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Steps To Free Yourself from Fear of Inversions


http://www.yogajournal.com/poses/types/inversions/4-steps-free-fear-inversions/

4 Steps To Free Yourself from Fear of Inversions

Inversions test your mental and physical boundaries, making them a yogi’s rite of a passage. Rina Jakubowicz offers four steps for approaching them fearlessly. Join her on the Beginners Path at Yoga Journal LIVE! Colorado to learn these techniques in depth and more.

Everyone who starts yoga craves Headstand. Observing my students for over 13 years, I have deduced that it’s not really about getting into the Headstand but more about a rite of passage. Sirsasana is the first pose that really tests your mental and physical boundaries and challenges your weaknesses.

That testing starts with your willingness to fall. Of course most of us aren’t willing. We fear the fall and even build it up by imagining it to be much bigger (an abyss!) than it actually is. Secondly, there is the question of strength. Any weaknesses in the body becomes evident in this pose, which requires stability in everywhere. (How will you measure up?) Finally, Headstand is a big test of your trust in both yourself and your teacher. If you’re not there yet, use these four steps to free yourself from the fear holding you back.

SEE ALSO Do You Have a Royal Fear of Inversions?

4 Steps to Fearless Inversions

1. Start with a wall–without shame.

The first time you go upside down, I would recommend using a wall to feel what it’s like to have your legs above your head. It’s weird at first, but only because you’re not used to it. Make sure you are close enough to the wall to feel it behind you when you come up, but not so close that pushes you back down to the floor. Also, don’t let the wall become a crutch. Use it to feel the sensation of being upside down and then start building your strength and confidence away from it. This is where the true strength develops!

2. Learn how to fall.

Set yourself up for success by finding a place to learn how to fall—safely. If you live near a beach or sand, learn how to fall out of a Headstand or Handstand there. If you don’t live near a beach, pile a bunch of pillows, blankets, or gym mats behind you on a carpeted floor so you land on them. Make sure there’s plenty of cushioning to break your fall. Then find the falling technique that works best for you:

Flipping Over

The first option is to just flip into a backbend with your feet landing on the floor behind your head in Urdhva Dhanurasana (Full Wheel Pose). You MUST have a flexible enough spine to do this so first test your Wheel Pose coming up from the floor and see how much of an arc you have. If your back is too flat and not able to arch deep enough right now then when you add momentum from the fall it won’t let you land feet first. Thus this option isn’t optimal for backs that aren’t too bendy. But the next one is great!

Tucking and Rolling

You can also fall out by tucking your head in and rolling out on your back. Make sure you are still using some upper body strength so that you land gracefully instead of landing with a flop. The key is not to tense up when you fall. Because our minds are riddled with fear, the first thing the body does is contract, which could cause an injury. Instead, consciously relax your muscles so that the impact isn’t hard.

Hopping Out

Some people, out of a reflex, just hop out to the side when they see they are going to fall. I don’t recommend this option because it could be unsafe for your shoulder and unsafe for someone around you who might be in your fall-spot. This falling technique is also usually used because you haven’t found a fearless way to fall (either flipping or rolling)!

3. Build a stable foundation.

Whichever inversion you are working on, you will want to focus on stabilizing your foundation first. I recommend starting with either a Tripod Headstand or a traditional Headstand over Shoulderstand because if done correctly a Headstand will help you develop your core better than Shoulderstand will. Then with that strength, you will easily be able to support yourself in a Shoulderstand without collapsing. Resist your ego’s need to lift your legs up above your head right away and instead first focus on building the necessary strength in your shoulders and core. Most of the time students who are in a rush to come up into inversions aren’t using muscles but are hanging on their joints and collapsing, which could cause all sorts of pains and compensations that will create future problems in your practice and body. Therefore, mastering your foundation and building stability in your core  must come first.

4. Master each pose step by step.

Lastly, take time to learn the specific actions and steps necessary for each individual inversion and apply them accordingly. Learning these techniques will remove all doubt and give you the confidence you need to combat fear once and for all!

SEE ALSO Q&A: How Can I Keep My Neck Safe in Headstand?


YOU MIGHT ALSO LIKE

  • BEGINNERS’ YOGA SEQUENCES

    sun salutations

    Surya Namaskar Is All You Need, Study Shows
    It turns out, you don’t have to commit to a full hour of yoga practice to reap its many benefits.
  • SUN SALUTATIONS

    annie carpenter cupcake hands

    How Cupcake Hands Saved My Vinyasa
    Think you know Sun Salutes? Annie Carpenter’s tips could transform them.
  • BEGINNER YOGA HOW TO

    chair pose, utkatasana

    Vinyasa 101: How Do I Know If I’m Sagging In a Pose?
    How do you know if you’ve been in a pose too long? When you start to “sag," says Eddie Modestini, who will lead Yoga Journal’s upcoming Vinyasa 101 course.

 

黎明後的希望


http://e-info.org.tw/node/201903?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a900f81dda-%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2016121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a900f81dda-84956681

黎明後的希望

 建立於 2016/12/19

採訪、撰稿:郭志榮;攝影:鄭嘉明;剪輯:陳忠峰

土地迫遷問題不斷,各地反迫遷團體紛紛抗議,要求保留家園。位在台中的黎明幼兒園,同樣面臨拆除危機,在不斷抗爭後,進行四方會談,讓守護幼兒園的希望,露出一些曙光。

1989年台中都市計畫,將1400公頃土地,劃為後期發展區,進行市地重劃。其中南屯區180多公頃土地,在2008年組成重劃會,啟動自辦重劃,編為台中單元二市地重劃區,又稱為黎明自辦重劃區。

黎明幼兒園就位在單元二重劃區邊緣上,園區土地約有1800多坪。重劃後的土地,南邊成為公園綠地,中間有馬路通過,北邊則編為住商業用地。幼兒園預計將全部拆除。

台中的黎明幼兒園面臨拆除危機。攝影:鄭嘉明。

在自辦重劃辦法中,地主人數、土地面積超過一半,重劃程序就可以啟動,不同意也會被迫參加。幼兒園長林金連多年來四處陳情,拒絕參加重劃,並提出訴訟,希望至少能原地配地,讓幼兒園部分留下。但是配地訴訟還在進行,重劃會卻以另一件拆屋還地官司勝訴,訴請執行,幼兒園於是面臨拆除危機。

在法院執行查估點交程序前一夜,幼兒園舉行守夜活動。攝影:鄭嘉明。

在法院執行查估點交程序前一夜,幼兒園舉行守夜活動,希望更多人關心市地重劃下的迫遷事件。晚間,來自各地的關心人士湧入,大家擔心可能有拆除行動,紛紛前來守護。

林金連帶著關心的朋友,導覽幼兒園,介紹這裡的生態環境,感嘆一旦拆除,全部都會消失。在遊戲場上的抗爭晚會,政大教授徐世榮前來聲援,說明台灣各地的迫遷問題,已經嚴重傷害人權,突顯土地制度的問題。

查估點交時刻,幼兒園內站滿群眾,柯劭臻律師一路協助各地重劃官司,出面說明市地重劃中,嚴重的人頭灌水問題。隨後,法院執行官到場,說明前來執行查估工作。聚集群眾要求最後答案,最後在重劃會委任律師同意下,查估工作暫時延期。

在無法確知最後結果下,群眾決定前往台中市政府抗議,要求官員出面說明。面對突然而來的群眾,台中市府關上大門,將人群擋在外面,人們來回找尋入口,想進入市府,抗議政府不願溝通。經過漫長等待,台中市地政局長張治祥終於出面溝通,答應召開協調會,邀請各方參與討論。

台中市地政局長張治祥召開協調會,邀請各方參與討論。攝影:鄭嘉明。

協調會在幼兒園舉辦,由台中市府、重劃會、幼兒園、公民團體參與。重劃會指出,幼兒園建物屬於家族共有,要不要保留,家族意見並不一致。

面對種種爭論,林金連不希望外界誤會,抗爭是為了獲得更多土地利益,表示可將留下的園區,劃為文教用地,永遠都不會有商業開發。在相互爭辯討論後,台中市政府提出三項保留前提,要求幼兒園證明為合法建物、家族必須取得共識、以及成立法人組織,達成後可以往保留方向努力。

緩拆半年,實現三項條件,成為解決黎明幼兒園抗爭的關鍵。柯劭臻律師表示,其實這也是目前配地官司的關鍵,一旦達成,法院就可能判勝訴,幼兒園就可原地保留,台中市府只是重複官司爭點,想以訴訟結果做依據。

許多重劃爭議依舊在進行。攝影:鄭嘉明。

黎明幼兒園經過不斷抗爭,終於有轉圜機會,但是許多重劃爭議,依舊在進行。或許在各案之外,應該進行制度檢討,從根源解決問題。黎明之後,讓人看見些許的光明希望,但是也讓人憂慮一來再來的迫遷黑暗。

 

搶救沙崙農場


http://e-info.org.tw/node/201904?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a900f81dda-%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2016121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a900f81dda-84956681

搶救沙崙農場

 建立於 2016/12/19

採訪、撰稿:郭志榮;攝影:鄭嘉明、許中熹;剪輯:許中熹

台南有片廣大的沙崙農場,過去建立了高鐵車站,劃出高鐵特區,最近又計畫開發影視基地。因為農場上有許多鳥類棲息,關心環境的人士,於是發起保護運動,希望讓社會知道,農場不是什麼都沒有……

台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總幹事曾翌碩,帶著一隻短耳鴞到沙崙農場野放,牠是台灣冬季常見的過境鳥。這隻短耳鴞因為中網,在獲救後,經過檢查沒有受傷,還能飛行,就帶到沙崙農場野放,因為這裡有適合牠的生存環境。

台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總幹事曾翌碩,在沙崙農場野放短耳鴞。攝影:鄭嘉明、許中熹。

沙崙農場占地約900多公頃,大部分都是台糖土地,過去種植甘蔗,現今種植牧草與培育樹木,部分土地承租農民,種植農作物。因為面積廣大,有著草原環境,讓很多生物依賴農場生存或棲息。

這片生態豐富的環境,過去因為興建高鐵站,已經開發300多公頃,現今又規劃200多公頃的影視基地,關心環境生態的人士,開始憂慮在台南市附近最廣大的庇護所,就要受到破壞。

在高鐵特定區內,政府還規劃有綠能城計畫。攝影:鄭嘉明、許中熹。

台南市政府推動影視基地計畫,希望帶動地方經濟,國際導演李安在提升台灣電影產業心願下,支持開發。在李安導演電影的記者會中,政大教授徐世榮和惜根台灣協會秘書長林子淩,帶著訴求告示牌到現場,表達守護農場的心意。

在高鐵特定區內,政府還規劃有綠能城計畫,行政院長林全還曾前參加開幕啟動儀式。面對開發爭議,台南市長賴清德說明,綠能城計畫都在高鐵特定區內,並未動用農場土地。至於影視基地計畫,目前尚未定案,但是在900公頃的土地上,規劃開發200多公頃,留下的廣大面積,應該足夠保護鳥類生態。

在沙崙農場上,有瀕危的草鴞物種,台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總幹事曾翌碩,取出過去中網死亡的草鴞標本,說明草鴞生態。曾翌碩表示,開發問題有時不是面積有多大,必須思考開發的干擾有多強,特別是對草鴞等敏感型生物。

沙崙農場有許多鳥類棲息。攝影:鄭嘉明、許中熹。

除了生態,農場上也有許多農民向台糖承租土地,在優質農業環境中種植作物。但是規劃影視基地開發案,將收回土地,讓農民無法種植,多年來培養的土地,也就完全消失。

沙崙農場開發案,讓許多環保人士憂心,荒野保護協會台南分會發起快閃行動,希望社會重視沙崙農場開發議題。孩童親手繪製鳥類圖案,戴在頭上,參與家長表示,不願看綠地一片片消失,孩子未來只能從照片認識生物。荒野保護協會生態講師陳格宗表示,人們以為農場沒什麼生態,但是親近後就能發現,生態相當多樣。

荒野保護協會台南分會發起快閃行動。攝影:鄭嘉明、許中熹。

沙崙農場開發案,引起許多人的關心,在網路,在現場,更多人開始串聯,希望能避免開發,留下完整環境,讓生物與農業能共榮共存。

 

台灣野蜂危機


http://e-info.org.tw/node/201905?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a900f81dda-%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2016121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a900f81dda-84956681

台灣野蜂危機

 建立於 2016/12/19

採訪、撰稿:陳寧;攝影:陳添寶、劉啟稜;剪輯:陳添寶

濕冷、多雨,是一般人對冬日基隆的第一印象。在基隆山間,仔細觀察靜靜綻放的野花叢,別有一番熱鬧景象。蜜蜂、螞蟻,不同種類的昆蟲,把握冬雨暫歇片刻,忙碌採集野花蜜,儲存度冬糧食。不過這些辛勤工作的小蜜蜂,卻正遭遇外來病毒侵襲……

喜歡吃蜂蜜的人,一定都聽過野蜂蜜的獨特風味。數量非常稀少,是市場上難得一見的珍品。一般俗稱的野蜂或土蜂,是學名叫做「東方蜜蜂」的台灣本土原生種。而台灣約有七、八百戶專業蜂農,超過九成都是飼養國外引入的西洋蜜蜂,又稱為義大利蜂,因為西洋蜂的產蜜量和經濟價值,遠大於東方蜂。不過寒冷潮濕的基隆山區,不適合養殖西洋蜂,卻有著全台唯一的野蜂養蜂班。

辛勤工作的小蜜蜂正遭遇外來病毒侵襲。攝影:陳添寶、劉啟稜。

基隆市農會從2016年開始和宜蘭大學合作,向農民收購蜂蜜,再交由宜蘭大學認證,為消費者把關,決心推廣優質蜂蜜,不過這一年來,有種由「囊狀病毒」引起的中囊病,正在東方蜂群間傳染,讓蜂農們十分擔心。

為什麼不曾出現在台灣的囊狀病毒,會突然在蜂群間爆發流行?原來,東方蜜蜂不只台灣有,也分布於中國。囊狀病毒在中國蜂群裡,帶原率高達八成,學者跨海追蹤,將台灣採集到的檢體和中國病毒株進行比對後,高度吻合,推斷病毒是有人從中國走私蜜蜂,才傳入台灣。

台灣採集到的檢體和中國病毒株高度吻合。攝影:陳添寶、劉啟稜。

囊狀病毒進到台灣後,首先從嘉義傳出疫情,接著傳到台南,再往台中、南投、新竹。由於蜜蜂自身移動範圍,只有三公里,病毒要藉由自然力量傳播,速度非常慢。不過,一旦有人為力量介入,例如養蜂人買賣蜂群,或在某些特定植物的花期,把蜜蜂整群載離原居地採集花蜜,都會加速病毒擴散。

囊狀病毒在成蜂身上不會出現病徵,卻專門攻擊孵化後只有五天大的幼蟲,當幼蟲紛紛腐爛、死亡,無法繼續化蛹、成長,蜂群就會走向凋零。

由於病毒沒有藥物可治療,目前還沒有效的防治辦法。要等野蜂自然演替出抗病力強的族群,則需要好幾年時間。然而蜜蜂在自然界中的價值,不只是為了產蜜讓人類取用,牠們還是授粉能力第一名的昆蟲。長期研究蜜蜂的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特聘教授陳裕文擔心,台灣中高海拔地區,原本就不適合西洋蜜蜂生存,如果野蜂又消失,就沒辦法為野生植物授粉。

對於病情嚴重的養蜂場,陳裕文建議蜂農,應盡速銷毀蜂群。他也呼籲,養蜂人不要再從中國引入蜜蜂,並且停止在台灣島內移動東方蜂群,包括交易蜂群、載送蜂群到外縣市採蜜,或收捕野蜂來飼養,以免野外蜂群受到感染。

宜大特聘教授陳裕文擔心,野蜂消失將無法為植物授粉。攝影:陳添寶、劉啟稜。

為了貪圖方便,從境外違法夾帶活體動植物和昆蟲入關,不但對本土農牧業產生衝擊,更可能對自然生態造成無窮後患。

愛因斯坦曾預言,如果蜜蜂從世界上消失了,人類將活不過四年。台灣野蜂發出了求救訊息,我們已經不能再繼續忽視……

 

無法搖下花粉採蜜 研究:新菸鹼類農藥阻蜜蜂「嗡嗡嗡」


http://e-info.org.tw/node/201875?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a900f81dda-%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2016121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a900f81dda-84956681

無法搖下花粉採蜜 研究:新菸鹼類農藥阻蜜蜂「嗡嗡嗡」

 建立於 2016/12/19

本報2016年12月19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林綉娟審校

新研究的初步結果指出,全世界最廣泛使用的新菸鹼類殺蟲劑會傷害蜜蜂振動花朵、搖下花粉的能力。

番茄和馬鈴薯等作物的花朵必須透過蜜蜂振動才能落下花粉,熊蜂尤其是箇中好手。但研究顯示,暴露於新菸鹼類殺蟲劑的熊蜂,無法學會如何產生最大幅度的振動以及採集掉下來的花粉。過去已有研究發現新菸鹼類殺蟲劑會影響蜜蜂的學習和記憶,和這份研究的結果不謀而合。

2013年歐盟宣布暫停使用三種新菸鹼類殺蟲劑於開花作物,明年將會重新審核是否繼續停用。

蜜蜂是植物授粉的好幫手,也是農夫不可缺的夥伴。攝影:Martin LaBar。CC BY-NC 2.0

有些花朵只需要蜜蜂掃過花藥(註1)就能採集花粉,但也有些花朵比較費工。

「蜜蜂會用振動的方式搖下花藥上的花粉。牠們停在花上,把身體捲在花藥上,用大顎抓住花藥底部,接著快速收縮飛肌來振動,不需要拍翅膀。」研究主持人、蘇格蘭斯特林大學懷特霍恩(Penelope Whitehorn)說。

研究人員在實驗室中觀察兩群熊蜂,並將兩群熊蜂分別分成三組。一個控制組沒有接觸新菸鹼類殺蟲劑賽速安,另外兩組分別餵食含有2ppb和10ppb殺蟲劑的溶液,近似作物田裡發現的殺蟲劑劑量。

接著在實驗室環境中讓熊蜂接觸壺萼刺茄花,控制組熊蜂很快地學會如何振動花藥、抖下最多花粉,但是餵食10ppb殺蟲劑溶液的熊蜂完全沒有進步,組間差異達統計顯著。

懷特霍恩13日在英國生態學會年度會議上簡報初步結果,並於明年發表於學術期刊。他表示,已有大量實驗室和田野研究顯示新菸鹼類會影響蜜蜂學習記憶、溝通、覓食效率、免疫系統、繁殖成功率以及授粉成效,這份研究再次加強了相關論點。

「這類化學物質嚴重影響野蜂在農田中的活動,但是農業化學公司等團體仍然在推廣這些殺蟲劑。」懷特霍恩警告。

賽速安製造商先正達公司發言人表示:「對施以賽速安的油菜籽,檢驗其花粉和花蜜中賽速安農藥殘餘量,一般來說不超過3ppb。在我們所有施以賽速安的油菜籽田間試驗中,從來沒有測量到超過10ppb的殘餘量。」

編註:
1、花藥指雄蕊的花絲上含有花粉囊的部位,花粉粒就在花粉囊中。
2、台灣的賽速安農藥殘餘量容許標準,在十字花科(本文實驗用的是油菜籽)是1-2 ppm,等同於 1000-2000 ppb,而文中實驗的熊蜂只要接觸到10 ppb(0.01 ppm)就會無法正常搖下花粉。有興趣的讀者可進一步參考 台灣現行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依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十五條第二項規定)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不同國家(區域)農產品中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查詢網站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消失40年 高雄傳統民渡文化「雙槳仔」重現愛河


http://e-info.org.tw/node/20190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a900f81dda-%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2016121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a900f81dda-84956681

消失40年 高雄傳統民渡文化「雙槳仔」重現愛河

 建立於 2016/12/19

本報2016年12月19日高雄訊,特約記者李育琴報導

為了找回高雄消失40年的舢舨製造技術和民渡文化,中山大學社會系與高雄海洋科技大學造船與海洋工程系歷時二年,聯手復刻了早年高雄港灣常見的「雙槳仔」,17日在愛河進行下水儀式,並將兩年多來在旗津所做的田野產業調查、耆老訪談和文獻資料蒐集,以及雙槳仔重建過程,於高雄歷史博物館策畫展出「江帆歸港——打狗港上的雙槳仔」特展。

「江港歸帆」描述的是百年前高雄港民渡盛況,是「打狗八景」之一。執行舢舨復興計畫的中山大學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研究中心指出,雙槳仔過去是旗津重要的民渡和經濟工具,幾乎家家戶戶都有,然而隨著時代和產業的轉變,以及政府政策影響下,逐漸消失在高雄人的生活和記憶中。

復刻雙槳仔(圖中最右側領航者)於愛河下水,重現百舟同遊場景。攝影:李育琴

消失的雙槳仔和造船工藝

原本這種單人操作、人力划行的舢舨,是港口轉運大船貨物以及接駁人往返高雄旗津間的運輸工具,從日治時期開始,政府有計劃地收購,以官營渡輪取代之,國民政府來台後,港務局也以安全為由不讓雙槳仔行駛於高雄港,經由收購漸漸讓舢舨船消失。

一起消失的還有傳統舢舨的造船工藝。策展單位指出,過去高雄因港口發展,旗津的造船師傅人才輩出,但是受木材禁伐和玻璃纖維技術引進的政策影響,傳統造船老師傅日益凋零。2014年,中山大學透過舢舨文化保存計畫進入旗津打造舢舨復興的實驗基地,並在田野調查和耆老訪談過程中,找到傳統木船製作師傅董明山。

旗津傳統造船師傅董明山。攝影:李育琴

董明山擁有20多年的木船製造經驗,他傳承父親的造船工藝,在此次計畫中主導復刻版雙槳仔的重現過程。特展策展人李怡志表示,消失已久的木造雙槳仔無法用今天的電腦科技繪圖製造,必須仰賴傳統造船師傅的經驗和智慧,克服各種限制和困難才能完成。

因此,中山和海科大的學生跟著明山師傅,靠著一張老照片,將雙槳仔結構拆解後,以傳統經驗結合現代技術逐步造出「復刻版」的旗津舢舨船。利用業餘時間,董明山和學生們花了兩年時間完成這艘長20尺、重1噸的雙槳仔。看到復刻完成的船下水,董明山相當開心,他說,「現在年輕人都進入遊艇製造公司工作,但若不推動舢舨技術和文化傳承,並記錄下來,未來這種基礎造船技術就沒有了。」

影響港灣城市發展的舢舨船

董明山回憶,小時候雙槳仔是旗津到鼓山重要的接駁船隻,船家靠著人力搖船運送貨物和人,甚至能航行於台灣和澎湖之間,運送建材貨物等,「那個時代,一艘船就能養活一家人。」在高史館的館藏照片中,即可見愛河上運砂的雙槳仔船隊,顯見在高雄港灣城市的發展歷程中,舢舨的利用和民渡文化占有一席重要之地。

過去愛河上運送鐵砂的雙槳仔船隊。圖片來源:高雄歷史博物館

今天,私人運渡工具已在高雄港灣中消失,往返旗津的交通工具變成了利用汽車走海底隧道,或搭乘公營渡輪,高雄港也在港務公司的管理下對民眾進行管制,人們對於曾經靠海為生、親近海洋的記憶和想像,也隨著這種民渡文化的消逝而淡薄。

百舟同遊  期許雙槳仔再行駛愛河上

復興傳統舢舨技術之外,中山大學也在旗津基地舉辦營隊和社區協力,讓青年和小朋友來學習造船,利用七天時間造出西方獨木舟或簡單的合板船,並在愛河下水,發揮自造精神和體驗傳統舢舨渡運文化。

17日的下水儀式中,邀請中山大學、光榮國小、彌陀國小與大寮國中船隊一同與雙槳仔航行於愛河,試圖重現過往百舟同遊的場景。儘管高雄的城市開端港灣地區已無法行駛雙槳仔,中山大學副校長陳英忠說,雙槳仔的復刻行動是中山大學進行「旗鼓鹽」舊港區文化與經濟重振推動項目之一,把舊有的造船技術找回來後,期望未來市府能考慮讓雙槳仔在愛河行駛,結合文化觀光體驗,達到文化復甦和經濟重建雙贏。

策展人李怡志說明江帆歸港特展,雙槳仔工藝復興過程。攝影:李育琴

這艘復刻雙槳仔及「江帆歸港——打狗港上的雙槳仔」特展即日起在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展出至明年1月3日。活動資訊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07331033084562/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

 

成立國家自然公園好不好? 美濃居民:從長計議、先感受好處再說!


老妖雜唸:

要『先感受好處再說』,

好虛偽的美濃居民心態。

要『從長計議』好政治投機思維的語氣,

以前為水壩爭取大自然環境的奮進,

已經蕩然無存了,

只剩下的只有『銅臭』的貪婪味道了。

http://e-info.org.tw/node/201896?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a900f81dda-%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2016121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a900f81dda-84956681

成立國家自然公園好不好? 美濃居民:從長計議、先感受好處再說!

 建立於 2016/12/19

本報2016年12月19日高雄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美濃山林怎樣保護最好?2013年由美濃愛鄉協進會發起全國連署,倡議劃設國家自然公園,這幾年在當地引發不同看法。16日壽山處再度召開民眾溝通座談會,美濃農村田野學會常務理事溫仲良細說從頭,原期待國家自然公園能為鄉村地區的發展開創格局,也得到共識,但在意見溝通不足下急著送案,使得地方上意見分歧。溫仲良建議,須從長計議,先讓民眾感受保育的好處,再談成立國家自然公園。

黃蝶翠谷雙溪母樹林,保有重要的熱帶雨林種原。圖文:廖靜蕙

溫仲良:讓居民有感、有共識再評估

本身也是美濃居民的溫仲良表示,地方上一開始對國家自然公園抱持相當大的期望,期以國家公園分區管理的模式,落實保育、區域土地發展願景,為鄉村、非都市土地的發展尋找出路。這件事絕非一蹴可及。過程中,須讓居民慢慢理解,等待時機成熟,水到渠成,再談劃設國家自然公園,並讓美濃成為鄉村發展的模範。

只是,以美濃愛鄉協進會為首的倡議團體發起全國性連署,要求立即成立國家自然公園。在未討論哪裡要劃設為國家自然公園下談空白授權,令地方人士相當訝異。地方上從原有的共識,逐漸出現分歧;每次會議上,正反雙方的意見沒有對話、沒有交集。

溫仲良話鋒一轉指出,即便如此,對美濃國家自然公園的溝通效能分析,卻有兩本碩士論文。「也就是說,實質上沒有對話關係,在論述上卻有高度的社會文化資本,產生的發言權力不平等的現象,更激化了反對意見。」在此背景下,貿然成立國家自然公園,恐怕製造的問題會比解決的多。

他建議,拉長籌設時間,營建署先有一些行動,讓民眾感受到國家自然公園在文化資產、文化振興、或生態保育的好處,再評估要不要成立。

高雄市政府自2013年6月提出美濃國家自然公園可行性評估,經國家公園計畫委員會專案小組兩次審議,認為民意溝通不足。至今,高雄市政尚未再送出修訂計畫。最近在立委要求下,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再度舉辦民眾說明會,

高雄市政府美濃國家自然公園可行性評估計畫中,將黃蝶翠谷海拔120公尺以上的公有地,以及黃蝶翠谷周圍旗山事業區46~52國有林班地,生態保護區有600多公頃,未規劃遊憩區。壽山處主任許亞儒(以下問答簡稱許)簡報時針對過去幾場說明會,逐項說明美濃鄉親在意的議題。

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主任許亞儒。攝影:廖靜蕙

Q:美濃水庫計畫是否會因成立國家自然公園再重啟?

許:水資源利用要經過國家公園計畫委員會審查,是在原有、該有的法令下審查,等於多一道審查手續。

Q:成立國家自然公園會強徵民地?

許:目前規劃中,有16公頃是私有地,若地主覺得不適合,目前仍是可行性評估階段,未來公展可提出異議。

Q:民眾既有使用權益會不會受到影響?

許:這可分為幾個部分,其一是林務局管理的林農,原則上尊重管理單位意見。至於在地居民依據傳統慣俗的利用,是可以依據永續原則,制定經營管理計畫,維持既有利用行為。

Q:國家公園與林務局的管理是否重疊?

許:玉山、雪霸、太魯閣這三個國家公園,國有林班地佔90%以上,但加上《國家公園法》保育的效果更好。墾丁社頂就是林務局屏東林管處與墾丁國家公園共同努力下,創造出保育佳績。

Q:劃入國家自然公園是否引進財團開發?

許:墾丁與陽明山國家公園成立前皆為著名觀光景點,劃設遊憩區承載較大之遊憩壓力。其他國家公園皆朝向與在地建立夥伴關係,協助在地成長的方向進行。未來可明訂遊憩區之開發限制,或不劃設遊憩區。另外,遊憩服務提供,應以在地參與、在地獲利為原則。

劉孝伸:保山林就是保命  維持現狀變數多

美濃是三面環山的平原,保住山林就是保命。美濃愛鄉協進會理事劉孝伸表示,希望維護美濃山區的環境,免於大型工程的破壞;其次,目前仍有未知大型工程和建設正在進行,包括台86道路的延伸,可能劃過黃蝶翠谷。第三、希望設立美濃國家自然公園,能穩健帶動美濃文化休閒活動,適度規劃翠谷邊緣或聚落的休閒產業。

劉孝伸說,維持現況的不確定性很高。包括國家林業政策一直在變,林務局要重啟人造林和經濟林砍伐,對美濃帶來不確定性。他說,美濃山有很多刺竹,「重點不是砍那棵樹,重點是砍和運輸這些樹木,必須開路。未來美濃陡峭的山林會不會受影響,令人擔心。」

他分析幾個選擇,林務局主管的保護區是限制相當嚴格,他舉林務局雙溪小站曾邀請中山大學學者顏聖紘演講,認為美濃的生物相並不如想像中的豐富。「當然他投入多少時間和經費去調查,我們就不得而知。」第二個選項為風景區,投入的錢最多,但伴隨著大量的道路開發,帶來的改變也最大。

第三是國家自然公園是分區管制,他認為,雖然大家對遊憩區很反彈,但如能適度規劃或美濃要不要觀光業,都應釐清。

劉孝伸表示,愛鄉協進會主張,國家自然公園的劃設應減少影響權益關係人,不劃入私人土地,除非地主同意;並避免租地造林戶的土地承租權受損。

美濃愛鄉協進會總幹事邱靜慧表示,美濃是淺山生態環境,和生活息息相關,過去因反水庫運動,保留了黃蝶翠谷,一直到現在得以看見八色鳥、食蟹獴,是保育的重要里程碑。觀光已是美濃重要的產品,但如果不優先談保護,如何談保存資源給後代子孫利用,尤其美濃很多學校因為人少而廢校,孩子們未來要靠什麼產業生活,應該好好思考。

黃蝶翠谷水系維繫了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攝影:廖靜蕙

居民質疑:難道國家自然公園一點壞處都沒有?

而對於被視為反對國家自然公園,民眾有話說。美濃文化產業協會總幹事邱國源指出,從未反國家自然公園,但過程太粗糙,而且只說國家自然公園的好處,從來不評估壞處。

他說,國家過去在美濃提出多項計畫,包括1984年「中正湖風景特定區」、「美濃鎮都市計畫案」卻未通盤檢討,美濃水庫、高屏大湖開發隨伺在側,「這些案子都未好好檢討,疊床架屋之下,又要推動國家自然公園。」主張應把這些計畫好好說清楚,好壞都應相提並論。

反水庫大聯盟林俊清指出,推動國家自然公園本意是保護美濃,但可行性評估劃設的區域是美濃最陡峭的地方,也是最不可能開發之處,本來沒有開發疑慮。但劃入範圍後,引起財團、別有用心的人覬覦,買下周邊土地。「上面本來就不能開發,山腳卻因國家公園的招牌吸引財團開發,反而有疑慮!」

反水庫大聯盟林俊清認為,規劃範圍無法保護該保護的區域。攝影:廖靜蕙

林俊清舉前營建署長葉世文曾約談當地社團,見面第一句話就問:「為何要反對,很多錢進來為何不想要?」他的說法及後來引發的種種問題,變成為開發、圖利某些特定人士而推動,所說的好處都變成謊言,居民反對的理由也未好好記錄回應。

對於在這個季節召開溝通會,他認為只顯示壽山處對美濃認識不足。「美濃是秋耕冬收,現在正是美濃一年中最忙的時期,卻未事先了解,以至於多數人無法參與。壽管處願意和居民成為夥伴關係,就該多了解美濃。」

他希望壽山處好好認識美濃,但須與過去葉世文主導的做法切割、重新來過,居民才能和主辦單位好好溝通。

保安林加持黃蝶翠谷  不伐木也不設保護區

對於民眾疑慮,屏東處旗山工作站主任林湘玲解釋,未來確實會疏伐人工林。林務局將於2018年完成轄管的人工造林地進行材積量調查,旗山事業區46~52林班地雖有材積,卻因不符合道路可及性高及生產成本低的條件,已呈報不納入2018~2020年伐木計畫。

目前林務局定調,黃蝶翠谷已劃設保安林,具保護功能,不考慮設保護區;不管是否劃設國家公園,85%林班地皆受《森林法》管制。林湘玲建議高雄市政府,在籌設過程加強整合機關間意見,並與範圍內的934戶承租戶溝通。

不過,這項高雄市政府提出的評估計畫,由仍是籌備處的壽山處來做民意溝通是否恰當?說好的加強地方溝通,開會通知卻僅限於地方社團。對此,許亞儒表示,國家自然公園體系只設一個管理處,而壽山是第一個國家自然公園,故由壽山處統籌辦理。他請與會民眾留下資料,未來相關會議一定會通知權益關係人。

發文對象以社團為主,未聯絡權益關係人。圖片來源:擷取自壽山處公文。

許亞儒說,營建署推動國家自然公園的立場,傾向由下而上,關鍵在於高雄市政府,地方上要達到一定的共識才會推動,壽山處不採主動立場;未來會持續跟美濃鄉親溝通。

而居民質疑,為何壽山處仍為籌備處身份?許亞儒解釋,壽山國家自然公園已成立,但由於組改進程未達目標,所以管理處仍以籌備處身分運作,是正常運作的行政管理單位,不表示壽山國家自然公園不成立。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

 

執政半年,土地徵收爭議怎麼解? 專訪內政部長葉俊榮


http://e-info.org.tw/node/201385?utm_source=%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utm_campaign=a900f81dda-%E7%92%B0%E5%A2%83%E8%B3%87%E8%A8%8A%E9%9B%BB%E5%AD%90%E5%A0%B120161219&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f99f939cdc-a900f81dda-84956681

執政半年,土地徵收爭議怎麼解? 專訪內政部長葉俊榮

 建立於 2016/12/19

本報2016年12月19日台北訊,陳文姿、彭瑞祥報導

中科四期徵收相思寮後龍科技園區開發灣寶農地,再到士林文林苑都更苗栗大埔強拆、航空城土地徵收[註]、南鐵東移等…。因土地與居住正義引爆的爭議,一再撕裂人民對政府的信賴,即便換人做做看,新政府上台半年多,爭端卻未止息。

為了瞭解執掌國土規劃與土地利用審議的「天下第一大部」內政部的施政方如何解決爭端,本報專訪部長葉俊榮,他透露他的願景之一,是讓「以人為本」、「尊重土地」的思維貫穿內政部,為了做到這點,政府和人民團體、中央和地方之間,都必須有更多的參與及互動機制,讓權益關係各方的主張能受到完整考量,而這必須透過設計嚴謹的「程序」來達成。

20161115 內政部長葉俊榮
葉俊榮希望打造一個「人親土親,親土地、親人民」的內政部。攝影:彭瑞祥

葉俊榮是台大法學教授,專長憲法、環境法與行政法等,不僅在國內外享有崇高的學術聲望,在扁政府時代,擔任過研考會主委、兼任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執行長,以管考角度推動建立永續發展指標、政府組織改造。後轉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督導責任範圍為內政部,相關歷練豐富。因此,行政院長林全說,延攬他入閣,是因為「他是通才」。

從制度面著手  建立「人親土親」的內政部

葉俊榮上任至今半年多,檢視這段期間的土地政策成績單,首先是對過去錯誤的彌補,包括在大埔張藥房重建案,提出具體承諾和重建時間表;其次則是新制度的推動──行政聽證制度上路

「我想要的內政部,是更『綠色』一點。『綠色』,直白的講:就是人親土親,親土地、親人民。我對正當程序的堅持,也是基於對人、土地的尊嚴。」談到推動政務的核心價值,葉俊榮如此說明,「反映到制度面,就是很多的參與機制。」

20161011  部長葉俊榮(右1)
部長葉俊榮(右一)與彭秀春女士(中)、黃福記先生及其二子、民間團體人員討論大埔拆遷案後續處理方向 圖片提供:內政部。

人無法與自然搏鬥  都更是防天災、重視自然韻律

新政府上台後,仍舊面臨一連串反迫遷抗議,老百姓想守住自己的家,為何困難重重?2012年的文林苑事件,將都更的殘暴面攤在社會大眾面前,而葉俊榮卻仍毅然推動四、五層老舊住宅改建,他解釋:「台灣地震頻仍,推動老舊住宅改建的核心基礎是為了民眾的居住安全」。

葉俊榮從氣候變遷法學專家的角度切入,加上颱風期間擔任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指揮官的感觸。他認為,在天災面前,人們要對大自然謙卑,而人命關天,政府須多方思考。

當居住安全跟反迫遷人權產生衝突時,該如何抉擇?「以人的尊嚴而言,不喜歡被迫遷,這一點要尊重,從國際公約、國際判決來看,這是原則。但是這個課題要放進對大自然的尊敬來思考。」

「前提是:不能把人趕走,安置要做很好。」葉俊榮的路線是,讓居民從防災角度充分了解必須搬遷的理由,政府要做好配套制度與安置,達到居民即便不捨,但也願意搬遷的結果。

利益衝突引對立  盼訴諸「程序」增進對話、理解

那麼,當面對文化與利益的衝突、不同族群間的衝突、少數人與多數人的衝突,葉俊榮認為該如何取捨?

葉俊榮表示,原則是把人跟土地擺第一,但更多時候,並沒有絕對的答案。「我們要很謙虛,我不認為問題的處理必然存在一個百分之百對的答案。當無法抉擇時,就需要『程序』」。

葉俊榮的「程序」,指的是讓每個有固定主張的人,都能傾聽其他人的主張,加強相互理解,彼此讓步,最後達成一個雙方可以接受的結果。落實在公共政策裡,「聽證」就是一個典型的程序。透過公開論辯,忠實呈現雙方論點,作為最後決策的依據。

聽證制度,也是葉俊榮上任半年來的成績單之一。11月,內政部推出聽證制度。不僅在法規上細細斟酌,在聽證程序、聽證主持人遴選上,也煞費心力。

葉俊榮說,聽證不僅僅是個程序,而是藉由這個過程,讓有所堅持的一方去理解他人的想法。所謂meeting of mind(將心比心)、put my feet in your shoes(設身處地),因為了解,反過來去思考解決問題、讓步、或是折衷的方法。

內政部長葉俊榮(中)與第一屆聽證主持人張文貞(左1)、陳立夫(左2)、蔡志揚(左3)、羅秉成(右3)、林三加(右2)、高烊輝(右1)等人合影
內政部長葉俊榮與第一屆聽證主持人,左起依序張文貞、陳立夫、蔡志揚、葉俊榮、羅秉成、林三加、高烊輝等人合影。圖片提供:內政部。

辦了聽證,就能代表公平嗎?

「聽證制度」也是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一直以來的訴求目標。但好不容易撐到新政府上台,卻等不到聽證。8月,內政部都委會審議通過南鐵都市計畫變更案。自救會憤而焚燒葉俊榮多本著作封面,並指「人前程序正義,人後強闖東移。」

拿出內政部長葉俊榮上任前的著作,南鐵自救會要求先舉行聽證會。攝影:賴品瑀。
拿出內政部長葉俊榮上任前的著作,南鐵自救會要求先舉行聽證會。本報資料照。攝影:賴品瑀。

「你期待我怎麼做?」葉俊榮反問。他解釋,他了解民眾期待政府即時反應、快速反應。但以南鐵案來說,一方想暫停程序,另一方想繼續,他強調,「雙方」都有程序正義。

他指出,案子是由委員會審議,即便身為部長,也要尊重原來的機制。但相對的,內政部並非毫無作為,以南鐵案為例,當時都委會委員同意加開會議,更進一步討論此案,只是,最後結果未能如某方所願。

但葉俊榮一手打造的聽證制度,外界也有質疑。舉例來說,辦理聽證須先經由主管單位或機關審定有無必要性,意即,不是每個案件經過要求就可以進行聽證,聽證制度會不會變成擺著好看的花瓶?而所謂「必要性」又是誰說了算?

葉俊榮表示,「聽證是相對的期待,不是單方的期待。站在制度的角度 ,我不是為你做聽證,也不是為他做聽證,而是為了這件事情的理性決策作聽證。」

制度建立只是第一步,民眾對公共政策的信任與素養還得花上更久的時間。「但我有信心。」葉俊榮說。

國土計畫重頭戲  盼讓台灣更開放多元、擁抱世界

放眼未來二年內政部的施政重心,葉俊榮列舉幾項進行中的法案,如:將《人民團體法》轉型成《社會團體促進法》活化公民社會;修訂《住宅法》讓弱勢、年輕人免於高房價困擾。而另一個最有前瞻性的工作,葉俊榮則認為是國土計畫。

《國土計畫法》已於5月1日施行,目前內政部正進行全國國土計畫與縣市國土計畫的規劃。這是台灣最重要的國土規劃工程。葉俊榮說,「我希望做到《國土法》的內涵具理想性,要合乎國土計畫法的精神,也要把程序灌注進來」。

此外,治安、移民、人權、開放人才,皆是內政部未來的重點。對新住民的珍惜、肯定與文化多元,都是他想推動的方向。「希望看到台灣更開放、更擁抱全世界。」葉俊榮如是說。

20161115 內政部長葉俊榮
葉俊榮表示,國土法及多元文化,都是未來兩年施政重點。攝影:彭瑞祥

※註:依據土地徵收條例施行細則,日前航空城所作的聽證是由交通部主辦,並非由內政部所辦理。目前,土地徵收條例在修法程序中,無法確定未來類似案件是否能改由內政部的聽證制度辦理。

作者

彭瑞祥

六年級生,曾在咖啡店當吧檯兼翻譯,十多年前受南方電子報、破報、國家地理雜誌啟蒙,希望也能自己做媒體關心環境。

陳文姿

理工科系畢業的打字人~

 

【◎心靈研磨坊 - 曼陀羅藏◎】

《心靈研磨坊 ─ 身心體能極限的突破,放慢步調,邁開腳步,輕鬆地悠遊著....》

%d 位部落客按了讚: