考試規則以及法律上對於國語文的定義顯有不足。

鄉土語言vs國語-「經濟性語言」作為國文科唯一使用語言的正當性

究竟該如何解決可能所生的爭端,根本之道應推動訂定國語文之相關法規,考試規則並應清楚載明相關事項。然就個人觀點,最敏感的還是漢語系鄉土語言的使用。使用注音以及英文作答,輿論仍傾向反對,而原住民語與中文相去甚遠,雖有可能產生政治面上的爭議,先不多加討論。但若使用同屬漢語的閩南語、客家話等等,若於本案中不予使用不僅不合理,在講母語的本土化運動下,恐怕將掀起更大的波瀾。

然而,若開放閩南語、客家語之中文字方式寫作,閱卷人員並不當然具備相關語言能力,且觀現今臺灣之鄉土語言文字,教育部雖訂有一個標準,但相關文字因日常少以使用並不受人注目,其實很多發音對應的文字令人感到奇怪,作為批改之唯一標準似乎有失公允(客家語由於更少人使用,比起閩南語更存在著這樣的現象)。而金門地區的閩南語與臺灣地區的閩南語又不一樣,馬祖的福州話亦與閩南語不同,連找到人來批改或許都是難事。加以國文科欲考生以國語完成作文已是通常觀念,今後考試規則的增添想來亦不會脫離這個方向,應會明確要求考生以國語作答。

若國文科要求以國語作答,那為何鄉土語言不可?要解決爭議,根本之道在於國家應更加重視鄉土語言的發展。「國語」作為「國家語言」誠然已具備經濟性及實質性,幾乎大部分的臺灣人都會說國語,正如同英文一般,可視為方便全國人民共同使用之語言。而國語與鄉土語言並不相斥,但實際上因為過往的國語運動,新一代會說母語的比例愈來愈少。以客語為例,根據101-102年度台灣客家民眾客語使用狀況報告書,13歲以下不會說客語的比例高達41.1%,若加上會說但不流利的29.5%,新生代客家人客語口說不足的比例則高達70.6%。雖然政府不斷在推動鄉土語言,但實際上成效不彰,愈來愈多的人不會說自己的鄉土語言而只會說國語。政府應檢討現今之鄉土語言政策並為之改善,投入更多資源在相關教育上並推動鄉土語言的使用,使其問題真正被解決。當鄉土語言的問題真正被解決了,國語作為在國文科考試中能使用之唯一語言的爭議自然就少了。

全盤性思考

總結來說,就本案而言大考中心若直接不加以理會給予零分,雖然不無不可,但等同於將衍生的問題懸而未宕,甚至對往後整個國家語言政策有實質性的影響。顧及大體來看,大考中心必須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該如何解決,而非以笑話一般給予零分草率了事。而這件事情衍生出的問題,國家亦必須反省語言政策的不足,制訂相關法規並檢討鄉土語言政策。若遇到問題直截了當地給予一個反應而不多加思考,正如同給零分一般,便錯失了很多提前解決其它問題的機會。大考中心能夠放下預設性思考而檢視不足值得鼓勵,但更加期盼政府能從這件事情中認知整件事情背後的原因,並且更多加思考可能涉及到的領域。重新檢視國家語言政策,能讓整件事情能有更完美的結局。

關鍵字: 作文國文國文科國語學測

 

 

【書摘】看不見的屏障:決定台灣命運的第七艦隊|想想論壇


 

日本因為在地理上極為靠近台灣,因此特別擔心美國首先使用核武所引發的後續報復行動。美國海軍一份一九五五年的備忘錄中,摘要了美國駐日大使的冗長報告,甚至警告道,當日本提供支援予美國防衛台灣與澎湖的作為時,他們會期待戰爭是局部化且不使用核武的。如果戰爭爆發在諸如金門或馬祖等離岸小島,日本大眾就更不會支持美方。美國海軍捲入外島爭議的話,會危及美國在日本的整體地位,尤其這些行動還可能會「動用到核武」。


【書摘】看不見的屏障:決定台灣命運的第七艦隊|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16

【書摘】看不見的屏障:決定台灣命運的第七艦隊

人氣指數: 615
友善列印版本

書名:看不見的屏障:決定台灣命運的第七艦隊(High Seas Buffer: The Taiwan Patrol Force, 1950–1979)

作者:布魯斯‧艾里曼

譯者:吳潤璿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7/01/25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41344(link is external)

第三章 台灣海峽的特殊戰略性考量

對於大多數不知實情的觀察家而言,一九五○年代初期海峽兩岸隔海相望的軍隊以美國及其盟邦佔上風,看起來並非旗鼓相當。不過,在具有完全不同技術能力的軍隊之間的戰爭──通常稱為不對稱式戰爭──優勢並非全都傾向於其中某方。例如在韓戰之中,技術層次低的大規模陸軍順利對抗了配有高科技武器的現代化陸軍。一九五○年代初期,美國海軍關注其遠洋大型船艦在與共產中國所掌控的武裝較弱,但數量龐大且高機動的中式帆船艦隊作戰時,可能會遭遇意外的問題。

在韓戰中,共產黨的戰術以大規模動員為基礎,套用至此所產生的輕蔑性字眼之一是「原始主義」。原始主義也影響了台灣海峽戰區。一九五一年初,情報指出中國大陸的港口集結了軍隊與中式帆船,顯示入侵台灣的可能性。配合季風,最佳的入侵時間是落在通常氣候合宜的初春時節。當時研判,中共入侵艦隊會是由各式各樣船艦組成的大編隊,這可能包括少數的遠洋船艦伴隨著大量的內河江輪,可能還有少數傳統的登陸艦,不過除此之外,「會動用數千艘的機動的與一般靠風力的中式帆船。」

美國海軍為了確保中共無法侵入台灣,而展開了一系列的演習,假定對抗非現代化船艦、由傳統帆船組成的大規模船隊。其它的重要任務還包括對整個台灣海峽地區持續進行海空偵察,以確保及早發現解放軍所組織的帆船船隊。當中共從蘇聯方面取得潛艦後,這也成為關注的焦點。最後,則是在對付水面與水面下入侵時,動用核子武器的可能性。美國海軍曾進行過無數次的海空演習,但只有一次是針對台灣海峽的特殊戰略狀況做回應的。

為應對中共的入侵做準備

一九五○年代初期,美國海軍情報單位提出警告,中共正在為橫渡台灣海峽發動兩棲攻擊做準備,還適切地命為「解放台灣」之名。美國駐上海的總領事馬康衛甚至呈報,北京方面公開鼓吹解放台灣是其國家的首要任務,為此使命中共要賭上其新政權的名聲以及一切資源。到了一九五○年春末,報導顯示中共為了橫渡台海,已經聚集約莫五千艘船隻──包括有貨輪、機動帆船、舢舨以及在二次大戰期間被擊沉在長江後再打撈起來的船隻──還為了配置這些船隻的人員,徵召了三萬名漁民和水手。

因為爆發的韓戰和成立台海巡防艦隊,橫越海峽的入侵自此從未發生。與此同時,美國海軍對台作戰計畫中優先任務是先攻擊敵軍之航空器、潛艦與汽船,把帆船留到最後再處理。傳統的木製中式帆船不但是難以命中的小型目標,他們還配置有水密艙,即使在水線下部分打出個破洞,都未必會被擊沈。而摧毀帆船可能需消耗大量的彈藥。不過,因為帆面易燃的特性,能輕易點燃帆船。對抗大量帆船提案計畫之一就是提供國民政府燒夷彈,由其螺旋槳飛機投擲攻擊帆船艦隊。

一九五一年二月中,開始謠傳有新的入侵部隊集結。作為回應,史楚伯上將造訪台灣,以提供一份改良與擴大後的防衛計畫。二月底,遠東美國海軍部隊指揮官研判局勢後,啟動一系列的實驗性演習,以挑選出對抗帆船艦隊的最適當的武器。橫渡台灣海峽距離相對較短的部分顯然有利於共軍:美國海軍作戰部長辦公室的規劃人員估計共軍帆船艦隊以每小時四或五節的航速推進,能在一天之內越渡海峽。因此,再加上帆船大艦隊所形成的大量攻擊目標,規劃人員相信敵軍部隊的龐大主力有可能在未被攔截到的情況下抵達台灣海岸。同時所有人都同意,如果龐大的共軍登陸上岸,一切就玩完了。國民政府的抵抗就會崩解,士氣顯然會瓦解。

一九五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海軍少將萊曼‧薩克萊心中惦記著在春天時,可能會對台灣所發動的入侵,因此下令準備幾艘帆船作為練習之用。在仁川取得經已報廢的八艘六十呎長的韓國帆船,由船塢登陸艦「托圖加」號載至橫須賀。此外,還找到一艘沉沒的六百噸重中國帆船。打撈該船有很大的困難,不過還是及時拖上仁川月尾島的岸邊,由船塢登陸艦「殖民地」號運往日本。

核武作為選項

一九五○年代初期,一般認為原子彈其實與傳統炸彈沒有兩樣。不管是在朝鮮半島,亦或者是之後在越南的奠邊府危機中,都曾經提出過要使用原子彈的可能。至於台灣,一九五○年七月間,杜魯門授命把 B-29 超級堡壘式轟炸機部署到關島去。這些轟炸機具備攜帶原子彈的能力,該單位只配備有原子彈的非放射性元件,唯有在緊急狀況下才會獲得供應其核芯部分。美方向《紐約時報》洩漏這個消息,好讓中共有所顧忌。

美國是否真的會動用原子彈來阻止侵略台灣的行動,至今還是不明。一九五○年,麥克阿瑟在八月六日至八日與埃夫里爾‧哈里曼進行會談時,明確地告訴他,任何企圖對台發動的攻擊,第七艦隊的船艦、從菲律賓和琉球起飛的戰鬥機、B-29 超級堡壘式轟炸機,以及其它飛機將會群起反擊。他表示這將會是一場一面倒的戰鬥:「共產黨如果魯莽到進行這樣的嘗試,這將是遠東史上最血腥的一場勝戰。」雖然在此會談中,麥克阿瑟並未就可能動用原子彈與否做特別的討論,但過程中他有提到B-29 轟炸機,表示他心中是有相關的。

即使麥克阿瑟在一九五○年時並未提到原子彈,但在之後的十年中,確實有考慮過要使用。一九五四年九月十二日的第一次台海危機時,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曾建議動用核武對付中共。一九五五年三月十日,國務卿杜勒斯在國家安全會議上聲稱,美國或許會使用核武對付中國;三月十六日,艾森豪總統公開的確認說「動用原子彈……就如同你動用子彈一樣。」約莫十天之後的三月二十五日,海軍作戰部長羅伯‧卡尼上將聲明,總統正在規劃摧毀「紅色中國」的潛在軍事力量,這當然暗示了原子彈的使用。如果這些聲明是要讓傳達給中共領導人,並影響他們的想法的話,目的確實達成了。一九五五年二月,毛澤東轉告芬蘭駐中國大使,「如果美國人用原子彈轟炸上海或北京,『他們』(意指蘇聯)會夷平美國城市作為報復,到時候美國的領袖就得下台。」芬蘭大使向蘇聯大使確認此事,並確信「如果美國人轟炸中國大陸,蘇聯政府會依據《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竭盡全力支援中國。」竭盡全力支援,就意味著蘇聯可能會動用核武。

日本因為在地理上極為靠近台灣,因此特別擔心美國首先使用核武所引發的後續報復行動。美國海軍一份一九五五年的備忘錄中,摘要了美國駐日大使的冗長報告,甚至警告道,當日本提供支援予美國防衛台灣與澎湖的作為時,他們會期待戰爭是局部化且不使用核武的。如果戰爭爆發在諸如金門或馬祖等離岸小島,日本大眾就更不會支持美方。美國海軍捲入外島爭議的話,會危及美國在日本的整體地位,尤其這些行動還可能會「動用到核武」。

因應蘇聯暗示的核武威脅,美國海軍特別為此在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九日至十八日,舉行一場原子作戰演習。演習的目的是要評估第七艦隊應對大型核武攻擊時的能力。代號「傑克‧普拉特」的演習中,美軍動員了二十艘驅逐艦、三艘巡洋艦以及四艘航艦擔任紅軍,台海巡防艦隊則奉命進行空中與水面下的偵察,以防衛台灣的機場與軍事設施。

演習計畫指定「攻擊軍」特遣艦隊從琉球海域往南朝向菲律賓方向移動。「守軍」的訓練作戰指令則表示,敵軍主力是其空中部隊。每艘航空母艦所搭載的噴射機與螺旋槳飛機總數大約六十架,其中部分飛機設定具備有投擲原子彈的能力。友軍部隊的目標是搜索並找出敵軍的特遣部隊。一旦鎖定敵軍位置,「七十二聯合特遣部隊」的航空母艦會發動一系列的攻擊,以「模擬摧毀敵軍部隊。」

此次戰演習的概念是「既現實主義又不失理性」。既然演習是為了取得投擲「特殊武器」的統計資料,任何的便捷的方法都不被允許的。重要的是,此次演習是設定要包含美國的盟友在內的,因此國軍也會執行空中與水面的例行性偵巡。因為沒有別的做法,因此只好接受這個無法改變的不足。台海巡防艦隊的指揮官,在演習的過程中都坐鎮在擔任「攻擊軍」(紅軍)的水上飛機母艦上,這也使得「兩軍」無可避免的共同使用許多的設施。

之後擔任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的哈利‧菲爾特將軍後來表示,到了一九五○年代尾聲,這些演練才使得許多的軍事方案成為可行的選擇,「我們當時就有使用戰術核武的計畫。」在當時的許多軍官,並不認為使用與大型原子彈有差異的戰術性核武,會引發大規模戰爭。一九五八年九月二日,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南森‧屯寧上將向杜勒斯解釋,七千到一萬噸的空中爆炸會對三至四英哩範

圍造成致命傷害,不過「實際上不會超過這個範圍。」如果台灣海峽緊張情勢失控,屯寧認為或許在必要時,就要使用戰術性核武來對付中共:「最初的攻擊只會針對沿海的五座機場(每座機場使用一枚核彈)。」

一九五八年,美國海軍甚至開始部署代號「露露」的 Mk 101 型核子深水炸彈,此炸彈擁有一萬一千噸的炸藥當量,能用來摧毀深海中的潛艦。一九五八年一月,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司令奧斯丁‧杜爾中將報告,已經在台灣部署了鬥牛士飛彈並且完成作戰準備。雖然杜爾拒絕透露是否已經在台灣貯存核武,可是鬥牛士飛彈具備攜帶四至五萬噸核子彈頭的事實,是眾所皆知之事。

對於把原子彈當成傳統武器來使用一事,華府的許多政治領袖並不與其軍事同僚們有著同等的樂觀態度。不過在一九五八年九月,杜勒斯告訴英國首相哈羅德‧麥米倫:「顯然中蘇的戰略目的是要在各處對我們施加壓力,我們分別對於北約、南韓以及各個同盟的承諾,使得我們的部隊分散得過於薄弱以至於不能安心——除非我們得用核武。」然而,由於擔心先使用核武可能導致對方的報復,費爾特上將最後還是指示要制定一項僅使用傳統武器的計畫。

毫無疑問,美國的核子政策同時也對台灣造成直接衝擊。在一九六○年代中期,國民政府開始進行自己的核武計畫。根據部分之後解密的資料顯示,美軍在台灣存有核武,且直到一九七○年代初期才將這些核武給撤走。一九七六年,台灣在美國政府的施壓下同意撤銷其核武計畫。一九九五年至九六年台海危機期間,李登輝總統曾經提議重新啟動台灣的核武計畫,但之後就作罷了。

雖然當時美國在台灣海峽的核武政策是處於高度保密狀態,但從一九五○年代起,在本區域擁有核武以用來防止中共入侵台灣,卻是再明顯不過的事實。然而,隨著時間的發展,核武被傳統武器所。至於台灣能利用美國何種程度的協助,來發展其自身核武一事則依然不明。顯然,這種模糊狀態,持續為局勢緊張的台灣海峽所要的嚴密監控做出了重大貢獻。

 

【人心人術】蘭嶼之父紀守常:隻身闖孤島 為窮人服務|想想論壇


紀守常一個人闖進這座孤懸於大海之上的島嶼,他從高雄坐了15個小時的船,終於抵達蘭嶼。到了蘭嶼,沒有住處的他,只能先暫住在警察局。
起初還有人傳言「神父信魔鬼」、「不要接近他」;紀守常用真心和行動感動了蘭嶼達悟族。他到了蘭嶼,發現不論是學校、警察局或是其他公務機關,通通都是漢人當家,他認為要改變現況,一定要由自己的族人做起,才有可能改變。


【人心人術】蘭嶼之父紀守常:隻身闖孤島 為窮人服務|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17

【人心人術】蘭嶼之父紀守常:隻身闖孤島 為窮人服務

人氣指數: 700
友善列印版本

他從瑞士而來,從小就立志當神父,長大後真的當了神父。他從瑞士來到亞洲。第一站到了中國,豈料遭共產黨驅逐,輾轉由香港再來到台灣。紀神父來到台東的海岸山脈,一個人闖進了偏遠的島嶼,此後,他將一輩子都給了蘭嶼。

紀守常被稱為「蘭嶼之父」、「達悟之父」。(圖片:紀守常紀念文教基金會)

紀守常(Alfred Giger)出生在瑞士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家庭,他從小立志當神父,中學時進入白冷會(Bethlehem Mission)學校讀書。畢業之後,他進入白冷會服務,他想到亞洲傳福音,為此還特別學了一年中文。

白冷會的創立宗旨是要為弱勢族群及邊緣人服務,他們和窮人、病患、被遺棄的人在一起。

紀守常晉鐸為神父後,有一天,他接到訊息:「你可以去中國傳教。」他真的非常高興,1946年紀守常抵達北京,然而吃飯時他常常不在,惹得會長不悅,經過會長暗中調查才發現,紀神父不在是因為,他四處去「找窮人,關心最窮的人。」因此紀神父在中國非常受到尊敬與喜愛。

遺憾的是,6年之後,紀神父和其他白冷會士都遭到共產黨驅逐出境,他只好黯然離開,輾轉到了香港和日本等地,很有語言天分的他,在這段期間,也學會日文。

在北京期間的紀守常,照片最右邊那位,就是紀守常神父。(圖片:紀守常紀念文教基金會)

經過許多波折,1954年紀守常神父,來到台灣。

他被派至台東的海岸山脈,到鹿野、馬蘭宣教。紀守常的信念就是關心最窮的人,透過改善孩子的教育和婦女職業訓練,希望讓大家都能夠自立更生。

在這裡,紀守常聽到人們說,台灣東南方外海還有一個島嶼,住著達悟族,在日本時代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戰後卻被漢人全面接管,成為次等公民。

紀守常一個人闖進這座孤懸於大海之上的島嶼,他從高雄坐了15個小時的船,終於抵達蘭嶼。到了蘭嶼,沒有住處的他,只能先暫住在警察局。

起初還有人傳言「神父信魔鬼」、「不要接近他」;紀守常用真心和行動感動了蘭嶼達悟族。他到了蘭嶼,發現不論是學校、警察局或是其他公務機關,通通都是漢人當家,他認為要改變現況,一定要由自己的族人做起,才有可能改變。

紀守常和達悟族。(圖片:作者翻攝YouTube)

紀神父除了將大量救濟物資運到蘭嶼,改善實際的生活之外。他很有遠見,認為一定要從「教育」做起,才能翻轉蘭嶼人的未來。

他從教育紮根、希望各領域的優秀人才都能選送到台灣就讀,將來再回到蘭嶼,為族人服務。過去達悟族人的父母都反對孩子送到台灣,擔心再也見不到孩子,他們常說:「孩子一去台灣當兵,就不回來了……」

父母舊有的觀念很難改變,紀守常努力說服父母,不厭其煩地到家裡去,希望讓這些優秀的孩子都能送到台灣讀書。

只有信天主教,才培育嗎?沒有,只要是蘭嶼達悟族人,紀神父不分宗教信仰,只要肯努力念書、認真打拚,神父盡了全力也要栽培這些孩子們。

紀守常培育孩子,選送優秀的孩子到台灣就讀。(圖片:作者翻攝YouTube)

紀神父培養的這些孩子,沒有「漏氣」,沒有讓他失望……

這些孩子,是蘭嶼第一個大學畢業生、第一個郵差、第一個回鄉服務的公務人員、第一個護士、第一個助產士、第一個老師、第一個主任、第一個校長……

這些孩子,是蘭嶼第一批的知識分子。

紀神父在各方面都希望蘭嶼更好,他除了希望族人能夠表達自己的意見、參與地方自治選舉,為族人發聲之外,他自己更挺身而出,代替弱勢的達悟族向政府和軍方爭取各項權益。

紀守常培育蘭嶼達悟族第一位教師。(圖片:作者翻攝)

神父在蘭嶼不只是宣教、蓋教堂,他完全地將自己融入族人的生活,適應當地的習俗,天主徒的他也參與達悟的傳統祭儀,非常尊重傳統文化。

他在各方面都希望達悟族人能夠更好,協助貧困者就業、幫助生病者就醫、最照顧的就是老弱婦孺了。

除了積極培育孩子,他也協助婦女職業訓練,在他來到蘭嶼16年後的某日,他親自帶著三位原住民婦女北上學習家政技藝,不料卻遇上車禍死劫,結束他在台灣的奉獻腳蹤。

消息傳回蘭嶼,達悟族人震驚又哀慟,蘭嶼鄉破天荒地降了半旗,表示最深沉的哀悼。

三天之後,紀守常神父的遺體運回台東,在馬蘭天主堂舉行殯葬彌撒,連綿數百公尺的追思隊伍,大家都要趕來謝謝紀神父,送別他最後一程。

紀守常神父出殯隊伍,連綿了數百公尺。(圖片:紀守常紀念文教基金會)

來自瑞士的紀守常神父死後,安葬在台灣的台東,在一個名為「小馬」的小村落。在天主堂後面的院子裡,永遠的安息。

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曾有這麼多的異鄉人,來到這裡,奉獻自己的生命和青春。

年輕的他,從瑞士來到台灣,他一個人闖進孤懸大海的小島,在這裡幫助最弱勢的原住民族和老弱婦孺。紀神父一心要改善達悟族人的生活,要讓族人不再當次等公民,神父更曾告訴家人:「我寧可為達悟族人犧牲自己的生命。」

「要為窮人服務」是他從小立志當神父立下的誓言,他用盡一生的力量,努力實現自己的誓言。

他用一輩子的生命愛這塊土地,讓人深深地感念,死去之後,達悟人稱他是「蘭嶼之父」、「達悟之父」,這是有史以來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獲得這個稱號的人。

謝謝他,「為一切人,成為一切」。

紀守常神父的一生。(圖片:紀守常紀念文教基金會)

 

【昨日想想】 向泰源事件烈士致敬——兼論對寃魂哭泣到向烈士致敬 | 林濁水


今天是泰源事件47週年紀念日,勿忘歷史。
泰源事件於1970年2月8日發生於臺東縣東河鄉泰源監獄。主張臺灣獨立的政治犯鄭金河、陳良、詹天增、鄭正成、謝東榮、江炳興六名外役政治犯逃亡,聯合執行警衛任務的臺灣籍士官兵50人以及當地的臺灣原住民知識青年等共120餘人,以「臺灣獨立」為目的,發動監獄革命,並計劃奪取輕裝師武器,占領廣播電台,奪取台東的軍艦,聯合原住民在山區打游擊,發動全島革命。後全數被捕,除鄭正成之外,其餘五人均被判處死刑,並於5月30日遭槍決。


【昨日想想】
向泰源事件烈士致敬——兼論對寃魂哭泣到向烈士致敬 | 林濁水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905
還泰源烈士本來面目:追思會我為什麼缺席 | 林濁水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908
死亡不是終點的白色恐怖迷霧 | 林唯莉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4152
「兒至死,以天下為己任」 | 林世煜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196

【鄉巴佬異藝錄】十六、向泰源事件烈士致敬——兼論對寃魂哭泣到向烈士致敬

人氣指數: 1449
友善列印版本

5月30清晨,43年前的這時刻,泰源事件5烈士壯烈成仁。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1970年2月8日,台東泰源監獄臺獨政治犯鄭金河、陳良、詹天增、鄭正成、謝東榮、江炳興聯合駐紮該地執行警衛任務的臺灣籍士官兵幾十人,以及當地的臺灣原住民知識青年等共100多餘人,發動監獄革命,並計劃奪取輕裝師武器,佔領廣播電台,向全球廣播宣傳台獨聲音,失敗後6人中除了鄭正成外全部壯烈成仁。

今年5月30,施明德、洪其昌在立法院舉辦了「敬烈士」說明會,強調「烈士不應該被歷史遺忘」,所以將近期在立法院舉辦一個跨黨派的大型追思會。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得納悶的是,每年228像王添燈、陳澄波、張七郎、林茂生等等當時犧牲的台灣各領域頂尖的一大批領袖不是都是烈士嗎?他們不是都不只沒被遺忘,而且一再被悼念追思了嗎?此後白色恐恐怖中被迫害的數以萬計其中被槍斃的菁英名流也大有其人,比較起來,泰源5烈士不要說學歷特別低,頂多的江炳興也不過是陸軍官校肆業而已,在社會上更都是無名小卒,那麼為什麼要鄭重其事的特別紀念泰源這5人?

其實說這5烈士沒有人悼念,是錯的,多年以來義光教會每都辦了追思會_____這就又來了兩個問題:

第一,既然每年都有人追思為什麼怕他們被忘記?

問題出在每年參加追思差不多都只是當年的政治犯伙伴,偶而才有彭明敏、史明被邀參加,照這情形下去這些七老八十的伙伴都過亡後,他們就將被社會完全遺忘了。

第二,社會常把把政治犯當英雄,而這些英雄們為什麼認為他們自己之中只有這5人值得年年紀念?理由不用猜,因為政治犯的共識是,這5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只是這些真正的英雄將來如被遺忘,真的不稀奇。他們的景況還真慘,江炳興等五人被槍殺前交代鄭正成希望以後五人能葬在一起。滿頭白髮的老政治犯蔡寬裕說:「那六個兄弟,當時警總如何的刑求,我們都可以想像的到;但我想像不到他們竟然在那樣的刑求之下,沒透露任何一個姓名,使得我們幾百個人得以活了下來;但至今,我們甚至連個紀念塔或碑都沒能給他們⋯⋯讓他們的骨灰集中在一起⋯⋯」。想想民進黨靠著台獨成為社會多數,今天選舉,侯選人一募款動輒幾百萬,千萬,幾億,而立足台灣,甚至風光執政了8年,但這些台獨英雄們竟淪落到為「台灣真正的英雄」完成死後合葬的遺願都達不成,真令人無比酸楚。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於是,問題又來了,英雄們認為的英雄為什麼社會反而完全冷落他們,不把他們當英雄?

5月30日我致詞時感慨萬千,一下子差一點說不出話來,這是在1987年參加一連串228和平運動演講時都沒有過的經驗。

儘管228是台灣歷史上最令人震撼的慘劇,但228和平運動的主調是訴求被屠殺的社會菁英,我演講時的心情是充滿了悲憤,但5月30發言時則是被虔敬支配的深沈悲痛。

悲憤是因為他們之中除了王添燈早就自覺自己面臨死亡的覺悟外,其他的菁英名流並非揭竿起義之徒,甚至連王添燈那樣的心理準備都沒有,換句話說,他們基本上都是寃死的。因為寃,所以這些菁英的家屬都要求「平反」。所謂平反也者,就是因寃造成了不平,反其道加以補正則叫平反。站在平反的立場,當社會開始正面面對228後,未參加和平運動的謝長廷推動〈228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立法,替他們爭取了金錢的「補償」。此後又人推動而有了〈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

這些條例通過後差不多所有覺得委屈的228或白色恐怖下的受難者或家屬都去領補償了,但奇特的,還是有王添燈後代、楊碧川、施明德等兩三個人拒絕領這筆錢。為什麼不領,我沒問過他們,但我的推測應八、九不離十:當接受寃屈、平反、補償這一套邏輯時,便等於承認當權者統治權的正當性,錯的只是政府底下的官員決策或執行而已;但泰源烈士和王添燈則認定當時自己是整個地否定當權者統治權的正當性的,所以他們打心裡出發不可能去拿這筆錢。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兩個間差別好有一比就是體制內改革和革命的分際。

遇到一個極端不義的政權,從「上帝」的立場看來,兩個應當都是允許的吧。但在人世間,為那一個對,有時甚至要爭辯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這差別註定了迄今泰源追思和228紀念分道揚鏢各自舉辦的現況,也讓施明德和許多泰源事件後留下來的受難者之間一直並不合致。

今天,施明德若以228模式舉辦追思邀請跨黨派參加,以死者為大的角度來看,將是對5烈士大不敬。幸好施明德在說明會中說台灣人不能只懂得對寃魂哭泣,不知道崇敬真正的烈士,否則,台灣人將永遠是無脊髓骨的軟體動物,所以他想像的追思會應當既和義光年年辦的不同,也應會和228追思會不一樣。

他這句話使我想起了我在2009年的書《歷史劇場,痛苦執政8年》中寫的一段:「228消失的社會菁英⋯⋯除王添燈外,絶大多數並無挺而抵抗之志,多數是寃死的,家屬要求平反罪行,(也就是說澄清他們並未參加叛亂)合情合理,但卻被尊為英烈,在人類歷史上絶無僅有;相反的那些進攻高雄炮台壯烈而亡的,如今不見追崇也是奇蹟。」

革命和改革的分際常真是如此嚴峻,問題是堅持份際結果,豈非只有對立到底?

這裡林世煜先生給我們點出了一個犀利的觀察:1970是一個險峻的分水嶺,在1970年之前年輕的台獨主義者全看不到他們建立獨立的民主國家除了革命之外還有什麼可以選擇的路子;但1970年之後,新的整個的世代看到了另外一個機會,那就是透過選舉進行體制改革,直到建立主權獨立的體制為止。

林世煜指出了就目的來說他們兩個間是沒有差別的,但林世煜在給了答案時,卻也留下了難題___那革命先烈是不是錯了?

這問題還好解決,那就是革命,改革各有各的時代背景和價值選擇,都受制於歷史條件,是誰掌握了歷史條件而盡其人事的問題,而不是對錯的問題。但這一來我們就遇到了一個實際無比的問題,那革命者怎可能參加改革派舉辦的泰源烈士追思會,如參加時要怎樣可以和他昔日革命的對象的繼承人相處?

許信良致詞說:「只要是烈士就是人類的共同資產,我們應當敬重所有人類的烈士,但是我們台灣人問題卻誰是自己的烈士也不知道。」後半句講得真犀利!而前半句則緩和了革命者和被革命者相對待時的尖鋭性。但問題似乎並沒有真正解決。

對立的問題,非解決不可,那怎麼辦?也許可以這樣處理:追思會的本質要進行根本的改變,從228追思會要求的「對菁英的平反」清清楚楚地改變成未來泰源追思會「對立的和解」。

應當是啟動和解的時候了吧,假使我們認可台灣的主體性認同已經發展得愈來愈成熟,愈來愈包容性的話。

 

【日本想想】當個幽默的「DJ Police」 日本警察動手前先練習動口|想想論壇


「警察是人民保母」,這句話雖然老梗到有些老套,卻是人們對於警察最基本的定位與期待。人們是畏懼權威也討厭強權的,警察除了要盡到保護民眾的責任,還得好聲好氣謹守分寸,最多眉眉角角、把禮節這件事做到極致的日本人,身為警察時又要怎麼進行「宣導」呢?日本警視廳總部於2月6號,舉辦了一個有趣的活動——「DJ Police」技能競賽大會,不比體力耐力、不比柔道段數,而是要比警察們的「廣播技術」。


【日本想想】當個幽默的「DJ Police」 日本警察動手前先練習動口|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18

【日本想想】當個幽默的「DJ Police」 日本警察動手前先練習動口

人氣指數: 69
友善列印版本

「警察是人民保母」,這句話雖然老梗到有些老套,卻是人們對於警察最基本的定位與期待。人們是畏懼權威也討厭強權的,警察除了要盡到保護民眾的責任,還得好聲好氣謹守分寸,最多眉眉角角、把禮節這件事做到極致的日本人,身為警察時又要怎麼進行「宣導」呢?日本警視廳總部於2月6號,舉辦了一個有趣的活動——「DJ Police」技能競賽大會,不比體力耐力、不比柔道段數,而是要比警察們的「廣播技術」。

這場競賽的內容是,警視廳各警察署選出的菁英們,要一邊看著螢幕上煙火大會的影像,一邊要進行宣導——提醒民眾人潮擁擠要小心安全、疏導人潮引導方向、提供目前的狀況給民眾知道等等,端看警察們的廣播技巧,是要用強硬的態度「命令」,還是要跟著現場情形加入一些諧音借意的好埂,來舒緩民眾煩躁的心情,或者是要柔性勸導「放下自己優先的心態,多前進一步就能讓多一個人欣賞到煙火喲」,都考驗著警察們的臨場反應與觀察能力。

來源:作者提供

至於為什麼叫「DJ Police」?話要從2013年6月4日說起。那天夜裡,日本足球代表隊確定可以參賽2014年FIFA世界盃足球賽,被視為是足球迷聖地的澀谷車站前十字路口,頓時被塞爆,球迷們熱情地歡騰喧鬧,嚴重影響交通,也因為恐有歡喜過頭而產生摩擦衝撞的「疑慮」,警視廳佈好陣勢嚴陣以待,讓充滿笑聲的現場突然增添了一份緊張而微妙的氣氛,自然也有很多人覺得警察們未免太「掃興」。

不過,負責宣導廣播的警備隊員,透過麥克風的喊話「動之以情」,他說:「在這麼好的日子裡就別動氣了,我們都是隊友,所以民眾朋友,請聽聽隊友的話呀!」又說:「大家都是第12號選手(足球場上有11人,意指民眾們也是球隊的一份子),請像日本代表對一樣團體合作、慢慢前進,如果受傷的話進入世界杯也不好打了啊!」還說:「雖然警察們的表情都很可怕,但我們並不想被各位討厭的,我們也都打從內心為可以打入世界盃感到高興喔!」認真跟足球「攀關係」,跟民眾「搏感情」,一路上笑聲跟喝采不斷,澀谷車站當天沒有逮捕任何一個人,也沒有造成任何事件,這位警備隊員的廣播過程被上傳到網路上,獲得了廣大的讚賞,也被暱稱為「DJポリス(DJ Police)」。

據說這位DJ Police,在2013年也負責明治神宮初詣參拜(新年參拜)的廣播,那時他的勸導用詞是:「再怎麼急神明也不會跑掉,再怎麼急獲益也不會改變」,走冷面笑匠風格,但事實證明,都挺好用的,DJ Police本人很低調,婉拒了各種採訪,但這樣的宣導手法,卻開始被廣泛運用,甚至靜岡縣警察學校的招生活動,還特別再現了DJ Police技巧,吸引學生的興趣,傳達警察工作並非死板就能盡職,還有許多技巧可以活用,「話術」亦是關鍵。

來源:作者提供

同樣會聚集許多「狂熱份子」的,還有演唱會。聲光效果豪華美好的演唱會,總是能帶給粉絲們如夢似幻的感動經驗,但當散場時,簡直就像從天國墜入地獄,這時候運用說話技巧,來安撫群眾心情的「DJ們」,就很重要了。

傑尼斯偶像團體嵐,每年幾乎都會進行巨蛋巡迴演唱會,而在札幌巨蛋附近的福住車站,總會有「DJ警衛」來逗樂粉絲們。到札幌來看演唱會的歌迷們有大部分人都是住在外地,因此這裡的警衛們,在疏導之餘還會兼具北海道觀光指南,再夾雜跟嵐有關的埂,甚至演唱嵐的歌曲、改編RAP,都讓數萬名人潮相互推擠的煩躁與不耐,轉化為笑聲,DJ警衛甚至也成為粉絲到札幌巨蛋參加演唱會時的另一項「朝聖要項」。

當然,如果是換做DJ Police做到這麼「專業」的話,恐怕又會被一些正經魔人投訴了吧,但靠著說話技巧就能紓緩氣氛、讓大家更和和氣氣,可以事半功倍,何樂而不為呢?警視廳舉辦的「DJ Police」技能競賽大會,可不只是單純炒話題,而是真的著眼於務實面。

來源:作者提供

我想到日本有一種說法,叫做「空気を読む」,指的是看場合說話、行動,用漢字直譯的話就是「閱讀空氣」,我滿喜歡這樣的語義情境——閱讀空氣——判讀周遭氛圍再選擇做事方法,這也是想要在日本好好生活下去的必備技能,所以不只是平凡的老百姓們呀,警察也一樣,要學著理解閱讀空氣之奧義。

 

《 Journey – Don’t Stop Believing 》


《 Journey – Don’t Stop Believing 》

Just a small town girl
Livin’ in a lonely world
She took the midnight train goin’ anywhere
Just a city boy
Born and raised in south Detroit
He took the midnight train goin’ anywhere
A singer in a smoky room
A smell of wine and cheap perfume
For a smile they can share the night
It goes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Chorus]
Strangers waitin’
Up and down the boulevard
Their shadows searching in the night
Streetlights, people
Livin’ just to find emotion
Hidin’ somewhere in the night
Workin’ hard to get my fill
Everybody wants a thrill
Payin’ anythin’ to roll the dice
Just one more time
Some will win, some will lose
Some were born to sing the blues
Oh, the movie never ends
It goes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Strangers waitin’
Up and down the boulevard
Their shadows searchin’ in the night
Streetlights, people
Livin’ just to find emotion
Hidin’ somewhere in the night
[Chorus]
Don’t Stop Believin’
Hold on to the feelin’
Streetlight, people
Ohh-Ohhh-Ohhhhhhhh
Don’t Stop Believin’
Hold on to the feelin’
Streetlight, people
Ohh-Ohhh-Ohhhhhhhh
Don’t stop believin’
Hold on
Streetlight, people
Ohh-Ohhh-Ohhhhhhhh
Don’t stop believin’ (Fading)
Hold on…????
Streetlight, people
Ohh-Ohhh-Ohhhhhhhh

Don’t Stop..(Fading)

Songwriters
CAIN, JONATHAN / PERRY, STEVE / SCHON, NEAL
Published by
Lyrics © Journey – Weedhigh Nightmare Musi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書評書介】當企業購併國家:為什麼經濟成長人民還是不幸福?|想想論壇


網際網路發達與全球化的今日,企業已有了自行決定要繳多少稅,以及在哪裡繳稅的權利。政府不只越來越難向企業徵稅,因為有錢人與技術人員的移動能力提高,政府還要擔心增稅會使這些人遷徙他國,導致社會支出的重擔全落在一般百姓身上,企業與富人反而不用負擔責任。


【書評書介】當企業購併國家:為什麼經濟成長人民還是不幸福?|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20

【書評書介】當企業購併國家:為什麼經濟成長人民還是不幸福?

人氣指數: 96
友善列印版本

書名:當企業購併國家:從全球資本主義,反思民主、分配與公平正義(The Silent Takeover: Global Capitalism and the Death of Democracy)

作者:諾瑞娜‧赫茲(Noreena Hertz)

譯者:許玉雯

出版社:經濟新潮社 

出版日期:2014/10/09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51489(link is external)

當川普發布移民禁令,影響政府暫緩這道禁令的,究竟是華盛頓特區外成群結隊的人民與律師,還是接洽白宮的蘋果執行長庫克?

21世紀全球化的今天,國家逐漸被企業治理,人民要如何從企業手中奪回自己的國家?「當企業購併國家」一書從資本主義、全球競爭關係、民營化與跨國性區域組織的興起探討企業如何取得權力並佔領我們的國家,提醒我們在追求經濟成長的同時,也必須要審慎思考「經濟成長的對象」究竟是誰。

一、資本主義的迷思

雷根與柴契爾夫人自1970年代以來推行的由上往下經濟政策(trickle-down economics)主張對富人與企業減稅,並相信減稅後他們會將多餘的錢拿來投資並雇用更多勞工,帶動經濟成長。資本主義擁護者也相信,這樣的循環會訓練出素質較高的工作者及中產階級,進而帶動民主發展。然而,事實卻是,至今沒有任何統計資料可以證實政府對於企業的獎勵措施可以創造實質的工作機會。這套資本主義至上的經濟政策忽略了自由市場以己身利益為優先的後果。

書中列舉了90年代美國政府鉅額補助AT&T、奇異、波音、Bechtel等外銷企業,但這些公司在拿到補助後的幾年卻降低了38%的雇用人數。我們也可以看到2016年,BMW用8000個工作機會作為反對英國政府脫歐的籌碼。

網際網路發達與全球化的今日,企業已有了自行決定要繳多少稅,以及在哪裡繳稅的權利。政府不只越來越難向企業徵稅,因為有錢人與技術人員的移動能力提高,政府還要擔心增稅會使這些人遷徙他國,導致社會支出的重擔全落在一般百姓身上,企業與富人反而不用負擔責任。

大家不斷追求財富,但資本主義卻使得財富變得越來越不可能。資本主義財富由上往下分配的說詞,已被證實是20世紀最大的謊言,今日的美國有40%的財富聚集在前1%的人手上,甚至有13.4%的美國人處於貧窮狀態。

股神巴菲特對此現象提出了這樣的看法:「如果我們讓2000年的奧運得主所生的小孩成為2020年奧運代表隊員的說法聽起來太過荒唐的話,那麼我們建構一個社會,讓今天富裕家庭的小孩因財富的優勢而成為明日領導人的做法亦是錯誤的。這樣做不但違反美國建國時的民主與機會平等的價值,對經濟也有相當大的殺傷力。」(資料來源:當企業購併國家第三章)。

二、全球化與民營化

全球化下,因勞動力與製造地點有更低成本的選擇,無特殊技能的無產階級面臨政治與經濟力量的萎縮。書中以多國案例說明,全球競爭的壓力使雇主採取更為彈性的勞動政策,意即不用對勞工付出長期合約,而政府也默許了這樣的情形,例如法國與德國在1999年前後皆放鬆了遣散勞工的法令限制。

第三世界國家在全球化的浪潮下,相繼對外開放,外資對於這些國家的重要性逐漸升高。作者諾瑞娜提到:「為了吸引外資,這些國家放鬆或解除法令、大砍薪資與社會福利,默許企業造成社會騷動。」她也以1997年,印度警察毆打在安隆公司外和平抗議的群眾為例,提出了國家到底站在人民還是企業那一邊的質疑。

當然,跨國企業也有嘗試負起社會責任的時候,但跨國企業的援助往往夾帶削弱當地政府功能、不了解當地情況、援助隨時會因企業遷移而中止、或是成為企業威脅政府的籌碼等風險。例如IBM曾捐助南非當地的小學上千台電腦,但因當地沒有會教電腦的老師,這些電腦最終都成了廢鐵。

全球化與自由市場的趨勢也讓政府開放越來越多民營事業,但並不是所有的公共事務都可以外包給民營公司,因為得標的通常是出價最低的廠商,價格低廉的代價,則是較差的服務品質。美國的機場維安是本書最精彩的例子,Argenbright security負責了美國大多數機場的維安,但為了降低人事成本,他們雇用的維安人員通常只有8小時的職前訓練和40小時的在職訓練,甚至911事件之後也依然如此。

政商的角色正在互換,除了民營事業增多,書中提到的寶僑、英國石油、本田汽車等企業均在某些地區提供了教育與醫療服務,他們比政府更能快速回應消費者(人民)的需求,企業悄悄取代了人民對政府的信任,當最後企業取代政府的角色,人民的後盾又是什麼呢?

三、誰的跨國性區域組織

作者也指出,跨國性的區域組織正在造成南北半球、以及東西半球的對立。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等世界金融組織,看似是第三世界國家社會正義與經濟的解方,實則在以貸款條件強迫受援國家接受這些組織的經濟觀點。這些組織開出的經濟處方箋,造成無法跟上自由貿易速度的第三世界國家大規模且草率的民營化,並減少了國家的公共支出。

而WTO這類型的貿易組織,則由企業建構出超越國家的制裁權利。各個企業代表國家出席部長會議,或是以大量的金錢捐獻爭取和世界領袖們見面的機會。當貿易爭端牴觸了某國當地的法律,WTO的專門小組可能會建議該國改變法律,在這討論的過程中,公民團體不得旁聽。缺乏公平性的流程不只出現在專家會議,在一般的公開會議裡,第三世界國家也常常被屏除在外,除了因無法負擔旅費造成與會代表的人數懸殊,還可能被拒絕於最終談判場合之外。1999年甚至發生過美國不准非洲國家代表安排翻譯員與麥克風的情事。或是在2001年,美國貿易部曾威脅多明尼加與海地兩國的WTO代表,若不支持採購案,將中止對兩國的金援(資料來源:當企業購併國家第四章)。

孟山都的安亞特就曾在英國衛報上表示:「企業界發現國際貿易出現問題,WTO便創造出一個解決方案,將規模縮小成一個具體提案,然後推銷給我們的政府及其他政府…..全球各個產業及貿易商,同時扮演病人、診斷師、和醫生的角色。」(“Britian and Americans have given big business and inhumane bonus”, Guardian, Oct 28, 1999.)

四、全球化下如何收復人民的國家

當企業購併國家一書以無數真實案例指控企業與資本主義的奪權,閱讀的同時,企業的力量之大也許令人絕望,但作者也在書末的篇章提出一些採取實際行動的方向。

身為消費者的人民,必須時刻監督企業的作為,例如可以上企業瞭望台www.corpwatch.org(link is external)這類的網站,注意企業是否違反公平正義原則,別忘了我們每一次的購物都是在投票。而對於真正的政府,人民必須要以行動清楚表達自己的訴求,拒絕被企業與政府擺佈。

身為人民的政府,則有責任清查企業的權力,並公開所有與公共利益相關的企業資訊(例如企業在媒體公司的持股、是否佔用公共財)、適度限制企業的政治獻金、並重新改革稅法計算與公共支出的方式。

身為為人類謀福祉的世界組織,作者呼籲北半球政府必須進行司法改革,揭露跨國企業子母公司的關係,並成立WSO(World Social Organization)與WTO抗衡,確保市場與法規不會侵害人權,同時成立全球稅收機構,重新制定全球的稅收機制(例如向能源使用較多的企業課徵能源稅),以及勾消第三世界國家不公平的外債。

經濟發展固然重要,但我們應該時刻提醒自己,經濟成長只是一種手段,有品質的生活與和諧的社會才是我們追求經濟成長的目的。當企業購併國家一書,正是汲汲營營追求金錢的喧鬧世界裡,最寧靜卻鏗鏘的警鐘。

 

《 Trina – Wish I Never Met You 》


《 Trina – Wish I Never Met You 》

Advisory – the following lyrics contain explicit language:

[Chorus: Shonie]
I wish I never met you boy and its killin’ me to
Know that I cant have you in my world I wish I never met
You boy if I can turn back time ill make it so you my
Boo I wish I never met you boy every time I’m wit my
Man all I do is sit and think of you don’t wanna feel the
Way I feel about you
[Trina]
When we first got together saw us chillin’ forever a
Lifetime best friend for worse or for better then you
Switched the weather sunshine to clouds I found a
Condom in your dresser and you know how we get down
You fuckin’ clown now I wish I never met you I shoulda
Listened to momma she said you wasn’t nuthin’ special so
Now its to the left to the left and everything you own is on
The porch nigga step and tell me 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Were in my shoes would you make it work or would you
Wanna choose between the one you love and between the
One you wit cause thats just how it is

[Chorus]

[Trina]
Maybe I’m trippin’ or I just cant figure you out one
Night you say you love the next night you flippin’ out but
You can bounce you know I don’t need a man I’m sorry I met
You I could do bad by my damn self I cant let you
Disrespect me I’m a queen and all my real boss chicks know
What I mean I bet you still trickin’ you ain’t learned ya
Lesson now let me check ya text messages and tell me
[Shonie]
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were in my shoes would
You make it work or would you wanna choose between
The one you love and between the one you wit cause thats
Just how it is

[Chorus]

[Shonie]
Picture me and you together everything about you
Made my whole body shiver its you I want in my world
Its you that I adore said I picture me and you together
Everything about you made my whole body quiver its
You I want in my world its you that I adore 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were in my shoes would you make
It work or would you wanna choose between the one you
Love and between the one you wit cause thats just how it is

[Chorus]

If I can turn back time ill
Make it so you my boo I wish I never met you boy
Every time I’m wit my man all I do is sit and think of you
Songwriters
Scheffer, James Gregery / Osumanu, Shonie / Scipio, Steven / Taylor, Katrina
Published by
Lyrics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書摘】安娣,給我一份摻摻!透視進擊的小國新加坡|想想論壇


語畢,往往老師便會問:「身為Chinese,你們怎麼看待這樣的想法?」(As a Chinese, how do you think about this idea?)面對這個問題,我總是會先嚇一跳,但眼見身旁的本地華人同學侃侃而談他做為一名華人有什麼樣的想法後,才又會過意來,喔,Chinese是指華人,總是要這樣不斷提醒自己,以免掉進過去在台灣媒體營造出的身分窘境。


【書摘】安娣,給我一份摻摻!透視進擊的小國新加坡|想想論壇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6021

【書摘】安娣,給我一份摻摻!透視進擊的小國新加坡

人氣指數: 97
友善列印版本

書名:安娣,給我一份摻摻!透視進擊的小國新加坡

作者:萬宗綸

出版社:遠足文化 

出版日期:2016/12/07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36170(link is external)

新加坡可以算是個華人國家(儘管他們聲稱自己是多種族國家),這使得Chinese這個英文單詞在獅城變得很曖昧,因為更多時候,他們會用PRC people(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來指涉「中國人」。

這有時讓我很困擾,畢竟已經習慣Chinese就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亞洲國際電影」的課程中,幾次討論到香港功夫片中的男性陽剛氣概,老師說那是一種武俠片的化身,而有學者認為武俠展現了「華人性」(Chineseness),是香港電影對香港中國認同的一種想像。

語畢,往往老師便會問:「身為Chinese,你們怎麼看待這樣的想法?」(As a Chinese, how do you think about this idea?)面對這個問題,我總是會先嚇一跳,但眼見身旁的本地華人同學侃侃而談他做為一名華人有什麼樣的想法後,才又會過意來,喔,Chinese是指華人,總是要這樣不斷提醒自己,以免掉進過去在台灣媒體營造出的身分窘境。

在一次「批判論述分析」的課堂上,本地老師帶領班上同學討論族群身分是怎麼被塑造出來的?老師劈頭就直接問班上同學:「誰不會認為自己是華人?」(Who won’t identify yourself as an ethnic Chinese?),然後要同學舉手。

全班一片靜默,連班上的孟加拉大哥和本地印度裔阿姨都沒有舉手。老師詫異地看著孟加拉大哥,然後笑了出來,全班也跟著大笑。孟加拉大哥先表示他不懂為什麼老師問這個問題,然後提到他到新加坡,一天到晚被人家說是Indian(印度人),但「孟加拉和印度的歷史和文化都那麼不一樣」。老師反問:「那你覺得自己是Indian嗎?」

「當然不!」(Of course not!)孟加拉大哥回答,但與我碰到的狀況相同,他指出當時移民局的系統裡要求他勾選種族,他就只能勾印度人,他感到很無奈。

老師沒有就此死心,她再問了一次──「誰不認為自己是華人?」

一個外表看似華裔的新加坡女同學舉手:「我在人口政策的註記上是華人,但我會說我是娘惹(Peranakan)。」

什麼是「娘惹」?網路上的新加坡遊記,會告訴你一定要吃娘惹糕、班蘭蛋糕,但大家通常只知道自己吃到了美食,卻很少人認真想過「娘惹」的滋味是指什麼?「娘惹」是馬來語 Nyonya 的音譯,要了解這個詞,我們要先知道「土生華人」,馬來語是Peranakan。

「土生華人」描述中國歷史以來,遷徙到東南亞的華人,與當地住民通婚後生下的後代,通常是華人男性與當地女性(馬來人、爪哇人等等)通婚。土生華人,廣泛出現在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等地,其中,男性被稱作「峇峇」(馬來語:Baba),女性則稱為「娘惹」,因此「娘惹」一詞也有意譯的成分。

「土生華人」,又稱做「峇峇娘惹」。峇峇娘惹族群的母語,通常是峇峇馬來語,是中國南方語言與馬來語的混種語,新加坡重要的領袖李光耀,第一個學會的語言就是峇峇馬來語(Baba Malay)。

「娘惹菜」以娘惹為名也就不難想像其原因。早期普遍女主內,廚房事是女人負責處理,烹飪的菜餚也需要融入丈夫一方的口味,因此就出現中國菜餚與當地菜餚融合的菜式,也就是娘惹菜。班蘭葉就是娘惹菜常用的一種素材。

十九世紀,英國殖民新加坡,為了統治需求,政策性吸引峇峇娘惹大量進入新加坡。在新加坡的脈絡中,有所謂「海峽華人」(Strait Chinese),對應「海峽殖民地」(亦即英國殖民的三個港口:新加坡、檳城、馬六甲),這個詞,直接與清末民初才移民到新加坡的「新客」(Totok)一詞區別開來。

早期的峇峇娘惹(或說海峽華人)受的是英國殖民時的英語教育,跟受華語教育的新客,有很大的不同。峇峇娘惹,也在英國殖民時期成為統治者拉攏的一群人,因為他們通常會講三種以上的語言:峇峇馬來語、馬來語、福建話(或其他中國語言),與英語。也因此,海峽華人是菁英階層,李光耀在新加坡歷史上的出現,跟他是海峽華人後代,也就脫不了關係。

「新客」在中國出生、說華語,而「峇峇娘惹」在新馬出生、說峇峇馬來語,兩者碰在一起,也就發生衝突。「新客」不能理解「流著中國人的血」的海峽華人,何以沒能傳承「中國文化」,反而是過著雜揉當地「土著」價值系統的生活,因此新客是看不起土生華人的,但土生華人卻掌握著菁英系統,自然出現巨大的矛盾。新馬合作的第一部本土電影《新客》,就是在描述兩方的生活衝突,以及兩方的子女如何相愛等愛恨情仇的故事。

日本曾經在二戰期間占領新馬長達三年零八個月,意想不到的是,日軍的占領反而促成土生華人與新客間的和解,因為土生華人的姓氏還是能輕易辨識出其華人身分,使得土生華人也成為日本殖民政府迫害的一群人,同樣都是受苦受難的,又同樣被丟到華人這個類別下,同時天涯淪落人,何苦再分你我。

峇峇娘惹的文化正在式微,取而代之的是所謂的「正統中國文化」,但相關的文化保存意識也在興起,在新加坡市政廳附近的「土生華人博物館」展示了更詳信的相關歷史文化資訊。

我初到新加坡時,正逢新加坡建國五十周年,舉國歡騰。到濱海藝術中心「大榴蓮」(Esplande)欣賞慶祝國慶的音樂表演時,阿卡貝拉團裡面的一位女性,就自豪的說「我是土生華人!」(I am Peranakan!),觀眾立刻抱以熱烈掌聲,場外也有好幾場次的娘惹婚禮儀式演出,可見峇峇娘惹身分認同的再起。

這位課堂上的娘惹同學,語重心長地談到新加坡的雙語政策。她認為這對峇峇娘惹族群可說是一種壓迫。因為峇峇娘惹並不等同於華人,母語也不是華語,甚至不是福建話,而是馬來語,或是峇峇馬來語,但是受限於新加坡強制性的母語政策,學生必須在學校學習自己人口註記中種族的語言,而種族註記採用父親的種族,因此,峇峇娘惹在身分註記上,並非其他(Other),而是華人。這讓他們在學校就被迫學習華語。

 

 

《 Tommy TuTone – 867-5309/Jenny 》


《 Tommy TuTone – 867-5309/Jenny 》

Jenny Jenny who can I turn to
You give me something I can hold on to
I know you’ll think I’m like the others before
Who saw your name and number on the wall
Jenny I’ve got your number
I need to make you mine
Jenny don’t change your number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Jenny Jenny you’re the girl for me
You don’t know me but you make me so happy
I tried to call you before but I lost my nerve
I tried my imagination but I was disturbed
Jenny I’ve got your number
I need to make you mine
Jenny don’t change your number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I got it (I got it) I got it
I got your number on the wall
I got it (I got it) I got it
For a good time, for a good time call
Jenny I’ve got your number
I need to make you mine
Jenny I’ve called your number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Jenny Jenny who can I turn to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For the price of a dime I can always turn to you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Eight six seven five three oh nine
five three oh nine
Songwriters
CALL, ALEXANDER HUGHES/KELLER, JAMES IRWIN
Published by
Lyrics ©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守護農地】2017上半農地運勢:新局變動多,宜審慎應對


https://farmland.e-info.org.tw/

【守護農地】2017上半農地運勢:新局變動多,宜審慎應對

新的一年,您知道台灣農地的運勢是如何嗎?

2017年一開始,農地相關管理法規與政策可能有重大調整及變動,尤其是造成農地污染與破壞的違章工廠,可能因為行政院與立法委員帶來不確定的因素,預示2017將是「新局變動多,宜審慎應對」的一年。

社會大眾對糧食安全與食安問題關心日甚,政務委員張景森已在去年受命負責協調農委會、經濟部和環保署等部會,重整台灣農地工廠怪象,並在一次雜誌專訪中說明處理方向,並可能在上半年端出新的政策。

政委張景森版的農地工廠處理政策約可分三個方向:

第一,農地必須維持農用,農地上不可再有新增工廠,如經發現,即報即拆。

第二,既存農地違章工廠屬於高污染性質者(如電鍍廠),須遷到工業區專區設廠,確保污水等廢棄物能夠集中處理。

第三,釋出不在生態敏感區且生產力低的農地,作為開發使用,用來安置散落在田間的六萬多家違章工廠。

另一方面,上半年農地也將受到來自國民黨立委王惠美、民進黨立委林岱樺等的壓力,因為兩位立委可能在本立法院新會期,提出《工廠管理輔導法》的修法案,目的是要延長違章工廠的輔導期限。此修法看似讓更多違章工廠進入政府的納管系統,實則因為缺乏遷廠機制與相關罰則,只會使更多違法廠商在不受土地和建築法規約束的優惠條件下,在原地繼續經營,對長久以來工廠造成的農地污染與破壞恐無太大幫助。

所以,針對這些可能的運勢變化,我們建議可善加利用的開運小物包括:

  • 積極納入與農民、環保團體的溝通交流機制,而不是政府單位、工業團體協調後直接決定方向
  • 地方因為人力、財力兩不足及派系關係,長期立法而無力執法,中央須加強督導地方對於違規查報與裁罰的執行力
  • 釋出生產力低的農地時應審慎評估開發的公益性及必要性,並使業者繳納符合開發機會成本的回饋金及農地污染整治費用
  • 掌握全國違章工廠資料,對工廠家數、位置、土地使用情形、產業類型應有正確且充份的掌握,訂出適用、適度的管理方案

接下來,我們將利用連署等政策參與管道,將這些開運小物送給蔡英文政府!屆時歡迎您一起來為農地加持改運!

想知道更多

張景森:新違建絕對拆,舊違章集中管制
陳吉仲:公布農地狀況,全民監督
立委林岱樺版工廠管理輔導法修法與現行法條比較

特別感謝 教育部資通訊軟體創新人才推升推廣計畫、逢甲大學資工、統計學系、D4SG資料英雄計畫在1月協力分析全國農地工廠資料。同時也感謝1月份定期捐款者47人,捐款金額為24,100元。當月無單筆捐款。我們希望爭取100位小額定期捐款人,如果您也認同守護農地行動,歡迎捐款支持我們,也可邀朋友來參與。好,我要捐款 看捐款徵信

張淑貞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研究員
2017/2/8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el: 02-29332233 ext 223
Add: 116台北市文山區萬隆街38號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http://teia.tw
守護農地行動 – http://farmland.e-info.org.tw


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116 臺灣 臺北市文山區萬隆街38號

取消訂閱本訊息
不要再收到任何訊息

 

《 Beyoncé – All Night 》


《 Beyoncé – All Night 》

Found the truth beneath your lies
And true love never has to hide
True love never has to hide
I’ll trade your broken wings for mine
Trade your broken wings for mine
I’ve seen your scars and kissed your crime
Seen your scars and kissed your crime
So many people that I know, they’re just tryna touch ya
Kiss up and rub up and feel up
Kiss up and rub up and feel up on you
Give you some time to prove that I can trust you again
I’m gonna kiss up and rub up and feel up
Kiss up and rub up and feel up on you
All night long, sweet love all night long
Sweet love all night long
Sweet love all night long
All I wanna, ain’t no other
We together, I remember
Sweet love all night long
Our love was stronger than your pride
Beyond your darkness, I’m your light
Oh, if you get deep, you touch my mind
If you get deep, you touch my mind
Baptize your tears and dry your eyes
Baptize your tears and dry your eyes
So many people that I know, they’re just tryna touch ya
Kiss up and rub up and feel up
Kiss up and rub up and feel up on you
Give you some time to prove that I can trust you again
I’m gonna kiss up and rub up and feel up
Kiss up and rub up and feel up on you
All night long
Sweet love all night long
Sweet love all night long
Sweet love all night long
All I wanna, ain’t no other
We together, I remember
Sweet love all night long
They say true love’s the greatest weapon
To win the war caused by pain, pain
But every diamond has imperfections
But my love’s too pure to watch it chip away
Oh nothing real can be threatened
True love breathes salvation back into me
With every tear came redemption
And my torturer became a remedy
So many people that I know, they’re just tryna touch ya
Kiss up and rub up and feel up
Kiss up and rub up and feel up on you
Give you some time to prove that I can trust you again
I’m gonna kiss up and rub up and feel up
Kiss up and rub up and feel up on you
All night long
Sweet love all night long
Sweet love all night long
Sweet love all night long
All I wanna, ain’t no other
We together, I remember
Sweet love all night long

How I missed you, my love

Songwriters
HENRY ALLEN, ANDRE BENJAMIN, PATRICK BROWN, JARAMYE JAEL, ILSEY A JUBER, AKIL KING, BEYONCE KNOWLES, ANTWAN ANDRE PATTON, THOMAS PATTON ANTWAN, THOMAS WESLEY PENTZ, THERON MAKIEL THOMAS, TIMOTHY JAMAHLI THOMAS
Published by
Lyrics © Peermusic Publishing,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 Group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蔡萬生:今天放魚苗 明天大豐收? 事情沒那麼簡單


http://e-info.org.tw/node/202773?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80f680d25-EMAIL_CAMPAIGN_2017_02_03&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80f680d25-84956681

蔡萬生:今天放魚苗 明天大豐收? 事情沒那麼簡單

 建立於 2017/02/08

作者:蔡萬生(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水產試驗所澎湖海洋生物研究中心主任、澎湖縣共生藻協會 榮譽理事長)

※ 編按:本文轉載自澎湖共生藻協會。澎湖縣共生藻協會是由一群熱愛潛水的海底志工組成,除了協助研究單位從事艱辛的水下紀錄工作之外,同時也是提倡正確的海洋保育觀念,展現海洋島嶼的文化特色的組織。

每一次報載有關魚苗的放流情事,內心總有一陣糾結,看著人聲鼎沸的魚苗放流畫面,猶如大夥作秀的嘉年華般熱絡,可是當曲終人散後,可否有人在深思,這些野放到海裡的生物,其命運是「生」抑或「死」?她對於海洋生態的影響,是「正面」抑或「負面」?

每次放流魚苗總是熱絡如嘉年華,但對漁業資源真有助益嗎?圖片為放流魚苗示意圖,並非澎湖放流魚苗活動。圖片來源:樂活高雄。

其實「魚苗放流」是栽培漁業的一環,在日本已行之多年,它的理論基礎來自於對於魚苗幼生的苛護,我們都深知在自然界中,魚苗能順利成長為種魚的機率是千或萬分之一,所以藉由人工繁養殖技術,將雌雄種魚交配產出的受精卵,再於人為控制的養殖池中,餵食人工餌料,如此魚苗於人為環境中即可減少死亡及損耗,茁壯成長而得高活存率,然後野放增加漁業資源。這樣的想法及作為,不可謂不對,我國及日本均已實施多年,甚至此做法也廣泛得到普羅大眾的認可及支持。可是多年過去了,這麼多人的努力,試問我們的漁業資源可否增生?

澎湖地區的近海漁業生產量,依據漁業年報的統計資料,從民國50-90年間,大約每年均維持在2-4萬公噸之間,但從97年之後,則每年皆小於1萬公噸,103年約5千公噸左右,僅達於最高峰漁業生產量的約八分之一,短短十數年,另外八分之七的漁獲量哪裡去了?顯示澎湖漁業資源面臨嚴重枯竭困境,從民國80年之後,更如股票之曲線般,無量下跌,年年跌落谷底,更不知何時有反彈回春之勢?

澎湖縣歷年來近海年漁獲量之變化。圖片來源:澎湖縣共生藻協會

當然影響漁業資源枯竭的因素很多,諸如:不當(毒、炸、電)的漁法、棲地環境的破壞、人民守法觀念不足(濫採、濫捕)以及漁業的經營管理欠落實(立法嚴、執法寬)等等,而本文筆者則僅想從魚苗的放流來爬梳它的是是非非,希望有助於未來我們大家對於漁業資源保育的共識與執行。

魚苗放流三部曲

(一)種苗的育成 缺乏基因與物種多樣性

魚苗放流的第一步—即是「種苗育成」,此階段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篩選健康的種苗,因此考慮的因素是欲放流的魚苗種類、無病毒(SPF)的魚苗、放流魚苗的適正體長以及是否需要人為標識…等等,首先就欲放流的魚種來說,現階段不外乎都是屬於高經濟價值者,如石斑、嘉鱲、黃錫鯛、黑鯛、笛鯛科…等等,此皆肉食性魚類,而種魚亦多是飼養於養殖池或是箱網中多年育成的種魚,因此種魚是否健康?是否罹病毒?都應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為如果種魚不健康,亦會經由遺傳垂直感染於魚苗,試想不健康的種苗經由自然野放於大海後,其情況究會如何?對於海洋的傷害,實難臆測。

另外,就遺傳傳遞來說,試想每一批放流的魚苗,大都源自於相同的種原親代(同父同母),所以這些魚苗,基本上她們都可說是兄弟姊妹。如此一來,當野外的族群數量逐漸增加之時,相對的野外族群的基因生物多樣性便會逐漸降低,也就是野外的族群到最後僅剩下來自原本少數親代的基因組成,因此「基因窄化」或「遺傳因子劣化」,將導致疾病叢生或是海洋生態的大浩劫,則是不可不知的情事。在台灣重要的養殖產業,如海鱺、九孔養殖…等,為何一夕之間崩盤,其最主要的原因,即在於種魚的近親繁殖所致,不可不察。

(二)放流的方法 下水之後才是考驗

將育成的魚苗如何安全的放流於海中,其實沒有這麼簡單,但現況我們看到的放流景緻,可是人手一瓢,魚苗順勢倒入海水中,大家都以為這樣,就可以讓魚苗安全的回到大海的家,試問這是對的嗎?

其實大家想想,這批魚苗可是猶如溫室中的花朵,從出生到放流前可都是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王子般生活,在成長的過程中,她從來就不知道敵人是長成甚麼樣子?等到你把她放流到大海後,她怎知大海的環境變化莫測以及豺狼虎豹般的掠食者都環抱在側,大家虎視眈眈,都想飽餐一頓,可憐的魚苗竟也不知敵人是啥?還主動親近進入了掠食者的五臟廟中而不自知,誠足憐哉。以下則列舉20年前魚苗放流的一二軼事分享大家。

在海面執行魚苗放流作業情形。圖片來源:澎湖縣共生藻協會

有一年早上,我們放流黃錫鯛5-8cm的魚苗約10萬尾於白沙瓦峒三十人公廟前的海域,當日南風徐徐晴空萬里,所以我們很快也很順利的完成了放流工作,只是臨離開前,我卻發覺所有魚兒都不下沉都在頂水面,頓時我知道了答案,肚子餓了,因為平常早上水面亮了就是牠們進食的時間到了,所以現在所有魚苗均在待食中,我正在躊躇著該怎麼辦?只見有一、二隻海鷗呼嘯盤旋,約莫7-8分鐘則見從四角嶼北上海鷗數百隻,接著就如同槍林彈雨般往海面撲殺,頃刻間我被這壯觀的場景給愣住了,待回神我可憐的魚兒今日可否平安,真是無語問蒼天。

用網袋將魚苗帶入海中放流情形。圖片來源:澎湖縣共生藻協會

有了這次慘痛的經驗,痛定思痛,下一次的放流,我採取了利用網袋將魚苗強制帶入海中,放流於牡蠣的養殖架叢中,原是希望牡蠣殼的空間層次多元,可以提供躲避及棲息的場所,可是放流完畢當我們在潛水觀察魚苗的適應情形時,卻不知從何而來一條好大的牛港参衝入魚群之中,我們同事立即浮出水面吆喝船上遞來一把魚槍,幾經周旋一槍斃中,帶回船上解剖,赫見魚肚中已陳屍7-8尾魚苗,所以魚苗放流哪裡這麼簡單?長久以來,我們都單純的以為魚兒放入大海後就會活存,而你可知經由物競天擇而能活存者,幾希矣!

(三)漁業資源的影響 放流魚苗對天然幼魚的衝擊

放流魚苗,主要的目的不外乎就是希望增加既有的海洋漁業資源嗎?可是仔細思之,純就餌料的換肉係數來說,放流一尾長成一公斤的青斑,約需獵食4-5公斤的天然雜魚,鯛科魚類更多,約需6-9公斤。其實這在養殖產業裡,譬如1公斤青斑約值300元,但下雜魚餌料(假設1kg是10元)則僅需40-50元,所以以4-5公斤的餌料成本來換1公斤的價值,純粹從產業經濟面向考量,當然是成立的。只是在天然漁業資源匱乏的年度裡,魚苗放得愈多,不就代表愈多的天然幼魚會被蠶食嗎?更何況放流的魚苗,食物沒有選擇性,有可能吃的是更為高經濟價值的其他海洋生物的幼生也說不定。所以進行魚苗的大量放流,除了前所闡述有種原近親的問題之外,整體而言對漁業資源的傷害如何? 究竟是正的亦或是負面的,實在是還留有甚多的爭議點有待商蹉 。

振衰起敝,該如何?

漁業的生產方式不外乎「捕」、「養」二種,產業則必須結合漁撈、養殖、加工及管理等技術,方能使得漁業健全發展。澎湖地區,我們無論就海域生態、漁業資源在在顯示具有極為優良的生產環境,可是近年來漁獲量卻停滯衰減中,總之漁業資源不見了。

所以現階段,我們究竟該如何做?才可能讓我們的漁業再有第二春的榮景?個人思之多年,認為種苗之放流仍然是有機可乘的方法之一,只是放流種類應宜慎選,並謹守下述摘錄原則,否則可能又是另一災難之始,不可不慎。

魚苗放流注意事項

栽培漁業基礎性的研究工作,在台灣已行之多年,但就現行栽培放流的立場言,有幾個重點及原則則建議必須嚴格遵行:

  1. 欲進行放流的物種,最好是經濟價值較高者,因人工放流的成本終究是比較高。
  2. 放流物種的移棲範圍應較小,成長後才能實際嘉惠在地漁民。
  3. 放流物種的生命周期宜短,最好是一年生一年死的物種,才比較不會有近親交配產生遺傳因子劣化,進而影響海洋生態的大問題。
  4. 放流物種的種苗生產能夠人工量化者為宜,且其食性應以濾食、藻食或是雜食者為主要,肉食者應不宜考量(因會成為種苗大量放流數量的限制因子)。
在海中架設蝦蟹苗中間育成場。圖片來源:澎湖縣共生藻協會

澎湖地區目前雖然有不少水產生物的種苗可以量產,但就現階段而言,建議以甲殼類及貝類為佳,諸如沙蝦、沙蟹、二枚貝、大蛤、扇貝…等為主,因這些生物: 每公斤皆高於200元、成長也很快、大部分是1-2年生、一輩子移動範圍小於6 公里、目前皆可人工種苗量產且這些物種概皆以濾食、藻食或是雜食者為主,因此均符合於目前種苗大量放流之條件要求。

唯在做蝦蟹種苗放流前,也務須要利用潮間帶有海草的淺水區(退潮最低潮位時仍尚有少量海水淹沒的區域),先行設置中間育成場來做中間育成方可,因剛放流入海的蝦蟹苗,最少要讓牠們先行能安全的適應水文環境、避免天然敵害的獵食、有躲藏的空間以及藉機訓練牠們步足的掘砂能力而使日後能得潛沙避敵,所以中間育成的手段是絕對必要的且可能需要3-4週的育成時間方可。

過去,我們做中間育成的活存調查,數據顯示有約3-5成的高活存率,所以以此模式,地方政府如能結合水產種苗場以及中央農政、研究單位的人力物力,將來大量地、持續地運作,當能有效的挹注漁業資源之增產。

至於鐘螺、海膽、海參及硨磲貝方面,則基於種苗大量生產的階段仍有段距離,目前建議以成立海洋保護區進行棲地保護的方式為宜。

守護澎湖漁業資源 潛水漁業焉能不禁

漁業及觀光是澎湖縣政發展的主軸,澎湖的海鮮是全台之最,但當大家全力在發展觀光之後,驟然之間發現來訪的遊客已經沒有道地的海鮮美食可以享用,那請問這是怎樣的場景?澎湖的漁業資源已亮了很久的紅燈,我們在潛水調查所見概些小魚,那大魚呢?不諱言的說都早進了五臟廟。

鸚哥魚類在珊瑚礁上的咬痕二。圖片來源:澎湖縣共生藻協會
鸚哥魚類在珊瑚礁上的咬痕一。圖片來源:澎湖縣共生藻協會

「石姥頭、鸚哥鼻」是澎湖很有名的一道海鮮,但多數人不知道,石姥魚及鸚哥魚晚上都在睡覺,為了逃避錢鰻的攻擊,還會吹一個泡泡猶如蚊帳般把自己身體包起來(因為錢鰻嗅覺好,視力不好),可是遇到夜潛眼尖的潛水魚夫,牠哪能逃避魚槍一斃之命運,另外石姥及鸚哥魚具板狀牙齒,也會啃食珊瑚礁碎屑,以增加腸胃的蠕動以及食物的消化,之後再將珊瑚礁碎屑排出,經由海浪長時間的掏洗後即是潔白的海砂,那試問石姥魚及鸚哥魚大的種魚都抓光了,焉有小的,那我們的海沙呢?長久之後怎麼辦?所以潛水漁業焉能不禁之理甚明。

漁業資源具有極端的「脆弱性」及「敏感性」,所以絕不是過去我們普遍認為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想法,同時它又具「再生性」及「持續性」,所以只要我們好好管理,讓「漁撈強度」小於「自然生產量」,那麼漁業即能永續發展。目前我們身處過度漁撈的窘境,漁業的管理,非常時期更要有非常手段去因應,否則長久下去,澎湖的明日又在哪裡?

住在這塊土地的子民們都很愛澎湖,所以長期以來宗教界、社團、企業界等常有魚苗的放流活動,大家都以為付出了愛心,但究竟是放生或放死?大家可都要靜思,愛之不能害之,轉念一下,集中全力做一下對的事吧!

 

《 Billy Idol – Dancing With Myself 》


《 Billy Idol – Dancing With Myself 》

On the floors of Tokyo
A-down in London town’s a go go
A-with the record selection,
And the mirror’s reflection,
I’m a dancin’ with myself
A-when there’s no one else in sight,
A-in crowded lonely night
Well, I wait so long for my love vibration
And I’m dancing with myself
Oh oh, Dancing with a-myself,
Oh, oh, dancing with myself
Well, there’s nothing to lose
And there’s nothing to prove, well,
Dancing a-with myself
If I looked all over the world
And there’s every type of girl
But your empty eyes seem to pass me by
And leave me dancin’ with myself.
So let’s sink another drink
Cause it’ll give me time to think
If I had the chance I’d ask the world to dance
And I’ll be dancin’ with myself
Oh oh, Dancing with a-myself,
Oh, oh, dancing with myself
Well, there’s nothing to lose
And there’s nothing to prove, well,
Dancing a-with myself
Well if I looked all over the world
And there’s every type of girl
But your empty eyes seem to pass me by
And leave me dancin’ with myself.
So let’s sink another drink
Cause it’ll give me time to think
If I had the chance I’d ask the world to dance
And I’ll be dancin’ with myself
Oh oh, Dancing a-with myself,
Oh, oh, dancing with myself
If I had the chance I’d ask the world to dance
If I had the chance I’d ask the world to dance
If I had the chance I’d ask the world to dance
Oh, oh, oh, oh oh
Oh, oh, oh dancin’ with myself.
Oh, oh, dancin’ with myself, oh, oh,
Sweat, sweat, etc.
Songwriters
JAMES, TONY / IDOL, BILLY
Published by
Lyrics © 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 Group, BMG RIGHTS MANAGEMENT US, LLC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US workers making BPA have enormous loads of it in them


http://www.environmentalhealthnews.org/ehs/news/2017/jan/bpa-worker-exposure

US workers making BPA have enormous loads of it in them

Some workers who make or work with the endocrine-disrupting chemical have levels 1,000 times higher than the general public, a federal study found.

January 4, 2017

By Brian Bienkowski
Environmental Health News
http://platform.twitter.com/widgets/follow_button.b8b8e09be0884a395c5ae18831ce1cc0.en.html#dnt=true&id=twitter-widget-0&lang=en&screen_name=brianbienkowski&show_count=false&show_screen_name=true&size=m&time=1486591710100

U.S. workers in industries that use or manufacture BPA have, on average, 70 times more of the chemical in their bodies than the general public—levels well above what has been shown to impact reproduction, according to a study published Wednesday.

“If people are covered in BPA at work, they are going to absorb that chemical through their skin.”
– Laura Vandenberg,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Some workers’ contamination was more than a 1,000 times higher than the most exposed U.S. adults in the general population.

The federal study is the first to look at bisphenol-A (BPA) exposure in U.S. manufacturing. It found that some workers are loaded with the endocrine-disrupting compound after a couple days at work. The research suggests that certain jobs may leave people with potentially dangerous BPA levels in their body, which could spur health impacts such as hampering their ability to reproduce.

“I keep thinking we should be surprised of these extraordinary high levels of exposure, but I’m not. It fits with what we know about biology,” said Laura Vandenberg, an assistant professor of environmental health at the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 who was not involved in the study. “If people are covered in BPA at work, they are going to absorb that chemical through their skin.”

In 2013 and 2014, 77 workers at six different companies that make BPA, BPA-resins or BPA-filled wax provided urine samples after two consecutive days at work. The average total BPA in their urine was 70 times higher than a study of U.S. adults in 2013 and 2014, according to the study published in the Annals of Work Exposures and Health.

The National Institute for Occupational Safety, the federal agency responsible for preventing workers from job-related injury and illness, led the study.

One worker’s levels spiked up to 18,900 micrograms per gram of BPA in his or her urine at the end of the shift of the second day of work. The median level of BPA in the general public is a little less than 2 micrograms per gram.

Manufacturers are replacing BPA. Appvion uses Vitamin C in its thermal cash register paper. Courtesy Appvion

NIOSH’s Cynthia Hines, lead author of the study, said workers that were interested could receive their results along with summaries of other workers’ levels. However, putting their levels in context is difficult because there are no workplace exposure limits for BPA in the U.S.

“If we clearly had an exposure level—for example something like lead—we’d go the extra measure to make them aware of their risk with those levels,” Hines said. “With BPA, we don’t have standards.”

She said the researchers did send general advice to the companies and workers to reduce exposure.

Industry has long argued that the body passes all accumulated BPA within a day, and thus current exposures are benign. The federal study, which consistently showed higher levels after the second day of work, undercuts that argument.

“They’re bio accumulating this stuff,” said Frederick vom Saal, a University of Missouri-Columbia professor who studies BPA but was not part of the new study. “It resets the argument that ‘100 percent [of BPA] is gone in a day.’ That’s just not possible given these data.”

There are no workplace exposure limits for BPA in the U.S.There is some “suggestion that BPA is taking longer to clear than would be predicted considering some oral dosing studies that have been done,” Hines said. “We don’t know the reason for that but workers are exposed much differently [at work] than in exposure studies.”

More concerning, the amounts found in workers were at or above levels measured in Chinese workers who saw reproductive impacts. In that study of male Chinese manufacturing workers, spikes in BPA exposure were linked to decreased reproductive hormone levels and semen quality and more self-reported changes in sexual dysfunction.

BPA is used in producing polycarbonate, epoxy and phenolic resins and largely used to make plastic hard and shatterproof, but also used in thermal receipt paper. The chemical is found widely in food packaging and just about everyone has BPA in his or her system, with diet as the most common culprit.

The highest exposed workers in the U.S. study were those who handled molten BPA-filled wax. The wax is often used for injection and mold assembly.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has for years been warning about this pervasive human exposure as BPA mimics the hormone estrogen and acts an endocrine disruptor. Properly functioning hormones are crucial to reproduction, as well as development, brain function and immune systems.

While the compound can leach out of can linings and into the food, the authors wrote that any exposure from diet was “far overshadowed” by what workers encountered on the job, via either skin contact or inhalation. Vandenberg suspected skin absorption as the most likely culprit.

“Skin can act as barrier, but we have to remember it’s also a huge surface area that can absorb chemicals,” she said. “It’s an efficient organ for absorbing things that look like hormones.”

The U.S. produced 2.25 billion pounds of BPA in 2012, according to the most recent data on such production from the 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In the current study, the authors identified 73 U.S. companies that produce BPA. However 15 did not respond to requests to investigate exposure and 15 said they no longer produced or used BPA.

Hines said she cannot speak for the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the federal agency in charge of workplace health and safety standards—but that she would send them the study for review. OSHA did not return requests for comment.


EHN welcomes republication of our stories, but we require that publications include the author’s name and Environmental Health News at the top of the piece, along with a link back to EHN’s version.

For questions or feedback about this piece, contact Brian Bienkowski at bbienkowski@ehn.org.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 .38 Special – Caught Up In You 》


《 .38 Special – Caught Up In You 》

I never knew there’d come a day
When I’d be sayin’ to you
“Don’t let this good love slip away
Now that we know that it’s true”
Don’t, don’t you know the kind of man I am
No, said I’d never fall in love again
But it’s real and the feeling comes shining through
So caught up in you, little girl
And I never did suspect a thing
So caught up in you, little girl
That I never want to get myself free
And baby it’s true
You’re the one
Who caught me baby you taught me
How good it could be
It took so long to change my mind
I thought that love was a game
I played around enough to find
No two are ever the same
You made me realized the love I missed
So hot! Love I couldn’t quite resist
When it’s right the light just comes shining through
So caught up in you, little girl
You’re the one that’s got me down on my knees
So caught up in you, little girl
That I never want to get myself free
And baby it’s true
You’re the one
Who caught me, baby you taught me
How good it could be
Fill your days and your nights
No need to ever ask me twice, oh no
Whenever you want me
And if ever comes a day
When you should turn and walk away, oh no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So caught up in you

Yeah, Yeah, Yeah

And if ever comes a day
When you should turn and walk away, oh no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So caught up in you, little girl
You’re the one that’s got me down on my knees
So caught up in you , little girl
That I never want to get myself free
And baby it’s true
You’re the one
Who caught me baby you taught me
How good it could be, little girl
You’re the one that’s got me down on my knees
So caught up in you, little girl
That I never want to get myself free
And baby it’s true
You’re the one
Who caught me and taught me
You got me so caught up in you
Songwriters
FRANK SULLIVAN, JIM PETERIK, JEFF CARLISI, DON BARNES
Published by
Lyrics © Sony/ATV Music Publishing LLC,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 Group

Song Discussions is protected by U.S. Patent 9401941. Other patents pending.

美國塑膠工人尿液 驗出雙酚A超量70倍


http://e-info.org.tw/node/202768?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380f680d25-EMAIL_CAMPAIGN_2017_02_03&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380f680d25-84956681

美國塑膠工人尿液 驗出雙酚A超量70倍

 建立於 2017/02/08

本報2017年2月8日綜合外電報導,蔡宜臻編譯;蔡麗伶審校

美國聯邦研究指出,工作環境中易接觸環境荷爾蒙的工人,體內受到的污染要比一般大眾高出1000倍。

這份報告是美國聯邦政府第一次探討製造產業的雙酚A曝露含量。研究人員蒐集工人尿液檢體發現,短短幾個工作天之內,雙酚A就會在部分工人體內累積,平均雙酚A含量高於美國成年人的70倍,且工作隔日的濃度均高於前一日,駁斥了讓業界長久以來認為,人體可自行排出當日累積雙酚A含量的論點。

美國塑膠工人尿檢 雙酚A含量多70倍

研究指出,美國使用及製造雙酚A的工廠工人體內,平均都發現了比一般大眾高出70倍以上的化學物質,這樣的濃度已潛藏危險性,足以讓生殖能力受損。

研究分別在2013與2014年,蒐集六間雙酚A製造公司,共77位員工的尿液。受測工人連續兩天製造雙酚A樹脂、塑膠粒、填蠟之後,提供尿樣檢體給研究團隊。研究由美國職業安全與健康研究所,以及負責勞工職業相關疾病及傷害的聯邦機構共同進行,於職業暴露與健康年鑑(Annals of Work Exposures and Health)上發表。

尿液中所測的雙酚A平均總量,比另一項針對2013與2014年美國成人雙酚A平均濃度的研究數據,還要高出70倍。

某位受測工人在第二天工作結束時,他(她)的尿液雙酚A級量甚至飆升至1萬8900微克/克(μg/g);一般大眾的雙酚A濃度中位數約低於2微克/克(μg/g)。

工作場所無「法」管 雙酚A暴露量超標

「然而,要這兩者的濃度相互比對是困難的,因為美國還沒有對工作場所雙酚A的暴露量做出限制。」研究主要作者,美國職業安全與健康研究所的海因斯(Cynthia Hines)說。

「如果我們有明確的暴露量標準,例如鉛,我們便可以採取額外的措施,使工作場所意識到這些標準的風險。」海因斯指出。 「然而雙酚A,我們則沒有這樣的標準。」她說,研究人員向公司和工人發送了一般建議,以減少接觸。

「如果人體在充滿雙酚A的環境下工作,這些化學物質便容易經由肌膚攝取進體內。」麻省大學阿默斯特分校環境衛生助理教授范登堡(Laura Vandenberg)未參與此份研究,但也表示:「我不斷思考,我們應該對這麼高的級量感到驚訝,然而我並沒有這樣的感受,因為這與我們所了解的生物學相互呼應。」

生物累積性 雙酚A濃度第二天更高

業界長期以來一直認為,身體在一天內所累積的雙酚A,以及目前的暴露量都為良性。而這份聯邦研究一致顯示,在工作第二天之後,所表現出更高的雙酚A級數,削弱了業界的論點。

「雙酚A是生物積累的東西。」美國密蘇里大學(University of Missouri-Columbia)研究雙酚A,但未參與此項研究的教授薩爾(Frederick vom Saal)說,「這推翻了雙酚A會在一天內完全代謝的說法。光從數據看就是不可能的。」

模具組裝、樹脂填充蠟作業暴露量最高

雙酚A用於生產聚碳酸酯,環氧樹脂和酚醛樹脂,主要用於製造塑膠硬質和防碎,也常用於收據感熱紙。這種化學物質廣泛存在於食品包裝中,並且每個人在他或她的體內中都具有雙酚A,而飲食行為為最常見的罪魁禍首。

在美國研究中暴露量最高的工人,是處理熔融雙酚A填充蠟的那些人。蠟經常用於注射和模具組裝。

不過,美國目前沒有工作場所對雙酚A暴露量做出限值。海因斯說,「我們不知道原因,但工人在工作環境中暴露的真實情況,與暴露量研究相比,有很大不同。」

可能從皮膚接收 雙酚A影響腦部、免疫

多份科學研究顯示,不論濃度是以ppb或是ppt計,雙酚A都可能增加乳癌、前列腺癌、不孕、第二型糖尿病、肥胖、氣喘、注意力缺失症等行為改變。

這種化合物可以從罐子外層浸出,並進入食物。環團去(2016)年點名綠巨人等200品牌,就是因為企業將雙酚A用於食品罐頭塗料上。然而,研究作者寫道,任何由飲食相關通過皮膚或吸入的接觸,與工人在工作中的接觸相比是「無法得知的」。

根據美國環境保護局,最近與雙酚A生產有關的數據顯示,美國在2012年生產了22.5億磅的雙酚A。在目前的研究中,作者確定了73家生產雙酚A的美國公司。然而,有15家公司沒有對公開調查結果的請求做出回應,另外15家則表示他們不再生產或使用雙酚A。

海因斯說她不能代表職業安全與健康研究所,但她會提交這份研究供審查。職業安全與健康研究目前也沒有作出相關評論。

參考資料

作者

蔡麗伶(LiLing Barricman)

In my healing journey and learning to attain the breath awareness, I become aware of the reality that all the creatures of the world are breathing the same breath. Take action, here and now. From my physical being to the every corner of this out of balance’s planet.

 

Previous Older Entries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